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鲍思高神父预防教育法列表
·译者序
·鲍思高神父预防教育法
·附录(圣鲍思高一八八四年的信)原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附录(圣鲍思高一八八四年的信)原文
附录(圣鲍思高一八八四年的信)原文
浏览次数:1998 更新时间:2011-3-15
 
 
 

罗马:一八八四年五月十日

圣鲍思高论青少年中心的信

在耶稣基督内最亲爱的神子:

    不论我身在何处,或远或近,我总是时常惦念着你们。我惟一的愿望,就是看到你们现世快乐,来世永远幸福。我所以给你们写这封信,都是出于这个动机。与你们远远的分离,看不到你们的欢容笑貌,令我的心常挂念着你们,这是你们无法想象到的。所以在一星期之前,我已决定要写这封信了,可是繁忙的工作却又使我无法执笔。现在,距离我回院的日子虽不远,我仍决定写信给你们,作为我提早回到你们中间的一种表示。我在信中所说的话,就像一个在基督内真心爱护你们的人,像一位慈父那般坦白地向你们说的。我想你们一定会同意我这样做,那未就请你们留心地听着,并将我的话付诸实行吧。

    正如我上面说过的,你们是我心中常惦念的惟一对象,所以一夜,当我回到房中休息,正在诵念我母亲教我念的那篇经文时,不知是进入了梦乡或是得到了神视,突然在我眼前显现了青年中心的两个旧学生。其中一个还向我这边走过来,很亲热地问侯我:

    「啊,鲍思高神父,你认识我吗?

    「当然认识的。」我回答说。

    「那末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那人继续问。

    「记得!不但是你,连别的同学我都记得很清楚,你叫做华尔飞是在一八七0年之前到过青年中心的。」

    「对了,那末你是否想看看那时中心的青年呢?

    「当然想的,请你带我去见见他们吧!这是我最喜悦的事。」

    于是华尔飞便给我指示了一群青年,容貌、身材、年龄,都和当时的一模一样。我彷佛置身于旧日的青少年中心,和那群青少年在运动场上游戏。那真是一个充满生命、活力、喜乐的情景!他们有的奔跑、有的跳跃、有的追逐;有的玩足球,有的竞走;这边有一群青年围着听一位神父讲故事,那边一群孩子争着和一位修士玩「兵捉贼」。总之,到处都可听到歌唱和欢笑的声音,不论神父或修士,都和青年们打成一片,尽情地欢乐,在青年和长上之间有着最大的坦诚和信赖,硬有丝毫的隔膜。见了这样的情景,我不觉呆住了,那位华尔飞对我说:「你看,亲切能导致爱情,爱情则引发信赖,信赖使青少年开心见诚,毫无畏惧地向教师、指导员和长上披露一切。不论是领修和或不领修和圣事,他们都表示得十分坦白率直。而且对长上所命的一切,都很乐意地接受,因为他们深信自己是被长上所爱的。

    这时,另一个长着白胡子的旧学生也走向我来,并对我说:「鲍思高神父,现在你想看看今日青年中心的那些青少年吗?」原来这人就是若瑟、布则迪。

    我说:「好的,因为我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到他们了!

    于是他用手一指,我就看到了青年中心,那时你们正在运动场上玩耍。可是我听不到那种歌唱欢笑的声音,也看不见第一次见到的那充满生命、活力的景色。

    反之,从许多青少年的面容和行动上,都显出一种厌倦、颓丧、不悦和猜疑的神情,看了使我十分难受。当然也有许多青少年毫无忧虑地在运动场上奔跑游戏。可是也有不少青少年远离大众,独自一个靠着石柱,胡思乱想。为了避开集体的游戏,有的登上石阶、有的跑到走廊或花园的露台与几个同学窃窃私语,不时还偷偷地向四下窥望。从他们的谈话中,有时也会爆出几阵笑声,但那种笑声始终带着一种不安与令人猜疑的神情,我想如果圣类斯置身在他们中间的话,听了他们的谈话,必会羞得面红耳热的。即使在那些正玩耍着的青少年中,也有几个显得十分的无聊,好像对这些游戏不感兴趣似的。

    「看见了你的青少年吗?」那个旧学生问我说。

    「看到了」我黯然地回答。

    「与我们那时的情形相比,真有多大的区别啊!」那个旧学生情不自禁地感叹起来。

    「是的」我也惋惜地应和着,「他们对这些游戏简直毫无兴趣,」

    「从此你可以明白,何以许多青少年懒于领圣事,忽略圣堂或其它的神业,不喜欢住在天主上智赐以各种神形福乐的地方;何以许多人不追随他们的圣召,对长上忘恩负义,暗中埋怨批评,及其它可怕的弊病。这些就是其中的原因了!

    「你说得对!」我回答,「那末要怎样补救,才能重新激发青少年,使他们恢复昔日那样的愉快和活泼呢?

    「爱德!

    「爱德?难道对这些青少年,我还爱得不够吗?你知道我是怎样的爱护他们,这四十年来,我不知为他们付出了多少的牺牲和辛劳,即使现在,我还继续地努力着。为了供给他们衣食、住屋,和教育,尤其为了救他们的灵魂,我不知经历了多少的困难、凌辱,和迫害。青少年是我一生疼爱的对象,我已将我全部的知识和能力都为他们贡献出来了。」

    「我并非指你而说的!

    「那末指谁呢?指我的代理人:院长、副院长,教师和指导员吗?你不见他们是多么勤谨地求学和工作?为了照顾天主托付给他们的青少年,他们不是将自己的青春都消耗了吗?

「你说的对,这些我都承认;可是还嫌不足,缺乏了更好的一点!

「还缺乏什么呢?

「不但要爱青少年们,也要使他们知道被我们爱!

「难道他们没有眼睛和头脑吗?竟看不见我们所做的,都是为爱他们而做的吗?

「我重复说一次,这些都不够!

「那么究竟需要什么呢?

    「要适应青年的倾向,爱他们所喜爱的,这样,他们就会学习爱好他们所不大喜爱的,例如纪律、读书、克己等等,而且要以兴奋、热爱的心情去做这些事。」

    「你可否清楚地解释一下?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么你看看这些正在游戏的青少年吧!一」

    我向运动场扫视了一会,然后说:「我看不出有什么奇特之处?

   「你这么多年来教育青少年,怎么连这事也不明白?请你仔细地看看:慈幼会士,到那里去了呢?

    我再定睛观察一会,发觉只有很少神父和修士混杂在青少年群中,至于参加他们游戏的,则更少之又少了。如今长上已不再是游戏的灵魂。都是自己散步聊天,不理会青少年在作什么,有些虽注视游戏,但对青少年并不留意,一些则从远处监视,看看是否有人犯规;另外一些虽向青少年劝告,但以恫吓的手段进行。有的很想和青少年们打成一片,但这些青少年总是千方百计地躲避他们。

    于是那位旧学生向我说:「从前你在青少年中心时,总是和青少年在一起的,尤其在游戏时,更是如此,你还记得那些美好的岁月吗?那时我们真如置身于人间天堂,令人没齿难忘,因为到处充满着爱和信赖,彼此间毫无任何猜疑。」

    「当然记得的!那时什么都令我称心满意,青少年们都很喜欢接近我,和我谈话,听取我的教训,加以实行。可是如今由于工作繁忙,体力衰弱,而且要不断接见客人,我已无法再继续从前的生活了。」

    「你说的对!可是你做不到的,你的神子为什么不能做呢?为什么你不敦嘱他们,叫他们像你一般地去对待青少年呢?

    「我当然敦嘱过他们,而且不知多少次,几乎声嘶力竭了,可是有什么用呢?许多人都怕吃苦,不想象从前那般地出力。」

    「这就叫做『贪小失大』,为了逃避一些很小的劳苦,结果反而付出了更大的代价。如果他们爱青少年所喜爱的,青少年也会爱他们昕喜爱的。这样一来,长上的劳苦自然也减少了。青少年中心目前的转变,是由于一些青少年对长上缺乏信赖的缘故。从前青少年们总是敬爱和服从长上的命令,对他们开心见诚,但现在却视长上为上司,不再当作慈父、兄长和朋友看待了,因此见到长上时,只有畏惧,而很少爱戴。所以若想与青少年们形成一心一灵的话,就要为爱耶稣的缘故培养他们坦诚的信心,竭力铲除互不信赖的障碍,以听命作为学生的指南针。这样一来,青少年中心自然就会恢复昔日的平安与欢乐的情景了。

    「但是要怎样铲除互不信赖的障碍呢?

    「跟青少年来往要亲切,尤其在游戏时,没有亲切感,不能表示爱情,没有爱情,不会产生信赖。谁想受人爱戴,必须显示出他先爱人。耶稣基督可说是亲切的导师,祂和幼小者在一起,就成为幼小的。慈幼会会士若只在教坛上出现的话,他只是一名教师而已,若和青少年一起到运动场上游戏,他就成为他们的兄长了。

    神父若只在教堂中讲道,在别人看来,不过是尽了他应尽的责任吧了,若在运动场上向青少年说一句衷心的话,这句话必定出自一位朋友的口。很多青少年之所以弃邪妇正,便是由于这些在游戏时向他们突然提示的忠告呢。凡知道受人爱护的,他必爱护那人,而受人爱护的人,必能获得一切,尤其是在青少年身上。这种信赖心使青少年和长上之间接驳了电流,将青少年的心门打开,让长上认识他们的需要和缺失,这种爱情令长上忍受辛劳、烦恼、以及青少年的忘恩与过错。耶稣是你们的模范,祂并没有折断已破裂的芦苇,或吹熄行将熄灭的残烛。有了这种爱情,就不会有人为了虚荣而工作,或为了报复而惩罚学生,因着嫉妬别人而放弃指导的本份,也不会有人想独估青少年的爱戴和敬仰而去批评别人,或为了喜爱某些青少年而忽略所有其他的青少年,因着个人的舒适而疏忽管理学生的重大职责,因着世俗情面而不去惩诫那些应受惩诫的青少年。如果有这种真正的爱情,那末一定会专心追求天主的光荣和人灵的得救,反之,若没有这种爱情的话,则各样事情都不能顺利进行。于是以冷冰冰的规矩去代替爱德,长上也不再遵循你鲍思高神父所传授的教育法,即不再以和爱与照顾去防范流弊,却逐渐代以一种较为省力的强制教育方法,即宣布应守的规律,以惩罚去迫使学生遵守。这种方法对长上来说是较为轻松的,但对学生来说,却只会增加他们的仇恨和不满;制定了规则而下去遵守的话,就会使长上受人轻视,引起其它十分严重的后果。

    这些事是怎样发生的呢?就是因为缺乏了「亲切」的缘故。所以要使「青少年中心」回复旧日的欢乐气氛,就只有严格奉行从前的方法;长上应随时为大众服务,乐意聆听青少年们的不满和怀疑,以慈父的心肠去留意他们的行为,以整个心灵去谋他们的神形福利。这样一来,青少年的心门自然会重新打开,不再让某些秘密留在心里了。只有在不道德的事件中,长上才应显出铁面无情。与其将一名立恶表的学生留在校中,不如冒险将一名无罪的学生躯逐出校。指导员有严重的本分,将其所认识的有关得罪天生的事情,一一地向长上禀告。」

         说到这里,我向那位旧学生说:

「要获得这样的亲切、爱情、和信赖、有什么快捷方式可循呢?

「有的,只要准确地遵守校规就是了。」

「没有别的了吗?

「赴宴时,最佳的菜肴就是殷勤的招待!

    旧学生正说话时,我还带着沉重的心情在那里看青少年们游戏,就在这时,我的身子逐渐地感到疲倦,而且越来越厉害,终于无法支持,从梦中醒过来了。我发现自己仍在床边站立着,由于站立得太久,两腿都肿了起来,痛得我无法再把它伸直。时间已不早了,我立即上床睡觉,决意将这个梦尽早地写给我的神子们知道。

    我不希望再作类似的梦,因为它使我觉得十分的疲倦,梦后的一天,整个身子都觉得酸痛,巴不得晚上能够早些上床睡觉,岂知一经上床,便又立刻进入了梦乡,我又梦见了那旧学生,同样的运动场和今日尚在青少年中心的青少年。我向那个旧学生说道:

    「上次你对我所讲的事,我会告诉我的会士的,至于青少年,我要对他们说些什么呢?

    他回答说:「你要叫他们知道:长上、教师、指导员等都是为了爱他们的缘故,才不断地去工作和求学的,若非为了他们的福利,也无需作那么大的牺牲。叫他们记得谦逊是平安的泉源,必须容忍他人的缺点,因在世上找不到十全十美的事物,只在天堂上才能寻获。叫他们戒除埋怨的恶习,因为埋怨能冷却心中的爱情,但最要紧的,还是叫他们时常在天主的圣宠内生活,谁同天主没有和平,同自己和别人也不能有平安。」

    「这样说来,表示在我的青少年中,有些失去了天主的平安吗?

    「这是令青少年心中烦闷的首要原因,其它原因你已知道,我不在这里赘述了。原来一个青少年之不信任长上,无非因为他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深怕这些秘密被人揭穿而使他蒙受耻辱和不幸。另一方面,一个人若灵魂上有罪,他心内必定烦乱不安,不肯服从,易于忿怒,似乎什么都个顺利。由于他心中没有爱情,所以认为长上也不爱他。」

    「不过,青少年们不是时常去领修和及圣体圣事吗?

    「这一点固然是对的,可是许多去领修和圣事的青少年,都没有立定坚实的志向。他们虽然告罪,但总是告同样的毛病,犯罪的近机会,相同的坏习惯,不改的抗命和失责。这样经年累月拖下去,甚至到了中学毕业,还没有丝毫的改善。像这样的告罪,实在无甚裨益,或根本毫无用处,自然也不能使人良心平安。如果有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去见天主的话,那真使人不堪设想了。」

    「在中心像这类的青少年是否很多?

    「跟中心的全部青少年比较起来,这些不幸者的数目可说是少的。现在你不妨亲自看看吧!」说着他用手一指,我就逐个地见到了那些青少年,人数虽然不多,但我看到的却令我十分难受。我不想将这些情景写下来,但我回院后,我定要向各有关的青少年详细地说明,现在我只对你们说一件事:该诚心祈祷,立即定下坚决的志向,不要空言,但要采取行动,生活像高莫禄、明道、沙维豪、贝素高等人那样圣善。

    最后,我又向那位旧学生问道:「你还有其它的事告诉我吗?

    「请你告诉众人,要时常记念进教之佑圣母,圣母带他们到这里来,是为脱离世俗的危险,彼此相爱如兄弟,以善工懿行去光荣天主和圣母,因为圣母藉着各种恩宠和奇迹来供给他们读书和生活。请他们记起如今正是圣母庆节前夕,藉着她的助佑定能将师生间互不信赖的屏障铲除,这屏障是魔鬼用来陷害许多灵魂的阴谋。」

    「我们是否能将这些屏障铲除呢?

    「一定能够的,只要大家都为圣母做些克己善功,并将我所说的话付诸实行。」

    这时我继续凝视着我的青少年,看见了有不少的青少年正向着丧亡之路走去,心中感到如此的难受,即从梦中惊醒过去。本来我还看到其它十分重要的,由于时间和其它原因,不便再在这里叙述了。

    好了,现在就让我结束吧,你们可知道我这一生为青少年工作的老人,究竟想要求你们什么?只有一件事,就是回复青少年中心旧日的欢乐时光,在那些日子里,师生间有着最大的信赖,大家都为耶稣的缘故而彼此容忍,互相适应,青少年的心都是坦诚开朗,毫无诡诈,大家都在爱德和愉快中生活。我很希望你们能给我这个安慰,即实行我为你们灵魂的神益所嘱咐的一切。你们不会彻底明白:能在青年中心里居住,是多大幸福。我在天主面前向你们保证:只要一个青年或少年进入一所慈幼会的学校,圣母便立即把他安置在自己特别的荫庇之下,这一点是我们必须同意的。如果出命的和听命的都怀着爱德,圣方济各沙雷氏的精神就在我们中了。亲爱的神子,我离开你们前往永生的日子已经不远了。(秘书按:说到这里,鲍思高神父停止了口述,两眼充盈热泪,不是为了怜惜自己的生命,而是为了心中莫可名言的慈爱,过了片刻才继续说)所以无论是神父、修士或学生,我极希望能将天主叫你们走的这条道路指示给你们。

    我在五月九日,星期五那天晋谒了教宗,他也为这个意向诚恳地祝福你们。进教之佑圣母庆节那天,我会在她慈祥的圣像下与你们会面,请你们尽量以最隆重的仪式来庆祝这个伟大的节日。希望赖才禄神父和马基小神父能在食堂中预备丰富的食物,令你们欢渡这个节日。进教之佑的庆节应该是我们在天堂上举行的永远欢庆的前奏。

    在耶稣基督内最爱你们的

    若望鲍思高神父

   主历一八八四年五月十曰于罗马

上一篇:鲍思高神父预防教育法
下一篇:没有了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Copyright(C)2006 - 2018 xiaodel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delan.org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