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最新公告
小德兰爱心书屋最新公告 有一天,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至今让我难忘。梦中,我看到一本打开的用石头做的书,我用舌头去舔它,觉得有一种甜味,我就更用力去舔,最后从这本书里流出活水来了。从那以后,一种想要了解、学习的迫切渴求在我心里扩展开来,我燃起的强烈的愿望要在真道上长进。   我爱上了灵修书籍,我感觉好像是主亲自为我挑选那些有益精神修养的读物,主不喜悦我看那些世面流行的书籍,因为只要我一看到那些他不喜欢我看的书,我就有一种厌恶的感觉。主保守我,那样细心地防护着我,从那以后我从未读过一本不良的书籍。   善良的书使人向善,这些圣人的作品,渐渐地印在了我的脑子里。读这些圣书时,我思潮汹涌起伏,欣喜不能自已。书中谈到这些圣人们如何在与主的交往中得到灵命的更新,德行的馨香如何上达天庭。啊,在这世上曾住过那么多热心的圣人,为了传播福音,他们告别亲人,舍下了他们手中的一切,轻快地踏上了异国他乡,到没有人知道真神的世界里去。啊,若不是主的引领,我可能到死还不认识他们呢!   我的心灵从主给我的这些圣人的言行中选取了最美的色彩;当他们的一生在我面前展开时,我是多么的惊奇、兴奋啊!当我读到他们为主而受人逼迫、凌辱,为将福音广传而被人追杀时,我为他们的在天之灵祈祷,我哭着,为自已的同胞带给他们的苦难而哀号。我一遍遍地重读那一行行被我的斑斑泪痕弄得模糊不清的字句,那些被主的爱火所燃烧而离开家乡来到中国的传教士,我多么爱你们啊!我心中流淌着多少感激的泪水。   他们受苦却觉得喜乐,因为他们爱主,他们感到能为主受一点苦是多么喜乐的事。他们受苦时仍在唱着感谢的歌,因他们无法不称颂主,因主使他们的心灵洋溢了快乐;他们激发了我内心神圣的热情,在我的心灵深处燃烧起一股无法扑灭的火焰,他们那强有力的言行激励我向前。   我一面读,一面想过着他们这样圣善的生活,也立志不在这虚幻的尘世中寻求安慰。我一读就是几个钟头,累了就望着书上的圣像沉思默想。啊,当我想到我有一天还要见到他们,亲耳聆听他们的教诲,伴随在他们的身边,和他们一起赞颂吾主,想到那使我欣喜欢乐的甜蜜的相会,这世界对于我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了。   从这些书籍里,我认识了许多爱主的人,他们使我更亲近主,帮助我更深的认识主,爱主。这些曾经生活在人间的圣人圣女,内心隐藏着来自天上光照的各种宝藏,听他们对悦主的甜蜜喁语,我也陶醉了。主藉着这些书籍慢慢地培养我的心灵,当我看到这些圣德芬芳的圣人再看看满身污秽的我,我失望过,沮丧过,哭泣过,和主呕气过,甚至埋怨天主不用祂的全能让我立刻成圣。但是主让我明白,灵命的成长需要时间,成长是渐进的,农民等待稻谷的长成需要整个季节,才能品尝丰收的喜悦,我也要有谦卑受教的态度才能接受主的话语,要让这些圣言成为血肉(果实),是需要时间的。   从网上我读到许多有益心灵的书。当我首次读到盖恩夫人的传记时,清泪沾腮,她的经历强烈地震撼着我的心,我接受到了一个很大的恩宠,使我认识了十字架是生命的真正之路。读圣女小德兰的传记时,我又有别一种感受,我看到了一个与我眼所见的完全不同的世界,那里没有争吵,没有仇恨,没有岐视,那是主自己在人的心里建造的爱的天堂。还有圣女大德兰的自传,在这位圣女的感召下,我初领了圣体,从圣体中获得无量恩宠。这些书引我向往那超性的境界,向往那浑然忘我的境界,从此无益的书一概不看了。我一遍遍地重温这些我喜欢的书籍,一遍又一遍地回味书中那些难忘的情景,我和他们谈心,告诉他们我愿意效法他们,心里多么渴望能像他们那样爱主。   我因此而认识了许许多多圣人,这些圣人中有许多也曾是罪人,使我也能向他们敞开心门。我一会儿求这个圣人为我转祷,一会儿求那个圣人为我祈求圣宠,这些圣人使我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我想,既然他们真心爱天主,那么他们也会真心爱我。现在他们和天主如此接近,当世人向他们祈求时,他们也会想方设法将我的祈祷告诉天主的。就这样,他们和我共享生活的体验,不断地把上天仁爱的芬芳散播给我,他们的友谊使我的欢乐加倍,痛苦减半;他们已走过死阴的幽谷,从他们身上我学习到了明辨、通达、智慧、勇敢、诚实、快乐、圣洁等等美德。他们的言行是滋润我心田的美酒。   这些书使我专注于天上的事理,我的很多不良嗜好因此不知不觉地放弃了。我的信德一天一天长大,我知道我的一言一行都有天使记录;我也深信人有灵魂,信主的人有一个美好的家;也相信圣人们都在天上为我祈祷,我并不是孤军奋战;我是生活在一个由天上地下千千万万奉耶稣的名而组成的家庭里,我庆幸自己因了主的恩宠能生活在这个大家庭慈爱的怀抱里;我也渴望所有的人都能进入光明天家,和圣人们一起赞美天主于无穷世!   小德兰爱心书屋启源于一个美好的梦。小德兰希望所有圣书的作者和译者都能向主敞开心门,为圣书广传而不记个人的私利;愿天主赐福小德兰;赐福所有传扬主名的网站;赐福所有来看圣书的人;也求主扩张人的心界,使小德兰能将更多更好的书藉,献给喜欢读圣书的人!从2014年12月18日开始我们使用新域名(xiaodelan.love),原域名被他人办理开通,请您更改您网站或博客上的链接,谢谢。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德兰书屋】   
天路灵粮Top 10
·一位韩国女画家被耶稣提去地狱,画
·圣经中的格言及教训(选录)
·特蕾莎修女爱的箴言
·圣经中关于人与人交往的警句
·鲍思高神父的灵修语录
·圣徒金言
·有关良心的箴言
·雪中的对话
·在闹市中度退修生活
·圣徒--特司谛更:人被造的目的
天路灵粮最新更新
·真福艾曼丽:灵魂住在心灵的城堡里
·信德是成义的根源,而不是神视异象
·我们总是倾向于仰视圣人不可估量的
·圣希尔德加德——神秘生活的伟大女
·圣洗圣事恩宠的光辉,是接受异象和
·圣则济利亚:不要因为对迫害你的人
·真福艾曼丽问圣母:为什么我妹妹的
·如果我们与配偶同房而不以生孩子为
·真福艾曼丽用耶稣和圣母的名号赶鬼
·今天是耶稣受难节,您和您的堂区还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这一天善良战胜了邪恶|圣马西连·国柏神父(St. Maximilian Kolbe)
这一天善良战胜了邪恶|圣马西连·国柏神父(St. Maximilian Kolbe)
来源:圣马西连·国柏神父 浏览次数:936 更新时间:2018-10-29 14:45:40
 
 

—— 这事发生的情景是怎样的,人们都对此怀着很大兴趣,并追问这个问题:为什么他要这么做,他坚持着何种价值?

 

63年前,1941年7月29日礼拜二,大概是在下午1点钟,午后的集中传唤刚结束,警报就响了。超过100分贝的响声贯彻整个集中营。囚徒们眉心都是汗水,正在劳动。蜂鸣器的嚎叫意味着警报,警报意味着有些囚徒不见了。党卫军立刻停下手上的工作,开始把囚徒从每个地方押送出来集中传唤,检查囚徒的数量。我们这些在忙着盖周围的一座橡胶工厂的人,这意味着要徒步走7公里回到集中营。我们一路赶着回去报到。

 

集中传唤的结果是:我们14a单元的一名囚徒不见了。说“我们单元”,就是说马西连神父、方济各•加容尼策克(Franciszek Gajowniczek)、我、以及其他人住的地方。这是个恐怖的消息。所有其他的囚徒都松了口气,并允许回到他们的单元,但对我们而言,就要接受惩罚 —— 在传唤地没有遮盖、没有食物、从白天到晚上罚站。夜里非常冷。党卫军换岗的时候,我们就趁机像蜜蜂一样抱成一团 —— 站在外圈的给里圈的人避寒,趁换岗的时候我们也交换位置。

 

很多年纪大的囚徒无法忍受在夜间寒冷中站立的痛苦。我们渴望着哪怕那么一丁点儿阳光能让我们暖和一点。我们也等待着更糟糕的事发生。到了早上,德国军官来对我们吼道:“你们的单元逃走了一名犯人,而你们没有预防制止这事儿发生,所以你们中有十个人要被饿死,这样其他人就会记得,我们绝不容忍哪怕是最小的逃跑尝试。”接着,就开始选人了。

 

  —— 一个人知道这是他生命最后的时刻时会怎样?听到宣判对自己致死处刑的囚徒会有怎样的感受?

 

我宁愿自己别再回想这恐怖情形的细节。我说说这个选人总体上是怎样的:整群人依次走到最前排。在前面,离两步远的地方,站着一个德国军官。他看着你,眼睛就像是秃鹫盯着食物那样。他仔细审视着我们每个人,然后举起他的右手说,“Du!”就是“你!”这一声“Du!”就意味着你被选中去饿死了,然后他会继续。党卫军藉着就把不幸的囚徒从他所在的队伍里拽出来,然后记下号码,让警卫把他押在一边。

 

“Du!”听起来就像是重锤猛敲在一支空箱子的声音。每个人都怕随时会指向自己的那根手指。接受审视的一排人要向前走几步,已经审过的人和没被审过的人之间就留下一条像走廊一样的空间,大概有三到四米。党卫军走在这个走廊中,又一次说,“Du!Du.”我们就像心被刀刺中了一样。那声音回荡在脑袋里,血就涌上来,如此汹涌,就像是要从我们的鼻子、耳朵、眼睛里喷出来。实在是很悲惨。

 

—— 圣马西连在选人的时候是怎样的?

 

马西连神父和我站在第七排。他站在我的左边;我们之间可能间隔了两到三个狱友。随着我们这边的人一排一排地缩小,我被越来越强的恐惧包围。我该说,不管一个人多么坚定还是多么害怕,此刻任何哲学对他而言已无用处。一个有信德的人是幸运的,他总能投靠某人,向某人求怜悯。我向天主之母祈求。坦诚地说,此前和此后我都没有像那时那样热忱地祈祷了。

 

尽管仍有“Du!”的声音,这祈祷在内在改变着我,足以让我更加冷静。有信德的人并不那么害怕。他们准备好平静地接受命运,简直就像英雄一样。这是极大的安慰。党卫军走近我的身边,用他的眼睛扫过我,接着又扫过马西连神父。他“相中”了一排最后的方济各•加容尼策克(Franciszek Gajowniczek),一位41岁的波兰军队士官。当德国人说“Du!”并指向他的时候,可怜的他嚎叫道,“耶稣,玛利亚!我的妻子,我的孩子们!”当然,党卫军根本不会注意囚徒说了什么,只是记下了他的号码。加容尼策克后来发誓说,如果他死在了饿窟里,他绝不会知道如此的哀嚎、如此的哭求会出自他的口。

 

   

 

—— 选人完毕以后,剩下的囚徒们是否松了口气,感到恐惧结束了?

 

选人结束了。已经选了十个人。对他们而言,传唤结束了。我们原以为这噩梦式的罚站终于要结束了:我们头疼、饥饿、双腿颤抖。突然间,我这一排出现了骚动。我们相互间隔着和我们的木鞋一样长的距离,突然间有人走出了队伍。是马西连神父。

 

他小步走出,因为穿着木鞋人是没法大步走的,你需要弯曲脚趾才能防止木鞋掉下来。他径直走向党卫军的人群,站在囚徒第一排的前面。所有人都颤抖起来,因为这违反了集中营最为严格的规矩之一,违反它意味着要被严酷地惩处。而从队伍里走出来,意味着死亡。新进集中营的囚徒,在不知道有这条规矩的情况下脱队,会被狠狠地打到不能动弹。这相当于被送去饿窟。

 

我们原本很确信,在马西连神父走到那个位置前,他们就会杀了他。但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在第三帝国七百多个集中营中从来都没听说过的事。从没有一个囚徒脱离了自己所在的队伍而未受惩罚的。党卫军那时却傻呆呆地站在那里,这根本无法想象。他们只是互相看着对方,就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样。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马西连神父穿着他的木鞋和条纹囚服,手边拿着他的碗,走了出来。他走着,不像乞丐,也不像英雄。而像一个意识到有重大使命的人一般地走着。他冷静地站在军官面前。营地指挥官最终缓过神来。他大怒,问他的副手:“Was will dieses polnische Schwein?”(这只波兰猪到底想要什么?)他们开始去寻找翻译员,但其实没有这个必要。

 

马西连神父一边冷静的回答道:“Ich will sterben für ihn,”一边用手指向正站在旁边的加容尼策克(Gajowniczek):“我想要代替他死。”

 

德国人惊讶地站在那里,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有人会愿意为了其他人而死,对于他们这样代表着世俗无神信仰的人来说,是难以理解的。他们眼中充满了疑惑,看着马西连神父说:“他是不是疯了?还是我们听懂他说的话?”

 

终于,第二个问题提了出来:“Wer bist du?“(你是谁?)

 

马西连神父回答道:“Ich bin ein polnischer katolischer Priester.”(我是波兰的一位天主教神父。)这位囚犯坦白自己是波兰人,正来自这些德国人所厌恶的国家,他还承认了自己是一位神职人员。

 

对纳粹党卫军而言,司铎是他们良心的谴责。

 

有趣的是,在这个对话中,马西连神父没有使用一次“请”这个词。由着马西连神父的话,他打破了德国人决定别人生死的权威,并且他逼迫他们更改了判决。神父表现得像一位经验丰富的外交官。不过相反的是,他没有燕尾服,腰带和奖牌,却反而穿着一身条纹囚服,拿着一个碗,穿着一双木鞋。死亡般的沉寂笼罩一切,每一秒都像是过了一个世纪。最后,事件终于又继续下去,到此刻为止,既不是德国人也不是囚犯能理解的。纳粹党卫军官转向马西连神父正式称呼他为“Sie”(正式的“你”),然后问到:“Warum wollen Sie für ihn sterben?”(你为什么想要代替他去死?)党卫军先前所有的规矩标准,都土崩瓦解。刚才他们还侮辱神父称其为“波兰猪”,而现在却改称其为“Sie”。站在马西连神父身边的党卫军和士官都不知道自己是否听错了。杀害了成千上万人的高级军官这样c称呼一位囚犯,在集中营的历史上只有一次。

 

马西连神父回答道:“Er hat eine Frau und Kinder”(那个人有妻子和孩子。)

 

这简要概括了整个教义。马西连神父教授了每个人父亲身份和家庭的意义。他是一个在罗马以“summa cum laude”(最高的荣誉)获得两个博士学位的人,同时又是编辑、传教士、克拉科夫和长崎两所大学的学术老师。他认为自己生命价值比不上一个一家之长!这是多么精彩的一堂要理课!

 

  ——军官对于马西连神父的话是怎样的反应?

 

每个人都在等待着看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党卫军曾很确信他们自己是掌控生死的主。他可以用未听命走出队伍为由毒打马西连神父到不能动弹。更重要的是,一个囚犯竟敢宣扬道德?!他可以宣判让他们俩都活活饿死。然而数秒钟后,纳粹党卫军说道,“Gut”(很好)。他同意了马西连神父的选择,并且承认他这么做是对的。这意味着善良战胜了邪恶、最大的邪恶。

 

没有比因憎恨而宣判让一个人活活饿死更大的邪恶了。但也没有比给予别人自己的生命更大的善良。这最大的善良赢了。我想要强调马西连神父的回答:他被提问三次,于是他三次用最清晰、最简要的四个词回答了被询问的问题。数字“四”在圣经中的象征性意思是整个人。

 

   ——这件事对于你和其他余下目击事件发生的囚犯们有多重要?

 

德国人让加容尼策克(Gajowniczek)回到队伍,并让马西连神父站在了他的位置。犯人必须脱下鞋,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已经用不到了。饥饿地牢的门只有在需要搬尸体时才会打开。马西连神父走在队伍的最后面,他甚至还去帮助其他行走不便的犯人。原则上,这就是他们在死前的葬礼。在饿窟洞口,他们被命令脱掉囚服,然后被扔进一个仅有八平方米的地牢中。阳光透过三个窗口的栅栏照射到冰冷、粗糙潮湿的地面和黑色的墙壁上。

 

那里又发生了一个奇迹。马西连神父,尽管只有一个肺可以用来呼吸,但他最后活了下来。他在死亡地牢中呆了386个小时。每个医生都会认为这是难以置信的。在经历了这种恐怖的将死之期后,刽子手穿上医生的白色长袍给他了执行死刑注射。但又一次,马西连神父还没有死....他们必须要再进行第二次注射才能杀了他。马西连神父在圣母升天瞻礼前夕向他的Hetmanka(军队总司令)献上自己的生命。他想在一生中,为无染原罪圣母工作并献出自己的生命。这对于他来说是最大的喜乐。

 

  ——关于第一个问题,还请您再多做一点补充,马西连神父这种超乎寻常的态度对你们这些当时没有被投入饿窟的人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马西连神父的牺牲兴起了许多工作。他使营地的反抗活动,囚犯的地下组织更加坚定,并且他们按马西连神父的牺牲将时间分为“之前”和“之后”。多亏了这个组织的存在和采取的措施,许许多多的囚犯在集中营中幸存了下来。我们中的少数人获救,平均每一百人只有两个人幸存。我得到了这圣宠,成为这两个幸存者中的一个 。方济各•加容尼策克(Franciszek Gajowniczek)不仅获救了,而且还继续活了54年。

 

我们的囚犯同胞圣人所拯救的,最重要的,是我们的人性。他是一位在饿窟中的灵性牧人,他支持别人、带领祈祷、赦罪,用十字圣架的标记带领着将死之人去往另一个世界。他坚定了我们这些没有被选去处决的人的信德和望德。在这毁灭、恐怖和邪恶中,他重建了希望。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