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爱--最短路程列表
·爱的神圣呼召
·第一篇 小德兰的自传
·第二篇 小德兰的信
·第三篇 小德兰的祷告
·第四篇 小德兰的诗我今天的歌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一篇 小德兰的自传
第一篇 小德兰的自传
浏览次数:5821 更新时间:2007-1-31
 

(注:此自传乃小德兰在二十二岁遵其当时所在乏圣衣会修院院长之命而写,而院长即是她的二姐--宝里纳。当其慈母见背时,圣女即呼此姐为母,今又为其修院之院长,故又可称为母)

亲爱的母亲:(这是天主教修女的称呼)

我要将我一生的事诉说给你听,当你叫我写的时候,我怕这重大的事于我不合适,但主使我知道,最能讨祂喜悦的事,就是简单的顺服。于是我便开始唱「主的怜悯」诗歌,这是我永远要唱的一首诗。

蒙主呼召

    当我跪下打开圣经时读到「耶稣上了山,随自己的意思叫人来。」(可三13)这句话给我一些光照,使我明白我的蒙召,我的一生,和主给我一切恩惠的奥秘,祂并不呼召那些有价值的,而只呼召祂所愿意的。正如保罗说:「神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这样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那发怜悯的神。」(罗九 15-16)

    我常这样问自己,为甚么信徒蒙恩的情形,有的是这样,有的是那样。主就俯就我,解释给我听,祂把天然的景物指示给我看,我便明白过来,神所造的每一朵花都是美丽的,玫瑰的光辉与百合的洁白,不会减轻紫罗兰的香气,或是菊花的清高,如果每朵卑微的小花,都盼望成为玫瑰,这大自然便会失去它最高的美丽,田野也不会有许多各种美丽的色彩来点缀了。在属灵的世界中也是如此,属灵的世界就像是主的一个活的花园,祂造就一些伟大的圣徒,这些人好比玫瑰和百合一样;祂也造就一些微小的圣徒,他们也必须甘心的在祂脚前作一朵小菊花,或简单的紫罗兰。

如果当神低头来看他们时,他们能使神喜悦,这就是他们的用处了。他们越甘心的行神的旨意,他们的生命就越完全。并且我还知道,神在一个简单而不拒绝祂恩典的人身上显出来的爱,和祂在那些满有恩赐的人身上所显出来的爱是一样的。其实说来,我们的救主,祂是这样的降卑祂自己来俯就我们这些微小的人,正是显出祂的伟大来。

    你会奇怪我怎么不说我的故事,而说这些话呢?其实这些话正是引进我所要讲的,这也就是我对于神所赐给我的恩典之感想。

      「我的神阿!我拣选一切……我不怕为你受苦,我只怕一件事,就是行我自己的意思,我将我的意志奉献给你,求你悦纳,我愿拣选一切你所愿意的。」

     「我知道如果我要成为属灵的人,就必须受许多的苦,要拣选那最完全的路,就要弃绝自己。」

    有一些东西当被曝露在空气中时,便会失去它的香气,照样,一个人最里面的感觉,如果用地上的话来表达,就会失去属天的意味。哦!头一次拥抱主耶稣的滋味是多么甘甜,这实在是爱的拥抱,我觉得我是被爱的。我说:「我爱你!我将自己给你,直到永远。」祂并不问我要甚么或求甚么,祂与小德兰彼此相识,互相了解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那一天我们的会见不只是认识,乃是完全的联合,我们不再是两个了,小德兰已经像一滴水,失去在大海里面了,只有主耶稣自己的存在,祂是主!祂是王!小德兰岂不是求祂把她的自由拿掉吗,这自由是最叫她害怕的,她觉得自己那样的脆弱,极需要神的能力维持她,我的喜乐是这样的大,这样的深,以致我约束不住它,眼泪满了我的眼睛,并且一直往外涌流。(注:这是她十一前头一次擘饼后的感觉)

喜乐满溢

    此后,我心中的喜乐越过越满溢,是那么丰满,那么深厚,以致甜蜜的眼泪常常往外涌流。就是和我常在一起的同伴也不明白,她们互相私下议论说她为甚么又哭了?良心上有甚么不安么?不!也许因为在想念她死了的母亲罢?哦!竟没有人了解她,当天上的喜乐都集中在这个小小心中的时候,在软弱人性的她,不可能接受了而不落泪。

    我的心开始火热的爱慕受苦,我也深深相信,有许多苦难在期待着我,然而我觉得里面充满了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平安,受苦在我身上有很强的吸引力(大约十二岁)虽然在那时我还不能透彻的享受它,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要单单的爱神,只以神为乐,我常常反复的背诵<效法基督>篇中的几句话说:「哦!我的神!你的甘甜是何等深厚,我无法言喻,因这甘甜,求你使我在这世上的安慰,都变成苦味。」

    我感谢我的主,因祂让我在属世的友谊中,只尝到苦味,这是祂的美意,如果一颗心已经被属人的爱占据了,它怎能再紧紧的和神联合呢?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我曾看见许多人,他们好像一些愚昧的灯蛾,被虚假的火光引诱,向着它飞去,结果连翅膀也被烧毁了,当他们受伤之后,缕转向我们的主,祂是那真光,祂是神圣的火,这火只是热切燃烧,而不毁坏。

    在某一个晚上,我默想爱主时,我不知该用甚么话来向主说,我是如何爱祂,如何盼望祂到处受人尊敬,被人事奉。我想到地狱,心中很难受,因为在那里没有爱给祂,因此我从心的深处呼喊说,因着主的爱,我乐意到那冒犯神受永刑的地方去,好告诉他们神的大爱,好使祂在那里也永远被人敬爱。为了祂的荣耀,这当然是件不可能的事,但爱常常会说出愚昧的话来。我这样说,并不是我不想上天堂,也不因别的,乃是爱。并且在这爱的热情中,我觉得没有甚么事物能使我和神隔绝因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

爱的试炼

    我承认我虽然流泪,但我里面有极深的平室,因为这平安住在我的深处,虽然主不向我说话,在外面也满了痛苦。--她愿作修女,修道院不收留,这一个试炼是很沉重的。--神并不是照着人的意思行,乃是按照祂的时候行他自己的旨意。在这件事尚未临到我之前,我曾将我自己奉献给主耶稣作一个小玩具,我请祂不要把我

当作贵重的玩具,以致小孩子只敢看而不敢摸的,乃是把我当作一个没有价值的「小皮球」,可以随祂的喜欢拿起来或丢在地上,或用脚踢,或拿针刺,或放在门后房角,或抱在祂的怀中,总而言之,我愿使祂快乐,让祂自由的对待我。

    新年快到了,一年又将过去,主仍然不理我,这种光景给我带来新的失望,祂把祂的小皮球搁在地上连看都不看一眼,这实在是痛苦的试炼。但主是看顾我的,祂给我看见,祂向那些信心只像一粒芥菜种的人,行了很多的神迹,为要使他们的信心显为宝贵,就是对于祂所爱的人,对于祂的母亲,也要让他们的信心经过了试验以后才行神迹。虽然马大和马利亚叫人告诉祂说:「拉撒路病了」。祂岂不是仍在原地留了两天,容让拉撒路死去吗?

在迦拿的婚筵中,祂的母亲向祂有所请求,祂岂不是回答说祂的时候还没有到吗?但经过试炼便有赏赐,白水变成了美酒,让属地的到了尽头,属天的喜乐,就使人得着满足。拉撒路从死里复活,他们才真认识主是复活,主是生命。我的「爱」就是这样对待祂的小德兰,当祂试验过她以后,才答应她一切所求的。我没有效法那些大圣徒们的攻克己身,也不像有些人从小就练习克制欲望,我只是简单的约束我自己的倾向,不让自己用不耐烦的口气回答人,叫人受伤,并且常常服事在我四周的人,我就这样豫备我自己作主耶稣的配偶。一次的迟延,使我在弃绝自己,谦卑,及其它的功课上有了长进。

     「爱」是不知道甚么叫作「不可能」的,因为有了爱,一切都成为可能,都通过了,除了主的爱之外没有一样东西能叫我忍受这一切的难处,因为我的喜乐是经过重大的试炼才买来的。现在我有了这满足的喜乐,才觉得我出的代价太低了,如果我不是已经有了这喜乐的话,我情愿再忍受十万倍的痛苦来得着它。

    人种的是甚么,也必得甚么样的结果。我主让我知道,要得人的灵魂是要借着生产之苦,我的苦难越多,我爱受苦的心就越大。我走这道路已经有五年了(此五年盖指初入修道院十五至二十岁),但只有我自己知道,这都是我要献给主耶稣的花,这一朵隐藏的花,它的香气是单为着给祂所享受的。

    哦!主耶稣,我神圣的良人,求你使我的衣服不沾染污秽,宁可叫我离开世界,而不要让我故意的顶撞你,但愿我永不寻求别的,只单单的寻求你!但愿一切受造之物于我都是虚无,我之于他们也是虚无,但愿没有度地的东西扰乱我里面的平安。哦!主耶稣!我只要平安,平安,平安,我更需要爱,无限呈的爱。主耶稣为你的缘故我愿作个殉道者,让我在心灵方面殉道,或是身体方面殉道,但最好让我两方面都有。但愿我被人遗忘,被人践踏,像一粒小沙一样,我把自己献给主,哦!亲爱的,好使主在我身上行完主的旨意,毫无拦阻。

    我盼望多享受主,这并不是为着满足我自己,乃是求祂的喜悦,我的路并不是惧怕的路,我常能因爱而喜乐,并认识我的软弱,完全投霏祂,主也鼓励我走上这样的路。

    现在我没有别的愿望,除了想念爱主,甚至爱到胡涂,只有爱能吸引我,并且除了求神的旨意能完全成就在我身上之外,别无所求。

爱的道路

     「爱」这条道路是极其甘甜的,虽然人会跌倒,人会软弱,但爱会利用这一切,也能立刻毁坏这一切,然后赐给人一种深刻的,谦卑的平安。从前我从一些属灵书籍中得到不少亮光,但现在无论怎样美好的书我都不能看,就是看了也不明白,明白了也不能默想。在这种情形中唯有圣经是我属灵的粮食,在圣经中我得到了纯洁的隐藏的吗哪。

但最能帮助我祷告乃是四卷福音书,我从福音书里得着我灵里所需要的,给我新的亮光,向我启示隐藏的奥秘,我知道我经历过「神的国是在你们心里」,这句话的实际。我们的主不是一定要用书籍或教师来教导我们,祂是老师的老师,祂用无声的话来教导我们,我没有听过祂说话,但我知道祂在我里面,祂在我里面一直引导我、启示我,当我需要的时候,眼所不能见的亮光就进来了,这不只是在祷告中,就是在日常生活中也是如此。

    我觉得如果每个人都看看我所得着的那种恩典。神就不会被人惧怕,却要被人敬爱,也没有一个会故意犯罪得罪祂,这不是因为害怕,乃是为着爱,神的公义在我看来乃是披带着爱的,这是何等可喜乐的事,祂顾念到我们的软弱,祂完全知道我们的天然是何等的无能,既是这样,我们还有甚么可惧怕的呢?

    我从心的深处向神呼喊说:哦!我的主,你的慈爱需要我作燔祭的牺牲--无论在那里你的大爱到处被人忽略,被人拒绝,……那些你想用爱浇灌的心,它们都转向受造之物,在那里寻求暂时的快乐和残缺的满足,而不投靠你的膀臂,不肯投入你无限的爱火中。哦!我的神,难道你的爱永远就这样藏在你的心中吗?我知道如果你找到了一些人肯将自己献上作为你爱的牺牲,你一定会用你热切的爱火快快的接纳他们

    愿你用你的爱火焚烧你的燔祭,哦!主耶稣,让我作个这样快乐的牺牲。

    从一八九五年六月九日那一天起(这是她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我便浸于主爱的汪洋中,我被爱浸透,被爱包围,每一分钟这仁慈的爱都在更新我,洁净我,使我的灵魂,没有罪的痕迹。

    像我这样的人,要成为一个属灵的伟人,是不可能的,但我在想找一条到天国的路--条短而直的路--在科学时代中人不必再爬那高而且长的楼梯,已有电梯代步,我也想能,找到往神那里去的电梯,因为我太软弱了,高而长的梯子对于我是太难的,我爬不上去。我曾在圣经中寻找,有没有像我所想象的电梯,当读到箴言第九章十六节,那里说:「谁是愚蒙人,可以转到这里来……。」我因此便亲近神,深深觉得我已经找到我所要寻找的了,但为要知道祂如何对待我这软弱的人,我在以赛亚书六十六章十二节中继续的读到「耶和华如此说,我要使平安延及他,好像江河,使列国的荣耀延及他,如同涨溢的河,你们要从中享受,你们必蒙抱在肋旁,摇弄在膝上,母亲怎样安慰儿子,我就照样安慰你们,你们也必因耶路撒冷得安慰。」

 

灵里的黑夜

    主允许我里面经过莫大的试炼,我里面满了黑暗。从前当我想到天上的事时,里面满了安慰,但现在却满了痛苦,像受酷刑一样。这一个试炼经历了几个月之久,我还在盼望被释放,我盼望我能形容我的感觉,但不可能,只有经历过这黑暗的人,才能知道这黑暗究竟有多大。我亲爱的主,你的孩子知道你的光,只要你愿意,她情愿吃愁苦的饼;她为着爱你的缘故,愿意坐在痛苦的筵席上,直等到你吩咐她,她才离开。哦!神!如果那些顶撞你的人,因一个爱你的人而可以挽回的话,我情愿一直以眼泪为粮,直到你把我带到光明的国度里。我只求你一件事,就是使我永远不冒犯。

    虽然这一切的试炼,把我所有的安乐享走,但我仍然可以说:「你必不怕黑夜的惊骇,或是白日飞的箭。」因为甚么能比为你的爱而受苦更快乐呢?人的痛苦越多,被人知道越少,神得着的荣耀也就更大。

    某晚睡前我觉得从口中出来一些热的东西,为着约束我的好奇心,我没有开灯察看,次晨我才发现我的手帕上满了血。阿!这是何等的盼望,我深深的相信,我的「爱」让我知道祂要我回家的呼召,这一个回忆是何等的甘美。

    目前我觉得没有甚么可以拦阻我向上飞奔,因为我只有一个盼望,就是要爱祂,直到我离世。我是自由的,现在甚么我也不怕,连最使我害怕的疾病--就是长久使我不能去擘饼的疾病--我也不怕了,如果神喜欢,我甘心让身上的痛苦延长到几年之久。我不怕丧命,我也不挣扎,主是那盘石,我站在上面,我从来没有求主使我早日离世,不错,我常常想我应该如此求,但这个恩惠我不敢得着。

    我不应当尝着失望的苦,因为如果有受苦的心志,那么最小的喜乐都令我们惊奇!如果我们接受痛苦像宝贝一样,受苦便成为最大的喜乐了。我知道我的病不会好,但我仍然有平安。很久以前我这人已不属我自己了,我已完全将自己弃绝给耶稣,祂可以照祂所喜欢的随意对待我。

    顺服使人脱离很多的不平安,简单的人是快乐的。

彼此相爱

    主耶稣在最后一次晚餐时给门徒一条新命令,就是叫他们彼此相爱,像祂爱我们一样。我便留心看主如何爱祂的门徒,我就看见祂爱他们,不是因着他们的资格及才干--因为他们原是没有学问,知识,满了属地思想的人--祂称他们为祂的朋友与弟兄,祂盼望看见他们在祂父的国中和祂在一起,而且为着要使他们能进这国度,祂定意死在十字架上,并说「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约十五13)

    当我默想这些话时,看见我向姊妹们的爱是何等的缺欠,我知道我没有爱她们像我的主那样爱我。现在我知道:「真实的爱是包括容忍别人的缺点」--不要因她们的软弱而轻视,乃要从她们最小的长处中受造就--并且我也知道爱不应该被关在心里的,因为人点灯,没有放在斗底下的,总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

    我认为这灯代表爱,这爱能照亮人,使人快乐,不只是爱我们所爱的人,不只是爱一家的人,神的话告诉祂的子民,要他们爱邻舍如同爱自己,祂知道人是如何的爱自己,所以祂不超过这要求。但主给祂的门徒们一条新命令时,祂不只说你们要爱邻舍如同自己,乃是「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约十五12)

    哦!我的主!你从没有要求我们一件不可能的事,你比我更知道我是如何的软弱,你也知道我永远不会爱我的姊妹像你爱她们一样。亲爱的主,除非你在我里面爱她们,你愿意给我这样的恩典,所以你才赐给我们一条新命令。哦!我爱这命令,因我知道你的旨意就是要我在你里面去爱那些你吩咐我去爱的人。

是的,我知道当我去爱人时,不过是你在我里面活出来就是了。当我越和你紧密的联结时,我就越爱我的姊妹们。如果魔鬼想把一位姊妹的短处摆在我面前,我便想到虽然我曾看见她跌倒,无疑的,她一定有很多次的得胜,是因她谦卑的缘故而隐藏了起来。

或者有时我认为是过失的那件事,在她正是一种美德也不一定,我很信这是可能的,因为我也有这样的经历;有一天在休息的时候,看门的姊妹要请一位姊妹去帮她的忙,我很欢喜去作这件事,而刚好也选上了我,因此我就把针线收拾起来,但当我收拾的时候,在我旁边的一位姊妹就先去了,因为她也很愿意作这件事,那位看门的姊妹见我这样的缓慢,便笑着说:「我知道你不要把这一颗珍珠加在你的冠冕上,你真慢」。

而其余的姊妹们也就都以为我不愿去。这一件事给我莫大的益处,使我学习宽容别人,并当人称赞我的时候,这件事约束了我的虚荣心,因我想到如果我的优点会被误认为缺欠;难道我的缺憾就不会被误认为长处吗?我要和保罗一同说:「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判断我的乃是主。」(林前四3-4)

舍己的爱

    我们都有天然的爱好,有些人我们很喜欢接近他们,但也有一些人我们却躲避他们,他们的表现使我们觉得他们也是不喜欢我。主告诉我,这些人才是我们该去爱,该去为他们祷告的人,「你们若单爱那爱你们的人,有甚么赏赐呢,就是(罪人)不也是这样行么?」(太六46)我们不仅要有爱,还应证明我们的爱,不错,人都喜欢讨他朋友的喜悦,但这不一定是爱,因罪人也如此行。

主又告诉我:「凡求你的,就给他,有人夺你的东西丢,不用再要回来。」(路六30)人向你要你就给,这和你自愿的给不一样,也没有这么痛快,如果人好好的求,给他还容易一点,但人无理的问你要,除非你的爱是完全的,不然你里面就起了不宁,你也会很自然的找出借口来拒绝他,如果人求你,你尚且为难的话,那么让人把你的东西拿走就更难了。我虽说难,但当我们服在那辆下时,我们便立刻觉得它的甘甜了。因为「我的辆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十一30)

    诗篇第一百十九篇三十二节说:「你开广我心的时候,我就往你命今的道上直奔。」只有爱能开广人心!哦!主耶稣,求你爱火焚烧我心,我便快乐的在你命今的道上直奔,直到那一天我与众童女跟随你进入那永无限量的国度中,在那里唱新歌--爱之歌。

    神告诉我:「人求你就给,有人拿走你的东西,不用再要回来。」在我看来,祂不只说到属地的东西,也是指着属天的说的,其实这两样都不是属我的,属地的我已经弃绝了,属天的是主借给我的,如果神要把它拿走,我没有权柄保留。(我们往往会把自己的思想、看法、感觉,当作别人不可换的宝贝似的)就如我把我在祷告中得着的亮光告诉一位姊妹,后来她向别人诉说,而不说明这光是谁得着的,我就觉得她利用了我的东西似的,这都是人天然的弱点,也是我的经历。

    我诚实的说,现在靠着神的恩典,我对于无论是属地的东西或是属灵的恩赐都毫无留恋。如果我的感觉和亮光,能叫姊妹们喜悦,我就乐意让她们把它看为她们自己的,我的思想意念都属乎主,它们不是我的。还有,虽然我们不轻视这些美好的启示及亮光,(因为它们能使我们更亲近神),但我们要小心,不可把它们看得太高,如果没有属灵的实际,最高的启示,仍是毫无价值。

    只有神能测度人的心,人是何等的近视,当他们看见某人的亮光超过他们自己得到的亮光时,他们就以为说,神不爱他们。难道神没有权柄用祂孩子们中间的一个来供应其它孩子们的需要吗?祂一直在拣选人作祂的器皿,来完成祂自己的工。

    因为我知道我自己不能作甚么的缘故,我的事奉就比较容易,我里面惟一的事奉,就是将自己与神联合,其余的祂都加给我甚至有余了。我这个盼望没有落空,因为当姊妹们有属灵的需要时,我却丰满的供应了他们。从外面看来,教导一个人要他们更爱神,若照着自己的意思去指引他,好像是件很容易的事;但当去经历时,就知道如果不是神自己来作的话,这是件不可能的事。我们必须弃绝自己,把自己的看法和意见放在一边,我们不要带领人走我们自己的路,乃是要带他们走主所指示的那一条道路。

在爱中服事

    最叫我感到痛苦及为难的事,就是看见别人的痛苦及不完全,我宁愿受一千次的责备,而不愿丢责备人一次。责备人是件不容易的事,因为如果我是因天然的冲动而说话,那么那位有过失的人就不会明白自己的错,而会这样的想:「这个姊妹不高兴了」。虽然我是好心好意,但她老是不高兴我所作的,但在这里我学习牺牲和舍己,正如我在别的事上一样,就是在写一封信这件小事上,我也觉得如果不是单为着顺服的缘故,而仍有为自己的话,这封信一定不会结果子的。

    因着要我去带领别人,我学习了许多功课,第一件事,我看见每一个人里面的争战都是大同小异的,但在另一方面她们的情形又是绝不相同的。因此对待她们要用不同的态度,对一些人我要谦卑,勇敢的承认我的失败和挣扎,这样她们便立刻承认她们的错,并且觉得快乐,因为我有过她们的经历,能明白她们的痛苦;对另外的一班人,要刚强,毫不让步,因为她们以自卑为儒弱。

    主恩待我,叫我永不怕争战,无论牺牲多大,我必须尽我的职责,人不止一次的对我说: 「如果你要我顺服你,必须温柔而不是严厉,不然你就得不着甚么。」但是人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是不会判断自己的,当一个小孩子在医生给他施行手术时,他会大声喊叫说:「这样的治疗比那病更痛苦。」

但过了几天,他的病好了,他就会很高兴的奔跑玩要了。人属灵的情形也是这样,一点的苦楚比更多的甜蜜更好,这些人常常会回来对我说:「你昨日对我那样严厉是与我有益的,当时我实在生气,但反复思想这一切时,我觉得你是对的。我离开你的时候我这样想,好的!就是这样,以后我再不来找小德兰姊妹了,但我知道这是撒但的提议,同时我觉得你是在为我祷告,我便安静下来渐渐的醒悟过来,现在我又来找你,请再多带领我。」

    祷告和牺牲是最有能力的武器!经验告诉我,它们比话语更能摸着人,更能感动人的心。祷告就是把心举起来向天看一眼,是爱与感恩的呼喊,是人在痛苦中或喜乐中向神的表示。总之,祷告是尊贵的,超然的,能放发人的灵,使人与神联合的。

     有些年轻姊妹对我说:「你能回答任何的问题,你教导我们的那些话是从那里来的呢?」甚至有些简单的姊妹,她们以为我能洞察人心,因为有些时候,我能说出她们里面的情形。有一次一位比较年长的姊妹想把她的苦恼向我隐藏,她整夜都在痛苦挣扎中,她想约束自己不流泪,以免被别人看出来。

次日早晨当她遇见我时,她向我甜蜜的笑一笑,好像比平日更高兴似的,但我对她说:「我相信你是在困苦之中」,她那时惊讶得无法形容,她的惊讶非常大,并且影响了我,使我尝着一种超然的感觉,我觉得神紧靠我们。我向她说话,正如人受感说话似的,并不经过头脑的智慧,因为我并没有这个恩赐,就此她也得着完全的安慰。

    因为神用帕子遮盖了我的本相,我得着姊妹们很多的称赞,这些称赞的话并不增加我的虚荣心,不过人吃得太多甜的东西会感到厌烦的,因此我渴慕听见一些不是称赞的话。一日神把那帕子拿走了,因此姊妹们就看见我的本相,她们很坦白的告诉我她们不喜欢我的地方在那里,她们觉得我整个的人都叫别人不舒服。这些话不只叫我喜欢,甚至叫我乐得不知所措,为甚么反对我天然的样子,还会给我这样的喜乐呢?如果不是我所经历过的话,我一定不相信这是可能的。

体贴的爱

    我幼年时为爱的缘故作了一件事,一位姊妹大病初愈身体极其软弱,需要人扶她走路到食堂,我自告奋勇的接受这服事,虽知这服事是很不容易,但「你们若作在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她们经过相当的考虑,才答应让我去帮助她,每晚我都要陪她进食堂,在路上我要紧紧的握住她的腰带,小心的扶着她,万一她失脚一下,她就以为我没有好好的扶着她,以致差些使她跌倒,她就要向我说:「你走得太快了!我一定会跌倒的。」

但若走慢了一点,她又要说:「快一点,我觉不出你来,你一定放了手了,我早知道你年轻,不会看顾我,岂不正对。」当我们来到食堂,事情就更麻烦了,我要把我的病人安放在她的座位上而同时不让她受到任何痛苦,以后我便把她的袖子卷起来,我正豫备要走的时候,但我又发觉她很困难的在切她的面包,于是我不等她吩咐,便替她切好了。这样关怀体贴是很感动她,此后她很信任我了,也是因为我每次作完这些卑微的事之后,都给她一个甜蜜的微笑。

    我以往没有经历过爱人为人效劳会有这样的喜乐,主耶稣从起头就告诉我祂如何盼望我们心中充满了这样的爱,因此当我陪那位有病的姊妹到食堂时,我里面充满了爱,好像祂就是主耶稣一样。

舍己的爱

    爱人并不是一个很容易的功课。有一次在聚会的时候,我身旁的姊妹,她一直在那里高声读经,我又耳敏,听得非常清楚,这对我是个试炼,我真想转头看她一眼,使她停止这烦扰的声音,但我里面告诉我要安静忍耐,一方面是为了爱神的缘故,一方面也是为着不使别人受伤,我便安静下来,但我非常痛苦,我的汗都流出来了,我的祷告默想变成受苦的功课。过了一些时候,我试着用喜乐和平安的心去忍受这声音,结果在我的深处实在觉得这声音非常悦耳,我也满了喜乐,我本不想去听它,现在我反而专心去听它,它好像是最美的音乐一般,虽然我停止了默想,但这样的奉献是同样讨主喜悦的。

    有一天我正在洗衣服,对面一位姊妹正在洗手绢,这位姊妹粗心,以致那些脏肥皂水一直弄到我这边来。我头一个倾向就想退后一点,抹一抹脸,好使那位姊妹知道而小心一点。但我立刻想到这是送给我宝贝的功课,如果拒绝岂不愚昧,于是我欢乐着接受这污水的喷射,并且此后常到这里来洗衣服,好让我学到更多宝贝的功课。

    亲爱的母亲,你看见没有,我是何等微小,我只能在这些小事上把自己奉献给神。有时我也曾放过一些受苦的机会,我当时觉得舒服一些,但我并不因这些失败而灰心,我知道这是损失,便更加儆醒。

    主赐我何等的喜乐,在地上事奉祂是何等甘甜并容易。祂常把我所想的给我,其实不如说,祂使我想慕祂所愿意给我的。

    现在我在祷告中有记念的,有两位弟兄,并有一些小姊妹们,但如果要我一位一位的为他们祷告,那么整天的时问还是太短还怕我会把那些重要的事忘了提出来。我是一个简单的人,不能明白复杂的道,主就启示我一条简单的路,使我能尽我的责任,在有一次擘饼后,祂叫我明白雅歌一章四节的话:「愿你吸引我,我们就快跑跟随你。」

哦!我的主,我不需要向你说,当你吸引我时,求你也吸引我的弟兄。「吸引我!」这三个字已经够了。当一个人被你醉人的香气吸引时,她不能再走自己的路,她这样向着你奔跑的结果,就是她所爱的人也跟着她一同被你所吸引。正如一条河急急向海洋奔流,凡遇着它的,

都会被它带着往前去。亲爱的主,我不知道我在地上的日子何时才结束,因此我还要歌唱,你的怜悯,直到那日。

渴慕单纯爱主

    我的神,你知道我一向渴慕单纯爱你,除你之外别无所慕,这是我唯一的心愿。你的爱从我童年的时候就住在我里面,这爱与我一同生长,这爱深高阔长,我无法测度。如果我要爱你像你爱我一样,惟有把你的爱当作我的,只有这样我才能安息在你里面。

     「吸引我!」求主吸引我投入祂的爱火中,使我紧紧的与祂联合。好让祂在我里面能更自由,我的心越被爱火焚烧,我就越向祂说:「吸引我」,同时那些与我接近的人也更能跟着我良人的香气而快跑。是的,他们都要跑,我们一同跑,因为被爱焚烧的是不能静默的。像马利亚一样坐在主的脚前,听祂甜美热切的话,虽然她好像没有给祂甚么,其实她比那忙着作许多事的姊妹马大作得更美更多更称祂心意,主说:「马利亚已经选择那上好的福分。」(路十42)

    良人的香气吸引了我,我愿跟随祂的脚踪而奔跑。这香气满了生命!满了馥郁!每当我把四福音书打开,或在我默想祂时,这芬芳香气立刻充满了我。我就知道我要走的那条路,我不只赶忙走起首的一段路,我还要跑到路终。我不笑那法利赛人自高自大,我只反复着思想税吏卑微的祷告。我更羡慕马利亚她那样的勇敢,满了爱情的勇气。我不是因自己没有犯甚么大罪所以敢举起心来以信和爱来亲近神。我觉得就算我犯了每人可能犯的罪,我仍然不失去我的信靠。

每当我的心被愁苦刺透,我便投奔我救主的膀臂,我知道祂爱浪子;祂向那行淫时被捉的妇人,以及向那撒玛利亚妇人所说的恩言我都听见了,没有人能控告我!因我知道怎样相信祂的大爱和怜恤。我信就是极大的罪恶,也能在顷刻之间消灭像一滴水滴入正在燃烧的火中一般,只要我们肯投入祂的膀臂中。

    如果那些像我一样软弱的人,能有我那样感觉的话,他们就不会以为达到爱的最高峰是不可能的了。主原不要我们作甚么,乃是要我们感恩和舍己。祂说「我不从你家中取公牛,也不从你圈内取山羊,因为树林中的百兽是我的,千山的牲畜也是我的。山中的飞鸟我都知道。野地的走兽也都属我。我若是饥饿,我不用告诉你。因为世界和其中所充满的,都是我的。我岂吃公牛的

肉呢?我岂喝山羊的血呢?你们要以感谢为祭献与神,又要向至高者还你的愿。」(诗五十 9-14)

    这就是我们的主向我们的要求了,祂需要我们的爱!祂不要我们的工作!炮说,祂若是饥饿,不用告诉我们。但祂却渴想得着我们的爱,祂爱的饥渴是一直在增加的。在跟随世界的人身上,除了无良及冷漠之外,祂见不到别的,就是在那些自以为爱祂的人中,到底又有几颗心是肯一点不保留的完全奉献给祂的呢?

    哦!我的主,作你的配偶,并且因与你联合而作人属灵的母亲(在一八九三年她年二十岁时,曾担任初学修女的导师),这些不是足够满足我吗?但我仍然想作些别的!

    我想作个殉道者,为着真理拼上命,我羡慕得着殉道者的冠冕,我真想成就一些伟大的事,在教会中作个教师,我巴不得从有天地的那一天开始,就把福音传遍地极!可敬的主!我要像你那样被人鞭打,被人钉在十字架上。

    当我打开圣经时,上面所有的圣徒们所作的事,我都愿为你去作,但你对我这种愚昧的人怎样回答呢?在这世界上还有人比我更脆弱吗?这些欲望使我受了很大的苦。有一天我打开使徒保罗给哥林多人前书,第十二章和十三章里,我看见不是每个人都是作使徒、先知和教师,教会是各个不同的肢体组成的,眼睛不能同时又作手,这答复是非常清楚了。但它还不能满我欲望的要求,也没有使我得着所寻求的安息,只有等我退到隐密的深处时,才能得到安息。我并未灰心,继续寻求,当我读到「你们要切切的求那更大的恩赐,我现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们」时才得了安慰。按着保罗解释所有的恩赐,若没有爱就算不了甚么,原来爱才是到神那里最完全的一条路,这样我才得了安息。

    默想到奥秘的身体时,我看不出我是保罗所形容肢体中的那一个肢体,我盼望在每一个肢体中都找到我爱为我的呼召,结果我找到了钥匙,我看见教会既然是许多肢体所组成的,那么,那些重要的器官一定不会缺少的了。我知道教会有一颗心,这颗心是被爱焚烧着的,只有爱能把生命给那些肢体,如果这爱熄灭了的话,使徒们不会再传福音,殉道者也不肯流血。我看见「爱」包括了一切的呼召:爱是一切!并且爱是经过世世代代直到地极,因为爱是永远长存的。

爱包括一切的呼召

    于是我乐不可支的喊说:「哦!主耶稣我爱你」。我找到了我的呼召就是爱;我找到我在教会中的地位了,就是在她的心中。哦!我的神,你把这个地方给了我,在教会的心中,我就作爱,这样我清楚了我的地位,我的意愿也达到了…‥。

    我不过是一个软弱无能幼稚的孩子,但就因我的软弱使我知道自己无能,而把自己献给你。哦!主耶稣,作你爱的牺牲,古时只有无瑕疵的祭物才能被神悦纳,也只有完全的牺牲才能满足神公义的要求,但是惧怕的律法已代之以爱的生命了,爱拣选了我这个软弱不完全的小生物,作爱的牺牲。这样的蒙拣选是因神的爱,如果要爱得着完全的满足,只有用爱来报答。因此我找到了释放我心的途径,就是在爱中来享受你的爱。

    我是教会的一部份,教会是王后,因为她是万王之王的配偶。我不求得着荣耀和丰富,连天国的荣耀我也不求,那只不过是你爱的彰显,我只要「爱」,主耶稣!爱你是我惟一的愿望,伟大的事业不是给我的,我不能传道,也不能流血,这都没有关系,我的弟兄们会替我作这些,而我这个小孩紧靠着宝座,替那些在外面争战的来爱你。

    但我怎能显出我的爱呢?因为爱是以实际来证明的,我是个幼稚的孩子,我会作甚么呢? 小孩子只会撒花,散布在爱的四围,她要使神的宝座满了香气,她要唱爱的歌,我的良人,我短短的一生要如此活在你眼前,我惟一能证明我爱的办法,就是在你面前作一朵小花,给你欣赏你爱的反应。就是说,我不放过最小的牺牲,我利用那些最小的事,为着爱去作,我渴慕为爱受苦,并因爱的缘故同时能欢欣,这就是我撒的花了。我要一面撒播花瓣在你面前,一面唱着爱之歌。我要常常歌唱,虽然我的玫瑰是从荆棘中采来的,那些刺越长越尖,我的歌声也就越甜蜜。哦!我的主耶稣,我爱你,我也爱教会,我要这样说:「为着教会,只要是出于纯洁的爱,就是最小的动作,也比一切其它的工作更有价值。」

    像我这样不完全的人,怎能得着完全的爱呢?这奥秘的钥匙在那里呢?哦!我独一的朋友,为甚么你不把这些愿望启示给那些伟大的人呢?给那些能高飞的施呢?我是只没有羽毛的小鸟,我不是短,虽然我是极其微小,你却俯就我,使我敢注视那神圣爱的太阳,我热切的想投奔祂,我想学那些鹰,我想飞,但我只能把我的小翅膀举起来,表示我的爱慕,高飞远走是超过我弱小的能力,那我怎么办呢?我会因无助而忧郁死吗?不,我不会发愁,借着弃绝自己,我只注视那神圣的太阳,没有东西能使我害怕。如果有风雨有密云来把这爱的太阳遮住,在今生只有黑暗的话,这就是我完全喜乐的时候。因为在这时候我的信心可以伸展到最高的地步,我不会停止我的凝视!因为我知道在这黑云后面,甜美的太阳仍然照耀着。

    到如今,我的神,我才更领会你对我的爱。你知道我常常会忘记你,常会离开你的身旁,我这没有多少毛的翅膀,沾满了这地上的泥土,我常叹息,这叹息把一切都告诉了你。你说:「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太九13)哦!我惟一的爱,我很快乐,因我在你的光中觉得自己那样的微小,那样的脆弱,我就得着了平安。

    我知道一些圣徒们,他们可以己的能力来为你工作,结果是何等的悲惨,这是因他们是伪,他们有力量作很大的事,但我太微小了八不能作大事,就是作最小的事也是无能而显出何等的愚昧,因此我只盼望你的爱,接受我作个爱的牺牲,我愿成为你爱的掳物,我盼望有一天你猝然下降攫取了我,把我带到众爱之源,将我放在那火热大爱的深渊中,永远作个快乐的牺牲。

    哦!主耶稣,但愿我能去告诉所有卑微的人,你是何等的俯就我们。我觉得如果你能找着一个比我更软弱的人,只要她肯弃绝自己,完全信靠你,你一定要将更大的恩惠加给他。但我的良人,为甚么我有这个愿望要把你爱的秘密宣布出来呢?岂不是你自己把它告诉我的吗?你岂不也能把它向别人打开吗?我知道你能,你愿意,因此我恳求你,……我求你的眼目常看顾一些微小的人;我求你在这世界中拣选一班人,作你爱的小牺牲。

爱的殉道

     「爱的殉道」.…‥把自己献给爱作牺牲,并不是献给甘甜和安慰,乃是把自己交给痛苦与试炼。因为爱的生活就是牺牲,……我们越把自己弃绝给爱,就是越把自己弃绝给苦难。

    在这世上如果没有痛苦就没有果子    无论是肉身的痛苦,内心的忧伤,或者是除了神以外没有人知道的试炼。

    当主耶稣要我们为爱受苦时,我们不要躲避,也是无法躲避的!

    我非常的快乐,因为我的房间离姊妹们很远,因此她们不会听见我的咳嗽,我愿单独的受苦,如果有人可怜我,或特别的注意我,我的喜乐立刻便离开了我。试炼阿!宝贝的试炼,只有它能带我进入爱之源,使我真实无依无靠甘心乐意的消失在爱的深渊里,好像一滴水消失在汪洋中,让它从我身上漫过,自由地流露出去,使伤心的人遇见了就得着安慰。

    感谢神!祂使我对人的意见--无论他们如何论断我--都不受影响。

    我的一生在人看来是花香常漫的,但实际是满了痛苦的,我说痛苦是指着人的常话说的,我的一生并不算苦,因我已经学会了在一切痛苦中找到快乐和甘甜。

    我已经达到一个地步,叫我不觉得是在受苦,因为一切痛苦已变成甘甜了。所以你们为我担心是没有必要的了,我知道这原是你们的好意,但这却好像是在干涉神了。我们这些在爱的路上奔跑的人,永远不应该受任何事情的打扰。如果我不是一分钟一分钟活下去的话,、我一定不能忍耐,但我只看现在,忘掉已往,也不去想将来。当我们觉得灰心绝望,都是因为太注意(想到)已往和将来。

    神的旨意充满了我的心,如果有甚么东西加进来的话,它不能进到我里面,只能像油在水上,一会便流过去了。

    我没有想到死,也不考虑活的问题,如果主叫我拣选的话,我也不拣选,祂的旨意就是我的愿意。我只爱祂所行的,我不怕最后死的挣扎,也不怕任何的痛苦--就是我的病所给我带来的痛苦--神永是我的帮助,从我幼年祂就一直带领我,我依靠祂,就算我们痛苦达到极点,我仍然相信祂永不丢弃我。

    主!你虽知道我的卑微,但你仍然不惜一切的来到我这里。哦!尊贵的主!来住在我心,它单独需要你,当你来到我心,就让我立刻为爱你而死,让我得着这莫大的恩惠罢!求你听我的呼声,来住在我心。(注:这是她临终最后一次擘饼时所说的话)

    哦!我的神!你对你爱的小牺牲是何等的爱呢?现在把所有的痛苦集中在我身上,我只有感恩的说:「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诗二十三4)

谦卑小道

    要在爱的道上进步得快,惟一的路就是一直作个小孩。这是我的经历,现在我要这样说:「我把自己一直降卑,一直降卑,祂要使我高升,并赐给我祂所愿意给我的。」

    一直作个小孩就是认识自己的「无有」,等候神给你一切,不要看自己,不为得着四灵的双富而操心,也不为任何事物而忧虑。

    不要怕常对主耶稣说:「你爱祂」,虽然你常觉得你爱祂太少,而不够爱祂。

    尽力的叫你的心离开属地的一切思虑,尤其是人和物,不受他们的霸占,主曹负你其它一切的责任。让我们一直变小、变小、小到一个地步,任何人都可以把我们踏在脚下,而我们还不觉得痛,不要把你的时间花在烦恼中,而不安息在主的怀中。

    我以为谦卑是个真理,我不知道我是否谦卑,我只知道在凡事上我都看见这真理。

    自从我三岁到现在,我从来没有拒绝过神一件事,不过我并不能荣耀我自己,你看那傍晚的树颠,在落日的光辉中是多么美丽而辉煌,照样你们看见我的生命那么光明闪耀,那是因为它曝露在爱的光中,如果这神圣的光不再照耀它的话,它就立刻陷在黑暗中了。

    看别人比自己强这缕是真快乐!如果人以你为不属灵,他们并没有抢走你甚么东西,你也没有丧失甚么,受亏损的是他们而不是你。至于我,我真快乐,因为非但人把我看作不完全,并且我自己也觉得实在是这样;人加于我的称赞,反而使我难受。

    神用我在你们当中传达祂的心意。这并非说是祂特别爱上了我,不如说,祂用我作你们的一个小使女就是了,祂给我这些恩典,不是为我,乃是为着你们的缘故。

    我幼年在早晨醒来的时候,总先想到一天中要临到我的快乐的事和不快乐的事,如果我预料到会遇到一些痛苦,我起身的时候就带着一颗沉重的心。现在却不然了,我想到那些等待着我的痛苦与患难,我起身的时候反而觉得特别有勇气,因为我看见这是机会,让我证明我向主的爱。然后我说:「我的主!你已为我在世受苦流泪三十三年,今天轮到我来受苦与争战了,你在宝座中享受劳苦的功效罢。」

    当你觉得懒得很,而不愿从地上拾起一根线来的时候,但为着爱主,你终于拾起来了,这样比你高兴时去作一件伟大的事更美。

    有人问:「主会不会因看见我们的失败而不高兴?」你可以放心,因为你良人的眼睛不看你这些,也不计算你的恶。这真显得祂更可爱了,不然的话,你想祂看见我们这许多的罪,祂不会弃绝我们吗?但祂向我们的这个爱,使神一点不计较我们。

    如果有一个大罪人临终的时候悔改了,他最后的一口气是在爱中呼吸的话,所有他犯过的罪和拒绝恩典的情形都不能拦阻他,我们的主甚么都不看见,祂不计算人的罪,祂只听见他最终的祷告,就立刻把他接到祂恩典的怀中。

    不过要祂不看我,要祂不计算我的恶,我们必须来就近祂的心,只有在这地位上,祂才是这样的。

    我情愿没有错而被人责备,而不愿错了被人责备,我把这件事快乐的交在神手中,当你越往前走的时候,里面的争执就越少了,于是你便脱离了这属地的虚荣。至于我,对于一切的控告毫不放在心中,因为我知道人的论断是虚空的,当人误会我们,说我们的坏话,如果我们为自己辩护的话,有甚么益处呢?让他们去罢,不要说甚么,让我们由人的爱恶去论断罢,错也好,对也好,这是多么的甘甜。

    当马利亚被她姊姊马大控告说她只坐在主的脚前时,她没有为自己解释甚么?她没有说: 「姊姊!如果你知道我的快乐,如果你听见我所听见的那些话,你也会放下一切来同享这快乐和安息了。」不!她情愿默默无声……这样的静默给了人多少的平安,最终主自己来为她说话,这是何等的美。

    如果我们真爱别人,我们就要因他们的快乐而快乐,甚至我们要牺牲自己而叫他们得着快乐,这才是真正的爱他们,是为他们--不是为自己--而爱他们。

    我们要用简单的心来听属灵的教训,并不要打算当时就得着甚么帮助,若想立时得着甚么,就会使我们失望。只有像雅歌中的女子说:「城中巡逻看守的人遇见了我,我问他们,你们看见我心所爱的没有。我刚离开他们,就遇见我心所爱的。」(歌三3)如果你谦卑的去访问你良人的消息,或者有人会告诉你,不过常常是当你离开一切人的时候,才找着主自己。

    在深夜或试炼中事奉神是多么甘甜呢!因为我们只有在今世才需要靠信心而活。

    圣洁的人受苦我一点不可怜他们,我知道他们有力量去忍受这些痛苦,他们是借着这苦来荣耀神的,我只可怜那些不圣洁的人和那些不会利用痛苦的人,我要尽力去帮助他们。

上一篇:爱的神圣呼召
下一篇:第二篇 小德兰的信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Copyright(C)2006 - 2017 xiaodel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delan.org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