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慕迪儿童故事列表
·译者的话
·[1---10]一、一个青年的故事
·[11--20] 十一、临别的话
·[21--30] 二十一、约翰,抓紧磐石
·[31--40 ] 三十一、主日学里的爱心
·[41--50] 四十一、容这“低处之光
·[51~60]五十一、孩童的友情多么长
·[61--70]六十一、在山那边
·[71--80]七十一、青年慕迪的悔改见
·[81--90]八十一、微笑的母亲,忧愁
·[91--102] 一个希奇的故事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91--102] 一个希奇的故事
[91--102] 一个希奇的故事
浏览次数:2666 更新时间:2007-4-21
 
 
 

 一个小孩子的父母都死了,他被带到另一家庭中。第一天晚上他就问这家的人他可以祷告吗?因他常常这样作,他们回答:“自然可以。”他跪下来,照着他母亲教他的话祷告。祈祷完了,又加上自己一个小小的祈求:“天父啊,叫这些人也象我爸爸妈妈对我那样好地待我,”于是停住,望上看看,象是希望回话,又再加上:“他一定愿意。”

  这小孩子的信心多么美!他盼望神“作”,自然他能得着所求的。

 

九十二、韦礼先求饶恕再祷告

 

  我的小男孩子以前因有病,所以养成习惯,常常清晨六时醒来,比我要早醒一点钟。一天早晨他五时半就醒了,母亲告诉他要安静一个半小时;但他仍然出声,直到他母亲责备他才止住。我醒来时听见小孩子哭,就问:“韦礼,什么事?”原来他正向妈妈生气,以后他起床跪下,我问:“你作什么?”“我要祷告。”我告诉他在向母亲生气的时候神不听他的祷告。若你已经得罪弟兄要先求饶恕。好,这小孩子下楼去,一会儿上来求妈妈饶恕他,以后再去祷告,并且整天都很快乐。

  基督说我们能靠祂得胜。当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时,向那恨我们及毁谤我们的人说和睦的话,是多么容易!

 

九十三、一个希奇的故事

 

  我作小孩子的时候--在未作基督徒以前--有一天遇见一人在田间锄草,他哭着告诉我一个希奇的故事,是我永远不能忘记的。

  他离家时母亲给他一段圣经:“先求神的国”,但是他并不注意这话,他说等到他生活安定,赚钱的雄心满足了以后,他还有足够的时间去求神的国。在村庄里没有事作,主日来到他就去村中的礼拜堂里,听见牧师讲“先求神的国”一段经文,这使他大大惊奇,觉得这一句话是深深进入了他的心,想必是母亲的祷告跟随着他,所以觉得很不舒服,聚会以后他仍不能把那天所听的道丢去。

  离开了这村庄,周末又去另一礼拜堂,听见牧师念同一段的经节:“先求神的国”。他觉得这一定又是因为母亲的祷告,但是他仍镇静地说:“不,我要先去赚钱致富。”

  他在几个月的时间以内未再进礼拜堂去,只是以后又去的时候,他又听见第三位牧师讲同一段的经文,他想要消灭自己的感觉,试将听的道从心里丢出去,所以决定完全远离礼拜堂,几年的功夫再不和神的家接近。

  “后来我的母亲死了,”他说:“这时我想要作基督徒。”泪从面上流下来,他继续地说:“但是我不能,什么讲道都不能感动我,我的心象石头一样硬。”说着就用手指着田间的一块石头。

  我当时不能完全明白他所说的,那时对我还是新奇的,以后我去波士顿,在那里悔改了。第一个临到我的思想就是这人的事,回家的时候,我问母亲:“某先生还是住在那地方吗?”“关于他的事我不是写信告诉你了吗?”她说:“他们将他送到疯人院里去,因他对每一位去见他的人,都用手指着说:‘先求神的国’”

  那人虽然眼睛昏蒙失去理性,但是这圣经经节仍然在他心中燃着。愿神的灵将此经节今晚也燃烧在你心中。我再回家的时候,母亲说那人在他房里,我去看他坐在摇椅里,面露虚空呆笨的样子,看见我的时候他指着我说:“青年人,先求神的国。”理性没有了,经节还在那里。上个月当我送我兄弟到坟地去的时候,不禁想到那可怜的人,他已卧在附近的坟墓里,愿他母亲的祷告已蒙应允,使他死前已经找着了神的国。

 

九十四、慕迪师母教导儿女

 

  有一段时间,我们的小男孩不喜欢去礼拜堂,早晨起来问母亲:“明天礼拜几?”“礼拜二。”“再一天呢?”礼拜三。”“再一天?”“礼拜四。”这样推下去,直到得到回答:“礼拜天。“哎哟,”他就这么不高兴地喊。我告诉妻子:“我们不能让孩子这样恨恶礼拜天,一定不可以,我作孩子时也是这样,总是有点怕礼拜天,提到这日很少说喜欢的话,我不记得牧师曾将手放在我头上或是注意我,除非我在走廊上睡觉,他不叫醒我。这样是不成的,我们必须将主日变成最有吸引力的一天,不是可怕的一天,乃是快乐的一日。”

好,母亲在这孩子身上下功夫了,愿神赐福那些在孩子们身上下功夫的母亲!有时我觉得自己宁愿作约翰卫斯理,马丁路德,或是约翰络克斯的母亲,胜过得着全世界的荣誉。那些对儿女忠心的母亲,神不能不给她们赏赐。

我妻子去将圣经故事加上宝贵的真理讲出来使孩子能明白,很快地,惧怕主日的感觉从这孩子心中除去了。“明天是哪一天?”他要问,“礼拜天,”“我喜欢。”若是我们将圣经的真理作成有兴趣的样式使孩童能明白,他们就会欣赏了。

   

九十五、笑的孩子

 

  一八七二年,在伦敦,一个主日早晨有位牧师对我说:“我要你注意那坐在前排的一家人,回去以后我要告诉你他们的事。”回家以后我问他,他说:“那全家人都是被一个微笑所引到主面前的。”“什么?”我问:“是怎样一回事?”他说:“一天我在街上行走,看见一个小孩子在窗上,他笑,我也笑,我们彼此鞠躬,他也鞠躬,不久又来一个孩子。我成了习惯,注意又鞠躬。不久人又多起来,最后我经过时,有一位妇人同他们一起,我不知道怎样好,因我不愿向她鞠躬,但我因知道孩子们都盼望,所以就向他们都鞠躬。母亲看我是牧师,因为每礼拜天早晨我必携带圣经。

  “下一主日孩子们跟着发现我是牧师,他们想我是最大的牧师,连他们的父母也应当听我的话。如果一位牧师好待小孩子,拍拍他们的头,他们会想你是世界上最大的传道人。好待人能成就大的工作。简单地说,那一家的父亲母亲和五个孩子都悔改了,下礼拜日他们都要加入教会。”

  微笑能得人归向基督,皱纹必当从我们面上除去,要常常带着微笑的脸。

 

九十六、卖橘子的孩子

 

  一天有位年轻的妇人上街去,她看见一个小男孩子从鞋店跑出来,后面跟着老鞋匠,手里拿着鞋模追他,跑了不远小孩子就被鞋模掷中,恰巧打在背上,小孩子停住了,哭出来,主的灵感动这年轻妇人的心,她走上去问他受伤没有,但是孩子却说不关她的事。她继续要得小孩子的信任,问他上学没有,回答:“没有。”“那么,为什么你不上学呢?”“不想去!”她问他要不要去上主日学,“若是你来,”她说:“我要告诉你美丽的故事,读好看的书。”她这样劝导恳求,最后说,他若答应去,可先商量在街角上等他,至终孩子答应了。下礼拜天,她照着应许,在约好的地方等他,她拉着手领他到主日学里去,“你能给我地方教这小男孩子吗?”她问校长。

  校长注意看这孩子,学校里没有象这样的孩子,但是终久找着了一个地方。她坐在房角里要为基督得人灵魂。很多人看见他,露出轻视的样子,但是她照样为主作工,小孩子从来没听见过什么人唱歌那样好听,回家以后,母亲问他去过哪里,“和天使一起,”他告诉母亲,又说曾去某主日学校,但父亲母亲不许他再去,若再去要挨打。

  下礼拜天他又去了,回家正象所说的挨了一顿打,第二次去,回来又挨打,第三次也是一样。

  最后孩子对父亲说:“我愿意你先打我,我再去,免得我在那里的时候想这事。”父亲说:“若你再去主日学,我要杀你!”他父亲平时常打发孩子到街上去卖东西给过路的人,他告诉男孩子礼拜六卖东西的利钱可以算孩子自己的,这小孩子赶快到那教他的年轻妇人那里告诉她:“父亲说每一个礼拜六都给我自己用,你若要教我,每礼拜六下午我来你家。”我想知道有多少年轻的女子愿意舍弃她们的礼拜六下午去领一个小孩子进入神的国?每逢礼拜六下午那小男孩子来她家里,她告诉他到基督 面前的路,她劳力作工,最后圣灵的光照破开他的心。

  一天孩子正在火车站卖东西,没注意一列火车迫近了,正压过他的双腿,医生来了,小受苦者的第一件事就是仰起他的脸说:“医生,我能在未死以前到我家里吗?”“不能,”医生回答:“你快要死了。”“你愿意告诉我的母亲父亲说我死时是一个基督徒吗?”他们把他的身体,连他最后的一句话都带回家中。

  啊!这年青妇人拯救这小浪子的工作是何等高贵!她的回忆又多么宝贵!到天上去的时候她不会是陌生人,他要拉着她的手领她到基督的宝座前,她作这工是快乐的。啊!愿神教导我们作当作的工,叫我们是为祂的荣耀而作!

 

九十七、同情

 

  我要告诉你们几年以前我在芝加哥所学的一个功课。数年前的七月和八月里,你们都听说,许多小孩子死了,记得我曾参加过很多丧礼,有时一天两三次,我看惯了母亲最后一次吻她的孩子,最后一次看她的孩子,最后看见棺材盖上的情形,所以也不觉得难过,就象是大战争中的士兵一样,看见受伤和死亡并不使他们伤心。有一次我回家的时候,又听说我的一个主日学学生死了,他母亲要我去他家。

  我来到这可怜的家,看见父亲喝醉了。母亲告诉我她靠洗衣过生活,父亲不赚钱,可怜的女儿阿得丽,她的工作是拾柴生火,这女孩子那天去河边,看见水上飘着一根柴,就竭力去拿,失去了平衡,竟落到水中去淹死了,这可怜的妇人很困苦,“我愿你帮助我,慕迪先生,”她说:“埋葬我的孩子,我没有坟地,也没有钱。”

  好,我量了尸身的大小,出去买棺木,我的小女孩跟着,她说:“爸爸,我们若是很穷,妈妈要作工,我拾柴,掉在河里,你很难过吗?”

  

  这问题碰到我的心,“什么,我的孩子,没有你,我的心要碎了!”说着就抱她在怀里。“爸爸,你觉得妈妈也难过吗?”她又问。这句话唤醒我对那妇人的同情心,于是起身回到那家,祷告主医治那颗忧伤的心。

  到了丧礼的日子,我去格雷司兰(Glaceland),以前我常想去那里,时间花得太可惜,但我还是去了。醉酒的父亲和可怜的母亲都在那里,我买了一块坟地,坟洞掘好,把这小孩子安放在陌生人的当中。跟着又是另外一人的丧礼,一个尸体放在小得丽的旁边,我想若我自己的小女孩也睡在陌生人当中,我要怎样感觉?到主日学去时使我思想这事,于是就提议主日学小学生捐钱买一块坟地,用作埋葬一百个孩童之用。

  很快地我们成功了,表格还没有印好,就有一位妇人来说:“慕迪先生,我的小女儿今天早晨死了,容我将她埋葬在那块为小孩子用的地里。”这要求得了答应,她也要我到坟地为她的孩子祷告。

  我到了坟墓的所在,那是六月中美丽的一日,记得我曾问她小孩的名字叫什么,她说艾玛,那正是我小女儿的名字!我想,要是我自己的孩子也这样,那怎么好呢?当将自己放在别人的地位上来想一想,我不禁流下眼泪来,一会儿工夫另有一位妇人来要我再放一个在坟墓里,我问孩子的名字是什么,原来叫韦礼,恰巧又是我小男孩子的名字。我十分同情怜恤那两位妇人。

  你若要有同情心,可以将自己放在别人的地位上。我们所需要的是心中满有慈怜和同情的基督徒,如果还未得着,祷告求主赐给,好叫我们能靠近那需要慈爱言语和行为的人。这样做远超过讲道的功效。我们的错误是传得太多而同情得太少,基督的福音是行为的福音,不是字句的福音。

 

九十八、成熟快如旋风

 

  我记得在英格兰北部时,有一名人告诉我发生在新堡的一件事。有一个年轻的男孩子,他是独生子,父母虽然尽所能的为他着想为他打算,但他仍然走了坏路,染了恶的品性同盗贼来往,又不让父母知道。有一次他与那些同党偷偷进入他父母的家,那些人在外面等着,他爬进去抢夺,但是终久被捉住了,经过审判,定罪,最后放在反省所内十年之久。他在那里作工直到期满释放的日子。出来时去找父母住的房子,敲门的时候一个陌生人出来注视他的脸。

  “不,没有那些人住在这里,你父母在哪里我不知道。”这是他获得惟一的话。他在街上走来走去,甚至向遇见的小孩子打听他父母的住处,但人都不知道。十年过去虽快,然而其中有多少变迁呢!在昔日生、长的地方,现今他变成陌路人了,甚至从前常到之处,现在也不认识了,但最后寻见两个村民是认识他父母的,他们说他的老家多年前就已荒废了,在他离家后几个月内父亲因病卧床,短时期内伤心而死,他母亲以后也发疯了。

  他到疯人院见他母亲说:“母亲,你不认识我吗?我是你儿子。”但她怒声号叫,打他的脸,并且悲声说道:“你不是我的儿子!”于是又号叫,扯自己的头发。他离开疯人院,觉得生不如死,所以伤心痛苦在几个月内也去世了。

 

  是的,果子虽然长成费时,但最后却迅速熟透,快似旋风一般。

 

九十九、从天上往下看

 

  记得在都柏林展览会大厦里,我讲到天上事的时候,说:“或者就在此时,一位母亲正在天上注意着她的女儿在这里。”我说时正指向听众当中的一位青年女子,第二天早晨我接到一位作父亲的来信。

  “礼拜三,你讲到天上之事的时候,你说:‘也许这时候有一位母亲正在天上盼望她女儿在这里得救。’你恰好看着我孩子坐的地方,我心里说,那是我的孩子,泪从我眼中涌出来,我低下头祷告,‘主啊,将那话放到我亲爱的孩子心里;主啊,救我的孩子!’我心里很着急,会后到她那里,见她眼中有泪,站起来,两臂抱着我,同我亲嘴,一齐走到你那里时,她告诉我因你提到母亲从天上看而使她回头。她更问我:‘爸爸,我能为耶稣作什么?’”

 

00、发声的纸片

 

  一天晚上,有我的一个朋友在费城经过一酒吧间,他看见在大厅上有一自认为基督徒者正在玩纸牌,于是拿起铅笔在一张纸片上写几个字交给一个小孩子,对他说:“我的孩子,这里有些钱,我要你替我送信,你看那边有三个人玩纸牌吗?把这纸片交给身量高的那一个。”

  孩子去了,我的朋友注意看他送纸片,纸片上写的是:“你们是我的见证人。”那人接到纸片,看过,跳起来,冲到街上问孩子纸片是哪里来的,孩子说:“那边的一个人给我的。”但是他已溜走了,这可怜的玩纸牌者在几个月以后就死去了。

  “你们是我的见证人。”什么地方你看见基督徒与坏人同伙,以后你将发现不好的结果。

 

0一、慕迪的母亲和他失迷的儿子

 

  我能告诉你一点关于我自己家庭的小小经历。在我十四岁以前,我第一件记得的事是我父亲的死,他遭遇过生意上的不幸,以致失败了。父亲刚死去,债户们就来把所有的东西拿去。一大群孩子都撇给我母亲,患难一件一件地临到全家,一对双生子生下来以后,母亲也病倒了。最大的男孩子是十五岁,对于母亲他是她患难中的倚靠,但是忽然这男孩子变成一个放荡的人,他曾读过一些坏人的小说,使他自信必须出门去发财,因此他走了。我记得我母亲怎样地渴望那孩子的消息;她怎样地常常打发人去看看有没有儿子的信,我也想起我们怎样地总是把忧愁的消息带回来说:“没有信。”

  记得在那新英格兰的家中,晚间我们常靠近母亲谈论父亲的事;但当我们偶然提到大哥名字的时候,她一定叫我们停住不许再说,有时晚上风吹得很紧,房子在小山上,每次风吹时都震动,就在这时我母亲高声为那放荡不以慈爱待她的儿子祷告,我总是想她爱他胜过爱我们众人的爱,我信她实在是那样。

  在感恩节的那日――知道那是新英格兰的家庭团圆日子――她必是留一座位,想他会回家的。等到我能写信的时候,我写信到全国各地打听,但是仍然没有他的踪迹。有一天我在波士顿的时候,忽然有消息说他回家了。记得我以前在那城里怎样常常在各店铺里寻他――他脸上有一个记号!但是我从来没有他的消息。

  一天当我母亲坐在门前,一个陌生人走向那房屋,他走到门前就停住,我母亲竟认识她的孩子,他两臂交叠,长须飘荡胸前,眼泪掉在地面上,当我母亲看见那些眼泪时就喊叫出来:“啊!这是我失迷的孩子!”她叫他进来,但是他站住不动,“不,母亲,”他说:“我不进来,除非我听见你说已经饶恕我。”你想母亲不愿意饶恕他吗?你想她让他站在那里吗?母亲问到门口,双臂抱住他喊出饶恕的话来!

 神也是这样愿意赦免你。

 

0二、摇铃的小孩子

 

  我记得有一位作母亲的躺在床上快要死了。她再婚之后,原有的一个小孩子是她第二个丈夫所不喜欢的。这母亲寄信给我说:“现在我因痨病快要死了,我病了许久,自从卧床后,就忽略照顾那孩子,他交了坏的朋友,变得很凶,并且也会咒骂人,慕迪先生,我要你应许我,在我去世以后,你照顾我的孩子,因为没有人照管他。”我应许她一定如此。

    不久那位母亲去世,在未葬埋以先那孩子就跑走了,没有人知道他去哪里。第二个主日我告诉主日学的孩子,若是谁找着他就让我知道。有一段时期没有他的消息,但是有一天学生告诉我,那逃走的孩子正在某旅馆内作摇铃的童子,我去同他谈话。

  我记得很清楚同,那日是七月三日,他没有父母,只有一位继父,但也不照顾他,当我和善地向他提到基督为我们作了什么,他又是怎样爱我们的时候,泪从他双颊流下来。我问他是否愿意认识基督,他告诉我他愿意。小小的孩子同我一直跪下,我为他祷告,晚间街上虽正燃放鞭炮,这孩子却在半夜的时候在天台上祷告呼求神赐他光明、帮助和安慰。现在他是一位活泼的基督徒了,并且也是主日学的校长。他既被救回又蒙保守,现在更引领人归向基督了。

  这也是你的工作――用手带领孩子到基督的十字架面前;召集他们到教会里来,他们会成为教会的祝福。

 

(完)

上一篇:[81--90]八十一、微笑的母亲,忧愁的离别
下一篇:没有了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Copyright(C)2006 - 2018 xiaodel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