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圣方济的小花列表
·目录
·译者序言
·第一章:收集圣方济及其同伴们的嘉
·第二章 圣方济的首位同伴:柏纳德
·第三章 圣方济因有相反柏纳德弟兄
·第四章 天使向斯波来叨山谷住所院
·第五章 亚西西的柏纳德弟兄为圣方
·第六章 圣方济在即将去世时,祝福
·第七章 圣方济在柏路佳孤岛守斋四
·第八章 圣方济和良弟兄在行路途中
·第九章 圣方济如何教导良弟兄回答
·第十章 马塞欧弟兄以试探的态度,
·第十一章 圣方济让马塞欧弟兄在原
·第十二章 圣方济命马塞欧弟兄担任
·第十三章 圣方济和马塞欧将乞来的
·第十四章 圣方济和弟兄同在并讲论
·第十五章 圣佳兰和圣方济及其同伴
·第十六章 圣方济接受圣女佳兰及席
·第十七章 一位男孩在圣方济的夜间
·第十八章 论圣方济在天使之后圣母
·第十九章 圣方济在里耶地神父的家
·第廿章 一位年轻弟兄对会衣如此地
·第廿一章 圣方济驯服古比欧城凶猛
·第廿二章 圣方济如何顺服野鸽子
·第廿三章 圣方济如何让一位为恶魔
·第廿四章 圣方济如何使巴比伦的国
·第廿五章 圣方济奇迹性地使癞病人
·第廿六章 圣方济如何使三位杀人大
·第廿七章 圣方济如何在波罗那使二
·第廿七章 圣方济如何在波罗那使二
·第廿八章 柏纳德弟兄的神魂超拔,
·第廿九章 魔鬼如何以被钉基督的形
·第三十章 圣方济和路斐诺弟兄,在
·第三十一章 圣方济是如何认出所有
·第三十二章 马塞欧弟兄向基督求得
·第三十三章 圣佳兰是如何在教宗的
·第三十四章 法王类思是如何乔装成
·第三十五章 圣女佳兰如何在病重时
·第三十六章 圣方济是如何解释良弟
·第三十七章 在圣方济的代祷下,耶
·第三十八章 圣方济如何在天主默启
·第三十九章 论巴杜亚圣安道在教廷
·第四十章 论圣安道在里米诺城,给
·第四十一章 西满弟兄如何自会让他
·第四十二章 天主在诸圣善弟兄身上
·第四十三章 谷兰道弟兄如何使一位
·第四十四章 基督之母、圣史若望及
·第四十三章 谷兰道弟兄如何使一位
·第四十四章 基督之母、圣史若望及
·第四十五章 论来自贝纳的圣若望弟
·第四十六章 帕齐斐格弟兄如何在祈
·第四十七章 基督之母显现给一位在
·第四十八章 来自玛沙的雅格弟兄在
·第四十九章 耶稣基督如何显现给来
·第五十章 有一天,在为亡者的弥撒
·第五十一章 来自法莱罗尼的雅格弟
·第五十二章 维尼亚的若望弟兄的神
·第五十三章 维尼亚的若望弟兄在举
·第五十三章 维尼亚的若望弟兄在举
·论圣方济的五伤及对它们的论题
·有关圣方济五伤的第一个论题
·有关圣方济五伤的第二个论题
·有关圣方济五伤的第三个论题
·有关圣方济五伤的第四个论题
·有关圣方济五伤的第五个论题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有关圣方济五伤的第四个论题
有关圣方济五伤的第四个论题
浏览次数:598 更新时间:2016-4-28
 

1925至于这第四个论题,正如我们所知道的,当基督真实的爱,完美地将圣方济转变成天主及真实被钉者基督的肖像,同时也结束了为光荣圣弥格总领天神,在拉维纳圣山所开始的严斋月之后,就在结束圣弥格总领天神瞻礼时,圣方济便在良弟兄及那位虔诚农夫的陪同下,由山上下来,因着他脚上的伤痕,不能走在地上之故,仍骑着这位农夫的驴子。

1926圣方济从山上骑着驴下山时,因为他圣德的名声早已传遍至各乡镇,而且牧童们也见过拉维纳山的火焰奇迹,到处宣扬,人们都认为并知道天主在圣方济身上实行了奇迹;因而,所有城镇人们,一听说圣方济要路经过他们,所有的人都集拢过来要看看他,无论男人或女人,小人物或是大人物,都怀着极大的热忱,设法想要触摸他,并亲吻他的双手。虽然他已将双手紧紧地包扎好,并且将它们深藏在会衣袖子里,没有人能瞧见到神圣的伤痕,但是圣方济实在也不能拒绝人们的热忱,最后,他只得将手指伸出袖外,让民众瞻仰和亲吻。

  圣方济仍千方百计地,试图要隐藏这光荣伤痕的印记,以躲避世上的虚假光荣。但是天主为了发显他自己的光荣,却利用这神圣及光荣的伤痕显示了许多奇迹,尤其是在从拉维纳山至天神之后圣母堂的旅途中。之后,在其生前及死后,在世界其他不同地方所显的奇迹,次数之多无法统计。为了能够让这些奇迹所隐藏及惊奇的美德,以及基督向圣方济所表达的爱德与仁慈,以明显的奇迹方式, 给世界显现出来,我们在这里举出几项叙述如下。

    当圣方济来到了阿雷佐边界的一个村庄时,一位妇女热泪滂沱地,抱着她的孩子来到他跟前。这孩子患有水肿痛已有八年之久,病情极为严重,当这孩子站立时,因为腹部涨得很高,故眼睛总是朝上的,不能俯身看见脚。这位妇女就将孩子放在圣方济面前,恳求圣人为她的孩子祈求天主,赏赐他获得健康。圣方济首先作了祈祷,在祈祷之后,他以其神圣的双手放在这孩子的腹部上,立时这孩子的水肿痛就消失了,并且完全恢复了健康,同时圣人也将这孩子交还给他的母亲。这位母亲喜不自胜地接过这孩子,感谢天主及圣人之后,就将孩子带回家去了;而全村的人们,都愿意来到这小孩的家,为了看看这位被治愈的孩子。

1927圣方济治愈了小孩之后,继续经过了圣墓场,在他接近前方的城镇时,就有一大群城镇的人们迎面而来;在他们当中,有许多人于拿着橄榄树枝,并高声喊叫说:看,圣人来了!看,圣人来了!」因为热忱的原故,人们都愿意触摸他,以致于争先恐后地将圣人团团包围起来。然而,圣方济在当时却已神游于天, 默观着天主,任凭人们的推拉,对四周的人事物,以及在其四周人们所说及所做的一切,毫无知觉,就连已经走过了城镇,他都毫不知情。在走过了市郊,群众也都回到了他们的家时,圣方济到了距离该地区约有一哩的麻疯病院时,他才返醒过来,就好像是由另外一个世界里回来一样,天上的默观者问道:我们何时才会到达那城镇呢?」的确,他的灵魂在专注于天上的事物,对于世间的事物—时迁境移、人们的来往,完全无所感觉。根据他的同伴们的经验,这类的事是屡见不鲜的。

1928在当天的傍晚,圣方济到了卡沙雷的弟兄住处,在这会院里,有一位弟兄患有严重的病症,而且是被魔鬼难为得更惨不忍睹。他屡次口吐白沬,颤抖的身子,被摔倒在地上;有时全身的筋络一齐抽搐起来;有时身体向后倒弯过去,以致头额和脚跟,都紧紧连在一起;有时他的身体被举到半天空,忽然又凭空跌落到地上。当圣方济在用饭时,听到了有关这位弟兄的情况,就对其病情及无法治愈而表示怜悯,他便以怜悯之心,拿起一小块他吃着的面包,以他具有圣伤的手在这块面包上划了个十字记号,交给了这位病患的弟兄;这位弟兄吃了后,他的病症立时就消失了,完全恢复了健康,从此也不再患上这种病了。

1929第二天早晨,圣方济叫来在该会院的二位弟兄,前往拉维纳山去,并要他们住在那里,同时,他也要这二位弟兄顺路送那位曾将驴子提供给圣人的农夫回到自己的家里。弟兄们便和这位农夫上路,行将至阿雷佐村庄时,这村庄的人们看见了他们,就异常地高兴,认为圣方济又将在这里经过,这二位弟兄是在打头阵的;原来,在这村里,有一位难产的妇女,已经三天了,仍未将孩子生出来, 痛疼地让她几乎要死去。人们认为,如果圣方济能将其圣手放在她身上,她的健康就会得以康复的。但是,当上述的这二位弟兄来到时,他们认出来并不是圣方济时,就感到异常失望;虽然圣人没有亲身的来临,然而他们并不缺乏信德。奇迹这时就出现了。就在这位妇女濒临于死亡时,人们就向弟兄们要求任何曾被圣方济的至圣之手所触摸过的东西,弟兄们仔细地想着,一时也没法想出任何曾由 圣方济的手所触及过的东西,除了圣人来此地时,曾骑过的驴子的缰绳之外;于是他们以敬畏的心,虔诚地拿起驴用的缰绳,并将它伸展放在妇女的身上,而她则虔诚地呼求了圣方济的名字,并忠诚地将自己托付给圣人。果然,很快地,当这缰绳放在这妇女身上,她立时就脱离了险境,也平安地生下了孩子,并恢复了健康。

1930圣方济在这个地方停留了好几天,之后,他就前往加斯德罗城去了。许多城里的人们,便引领圣方济来到一位长期已为魔鬼附身的妇女前,他们虔诚地请求圣人解除她的束缚,因为这女人的情形极为凄惨,时而哭,时而笑,时而像狗似地乱吠;全城的人都为此而感到不宁。于是,圣方济就先作了个祈祷,之后在她身上划个十字记号,命令魔鬼离开她,立时这魔鬼就离开了,并且这个女人的身体及心智也都获得了健康。

1931这件奇迹在人们中间传开后,又有一位妇女以极大的信德,抱着她的一个身生毒疮的孩子来到圣人跟前,虔诚地祈求他以其双手,在小孩身上划个十字记号。圣方济接纳了她的热忱,接过她的小孩,将包着疮伤的布除去,并且三次以至圣十字记号,对着疮口降福了它,之后又以其双手重新将疮伤处包扎好,同时也将这孩子交还给他的母亲。因为当时正值夜幕低垂,母亲回家后立时将孩子放在床上睡觉。第二天早晨,当她要从床上唤醒小孩时,发现包扎疮口的布已经 脱落了,并且发现到小孩的疮伤已完全痊愈了,就好像从来就未曾生过疮一样, 但在生疮的地方,皮肉长得像一朵深红的玫瑰花,而这就是这件圣迹的铁证,而这朵玫瑰花在他身上,一直到他去世,常是保持着原有的样子;每一次看到它,对治愈了他的圣方济,他常怀着敬爱和感谢之心。

   圣方济在城里人们虔诚的恳求下,在这座城停留有月余之久,在这期间,他又显示了其他许多的奇迹。之后,他就和良弟兄和借给他驴子骑的好农夫,前往天神之后圣母堂。

1932当天,因为道路崎岖难行,又加上天气寒冷恶劣,他们虽然走了一整天, 仍然未能找到任何一个可以过夜休息的房舍,为了这个原故,在他们走到天色已黑尽时,只得找到一个山洞过夜。在这情况下,这位拥有驴子的农夫,开始感到沮丧,同时也因没有足够的覆盖,天气的寒冷让他完全无法入睡,便开始抱怨及哀声叹气,抱怨圣方济不应带他到这种地方来。圣方济注意到了这农夫的心情,便对他表示了怜悯之心,以爱火天神般的圣手,放在他的身上,并接触了他。说起来真奇妙,就在圣人双手触及到他时,寒意便在他身上消失了,这位农夫身体内外都温暖了起来,就好像靠近了一个神秘火炉似的,不但是其灵魂,甚至他的肉体,也都感觉到了温暖起来,并且沉沉地入睡,直至天亮。根据这位农夫自己说的,在那一夜里,虽然是睡在冰天雪地里,但是他仍然是一觉天明,就是在自己床上睡觉,也是他从未有过的如此舒服。

1933第二天一早,他们又开始上路,并到达了天神之后圣母堂会院。当他们将要接近会院时,良弟兄便举目眺望天神之后圣母堂,并看见了一个极为美观灿烂的苦像十字架,就像一个向导一样,走在圣方济的前面,圣方济则紧随在后。 当圣人前进时,十字架也就前进;当圣人停止时,十字架就停止。这个苦像十字架是如此地光芒四射,不但使圣方济的面容光辉灿烂,而且在他身前及身后所走的道路上,也都被照得通明,一直到圣方济进入了会院之后,这十字架才消失于视线之外。

1934圣方济和良弟兄到了会院之后,弟兄们都以分外的喜悦和爱德接待了他们。之后,圣方济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居住在天神之后圣母堂,一直到他离开这个世间。在这期间,修会本身及圣人在圣德及其奇迹的声誉,也都在世界上不断持续地展开。但是,圣方济仍一本谦逊之诚,尽其所能对天主所赐与的恩典表达其感恩之心,且常自认是最大的罪人。

1935有一次,良弟兄惊异地在内心这样思虑着说:看,圣方济常在公开场合里,自称是最大的罪人,在修会内却为天主如此大大地所光荣,然而在私下时机,他从未告明过有关肉体的罪过:他自始不就是常保持着童贞吗?」有关这一点,良弟兄有极大的意愿,渴望明白其中道理何在,但又不敢冒失地去问圣方济;因而,他就求助于天主,持续不断地祈求天主,能确实告知他心想知道的。在许久祈祷之后,他的祈祷获得了俯允。良弟兄所获得的证实是:圣方济在肉体上的确是童贞的。良弟兄是在神视中看见:圣方济站在一个极为高处的地方,是意谓着圣方济有童贞洁德的卓越,因而也看出其肉身能蒙受基督的神圣伤痕,也是件必然的事情。

1936圣方济因自己身上的五伤,眼见自己的体力也每下愈况,一日不如一日,实在也无法负起修会管理的职责,遂开始召开总会议。所有与会者聚集之后,圣方济就谦逊地向弟兄表示重大的事件,就是他再不能照管这修会了,至于总会长一职,他也愿意辞去。但是这个总会长职务是由教宗所任命的,若是没有教宗本人的批准,是不能另任一位继任者的,因而就只有任命伯铎贾大尼弟兄为代理总会长,以其一片真诚地,将整个修会交托给了他及其他省会长们。之后,圣方济的内心受到安慰,举起其双手,仰面向天说道:我主,我的天主,我将你曾交托给我的整个家庭,再次交还给你,现在因为我有病在身,至甘饴的天主,你是知道的,我实在不能再负起这个责任了。还有,我也嘱咐了省会长们分担这个职务,他们在审判的日子时,也将会向你交账的。希望没有任何一位弟兄,会因着他们的怠职,或因着他们的坏表样,或是他们过于苛刻的纠正,而受到丧亡。」 因着天主的旨意,全体在场的弟兄们,都明白他所说的话及让他病苦的五伤,因着对圣人的敬爱与热忱,他们也都不禁地流泪痛哭起来。自那时起,圣方济就将修会的管理和照顾全交托给他的代理总会长和其他的会长们了。并且也说道:现今因着我的痛苦,我将照顾修会之职务交托出来了,我从今以后,除了为我们的修会给予立善表之外,我是别无所事了。而我也实在知道,即使我病愈,也不能为修会有什么更大的贡献;因此,我为我的修会所能做的是,只有继续恳求天主保护、管理及支持这个修会直至世界末日。」

1937如同上面所说过的,圣方济为了能隐藏身上的神圣五伤,常以布条将他的手及足的伤包扎起来,设法不让人看见;尤其是他肋膀的伤痕,更加小心地予以隐蔽;虽然他以尽可能的方法,不让弟兄们看见或触摸到圣伤,但仍无法避免弟兄们的眼和手。一位替他服务的弟兄,以其谨慎的热忱,愿意为其脱下衬衫,并予以洗涤;圣方济在这位弟兄面前脱下时,这位弟兄看见其肋膀的伤痕,并用他的三个指头摸了伤痕,知道了伤痕的宽度和深度。

1938代理总会长也以同样的方式,见过圣人的伤痕。

1939路斐诺弟兄对圣方济所怀的五伤更为清楚了。路斐诺弟兄是位极富默观生活的人,对他,圣方济多次说他是世界上最为伟大的圣人了;因着他的圣德,圣方济对他的爱极为亲切,并愿意让他去做他所愿意做的事。

    这位路斐诺弟兄有三个原因,让他最能确信圣方济的伤痕,尤其是圣人肋膀的伤痕。第一,这位弟兄必要为圣人洗涤裤子,而圣人所穿的裤腰很高,一直要拉到胸间,用以遮盖其肋膀的伤痕;这位路斐诺弟兄曾仔细地注意及观察过,每一次他都能发现圣人的裤腰右边,总是染有一片鲜血,因而,他的确注意到这血是由肋膀的圣伤所流出来的。若是圣方济要解开裤腰来检查血渍时,他会责备路斐诺弟兄的好奇。第二,这位路斐诺弟兄有次将手伸至圣人肋膀圣伤处,以致于让圣人疼痛地叫了起来;并且大声地喊叫说:啊,路斐诺弟兄,愿天主原谅你这种鲁莽的动作。」第三,有一次,路斐诺弟兄以极大的热忱,要求圣方济赐与他极大的恩典,为了爱德的原故,要为他把会衣和自己的会衣调换来穿。这个要求原本是不便赞同的,但是圣方济以慈父的爱德,遂答应其所求,于是就脱下了会衣,给了路斐诺弟兄,就在脱下会衣及准备穿上路斐诺弟兄的会衣时,这位弟兄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圣人的伤痕。

1940同样地,良弟兄及其他不少的弟兄们,也都曾经见过圣方济仍活着时,其身上所印的五伤。这些弟兄们因着他们的圣德,都是让人值得信赖的一群,他们所说的话,也是值得相信的,是不容置疑的,但是,他们仍然将手放在圣经上,发誓他们的确清楚地见过圣方济身上的五伤。

1941有些和圣方济极为亲近和熟识的枢机主教们,因对圣方济身上五伤的尊敬,还曾经作诗、作赋及写文章。教宗亚力山大本人则向民众和众枢机们肯定地宣讲(圣文德枢机也在枢机群中,证实他亲眼见过圣方济尚活着时,其身上的五伤。

1942来自罗马的一位贵妇,名叫雅格巴瑟德梭里,她深得圣方济的敬爱;她在圣方济生前与死后,也都曾多次以最大的敬意,看见及亲吻过圣方济身上的五伤。因而,她因了天主的默启,知道了圣方济的去世,而自罗马到了亚西西。

1943圣方济在其临终前时日里,因患病而在亚西西主教府小住,同时也有几位同伴侍候他。虽然他是在病患中,但是他仍然多次向基督唱着赞颂的歌曲。有一天,同伴之一的弟兄向圣方济说道:父亲,你知道这城里的人们,对你抱着极大的信心,也都相信你是一位圣人;所以,若是你在病榻上还欢天喜地地高声唱歌,你认为人们会怎么想你呢?你理应在你的病患中,默想死亡,不要只顾唱歌,而应要放声大哭。你若继续唱歌,就让我们与你一起唱,让我们的歌声传扬出去,这样,主教府内的人及府外的武装士兵,也都会听见。你不认为这样做, 为他们而言,不会是一个坏榜样吗?」这位弟兄继续地说道:我认为你最好离开这个地方,我们全体都返回天神之后圣母堂好了!况且这里是世俗人的地方,我 们在这里会不太合适的。」圣方济回答说:亲爱的弟兄,你知道,在二年前,当我们还在佛里纽时,天主就曾默启了你,知道了我生命结束的时日,之后,也将这死期默启了我;我如今在此患病,也将死于这次的病中,为时已不久了。在这默启中,天主让我确信我所有的罪,也都获得了宽免,同时也获得了天堂真福的保证。在这默启之前,我会为我的死亡及罪过而痛哭,但是在这默启以后,我却充满着喜乐,不再哭泣了;因而,我要一再地向天主歌唱,因为是他赐给了我恩宠的宝藏,也使我有把握得享天上乐园的无限幸福。至于我们要离开此地,我完全同意及正合我意,但是,你们要想个办法带我回去,因为我的病况,让我无法行走。」弟兄们于是将圣方济扶起,在众多城市人们的陪伴下,他们便离开了主教府。

1944当他们到达了一所靠近路边的医院时,圣方济就向那些抬着他的人们说:请将我放置在地上,并且要面向亚西西城。」将他放下之后,他面向亚西西城,祝福了该诚,并且说道:圣城啊,愿天主降福你,因为借着你,众多的灵魂得以获救,也将有许多的天主仆人会住在此城,由于你,许多的被选者,将会进入水恒的王国。」说完了这些话后,就叫人将他抬回了天神之后圣母堂。

1945当他们到达了圣母堂的时候,人们将圣方济抬至病房中休息。于是圣方济便呼唤了他其中的一位同伴,并且向他说道:亲爱的弟兄,天主已经默启了我,在我的病患中,我必会因此病况而去世。你们也认识雅格巴瑟德梭里,是极为热心我们修会的妇人,若她知道我的去世,而未能在场的话,她将会极为痛苦和遗憾的。就是说:若是她愿意在我活着时看见我,就请她立即来到此地。」弟兄回答说:敬爱的父亲,我们会立时去办的。因为她实在对你极为热忱,在你去世时,她若是不在现场的话,于情于理,为她都不是合适的。」圣方济便说道: 那就快去将笔、墨和纸拿来,我说什么,你就写下什么。」笔、墨和纸都拿来了之后,圣方济就说出如下的信函:

1946天主的婢女雅格巴女士,基督小穷人方济,因耶稣基督及圣神之名,向你问候。亲爱的,我要让妳知道,因基督的恩宠,而我得到默启,我不久将结束此世生活的日子。因而,如果你愿意在我尚活时见到我,在看完了这封信后,就请立即动身前来天神之后圣母堂,若是迟延了,你将不会再看到我了。在你来此地时,请不要忘记给我带来入殓时应用的白布,以及为安葬用的腊烛等物品。此外,也希望你能给我带来一些,当我在罗马时,妳惯常给我预备的那种食物。

1947就在这封信写到此时,圣方济获得了天主的默启,知道雅格巴女士已经快要来到他这里,而且她随身也带来了原先有意借着这封信,愿意这位女士带来他所需要的物品。于是在这个默启之下,圣方济告诉写这封信的弟兄说,不用再写了。因为已经不需要了,这封信已经得到了答复了。为了这个原故,弟兄们都感到极为惊讶,为什么不将这封信完成,并将它递送呢?就在这片刻间,有人 大力地敲着会院的门,于是圣方济立即吩咐人前往开门。开了门之后,原来是来自罗马的高贵妇女雅格巴女士,以及她的二个具有罗马议员身份的儿子,还有一大群随员及骑士们;接着,他们就进入了会院。而雅格巴女士一进会院,就一直走向圣方济的病榻前;因着她的来到,圣方济深感无限欣慰,而雅格巴女士也因能见圣方济仍活着,并与他谈话,也感到无限的欣慰。接着,雅格巴女士就向圣方济说明,在罗马时,天主在她祈祷中,是如何将他即将要去世的消息默启了她,以及他是如何请求为她准备这些如今她已经随身带来的物品;同时,她还将带来的食物侍候圣方济使用。在吃完了雅格巴女士带来的食物之后,圣方济立时感觉到安慰;这位女士就跪在圣方济的脚前,抱起具有基督记号及光荣的圣伤的至圣双足,以至大的敬爱和热忱,用口唇吻了又吻,并用热泪洗了再洗,而在场的弟兄们,看到了这情况,都不禁想起昔日跪在耶稣基督足前的圣妇玛大肋纳的那一幕。

  最后,弟兄们才将她扶起,而领她到另一房间休息。弟兄们这时才问她,她是如何如此凑巧地来到这里的,并且准备好了所有的这些东西;而这些正是圣方济在病中所喜欢吃的食物,以及为他的殓葬所最需要的白布和腊烛等。雅格巴女士回答说,在罗马她正在夜间祈祷时,她听到有声音从天而来,并向她说道:如果你愿意见到尚活着的圣方济,你就尽快行动出发,不要有任何迟延!并且你还要带上过去圣方济在病时喜欢吃的食物,以及为他的殓葬时所需要的那些物品。」她接着说:我就照所吩咐的做了。」

1948不多几天,圣方济便去世了。雅格巴女士就和其同伴们,用她所带来的钱财,以极其哀荣的方式,埋葬了圣方济。之后,她就回到罗马去了;返回不久后,这位女士也圣善地离开了这个世间,为了对圣方济表示其敬意,她愿意将她也埋葬在天神之后圣母堂。

         赞美耶稣基督和小穷人方济。啊们。

热若尼莫在怀疑时,手触及并看见圣方济的圣伤

1949在圣方济去世时,不但这位雅格巴女士、其儿子们及同伴们,都看见和亲吻过圣方济的圣伤,而且大多数的亚西西市民,也都吻过他的圣伤。在亚西西的市民中,有一位名叫热若尼莫先生的,他就如基督的宗徒多默一样,对圣方济的圣伤极表怀疑。为了自己及他人获得证实,他在众人及弟兄们面前,冒失地以他的手,触动了圣方济手足上的钉痕,并在其肋膀的伤口处移动,因着这个原因, 后来他为这伤痕真实性作了有力的见证,并在书面上宣誓,他是如何看见并触及到圣方济的伤痕。

  圣女佳兰及其姊妹们,也曾看见并亲吻过圣方济光荣的圣伤,有些姊妹在埋葬圣方济时尚活在人间。

赞美耶稣基督和小穷人方济。啊们。

圣方济去世的日期

1950基督信仰的光荣拥护者圣方济,在主历 1226 10 4 日星期六去世,就是他悔改——就是开始做补赎——后的第二十年;也就是他在接受基督五伤的二年后;自他出生后四十五年。 

         赞美耶稣基督和小穷人方济。啊们。

有关圣方济的宣圣列品

1951圣方济由国瑞九世教宗,在 1228 年亲自前往亚西西域,举行列入圣品的事宜。 这是有关第四个论题。

         赞美耶稣基督和小穷人方济。啊们。

 

上一篇:有关圣方济五伤的第三个论题
下一篇:有关圣方济五伤的第五个论题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Copyright(C)2006 - 2017 xiaodel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delan.org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