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一代伟人——范学淹主教列表
·前 言
·一、童年生活(1907-1918)
·二、留学罗马(1927—1935)
·三、司铎生活(1935—1951)
·四、牧职生涯(1951——1952)
·五、黑暗来临(1952—1958)
·六、回乡改造(1969-1976年)
·七、二次“进宫”(1977-1980)
·八、国破山河在(1980—1982)
·九、“首批门徒”的祝圣(1980—1
·十、第三次被捕(82年4月13日至19
·十一、假释言行
·十二、英明果断的十三条
·十三、当代教会的“大陆主教团”
·十四、最后的见证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十二、英明果断的十三条
十二、英明果断的十三条
浏览次数:4540 更新时间:2007-4-13
 
 

    1987年冬天,易县教区的周善夫主教由于身体不好,到保定养病,听说范主教获假释后住在保定座堂,便立刻去看望他。周主教虽然病势严重,走路困难,仍于1120日在亲人的陪同下来到了旧道大堂拜会范主教,两人相见真是激动万分,范主教忙迎上前去,周主教却颤抖抖地要请安、亲权,范主教伸手拉住他说:“免了吧,老朋友!”两位老人紧握住双手坐在沙发上。范主教头一句便问:“神父们怎样?”

  “都很健康”。周主教含蓄的回答着。

  周主教明白范主教最关心的问题,但由于旁边官方人员的监视,有话不便于多言……。这是范主教在软禁期间首次会晤自己的主教弟兄,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已经是心心相通。也是在1120日——即两年后的1120日,西安主教会议上,范主教被选为中国大陆主教团团长的。自此以后,李斯德望、陈建章主教、赵廷彬、霍彬章、苏志民神父……都陆续拜会主教。共商教区事务,聆听主教训导。

  198813日的清晨,主教尚未起床,就有人来看望主教。主教一见认识,原来是正定教区的一位叫牛伯铎的教友,主教在河北省第二监狱坐监时,他通过关系曾几次看望过主教,所以这次见面显得格外亲切,几句寒暄之后,这位教友便跪在主教跟前,请教主教几个早以拟定好的有关“爱国会”的问题,主教便一一作了回答,后来有人将问题按其顺序加以整理,这便是被众人传颂的“十三条”,全文如下:

  尊敬的主教,主耶稣在世时,圣若翰曾打发门徒去访问耶稣,为寻找救世主默西亚。今为善度教友生活,妥救灵魂,为给真理作证,作基督的勇兵,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主教,希望主教给予明确指导。

  1、“爱国会”提出“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口号,摆脱外来势力的干涉。这样还算圣教会吗?

  答:圣教会是吾主耶稣亲自建立的,是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人不能离开天主而自主,地方教会也不能各自为政而自办,“爱国会”脱离教宗,不服从教宗的领导,就不是天主教了,离开了与圣教会的共融,所谓“自主自办”的教,自然就不算圣教会了。

  2、自选自圣行不行?

  答:这个问题有两方面的解释:①在我们中国过去没有国籍的传教士,传教士都是教宗从世界各地派来的,由于中国教会人才贫乏不能自选自圣。后来时间长了,我们中国也有了传教士,本教区的主教可以自圣神父、自圣主教,但祝圣主教必须向教宗请示,经教宗批准后方可祝圣。全世界都是如此,任何国家都不例外。②“爱国会”的自选自圣不行,因为他们脱离了教宗,不服从教宗领导而擅自祝圣,就是背叛教宗、背叛耶稣。

  3、“爱国会”的“革新神父”行圣事、献圣祭是否有效?他们有赦罪的权柄吗?教友能否参与他们的弥撒?参与了有罪吗?

  答:有效是有效,圣体还是有耶稣,到底我们教友不能领受他们的一切圣事,不能参与他们的弥撒,若是领了就是犯罪,向他们告解,不但不得罪赦,还罪上加罪。因为他们离开了圣教会就没有圣教会的治权了。

  4、有人说,神父错了是神父个人的事,与教友无关,都是为恭敬天主,有什么不好,反正比打扑克、看电视强,这种说法对吗?

  答:不对,因为既然知道他们错了,就不应支持他们错上加错。神父的错有两样:就是个人的过错和公开的过错,也就是私自的罪和公开的罪,如果是神父私人的过错,为教友恭敬天主可能无多大关系,但现在他们是公开成立反教宗的组织,公开声明脱离教宗,背叛圣教会,怎么能说与我们无关呢?

  5、“爱国会”的神父施行终傅圣事有效否?

  答:有效,但我们教友不许领。以上我说了,不许领他们的一切圣事,至死不领背叛教宗的人的圣事,借着这个信德一定能得到天主的宽赦。

  6、有的老神父,不革新也不听“爱国会”的,但是没有结合着主教,这样的神父可以吗?

  答:可以,因圣教会目前在中国处于教难时期,老的主教不在了,新主教又找不着,在这种情况下,按圣教会的规矩办事还是可以的。

  7、“爱国会”神学院的修生,被他们的主教祝圣有效吗?

  答:有效,但没有权,我再重复一遍,我们的教友绝不能参与领受他们的一切圣事,若参与就有罪。

  8、 有的教友明白道理,但望“爱国会”的弥撒只是为了图近,这样可以吗?

  答:不许这样,既然明白道理,知道不能望他们的弥撒还去望,就是明知故犯了,不明知不算过犯,明知故犯就是罪。

  9、如果近处不能去,远处又去不成,哪里也去不了,算不算不守主日瞻礼?

  答:我一再说了,不能领受参与他们的一切圣事,参与领受就有罪,这是先要明确的。至于近处没有圣教会的神父,在自己家里念经过主日也算满全了守瞻礼主日的本分。

  10、有的教友认为,无论如何反正教宗、主教没有摘他们的权,这样他们还有权吗?

  答:不用摘权,只要他们一离开圣统组织,自然就没权了,已经没权了还摘他们什么权?凡是脱离教宗的,立刻就丧失了圣教会的一切权柄。这就是圣教法典中的:“自科绝罚”。

  11、有的“革新神父”,流着眼泪向教友们说什么——他们也承认教宗,脱离教宗不行,背叛教宗救不了灵魂,我们这么大岁数了,还不懂这个吗?有些教友受了骗。主教我们怎样分析这个问题?

  答:这就是他们惯用的两手骗法,就是两面都骗的两面派,对政府说坚持独立自办,脱离教宗;对教友们又说,可不能脱离教宗,脱离教宗不能救灵魂,在这里我特别指出某某(名字从略)就是这样的人物。教友们不但要听其言,还要观其行。

  12、有的教友说,跟随“爱国会”的那些人,难道都下地狱吗?

  答:天主是无限仁慈的,他不会让“爱国会”这样长期下去,不会让圣教会长期处在艰难当中,处于“爱国会”阴影下的人应明认这大是大非的问题,“在人前承认我的,我在我父前也承认他,”应当澄清上面那些错误看法,信从完整的信仰,不要欺骗自己。“爱国会”自称是天主教,却又脱离教宗,在这自身的矛盾中,一定自取毁灭。我看,现在教友们对自己的教会都有清楚的认识,都能坚强地为信仰作见证。河北、河南、山西各地教友都来见过我,信德都很坚强,对“爱国会”、“教务委员会”的性质都很清楚。

  13、关于向政府要圣堂的事,教友们都盼望政府归还教堂,有的地方政府还再三叫盖圣堂,但是必须由“爱国会”神父驻守作本堂,我们是要堂好,还是不要堂好呢?

  答:我们要堂好。我们有了圣堂,能增加圣教会的光荣,促使圣教会的广扬,让外教人看到天主教的兴旺。听说政府几次宣布了退还教产的文件,希望能认真落实,退还原教产。至于说盖了堂“爱国会”的神父要占用,那我们教友应竭力抵制,力争自己的权益。他们若用了,我们就不用,不能领受他们的一切圣事,将来他站不住了,我们再用。以上是我个人的意思,各地情况不一样,教友们应共同商量,听当地神长的命。总而言之,在收回教产上不能让圣教会吃亏,谁也无权出卖圣教会的产业,不能留下后患。

  

  主教:范若瑟

  教友:牛伯铎

  

  主历198813日(主日)下午530于保定府大堂西厢房。

  从此范主教的“十三条”广为流传,各地教友纷纷响应,抵御“爱国会”的浪潮一浪高一浪。甘肃平凉教区马骥主教的《我的声明》也震动了全省,波及了全国,它所产生的震撼力比“十三条”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它是来自公开教会内部的觉省与批判。“十三条”的影响越传越广,弥漫全国各地,不幸的是在流传中“十三条”出现了多种版本,可能使人有些混淆。但教会的信仰是不会混淆的,因为那正是每位教友的信仰呼声,正如主教自己解释说:“我无意发表什么信仰牧函,不过是回答教友提出的有关信仰的十三个问题而已,这些都是教会传统中最基本的道理”。

  在此期间,台湾、菲律宾、香港等教会的一些知名人士都深切关怀大陆苦难教会,纷纷来信慰问主教,其中德肋撒姆姆也写信言明,愿与主教和他的教区在苦难中相通相连,也许诺她和她的姊妹们特别为保定教区祈祷。

上一篇:十一、假释言行
下一篇:十三、当代教会的“大陆主教团”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Copyright(C)2006 - 2017 xiaodel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delan.org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