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遗书一束(小月芽小德兰录入)列表
·出版许可
·目 录
·一、小伯多禄
·二、小伯多禄的信
·三、向天国去
·四、天国之主
·五、小孩子要面包吃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四、天国之主
四、天国之主
浏览次数:153 更新时间:2023-10-25
 
 

四、天国之主

神父大人台鉴:

我们现在有一件很不幸的事,须得禀告神父:我们的小天神已不在人间了,我们的小伯多禄已不在世了!他患了一个月的病,吃了一个月的苦,真是如同一个致命圣人!他受了这样的苦,从不出一句怨言,从不发显出一些不忍耐的样子。

本堂神父天天早上送圣体来给他领,他一夜功夫一些不能安睡,眼巴巴的望神父来,好容易挨到天明,方能慰他的盼望;恭恭敬敬的领了圣体,这个时候,吾主祂真是如同在天堂上一般,几时他听得神父上楼梯的脚步声,他的面容立刻变了,宛如一个小天神,两只眼睛,好似看见天主,一动不动,不但一时如此,一天到晚,终日如此。

我进到他房间里总见他手里拿了念珠,在床上念玫瑰经,或唱开四规的圣歌,我叫他休息休息,他答说:爸爸,我讲天主的事情,就是休息,我问他你和天主讲了些什么?他答说:是讲你呢!临终的那天早上,他妈妈对他说:为求他病好,要做第二个九日敬礼,他就哭着说:“妈妈,不要不要,请你不要阻挡我死,我要死,为爸爸改过”。

他死在建立圣体瞻礼的早上,就是奥德台初领圣体的那天,她领了圣体回来,小伯多禄抱了她好久,后来他自己预备末次领圣体,这时本堂神父供着临终圣体进来了,小伯多禄见了,就跪在床上,捧着双手,发出恭敬的样子,两眼向天上望了,发出天国的快乐。

后来他求我宽恕他平日的听命,我却要对他说:我的苦儿呀!是我应该求你宽恕!但是没有说出,眼泪已夺眶而出,流个不止,喉咙也好似塞住,说不出话来,他的母亲、若望和奥台德都和我大哭不止。

本堂神父也止不住陪着流泪,唯有小伯多禄独自显出快乐平安的态度,反来安慰我们。

城里大堂的钟声忽然铛铛的大响,大礼弥撒将开始了,就在这时小伯多禄近临终了。

一会儿,小伯多禄似乎叫我,我把耳朵凑近他抖动的嘴边,他用微弱的声音说:爸爸,天堂相会!是为你呢!那时他干瘦的皮包骨的手指中,还紧紧地握着念珠,一瞬间就断了气了。

死了以后,他的面容上显出红润的光彩,好似给天堂的光芒照过一般,两唇微微的带着笑形,他的身体已经吃苦多时,只剩一把骨头了,我见这个小天使死后,全身显出非凡的平安,好似亲见天主的光辉,这样的好小儿,我实不配做他的父亲。

不瞒神父说,我已有二十多年不念经了,二十多年不信天主了,至少我自己是这样想的,那时,我不由的双膝跪在他的床前念经,流泪,大哭了!我不是哭他,却是哭我自己。

我求天主宽赦,求我们的小天使宽恕,因为我在这个卑微的世俗里混过一生,唉!我怎样羞愧我自己,我对着我的儿子觉得他是伟大的,我反而自觉渺小,我是一个大罪人,早已该下地狱的人,要靠这位天主特选之人,实在觉得当不起。

我想良心污秽的我,要留在他的身边,陪他一夜,良心的刺激实在是难当的,我觉得好比一个该下地狱的灵魂,到了审判日,在至洁的天主台前,你想该如何的羞愧。

末了,我悄悄的逃出门外,找到一位神父前,把我一生的罪过全盘托出,办了个神工,然后才觉得在我儿子跟前可以亲近他,陪他,不算极不配了。

他穿了初领圣体的服装,睡在白百合的花中,我跪着把我可怜的灵魂呈现给他,请他降福我灵,保护我灵。

到了出殡的那天,恰好是望复活瞻礼,我们陪着棺材同行,那时城里的大堂正在打着报告耶稣复活的钟,一行送殡的人,不像是出丧,却像是行大凯旋呢!

本堂里的一众男女学生,都穿上了初领圣体的服装,齐来送葬。我只是哭,不过这些眼泪,不是为悲伤,却是为喜乐,新近恢复的快乐,深沉的快乐,充满着平安的快乐!

棺材到了镇上,女孩子穿上了白衣长袍,男孩子臂上都缝了黑纱。环绕排列在小地穴的四周,棺材放下,第一次泥掩上去后本堂神父开言说:我可爱的儿童们,我今天心中非常感动,不能和你们多讲,我们大家念一遍经,感谢天主吧!因为天主在你们一个朋友的灵魂上,做了大工程,天主几时要用圣宠使他提拔拣选的人,修出类拔萃的圣德,不管他年纪大小,日领圣体,使得我们的小伯多禄成为一个小宗徒,小英雄,我们盼望他在天上仍做宗徒,教训我们一众人,使得你们和你们的神牧更加懂得耶稣圣体的圣意,就是因着天天领圣体,保存你们,长大你们的灵魂。

神父大人,请你为我们祈求,另外为我,使我和小伯多禄不要相隔太远,我不过生他的肉身的性命,他却给我灵魂的性命。

第二函  新生命

神父大人阁下:

这封信,乃是小伯多禄的父亲,代替他写的,因为他已不在人间了。神父他已不在人间了,这句话说的相宜吗!

复活瞻礼那天是我活新生命后第一次领圣体,这个新生命是他牺牲换来的,那天领圣体后从心坎里清清楚楚的听到一个声音,这个声音不是别人的。确确实实是我儿子的,他对我说:现在你要补替我天天到耶稣跟前去,我听了很难过,想方设法避开他,但是这个声音越说越响,简直要吹破了我的心,把喜乐灌进我的心,他不停的说:爸爸呀!现在你要代替我,我付了重债,买得你的改过,所以你的改过当是纯全不缺的。

这样的叫唤,一连好几天,另外在早上,小伯多禄死前,习惯常到堂里领圣体的时候,叫的更响更急,末了,我不得不依了他的话去做。

我是好像圣经上所说的,一个傍晚上葡萄园工作的工人,我以后要天天到圣体栏杆上去,补我儿子空下来的位置,尽我的心力,補赎前非,不致成一个恶极不堪的人,这个志向拿定以后,我还有一个盼望,就是追随他的后尘,慢慢地走到圣德的正路上去,这条路是祭献和牺牲自己,小伯多禄在这条路上走的很快,现在已经走到尽头了,本来我应该做他的师傅,引导他,但是我现在反是他的徒弟了。

今天早上我在花园里散步,忽然看见一枝白百合花,我呆住了,这朵花是昨夜开的,花的下面有一棵小草,彩瀾似银星,为花影遮着,这棵小草似乎因着百合花的花粉落在地上,方才能生出来,我愿意做这棵小草,就是做小伯多禄的小草,常常受他荫庇,常常和他亲近。

上一篇:三、向天国去
下一篇:五、小孩子要面包吃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