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慕迪儿童故事列表
·译者的话
·[1---10]一、一个青年的故事
·[11--20] 十一、临别的话
·[21--30] 二十一、约翰,抓紧磐石
·[31--40 ] 三十一、主日学里的爱心
·[41--50] 四十一、容这“低处之光
·[51~60]五十一、孩童的友情多么长
·[61--70]六十一、在山那边
·[71--80]七十一、青年慕迪的悔改见
·[81--90]八十一、微笑的母亲,忧愁
·[91--102] 一个希奇的故事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51~60]五十一、孩童的友情多么长久
[51~60]五十一、孩童的友情多么长久
浏览次数:2647 更新时间:2007-4-21
 
 
 

五十一、孩童的友情多么长久

 

  听说许久以前有一本小书提到一处圣经,是述说大卫和米非波设的事,一天约拿单同大卫在一起,约拿单说:“大卫,我要你向我起誓。”我推想约拿单已经知道大卫要取得他的王位,然而约拿单不但不嫉妒他,反面爱大卫象弟兄。“如今我要你起誓,当你得到我父亲的王位时,若我父家仍存,你当向他们施恩惠。”“是的,约拿单,”大卫回答:“我要为你的缘故施恩给你家。”

  好,时候到了,你知道扫罗怎样逼迫大卫,追赶他直到亚杜兰洞里。若能寻到他,你也知道扫罗一定会杀他。后来消息传来,扫罗与约拿单被杀,于是大卫上到希伯仑,作王七年半,再去耶路撒冷。我好象能看见他坐在宫中王位上,忽然想起他向约拿单所起的誓。

  我好象能看见他问仆人:“扫罗家还有活着的人没有?”“我不知道,只是这里有扫罗一位老仆人名叫洗巴。”大卫叫他进来问:“扫罗家还有人活着没有,因我要照神的慈爱恩待他。”我能想象他面孔的表情,大卫的意思是要恩待扫罗的每一个人――甚至扫罗,那要杀他、逼迫他的。洗巴回答说:“还有约拿单的一个儿子,是瘸腿的。”“什么?”他喊叫出来:“我旧友约拿单的儿子吗?他在哪里?”“他在罗底巴。”

  或者你是一位大旅行家,但是还没听说罗底巴在哪里。或者你周游全世界,却还不知罗底巴在何处,你或在邮局作职员,但也未听说罗底巴,从未见过这地址。大卫听见以后,立刻打发人去,带了约拿单的儿子米非波设来。那车马掠过城市!“王的车马在这里!”人问:“什么事?”可怜的王子是瘸腿的,我能看见这可怜瘸腿的王子迎见那仆人时的情形,“什么事?”“大卫王打发人来接你。”仆人回答。我能看见当米非波设听见时全身从头到脚都震动,他想大卫王要杀他。这正是罪人的情形,他们想神站在前面拿着两刃的剑预备除灭他们。仆人却说:“我要你下来见王。”“但是,”王子回答:“是要我死吧?”仆人继续说:“他差了我来,要你去。”他坐在车上,经过街市,直到王宫里,王注目看他的面貌象约拿单,就对米非波设说:“你不要惧怕,我必因你父亲约拿单的缘故施恩与你,将你祖父扫罗的一切田地都归还你,你也可以常与我同席吃饭。“

这是福音――神要你上来,从罗底巴到耶路撒冷得你的产业。在你从罗底巴来到平安城的一霎那,立刻你就听见福音了――蒙福的信息。

 

五十二、儿啊,记得

 

  我曾两次落在死亡的爪牙中,一次几乎淹死,快要沉没的时候,被救上来。在那将死的刹那之间,所有以前我所说的话,所作的事都来到我思想里。我不明白怎能在顷刻之间,一人一生的事竟涌上来,但是事实真如此。

  又有一次当我快要死了时,这些事又都想起来了。以后它们还都要回来,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圣经有话说:“儿啊,记得!” 现在想起我们的罪,并且承认它们,比等到来不及悔改的时候才想来好得多了,基督对门徒说:“回想罗得的妻子。”以色列的子民出埃及时,神屡次向他们说:“记住我在那里找到你,我怎样拯救你。”他要他们想到他所赐给他们的。

    时候到了,若他们忘记他的好处,藐视他,他们就必不蒙怜恤。

 

五十三、瞎了眼的孩子

 

  不久以前我在医院里,看见一位母亲带着她的孩子,对医生说:“医生,我的小孩子已经好几天睁不开眼了,盼望你能想个办法。”医生拿些油膏抹在他的两只眼睛上,然后翻开眼皮,“你孩子的眼睛已经瞎了。”医生说:“完全瞎了,再也不会看见的了。”起初母亲不肯相信,等一会儿她就带着恳求的眼光看医生,说话时充满了伤感:“医生,你的意思是否说我的孩子再也看不见了?”“是的。”医生回答:“你的孩子已经失去视力,再也不会看见的了。”母亲尖锐地叫了一声,将孩子拉到怀里说:“我亲爱的孩子啊!”妇人哭泣着,“你永远看不见你的母亲了吗?你再也看不见这世界了吗?”

  当我看见这妇人可怕的伤痛时,我情不自禁地流下泪来,她明白自己的孩子何等不幸,那是一个可怕的灾祸,在完全黑暗的世界中摸索,再也看不见明亮的天,青绿的地;永远不见亲爱之人的面;但是这和灵魂丧失相比又算得什么呢?我宁愿我的眼睛挖出来,在黑暗中进入坟墓,胜过灵魂永远的沉沦!

 

五十四、浪子回头

 

  我现在好象能看见他――他已经决定了,虽然旧友嗤笑,他却不顾他们的意见。“我已经定了主意,”他说。他不等着先作一套新衣服,象那些来到基督面前的人,想要在未来以前先作点好事,这浪子照他原样起身回去。我看见他行过野路,山径,渡过小溪、大河,在他定意以后,并不需要多少时间就可到家。这浪子走近老家了。我记得当我离家几个月以后,我是怎样的渴望能再见自己的故乡啊!走近的时候,我回想到和兄弟同在时的甜蜜时光,和那童年的快乐岁月。现在浪子临近老家,所有快乐的童年生活也显在面前了。他想不知老父亲已经死了,他要多么伤痛,要怎样到坟墓那里去痛哭呢!

  今天有没有人藐视父母的爱多年不写信回去呢?一天晚上我对一浪子说:“有多久你没有定信给母亲了?”“四年半。”“你不信你母亲爱你吗?”“我信。”他回答:“是因她爱我所以才不写信给她。若是我告诉她现在我生活的情形,会伤透她的心。”“若你爱她,”我说:“今天晚上去把所有的事写出来告诉她。”他答应我,我十分快乐,当我找到那些年轻浪子转向他们父母的时候,我不能告诉你我是多么快乐,因为我知道在那些父母的心中,他们若能听见他们自己流浪孩子的消息,不知要多么喜乐呢?

  他走近父家时,又想不知父亲是要怒骂他,还是欢迎他?啊,这浪子不知道父亲的心。我能看见老人家在屋顶上,在最冷之时,还在等待他的孩子。每天他都在那里,日日费尽眼力举目远望,希望能见儿子回来。

  这天晚上他在那里仍然盼望游荡之子归来。渐渐地他看见远的地方有一个形影走向家来,近的时候,他认出青年人的样子来了,虽然衣服分辨不出,因为原来的外衣已经没有了,也没戴戒指,或是穿鞋。但是这老人却看得出他的脸面。我见他跑下去,象是青年的力量又回到他身上,长的白发飘在空中,他冲过仆人,跨出门外,迎上他的儿子,将他抱在怀里,心中欢乐起来。青年人想求他准许他作一个仆人,但父亲却不听他,带他到家里,喊仆人来,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又对一个仆人说:“你去拿戒指戴在他指头上,把鞋穿在他脚上,因为我儿子回来了,他是死而复活,失而复得的。”所以那家就大大地快乐起来。

 

五十五、樱桃

 

  浪子堕落得很低,但他没有降低到讨饭的地步,他去作工。

  我快要活到四十岁,若没有学会别的事,至少明白一件事,就是没有男或女不尊敬父母而会兴盛的。

  地上最可敬的爱,是母亲对孩子的爱,但是还不能与神的爱相比,母亲即或忘记孩子,但是神却永不忘记我们,这是神说的。

  在英格兰时,我的小女孩说:“爸爸,为什么那些有色的人不把自己洗白净呢?”如果你想不要神的帮助而能将自己洗干净,也是这样不可能。

  有人说,千万人在以色列的营中知道神能用他,但大卫却是那惟一的人相信神要用他,大卫说:“现在我要去。”

  我要提出四个意思:神是爱,他的爱不变,他的爱存到永远,第四个意念是,他的爱可靠。

  许多人奇怪为什么他们不兴盛,在世不蒙祝福。但我不奇怪,若神照样赐福他们,那就奇怪了。若我有一小孩子时时悖逆,我不要那孩子兴盛直等那悖逆的心灵离开他以后,因为兴盛更会败坏他。

  在我死后,巴不得有人到我坟墓前滴一滴眼泪,说:“这里躺卧着一人,他曾经引我悔改,他曾带我到基督的十字架前。”

 

五十六、小孩子和一位不信神的人

 

  我听说有一位主日学教员曾引领他所有的学生到基督面前,这真是一位忠心的教员。以后他又试着让他的学生带领别的儿童来主日学。一天一个学生说,他虽然试过要领某家的儿童来学校,但是那家的父亲是无神派,他不许。

  “无神派是什么?”孩子问。

  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无神派,教员就告诉他无神派是什么,孩子听了很震惊。几天以后,这孩子经过邮局到学校去,恰好遇见这无神派的父亲走出来,他走上去问:“你为什么不爱耶稣?”若是另外一个人这样说,或许这人会将他打倒,但因他是个小孩子,就瞪了他一眼又往前走了。第二次这小孩子又问:“你为什么不爱耶稣?”这人用手轻轻地将孩子推到一边,往下看时,他发现孩子眼中有泪,“请先生告诉我,你为什么不爱耶稣?”他推他到一边就又走了。

  这人到了邮局,竟不能将这问题从思想里移去,所有的字都象是:“你为什么不爱耶稣?”所有办公的人都好似说:“你为什么不爱耶稣?”当他要写字时,写出的字也象是:“你为什么不爱耶稣?”他不能安息,在街上和同事一起时,仍然象是听见一个声音继续不断地问他:“你为什么不爱耶稣?”

  他想晚上回家以后,就会忘记了。但是仍不可能。他说身体不舒服,要早上床去,不料头刚放在枕头上,这声音又轻轻地说:“你为什么不爱耶稣?”他睡不着觉,渐渐地快到半夜,他起来说:“我要找本圣经读一下,看那里有没有基督自相矛盾的地方,如果有,那么我就找着一个理由了。”于是翻到约翰福音。

  我的朋友们!若你想找一个不爱基督的理由,不要看约翰福音,因为我不相信有一个人能读约翰福音而不归向基督的。好,他读过了,找不着为什么可以不爱他的原因,反面他找着许多理由是为什么他应当爱他,天亮以前他就跪在地上祷告。那小孩子的问题引领这人回转归向基督了。

 

五十七、到西部去的孩子

 

  多年以前,在铁道尚未修到芝加哥的时候,人们用马车从千百里之外西部的草原上将谷粮载来,准备由湖上输运出去。一位父亲有大的农田,他一面传道一面照顾田地。一日,因为教会事务忙,他打发儿子运谷前往芝加哥。这人等了又等,但是孩子仍不回来,最后不能再等了,就骑上马到儿子卖谷的地方,在那里听说他的儿子已经卖完了谷,等着价银。父亲就害怕或者孩子被抢掠甚至被杀了。

  最后,借着一位侦探帮助,他们追踪到一赌窟,才知道他儿子已经赌输所有的钱,又因盼望能够赢回那些钱,所以卖了牲畜,结果这钱也输完了。他落到盗贼手中,象那下耶利哥的人,他们剥去他的衣裳,就丢下他走了。这孩子能作什么叫?他羞愧,不敢回家看父亲却逃走了。父亲明白这一切,知道这男孩子想他一定会很生气,其实孩子想错了,所以父亲心中很难过。

  这正象罪人,想自己已经犯了罪,神会不理他,但是那父亲如何呢?他不要这孩子了吗?不,他去寻找他,安排好事务,就起身去找孩子。他从这城天那城,从这镇到那镇,他要牧师准许他讲道,讲完时必问:“我有一个孩子是浪子,他在这世界上的某一个地方。”于是形容自己的形貌,说:“若有人曾听说或见过,请写信告诉我。”

  最后发现孩子已去加洲,是几千里以外西部的地方。那父亲是否放弃寻找他呢?不,他往太平洋找他的孩子,到了旧金山,他在报纸上登广告。某日他在某礼拜堂里讲道,讲的时候又再那孩子,希望他能看见广告就来这礼拜堂。说完以后,远在廊子那边,有一青年人等到听众都出去以后,前来到讲台上,父亲注目看他,认出正是他的孩子,就立刻跑过去,将他抱在怀里,孩子承认他所行的不对,但是父亲自然饶恕,并且将他带回家里。

我愿告诉你若在这一分钟内你就来,基督欢迎你。请你快说:“我要起来到我父亲那里。”

  神喜爱你行这一步!没有一个人不是耶稣曾费多时寻找回来的,他寻找我们远胜那父亲找他儿子的。自从你离开他以后,没有一日,他不是在追踪寻找你的。

 

五十八、等候耶稣

 

  记得前些时我见过一段记载,虽然那事曾经登在报上,但仍不妨再提一次。在南城地方,有一家人受了黄热病的袭击。那时这病盛行,当地的卫生条例很严格,任何人死了不久,就有车来,运走棺材。在这家中,父亲先病死,并且埋葬了,最后母亲也病倒,邻居怕瘟疫,没有敢到这家来的。母亲有一小儿子,她很为他挂心,恐怕自己死后,这孩子会被人忽略;所以叫他到床边,对他说:“我的孩子,妈妈要离开你,但是我去以后,耶稣要来。”

  母亲死了,车子来将她移到坟墓里。邻居虽想照顾孩子,只因惧怕瘟疫,就都不来过问。这孩子游来游去最后来到葬埋她母亲的地方,坐在坟墓上哭得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才发现自己的情形――又孤单又饥饿。一个陌生人路过那里,问他等什么。这孩子记住母亲告诉他的话回答:“我等耶稣。”并且把一切事告诉他。那人的心受了感动,眼泪流下来,说:“耶稣打发我来。”孩子回答:“你这么久才来,先生。”于是孩子有人照应了。

  我们也是如此,必须勇敢忍耐,等候神的帮助。

 

五十九、慕迪在远方

 

  记得我为要到美西部去得人灵魂,就来到加州的一处学校,问他们:“有人能写简单的字吗?”回答:“有”,于是都到黑板那里。那晚学的功课是:要积攒财宝在天上,我说:“如果我们想写下世界的财宝来,一定会先写下‘金子’”;于是教员很快写出“金子”。他们都明白这字的意思;因为众人都是为找金子而来这远方的。“好,我们再写‘房屋’,‘田地’,‘快马’”。众人都明白快马是什么,他们知道关于快马的事胜过知道神的国。其中有些人,我想,实在拿快马当神去事奉。

  “再写‘烟草’”,教员迟疑。“写下来,”我说:“许多人想烟草胜过想神。”“好,再写‘酒’”。教员反对,不肯写。“写下来,许多人卖掉自己的名誉、家庭、妻子、孩子,为要得酒。这是许多人的神,许多在这里的人准备为它卖掉他们现在和永远的利益,写下来。”最后教员写出来了。

  “现在”,我说:“如果要写下些天上的财宝:第一写‘耶稣’,再就是‘天国’、‘生命河’、‘荣耀的冠冕’等”。写满一行以后,就将天上和地上的东西加以比较。

  我的朋友,它们不能互相比较,天上的财宝远胜地上的财宝。啊!我发现那位教员并非基督徒,他来加州也是追逐一样的东西――金子;只是当他看出天上的财宝实在超过地上一切的时候,他就变作那地方第一个神所拯救的灵魂,他接受了基督。当我离开这地时,他到车站送我,为我来那地方而赞美神。

 

六十、平安

 

  一个礼拜六,我的小男孩子同他姐姐为难,不肯饶恕她。到了晚上,他去祷告,我要看他怎样。他在母亲旁边跪下祷告以后,我问:“韦礼,你祷告了吗?”“我祷告过了。”“你实在祷告了吗?”“我祷告过了。”“我知道你口里说是祷告了,但我问你实在祷告了没有?你向姐姐生气了吧?”他说她不该作这个,作那个。“那和你没有关系,你想今晚祷告过了,你想错了。”

  你看,他试着说:“我今晚祷告过了”,好叫事情得过且过。我发现许多人每晚的祷告,也不过安慰他们的良心。于是我说:“韦礼,今晚你若不饶恕姐姐,不要睡觉。”但他仍不肯饶恕。他平时爱乡下,常提起下乡玩耍的事,现在他说:“啊,对了,我要睡足觉,我想去乡间!”那正是我们的情形,总想试用别的事情来推脱罪,只是不能。

  我不对他再说什么,自己去看书,他母亲也下楼,忽然他叫出来:“妈妈,请你上楼问艾玛肯不肯饶恕我?”以后又听见他在床上发声祷告。再问我说:“爸爸,你对啦,我不能睡觉。现在我觉得快乐得很。”

你想你的罪,若未除去,你能有平安吗?我亲爱的朋友们,主耶稣基督的福音乃是平安的福音。

上一篇:[41--50] 四十一、容这“低处之光”明亮
下一篇:[61--70]六十一、在山那边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Copyright(C)2006 - 2018 xiaodel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