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上智亭毒医院创办者》圣若瑟·本笃·葛多楞高小传 列表
·1. 恩宠得到了 2.伟大的黎明 3.主
·4.良善的大司铎 5.红色走廊 6.伟大
·7.爱德的百科全书 8.给穷人传布福
·10.天主安排!天主安排!11.愉快的
·向葛多楞高祝文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4.良善的大司铎 5.红色走廊 6.伟大的“小家庭”
4.良善的大司铎 5.红色走廊 6.伟大的“小家庭”
浏览次数:11 更新时间:2018-5-16
 
 

四 良善的大司铎

葛多楞高实习时期已结束了;1814年,由于巴拉修院长与教授斐來利的敦请,他再在神学上力求深造。他到大学去考取博士学位。他对朋友说:我希望今天通过博士学位;但我更愿意从圣母手中接受这恩惠!请你跟我到忧者之慰堂去:我举行弥撒,后来我给你一顿丰美的早点。

1817年,圣人远在巴拉城服侍病人。多理诺若望大医院请他任院长,他推辞了。1818529日,他被请为圣体圣堂的神学士司铎会的会员,和圣三堂的赞牧司铎。1031日正式就职。人家向他说:获得博士学位之后,你第一个思想还不是回多理诺去吗?他坦然回道:没有这回事,我只在想巴拉种种甜薯。

升赞牧司铎后,他仍没有改变一向的生活,他把从巴拉带来的一些用具,草草的修饰了小卧室,墙上挂着一张灵迹的画像。另一堵墙上挂着圣母像,像的四周饰着鲜花,前面挂着一盏银灯,及一笼麻鹊;他替麻鹊起名做圣母的音乐家。每天替牠们换水和吃的。他常对雀儿说:我这一切的做作,是使你们为光荣圣母好好儿唱歌,你们明白吗?

他在圣体圣堂里任事后,就顷刻不离圣堂,一切的礼节,总准时参加,态度很教人起敬生爱。他尽可能的将圣体的敬礼扩大,用敬礼圣母来炙热信友们的心灵。他常在圣母像前和教友们齐念玫瑰经。念完还加插一句:童贞玛利亚,耶稣之母,请圣化我们!在赞牧司铎当中,如今还有这个圣习惯。他教要理的热心好像另一个圣维也纳,小孩子都争着去听,常常说:听良善的大司铎讲道理去。

讲道理的方法,在那时,是没有神父跟得上他的。当时的司铎们,往往在讲道理时高谈阔论,妇孺农夫们不懂;他把这种恶习剔除了。他的口才简单、坦白、却能折服人心。在告解的法庭上有无数的教友来告解:一大清早,他便登庭,有时一直坐到正午;只有星期一可以给他透透气。他俏皮的说:我好像麻鹊儿,逢星期一放假一天。

本堂外,有什么病人或穷人吗?这是他的产业;他很愿意认识这些苦人儿。他去找他们,给他们办妥灵魂上的事,尤其是给好孩子们面包、钱、衣服、毯子;自己却往往弄得没有衣服替换。

他有着圣味增爵般仁慈的心,圣斐理伯·尼列的愉快幽默的态度。人家问他的近况如何?他总俏皮地说:我常常都好,刚从酒肆回来!他的所谓酒肆,是指圣堂罢了。他叫自己和人家做醉汉,意思是指醉于主爱的人。他经过人家的田地,或果园,人家送给他一个果子,或是一串葡萄时,他接过来,毫无拘束的就在路上大嚼,或是送给相识的人。一回,他在广场上将一包果子献给利纳尼母女,跟她们快乐地谈着吃着。

讲起吃的问题,他好几次特意的迟迟其来。人家吃光了,他便跑去厨房或在用过饭的桌子上,将残羹冷饭,来一个大集会,津津有味的吃着,算是他的午餐或晚膳。他在圣堂中的生活是可钦佩的,信友们为区别他异于同事起见,便叫他善良的赞牧司铎,他一辈子都顶着这衔头。

 

五  红色走廊

有时,他脑海里仿佛涌出什么伟大的计划似的。一次他想做斐利伯会修士;但他的神师方打纳叫他现在祷告与守心中加点工夫,静候着天主安排,但时机快要成熟了,他快要认清自己应走的途径了。

他想创立的不知究竟是一座医院还是一个收容所?总之,他理想中的是一座类乎医院性质的收容所;里面收容的是别的医院不肯或不屑收留的病者———穷人中最贫困的。他极力去找一个适宜的所在。终于,他在巴尔诺大厦的三楼找着了两个房子,这两个房子叫红色走廊,原因是房子外的走廊是红色的,就在圣体圣堂斜对面。小房子渐渐增至九个;圣人设法将房子充满卧床,教工人们加工赶做,有时自己也捲起衫袖从旁帮助工作。

1828年正月17日,天主给他送来一个瘫痪的老妇,他叫这个做基石,于是,临时留医所总算是开始了。一个名叫多玛斯的,什么都晓得干点儿,会做木匠、铁匠、苦力,需要时什么职业都可以包办。一天圣人给他说:喂,多玛斯,我知道你挺高兴喝亚斯的上好红酒,我愿送给你一埕。喂,在蒙加利区某街某家,有一个可怜的病人正等着我们呢;你要拿起一张温和的脸儿,将那病人带来红色走廊。当心,不要装出鬼脸儿,吓死他。

多玛斯回来时,猛揩着豆大的汗珠,指着病人说:这便是葛多楞高所称羡的美酒,是喝不醉的。跑来求收留的病人越来越多,临时留医所俨然成一座小规模医院呢!圣人起先叫来了十二位爱德妇女,和几个圣味增爵的兄弟末了加上五个女子,他称她们为味增爵的姆姆

但这工作的发现,倒教许多人替他担心;圣人的弟弟阿尔培笃(多明我会会士)问他是否有意创立一间比圣若望还来得宏伟的医院。瓦力地,主持圣体圣堂的大司铎由于各方的怨声及经济的恐慌,也向他表示恶感。有人甚至敌意地叫圣人为银色的害虫新式的凶手小贩的吸血虫。

1831年天主的臂助来了。多理诺给霍乱威胁着,内政部视红色走廊为眼中钉,下了一道命令,命瓦力地将医院封闭,罪名说是不合卫生。瓦力地对圣人说:看你给我们  来的好结果,我老早知道暴风雨定然已打在我肩上……你弄来多漂亮的好声誉……你口口声声说忍耐、忍耐,然而我们大司铎的名誉可要扫地啦……”

圣人俏皮十足地说:你这么说,由于你不是巴拉的产品,不明白种卷心菜的秘诀。我呢,是从那地方出生的。我知道卷心菜需要移植才生长的好。天主要移植临时医所,这,要长成巨大的卷心菜。果真巨大的厉害呦!他死前两年,向国王报告:小家庭收养着一千三百名病人,场年经费达一百万元之钜。

红色走廊的三十五名病人走了以后,圣人并不袖手闲观;一个寡妇纳西自愿帮助他,又叫来了第二批基石:工人们的婴孩,准备创办育婴会。圣人同纳西、多玛斯两人不时到穷人家里去探望安慰病人。

 

六 伟大的小家庭

1832427日,他到了华道角,一头驴子拉着一辆车,身上有一些家具和一个可怜的人,这个人一双脚上生毒瘤。他给加尼地博士说:我要在华道角再开红色走廊;我有两个小房子,都塞满了年不治之症的病人。我买了一头母牛和牠的小牛,一头母驴和牠的小驴子,榨点儿奶给我的病人吃。

上述的味增爵的姆姆还是跟着他。但是这些房子被病人占满了,晚上她们便得到马厩去。她们想及白冷的山洞,倒也欢天喜地的笑开了。

病人逐渐的加多:圣人买了制帽厂的一半,多放了二十五张床。过了四个月,把制帽厂的另一半也买了,全座房子又立刻挤满了。还不够用,于是在另一房子里又放上二百张床。好事的人及寡信的人都来拜访圣人,圣人对他们说:被收容的可怜者将达数千,全靠天主养活,这里将变成一座小城。他的弟弟阿尔培笃埋怨他办事糊涂。圣人却说:你看吧,我已经看见这一带平原,撒满了天主安排所建的屋宇。人家问他:亲爱的赞牧司铎,你在干什么?他答:没有什么,小家庭犹如小芥子,将会长大,收容大量的病人,成为多理诺与整个彼蒙省的小城。

这里的环境极不适宜于工作的:无赖青年们不时将石头、污泥向玻璃窗投掷,百般的侮辱好姆姆们;附近的一间酒肆里各种各样的毛病———酗酒、野话、谩骂。将来酒肆有一天要换过招牌。圣人说。果然这句话不久就实现了。1835年霍乱症刚在多理诺停止,人们为永留纪念,特于忧者之慰堂竖了一条大理石柱永留纪念。可是一个患霍乱的妇人,仍留在圣类斯疗养院里;没有人肯照料她。结果是由圣人收留了。两天后,加尼地博士在晚上八时发觉疗养室有好几个染了霍乱的;看护、修女也一样,还继续传染着。医生急起来,马上要将患者隔离,但是到什么地方去?

医生只是埋怨圣人施行爱德的不明智。圣人安详自若的,他袋里不名一文,却跑到附近的酒肆去,对老板说:你可以拿点儿酒来,让我们一同饮个畅快吗?生意好吗?老板答:很冷落,似乎世上没有人再欢喜喝酒了。圣人说:生意既然不好,你将房子出卖不是更上算么?”“这是我求之不得的,但谁肯买呢?我想将全座房子出卖,桌子、椅子、酒埕、酒樽……”“那最好没有了,我们多喝几杯吧;但我想你也许未必要出卖你的家庭吧。很好,让我来买它,但你如今要马上让与这房子。老板惊讶地接受了,把楼下搬个精光。圣人兴高采烈地回去通知医生,已经有了一间房子,离小家庭不远的。前后不出三小时,疗养所已准备停当了,霍乱患者已抬到那里去,每房子有一张床,一个火炉,一个姆姆看护。圣人最大的快乐就是替那些地方洗礼。他笑盈盈的说:感谢主恩,使酒肆站不稳。

那时候,小家庭已有十座房屋,一经购买,便给它领洗,取一个圣名;譬如:亭毒家庭主之家庭圣母家庭白冷家庭信德家庭。老板的酒肆,也变成望德家庭。这些家庭继续扩展着,围着最初的核心。起初,没有正常的形状。不规则,不对称。可是渐渐有了阔大的广场,宽阔的幽径,宏伟而富有美术性的圣堂,终于构成了一座小城,一座二十万方公尺,八千居民的小城。



上一篇:1. 恩宠得到了 2.伟大的黎明 3.主的祭台
下一篇:7.爱德的百科全书 8.给穷人传布福音 9.新式的工人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Copyright(C)2006 - 2018 xiaodel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