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圣女小德兰与初学修女的谈话列表
·灵心小语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灵心小语
灵心小语
浏览次数:4052 更新时间:2007-2-12
 
 

有位初学修女说:我因看到自己在修德成圣方面有许多缺点而灰心丧气,婴孩耶酥德兰姐姐对我说:

你使我想起刚会站立还不会走路的小孩.祂一心想登上楼梯去找自己的妈妈,便举起小脚想跨上第一级楼梯,但祂白费劲,一再跌倒,总是跨不上去。唔,你就做这样的小孩吧!为修各种德行就不停地举起你的脚,去攀登圣德的梯子。别想你自己会跨上那第一级的,你根本不可能,但好天主要的只是你善良的志向。祂在高处怀着爱怜你的心情在看你攀登,祂很快就会被你的白费劲所感动,会亲自下来把你抱在怀里,把你带到祂的天国里去的,从此你与祂永远不分离。但是,你若不肯举起你的脚,祂就不理你,让你长期留在世上。

                     

她说:要在神爱的道路上飞速前进,唯一的诀窍,便是常常保持谦小。我就是这样做的,因此,我现在可以跟圣祖十字若望一起唱:     

我自谦卑低而低,

我乃上升高又高,

从而攀登我目标!……

【二】

我遇到一个看来无法克服的诱惑,便对她说: ╚这一次,我可不能克胜它了。╗她回答我说:

为什么你想克胜它呢?你只要躲开它就是了。暴风骤雨来临时,冲过云层,翱翔于云彩之上,完全是大圣人的事;对我们来说,只能耐心地忍受那场暴雨,不幸有点儿淋湿,接着我们就可在神爱的太阳下晒干。

这不由使我想起小时候的一件小事。有一匹马挡住了花园门口,使我们进不去;在我四周的人都在议论纷纷,如何叫它走开;但我不管人们怎样议论;从容不迫到从马腿中间钻了进去……看,个子小就占便宜!

【三】

我们的主曾回答载伯德两个儿子的母亲说:╚坐在右边或左边,是我父给谁预备了,就给谁。╗

【四】

你错了,你批评这个又指摘那个,要大家都按照你的看法。小孩不懂哪个更好更坏,只觉得什么都好。既然我们要当小孩,那就效法小孩吧!如果只做称你心如你意的事,那还有什么功劳可言呢?

【五】

我的天上主保和天主特宠的圣人,像诸圣婴孩和右盗,祂们的天堂都是偷来的。大圣人都用丰功伟业去挣天堂,而我只想效法那些小偷,用乖巧的手段赢得天堂,即用爱情的乖巧方法来为我们打开天门,让我、让可怜的罪人进去。天主圣神也这样鼓励我,祂在箴言篇里说:╚小不点儿啊!来向我学习乖巧吧!╗

【六】

如果你能重新开始过修道生活你将怎样过?

———我想我还是跟以往一样。

———难道你没有那位隐修士的心情吗?祂说:╚虽然我长期做补赎,但活着只要还有一刻钟,生命还有一口气,总害怕受到永罚。╗

———不!我没有那种恐惧,我太小了,不会受永罚的。

———你总是效法小孩。请你告诉我,该怎样做才能保持孩子的本色?常做小孩又是怎么回事?

———常做小孩就是承认自己一无所有,一切都等待好天主赏赐,就像小孩等待父亲给祂一切一样,这便是一无所虑、一无所争。

                   

孩子还小时,即使在穷苦人家,大人也都供给祂一切所需,但等祂长大以后,父亲就不愿再养活祂,对祂说:╚你现在可以干活养活自己了。╗嗯,我就是为了不愿意听到那样的话,不愿意长大。我总觉得不能靠自己度生。度那天上的永生。因此我始终做小孩,而无忧无虑,只知采摘爱情之花、牺牲之花来献给好天主,讨祂喜欢。

 另外要做小孩,就是一点也不把自己的修德归功于自己,而且从来不想自己有什么能耐,只知道是好天主把那些德行像珍宝一样放在自己孩子的手里一样,让祂在需要时派上用场,但那珍宝始终还是好天主的。

 最后,不因自己的过错而灰心丧志,因为小孩跌倒是常事;正因为孩子个子太小,跌倒了也不会出大事的。

【七】

为了效法我们那位天使般的神师姐姐,我也不想长大,因此她称我为╚小孩。╗一次避静中,她写给我下面的话:

不要怕对耶酥说:你爱祂,即使你没有那种感觉也不要紧,那是逼祂来扶助你,把你当作幼小得还不会走路的孩子,而来抱你的好办法。

你眼前只见一片黑暗,这是个极大的考验,对你完全无害。你要尽力使你的心摆脱世上的牵挂,尤其摆脱对世人世物的留恋,然后让耶酥来为你操心一切,祂决不会让你跌落在深渊里的。孩子啊!要给自己打气,到了天上,你不再见到一片黑暗,而是一片雪白的光亮。是的,一切将披上╚幽谷的百合花╗我们天上净配的雪白光芒。不论祂到哪里,我们都一起紧随着祂……啊!让我们利用好短暂的一生吧!让我们来讨耶酥喜欢,用我们的克己牺牲为祂拯救灵魂吧!尤其我们,要变成小孩,变得那么微小,让众人踩在脚下也若无其事、不叫苦。

我对小孩的失败并不感到惊奇,只是祂不该忘掉自己还是传教士和战士,而要人像哄小孩那样哄祂。祂若只知在焦虑中过日子而不知在耶酥怀里安息,那就多么不好!

如果小孩怕黑夜,见不到抱祂的那一位,就干脆闭上眼睛;这是耶酥要祂作出的唯一牺牲。那样祂就可以感到平安,不怕黑夜了,因为闭上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祂心里很快就会重新获得喜乐的,即使没有喜乐,也会得到平安的。

【八】

为了帮助我谦卑自下,她曾对我说过下面的话:

我若进不了圣衣会,就到收容所去,在罪妇中没有无闻、受人轻视地度过一生。我的幸福便在众目睽睽下过那样的生活;我将在同伴中当使徒,告诉她们,好天主是如何仁慈的……

———但你在听告解的神父前如何隐瞒你是清白无罪的呢?

———我告诉祂:我在世俗上时曾办过总告解,神父不让我再告明过去的罪。

【九】

啊!该想想我该得到的一切了!

———你还是想该失去的一切吧!只要你把灵魂上的缺点清除掉,耶酥自会来充实你的灵魂的。我看你还是走错路了。你不会达到目的地的。你想攀登高峰,好天主却要你下去。祂在丰腴的、谦卑的山谷深处等候着你呢!

【十】

我看谦逊就是承认真实。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谦逊,但我知道在一切事物中只见到真实。

【十一】

果然,你是一位圣女!

———不!我不是圣女。我从来没有做过圣人做过的事。我只是一个小人物,而是好天主在我身上恩赐许多圣宠。你到天堂上时,就知道我说的是老实话。

———但你始终忠于天主圣宠的,对吗?

———是的。从三岁起,我,没有拒绝过好天主的要求。然而我不能引以为荣,你看,就像黄昏的太阳照得树梢金光闪闪那样,我的灵魂在爱情的阳光下受到了光照;所以你看起来,也是金光闪闪的。如果神圣的太阳不再光照我,我便立刻黯然失色。

———如果我们也想要被照得金光闪闪,该怎么办?

———该修练小德行,这有时显得很困难,但好天主总不拒绝给人第一步的圣宠,让人有勇气去克胜自己:如果你接受那圣宠,灵魂上就充满光亮。圣经上赞美友弟德说;╚你像男子一样勇敢行动,你的心灵十分坚强。╗这话一直打动我的心。因此首先要勇敢地行动,然后心灵要坚强,这样就无往而不胜。

【十二】

婴孩耶酥德兰姐姐遵守院规,从不在饭厅里举目东张西望,而我感到十分困难。她为此为了一篇祷词,她为自己作这样的祈祷,其实只是我一人需要这恩宠。从中使我看出了她的谦德。

耶酥,你的两个净配下决心要在饭厅里低垂双目,为了显扬你,并效法你在黑落德面前所树立的榜样。无比美善的主啊!当这个邪恶的王讥笑祢时,你口中不出一句怨言,而且不屑用可敬目光看祂一眼。是啊!神圣的耶酥,黑落德实在不值得你看一眼,但我们是你的净配,我们要把祢神圣的目光吸引过来。我们求祢,每当我们不举目张望时,用你爱情的目光赏报我们。连我们跌倒时,求祢仍用温柔的目光怜视我们,因为跌倒使我们在祢面前真诚地承认我们的软弱无能。

【十三】

我坦率到告诉她,我一无所成,我已失去了勇气。

她对我说:一直到使四岁,我修德行没有尝到过什么甜头。稍後,我得到恩宠,我愿意受苦而从中得到喜悦。我的灵魂就像一株开花的树,树上的花朵开后就凋谢了。

为好天主作出从不收获果实的牺牲吧!也就是说,纵使一生总感到怕吃苦,怕受人轻视,看到自己的愿望和善志都像花朵一样凋零在地上没有结出果来。但转瞬间,在你死时祂会使你的灵魂像一株结满佳果的树。

我们在德训篇上念到:╚有一个人缺乏力量万分可怜,然而上主却以仁慈的目光眷顾祂,从卑贱中提拔祂,使祂抬头,使许多人对祂表示惊奇,因而尊敬天主。╗

╚只该信赖上主,坚持你的工作,因为使穷人忽然变为富翁,在上主眼中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上主的祝福是虔敬的人赏报,上主使自己的祝福,顷刻之间即能开花。╗

 但是,我一跌倒,人家总会在我的身上找到毛病;不知在你身上人家会看到你的德行吗?

———我还从来没有想过人家把我看成是有德的人,也许原因就在这里……然而人家常找到你的毛病,那也不足为奇,这对你有好处。世人都把你看成无德的人,对你毫无损失,你也不会因此更贫乏,倒是那些人得不到内心的喜悦,因为没有比想到近人的好处更愉快的事了。

 对我来说,在人家看到我有毛病时,特别在我自己觉得是那样时,心里就特别高兴,而人家恭维我,反而人家使我不愉快。

【十四】

好天主特别宠爱你,因为祂把别人的灵魂交给你指导。

———这对我没有什么,在天主前我还是我……并不因为祂要我在你们身边传达祂的旨意,祂就格外宠爱我,祂倒要我做你们的小婢女呢!那是为了你们,可不是为了我,祂叫我在你们眼里显得那么可爱,那么有德。

我常把自己比作一只食盆,好天主在里面装满了许多好吃的东西。╚小猫们╗都一齐来吃,有时,╚小猫们╗不免要争食,但婴孩耶酥在一旁窥看。祂说:╚我喜欢你们在这只小食盆里吃喝,但小心别把那食盆打翻摔破了。╗

老实说:打翻了也闯不了什么大祸的,因为我这只食盆是放在地上的。至于院长姆姆们就不同了。她们好像放在桌子上的盆子,那就危险多了。荣誉总是危险性很大的。

唉!对那些居高位的人来说,在每天不断的恭维话里,不只包藏这多么厉害的毒药啊!奉承的话是多么有害啊!一个人多么应该放弃自己的私心,这才不致受害。

【十五】

一个初学修女对她说:你蒙受拣选,专门向人指示神婴道路,多么幸福啊!

她回答说:为什么我就因此是幸福的?为什么一定要好天主来用我,而不去用别人呢?只要祂的神国降临到人们心中,用谁都无关紧要。再说,天主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

前些日子,我注意到那盏守夜灯快要熄灭了,但有位姐姐前去点燃她手里的蜡烛,接着全会院里的蜡烛都点亮了。于是我想:谁还能夸耀自己的成绩呢?微弱的灯光可以照耀世界。我常那么想:我们要获得天上的恩宠和光亮,只有乞助于那些燃烧得旺旺的大蜡烛,但那些大蜡烛又是怎么点燃起来的呢?也许是依靠一个没没无闻、谦卑自下的人的祈祷,那人在人们眼里,没有光彩、没有德行,好像快熄灭的灯一样。

哦!我们将来要知道多少奥秘啊!我曾多少次那样想过:我所得的恩宠也许全靠一个小人物的祈祷,而我只有将来到了天堂上才能认识祂。

天主的圣意是:世人通过祈祷互相通功,交流天上的恩宠。这样返回天乡,彼此以感激之情亲密相爱,而那种感情远胜那世上理想的家庭之爱。

在天上我们不再会遭受到冷漠的眼光,因为圣人之间互相都欠有思情债。

我们再也见不到嫉妒的眼光,因为每个圣人的幸福,也就是大家的幸福。与殉道的圣人在一起,我们就像是殉道的圣人,与博学的圣师们在一起,我们就像是博学的圣师,与童贞的圣人在一起,我们就像是童贞的圣人。一家人总为自己家里的人感到荣耀。因此,我们为自己的弟兄们感到荣耀,而丝毫没有嫉妒心。

当我们见到大圣人的光荣,而知道在天主上智暗中安排下,我们曾给祂帮助过忙,有谁知道我们会有多大的快乐啊!有谁知道这快乐不比大圣人祂们所获得的快乐少,也许比祂们更觉得快乐呢?

至于大圣人祂们,见到该感激的小人物时,你想祂们能不以无比的爱来爱祂们吗?我坚信在天上有着无比甘怡,令人意想不到的同情新。一位宗徒、一位大圣师宠爱的也许是个小牧童,一位大主教的知心朋友也许只是诚朴的小孩。我多么渴望居留在那神爱的天国里啊!

【十六】

请听信我的话:写热心的圣书、作美妙的诗篇,都比不上最小的舍弃自己的行为。然而,当我们因无力为善而感到苦闷时,唯一的好办法便是奉献别人的善功,这便是诸圣相通功的好处。请记住圣祖使字望神曲中美妙的一节诗:

归来吧!我的鸽子!

因为受伤的麋鹿,

被你的飞翔所吸引,

出现在山顶上面,

而吸到新鲜的空气。

【十七】

惟独人间的末位不为世人所钦慕,末位没有荣耀,无人会为之伤心。然而,人的道路是不由人的,有时我们会由不得自己去追求那虚荣,所以我们要把自己看作无德的人,而对那些常由天主扶持的弱小者表示敬意。一等到祂见到我们确信自己原是虚无,而且对祂说:我的脚步快要滑倒,上主,求你以仁爱来扶持我时,祂便向我们伸出手来。但是我们若不想要去做番大事业时,即使假借虔诚敬主的名义,祂特将撤手不管我们。所以我们只要谦卑自下,愉快地承认自己的不足就够了;而我们真正的圣德就在这上面下工夫。

【十八】

有一天,我比别的姐妹更累,便抱怨起来了,因为在大家都干的活以外,还干了别人不知道的活。那位天主的婢女(指圣女小德兰)回答我说:

我愿你常是一个勇敢的战士,祂从来不为自己的受伤叫苦,祂只见自己的弟兄们受伤多么严重,而觉得自己不过擦伤些皮肉罢了。你为什么因劳累而那样抱怨呢?因为没有人知道你那么劳累的缘故吧!……

圣女玛加利大 玛利亚生过二次疮,她说,在生第一个疮时她感到痛苦,但在生第二个疮时再也无法隐瞒,而引起了姐妹们的同情。

 我们有这种感觉是很自然的事,就像普通的人一样,有了病痛就想叫人知道。

【十九】

我们即使有了过错 千万不可责怪自己身体不适、或天气不好。过错正好证明我们的不足,但我们不可因此灰心丧志。因为╚逆境并不使人软弱,却能显示各人的德行如何。╗

【二十】

好天主不让院长姆姆允许我在做诗时,就把诗写下来,我也不愿意求她允准,惟恐那样不符合神贫精神。我只有等到空闲时才写。但是早上做的诗,要在晚上八点才写出来,思索起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错,这种小小的不便也是一种致命。但我们得小心,别因为我们放纵自己,或求得宽免,在许许多多的事情上找方便,使我们的修道生活过得轻松愉快而减少那种致命的机会。

【二一】

有一天,我哭泣,圣婴耶酥德兰姐姐对我说,要设法不让自己为了一些小小的痛苦就那样哭了出来。并说没有比变化无常的情绪使会院中的修道生活便得更为苦恼了。

我回答说:你说得对,我自己也仔细想过,从今而后我只有跟好天主去哭泣,只向祂诉说我的委屈,祂会了解我,而且总会安慰我的。

她急忙回答说:到好天主跟前去哭泣吗?你别那样,你更不该在祂前诉说你的忧苦,这比你在人前哭泣更糟糕!为什么不呢?因为这位好师傅的圣心只有在我们隐修者身上得到喜乐。祂到我们这里来是安憩的,好忘却世俗中朋友们絮絮不断的诉苦,因为在世俗上,人们往往不认识十字架的价值而哭泣哀叹。难道你要跟那些世俗人学吗?老实说,那不是无私的爱……是我们该去安慰耶酥,而不是叫耶酥来安慰我们。

我知道,祂的圣心是那么善良,你哭泣,祂会来抹干你的眼泪的,但祂不能在你这里获得安慰,只有忧伤地离去。耶酥喜欢心里充满喜悦的人,祂喜爱常常微笑的人。不知你什么时候能学习在祂面前隐藏自己的痛苦,连唱带笑地对祂说,你能为祂吃苦而感到幸福?

她又说:面容是心灵的镜子,你的面容应常常保持安详和喜悦,就像一直高兴的孩子那样。你一人独处时也要那样,因为天使们一直观看你呢!

【二十二】

我修了一次德行,自觉很了不起,我想她会向我祝贺的。但她对我说:

你这小小的修德行为,跟耶酥期待于你的表示忠诚的行为相比算不了什么。你还是谦卑自下的好,因为你放过了那么多可表示爱耶酥的机会。

我听了她的话很不服气,就等着希望有难事临到她身上时,看这位婴孩耶酥德兰姐姐是如何对付的。正好院长姆姆有件吃力不讨好的事要我们做,我便有意去给她添麻烦,但我没有一个时候能找到她的差错,我见她总是那么和善可爱而不怕累。那不是忙着去服侍人的事吗?但她表现得那么心甘情愿。末了,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投入她的怀抱,向她诉说我心中所想的一切。

我对她说:想你这样始终愉快安详地修德行,你是怎么做到的?

她回答我说:我并非一直是那样的。但自从不再寻求我自己以后,我就活得比人们见到的还要愉快。

【二三】

我们的圣女说:散心时比其它任何时候更能找到修德行的机会。如果你想从中大获其益,就别想使自己散心,而想使祂人散心。你就在散心时修完全放弃自己的德行吧!比如你正好津津有味地对姐妹们讲你的故事,有个姐妹前来打断你而讲别的事,这时你即使对她讲的毫无兴趣,你也高高兴兴地听她讲,再也不想把你的故事讲完,那么散心后,你心里会得到很大的平安,并增添修德的力量,因为你没有叫自己高兴,而叫别人快乐。但愿人们都能找到在任何事情上放弃自己所能得到的好处!

———你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你长那样做的吧?

———嗯,我忘掉我自己,我在任何事情上都努力寻求我自己。

【二四】

我在打钟传呼我们或敲门叫我们时,我们应当做克己、毫不拖拉的从命。我曾那样去做。我向你保证,那种克己工夫也是心灵平安的源泉。

我听了她的话,遇到那样的机会,便放下自己的事急忙去听从叫唤。一天在它病中,她见我那样做,便对我说:

在你临终时,你会因此感到非常幸福的。你的这种行为非常光荣,比你施展手腕使政府当局衫待所有的修道团体,法国上下都称为你为女中豪杰╚友弟德╗还要光荣。

【二五】

有人问她如何圣化用膳时,她回答道:

在饭厅里我们只有用高超的思想来完成那卑下的吃喝行为。老实说,往往就在饭厅里,我心中产生了最美好的爱主愿望。有时我不得不抑制那涌出的思潮:我想如果我们的主就坐在我的位置上,面对着放在我面前的饭菜,祂一定会拿起来吃喝的……祂活在世上时,也吃过同样的食物,祂吃了面包、吃果子……

我好像置身在纳匝肋圣家。如果用膳时给我端上沙拉、冻鱼和酒,以及其祂冷菜时,我便献给善良的圣若瑟吃;我把热菜、热果献给童贞圣母吃,而把节日佳肴,特别是面浆、米饭、果酱献给小耶酥吃。当端上难吃的饭菜时,我就高兴地对自己说:小姑娘,今天这份饭菜都是你的。

 她就是这样,表面上显得很快乐,以次掩盖她的克苦工夫。有一天守大斋时,院长姆姆强迫她接受加菜,但使我感到意外的是,她在那可口的菜肴里放了苦艾。一次我见她在慢慢地喝那难吃的药水,我便对她说:

———赶快一下子喝下去啊!

———哦!不!既然不让我找大苦吃,何不利用这些小小的机会吃些苦呢?

直到她死前一个月我才知道,她在初学时,有个姐妹一心想给她别上披肩,谁知那别针穿透了她的肩胛,她一连好几小时忍着那痛苦。

另有一次我见到她内心的克己工夫。我收到一封内容非常有趣的信,散心时念给大家听,她正好不在场。到了晚上,她向我表示,很想看那封信,我便把信给了她。过了一些时候,她把信还给了我,我要她说她对那封信中特别使人感兴趣的内容有什么想法,她显得十分尴尬,最后只得告诉我说:

因为那天我急于想看,好天主要求我作个小克己,那封信我并没有看过……

【二六】

我跟她谈论圣人们的苦行时,她对我说:

幸亏我们的主预先告诉我们:╚我在父家里有许多主处。要不然,我早就告诉你们了……╗。嗯,如果天主召唤人人都得修那种苦行,达到那完美的境地,好进入天国,祂早就告诉我们了,而我们也得鼓起勇气去修那苦行。但祂明明告诉我们有许多住处,所以有在旷野里苦修和受刑而殉道的那些圣人,也该有当圣人的小孩。如果我们热爱我们的主、我们的天父和爱情的圣神,我们在那里就有了住处。

【二七】

从前在世俗上时,早上一醒来,我就会想到今天会想到今天会有什么高兴的事或不高兴的事。如果我只能见到令人厌烦的事,起身时我就没有劲。现在恰好相反,一想到今天将遇到麻烦和痛苦,我起身时就特别高兴,充满了勇气,因为我见到有许多可以表示热爱耶酥的机会,去尽好我做灵魂上母亲的本分,而养活我的孩子们(指初学修女)。接着我便口亲苦像,并把它轻轻放在枕头上,一边穿衣、一边对耶酥说:

我的耶酥,你在这苦世界上活了三十三年,你出够了力、流够了泪,今天你休息吧!……现在轮到我去战斗、吃苦了。

【二八】

一天逢到洗衣的日子,我不慌不忙地走向洗衣房,穿过花园时悠闲地观赏着花朵。婴孩耶酥德兰姐姐也去洗衣服,她走得很快,经过我身旁时对我说:

有孩子要抚养的人,为养活孩子去工作时,能这样悠闲地前去吗?

【二九】

 你可知道哪些日子是我的主日和节日吗?……是好天主严厉考验我的日子。

【三十】

我为自己缺少勇气而沮丧。她对我说:你抱怨自己无法得到更大的幸福,但等你觉得自己有勇气时才去战斗,那样有什么功劳呢?有没有勇气关系不大,只要你像有勇气时那样去战斗就是了。如果你懒得去拾个线头,但为了爱耶酥的缘故去拾,比你在热心时去做件大事功劳还大。所以当你感到自己软弱无能时,不要难过,而要高兴,因为好耶酥给了你好机会,让你拯救更多的灵魂。

【三一】

我问她:我们的主看到我的一副可怜相,会不中意吗?她回答我说:

你放心好了,你的净配固然是尽善尽美的,但恕我冒昧地说,祂有一个大残缺,大缺陷,但在我们的净配身上却显得无限可爱。

祂若看得清、算得精,我们在祂面前充满罪过,岂不要充分暴露我们的一副穷相?但祂不那样,祂真的因爱我们成了瞎子。你看世上最大的罪人只要临终时悔改,发出爱主之情,祂立即不计算祂过去曾妄用了多少圣宠,犯下了多少罪。祂看到的、计算的只是祂在最后的祈祷,并且不迟疑地接祂到祂仁慈的怀抱中去。

但要叫祂那么看不见、那么不会算帐,要学会如何笼络祂的心,祂的心是最薄弱的地方……

【三二】

我曾得罪了她,向她求宽恕时,她十分感动地对我说:

但愿你能知道我是多么的感动!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懂得,我们在犯了过错后求宽恕时,耶酥会以多大的爱情接待我们。我哦这小小的受造物见你重新回到我身边拉,尚且对你产生很大的爱情,那么当我们回到祂身边时,祂心里将产生多大的爱情呢!……嗯,祂一定比我更快地忘掉我们的过错,而把我们的过错忘记得一干二净……祂甚至比我们未犯错误前更爱我们。

【三三】

我十分害怕天主的审判,尽管她尽力劝说,我的恐惧依然存在。一天我反驳她说:╚人们常说,在天使身上天主也能找到许多瑕疵,那么叫我怎么能不害怕呢?╗

———只有一个办法可以使好天主在审判时什么也不追究,那就是在祂面前双手空空。

———这怎么回事?

———那很简单。你什么也不要保留,你得到多少就施舍多少。对我来说,我活到二十四岁还是穷地一无所有。我不懂得节约,我有了一点小善功,就把它用来赎灵魂。

如果我要在死时拿出我的那些小善功,而对它们作出真正的估价,我们的主就会发现其中搅有不少杂质,我只有去炼火中把杂质炼净。

———着岂不是说,立了许多善功的大圣人接受天主审判时,仍不免要去炼狱中做补赎吗?因为在天主眼里所有义人都是有污点的。

我又说:╚如果天主不审问我们的善行,只审问我们的罪行,这怎么得了?╗

———你怎能这样说呢?我们的主本身就是公义。祂若不审问我们的善行,也将不审问我们的罪行。但我认为祂不会审问为祂甘作神爱牺牲的人。好天主将迫不及待地赏报祂们,用祂自己的神爱之火点燃起祂们心中的爱火,而使祂们享受永生的福乐。

———为得到这样的特恩,就像你那样作奉献行吗?

———哦,不!光有语言是不行的……要成真正的神爱牺牲,只有把自己完全交付出来;只有把自己交付给爱,才能被爱焚毁。

【三四】

我会对她说:当人家批评我时,我觉得批评得对要比人家错怪我好受些。

她说:我宁愿人家错怪我,因为我没有内疚,而能愉快地把人家的冤枉奉献给天主,而且我随即可以发出谦逊的心情,觉得自己完全可能犯下人家冤枉我的过错。

你在灵修的道路上越前进、越觉斗争减少了,或者说你越觉得容易获胜了,因为你在任何事情上都发现它有好的一面,那时你的灵魂已超脱在世事世物之上了。不论人家对我说什么,现在我都无动于衷,因为我知道世人的判断是靠不住的。

她又说:当我们被人误解和冤枉时,何必去自辩呢?让它去不要说什么。人家不论怎么批评你,你若能听之、任之、那是最幸福的。当圣女玛大勒纳的姐姐说她只知坐在耶酥跟前不做事情时,福音经上并没有说她起来为自己申辩。她没有说:╚玛尔大啊!你若知道我所得到的幸福,和我所聆听的圣训,你也会放下你手里的工作,而来与我分享那喜乐和安息的。╗不!圣女不回嘴,宁愿保持沉默。多么幸福的沉默啊!它能使灵魂获得多大的平安啊!

【三五】

我在受诱惑和战斗时收到了她写给我的纸条:╚愿义人因怜悯罪人而责打我,敷首的香膏没有滋润我的头。╗

我只能被义人责打、受义人考验,因为我的姐妹都是天主所中意的人。被罪人责打要比受义人责打心里好过些,但因怜悯罪人之故,为求祂们归化,天主啊!求你使我受到身边的义人们的责打。我还求你别让动听的赞美话像香膏滋润我的头,那就是说,我有时勉勉强强修了一些德行,别让我沾沾自喜,认为自己是有德的人。

我的耶酥啊!你的圣名好比香气四溢的香膏,我愿避开世人的目光,沉浸在你的香膏之中。

【三六】

  想说服我们的姐妹承认自己犯了错,即使她们真的那样,那也是不合适的,因为我们并不是负责管束她们的言行。我们不该做维护和平的判官,只该做给人和平的天使。

【三七】

她曾对我们说:你们过分开心所从事的工作,对你们的事过于焦急,好像只有你们在负责似的。你们在关注其它圣衣会的情况吗?那里的修女在着急吗?她们的事妨碍了你们的祈祷和诵经吗?嗯,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也要放得下来,你们要毫无牵挂地、自愿地遵守好规定的作息时间。

我会在圣经上看到以色列人建筑城墙时,一手彻砖、一手拿剑。我们也当效法祂们那样:一边工作、一边防止我们分心走意不能与好天主结合。

【三八】

德兰说:某主日,我兴高采烈到向栗树小道走去。那时正好是春天,我很想观赏一下美丽的自然风光。唉!令人大失所望,那些美丽的栗树已被人修剪得不像样了,那些已绽出绿芽的树枝都横在地上。看到那幅惨景,并想到那些栗树三年后才能恢复枝叶茂盛的情况,不由心为之碎了。然而我的痛苦不久就消失了,我想:如果我在另一座圣衣会里,人家把里修圣衣会的栗树全都砍光,我会怎么样呢?从此我不愿再为短暂的世物忧伤,而只让我党情郎占领我整个的心,我要常常在祂爱情的树林里散步,祂的树林是谁也不能去触碰的。

【三九】

有位初学修女叫好几位姐妹来帮她抖掉床毯的灰尘,叮嘱它们小心别把毯子抖破了,因为那些床毯已经不太好了,但她说话的口气未免太重了些。圣女便对她说:

如果不叫你负责整理床毯,你会怎样呢?……也许你会漫不经心的吧?即使你叫人注意那些床毯容易破损时,也不会那么关切吧?所以,无论做什么事,总不能让私心钻上一小点儿的空位。

【四十】

我见到我们中的一位姐妹累坏了,便对婴孩耶酥德兰姐姐说:哦!我可不跟你一样。有圣德的人吃苦,我并不可怜祂们,因为祂们有力量去忍受痛苦,并且可以大大光荣好天主。只是那些没有圣德的人不知道如何利用痛苦,我才为祂们惋惜而可怜祂们。我要设法去安慰祂们,减轻祂们的痛苦。

【四一】

我若还要活下去的话,看来服侍病人的工作更中我意。但我并不刻意去追求它,如果我因服从长上命令去服侍热,我将认为那是个极大的恩典。我想我会以温暖的爱心去做好那份工作的。我想起我们的主耶酥曾说过:╚我患病,你们看顾了我。╗病房里的铃声好比天上悦耳仙乐。你该时常有意出现在病人窗口前,便于病人随时叫唤你,叫你前去护理。难道你不该把自己当作人人可以使唤的小婢女吗?天使们在天上正瞧者你在战场上如何搏斗。祂们等待着搏斗的结果,好向你献上鲜花和花冠。你们都知道,我们常强调要当小小殉道者,那么就去争取胜利的光荣树枝吧!

好天主是不会嫌弃没有无闻的战斗的,相反地祂会大加赞赏。因为╚有涵养的人胜于勇士;克服自己的人胜于功克城池的人。╗

我们在暗地里做的小小爱德工夫,可以拯救远方的灵魂,那实际上就是在协助传教士工作,并给了祂们大量的施舍。我们籍此为隐藏在祭品中的耶酥,建造了精神上与物质上的真正的居所。

【四二】

我见到院长姆姆喜欢跟我们中一个姐妹谈话,而且我觉得她不怎么信任我,而更信任她,于是我便把心中的苦恼向婴孩耶酥德兰姐姐倾诉,心想她会同情我而可怜我的,但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她却对我这样说:

———你认为自己更爱院长姆姆吗?

———那当然咯!我若不爱她,见她喜欢别人,我就无所谓了。

———那好,我要对你说:你完全在欺骗自己;你爱的不是院长姆 姆,而是你自己。

一个人真正爱一个人,就会为所爱的人得到幸福而高兴,而甘愿自己为祂作牺牲,让所爱的人得到幸福。所以,你的爱情如果是真的、无私的,而且,如果你所爱的就是院长姆姆本人,那么你见到她得到欢乐,即使亏待了你,你也会高兴的。你认为她更喜欢跟别人谈话,而不喜欢跟你说话,你感到自己受到冷落,你若真爱她,就不应该感到苦恼。

【四三】

我因祈祷时杂念多而烦恼,她对我说:我也一样,但我一有杂念,就为杂念中出现的人祈祷,祂们就因此而得益。

……为了爱好天主,我甘心接受一切,连闯入我心中最古怪的念头也一样。

【四四】

我有一只很好用的别针,有人向我要,我舍不得给人。她便对我说:

你好富有啊!可是你得不到幸福。

【四五】

圣女负责供奉圣婴耶酥像,知道我们中有位姆姆怕闻到香味,她便不供香花,连一朵小小的紫罗兰也不敢放在像前。这真难为了她。

一天她把美丽的玫瑰纸花供在像前,那位姆姆便叫她去。婴孩耶酥德兰姐姐知道她要她把玫瑰花拿走,但她不愿意使那位姆姆出丑,便拿了玫瑰纸花前去,不等她开口她便抢先说:

姆姆,您看,真是巧夺天工啊!这纸花不就跟从花园里摘下来的一模一样吗?

【四六】

有一天她说:

有时候人们觉得生活在圣衣会这个家里那么不自在,巴不得出去。好天主并没有强迫我们留在圣衣会里,祂甚至允许我们,如果觉得圣衣会不称心可离开它。但我觉得要克胜这诱惑,只有去拜望耶酥和玛利亚赶紧去做些爱德工夫,此外别无良策。

【四七】

不必具备通常所需要的条件,而且人人都可得到那个主要的全大赦,便是可以掩盖一切的爱德。

【四八】

我默像圣家时,想到祂们过着平凡的生活,使我获益甚多。

童贞圣母和大圣若瑟很清楚耶酥就是天主,但祂们跟我们一样在外表上一点也见不到祂有什么神异的地方,祂们就是靠信德在生活的。你们可曾注意到圣经上这句话:╚祂们不明白祂对祂们说的话╗,圣经上还有一句话同样令人惊奇的:╚祂的父亲和母亲就惊异祂关于耶酥说的这些话╗。祂们不是也从默西盎的预言中得到了启示吗?因为祂们惊异,正好说明祂们对那些话感到意外。

【四九】

在日刻午时经中有一句经文使我念时很不自在。那句经文是:╚我倾心遵守于你的戒命以求赏报。╗我立即在心里念道:我的耶酥啊!我侍奉你,不是为了赏报,只是为了爱你,为了拯救灵魂。

  【五十】

  只有到了天上我们才能认识到一切事物中的绝对真理。在这世上连圣经也有晦暗不明的一面。我见到各种不同的译文而发愁。我若是司铎,就要学希伯来语,好能念诵祂用人间这种语言表达出来的天主的话。

                           【五一】  

  她常跟我谈起童年时候爱玩的那种很普通的玩具———万花筒。万花筒是一根望远镜似的长筒,在底部可以看到美丽的彩色图案。看时只需用手转动,图案就变化无穷。

  她说:那玩意儿引起我的好奇心,心中纳闷它怎么会变出那么多花样拉一的。有一天我经过进一步的观察,发现筒心内有三片镜子,这样我终于找到了它的奥妙所在。

这玩意儿正好给我说明了一个奥秘。我们的行为,即使那么微不足道,但只要不离开那爱的中心;即不离开三片镜子———天主圣三,我们微不足道的行为经过反射后,无不显得绚丽多彩。耶酥通过万花筒,即通过祂自己窥看我们的行为,总觉得是非常美丽的。但是,我们若离开了那奇妙的爱的中心,祂将见到什么呢?无非是些线头碎片罢了……原来我们的行为是那么不纯净毫无价值的。

                        【五二】

有一天我跟她谈起了催眠术所产生的奇异现象,说受催眠的人会甘愿听任催眠人的摆布。我的话引起了她极大的兴趣,第二天她便对我说:

  你昨天的谈话使我获益不浅,我多么愿意接受我们的主耶酥的催眠术啊!我今天醒来第一个念头便是想到这件事。我能听任祂摆布有多么好啊!是啊!我甘愿祂来就治我的一切官能,使我的一切举动不再是出于我自己、及属于人的行为,而是由天主圣神所诱导的属于天主的行为。

                         【五三】

  我在发愿前从我们的神师圣女那里获得了一个特恩。我们洗绦了整整一天,简直把我累坏了,我心里感到很苦恼,想在晚祷前跟她说几句话,她回答说:

  晚祷的钟声已经响了,我已没有时间来安慰你了。再说,我的安慰也是没有用的,好天主要你独自忍受一会儿痛苦。

  我便跟她一起作晚祷。那时我感到自己丧失了继续修道的勇气,第一次怀疑自己是否有圣召。我对自己说:我没有力量当好圣衣会里的修女,圣衣会的生活实在太清苦了。

  我跪下来一连好几分钟心里在激烈地斗争,而充满着忧思愁虑。忽然,在我自己并没有祈求内心平安和渴望它的情况下,心里立即起极大的变化,连我自己也不认识我自己了。我觉得我的圣召是那么美好、那么可爱;我觉得痛苦是那么诱人、那么有价值。我觉得清贫和劳苦的修道生活,远远胜过富裕的世俗生活。总之,晚祷结束后,我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第二天,我便把昨晚发生的事说给婴孩耶酥德兰姐姐听,她听了显得十分感动。我问她为什么,她说:

  天主多么好啊!昨天你那样子真叫我可怜你,而使我放不下心。晚祷开始时,我就为你祈祷,求我们的主耶酥安慰你,并改变你的心,让你能看到痛苦的价值。看来祂真的答应我的祈求了。

                         【五四】

  因为我很孩子气,圣婴耶酥为了帮助我修德,诱导我跟祂一起玩游戏。我决定玩九柱戏。我设想那些小木有大有小,还有各种颜色,好把它们比作要击中的人,而击中木柱的球,便是我的爱情。

  在一八九六年十二月里,初学修女都得为各传教团体做善工,接受一件小玩意儿,点缀圣诞树。那时在那精致的盒子底下有着一件圣衣会里罕见的东西:一只陀螺。我的同伴都说:╚这玩意儿多难看,不知它用来做什么。╗可是我很会玩陀螺,便抓住它嚷道:╚这东西好玩极了!只要用鞭子好好抽打它,它就会整天转个没完。╗于是我便玩给大家看,大家看了都很惊奇。

  圣诞节子时弥撒后,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发现了那只当时使大家诧异的陀螺,陀螺边还附有一封信。信封上写道:

  亲爱的圣衣会内玩九柱的净配收

  信上写的是:

亲爱的净配:

  我对你多么满意啊!这一年来你玩九柱戏使我非常快活。我看天上的天使都为之赞欢响慕。许多小天使还问我,为什么不把它们也都变成人间的小孩;有的还问我:在你用爱情的球击中木柱时发出的笑声是否比祂们的琴声更悦耳。我对祂们说:祂们不该因为不是人间的小孩而难过,因为祂们将在天堂上跟你一起玩。我还说:你的笑声比祂们的琴声更悦耳,因为你只有在忍受痛苦和忘我无私时,才会发出那么悦耳的笑声。

  亲爱的净配,我现在有件事求你,你不会拒绝吧?……嗯,你不会拒绝我的,因为你是爱我的。我想换一种游戏。玩九柱戏虽然使我很开心,但我现在想玩陀螺了。你若同意的话,你就成为我的陀螺。我现在赠你一个陀螺作样品。你看,它没有动人的外表,不知道怎么去玩它的人见了,会把它一脚踢开的,但小孩一见它,便会快活得蹦跳起来,嚷道:这多好玩!它会整天转个没完!……

  你虽然没有动人的外表,但我,你的小耶酥爱你。我求你为了逗我喜欢要不停地转动。但要陀螺转动,得有人抽打它。那好,就让你的姐妹来抽打你吧!谁经常抽打你叫你快速转动的,你要感激她……当我跟你玩得非常痛快时,我就带你到天堂上去,那里我们可以毫无痛苦地玩。

                     你的小哥——耶酥  一八九六年圣诞节之夜

                          【五五】

  我常无缘无故哭泣,她使我感到十分为难。

  有一天,她忽然有了个好主意,拿起画桌上盛水的贝壳,按住我的手不准我擦眼泪,硬要我用那贝壳来盛我的泪水,我见了不由破涕为笑,再也哭不成了。

  她对我说:好,从今以后,我允许你什么时候想哭,就什么时候哭,只是你得把泪水都盛在这贝壳里。

  但在她逝世前几天,想到她即将离我们而去,我又哭了一个晚上。她见了我便对我说:你哭过了吧?你的泪水都盛在贝壳里了?

  我不能哄骗她,承认我哭过了。她听了很伤心。她说:

  我快死了,你若不肯忠实地接受我的劝导,我对你是放不下心的。我十分关心你的灵魂。

  但是我仍要求她允许我为她的逝世而哭泣。

  ———为什么要为我的死哭泣呢?你白白地为我流泪。难道你为我的幸福哭泣吗?但我哀怜你那脆弱的心灵,只许你在我死后的几天里哭泣。过了那几天,你再哭就得用那贝壳来盛眼泪了。

  虽然我为此必须鼓足我的勇气来克服我的弱点,但我应该说我还是忠实地履行了她的劝导。

  我每天想哭时,总是拿起那无情的贝壳来阻止我哭泣。当我留神去用贝壳来阻止我流泪,便不再把我的注意力集中在使我哭泣的苦恼上面了,那真是个神丹妙药,很快就把我感情脆弱、好哭的毛病彻底给治好了。

                         【五六】 

  我因不忠实使她大为伤心,我对此十分懊悔,心想停止领圣体。我把我的这个决定告诉了她;她便给了我一张纸条:耶酥宠爱的小花啊!通过你那谦逊的心情,你已经把你的根子扎在泥土里了,这样也就够了……你应该开放你的花朵,把花冠仰得高高地,好让天神之粮像神圣的雨露降到你的花蕊里,给你增添力量,补充你缺少的养料。

  晚安,可怜的小花!请你求求耶酥,让那些为我病愈而作的祈祷,能把我的爱火燃得更旺,好把我焚毁。

【五七】

  领圣体时,我把我的灵魂比作一个三、四岁贪玩的小孩,因为与人打架,头发散乱了、衣服也弄脏了,真是狼狈不堪。但圣母玛利亚立刻来到我身边,把我的外衣脱掉,再把我的头梳好,系上漂亮的蝴蝶结,或者干脆簪上一朵小小的鲜花。这样我又被打扮得漂漂亮亮,可以毫不脸红地去参加那天使的盛筵了。

【五八】

  在病房里,我们一等她谢好圣体,便急于要跟她说话,并要她在灵修上作些指导。起初她有些不高兴,并委婉地责备我们。但她很快就让我们随意跟她谈话发问。她说:

  我想,我不该比我们的主得到更多的休息,当祂布道后进入旷野时,群众立刻去寻找祂,使祂得不到一点清闲。你们什么时候想来就来吧!我应当放下手里的武器,拿着圣神作利剑,那就是天主的话。

                          【五九】

  请对我们的灵修作些指导,我们该怎么做才好?

  ———心灵要十分诚朴,不要过于乞求助佑,很可能一开始得不到什么助佑。你们很快会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跟雅歌中的新娘一起说:╚守卫们剥夺我的外衣,还打伤了我;而我一离开祂们,就找到了我心爱的郎君╗。你们若谦逊地祈求,不焦急地寻问郎君在哪里,守卫们会告诉你们祂在哪里的,但往往在你们离开世人时才能找到耶酥。我不知多少次吟哦下面那节圣十字若望的神曲:

    从今以后

    别再给我派来

    不知任何向我诉说心愿的使者,…………………

    所有关心你的人无一例外,

    不断向我说起你千娇百媚,

    祂们的话却使我受伤更甚,

    而能致我死命的,

    尤其是那结结巴巴说不出来的美。

【六十】

  假如连好天主也见不到我的善工,当然那是不可能的,我也不会忧伤的。我爱祂,只求祂欢心,这就好像逼祂还报似的……我可不愿意那样难为祂。

  【六一】

  我若是富有的,见了饥饿的穷人不会不给祂吃的。在灵魂方面也一样,我见到有的灵魂处在地狱的边缘时,立了功劳,便把功劳让给祂们。我还没有对自己说:现在,我要为自己立功劳了。

                          【六二】

  有些人事事求全,对自己过不去,我正好相反,觉得什么事情总有它好的一面。如果我只有苦吃,一点也没有希望,我还是能从中得到快乐的。

                          【六三】

  凡好天主给我的,我始终是乐意接受的,那使我觉得不如别人得到的美好,还是一样。

                          【六四】

  我童年时在舅母家里,有人拿给我一本好看的书。我在看书中的故事时,发现书里对那个寄宿学校的女教师赞不决口,因为她很会做人,从不得罪人。我特别留意到书中是那样说她的:(她对这人说)╚你没错!╗又对那人说:╚你有理!╗那时我便想:我啊!可不能那样,什么时候都得说真话。

  现在我总是说真话。不错,我很为难,因为有人在你面前抱怨时,只要把错误推给没有在场的人身上那是很容易的,那样祂的怨气也会很快消失的。但我偏不那样做,我若因此没有讨好人,那就让它去吧!不愿听真话的人,就别到我这里来。

  要使训斥生效,必须具备充足的理由,即在训斥时心里不存丝毫偏私。

  不该把懦弱当作慈爱。有着正当的理由训斥时,就该坚持不可软下心来,感到为难。去抚慰受训斥而伤心的人有害无益。该随祂去逼得祂在人前毫无盼头,只有到好天主跟前认错,而谦卑自下。否则使祂养成习惯,每次受到应有的训斥,便要人去抚慰祂,就会像娇宠惯的小孩好跳脚号哭,因为祂知道那样一闹,妈妈就会来给祂擦眼泪的。

                     

  但愿圣神的剑,即天主的话在你的口中和心里。如果我们遇到一个令人头痛的人,别讨厌祂,也别放弃祂。要常用圣神的剑指责祂的过错;决不能贪图安逸,防过祂的那些错误。要坚持战斗,即使没有战胜的希望,仍要战斗。成败事小,要不停地战斗。即使战斗是很苦的,仍不能停止。不能说:╚我这对人毫无办法,祂不可理喻,只有放弃祂。╗唉,这是懦夫的话!我们应当坚持到底,尽到自己的责任。

                          【六五】

  过去,家里亲人有什么苦恼,我总设法加以安慰,但并不成功,我只有伤心地离去。但不久耶酥就叫我明白,我并没有安慰人的能力。从此以后,我见到家里亲人忧愁地回去,便不再难过,而径直地把亲人的忧苦托付给好天主,我觉得好天主应允了我的祈求。下次再去会客室时,我觉得情况正是那样。我有了这方面的体验后,我若无意之中伤了别人的心,我并不因此焦急不安,而是去求耶酥来弥补我的亏缺。

                          【六六】

  你对你得到了许多圣宠有什么看法?

  ———我认为天主的风是随意向那里吹的。

                           【六七】

  她对院长姆姆说:

  姆姆,我若真的背弃信德,或稍有不忠,便会感到恐惧而不能接受死亡了。

  院长姆姆听了她说那样的话显得十分惊讶,她接下来又说:

  我说的是那种因骄傲而背弃信德的罪过。比如,我若说:我有某种德行,并能修这种德行。我说:天主啊!你知道,我多么爱你,决不能容纳一点背弃信德的念头。我会立即受到最威吓的诱惑,而必将跌倒。

为了避免犯下那样的罪,我只有从心里谦逊到说:天主啊,求你别让我背弃信德!

伯多禄的跌倒,我完全能够理解。祂太依赖自己的一股热情,而不依靠天主的力量。祂若能对耶酥说:主啊!请给我跟随你到底的勇气。耶酥一定会给祂勇气的。

姆姆啊!我们的主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怎么不对伯多禄说:╚来求我给你成就志愿的力量吧!╗我想这给我们说明两点:第一点,耶酥与宗徒们生活在一起,只想用祂的生活教导祂们,而对我们,祂用圣宠的光照指引我们。第二点,祂就愿意体会到没有天主的帮助,人会怎么样?所以,在祂还未跌倒时,耶酥便对祂说:╚等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兄弟╗。那就是说,要把自己犯罪的经过告诉弟兄,们,要祂根据自身的经验,对祂们说:为了得救,全心依靠耶酥多么紧要啊!

【六八】

  我见她病了,心里十分难过,一再叹息道:╚人生好苦啊!╗但她听了马上对我说:

  人生并不苦,恰好相反,人生是欢乐的。你若说人生旅途是忧苦的,我能理解。人们把那要结束的称为╚生╗是错误的,只有天上不朽的才可称之为生,而我们从今世起已享受到那永生,所以人生不是忧苦的,而是欢乐的,欢乐得很!……

                     

她充满着令人高兴的喜乐。

好几天来,她的病好多了,我们便对她说:╚我们还不知你将来生什么病死呢!╗……

  ———但我因死亡而死,好天主不是会告诉亚当因什么而死吗?祂对祂说:╚你要因死亡而死!╗

———那么,死亡要来找你!

  ———不!不是死亡,而是好天主要来找我。死亡并不像图上所画的那样,是个可怕的妖魔鬼怪,而是如要理问答上所说的,灵魂与肉身分离。嗯,能跟好天主永远结合的分离,我一点也不怕。

                   

  天主好比贼一样,快要来偷祂喜爱的葡萄吗?

  ———我已在远处见到了祂,但我故意不喊:╚捉贼,捉贼!╗却招呼祂说:╚到这里来,到这里来!╗

  【六九】

  我会她说,一群身穿白衣、面带笑容、脸上发光的美丽的天使快迎接你的灵魂到天上去。她回答说:

  你所描绘的景象对我无用,我只能接受那真实的情况。天主和天使都是纯然的神体,肉身是见不到祂们的本体的。因此,我从来不求天主让我见到神异的特恩。我只求有一天在神视中永远享见天主。

  ———我曾求天主让我做个美妙的梦,一安慰我与你永别的痛苦。———哦,我可从来没有那样祈求过,我从来不寻求安慰。……

你既然要学我,你知道我是那样对主说的:

     祢别怕我来唤醒祢,

     地等着登上那天岸……

  在黑暗里、考验中侍奉天主多么甘怡啊!我们只有这一世才能凭信德生活。

  【七十】

  我能到天国去是幸福的,但是我每次想到主的话:╚我快要来了,我随身带着报酬,要按照各人的行为还报各人╗。我对自己说:祂遇到了我真叫祂为难了,因为我没有什么行为可提……

那好,祂就把按照祂的行为该还报祂的,用来还报我吧!

  【七一】

  ———你一定不会在炼狱里耽一分钟的,否则就没有人直升天堂了。

  ———哦,我可不怎么在乎!我对天主的审判总会是满意的。我若到炼狱里去,那好,我就像火篝里的三个希伯来人高唱爱情歌。

   【七二】

  ———你在天堂里将与瑟拉芬天使在一起。

  ———果真如此,我不学祂们的样子;祂们面见天主时用翅膀把自己盖住,我可不能让翅膀把我自己盖住了。

   【七三】

  我给她看一张表演圣女贞德在狱中受到天上慰问的照片,那慰问语是由她朗诵的 。她对我说:

  我在心里也听到安慰的话。圣人圣女在天上给我打气,对我说:╚当你还在缧绁之中,就不能完全你的使命,但等你死了之后,你就可上阵出征了。╗

  【七四】

  到了天上好天主将照我的意思行事,因为在世上我从来没有照我的意思行事。

  【七五】<, /o:p>

  有人问她等她升天后,祈求她时称呼她什么好。

  她谦逊地回答:叫我小德兰就是了。

  ———你将在高高的天上看顾我们,对吗?

  ———不,我将下来。

  【七六】

  我们还得提一下那件动人的事:

  在圣女婴孩耶酥德兰逝世前数月,我们在饭厅里念圣类思传。有一位老姆姆被耶酥会高卞内利神父与圣类思之间的深情打动了。她便对我们的小圣女说:

  ———你好比小类思,而我好比是高卞内利神父。你升天后别忘了我。

———姆姆,你就要我来接你吗?

———不,我还没有吃够苦。

———姆姆啊!我说你的苦已吃够了。

那位会名叫耶酥圣心,爱芒丝的老姆姆回答她说:╚我还不敢回答你……像这样重大的事,得征求长上的同意。╗

老姆姆真的向院长姆姆请示了,院长姆姆觉得没有什么大问题,就答应了她的请求。

在圣女临死的日子里,由于身体十分虚弱,讲话十分困难,老姆姆便把自己采的一束鲜花托看护病人的修女给她。她收到鲜花后,便坚决要求捎句知心话给老姆姆,以示感谢。她的话是:

———对耶酥圣心姆姆说,今天在弥撒中,我见到高卞内利神父的坟墓就在小类思的旁边。

老姆姆听了这话,十分感动地说:╚这很好,请对婴孩耶酥德兰说,我懂她所说的意思……

从此以后,老姆姆相信自己的死期不远了。果然,一年后她死了。

按照╚小类思╗的预言,╚高卞内利╗的坟墓就在她的旁边。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Copyright(C)2006 - 2017 xiaodel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delan.org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