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遗书一束(小月芽小德兰录入)列表
·出版许可
·目 录
·一、小伯多禄
·二、小伯多禄的信
·三、向天国去
·四、天国之主
·五、小孩子要面包吃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二、小伯多禄的信
二、小伯多禄的信
浏览次数:172 更新时间:2023-10-25
 
 

二、小伯多禄的信

四规开完了,开四规的神父自然应当回到本堂口去,小伯多禄很想念开四规的神父,又因为他是领圣体联盟会的书记,所以不时的和这位神父通信。

他的信里写的十分庄重秀丽,这位神父,把小伯多禄的一总来信,都保存着,现在照原文把它直译出来,献给小读者,想你们一定是很欢迎的。

第一函  联盟会小会员

我可敬的神父:

你猜猜看现在写信给你的是谁?你知道么?神父,我就是小伯多禄,联盟会里的一个最小会员,我要报告你几件新闻,自从开四规以来,我没有一天不想念你!

你动身后的那天,有几个比我大一些的对我说:他们会送你到火车站,我本来很愿意来送你,但是我只有七岁,年纪小,消息也不灵;他们不预先告诉我,所以我没有知道,不能来送你,实在抱歉的很,我每日晚上八点钟睡觉,从上瞻礼二起,暑假结束,学期又开始了。我就会校读书,鲁意先生昨天对我说:小伯多禄,你很好,我很喜欢你;我觉得你现在读书比从前用心了,更守规矩了,果真不错,我天天用心读书,紧守规矩;这因为我天天领圣体,我做算术,虽然不是常常做的出;写字虽然还要写错别字,到底我要用心去做,使得神父见我在每一封信上,有一些进步,发现我是一个好的联盟会会员,相称天天领圣体。

神父大人假使我爱慕好耶稣,远眺尽我的心爱慕祂,想来好耶稣也一定降福我的。

你去了以后,我天天领圣体,只断过一天,神父大人,我求你宽免,这事不是我的过失,因为我一清早就到堂里,不料本堂神父送终傅去了,所以没有弥撒,我只得败兴而归,原来因为我年纪小,所以没有人留心我。

我的大哥哥若望,也是同我一样,联盟会第一组的会员,天天领圣体,这是我叫他这样做的。

我觉得小耶稣在祭台上,看见许多小孩子天天领圣体,一定十分快乐,我也十分快乐。

我在家里不大发小孩子气,不过有几次,正在吃饭的时候,给爸爸骂,因为没有父亲的准许,我屡次立起来;又因为我同小妹妹奥台德常常争吵不休。

他说要打我,到底不会实行,我盼望他终不要打我,但是我以后也当留心些,有志气些,再会!

爱你的小伯多禄!

第二函  妈妈叫我告诉你

可爱的神父大人:

我很喜欢能写信给你,告诉你我十分爱慕好耶稣和圣母,但不知他们也爱我否,因为我还有许多毛病哟!现在妈妈叫我告诉你我的一切过失。

我在家里,常常和小妹妹争吵;别人劝我安静些,我不是常常听的,有一次,竟和她打起来了,神父大人,我许下以后不再做这样的事了。

我的懒惰,好像一只山鼠,我读文规的方法时,常常皱眉头,有时和保姆争吵,有时我不肯吃馒头汤或是鱼,这都是我的毛病,我的毛病真不少;但是我愿意勉力去改,使得小耶稣天天喜欢看我领圣体。

祈祷中会的每日献功诵:“耶稣圣心,我因玛利亚……”我已背的出来了,每天早上醒来,我立刻就念,使得我一天到晚做的功夫,完全献给耶稣圣心为被人灵魂。

在弥撒中,我念完一串玫瑰经,第一端为祈祷会,第二端为教宗,第三端为爸爸,第四端为妈妈,第五端为哥哥妹妹和我自己,每念一段后加念一遍短经,这是妈妈教我的,经上的意思是这样。

小耶稣,求你赏赐我越大越有志气,求你保守降福爸爸妈妈若望奥台德和一总的人,阿门!

再者:现在天天不断,有许多小孩子,报名进联盟会,他们的名字,我已写在我的本子上了。

其中有十个天天领圣体,八个每个主日二次,三十个每主日一次,我们领圣体都是一同去的,会员的微章一个也没有忘记佩戴,我每次在弥撒后,亲自去收还微章和圣歌本。

你的小书记小伯多禄附上

第三函  因为要有志气

我可爱的神父大人:

我天天去领圣体,祖母很不赞成,所以我一有了小过失,就被她责备,有一天她对我说:“你在这事上那事上,没有志气,怎可领圣体?”原来我的祖母,年纪虽然大,却不是天天领圣体的,我就把你从前所说的话,答应她说:“好婆婆,不是因为我有志气,所以天天去领圣体,却是因为要做有志气的人,所以天天领圣体,我许你以后自己留心些就是了,现在她也不来责备我了。”

每天早上,没有人唤醒我们,我们自己起身,若望哥哥帮我穿了皮鞋,就一同去望弥撒;大家蹑手蹑脚从楼梯上下去,怕不要惊醒了爸爸。

我常常向爸爸说:你应当开四规;他终是不答应,也不肯念经,我天天早上求好耶稣赐他改过,我也为他哭了好几次,因为我怕我到天堂上等不到爸爸来;你从前曾说过:谁不开四规,就犯一个大罪,我把这句话提醒他,他不许我多说,神父,请你也为我爸爸求天主,再会!

第四函  为我爸爸求天主

可敬爱的神父:

有一次我们在吃饭的时候,爸爸说:耶稣不是天主,只是和平常人一样的,我就哭着对他说:“不是,不是,祂是真天主,神父说的,他是天主第二位”若望也是这样的说法;奥台德妹妹立在凳上拍着小手尖声唤说:“祂是天主,祂是天主,这是神父说的;问答上也有的”

神父呀!请你为我爸爸求天主,请你再告诉我,把哪种书给爸爸看,使他发生信德;你在避静的时候,常常和我们讲,不但该当为父母讲道理,还要为他们求天主,再要为他们做祭献“小克己”为此缘故,我每天晚上,跪在床边,念一串玫瑰经,每一端后,加念:“小耶稣,请你赏赐我爸爸改过”

有时候妈妈给我糖果或饼干,我就省一半下来,到了瞻礼七,路上遇见叫花子,我就送给他们,也请他们为我爸爸祈求,使他改过迁善。

你的小伯多禄敬上

第五函  好新闻

神父大人:

我报告你一个好新闻,我的妈妈,从前不过每主日一次领圣体,现在也天天和我们一同领圣体了,因为我对她说:“妈妈,你为什么不同我一样天天领圣体,使得爸爸改过呢?”她用手紧抱了我,一言不发,但是到了明天,她就和我们一同去领圣体了。

神父,你想我们何等快乐啊!我们一定要使爸爸改过。

小伯多禄敬上!

第六函  曹曹

可爱的神父:

现在我们正在暑假期中;因为没有上课,我觉得很是生气,昨天我们到海边去逛街,后来看见很多虾,我就捉虾,昨天我一共捉得了一百二十只虾,若望一百六是只,妹妹把虾煮熟了,我们就在海边一块石头上,大吃一顿,后来又捉得了一只牡蛎,一只褐色大蟹,我们就把它们放在一起,叫它们玩,到底蟹的力气大,牡蛎打不过它,吃败仗,逃走了。

我们又闲游了一会,就一同回家;走到街上,遇见一个拾破烂的孩子。他的身体,比我爸爸的皮靴高一些,背上一只破篮子,装的满满的,倒比他的身体还要重。

那时天正下着小雨,天气很凉,这可怜的孩子赤着双脚,在人家门口的垃圾桶里,收拾东西,忽然来了三个年纪比他大的顽童,抢上去把他背上的篮,向下一倒,篮内的东西,倒了一地,孩子放声大哭,转身奔逃,那些顽童还要追他,把石子丢他,我看见了很抱不平,立刻三脚两步,跑到最大的一个孩子旁边,把我学习的好拳术,一齐使出,打一个爽快,他们看见拳头就拔腿就跑,我也不去追他们,就问孩子说:你叫什么名字?他答:我叫曹曹,我又问他住在哪里?他说住在桥脚边,我问他鞋子在哪里?他说我没有鞋子,我就对他说:你来,妈妈要给你鞋子,他答说:我没有妈妈。我知道他弄错了,就对他说:不是你的妈妈,是我的妈妈要给你鞋子。

我就领他到家里,妈妈把我一双旧的半筒靴给了他,又给他一片馒头,蘸上一些糖浆,我一面帮他穿靴,一面问他说:你弹珠有没有?他摇摇头说:没有……我说:你来,我来给你,我就把他的两只袋,装的满满的弹珠,后来他一边笑,一边吃馒头去了。

这时我十分快乐,因为你对我讲过,凡为穷人做的,就是为小耶稣做的,于是我就跳着给妈妈说:妈妈,我把一半弹珠格靴子送给了小耶稣,爸爸一定要改过了。

 

第七函  一件秘密

我可敬可爱的神父:

我刚才同了若望和奥台德到沙滩上去捉沙缘鱼,要到那边岛上去,必须要经过几个浅水潭,奥台德吓的不得了,似乎要沉死她一般,终是不敢走,于是我做了马,若望抱她驼在我背上,若望做马夫,我一边走,他一边在背后把鞭子轻轻的打我,叫我快走。

神父呀!你看我们怎样捉沙缘鱼;我们各人拿了一把木刀,在湿沙上搓来搓去,随便写些什么,我写的是《我将来要做将军,像爸爸一般》,奥台德写一遍她所读过的寓言,若望写算数题目,每写一个字,就有一条沙缘鱼跳起来,微微窜动,好似银针一般,奥台德见了,吓得转身就逃,大声喊叫,我和若望有些不怕;一共捉了两百多条,你想有趣不有趣呢?

神父,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件秘密,一个月前,我在领圣体,后来想起神父所讲罪的道理,又想起安南东京致命的一个姓马小孩,他情愿死,不愿犯一个大罪的故事,我就求小耶稣,宁愿赐我早些死,不要许我活着犯一个大罪,我觉得这个祈祷,很中悦小耶稣的心,现在我每晚为爸爸念一串玫瑰经后,又念“好耶稣,求你宁赐我早死,不要许我活着犯一个大罪”这件事我做的好吗?

第八函  有时答应有时不答应

可敬的神父:

现在暑假已过,学校里又开学了,今天,我在地理课中,读到茄劳纳河的支流,我可以不看书了,背给你听,现在我再告诉你几个小秘密,我在学堂里遇到没有人的时候,就喜欢到小堂里,跪在圣体面前,独自和耶稣谈话,祂有时候答应我,有时候不答应我,不过我还是快乐的很,情愿和祂住在一起。

我常常对祂说:“小耶稣,你该赐我爸爸改过,等待要从堂里出来,又给他说:“小耶稣,我愿意常常和你一起,同你谈心,但是我现在该当读书去了,我不忘记你,我为你用功,神父说过的,为天主用心读书,即是祈祷,我在学堂里散心的时候,为更加亲近小耶稣,常常在近小堂的一面游行。

跑路的时候,我就四处看望寻乡间的圣堂,看见了,就念一遍经文,望望堂中的小耶稣,晚上我睡觉面总向着圣堂,对耶稣说:小耶稣,有朝一日到了天堂上,何等有趣有福呢!因为常常能够和天主在一起,但是爸爸要到哪里去呢?可怕!请你为他求天主。再会!神父大人!

第九函  没有吃过苦

我可爱的神父:

我很难过,好天主不愿意赏赐爸爸改过,到底我常常求祂,每天早上望弥撒领圣体时,念玫瑰经时,上课时,散心时,时时求的,但是昨天我忽然想着,要使罪人改过,当做三件事情,就是:祈祷、讲道理、吃苦。

我已祈求过天主,讲过道理,但是没人吃过苦,于是我求好耶稣,使我多吃些苦,为补赎爸爸凌辱天主的说话,并使他改过,他常对妈妈说;耶稣不是天主,宗教是神父们造出来的;再有许多话,我也不愿说,你寄来的书,爸爸已经一一看过,但是他说:书中所说的,作证不出什么,他终不肯改过,终不信有地狱,我们真是不幸,妈妈也为他哭了数次。

第十函  情愿死

可敬的神父大人:

上主日,领圣体后,耶稣视乎对我说:小伯多禄,你要爸爸改过,情愿死吗?我答说:情愿的,耶稣,耶稣又对我说:你愿意吃多少苦呢?我说:不拘多少,随便你圣意,只要你肯相帮我,我一定甘心忍受的。

神父呀!我现在已准备死,但是因为没有神父的准许,恐怕要犯罪,所以我不敢答应,神父,我在这事上,做的对不对?请神父告诉我。

爸爸带领的军队,要派到别处去驻营,一个月后,我们将离开这里了,请你为我们祈求,另外为我爸爸祈求!

再会!可爱的神父!

 

第十一函  效法圣达尼老

可敬的神父大人:

今天早上本堂神父照着每月的老规矩,召集全体领圣体联盟会会员的开会。

他先问我们,每组增加了多少新会员,我们一算;第一组就是没有领圣体的增加了一倍;我也领了六个进会,本堂神父听了很喜欢,又鼓励了我们一番。

后来本堂神父为我们讲联盟会主保圣达尼老的故事,他说圣达尼老在七岁的时候,已发了贞洁愿,我听了这句话,好像耶稣在心里问我:“小伯多禄,你愿意如同达尼老一样一生一世保守贞洁吗?”我答说愿意的,并且我也许给祂了,我心中十分快乐!因为我能完全献给好耶稣了。

神父,假使你许的,我可以把我的许愿在每天领圣体后,重新许给耶稣,神父,你想好不好?

我的宝贝至今还没有改过,时常有凌辱天主和相反信德的话,请你多些为他求天主,赐他改过!

再会!神父大人!

第十二函  搬场

我可敬爱的神父:

我们全家一离开了之前驻兵的地方,搬到这里了!神父!我们很难过,因为这里不像那边,这里没有领圣体联盟会,也没有一个儿童天天领圣体的,最热心的,不过一个月一次罢了。所以我们初到之后,过了一个主日,本堂神父在弥撒后,叫妈妈和我到更衣室里去谈话,我不知道为什么事,所以吓的不得了。

本堂神父先注视了我一会,然后开口说:夫人,这里的教友,见了你们做的事,稀奇的很,假使你自己一人天天领圣体,人家还能懂,但是你天天领了儿子跑到圣体栏杆上来,一同领圣体,有几个人实在不懂得,心里非常诧异,我要问你,你儿子自己懂得领圣体这件事吗?

妈妈答道:我想他是懂得的;神父,我老实告诉你,我们天天领圣体,其实,不是我领他来的,其实是他领我来的,神父又问:你的儿子有几岁?妈妈说:八岁,神父于是问我说:小伯多禄,你为什么要天天领圣体呢?我就答说:神父,我要小耶稣喜欢,又要教宗喜欢,所以天天领圣体,神父说:还有吗?我答说:还要爸爸改过,本堂神父听见了这句话,呆了半时,好久说不出一句话,然后说道:小伯多禄,既然如此你只管天天来领圣体吧!教宗教你这样,假使我教你不要来领圣体,我就是不听教宗的命了,于是我就跟妈妈欢天喜地回家。

附启:明天将军夫人家里开茶话会,请我们去参加,妈妈为了这事,特地为我做了一身新衣服,按照骑兵式的,用红蓝二色美丽的很。

第十三函  是教宗的意思

可敬爱的神父大人:

前次我从将军夫人家里出来,着了冷气,所以回家后患了重伤风,现在觉得不适不爽气的很;但是我把它献给小耶稣,这封信,是妈妈相帮我写的;如同昨天一样。

我现在报告你前次宴会的光景;我们到将军家中,有许多军官和军官夫人,都在那里。

夫人们见了妈妈,都不约而同的来说她,说她不当天天领了我去领圣体。

将军夫人第一个先开口,对妈妈说:夫人,我真不懂,如同你这样的一个好教友,这样做法,你自己领圣体不够,还要领一个八岁的儿子一同去领,而且天天去领,真是弄的我莫名其妙了,照我想,一个好的女教友,第一自己该当敬重圣事,并且也要使得自己的儿女敬重。

不要说别的,就把我个人来论,我有四个儿子,都满了十一岁,刚才叫他们初领圣体,我想至少到十一岁,他们方能够懂得自己所做的事了,方才许他们领。

一个军长夫人接着说:为着领圣体,一定要把吃早饭的时候拖迟,天天这样,为小孩身体的健康很有妨碍,所以我常叫我的小儿们没有起身前,在床上吃些东西。

再有一个大胖子夫人,帽子上插一根白羽毛的接着说:况且现在这些行法,不通行了,有许多教友,都说从前初领,何等热闹喜欢,现在小小年纪,就潦潦草草替他初领圣体,岂不是失去尊敬的心吗?再有听问答一事,人数也越弄越少,不像从前那样多了。

她们你一句,我一句,正讲的起劲,我偷看妈妈,妈妈给她们说的,满脸通红,似乎要哭出来了,我也含着眼泪,呆呆的望着,不知如何是好。

妈妈等她们说完了,就和顺可爱的样子,对她们说:诸位夫人,我不来逐一回答你们一总的难题了,让神父和一群超性学士们回答你们吧!为我,一总的超性道理,包括在一句话里,就是听命二字,教宗的意思,愿意我们的儿女一开了明悟,就领圣体,所以儿童开了明悟,我们又本分领他们去领圣体;照教宗的意思:愿意他们天天去领,假使不能天天领,想法子使他们多领几回,我只有照教宗的意愿听命是了,我不能批评教宗,也不能和圣教会辩驳。

妈妈说到这些,恰好将军进来,高声喊说:好极了!你说的才有理,真正是公教人的思想,假使我们要辩驳,批评,为什么不索性去做辩驳教人呢?(注:就是耶稣教)做了辩驳教人,言论和信德,都可以随便自由了。

你晓得圣教会中出命令的事哪一位吗?我答说:将军,是教宗,将军说:好,我的小朋友。诸位夫人,这就是答应你们,一总回答的问题,你们试想;假使我们做将军的,临阵的时候,忽然来了一个小兵,和我辩论我的命令,批评我的战术,这样还可以打胜仗吗?况且教宗是不能错的,有天主圣神默启引导的,我们是不能错的,小伯多禄,你真是小英雄,来,来和我亲吻,我就深深的和他亲吻了二下。

后来我们将动身,爸爸在走廊里,穿大衣时,我听到将军对爸爸说:团长,我恭喜你,你有一个好儿子,将来一定不会丧失你名誉的。

等待茶会结束后,我们在路上走时,爸爸紧紧地握了我的手,我晓得他今天十分快乐了。

为此缘故,晚上,我在床上为将军念了半串玫瑰经,因为他为我妈妈辩护,我也该为他念几遍经,为报谢他。

爱你的小伯多禄

第十四函  为什么天天叫我吃饭

我可爱的神父:

往事又要重提了,上瞻礼五,我那些夫人们到我家里来,她们又尽力的来讥笑我妈妈,终是反对我们妈妈同我天天去领圣体。

这回却苦了,没有人帮忙了,所以,等到他们走后,爸爸就怒气冲天,愤怒的对妈妈说:你们这样做去,给人家当做一个话柄,你们所做的热心事情,到底到几时可以完结?妈妈气的只是哭,我就照了一本小书上所看见的,关于这个问题的几句话,笑嘻嘻地对爸爸说:爸爸,为什么缘故,你天天叫我吃饭?爸爸说:为养活你啊!我又说:爸爸,既然这样,我也要养活我的灵魂,我们天天去领圣体,正是为这个缘故呢!爸爸听了,一言不发,跑到房间里去了,也不和我亲吻,唉!神父呀!我真是个不幸的孩儿!

妈妈跟了我到房间里,坐在床沿上,对我说:小伯多禄你看,一群人都反对我们,没有一个人相帮我们,奖励我们的,以后还是照人家习惯做吧!避免别人讥笑我们!我答说:是的,妈妈!但是如果我们这样做法,要不听天主的命了,妈妈说:是的,小伯多禄,但是我们假使再照样做下去,批评的、攻击的、一天多一天了!爸爸的恼怒,也日甚一日了,怎样做呢?我答应说:妈妈,不错,到底我们仍要继续领圣体,照我的意见,主日上仍到堂里去,平常我们可以到别处小堂里去,恰好这里有六座小堂,我们轮流去,恰好一天一处,再巧也没有了,只要我每天早一些起来就是了,妈妈听了,很赞成开心的和我亲吻了,跟我说:小伯多禄,你说得有理!我们明天开始周游各堂吧!祈求你的护守天使相帮我吧!

从此以后,我们每天早一刻起身,向各处圣堂轮流望弥撒哦!神父呀!你想想小孩子们要寻到小耶稣,何等艰难!一群人都要在阻挡我们。

你的小伯多禄敬上

上一篇:一、小伯多禄
下一篇:三、向天国去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