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撒旦是谁?Who is the Devil?列表
·目录
·第一章 天使的堕落
·第二章 诱惑者和控告者
·第三章 撒旦反对人类救主的巨大战
·第四章 撒旦的王国
·第五章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已的魔鬼
·第六章 沙漠中的隐修士和魔鬼
·第七章 撒旦崇拜
·第八章 一些附魔事件
·第九章 撒旦想要毁灭我们:主耶稣,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七章 撒旦崇拜
第七章 撒旦崇拜
浏览次数:473 更新时间:2021-9-23
 
 

第七章 撒旦崇拜

尽管基督的王国在世界上发展迅速,赶走了撒旦的统治,可是并没有彻底毁灭他。有的教会史记载基督宗教发展的盛衰,但没有撒旦崇拜的历史。很可能这样的一本书会令人兴奋,也会使人恐惧。教会历史就 是撒旦崇拜的相反面或逆转。如果圣史若望说的,基督成为血肉的原因 是为了消灭魔鬼的作为是对的,不提及——可以说以暗示的方法——撒 旦崇拜的历史,不可能写教会历史,从根源亚当到我们的时代。

由于我们在写一本书来回答那非常紧急的问题,谁是魔鬼?从逻辑 上来说我们应给出所谓的撒旦崇拜的历史一个简单的描述。

撒旦崇拜这个词可以理解为三个明显的方面:1.撒旦对世界的统 治权。2.异端崇拜者对撒旦的崇拜。3.人模仿撒旦对天主的行为。

那么,我们首先讨论撒旦对世界的统治权。他曾经存在,也仍然存 在。在基督宗教出现前,他比所有的事物都要有能力得多,甚至是全能 的。那就是为什么当耶稣提及撒旦时说他是“世界的首领”。为了同样 的原因圣保禄更进一步,称他为“世界的神”。撒旦以此篡夺的称号, 才敢出现在基督前,提出如果他俯伏朝拜,就使他成为地上万国的主 人。撒旦毫不迟疑地说:“所有这些都属于我!”耶稣没有争论这个事 实。他只是使自己成为一个例外,说:“世界的首领要来杀我,但他在 我身上一无所能。”所以在基督以前,整个世界离开了唯一的造物者, 真天主。自从那时事情就没有太大的变化,因为这个词语“世界”仍然 意味着反对天主的法律和意愿的因素的组合。当我们说为获得救恩需要 超越障碍时,我们都跟随苦修的作者的榜样,指向肩并肩的魔鬼和世 界。

撒旦崇拜,根据此第一个定义,可以被总结为世界的原则。在这种意思下圣保禄比较天主和人的智慧。在人眼中的愚妄——耶稣基督的十字架是其中之最——在天主眼中是智能和坚强。

撒旦掌握的对世界的统治权——是世界的智慧的假原则——-将坚持 到时间的终结。圣保禄在这一点上很明确,暗指世界的终结,他写道: “再后才是结局,那时,基督将消灭一切率领者,一切掌权者和大能者, 把自己的王权交于天主父,因为基督必须为王,直到把一切仇敌屈服在 他的脚下,最后被毁灭的仇敌便是死亡”。(格前15: 24-26)

因此,撒旦不仅是堕落天使的国王。他当然有自己的“使者” -—— 组成魔鬼的整个军队,但他也是所有反叛天主的人的国王。圣保禄在写 给厄弗所书中清楚地显示出这一点:“你们从前因着你们的过犯和罪恶 是死的,那时你们生活在过犯罪恶中,跟随这世界的风气,顺从空中权 能的首领,即现今在悖逆之子身上发生作用的恶神。”(弗2: 1-2)

圣保禄在他《罗马书》的开头也对犹太人和外邦人的人性做出了一 般的描述,显示出整个人类在罪恶的权势下,为他来说是魔鬼的权势: “那么,我们犹太人比外邦人更好吗?决不是的!因为我们早先已说过: 不论是犹太人,或是希腊人,都在罪恶权势之下。”(罗3: 9)

因此,在此光照下,撒旦崇拜的历史是整个人类的历史;是错误和 罪恶的历史,偶像崇拜和假宗教、仇恨和战争、罪恶和死亡统治下、通 向地狱的历史。教父们观察到连接罪人和撒旦的紧密联系,毫不迟疑地 表示世界是撒旦的一种“奥体”。事实上大圣额我略回应圣奥斯定的话 写道:“不可否认,魔鬼是所有罪人的头,他们都是这个头的成员。”① 大额我略,讲道集,16 on the Gospel,and also Moralia, 4, 14.

 

通过建立天国——他的教会——或者说通过彻底重生这个从来没有 从地上完全消失的天国,基督加人了反对撒旦王国的战斗。战争中两个 王国的胶着状态,使我们在写其中一个的历史时不可能不提及另一个。 他们互相反对却仍然绑在一起,就像物质世界的光明和黑暗或生命和 死亡,在伦理氛围内的善与恶。撒旦王国的唯一目的是毁灭天主的王 国。反对天主的权力的一切都完全是撒旦的。当我们的圣经描述基督的 作为时,他们说他拯救了天主的特选者。“从黑暗的权势下救出了我们,并将我们移植在他爱子的国内。”(哥1: 13)两个王国,在他们之间共 享所有的人类,不是静止不动的。在他们之间没有“和平共存”(Modus vivendi)的问题。保持中立在这里是无用的。基督宣布说:“不随同我 的,就是反对我,不与我收集的,就是分散”(玛12: 30)。那是一个符 合逻辑的结论。如果天主是爱无论谁不以全心全灵爱天主的,对天主 就是陌生人。儿女不能对父亲保持中立。保持中立是最坏的侮辱,在仇 恨之上加上不可描述的蔑视感。

因此,这两个城市时时处处对另一方怀有敌意。“一个是天主之城, 另一个是魔鬼之城”圣奥斯定这样说。对存在的普遍观点不能被耶稣基 督真正的朋友所否认。所有伟大的神学家和基督徒思想家们都回到这一 点,并详尽地对待它。人类历史的幕后站着一个人,看不到却是永生和 普遍的,他自己或通过他的天使们真的无所不在。但是在世界上有撒旦 在行动,这是挑战想象力的一面,他在人类内在生命中的日常干预—— 看不见,秘密的、静悄悄的干预。那也许是最重要的,特别是在我们所 处的宗教衰退时期。在本书末尾还要提到撒旦崇拜的这一面,但是在这 里必须就过去几个世纪所发生的一切来考虑这个问题。

除了撒旦的统治——可以被通用和包括所有的用语描述为“世界”, 是否曾经有过或依然存在着更直接的撒旦崇拜的形式一一撒旦崇拜? 可能我们许多表明不相信撒旦的同时代人都会否认这样的崇拜组织 的可能性;我们必须强调那也许是现代撒旦崇拜最大的危险。

历史记载的许多无疑的仍然有的秘密形式——真正的撒旦崇 拜。能确定的是,在埃及、东部闪族人的地区、德尔斐(aiphi)

著名的超自然占卜中心——古时候对蛇的崇拜流传很广。这种对蛇的崇 拜向两个方向流传:从东向西,从南到北。在1387年,波兰的国王曾毁 灭了许多在他国家里崇拜的蛇。

圣依肋内(St. Irenaeus)和戴尔都良(Tertullian)提过,这种狂热 的崇拜也在敖非人(Ophites)中成为有组织的宗教。

敖非人,也称为那阿信人(Naassians),来自希伯来词Nahas,意思 是蛇,是第2世纪诺斯底(Gnostics)教派的一个分支。在亚当和厄娃受 试探的故事中,他们赋予试探者撒旦特别的重要性。他们对Gnosis,也 就是由蛇介绍的对善恶的知识,致以最大的尊敬。他们教导说造物者保 留这个重要的知识,不让第一个人知道。根据这些异端者所说,蛇作为 人的真正解放者而行动,因为它教人反叛天主。

在著名的诺斯底派的马尔申(Marcion)的作品中,我们可以发现蛛 丝马迹,但是在敖非人和加音派之间有更惊人的相似——根据圣依勒内 所说,加音派尊崇所有的反叛天主的人——加音、厄撒乌、和索多玛 人,把他们当成英雄。他们朝拜寇拉(Korah),最崇拜的是犹达斯,因 为他把人类从耶稣内解放出来。圣若望在他的《默示录》中所说的“撒 旦的会堂”差不多就是与这些相似的崇拜组织。

要在这些可恶的原始的越轨和卡塔尔派(Catharist)异端——在12 和13世纪的法国发展得很奇怪,很危险之间找出任何关联,如非 不可能,也是很困难的。

在所有二元论的派系中,有相似的对撒旦非法的尊崇,因为二元论 的本质是把撒旦当作天主的一个对手,第二个神,就像第一个神一样永 生、独立。马尼主义(Manicheism)——我们不想浪费时间来讨论它 -一-是二元论其中的一个主要形式。马尼主义的创始者马尼(Mani)的 “章程”(Kephalaia),在1931年发现的哥普特(Coptic)译文,在这一点 上很明确。他们称撒旦为“黑暗之王或王子”。但是这个用语跟圣保禄 和圣若望所用的意义完全不同。根据马尼,这个王子其实是一个宇宙之 前的、非被造的、无所不在的能力,他创造了这个世界,因此他跟天主 是相等的。但是,马尼没有称他为天主并禁止对他任何形式的朝拜。在 马尼派的忏悔礼中,朝拜撒旦或向撒旦献祭是一个大罪。可是这个禁令 并没有一直被遵守,就像蛇的崇拜组织出自诺斯底派,所以在马尼派的 派别中——上帝的团体有保禄派,波勾迈派(Bogomiles),和卡塔尔派 (Catharists-亚尔比派Albigensians)——出现了名为路济弗尔派的一 个神秘派系。在他们当中,撒旦是被朝拜的对象,但有时用撒旦奈尔 (Satanael -一一上帝撒旦)的名字。

拜占庭的一个作者,尤迪姆斯(Euthymus Zigabenes)提及在布尔伽的波勾迈派(Bulgarian Bogomiles)中一一可能是阿尔比派的前身——崇拜撒旦奈尔的一个组 织。根据他们所说,撒旦奈尔引诱了厄娃,因此,是他而非亚当生了加音。

没有人知道这些危险的偏差是通过什么样的黑暗渠道传下来的,这 么长的时间,或者口传,或者笔传,从一个小小的神秘组织传到另一 个。例如,在1022年,在法国来自奥尔良的参议会的整个集会者被烧死 在火刑架上,因为“他们朝拜魔鬼”。在中世纪早期这类奇怪的事件经 常被提起。著名的周奇穆(Joachim of Flora)卡拉布里亚的修士,死于 1203年,有“宇宙的博士”之称,把同样的错误归于卡塔尔派。以后不 久,在1236年,编年史学家玛窦帕里斯(Matthew Paris)提及,米兰 城是所有异端的避难所,其中就有路济弗尔派。

巫术的实行很可能是来自路济弗尔派一一流传到整个基督宗教的欧 洲,特别是从13世纪以后。为了反对路济弗尔派,德国的审判官康拉 德(Konrad of Marburg)以狂热的激情拿起了武器他是圣伊丽莎白 (St. Elizabeth of Thuringia)的神师——他攻击异端的激情使他超越了谨慎和正义的界限,激起了暴力的仇恨,1233年在离马尔堡(Marburg) 不远的地方,被某个愤怒的贵族杀死了。1244年在黑尔代什 (Hildesheim),即使是普雷蒙特雷修会(Premonstratensian)的隐修院院长,亨利米尼克(Henry Minneke)也被判刑。

随着1233年6月13日,教宗额我略九世通谕“Vox in Rama"的发 布,教廷公开地加入反对撒且崇拜的斗争中。此通谕是写给曼斯 (Mainz)的总主教西格弗莱德(Siegfried)、黑尔代什的主教康拉德(Konrad)和康拉德(Konrad of Marburg)的。它以德国调査 者们的报告为基础,包括对进入路济弗尔派可怕的人门仪式的描述。当在集会中实行这些仪式时,撒旦以人的形象出现。另一方面,我们必须 说明,瑞尼兰(Rhineland)的主教们在康拉德(Konrad of Marburg)死后,控告他从他所迫害的人口中逼供,让他们承认没有犯过的罪过。

14世纪初期发生的著名的圣殿骑士事件中,通过严刑拷打修会中的 某些成员而得到差不多真实的忏悔。但是我们现在不可能确定这些事实,只能把它们归结为历史之谜。

不管怎样,额我略九世在颁布他1233年的通谕后,认为减轻对付所谓的路济弗尔派的严厉程度是他的责任。很可能在他们中,和在以后 的圣殿骑士们中也有一些动摇的、胆小的头脑认为“坐在墙上”是最明 智的,加强他们自己的力量来对付撒旦的有害力量。

令人奇怪的是,现在在美索不达米亚内陆存在着一个Sunnite saafites的穆斯林组织,由6万多哥德雅西地斯(Kurd Yazidis)人组成撒旦以Iblis——意思是魔鬼——的名字被崇拜,他们认为撒旦是因为他 对天主这个纯洁的理念的嫉妒和排他的爱,才被驱赶下来的。他们教导 说Iblis,在他对纯洁的爱的崇拜中,拒绝任何奖赏。但是这危险的神学 说天主宽恕了堕落的总领天使,因为他反叛的动机很高尚,交给他治理 世界的权力并管理灵魂的转生。他被称为Melek Tauss-——天使孔雀 一一因为他恢复了他精神的颜色。

在这对有史以来的撒旦崇拜所作的简短总结中,应详细地探讨巫术 一一魔术的流行来源的问题应被详细地探讨;但是我们只讨论那些 对我们的目的——也就是撒旦崇拜在世界上无尽历史的草图一一绝对需 要的。

我们知道使魔术有别于宗教的,是宣称发现并实行加于神性或超人 能力的强制力的仪式。在某种程度上,巫师宣称与撒旦有同等地位。他 认为自己有使他行动的方法,使他听从自己,强迫他用他的能力达到自 己的野心。这种意义的巫术无疑存在于很多地方。它跟邪恶的崇拜组织 十分不同,因为它宣称对撒旦的驯服。这一类的思想使无数的人误人歧 途。伟大的神学家们,大阿尔伯(Albert the Great)、多玛斯阿奎那和思 高图斯(Scotus)常持的观点是,巫师的真正能力是在很窄的限制以内 的。但是在他们以后,鬼神学文学使用了非常恐怖的形式。一个若瑟.尼德尔(Joseph Nider),道明会的传道者和作家,他在自己的修会内有 很大的名气,1438年死于克尔玛(Colmar),他出版了一本名为《蚂蚁 之书》(Formicarius)的书,集合了在他的时代所流行的巫术,这是为我 们参透在那个世纪存在的迷信的可怕秘密所能得到的最丰富的泉源。

他所做的充分的启示不需要全部是真的,但是在1437年出版的这本书可能包括一些值得考虑的事实。有关巫师的安息日的消息,应该咨询尼德尔。

但是在描述巫术的邪恶作为上最出名的是雅格伯斯普任哲(Jacob Sprenger)和他在1486年出版的书Malleus Maleficorum.(巫师的键子, 亨利尹斯迪头瑞(Henry Institoris)在1489年重编并扩展了此书。

在宗教裁判的大型的审案中,有许多是关于巫术的案件。斯普任哲 和尹斯迪头瑞所编的书最后一版包含了四卷,成为欧洲的反撒旦崇拜手 册。在1486到1600年间出版了 28次。

1600年后,“捕猎巫师”的行动不再那么残暴。乌尔巴诺八世 (1623-1644)建议审判官们对待被控使用巫术者有节制,政府的法庭也 跟随了这个表样——以前严厉性曾是普遍规则。

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出版的关于鬼魂学说的书目,将使我们许多的 同时代人恐惧。对邪恶的艺术着迷的现象在基督新教中比在天主教中更 为流行,特别是路德派。路德有数不清的关于魔鬼、他的能力、他的凶 残和他的显灵的陈述。

可是基督新教徒天生反对鬼魂学说的夸大。必须在此提出一些提高 人性荣誉的名字。15世纪中期的本笃会士威廉爱德林, 1486 年的加尔默罗会士德毕兹, 1564年的若望外额(JohnWier),他们都为减轻对巫术的迫害程度做 出了贡献。但是最重要的是在耶稣会士亚当坦讷(Jesuit Adam Tanner, 1622)和他的门徒弗莱德.斯比(Frederic von Spee)的影 响下,那些日子成功地扭转了此反撒旦斗争所建立的成见。做为一个规 则,单纯的预言者或占卜者不会被迫害,但是巫师和巫婆被控“下咒” 或用巫术伤害同类的将受迫害。那些被告中常会有人忏悔说他们曾经与 魔鬼订立协约。为了说明此邪恶疾病的广传性,我们将引用下列的数 字:在比利时的那慕尔(Namur) —个省1500到1650年间,400人有 罪,其中大部分是妇女。在这巨大的数目中,149人被判烧死在火刑柱 上,49人无罪,96人被判放逐或更轻的补赎。对其中的106人的判决不 清楚。直到1682年,作为一个可怕的丑闻的后果,路易十四才结束了对 巫术的审判。可以说巫术时代——它的黄金时代在17世纪就全部结束了。

最后的一击是西皮欧玛非和他的汇集《被毁灭的 魔术艺术》,以意大利语写成,在1750年 出版。

我们相信撒旦崇拜保持存活到现在的时代,有不同的原因。在现代 文明中它最明显的形式,当然是对天主的忽视,对天主权力的否定和宣 称能组织各种形式的人类生命——不管是个人的,家庭或社会的——而 不顾及到天主。在本书的末尾将暗指此事。在这种事实上的撒旦崇拜之 外,是否存在崇拜撒旦,为他而举行仪式的,可以被称为事实上的撒旦 崇拜?答案是肯定的,有很多原因。无疑在现代有把撒旦当作“星光” (Astral light)而崇拜的秘密社团。

根据无法确定的传言,比约十一世掌握了确切的证据来证明希特勒 属于一个邪恶的组织。但是即使他没有入会,也很容易从他的政治、行 动、野心和他做事的暴力分辨出来,与撒旦一直用的方法非常相似,是 直接来自“从起初就是杀人的凶手”和“撒谎者的父亲”的灵感。

在邪恶的仪式中,最常提起的是“黑弥撒”(Black mass)。在这个 仪式中真正邪恶的首先是亵渎基督宗教最神圣的仪式的欲望。但是也应 强调的是撒旦“模仿”天主的倾向。实际上有人说魔鬼就是“模仿天主 者”。因此,“黑弥撒”就是可耻的狂欢宴会加上反圣体的庆祝仪式,举 行一种讽刺的弥撒。每当可能时,一个变节的司铎为此目的被招进来。 相信这弥撒的仪式代表了中世纪的巫婆们的古老安息日。臭名远扬的马 尔奎斯德萨德(Marquis de Sade)声称自己是无神论者和“自然”的 崇拜者,骇人听闻的淫荡小说的作者,在以罪有应得的监牢生活点缀的 令人反感的生活之后,死于1814年,在他的书中描述了在邪恶的狂欢 宴会中,使用祝圣过的圣体。在一部比较近代的名为“ Les Adventuriers du mystere (神秘的历险)”(1927)的书中,波替特(F. Boutet)提及 “邪恶崇拜组织的弥撒经书”。伟大的小说家和皈依者惠斯曼在他的作品“La—Bas” (1899, chap. 19)中描写了黑弥撒。 惠斯曼曾与一个自称的撒旦崇拜者合作,可随意使用一个名叫任安东 尼伯兰(Jean—Antoine Boullan,死于1893年)的变节司铎的写作,伯兰使用“天主之剑”的名字,他的使命是“解放罗马天主教会”。这 些文献由惠斯曼交给他的朋友良来克莱尔(Leon Leclaire),他又交给 阿拉伯的学者刘易斯.马希农(Louis Massignon)。后者于1930年7月 14日把它存在梵蒂冈的图书馆。

我们不能尝试正确陈述在共济会仪式的不同形式和古代邪恶的宗教 之间有什么联系,但是无疑地共济会在举行会议期间,成员们沉溺于对 圣体的亵渎。在瑞士(Switzerland)的弗瑞堡(Fribourg)的一个巨大的 洞穴中,有一个维修中的小圣堂,41岁的格兰德方太因(GrandFontaine),使用至圣所的地方举行了邪恶的仪式。

1947年12月2日,一个名叫阿莱斯特克劳利的人在7O多岁时死在英格兰的布莱顿(Brighton,England),他因身为 黑魔术大师而出名。他是两个期刊的创始人——擅长撒旦崇拜的“诺斯 底”和“路济弗尔”(Gnosis and Lucifer)他在伦敦开了一个撒旦的圣 殿,现在还在使用,一个邪恶的崇拜组织在那儿活动。克劳利创作的诗 歌在那儿咏唱,诗歌的名称很有特殊意义:“潘神颂”(Hymn To Pan), “诺斯底弥撒集”(Collects for the Gnostic mass)克劳利的门徒们在他们 老师的墓前咏唱,并加上卡尔杜奇(Carducci)著名的“撒旦之歌” (Hymn to Satan)

1948年3月29日,哈里普莱斯(Harry Price)死于伦敦,他是擅 长撒旦崇拜和精神调查的研究者。在其中的一篇报道中,普莱斯说: “在伦敦的所有地区,成百上千的受过高等教育,属于最好的家庭的男 人和女人,崇拜撒旦并永远朝拜他;黑魔术、巫术、对魔鬼的呼唤,这 ‘中世纪的迷信’的三种形式现在在伦敦以中世纪从未听说过的程度和 自由行为来实行。” ①安多尼罗密欧(Antonio Romeo)article “撒旦崇拜”(Satanism),in the Enciclopedia cattolica, vol. 11,col. 1953 —1961.

 

在这一方面,应用于伦敦的一定可能应用在世界上大部分的首都城 市。所以现在,在整个世界,撒旦崇拜再次突然发生,是撒旦的统治权的一种恢复。这就是《撒旦的现实》(Actuality of Satan)的意思。①克里斯奇安尼(L. Cristiani), Editions du Centurion, Paris, 1954.

 


上一篇:第六章 沙漠中的隐修士和魔鬼
下一篇:第八章 一些附魔事件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2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