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塔罗冥想——基督信仰内在隐修之旅》列表
·作者简介、审修者简介、译者简介、
·第一封信a
·第一封信b
·第一封信c
·第一封信d
·第一封信e
·第二封信a
·第二封信b
·第二封信c
·第二封信d
·第二封信e
·第二封信 f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二封信a
第二封信a
浏览次数:58 更新时间:2018-6-21
 
 

第二张大阿卡纳的冥想

女祭司

The High Priestess

 

智慧建造她的房屋,

立了七根柱子

                        ——《箴言》第九章,第1节

   第二封信 

2 女祭司.jpg

亲爱的不知名朋友:

如同上一封信所阐述的,“魔法师”的奥义就在于心智的运作要变得流畅自在且真诚,亦即展现出真正的自发性。“不用力的专注”、“以类比法看出事物的关联”,可以说是第一张充满灵修奥义的大阿卡纳主要的意涵。它代表的是自发智慧的作用力,但这种作用力如同火或风一样,一旦耗尽能量就会消失不见。

风随意吹动,你听见它的声音,却不知道它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都是这样。(《约翰福音》第3章,第8节)

 

自发智慧的作用力是不容易领会的;我们只能透过它的反映,来理解和明白它。换言之,它会反映出一种内在的映像,这种映像又会被记忆保存下来,而记忆就是言语沟通的资料来源;这些沟通所使用的言语被记录成文字后,便形成了“书”。

轻此,“女祭司”代表的就是“魔法师”的自发智慧反映成的“书”。它要说明火与风如何变成原理与著作,换言之,它阐明了“智慧如何建造她的房屋”。

我们只有透过自发智慧的反映才能觉知到它的存在。我们需要一面内在的镜子去觉知它“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圣灵的气息或自发智慧显然是存在的,却不容易被我们意识到,而“意识”(con-sciousness)乃两种作用——主动活化和被动反映——的结合。为了了解圣灵的气息从哪里来,往哪里去,水成了映照它的要素。所以主耶稣才会告诉尼哥德慕,若想清明地觉知到圣灵,进入上主的国度,必要的条件就是: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约翰福音》第3章,第5节)

 

主耶稣以强调的语气透露了领悟真理的神圣魔法公式。这段话要阐明的是:若想对真理有完整透彻的体悟,必须懂得如何“吸入”和反映它。“神的国”真正指的是重新整合的意识,也可比喻为重生或复原意识的两种功能——圣灵的活化作用和水的映照作用。因此,圣灵必须化为“真息”以取代任性的小我活动,水也必须化成一面反映着“真息”的明镜,不再被想像、激情或欲望所着染。这种重整后的意识是由水和圣灵孕育成的;水经过还原又变回纯净状态,心灵也再度和上主的气息或圣灵连结。因此当重整后的意识再度降临一个人的内心时,往往被比喻为“道”(the WORD)的诞生或化身:

籍由圣灵的力量,“道”化身为肉体,透过圣母玛利亚诞生出来。

 

耶稣指示尼哥德慕要从水和圣灵中重生,意思就是回复到“堕落”( the Fall )前的状态。处于这种状态的人会体认到圣灵即上主的气息,这气息又被处子般的本体反映出来;这便是“基督信仰瑜伽”的要旨。它的目的不尽然是要你“顿悟”,进入一种无呼吸、无反映作用的意识状态,而是要接受“水和圣灵的洗礼”,因为这才是回应上主的作用力最完美适切的方式。换言之,这两种洗礼带来了主动与被动两种意识的重整。缺少这两种元素就没有意识可言,而压抑二元性的修炼方式,譬如那些崇尚一元论(或不二论)的法门,必定会导致意识而非存在的熄灭。这意味着意识将得不到重生,反而会退回到原始的初胚状态。

以下是希腊哲人普罗提诺( Plotinus )如何看待各种形式与层次的意识之中的二元性——主动性及其反映:

……当镜像作用存在时,自然能映照各种影像,镜子如果不见了,或是处在不正确的状态,原本应该被它反映出来的客体仍旧存在着。以同样的道理来看我们的心灵,当内的那面反映着思维和理智活动的镜子不受干扰时,我们往往能清晰地觉知到这些活动。但是当身体的协调性被扰乱时,那面镜子就破了,于是反映思维和理智活动的作用力就会消失。念头就会在缺乏返观力的情况下不断出现。 Plotinus , Ennead , I. iv. 10; trsl. A. H. Armstrong, London, 1966, pp. 199 and 201

 

这便是新柏拉图主义对意识的概念。你如果详尽地去研究它,或许就会明白耶稣与尼哥德慕深夜谈话所提到的“两种意识的重整”了。

基督信仰瑜伽并不渴求直接进入一元状态,它追求的是二元合一。有心解决合一性与二元性难题的人,必须深切地理解这一点。这个难题既可能为我们开启通往最深奥秘的那道门,也可以因为无解而关上了这道门……甚至永远关上了它?凡事都取决于我们的理解。我们可以选择一元论,认为宇宙只存在着一个本体,一种本质。我们也可以透过可观的历史及个人经验选择采信二元论,认为宇宙是由两种法则构成的:善与恶、精神与物质等。我们即使不了解二元性是一种根本法则,也必须承认这是无可置疑的存在现象。除此之外我们还有第三种选择——爱,相信它是比二元性更根本的宇宙法则背后的合一性。

我们可以在吠陀哲学( Vedanta )(不二论)、史宾诺莎( Spinozism )的“伦理学”(一元论)、摩尼教( Manichaeim )和某些特定灵知学派(二元论)以及犹太-基督信仰思潮(爱)的基本教义中发现以上三种观点。

为了更清晰地去看这些问题,以便获得更深的见解,我们应该从路易·克劳德·圣马丁( Louis Claude de Saint-Martin )的著作《关于数字》( On Numbers )中的“二”开始思考:

为了理解数字与其基本作用的关联,首先让我们检视一下合一境界与数字二的作用。当我们在默观一则重要的真理,譬如造物主的万能、庄严、爱、深邃无比的光等等特质时,就是在把自己交托给这位至上的典范;这时我们所有的机能都会停止运作,为的是被祂彻底充满、与祂合一。这是一种进入合一境界的积极想像,而数字“一”代表的也是无形的合一性;它均匀地存在于和其相关的所有受造物中。但如果把专注于造物主的注意力转回到自己身上,则又会回到对自己的觉知,这么一来我们就会把自己当成是内在之光或圆满感的源头,其实这些体认是来自于宇宙本原的引领。接着我们会造出两个默观中枢,两个对立的法则,一种是真实的,一种是表象的。当完整的存在本源被划分为二的时候,便形成了两个部分,于是就衍生出违反宇宙律的双重性……这个例子可以显示出数字“二”的起源和“恶”的由来。 Louis Claude de saint-Martin, Des Numbers, Nice, 1946, pp. 2-3

 

因此,二元性也意味着有两个默观中枢,两个分离且对立的源头——一个是真实的,一个是表象的——此即“恶”的起因;它来自违反宇宙律的双重性。但这会是二元性、双重性和数字“二”唯一的解读方式吗?难道就没有合乎宇宙律的二元性吗?二元性难道不能丰富合一性,而非得是对它的削减吗?



上一篇:第一封信e
下一篇:第二封信b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Copyright(C)2006 - 2018 xiaodel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