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最新公告
小德兰爱心书屋最新公告 有一天,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至今让我难忘。梦中,我看到一本打开的用石头做的书,我用舌头去舔它,觉得有一种甜味,我就更用力去舔,最后从这本书里流出活水来了。从那以后,一种想要了解、学习的迫切渴求在我心里扩展开来,我燃起的强烈的愿望要在真道上长进。   我爱上了灵修书籍,我感觉好像是主亲自为我挑选那些有益精神修养的读物,主不喜悦我看那些世面流行的书籍,因为只要我一看到那些他不喜欢我看的书,我就有一种厌恶的感觉。主保守我,那样细心地防护着我,从那以后我从未读过一本不良的书籍。   善良的书使人向善,这些圣人的作品,渐渐地印在了我的脑子里。读这些圣书时,我思潮汹涌起伏,欣喜不能自已。书中谈到这些圣人们如何在与主的交往中得到灵命的更新,德行的馨香如何上达天庭。啊,在这世上曾住过那么多热心的圣人,为了传播福音,他们告别亲人,舍下了他们手中的一切,轻快地踏上了异国他乡,到没有人知道真神的世界里去。啊,若不是主的引领,我可能到死还不认识他们呢!   我的心灵从主给我的这些圣人的言行中选取了最美的色彩;当他们的一生在我面前展开时,我是多么的惊奇、兴奋啊!当我读到他们为主而受人逼迫、凌辱,为将福音广传而被人追杀时,我为他们的在天之灵祈祷,我哭着,为自已的同胞带给他们的苦难而哀号。我一遍遍地重读那一行行被我的斑斑泪痕弄得模糊不清的字句,那些被主的爱火所燃烧而离开家乡来到中国的传教士,我多么爱你们啊!我心中流淌着多少感激的泪水。   他们受苦却觉得喜乐,因为他们爱主,他们感到能为主受一点苦是多么喜乐的事。他们受苦时仍在唱着感谢的歌,因他们无法不称颂主,因主使他们的心灵洋溢了快乐;他们激发了我内心神圣的热情,在我的心灵深处燃烧起一股无法扑灭的火焰,他们那强有力的言行激励我向前。   我一面读,一面想过着他们这样圣善的生活,也立志不在这虚幻的尘世中寻求安慰。我一读就是几个钟头,累了就望着书上的圣像沉思默想。啊,当我想到我有一天还要见到他们,亲耳聆听他们的教诲,伴随在他们的身边,和他们一起赞颂吾主,想到那使我欣喜欢乐的甜蜜的相会,这世界对于我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了。   从这些书籍里,我认识了许多爱主的人,他们使我更亲近主,帮助我更深的认识主,爱主。这些曾经生活在人间的圣人圣女,内心隐藏着来自天上光照的各种宝藏,听他们对悦主的甜蜜喁语,我也陶醉了。主藉着这些书籍慢慢地培养我的心灵,当我看到这些圣德芬芳的圣人再看看满身污秽的我,我失望过,沮丧过,哭泣过,和主呕气过,甚至埋怨天主不用祂的全能让我立刻成圣。但是主让我明白,灵命的成长需要时间,成长是渐进的,农民等待稻谷的长成需要整个季节,才能品尝丰收的喜悦,我也要有谦卑受教的态度才能接受主的话语,要让这些圣言成为血肉(果实),是需要时间的。   从网上我读到许多有益心灵的书。当我首次读到盖恩夫人的传记时,清泪沾腮,她的经历强烈地震撼着我的心,我接受到了一个很大的恩宠,使我认识了十字架是生命的真正之路。读圣女小德兰的传记时,我又有别一种感受,我看到了一个与我眼所见的完全不同的世界,那里没有争吵,没有仇恨,没有岐视,那是主自己在人的心里建造的爱的天堂。还有圣女大德兰的自传,在这位圣女的感召下,我初领了圣体,从圣体中获得无量恩宠。这些书引我向往那超性的境界,向往那浑然忘我的境界,从此无益的书一概不看了。我一遍遍地重温这些我喜欢的书籍,一遍又一遍地回味书中那些难忘的情景,我和他们谈心,告诉他们我愿意效法他们,心里多么渴望能像他们那样爱主。   我因此而认识了许许多多圣人,这些圣人中有许多也曾是罪人,使我也能向他们敞开心门。我一会儿求这个圣人为我转祷,一会儿求那个圣人为我祈求圣宠,这些圣人使我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我想,既然他们真心爱天主,那么他们也会真心爱我。现在他们和天主如此接近,当世人向他们祈求时,他们也会想方设法将我的祈祷告诉天主的。就这样,他们和我共享生活的体验,不断地把上天仁爱的芬芳散播给我,他们的友谊使我的欢乐加倍,痛苦减半;他们已走过死阴的幽谷,从他们身上我学习到了明辨、通达、智慧、勇敢、诚实、快乐、圣洁等等美德。他们的言行是滋润我心田的美酒。   这些书使我专注于天上的事理,我的很多不良嗜好因此不知不觉地放弃了。我的信德一天一天长大,我知道我的一言一行都有天使记录;我也深信人有灵魂,信主的人有一个美好的家;也相信圣人们都在天上为我祈祷,我并不是孤军奋战;我是生活在一个由天上地下千千万万奉耶稣的名而组成的家庭里,我庆幸自己因了主的恩宠能生活在这个大家庭慈爱的怀抱里;我也渴望所有的人都能进入光明天家,和圣人们一起赞美天主于无穷世!   小德兰爱心书屋启源于一个美好的梦。小德兰希望所有圣书的作者和译者都能向主敞开心门,为圣书广传而不记个人的私利;愿天主赐福小德兰;赐福所有传扬主名的网站;赐福所有来看圣书的人;也求主扩张人的心界,使小德兰能将更多更好的书藉,献给喜欢读圣书的人!从2014年12月18日开始我们使用新域名(xiaodelan.love),原域名被他人办理开通,请您更改您网站或博客上的链接,谢谢。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德兰书屋】   
网友佳作Top 10
·假如这是最后一天
·在路上(图文并茂)1
·美丽的早祷
·心灵平安就是福
·生活在感恩的世界里
·谦卑的侍奉
·献给主的赞歌
·有关素食的话题
·献给耶稣
·献给简单的善行的赞歌
网友佳作最新更新
·每一本坏书都会腐蚀读者的心灵;每
·吾主耶稣基督:艾曼丽,她以神视洞
·在真福艾曼丽眼中的同道相偕是真正
·真福艾曼丽:当我们想得到别人的赞
·《朝圣者报》记录了真福艾曼丽从耶
·真福艾曼丽修女是怎样面对别人的故
·可以祝福同性恋吗?——关于《恳求
·真福艾曼丽修女在神视中看到一位革
·真福艾曼丽修女看到灵魂是盘旋在心
·不要让祈祷变成像空气说话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一个已丧亡的灵魂的哀嚎
一个已丧亡的灵魂的哀嚎
来源:鄒保禄神父译自美国纽约州杨士敦市14174【法蒂玛之声】 浏览次数:374 更新时间:2023-7-17 11:33:01
 
 

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故事,是叙述一个已丧亡的灵魂给她旧朋友的揭露。这是一个具有震撼性的记录,记载一名少妇,怎样一步一步地走向永恒的丧亡。

葡萄牙法蒂玛圣母在7月显现时,给三名小孩在神视中看见过地狱的火海,在1013日显现给大众的奇迹时,更证实了地狱的确存在。这些启示具有重大的意义。可惜六○年代在教堂内的讲坛上,已绝少提及地狱,我们见到许多基督教的牧师、天主教的司铎,早已把地狱是一处真正具体上受痛苦的地方的概念『取消』了,就是这原故,为了使这个严肃的教理,重新在基督徒(包括天主教徒)的教条上,占据一个重要的地位,上天特殊的干预,例如:葡萄牙法蒂玛圣母的显现,是有需要的。

我们应当明白,这里所提及的地狱和在天主教教理中占有重要的地位的地狱,耶稣基督自己清晰地描述的地狱;以及在1917713日,三名小孩子在法蒂玛所见到惊心动魄、恐怖的地狱都是描绘同一个地狱。

嘉肋(Clara)和安纳(Annette),两名二十多岁独身的天主教徒,在德国的一个商业机构是同事,两人在公司里坐在隔邻,虽然起初她们并不是很知心的朋友,但是仍然因为礼貌上的互相尊重,渐渐因交换意见,以致后来成为推心置腹的明友。嘉助经常公开宣示她的信仰,当她发觉安纳逐渐对宗教事物表现冷淡及敷衍时,嘉肋觉得自己有斥责和指导安纳。

后来安纳因为要结婚,在1937年离开了公司,那年的秋天,嘉肋在加尔达湖(Lake Garde)度假,大约9月中旬她收到母亲的信,信里说:「安纳…死了,她因交通意外去世,昨天在华非度府(Wald-Friedhof)下葬。」嘉肋为她的朋友非常担心,因为她知道她的朋友,不是虔诚的教友,她有准备去见天主吗?她突然去世,死后会是怎样的呢?翌日,嘉肋为她的朋友参与弥撒领圣体,又为她热心地祈祷。第二天的晚上,凌时10分,她看见一个异象…。

「嘉肋,不要为我祈祷!如今我在地狱里,我回来告诉妳,又详细说及这件事,不要以为是因为我们的友谊。我们这里的人是不爱任何人的,我是被迫回来的,老实说,我巴不得妳也来到这里…这一处,我要永远停留的地方。或许,我这样说是触怒了妳,但是这里的人思想全都是这样的,我们全心全意活在罪恶中…妳们所谓「邪恶」的事。当我们做「好事」,好像我现在回来使妳对地狱大开眼界,并不是因为我想存心做好事。

妳还记得四年前我们初次在…相逢吗?那年妳刚刚二十三岁,在那里工作已半年,因为我是新上工的,妳给了我很多有用的建议,我还称赞妳爱妳的邻人,荒谬!妳帮助我只不过是在卖弄乖巧。我们在这里的人,绝对不承认任何人会有善心善意的。妳记得我曾经告诉过妳,关于我的童年吗?我现在被迫把没有告诉过妳的事说给妳听,在我父母亲的计划中,我应该不存在的。不幸地,她怀了我,我出世时我的两位姐姐已经十四、十五岁了。

恨不得我从来没有存在过!恨不得我现在可以消灭自己!

我便可以逃离这里的折磨!没有任何快乐比得上我现在能够放弃我的存在;就好像化为灰烬的衣服,消失得无影无踪。奈,我必须继续我自由意愿所选择的丧亡存在。我的双亲年少时离开乡村到城市去,在城市中他们离开教会,与没有信仰的人来往,他们在舞会中结识,做了朋友,一年半后,因「需要」而结婚。也因为在领受婚配圣事时接触圣水的影响,我的母亲每年有两次参与主日弥撒,不过,她从来没有教我们祈祷,反而把全部的时间放在照顾我们的日常生活上,虽然我家的经济也不算太差,我非常讨厌祈祷、弥撒、学道理、圣水及教堂,我厌恶这一切,好像我憎恨去教堂的人,我憎恨所有的人和事物。

我们从很多方面受折磨,死时候所获得的明达,记忆起在世时的生活和事物,这一切对我来说就像一把刺骨的火焰。每当我们记忆起无论好事或坏事,我们明白到,每次都有恩宠的存在…我们所鄙视和唾弃的恩宠多么大的折磨呀!我们不吃、不眠、不走动,在切齿嚎叫中被锁住,在怨恨和痛苦中回顾堕落的一生,妳听到吗?我们这里的人对憎恨甘之如饴,我们尤其是憎恨天主,我是不情顺地强迫自己使妳了解地狱。

在天堂享福乐的人,一定非常爱天主,因为他们是在全无遮掩之下见到天主耀目的美善,他们的喜乐是难以笔墨来形容的,我们明白这一切,就是因为知道,使我们更加愤怒,因观察大自然和天主的特别启示,世人会爱天主,他们并非被迫爱祂的。有信德的人,他们借着默观伸开双手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基督,最终都会爱上天主的,一一要我说出这些事实,使我咬牙切齿。

摒弃天主的人,一定会怀着恶意全心全力去憎恨天主,因为他们只是在最后的风波中(死的时侯),才见到天主来审判和处罚他们。我们是甘心情愿坚决要与天主隔绝的,妳现在明白为什么地狱是永恒的吗?因为在死时那一刻立下的意愿是永远不能改变的,我们已经作出了最后的抉择,永远不可能摆脱我们固执的选择。

我被迫承认天主对我们也是很仁慈的,我无可奈何郑重说明许多事实,这些源源不绝的虐待使我作呕,天主对我们也有仁慈的一面,如果衪不提早收回我们的灵魂,或者用其他的干预,我们在世上肯定会乐意连续不断行使我们邪恶的意愿,那么,我们会犯更多的罪过,而我们的痛苦也因此会增加,因天主的仁慈,祂提早收回我的灵魂。

现在祂对我们还展示祂的慈爱,没有命令我们接近祂。任由我们留在偏远的地狱里,因为愈接近天主,我们的痛苦会愈加深,就好像愈接近烈火熊炉,你们会愈痛一样。有一次,我使妳吃惊,因为我告诉妳,在我初领圣体的前几天,我的父亲对我说:『我的小安纳,最重要的是妳漂亮的小白裙,其他的都是假的」。因为妳的关心,那时我几乎也觉得惭愧。现在,我嗤笑妳的关心。

最关键的是因为我们要到十二岁才能初领圣体,那个年纪的我已沉迷在俗世的娱乐中,把宗教的事置之不顾,完全没有使我内疚。因此,我并没有将初领圣体看作是重要的一回事,许多儿童在七岁时已初领圣体,这使我们异常忿怒,我们竭尽所能使人们认为七岁的孩子没有足够的知识领圣体,他们应该先犯一些大罪,这样,那白色的物体(圣体)对达到我们的目的就不会造成太大的障碍。不像年纪小的,领洗后从未犯过大罪的,心灵上仍然存有信、望、爱三德(哎,这些东西)玛利亚…和妳,曾经引导我加入「青年女会」,正如妳已经知道,我立即参加,更成为导师。我很喜欢这个会,因为那些游戏很有趣,我也喜欢参加野餐,甚至,我有时也会被哄去办修和圣事及领圣体。妳也曾警告我说:「安纳,妳如果不祈祷。」的确,我很少祈祷,就算有也是不大愿意的,妳当年说得对,在地狱里的人,在世上时全都是不祈祷的,或是没有足够地所祷。祈祷是走向天主的第一步,而且是决定性的一步,特别是向基督之母的祈祷,她的名字,我们是绝对永

会提及的,对她的虔敬能从魔鬼手中救回无数的灵魂…那些因犯罪而被魔鬼夺取的灵魂。

我无奈地,忿怒地檵续说我的故事。人在世上最容易做到的事情就是祈祷,天主将个人的得救与否,取决于他有没有足够祈祷----这个很容易办到的事。恒心祈祷的人,慢慢地,天主会光照他,给他力量,甚至是最大的罪人,最终也会回头因而得救的。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年,我完全没有祈祷,因此,我没有这些使人得救的恩宠。在这里我们再不会有恩宠,再说就算有,我们也会不耽而拒绝的,在世上的变幻无穷,在我们现在来说,是已经停顿了。

很多年来我与天主隔得很远,因此,在最后获取恩宠的机会时,我决定离弃天主,我从来不相信魔鬼有影响力,如今我证实牠对那些像我生前一样的人,的确是有很大的影响力的,只有多些祈祷,自己的祈祷,连同克己和补赎,才有可能从魔鬼的掌握中把我救出来,而且只可以逐渐从牠的手中释放。虽然,只有很少人的外表看来受困扰,其实,有许多人的内心是被魔鬼所拥有的,魔鬼是不能夺取受牠影响的人的自由意愿的,然而,作为他们背叛天主的惩罚,天主是准许魔鬼逗留在他们的心内。

我也憎恨过魔鬼,不过我对牠也很满意,因为牠要毁灭你们,牠和依附牠的那些在起初和牠一起失落的天使,为数众多、数以百万计之众,牠们徘徊人间,密密麻麻的像成群的苍蝇,不过,你们并没有发觉,诱惑你们的不只是丧亡的人的专利,还有这些失落的天使。不错!每当牠们扯一个人灵落地狱,牠们的折磨也会增加,不过,为了仇恨没有什么事是牠们不会做的。

在我内心的深处,我在背弃天主,妳不了解我,妳以为我还是天主教徒,老实说,我喜欢被称为天主教徒,我甚至有捐献,或者有时,妳的答案是对的。不过,对我来说,完全没有任何影响,因为我认为妳错了,由于我们之间的假友谊,我并不在乎,在结婚后我们两人要分开,婚前,我再次办修和圣事及领圣体,这只不过是必需的礼仪,我和我的丈夫在这方面持有相同的意见,为什么不遵循这些例行公事呢?因此,我们照办这些繁文褥节。

大致上,我们的婚姻生活很融洽,我俩在各方面有相同的意见,我们都不想有孩子的负累,说真的,我的丈夫其实渴望有一个孩子,只是一个不要多,最终,我还是成功说服他放弃他的念头。衣服、名贵家俱丶娱乐场所、野餐、驾车旅游等等,对我来说更加重要。婚后直到我突然去世的那一年,是我在世上享乐的一年,当然我的内心并没有真正的快乐,虽然,外表上我好像无忧无虑,内心里却总是忐忑不安。

我意外地承受了姨母乐蒂(Lotte)的一笔遗产,同时,丈夫的薪资也加至一个很可观的数目,因此,我可以把我的房子布置得很豪华,宗教已变为暗淡无光、遥远、褪色丶柔弱和模糊不清了。过去,我曾经以不适当的幽默,论及中世纪时代在坟地等地方所描绘的地狱,在地狱里魔鬼以烧红的炭火,烧烤人灵。嘉肋!描绘地狱时可能不大准确,不过,地狱里所受的痛苦是不可能被夸大的。

我告诉妳圣经里所说的火,不是单单指良心上的谴责,火就是火!当祂说:远离我,可诅咒的,到永火里去吧!是应该照字面解释的,然则,妳会间:灵魂怎会被火烧呢?在世上当妳的手指被火烧时,妳的灵魂会受苦吗?实际上,妳的灵魂是不会被火烧的,不过,被火烧的人所受的痛苦是多么大啊!

我们所受的最大痛苦,是确实知道我们永远不能见到天主,在世上我们已经是不在乎天主,怎样又说,不能见到天主会使我们受苦呢?就好像一把刀,只要是放在桌上,看起来不过是冷冰冰的,妳知道它是锋利的,不过,妳并没有感觉到它的利害。若是妳被这把刀插一下,妳肯定会因为痛而大声呼叫的,我们现在对失去天主感到痛苦,在以前我们只有想过「针不刺到肉,就不知痛」,不是每一个灵魂都受同等的苦楚,愈是罪大恶极或蓄意犯罪的,失去天主的痛苦也愈大,丧亡的天主教徒比丧亡的非天主教徒,所受的痛苦更大。

因为天主教徒此其他宗教人士,获得更多被他们鄙砚和唾弃的恩宠及光照,懂得多的人比懂得少的人,要受更加残酷的苦。恶意蓄意犯罪的人所受的苦,比因软弱而犯罪的人所受的苦更大,没有人会受比他应受的苦更大,啊!如果不是这样,我又有怨恨的理由啦。

我的死亡是这样发生的…一个星期前一一我是以你们的时间观念来说。因为以痛苦来说,我可以说我在地狱里已有十年-----星期日,我和丈夫去郊外野餐…我最后的一次野餐,那日天朗气清,我感觉愉快,整天我已经有不祥的预兆,忽然心内泛起一种不祥的快感,我的丈夫驾驶的车辆正在转弯湾,他被对面来的车头灯照得目眩(眼花),车辆失控…。

我发着抖、下意识地口中溜出「耶稣」两个字,不是因为要祈祷,那只不过是惊慌时的呼喊,我全身剧痛(不过,比较起现在所受的苦,真的是小儿科)。之后,我失去知觉,真是奇怪,那天早上我忽然有一个念头:「妳可以再一次参与弥撒」,好像是爱的呼唤,这个念头因为我清晰地决绝地说:「不」,而消失了。妳要清楚知道我死后所发生的事,我的丈夫和我母亲的感受,我的尸体怎样被处理,我的丧礼过程,这些事情我在这里全都知道,世上发生的事,我们不大清楚,但是与我们有关的,我们会比较清楚,因此,我知道妳现在住在那里。

我从黑暗中醒过来,在我逝世的一刹那,我看见我自己,在我的尸骸躺着的地方,被耀眼的光包围着,好像在剧院里一样,院内大堂的灯光熄灭,帘幕被拉开,意料之外,恐怖光亮的一幕出现,我看到我一生的所有景象。好像照镜子一样,我看见自己的灵魂,从我少女时期直到最后对天主说:「不」,我拒绝和鄙视的所有恩宠,我觉得自己好像犯暗杀罪的凶手,在法庭受审时看不到受害人一样,我应该悔改吗?绝对不会!我应该感到羞愧吗?绝对不会!

然而,我甚至不能站立在被我唾弃的天主面前,我别无选择:只有逃跑!就像加音逃离亚伯尔的尸首一样,我的灵魂逃离那可怕的景象。这是对我的判决:看不到的判官说:『远离我吧!」瞬间我的灵魂像一缕黄色的硫磺烟雾俯首直堕入永恒的苦海里。」

(鄒保禄神父译自美国纽约州杨士敦市14174【法蒂玛之声】“Voice of Fatima"N.Y U.S.A.14174)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