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加尔默罗修会圣人列表
·1 会祖圣厄里亚,先知
·2 圣女大德兰 St. Teresa of Avil
·3 圣十字若望 St. John of the C
·4 圣女小德兰 St. Therese of the
·5 安地斯圣德兰,贞女 (St. Teresa
·6 圣十字.德兰本笃,殉道 (艾笛.
·7 真福方济.博道 (Blessed Franc
·8 真福圣三丽莎 (Blessed Elizabe
·9 圣若瑟的圣纳福.卡林诺夫斯基福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2 圣女大德兰 St. Teresa of Avila (1515-1582)
2 圣女大德兰 St. Teresa of Avila (1515-1582)
浏览次数:4932 更新时间:2010-1-19
 

节日:10月15日

  

圣女大德兰是加尔默罗会的改革者与神秘经验者。她是一位极有人情味和勇气的女子。她在祈祷生活上亲身体验过不少的历练,当她更深地归化之后,她能有效地帮助人归向天主。在开始革新加尔默罗会以后,她写书帮助在祈祷路上的同会姐妹及其他的人。她的闻名著作有:生命史、全德之路、灵心城堡和建院记。她的写作富于人性、诙谐,行云流水般的风格,深受各界的喜爱和推崇。或许可以这么说,她写下了最完备详明的灵修历程,从祈祷的初步觉醒到和天主深奥的结合。她也是基督至圣人的神学家,她一而再地强调,无论我们的祈祷达到何等的高境,我们都不能放弃基督的人性。现今的新世代,弥漫着许多的暧昧不明,她的著作是最佳的解毒剂。

圣女大德兰于1582104日逝世于奥尔巴。1662312日被教宗国瑞十五世列圣品。1970927日教宗保禄六世册封她为教会圣师。

  生平

早年生活

圣女大德兰家庭的起源可追溯到托利多和奥尔梅多 她的父亲亚龙索·赛佩达,是托利多的商人若望·桑彻斯·托利多 和出身于托尔德塞利亚 )的伊内斯·赛佩达之子。若望把事业迁到亚味拉,在那里促成儿女与贵族联姻。1505年,亚龙锁和佳琳·佩索·恩娜结婚。佳琳生了两个孩子以后,于1507年去世。两年后,亚龙索和年仅十五岁的贝雅翠丝·奥玛达结婚,她就是大德兰的母亲。

1528年,大德兰十五岁时,母亲过世,留下了十个孩子,大德兰是“其中最得宠的孩子”。她的个子中等,身材稍粗大,而非瘦小,大致说来相当匀称。年轻时颇负美女盛名,直到晚年仍风韵犹存  。她的个性外向,态度热情活泼,易于适应各式各样的人和环境。她擅长写作、缝纫和家务。她的勇气与热情很容易被激发,幼年时发生的一个事件,流露出她的这个特性:七岁时,她和哥哥罗德里戈离家,想去摩尔人地区为基督殉难斩首,但被伯父阻止,因为正要出城时碰见了伯父,而把他们带回家去 。大约十二岁时,这种虔诚的热心稍减,开始喜爱发展自己的本性魅力,也爱看骑士小说。她特别爱姑妈埃莱维拉夫人 的孩子,即梅希亚斯家的几位堂姐,也有些想结婚。这些奇思幻想使她的父亲不安,并且加以反对。当她处在这个危机中,母亲在这时过世了。大德兰感到很痛苦,又觉孤单,于是祈求荣福童贞做她的母亲。她的父亲眼看着女儿需要明智的引导,遂把她交托给奥斯定修会恩宠圣母修院的修女,时为1531年。

 

修道

玛利亚·布林塞诺修女是修院寄宿学校教友学生的负责人,由于她的影响,帮助大德兰恢复热心的信仰生活。大德兰开始质疑,自己是否有做修女的圣召。1532年底,她回家休养身体,并到在卡斯特来诺 的姊姊家小住。读圣热罗尼莫的书信,促使她达到进入修会的决定,但她的父亲并不答应。那时,她哥哥也是她的知心好友罗德里戈,正预备乘船前往南美洲的理约·普拉塔  参战。于是大德兰决定逃家,她说服另一位哥哥和她一起走,以便双双领受修道会衣。

1535112日,大德兰进了亚味拉加尔默罗会的降孕隐修院,在那里有她一位好友胡安娜·苏亚雷斯 ;她父亲认命接受了这个事实。第二年,她领了会衣,开始全心专务祈祷和补赎。发终身愿后不久,她得了重病,虽然接受治疗,却一直没有起色。最后实在没有办法,父亲送她到一个小村庄贝塞达 求助于全卡斯提尔有名的一位女治疗师,但她的健康情形并没有改善。1538年秋天,她离开贝塞达,住在豪第哥撒  ,她叔叔伯铎·赛佩达 家,叔叔给她阅读方济·欧苏那写的“祈祷初步,她说:“我不懂如何在祈祷上进步,也不知如何收心敛神,所以我从中得到许多满足,并且决定要全力随从这条道路。”

大德兰的病不但没有痊愈,甚至愈来愈严重。15397月,父亲把她带回亚味拉。815日那天,她陷入严重的昏迷,大家都以为她将不久于人世。四天后她醒过来了,然而双腿却痲痹了三年。她把完全的痊愈归功于圣若瑟。痊愈后,她的灵修生活进入一段平凡的时期,但她丝毫不放弃祈祷她的困难在于不了解:不用想像,她的灵魂可以直接达到默观。在长达十八年的这个阶段中,她曾有短暂的神秘经验。但她因强烈渴望别人的赞赏而遭到抑制,最后在一幅“遍体伤痕的基督”圣像前,她得到悔改的经验。 这悔改驱逐了妨碍她灵性发展的自我中心。

因此,三十九岁时,她开始享有天主在她内临在的活泼经验。然而,把这些恩惠与她的行为对照起来,她的行为显得不够拘谨,未达当时的克修标准,以致引起某些误解。她的朋友,如方济·撒塞督和加斯帕·达撒认为她的恩惠是魔鬼的作为 耶稣会士迪艾哥·塞提神父,鼓励她继续做心祷并默想基督的人性,带给了她安慰。方济·波日亚神父1555年听她的告解,对她说,天主的圣神在她内工作,要她专注基督的苦难,不要抗拒那些在祈祷中的出神经验。

尽管如此,当神恩增加时,她还是必须忍受不被信任,即使是她的朋友们亦然。她的神师普荣达诺1558年离开亚味拉,由耶稣会士巴尔大撒·阿维利继续指导她。不知是出于谨慎,或有意探测她的心神,他对大德兰说,别人都确信她的神魂超拔和神见都是魔鬼的工作,她不该这么常有这些通传的经验,这话使她非常痛苦 另一位暂时来听告解的神父,一听到她报告说有一个神视,她不断地看见基督,就告诉她那显然是魔鬼,命令她划十字圣号,嘲笑那个神视然而,天主不断安慰她,赐给她神箭穿心的恩惠15608月伯铎·亚尔刚大拉安慰她说:“继续做你所做的吧!女儿,我们都遭受这样的磨难。”

 

改革者

她的伟大改革工作始于自己。她许愿永远循行更成全的道路,决心定志,尽其所能,完善地遵行会规但是,降孕隐院的氛围不太有利于大德兰的向往,无法度更成全的生活方式。15609月的一个晚上,一群人聚在她的斗室,从加尔默罗会的原初传统,以及圣伯铎·亚尔刚大拉的赤足革新修会得到灵感,提出创立一个隐修式的修道院。起初,她的告解神师、加尔默罗会的省会长和其他指导者,都鼓励她的计划然而,当这个提议在城里流传开来,反对的声浪迭起。省会长改变了心意,告解神师从中退出,她的指导者也站在反对的阵营。

然而,六个月之后,当耶稣会的学院院长换了人,她的神师阿尔瓦雷斯神父予以赞成。大德兰立刻教她的妹妹胡安娜和她的妹夫若望·奥瓦列 在亚味拉买一栋房子住进去,就好像是为他们自己买的一样这些策略是必须的,为的是当这房子准备改建作新修院的,可以消除降孕会院修女们导致的困难。

因为一位富有的贵族夫人再三邀请,省会长派大德兰去了托利多,在那里,她接受了圣伯铎·亚尔刚大拉的拜访,他自愿担任一位协调者,向罗马请求创立修院所需的许可。在那里时,大德兰也接受了一位圣善的加尔默罗会士,玛利亚·耶培斯修女的来访,她刚从罗马回来,得到许可建立一座改革的修院,她提供大德兰一个新见解,即在她自己的团体所采取的贫穷方式。在托利多,她勉力服从告解神师,完成她自传 的初稿。

15626月底,大德兰回到亚味拉,准许创立新修院的教宗敕令送达,注明的日期为156227日。接下来824日,建立了这座奉献给圣若瑟的新修院,主教的代表麦斯楚·达匝主持奉献感恩弥撒。四位初学修女领受赤足加尔默罗会的会衣。亚味拉城的居民和降孕会院的修女强烈地反对。降孕会院的院长命令大德兰返回修院,在那里,省会长安琪·撒拉匝愤怒地责斥她,因她将新建立的修院置于主教管辖之下,但听了大德兰说明原委后,省会长的态度软化了,甚至允诺要协助平息众怒,并准许她在事情平息之后回到圣若瑟会院。825日,亚味拉的议会讨论创立新修院的案子;830日,城里的领袖召开大会。大会中,唯一发言反对愤慨群众的是道明会士多明各·巴涅。诉讼随后呈上皇家法庭,但在1562年年底以前,省会长授权建院者耶稣德兰回到她的新会院。接下来的五年,是大德兰生命中最平静的日子。就在这段期间,她写了《全德之路》与《雅歌的沉思》。

 

建立

15674月,加尔默罗会总会长罗斯神父拜访大德兰,批准她的革新工作,命她与亚味拉降孕会院几位修女一起建立其他修院。也许可她为愿意改革的男会士建立两座会院。大德兰的扩展工作始于创立梅地纳会院,时为1567815日。随之创立其他会院:1568年在玛拉冈与瓦拉多利,1569年在托利多与帕斯特日纳,1570年,在撒拉曼加,1571年在奥尔巴。1569年,她到托利多去,经过杜鲁耶洛,圣十字若望和耶稣安东尼神父已经于156811月在那里成立第一座赤足男修会的修院;15697月在帕斯特日纳,她又建立第二座赤足兄弟会的隐院。

这些创建之后有段休止期,在这期间大德兰担任亚味拉降孕会院院长,这是宗座视察员道明会士雷卡德指派的任务。她很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又必须面对团体方面的强烈反对。然而,在修女们的告解神师圣十字若望的协助下,她大大地改善团体的灵修状况。1572年,1118日,当她从圣十字若望手中领圣体时,她得到了“神婚”的恩宠。

由于奥尔巴公爵夫人的邀请,她于1573年初在奥尔巴住了一些日子,之后又去了撒拉曼加,安排建立会院的事宜。那年八月,奉耶稣会神父热罗尼莫·利帕达之命,她开始写《建院史》。1574319日,她在塞谷维亚建立一座会院,因为和艾伯利公主起冲突,帕斯特日纳的修女已迁到那里。这标示着第二波建立会院的开端。15752月,在塞谷拉的贝雅斯建立了下一座会院。她在这里遇见热罗尼莫·古岚清,是在安大路西亚担任宗座视察员的修会会士,他命大德兰在塞维亚建立一座会院。主教反对,大德兰乃在157611日派了安纳·亚伯特修女去卡拉瓦卡,以她的名义建立一座会院,塞维亚的会院则延到同年63日才建立。

 

介于“非赤足” (O. Carm) “赤足”(OCD)会间的危机

修会总会长罗斯神父不许赤足弟兄进入安大路西亚,在这事上他反对大德兰与古岚清。1575年在碧山城召开的大会中,明令赤足男修会退出安大路西亚,并命令大德兰本人退隐于一座会院中。总会长任命热罗尼莫·特斯达多)为赤足弟兄的首领。当非赤足与赤足修会间的冲突白热化时,大德兰着手写了《视察赤足隐修女》,是《建院史》的一部分,以及她最杰出的作品《灵心城堡》。

赤足兄弟会的护卫者教廷大使尼古拉·欧曼尼多,于1578618日过世,他的继任者斐理伯·谢加对他们不太有好感。圣十字若望被囚禁在托利多。赤足兄弟会相反大德兰的意愿于1578109日,在奥莫多瓦召开大会。教廷大使取消大会,并以敕令命赤足兄弟会,归属于使他们困扰的非赤足省会长权下。国王介入这个事件,指派四个人去劝导教廷大使,其中有道明会士雷卡德。正当协商进行到把赤足兄弟会从非赤足兄弟会中区分出来,建立一个赤足会省时,安琪·撒拉匝被选为赤足修会的代理总会长。

大德兰转而再度视察修院,并继续建立新会院。1580225日,她授会衣给维拉奴瓦会院的建院修女们。根据注明日期为1580122日的宗座特许状 Pia consideratione上的记载,命令赤足修会建立另一个会省。158133日,赤足会于亚尔加拉召开会议,大德兰支持的热罗尼莫·古岚清被选为第一任省会长。大德兰建立的最后一批会院是:1581年在帕兰西亚与索律亚,1582年在布哥斯;以及1582年最困难的革拉纳达会院,她把这座会院交托给可敬者耶稣安纳姆姆。

大德兰的遗体安葬在奥尔巴,教宗保禄五世于1614424日册封她为真福,1617年,西班牙议会宣布她为西班牙主保。教宗国瑞十五世于1622年将她与圣依纳爵·罗耀拉、圣方济·萨威、圣依西多和圣斐理伯·乃立一起列入圣品。

 

训诲与著作

圣女大德兰的斗室,她在这里写了《全德之路》

在圣女大德兰的作品中,有三部著作可谓其灵修教诲的宝库:《自传》、《全德之路》与《灵心城堡》。然而读者必须审慎,不要陷于诱惑,草率地综合这三本书的道理,因为圣女大德兰不同的灵修生活阶段,写出她个人的经验。例如:《自传》中关于祈祷的教诲,与《灵心城堡》中的就不同,这两部著作前后相隔十多年之久,这期间,由于更丰富的经验,大德兰已达到更成熟的灵修高境。

《自传》原本是向神师叙说其灵修状况而写的,后来范围加大,读者也增多。第十一章到后来附加的廿二章专论祈祷,虽然其他祈祷的注释与例子,散见于其余的廿八章当中。大德兰以引水浇灌花园的比喻来描述祈祷生活的不同阶段。“第一种水”是费力从井里打水,装在桶里提到花园里;这是指由显然的大罪中获得释放的初学者,他们修行推理的默想祈祷,虽然常常感到劳累和乏味。详细谈论了默想的严格意义之后,开始谈“第二种水”之前,大德兰简短地提到“自修的”默观。到了第二阶段,园丁用辘轳和水桶打水;大德兰在这里指的是“宁静的祈祷”,这是天主的恩典,这人的祈祷开始有了被动的经验。第三种灌溉的方法是使用溪流或河水;大德兰注意的是“官能的睡眠”。虽然当大德兰在写《自传》时,认为在祈祷的进展中,这是个很重要的阶段,但后来在《灵心城堡》,却视之为比较有深度的“宁静祈祷”而已。第四个灌溉的方法是天主的恩赐:甘霖沛降;大德兰用这个比喻来形容在祈祷中结合的境界,那时,灵魂显然是被动的。

大德兰的《全德之路》是写给修女们的,教导她们在独居生活中修持的主要德行,详加阐明修行祈祷,并使用天主经来教导更深度的祈祷。这部书可说是圣女在克修教理方面的登峰造极之作。

《灵心城堡》在整体的灵修生活上,是成熟的德兰灵修学派思想的主要根源。书中最强调的是祈祷生活,但也涉及其他的因素,例如:使徒工作等等。灵心城堡如同人的灵魂,天主圣三居住在其中心。祈祷的增长,就像穿越不同城堡的住所,逐步渐进,由城堡的最外围逐渐深入光辉灿烂的中心,使人能进入和天主更亲密的境界。当人达到他今世得蒙与天主结合的程度,他就在自己的“中心”,换句话说,他是天主的儿女,他也是人,两者整合为一。城堡的每个住所,代表着祈祷生活进展的不同阶段,对人生命的其他各阶段都有其后续的影响。

 

大德的默理想

梵二大公会议及教宗保禄六世主张:“男女会士有责任忠于创会者的精神,忠于他们的福音宗旨和圣德典范 。”若要在教会内完成修会生活的适当革新,最明确的标准,在于比较创会者的精神和大公会议的文件,一切献身生活的关键都在于此。

圣女耶稣德兰“超群绝伦,是受天主上智深爱的女儿,她是涓涓溪流,流入源头,她是灿烂光辉,导向光明。她的光明是基督,基督是智慧的导师,是她学习真理的生命书;基督是天上的光明,她祈求这位真理之神,愿能奉祂的名讲话,也愿祂导引她的笔。”“圣女耶稣德兰仍然活着,今日的教会内,依然回响着她的声音 ”,“逝世四百周年后,她满被教会的荣光,展现在我们面前。”教会宣封她为圣师,希望唤起我们注意她所传达的信息,使她更能在德兰修会家庭内,及在全世界完成她那众所公认的使命。

我们简洁地比较大公会议文件和德兰著作,两者对某些观念的解释,将会证实上述所言之真实。

神圣公会议说,会士身分的定义是“藉圣愿或其他相似性质的神圣约束,基督徒自愿遵守前述三项福音劝谕,即完全献身于事奉天主,事奉至极深爱的天主。”

个圣神恩,及革新的最初感,都自同一根源:天主,这爱襄括一切,充一切,征服一切。天主是圣德兰最爱的净配,她的灵魂深爱着祂,为了祂而舍弃世上一切享乐。她愿穷毕生之力爱祂;她乐于忍受天下万苦,盼能在永恒的喜乐中,享有对主更深一级的爱。天主俯视了她的渴望,使她觉察到自己内,对天主的爱日益不断成长。她多年祈求,解除引她离弃热心爱德的一切障碍。于是,天主开始日渐频繁地把自己通传给她,赐予她最崇高的恩宠,竟至让她体会到自己内“对天主的爱如此强烈,我不知道是谁灌注的。”

默观生活是最卓绝的赞颂之祭,四百年前,大公会议仍未下此定义时,圣女耶稣德兰表示“除了赞颂我主之外,我不愿做什么,或说什么。”;“我愿穷毕生之力赞美天主。”在德兰加尔默罗会内,她的最大安慰是看见“这些极纯洁的灵魂赞美天主。”她写建院记是“愿天主受赞美。”“我愿大声赞美天主 ”,因此,她常这样感叹说:“主,我赞美祂,我颂扬祂,直到永远”;“啊!天使的喜乐!愿祂受赞美!”

圣德兰知道,“天主是默观生活的终极目的和‘存在理由’ ”。祂极其堪当“在祂为自己的光荣造生的人群中,至少有一些人,全心全灵注视祂,且以此作为他们生活的惟一目标。”

爱慕天主将有益于近人,这爱愈纯洁,传教事业也愈有成效。为此理由,当会母达到爱天主的巅峰──神婚──时,天主告诉她,祂为她预定的使命,和她在教会内的圣召;“你将热心于维护我的光荣,有如一位真净配。”

关于献身者的灵魂,大公会议教导说:“因圣神倾注于他们心中的爱催迫他们,使他们日益为基督及其奥体──教会──而生活。”又说:“他们因奉献自己的整个生活,而与基督结合得愈密切,圣教会的生活也就愈丰富,传教事业也愈发达滋长。”这些教导都应验在会母的身上。

但只为天主而生活,因而爱祂和赞美祂,会母认为不够;她渴望人人赞美祂,她竭尽全力,为此意愿而奋斗。她满怀圣人所感受的饥渴:“要吸引来赞美天主。”她渴望“为一个灵魂舍掉一千个生命,使之多多赞美天主。”她的所有盼望是“既然天主的敌人这么多,朋友这么少,那么,这些少少的朋友应该是好朋友。”“她切望世上的万有皆化为唇舌,她可用之赞美天主。”

再者,从她那颗被刺透的心中,涌出无边无际的热烈爱情,热爱教会,教会是她永久不断关怀的对象。

 “在那时,我听到法国受到的伤害,路德教派引起的动乱,还有这可悲的教派如何迅速发展。这些消息使我相当消沈,于是,我向上主哭诉,祈求祂使我能补救这么多的恶事,仿佛我真能做些什么。”

 “德兰深深体会基督奥体被撕裂和亵渎的痛苦(全德一1-2),也了解,爱天主必会催迫一个人慷慨地服务教会。她这样说:‘爱不在于浓厚的欢愉,却在于怀着强烈的决心,渴望悦乐天主,尽我们的全力,不要得罪天主,祈求祂,愿祂圣子的光荣永世长存,天主教会广扬于世。’她因而呼喊说:‘如此穷毕生之力的生命,真是有福!’当她愁苦忧伤,见到基督奥体分裂,而致心灵破碎时,她的灵魂却展开了视野,达及传教区,她看见了美洲广阔的传教区。对她而言,默观基督就是专心关注教会,而教会有责任在世上传达基督的生命和奥迹。”

 “眼看着这么严重的罪恶,人的力量不足以扑灭火势 ”,除了尽全力完善遵行福音劝谕外,她没有找到其他的道路。在这一点上,她同样符合大公会议的教导,大公会议写道:“福音劝谕,以特殊的方式,将实行福音劝谕的人,与教会及其奥迹结合在一起。”

圣德兰写道:“但我自知是个女子,能力薄弱,深觉不可能以我所愿的方式,卓越地事奉天主,我一直有着强烈的渴望,因为祂的敌人这么多,而朋友这么少,这些少少的朋友应该是好朋友,因此,我决心竭尽绵薄之力,就是说,尽我的全力,完善地遵守福音劝谕,并努力使在这里的几位照样遵行,我相信天主的慈悲良善,凡决心为祂舍弃一切的人,祂从不会拒绝帮助他们。”

圣德兰意识到,修会会士有责任,“按能力及其圣召的方式,以祈祷或实际活动,在人灵内为建设巩固基督的神国而工作,并向世界各地推广此一神国。”她因而着手工作。因为福音劝谕“颇有助于净化人心,促使精神自由,又不断燃烧着爱火……特别是使基督徒度贞洁和神贫的生活,相似主基督为自己选择的,和祂的童贞母亲所拥抱的生活。”圣德兰创立的第一座隐修院,有如白冷的小马槽,其后的隐院继而效法之,“信赖天主的慈悲良善,凡决心为祂舍弃一切的人,祂从不会拒绝帮助他们。”她和女儿们度专务祈祷的生活,为“教会的护卫者,及保护教会的传教士和博学士”祈祷,帮助“我的主,因为那些极受祂恩待的人,正加给祂好多的痛苦,这些叛徒好像要再次钉死祂,不让祂有枕头的地方。”

这就是德兰修会神恩的理想,是会母在天主教会内的贡献,因她建立的生活方式,及她主张的德行,都具有极卓越的使徒目标。她愿意她的女儿们以此方式生活,以她们的圣德,为慈母圣教会获得丰沛的恩宠,使“这城堡,或这城市的领导者,意指传教士和神学家,在天主的道路上大有进步 ”,“而修会会士能在全德和自己的圣召上,突飞猛进,这是极为需要的事 。”

 “我请求你们,竭尽所能,使我们堪当蒙受天主赐予两项恩惠:第一,在众多的博学士和会士当中,使许多人具备我所说的,打这场仗必须有的资格,至于没有资格的人,求主预备好他们;一位具备全德的人,所能成就的,远超过许多不成全者。第二,置身在这战场后,如我所说的,并非易事,求主保护他们,免陷于世俗中的许多危险;掩住他们的耳朵,不让他们听到危险世海的迷魂歌声。如果以上的某些祈求,得蒙上主俯允,即代表尽管幽居隐院中,我们仍在为祂作战,而为创立这个小角落所经历的诸种苦难,也变得值得。在这里,我也愿意,能完善地遵守圣童贞母后的会规,如原初时那样。”

德兰革新修会的目标,及达到目标的方法,已有清楚的解释。在别的事上,圣德兰常很谦虚又不自信,惟独在有关修会目标和达到目标的方法上,她没有丝毫迟疑或怀疑,而坚决表示,如果放弃此一修会目标,或改换她所选择达到目标的方法,这一天,加尔默罗会就不再是加尔默罗会了。她热忱无比,给她的女儿们这样写道:

 “啊!我在基督内的修女们!帮助我向主恳求这事吧!正是为了这个缘故,祂才带领你们来到这里;这是你们的圣召,这是你们必须关心、必须渴望的事,是你们该流泪、该祈求的事。”

圣教会用以下的话,证实德兰修会神恩的历久弥新:

 贵会会母宣:‘救一个灵魂,我愿舍弃一千生命’,渴望的女儿们慷慨地自我牲,能使天主保护圣教会,保护她们全心关怀教会:‘你们的祈、渴望、苦鞭和戒,如果不是了我所提及的意向(为教会圣职的益)你们应该反省,你们没有在行任有完成天主带领你们共聚此地的目的。’ (参阅全德三10)

 

 

上一篇:1 会祖圣厄里亚,先知
下一篇:3 圣十字若望 St. John of the Cross (1542-1591)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Copyright(C)2006 - 2017 xiaodel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delan.org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