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撒旦是谁?Who is the Devil?列表
·目录
·第一章 天使的堕落
·第二章 诱惑者和控告者
·第三章 撒旦反对人类救主的巨大战
·第四章 撒旦的王国
·第五章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已的魔鬼
·第六章 沙漠中的隐修士和魔鬼
·第七章 撒旦崇拜
·第八章 一些附魔事件
·第九章 撒旦想要毁灭我们:主耶稣,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八章 一些附魔事件
第八章 一些附魔事件
浏览次数:574 更新时间:2021-9-23
 
 

第八章 一些附魔事件

根据以上所说的观点,如果太多地强调本章所要讨论的邪恶的附 魔,就会得到这个问题的假象。邪恶的附魔最严重、最可悲的、最平常 的形式是自愿的;包括故意崇拜撒旦,并举行我们在前一章讨论的邪恶 的仪式,或者因对所有的宗教信仰和所有应属于天主的服从不感兴趣或 忽视,而下意识地发生;这要在下一章讨论。

只是这个就能表明撒旦的现实,我们将强调它多么使人恐慌和压抑。

可是也有附魔的事件——相反受害者的意愿而发生——使所有见证的人都留下令人恐惧的印象。

克里斯奇安尼(L. Cristiani)蒙席,在上面提起的书中(“Actuality of Satan”),引用阿尔波特外奇(Alberto Vecci),报告了一个令人惊奇 的附魔事件。事情发生在意大利的Piacenza地区,大概35年以前。下列 的事件发生在更早的时期,但是可以被称为同时代的——历史学家的用 词方法——因为它们确实发生在19世纪。我们不会设想那是在整个世纪发生的所有事件,但是能提供精确信息的,它们是仅有的榜样。①

首先是海伦帕莱尔(Helene Poirier)的事件。它由三个属于奥尔 良教区的司铎审查,由其中的一个,卡侬.査帕特(Canon Champault) 讲述。©

①参J.  H. Gruninger,《附魔者光荣无站圣母》(Le Possede qui ghrifia I, Immaculee),由作者出版,4» rue Vaubecour, Lyon.

Tequi,《当代的附魔事件》(Une Powec/ee 1834 —1914.

海伦帕莱尔是一个朴素的乡村女孩,以洗衣为业。她的生活看起来像是长期的着魔,但她仍然活到了 80岁。在最少两个场合,加起来6 年多的时间,着魔被真正的附魔所替代。当然在着魔与附魔之间有许多 不同点。前者中受害者被折磨、猎捕、骚扰和迫害,但是,不可能确定 发现与受害者的精神分离的精神存在。但是当此精神体通过下列方式 ——在驱魔礼仪中指示的标记-——清楚地显示自己时,附魔就开始了 : 无法解释的受害者从未学习过的外语知识,对受害者无法接触到的一些 偏远和秘密的事实,和明显的超人的力量。

在海伦帕莱尔的事件中,最长期、最平常的着魔时期跟所谓的真 正附魔期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她从不屈服于着魔或附魔,这样做的后果 是,她的生活是真正的殉道者的生活,包括最难相信的一系列的折磨、 迫害和邪恶根源对她的虐待。她仍然两次成功地接受了教会的驱魔。在 她的后半生确实地发生了,她的护守天使、真福童贞玛利亚和我们的主 亲自干预并给予她令人赞叹的补偿。

卡侬查帕特保证他谈论的关于她的事实的真实性。他不仅可以随 意使用教区的其他两位神父的详细作证,海伦帕莱尔也为他服务了几 年,他一直跟她保持联系,直到她死于1914年。他宣称,魔鬼经常在她 母亲面前袭击这个女孩,给她响亮却看不见的打击、踢打和拳击,甚至 尝试扼死她。她的脸、手臂和身体成年累月地带着这些可怕的袭击的迹 象。其他时间,魔鬼把她投掷在地上,在她面前以令人惊骇的形象出 现,就像我们在圣安多尼的历史中所描述的一样,当她躺在地上时,她 可以感觉到他呼吸的恶臭或几乎被他的重量压碎。

大概同一时期内,甚至比亚尔斯本堂经历的更令人恐惧的骚扰,落 在了海伦身上。在夜里邪恶的魔鬼晃动她床周围的帘子,使它们上下左 右移动达数个小时。所有这些发生在20个证人面前,卡侬查帕特给 出了他们的名字。海伦经常被揪住头发,从床上被扔下来,在房间里拖 着走,甚至被举到空中。有时他们发现她在床下,几乎被掐死。在另一 个场合,半夜时分她被抓着头从邻居的房顶上带到40码以外。

在这些情况下,很难怀疑发生在此刻的着魔和附魔的真实性。特别 是发生的事实跟有史以来所报告的其他无数事件所发生的惊人的类似。

相同类别的显灵发生在阿尔萨斯的伊尔弗特(Ulfurt,Alsace),两 个男孩被魔鬼附体。

伊尔弗特在阿尔萨斯内陆的穆尔豪斯(Mulhouse)地区,是一个巨 大的城镇市场。两个男孩是弟兄,西宝特博尔纳(Thiebault Burner) 和他的弟弟若瑟。1864年,这两个表现出症状的时候——开始时以为是 疾病——年长的孩子有12岁。

但是不久就发现了非常的情况:当他们平躺在床上时,他们就像陀 螺一样高速旋转;有时他们被饥饿掌握,吃什么也满足不了;他们的肚 子肿胀得巨大无比,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球在到处转,一个活的动 物在里面活动。

所有这些都是瑞恩内陆的维克尔斯韦尔的堂区司铎苏特尔(P. Sutter)在他的书《在伊尔弗特邪恶附 魔的事件》(Le Diable dans les Possedes d,Illfurt)中所讲述的。②

不久所有人都能看出魔鬼在其中的干预。实际上当两个孩子坐在木 椅上时,他们会突然被一种看不见的能力举到空中。更甚者,所有这些 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许多瞠目结舌的证人们面前。但是附魔的标记 随着时间增加了,从1864年到1869年,总共五年的时间。尽管孩子们 只学习过自己村里的方言,他们却说不同的语言。他们用法语、英语、 德语、拉丁语甚至本地方言来回答驱魔者的问题;他们表现了对圣物难 于克服的反感;他们预言将来的事件,并被以后发生的事所证实;他们 可以回答任何问题,并且他们的神学知识从没错误。自然的一旦意识 到正在发生的事,一个报告就被送到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的主教那 里,他立即下令调査。同时,在行政长官的命令下,副行政官命令一个

①我们不说它不是疾病。但是就像在福音中,我们经常发现那些遭受疾病 者也在遭受附魔,我们必须小心分辨整个症状,什么是疾病,什么是魔鬼引起 的。在疾病和附魔之间,没有什么是不可共存的。相反地,魔鬼喜欢在疾病的表 象下隐藏他的袭击和折磨。

由布鲁尼(Brunet)出版,Arras.

 

警察局的中士沃尔纳(Werner),带回一个关于伊尔弗特事件的官方报 告。起初,沃尔纳像那些调査发生在拉塞尔或不久之后的露德与真福童 贞女玛利亚的显现有关的事件的人一样,一点也不相信。但是不久他就 被这些现象的非常本质说服了感觉自己有义务据此作出书面报告。

 

最后,教会权威决定有实行驱魔的条件,就像我们所知道的,这样 的授权是最谨慎的。驱魔在1869年,距离斯特拉斯堡不远的地方举行。 魔鬼被招叫出来,并说出他的名字,最后发现每个男孩至少附有两个魔 鬼:大点的孩子被YpesOrobas,小孩子被Zoldethiel和辨不清名字的 另一个魔鬼所附。

 

在驱魔时,西宝特博尔纳被放在铁夹克里,被绑在椅子上三个 男人全力按着椅子。但是魔鬼狂暴地推开三个人并把他们打倒,举起了 椅子,带着那时17岁的年轻人。驱魔者不得不几次重复驱魔仪式,最 后才通过呼求无染原罪的名号赶出了他们。在驱魔后,两个男孩又一次 变得正常,他们的“疾病”永远消失了。我们不可能解释魔鬼所用名字的重要意义,但是为我们生活在20世纪的人,这些名字的声音有些奇 怪和怪诞。同样的话可以用在安东尼(Antoine Gay)所附的魔鬼 Isacaron 身上。

关于安东尼.(Antoine Gay),他出生于1790年,死于1871年, 现存的有许多真实的文件。

我们将转向此事件的突出事实。

安东尼(Antoine Gay)生于爱恩的兰特尼(Lanteney, Ain), 年轻的时候学会并精通了木匠手艺。在军队服役后定居在里昂(Lyon)。 “他很帅,很高,有棕色的头发,一张好看的脸,标准的身材。”大约在 1820年,他以诚挚的意向,感觉到自己对于成为司铎的渴望。他那时30 岁;但是一直到1836年他才进入了在艾格柏尔(Aiguebelle)的一个熙笃会隐修院。可是不久他染上了神经病,不得不离开隐修院。就像上面 所说的,疾病有时能跟附魔共存。但是在每一个例子中必须给出证据。

离开了熙笃会,盖回到了里昂在这里度过了他生命的大部分时 光。他活了很大年纪,直到1871年才死去,但他整个的存在是一个长期 的试探,他都以自己可称赞的刚毅忍受并战胜了。在他身边有对他的事 件感兴趣的专家们,但是因着天主的圣意,尽管有过许多要求,甚至有 几次都快作出了决定但他从来没有被驱过魔。他作为魔鬼能力和罪恶 的生活见证度过了他的一生但他一直保有勇气和顺从之心。从这一方 面说,安东尼盖是真正的圣人。我们只是使用这个词语的现代意义, 并非阻止教会的决定。一些圣人穿过天主神性的高尚领域,在那儿被圣 化,但是安东尼盖确实通过步武“圣人约伯”所走过的路,也就是邪 恶的神秘主义之路而成为圣人。

得到尼克德院长和克莱特院长—— 两个神父都在里昂的通知,枢机主教德波纳德(Cardinal de Bonald),里昂的总主教派遣了两个医生前来检査盖。在观察他四个月 后,他们结论说他被魔鬼附体。由皮克特医生(lector Pictet),于1843 年11月12日递上的可靠证明,读起来很有趣。

我,在下面签名的医生,住在拉克罗克斯柔斯(La CroixRousse), 证明盖(M Gay)由克莱特院长和尼克德(Ml,Abbe Collet and M. Nicod),这个城镇的堂区司铎,根据可敬的里昂的枢机总主教的意愿. 送来做医务检查。通过四个月的时间最仔细地检查,每天的所有时间, 在任何环境下见到他象教堂、弥撒中、或拜苦路时,和他公开或私下 地谈话吃饭时或出外散步时,等等。我没有发现一点点的身体或精神 上的瑕疵。相反地,我发现他拥有一个完美的身体和精神。他的判断力 正确,智力属于中上等,即使在他遭受未期待的袭击的非常时期,也没 有任何变坏的迹象。这些袭击,由于医药科学不能诊断的某些神秘的原 因,引起病人的意愿不能控制的身体的活动和讲话。

我宣布,通过加入盖的祈祷和完全的自我克制、我的知识和我自己 的理智、寻求圣神帮助我们,我完全相信这种非常的情况只能是附魔事 件。我的信念更坚强,因为在我第一次与盖私下谈话时,通过他的口说 话的精神体参透了我良心的最深处,告诉了我自己的生活故事,从我12 岁时起所发生的一切与我有关的事情,那只有天主、我的听告司铎和我知道。我也做证同样的事也发生在别人身上,其中的几个已经皈依。

(签名皮克特医生

 

很明显,这第一次的检查被认为是不够的。安东尼盖的事件被从 各种观点来进行检查、讨论和调查。自然,发现附魔的神学证据成为特 别重要的。

在此事件中,安东尼.盖以外是否有一个独立的精神体?整个的问 题依赖这一点。

引用文章又一次成为必需的。在格莱纳波(Grenoble)的主教Gi- noulhac蒙席的要求下,拉塞尔传教修会的前会长,波尔纳(Burnoud) 神父作了一个报告,我们引用了以下几段:

在每次时长1到2个小时的三次会议中,我们检查了里昂的盖。我 们的观点是这个人极有可能被魔鬼附体。我们的观点建立在以下的事实 基础上:

1,因为他向我们揭露了他不可能知道的几个秘密;

2,因为当我们诵读礼仪里的经文和祈祷文时,他显示了不悦的外 在标记。毫无争议的,盖不知道任何拉丁,所以我们把此显示了超自然 的因素的扭曲,根据发生时的氛围,归于一个更高的智慧的存在。

3,因为我们用拉丁语所提的问题,对那精神体来说,显示了他对 此语言的知识,此精神体通过安东尼盖的口用法语回答了我们。

4,因为无数的可敬的值得相信的人交给我们的证词,他们都保证 盖的信仰、美德和忠诚。如果这些证词是真的那么盖没有在表演。采 用这一点,他是被魔鬼附体……

不久之后,同一个调查者,成为威耐(Vmay. Isere)的总铎,宣布 “在彻底的检查了盖之后,他确信他真的是被附魔了”。

但是这事件最不平常的特色是与福音中所描述的附魔事件的相似之 处。实际上早就提到了魔鬼大声宣告耶稣是天主的基督。他们有义务为天主的真理做证。附在盖身的魔鬼名叫Isacaron,重复性地宣称他愤 怒地哭泣,因为他被强迫通过他的受害者的口承认基督宗教的真理,或 给予明智的安慰或附魔的证据。

“天主能给我的最残酷的惩罚,”他说,“是强迫我消灭我已经做过 的事。”

从上面的话中可以注意到,Issacaron被迫“给予附魔的证据”几乎 使他疯狂。那段时期的心灵态度应该被考虑进去。所有这些都发生在19 世纪中期,那时魔鬼的战术是尽力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使人们忽略 他,并相信他不存在,过去所说关于他的一切都是传奇和想象。这个时 期的人认为他们懂得太多,而不相信魔鬼的存在。生活在中世纪的人也 许会相信,但是这个世纪的智力已经永远扔掉了那些孩子气的看法。

 

鲍德莱尔(Baudelaire)著名的话在这个环境下是最多引用的:“魔 鬼最狡猾的诡计是说服我们他不存在。”因为确实在这段时间发生了刚 才提及的附魔事件,这可能是对我们同时代的不信作出的答复,就像我 们的母皇在马萨比耶勒(Massabielle)的山洞里显示给伯尔纳德(Ber-nadette)一样。

 

安东尼盖事件中真正反常的和使它成为最不平常的附魔的是,魔鬼以盖作为他的中介,不仅以喊叫、诅咒、投掷他自己、以最奇怪的方 式扭动身体来揭露他的存在,也被强迫“不停地宣扬——在这一切进行 的同时最高者的光荣,唱歌赞美他,光荣真福童贞,称赞圣若瑟和 忠实的天使们”。

 

这类的事在海伦帕莱尔的事件中没有,伊尔弗特的两个男孩的事 件中也没有发生。在他们的事件中,可恨的精神体到处闯荡、喊叫、诅 咒、嚎叫、嚎啕大哭、说亵渎的话,但是不讲道。只有一次,伊尔弗特 的魔鬼(们)被强迫承认天主教教义和耶稣基督教导的真理。另外,这 些魔鬼从没表现出离开他们正占有的身体的愿望。同样的事对于附在安 东尼盖身上的魔鬼Issacaron不一样。他一次又一次地提及自己所要扮 演的例外的情况:

我被强迫赞美你,至高的主人,他哭喊道。所有受造物都必须承认你、你的能力和你的美善,但也包括你可怕的正义。

 

是我,Isacaron,不洁魔鬼的王子,被强迫因他——他是所有的一切——的命令为使许多事被写下来。

我必须——我恨让人从我的掌握中溜走——作为教导的工具而服侍 他们吗?

我有义务说那些让最明智的人都感到惊奇的事!我说这些是为了全 能者的光荣,和地狱的羞耻和混乱!

那在天堂上所有的生物都屈膝朝拜的存在者的意愿是,占有安东尼 盖身体的我,Isacaron,用他的口说话,用他的腿走动,在他脸上作可 怕的鬼脸,发出恐惧的哭喊,每天被天主强迫给出证据,证明人真得被 附魔了!

 

噢!伟大的主人,你怎样使我受苦;你强迫我毁灭我的城堡和我的 堡垒。我进入这个身体的时刻是当受诅咒的。我以前从来没有相信过我 会被强迫为了至高者的光荣和人的皈依而劳作……

这就是这个魔鬼经常说的话。在他说的话和福音中那些附魔者所说 的之间有很相似的地方。更甚的是,他,撒谎者的父亲,被强迫朝拜真 理,特别是对这时代某些司铎的超然美德。

一次在他面前被提及德拉威南(DeRavignan),著名的巴黎圣母院 (Notre—Dame)的宣道者:

“他是一个男人,”魔鬼哭喊说,“他是一个司铎!你们要请他做弥 撒,为解救附魔者,在他被解救前使我的能力被消除!……”

当他揭露出他知道人脑中在想什么的时候,他完全意识到他在相反 自己的利益,服侍天主,归化罪人。好多这样的例子可以被引用。克莱 特神父是里昂一个教育机构的院长,对安东尼盖很感兴趣,一天写 给在艾格柏尔(Aiguebelle)的熙笃会隐修院院长:

“好多人告诉我,他们的罪恶被安东尼.盖在私下清楚地揭露给他 们。他在我们流浪的儿童中的存在,为重新点燃他们的信仰和献身精神 做了很多。”

赛利尔神父(Abbe Cellier)为普莱瓦(Privas)的圣玛利亚之家 (Maison Ste—Marie)的修士们做本堂司铎,也见证了同样的事。

“Isacaron所说的,”奇荣(Chiron)神父写给克勒芒特费兰(Cler-mont-Ferrand)的主教“常常引人流泪,导致许多人饭依。”

他又加上:“魔鬼最害怕的是祈祷和默想。当Isacaron被强迫使他的 受害者默想时,是对他的可怕折磨。他也害怕鞭打补赎工具的击打 ——他对之很敏感。补赎和克制大量地减少他的能力和傲慢。如果有学 问的人不谦虚,他不害怕他们,他蔑视以任何问题来为难他的博学者

我们不可能详细记录这值得纪念的附魔事件的所有细节,但是我们 将以在安东尼盖周围发生的长期战争中的一个阶段来结束本章。他被 带到亚尔斯(Ars)。这个时期很难看到圣亚尔斯本堂——他正被来自法 国四面八方的忏悔者包围着——可是,在几个场合,他被带到这个圣洁 的听告者面前——他从自己的经验十分清楚,因着天主的许可,魔鬼所 能加给人灵魂的折磨。一天傍晚,当神父和忏悔者都在那个朴素的房间 时——所有到亚尔斯的朝圣者都会去的地方——Isacaron野蛮地把安东 尼盖投掷在他的脚前,摇晃着他的拳头说:“维亚尼,你是一个贼! 我们下了那么大的代价引诱回来的灵魂,你都给抢走了!……”

这无能为力的愤怒的哭喊与“Gmppin”对这个本堂神父所说的非常 相似。这一次,神父在受害者头上画了一个十字,魔鬼发出了痛苦和愤怒的哭喊。

 


上一篇:第七章 撒旦崇拜
下一篇:第九章 撒旦想要毁灭我们:主耶稣,你来吧!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2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