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断头台慈父》圣若瑟•贾发束小传列表
·1.圣人遇着圣人 2.诞生 3.小圣人
·4.神秘的声音 5.初次领主 6.修士
·7. 达到目的 8.晋铎后 9.克苦肉躯
·10.监狱天使11.感化囚犯 12.断头台
·13. 超性的力量 14.在主的甜吻中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7. 达到目的 8.晋铎后 9.克苦肉躯
7. 达到目的 8.晋铎后 9.克苦肉躯
浏览次数:13 更新时间:2018-5-15
 
 

七 达到目的

由于修院没有空位,他无法到多理诺读书,于是仍然在基爱理继续研究哲学,并且参进本堂的辅祭团,在那里他很热心,他的哲学也以优异的成绩竟成功了,现在要继续读神学了。

多理诺的总主教说他热心超人,可惜环境暂时未许他入正式的修院,便特准他在新堡淹博的达沙诺大司铎的指导下攻读神学。他努力攻读了两年,同时还一边读着一边给同伴表现他的‘爱德’,这种爱德是天主的学术,是神学最纯粹的佳果,1830年,他领受了剪发礼,升了神品,因而获得某大司铎的产业让与权。

恰好那一年总主教在基爱理开办了一间初学院,培植出不少的神职人才,供应广大的主教区的欠缺与需要。他就在这新修院继续未竟的学业,在修院的生活是平淡无奇的,但多了一股热爱圣体和圣母的特点,他的学业有着神速的进步,操行方面被称为‘大有功劳者’,这句话不是过奖的,他在一切事情上确实暗中建着大功劳,同学们都异口同声的承诺他没有沾染过本罪。

他最后几年神学阶段是很有兴趣的,那时,圣教会把领神品的时期拉长了,使修士们能修更忍耐之德,更脱离世俗的事物,全心向主圣化自己。若瑟领受五六品时间,没有人能说得出他的热心。他是如此年轻,本来不易急速地领受神品,但末了,他超卓的德行,1833年在多理诺总主教的小堂,被祝圣为司铎,天主的司祭了。

这个新堡的青年很谦下的抖颤着脚步踏上祭台上去;他就在自己昔日领洗的圣堂内晋升为司铎。这圣堂是他最初接受主爱(领洗)的地方,初领圣体的地方,也是圣神父的地方。晋铎那天,信友们,兴高采烈地,他父母的眼睛流着喜泪,不断感谢天主!这是一个多隆重的庆祝啊!那时他感动的说:“我可爱的天主,今后您是我永远的产业了!”又说:“世人仅管追求需求,快乐光荣,和其他的一切,但我不要这一切,我不贪求世俗的事物,我只愿做圣人!”他委实是十分爱圣召的。

八 晋铎后

晋铎后,他深觉自己的学识,还不足以发展宗徒事业,于是到多理诺大修院去研究他所需要的,是天主要他成一位挽救众生的大神师。是天主教他加入了多理诺的司铎培养所,在神学博士瓜拉之指导下,力求上进。1834年他进了司铎培养所后,对瓜拉博士的教授法倾心诚服。他到死常住在培养所,天主引他到这块儿地方来,是特意把瓜拉博士的学识精神及其他完全传授给他,瓜拉一见了他,暗自庆幸着自己门下有这么一个高材生,说,:“我找着一个青年的能士了,如果人人都能像他那么有圣德,定然可以升天堂的。”

瓜拉博士年已老迈,对于教坛的生活渐感繁重,但他自己却非常欣幸,因为天主打发来的承继人,贾发束是那么美满的。贾发束进学六年之后就做了瓜拉的助教,后来又登坛替先生教授,天主第一步要贾发束,干的是做神学教授,和司铎培养所所长。他在多理诺的神职界人员中,担任着密切的,精细的,深刻的工作。他到死也常常干着这有益人灵的工作,许多主教区的新司铎被贾发束圣德威名吸引,争着投在他门下,贾发束也常把耶稣的美表来陶冶这些司铎,使他们成全。

他在新司铎跟前,处处以身做善表,举祭的时候好像天使。念日课很热心,用最热烈的生活发挥着传教事业,勤劳不懈,他是一位言而必行的导师。他的一生永不认识‘休息’,司铎们请他节制工作,注意健康,可是他说:“到天堂,我们大家才休息吧!”他每天的时间是紧迫着飞奔过去的,他从早到晚忙着教授神学管理人灵,祈祷。

他的祈祷更是突出的,他每天大部分光阴都是在圣体龛前消磨的,有时直到夜深,他还在主的跟前汲取天主的神光,超性的力量,他对于至圣玛利亚的慈爱有着一片恳切的孺慕热。他也效法圣母 ,常去亲近世上那些可怜的人儿,由于他虔敬圣母的七苦,获得了刻苦耐劳的力量。是炙热而无间歇的祈祷,支持着他脆弱的健康。据医生说,他的体力老早应该消耗枯竭了,可是他不但天天教授神学,管理司铎培养所,还辛劳的到处听告解,讲道理。他听告解是这么关心人的灵魂,教友们都乐意到他那里去告解。

在告解亭里,天主给他无上的神乐。虽然在最大难关上,他也能战胜恶魔,他所用的武器是守大斋克苦,他这两件常用的军器,是人所共知的,可是利用的人却并不太多。

九 克苦肉躯

在工作上勤劳不懈,在食物上力求节制,这两点他还不够,还用苦衣来刑罚自己的残躯;真的,他的仆人这么证实说:“他的衣服上常有血渍,我清楚的记得,他的衬衣上染过鲜血!”三十五年之后,培养所的洗衣妇也说:“许多次,我打开他的衣服看,看见腰间仍然有血斑,起初我不甚注意,以为那许是从疮患流出来的。其后,我每次拿着他换出来的衣服,都发觉沾有血污,于是我坦白的问他道:“怎的你的衣服染上血渍,你换了疮疾不成?”他有点难为情的回答:“你好像我的妈妈是的,我可以给你说,但我给你说的一切你却不要暴露出来,你该知道神父的腰上围着有刺的带子,名叫苦带,我的内衣上的血渍就是由这苦带而来的。”我说:“那么是很痛苦的吧?”他答:“当然有点痛苦,但为天堂该做点儿补赎。”我说:“院长你说什么?你也要做补赎吗?那么像我们一般的大罪人,不是要加倍的做补赎吗?”

圣人说:“你们可以拿日常的工作算作补赎工作,便是你们最好的补赎了,而工作便是最上的补赎了。”



上一篇:4.神秘的声音 5.初次领主 6.修士
下一篇:10.监狱天使11.感化囚犯 12.断头台上的神父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Copyright(C)2006 - 2018 xiaodel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