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格蕾丝的坏脾气 列表
·第一章 问题
·第二章 生病
·第三章 倾听
·第四章 上学
·第五章 宇宙万物
·第六章 暴风雨
·第八章 谎言
·第九章 悔改
·第十章 仆人敬听
·《坏脾气的格蕾丝》
·格蕾丝改不掉的坏脾气
·格蕾丝为什么快乐不起来
·格蕾丝闯大祸了
·格蕾丝改掉了坏脾气
·格蕾丝有好脾气了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格蕾丝为什么快乐不起来
格蕾丝为什么快乐不起来
浏览次数:2521 更新时间:2009-6-1
 
 

接下来的一星期竟然真的诸事平顺,好得出奇。格蕾丝不禁心中暗喜,这回总应该差不多了吧?其实,这些天根本没发生什么值得生气的事,好脾气还没经过考验,她就心里长吁了口气,渐渐放松了警惕。这一放松不要紧,坏脾气一点点又回来了。假如她有所警觉,加倍努力地控制一下自己,情况也许还有可能改观。然而当时的格蕾丝苦恼万分,却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这种对自己的深深不满伴随着对他人的极端挑剔,连温柔和缓的玛丽都怕她了,躲着她,不愿与她在一处。亲姐姐都躲自己躲得老远,格蕾丝更加绝望,难过到了极点。她心里清楚问题在哪儿,却找不到解决问题的答案。日子一天天过去,格蕾丝越发喜怒无常,沮丧极了,再也不愿尝试新的改进措施了。
  
这一切李小姐都看在眼里,纵有千般同情,她又能说什么呢?因为格蕾丝从没跟她谈过这些事,她又怎么好主动提供帮助呢?李小姐真是个细心的人,她一边为格蕾丝切切地祷告,一边留心找好机会,可以和她自自然然地谈谈,不愿让她觉得很突兀。
  
李小姐是个相当虔诚的基督徒,和对上帝没有什么热情的这家人同住,对她来讲当真是件不容易的事。这家人每逢星期日倒也都去教堂,时不时家里也读上一段《圣经》,但无非是做做样子,有口无心罢了。这样的一家人,对他们来说,上帝似乎是个非常模糊的概念,将来的永生好像更是遥不可及。雷蒙德先生在当地还颇受人尊敬,有看不惯的事他总要揪出来批驳一番。他生气倒不是因为人家得罪了上帝,只不过是他自己瞧不起那些人罢了。以世界的标准来看,他们一家有头有脸的,过得还不错,他也对自己相当满意。他倒也不是没想过将来要面对上帝的审判,可每当这念头闪现,他就立刻转念,我们都是挺好的人,也没伤害谁,大家都差不多,还要我们怎么样呢?
  
这一切李小姐心里再清楚不过,当初雷蒙德先生雇她的时候,她就听出话里的意思了。尽管委婉,但却说得够清楚了。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受到过多的宗教熏陶,过于虔诚对她们没什么好处。当然啦,信仰的话题也不是一点儿不能沾,但她还是能感到他强烈的回避倾向。然而李小姐并没有因此就避而不谈,相反,只要机会许可,她也会巧妙地引到这方面来。问题是,玛丽和格蕾丝似乎都对此兴趣不大,连小艾琳也不是很爱听。李小姐为人比较谨慎,一般不会往深里继续说。但她没有灰心,仍然为这一家人切切祷告,自己也是清心谨守地活在上帝与人的面前。一年快过去了,还是没有什么显著的进展。她倒能平静地面对这一切,尽当尽的责,把凡事交在上帝的手中,深信自己的努力不会白费,到了时候必要收成。

  “
玛丽,来呀!玩老鹰抓小鸡好不好?一天下午,格蕾丝提议,我知道你做完作业了,我也刚刚做完。
  “
我其实挺愿意玩的,格蕾丝,姐姐答道,可你一输了就气得要死,假如我让着你,你又说我把你当孩子逗。我没一点儿兴趣玩这游戏,怎么都不成。我还是别玩了。

  “
不玩就不玩!格蕾丝立刻顶回去,下次你要玩,别怪我不理你!

  “
只要你别气我,我当然不怪你,玛丽说,如果你想吵架,对不起,请找别人。我去妈妈那儿,没空陪你。玛丽拿起几本书和做活计的小篮子扭身走了,只剩下格蕾丝一个人在房里。

  
一想到玛丽不理自己,格蕾丝心里就好气。她窝在沙发里,郁郁不乐地琢磨来琢磨去。为什么会这样呢?我真是搞不明白,为什么我这么不快乐?肯定是因为这个急脾气。但我也没办法啊,她们该更容忍我一些才是。我这么努力地想改,她们想必也看见了,一时半会儿改不了,就不能忍耐一下吗?不公平,太不厚道了,她们要是爱我,能这么对我吗?这种想法,实际上就是迁怒于人,自己不开心都是别人的错,却不知检讨自己内心所存的恶念。顺着这个思路下去,格蕾丝就觉得别人都对她过于苛刻了。这样不公平!她气得要命,心里又难过,眼泪止也止不住,落了下来。
  
格蕾丝趴在沙发扶手上,用手帕捂住了脸,痛痛地哭了,却没料到有双温柔的手抚上她的肩头。怎么了,亲爱的格蕾丝?她抬起头来一看,原来是李小姐,温柔的双眼关切地望着她。骄傲与怨怼在这样真实的怜悯面前也会冰消雪融吧?
  “
亲爱的,为什么不高兴呢?李小姐又问道,我能帮你吗?跟我说说,看看你能不能好过些。她把椅子拉近,轻柔地握住格蕾丝犹豫的小手。
  “
其实没什么!只是没精神,情绪有点儿低落而已。格蕾丝说着,脸有些发红,真正的原因她不愿意讲出口。
  “
为什么没精神呢,宝贝?知道原因吗?一定有原因的。人总不会为了流泪而流泪,除非他不太正常,或是打定了主意非要生气不可。你总不会是这样吧?
  
格蕾丝没做声,只是不住地绞弄自己的手绢。李小姐看她其实听得仔细,就换了轻松的口吻。

  “
来吧,我们找找看,到底是什么让你不开心,一旦找着了,剩下的就好办了。然后她顿了顿,脸色稍微严肃了些,知道吗,亲爱的格蕾丝,你的痛苦或许有成千上万个理由,然而追根溯源其实都是一回事———都是因为罪。
  “
真的吗?格蕾丝一听这话,有些不解,难道说朋友遭了不幸或亲人去世,为他们悲伤也是罪吗?

  “
哦,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正相反,看到我们所爱的人受苦离世,不为他们难过倒有罪了。可是,亲爱的,又是什么使得死亡和愁苦进入了世界呢?

  
这一处经文格蕾丝是读过的,她记起来,答道:“‘死是从罪来的。可是,她想了一想,这又跟我情绪低落和不开心有什么关系?

  “
别急,你可能还没搞清这个问题的关键,李小姐柔声说,你知道吗?世上其实只有两件事会使我们难过:要么是外面的人或物离开了我们,比如财产的损失、朋友的去世,或者有别的原因从此天各一方;要么是我们内心里有什么心结难以解开。也许你会说外面身体的疾病也往往会导致内在心灵的沮丧,但是,她笑了,看着格蕾丝红扑扑的脸蛋和亮晶晶的眼睛,我们今天不谈这个,因为这并不适用于你的情况。格蕾丝,好好省察一下你的内心,是什么原因使你痛苦呢?难道是缺少外面的好处和福气吗?看看你的生活,物质上那么丰富,哪件事可称得上艰难,需要长久地忍耐呢?你经历过大的不幸吗?或是那种钱根本解决不了的事?我想你还没有经历过亲人的离世,对吗?

  “
你让我觉得有点儿羞愧了,我这么不知足,格蕾丝坦白地讲,可没有办法啊!我不是不知道要感恩,要喜乐,学会知足,然而我还是没法快乐起来。

  “
那么好,亲爱的,你看,你的忧愁并非来自外面,咱们就要从心灵里面找找看了。你愿意这么做吗?我可以帮助你。

  
格蕾丝有些犹豫。她虽然对这个话题挺感兴趣,却不由自主地退缩了,不愿再深究下去,自己也无法解释为什么。不是她没听懂李小姐的话,而只是难以相信她所说的可以适用于自己的情况。跟许多年纪大些,更有智慧的人一样,她承认人的确是罪人,但这只是广义上的一种说法,并不认为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罪人。即便偶尔心里有一丝微光闪现,照明自己的本相,但就会有一千个理由立刻浮出水面,为自己辩护。我有缺点不错,但也有优点呀!至少比那些装模作样的人强点儿吧?谁没个缺点、小脾气什么的?我也一样啊!所谓敬虔人,不过装装样子罢了,还说什么每个人都是罪人。我一点儿也不比他们差,没错,准是这样的。格蕾丝一直抱着这种想法,真理的光便难以照亮她的心。她也不是没想过末日审判的可畏,只是一想就极力地抵挡,急着忙着把这事从脑海中忘个干净。《圣经》里不是说上帝大有怜悯吗?我已经尽力了,还要怎样呢?再说,耶稣来是为罪人死,他怎会忍心惩罚我呢?

  “
你还没回答我呢,格蕾丝,李小姐说,打破了几分钟的沉默,你真的不想花点儿力气找出问题的根源,解决它吗?还是你不愿我帮你?如果是这样,我还是走吧,我并不想把任何东西强加于你。

  “
哦,不!李小姐,不,不是的,格蕾丝忙说,平生第一次,她这样地认真,如果你能帮我,那真是太好了。我真的想克服心里的骄傲,审视自己的动机呢。

  “
真的,亲爱的?李小姐太高兴了,我当然会帮你。在开始之前,请先把自己的骄傲与偏见暂且放在一边,无论我说什么,你拒绝相信之前先仔细地听,好好想想。咱们别着急,多的是这样的机会,就你跟我,可以坐下来好好聊聊,好吗?现在容我问一句,你刚才说,心里的确总有些东西使自己不快乐,是这样吗?

  “
对,格蕾丝说,经常的事。刚才我不高兴是觉得根本一个爱我的人都没有。

  “
现在知道那只是你觉得而已了。李小姐笑了笑,先别忙着痛苦,也别继续琢磨这个莫须有的觉得本身,先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事让你觉得没有人爱你呢?

  “
我有点儿怕,格蕾丝也笑了,我觉得自己不配得到任何人的爱,至少刚才是这样想的。

  “
这种情绪是不是也会时好时坏呢?

  “
当然,难道你没看出来么?格蕾丝没想到她有此一问,脸红了,又说,你应该比别人看得更清楚才是啊,我有时候特别的恼火,有时候就好一些。

  “
你说的是从一个实际的角度看这个问题,李小姐笑吟吟地望着她,可你的回答不是我想要的。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认为你的心、你的脾气秉性,有时候比其他时候要好一些,更圣洁一些呢?

  “
怎么这么问?当然,肯定是这样啊。不然为什么,我有时候举止言行就稍微好点儿呢?

  “
那是因为你没碰上什么事招惹你的脾气!比如说吧,今早艾琳打翻了墨水瓶,把你的作文本都染蓝了。如果这事发生在一小时以前,你正安安静静读着书,你就能少生点儿气吗?

  “
我想不会,格蕾丝迟疑一下,不由得多想想,好像我的脾气换个时间还是一样的糟。可我不明白这能说明什么呢?

  “
亲爱的,这说明,你的不快乐是由罪引起的。刚才你说自己没精打采,是觉得没有人爱你,这么想又是因为你觉得自己不配得到人的爱。你觉得自己不配,其实就是等于说你有了错,而这个错,不管是大是小,就是罪了。

  “
别说什么的,格蕾丝不高兴地反驳道,你这么说好像一个小错都成了大罪似的。我清楚得很,自己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但很快就过去了。人家说我心眼儿挺好的,我也在努力改进啊!

  “
假若你的心是善的,里面怎会发出怒气呢?而且你的怒气还总是不断。好树怎能结出坏果子来呢?甜的泉眼里会涌出苦水来吗?

  
格蕾丝不语,李小姐接着说道:记得耶稣曾经说过吗,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和刚才我提到的,凡树木看果子,就可以认出它来。你既承认心里长出恶的果子,那么这颗心本身会不会也是恶的呢?

  “
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吗?格蕾丝立刻说,她已经开始不耐烦了,你说你想使我快乐一点儿,可你一直在不停地让我相信我是个一无是处的坏人。你是想让我快乐吗?我才不相信你的话呢!

  “
格蕾丝,我是真的希望你快乐呀!之所以要让你看清自己心中的罪,是因为只有这样你才会愿意寻找一颗的新心呀!

  
格蕾丝气坏了,猛地抽回手,李小姐愣了愣,有点儿不知所措。她实在不愿惹怒格蕾丝,但也真不愿放弃这么好的一个将真理带到格蕾丝面前的机会。沉默了几秒钟,她又开口道,再一句话,格蕾丝,之后你若累了或不想听了,我就不讲了。你记不记得耶稣曾经教导我们,若对人动怒就犯了那条不可杀人的诫命?至少在我们心里已经杀了那人,只是上帝的恩典没让我们做出犯罪的行为来。

  “
难道你是说,格蕾丝被李小姐严肃的口吻吓住了,在上帝眼里,一个情绪化的人就跟杀人犯一样?!

  “
不,不!我的意思是,因着上帝的恩典,我们才没有成为杀人犯。希望你能明白,即使我们没有像有些人那样做出穷凶极恶的行为,我们内心也是一样毫无良善。其实这个罪的毒根,每个人心里都有。

  “
格蕾丝!格蕾丝!你在哪儿呢?是小艾琳的声音,啊,你在这儿啊,妈妈找你呢!李小姐,如果你现在没别的事,妈妈说你也可以来,我们一起出去骑马。

  “
好好想想我说的,格蕾丝。她们上楼去取帽子时,李小姐又在格蕾丝耳边轻轻地追了一句。格蕾丝没有回答,却在心里暗自发着狠,非得找点儿证据来反驳李小姐不可。

  
李小姐呢,很高兴,终于找到机会让格蕾丝可以仔细想想这个事。然而她也有些担心,跟格蕾丝如此坦白地谈这个话题,雷蒙德夫妇会不会不高兴呢?可是,她暗自思忖,他们倒也没说绝不可以和孩子们谈这方面的事,而且尽力影响她们走上爱上帝的道路,也是自己应尽的职责。哦,假如格蕾丝能信上帝,以她这般聪颖的天质,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有用的人。否则像目前这样下去,一味的任性,她的生活肯定会一团糟。靠她自己的力量去努力改进也是行不通的,只有寻求那高于她的力量才成啊。我得和雷蒙德夫妇俩好好谈谈,在家里开个主日学的课程。既然他们不让孩子们参加教会的主日学,那就在家里学好了。我敢肯定他们不会反对的,上个星期天他刚说了姑娘们得有些这方面的教导呢。她打定了主意,心里渐渐平静了下来。
  
当晚,李小姐便有个机会提出了这个请求。通常,只要雷蒙德夫妇在家,李小姐和孩子们总要和他们一起度过晚上的时光。那天晚上,孩子们都去睡了以后,雷蒙德太太仍和李小姐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她也注意到格蕾丝最近的脾气越来越差,不由得发起愁来。
  “
格蕾丝这脾气真得改改了,雷蒙德先生插进话来,我希望,李小姐,你多教教她,让她学学你的柔和。
  “
李小姐其实已经尽力了,雷蒙德太太说,她对李小姐倒是很体谅的,如果她根本不想学,怎么教都没用。

  “
哦,不,我能有什么力量改变她呢?李小姐轻声说,一个人的改变只有倚靠上帝的力量,让他去改变人心,让这颗心愿意忍耐和谦卑,靠自己努力是不行的。上帝不但有能力,而且有恩典,一定会将改变的大能赐给那些诚心寻求他的人。

  “
我觉得只要格蕾丝愿意,她完全可以成为一个性格乖巧的好姑娘,根本用不着把自己弄成个苦哈哈的宗教徒。雷蒙德先生有点儿冷淡地说,什么我们不能弥补自身的过犯啦,这样的说法除了毁掉人的自尊、自信之外,还能有什么用?

  “
格蕾丝不是没试过,我都看在眼里,李小姐说,可遗憾的是,没过几天她就故态复萌了,还是老样子。

  “
那是因为她没有坚持下去,还没有养成习惯。雷蒙德先生这样解释。

  “
可是,李小姐说,这种坚持不正说明我们需要一种高于自身的力量吗?
  “
让父母高兴,自己也快乐,难道这些还不足以成为坚持下去的动力吗?雷蒙德先生有自己的一套想法。

  “
可到现在,这些动力的效果并不显著,我们为什么不再去寻求一个更强的动力呢?李小姐问道。
  “
那么你想给她什么样的动力呢?
  “
讨上帝喜悦的动力。

  “
我当然希望我的孩子都愿讨上帝的喜悦,雷蒙德先生说,但若把这个强加于她们可不行。

  “
我也不想这样,李小姐听了这话,隐隐有一丝难过,我已经很小心地避免了。实际上,恐怕我太小心了,以至于落到另一个极端去了,该说话的时候,我却没有说。

  “
哦,其实李小姐这方面做得相当好了,雷蒙德太太诚恳地说,虽然她也许言传不足,但却是身教有余呢!

  “
亲爱的李小姐,请你千万别误会,我刚才的话并不是指责你。雷蒙德先生赶忙说,坦白跟你讲,现在咱们彼此熟悉了,但在以前,我把你归到我比较讨厌的那一类人里去了,就是自以为十分敬虔,却整日告诉别人这个世界不过是忧愁凄惨的荒凉地,人活在当中注定是无奈,一切的欢乐都是罪过,万万不能粘什么的。这真是个误会,请你原谅我。

  “
没什么的,李小姐笑了,但请容我问一句,如果当时您对我有这样的印象,为什么您还给我这份工作,让我有机会影响您的孩子呢?

  “
最主要的原因就像你刚才说的,我也怕她们走到另一个极端里去,若给她们找一位没有信仰的老师,这方面的影响就一点儿也没有了。你刚才讲到敬虔,迄今为止我所见过的敬虔之人全都凄凄惨惨、灰灰沉沉的,无一例外。所以我犯了个错误,把你也划归他们一类了。实在得向你道歉,请原谅我以往的偏见。你跟他们不同。也许日后我真的会相信,敬虔的生活与发自内心的喜乐,二者并不矛盾。

  “
更确切地说,李小姐有点儿动情,真正的敬虔一定会从内心发出喜乐,真的是这样!哦,我们已经谈得离题太远了,可以接着说说刚才的话题吗?我有一个提议,已经考虑很久了,从刚才的话来看,也许您会赞成呢。

  “
我得先知道是什么提议,我猜是和孩子们有关的,对吗?

  “
对,李小姐答道,尽量用最简要的语言讲明自己的想法,就是,每逢星期日可以在家里跟孩子们一起学习《圣经》,给她们一些信仰上的指导,因为我明白一些您对信仰的观点,所以没有您的同意,我们就没有上《圣经》课。

  “
你怎么不早点儿提出这个建议呢?我不可能反对的,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啊!雷蒙德先生看起来很高兴,李小姐松了口气,一直担心他们会反对呢,现在总算一块石头落了地。道过晚安后,她也回房休息去了。

 

上一篇:格蕾丝改不掉的坏脾气
下一篇:格蕾丝闯大祸了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Copyright(C)2006 - 2018 xiaodel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