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塔罗冥想——基督信仰内在隐修之旅》列表
·作者简介、审修者简介、译者简介、
·第一封信a
·第一封信b
·第一封信c
·第一封信d
·第一封信e
·第二封信a
·第二封信b
·第二封信c
·第二封信d
·第二封信e
·第二封信 f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二封信b
第二封信b
浏览次数:113 更新时间:2018-6-21
 
 

现在回到圣马丁的“两个默观中枢”,或是两个分离且对立的法则上。我们不妨问一问自己,这两个中枢或法则一定是分离和对立的吗?毕竟,圣马丁采用的“默观”( con- templation )一词,本身不就是在暗示有两个中枢同时观看着——如同有一对上下成直角的眼睛,分别检视着现象界和终极实相?我们不就是因为有两个不同的中枢或“眼睛”,才会意识到或有能力意识到“上界如是,下界亦然”吗?如果只有一只眼睛或一个默观中枢,我们还会有能力阐明《翡翠石板》的这道公式吗?

卡巴拉的《创造之书》( Sepher Yetzirah )是如此叙述的:

“二”是源自于圣灵的气息,由它衍生出二十二种声音(译注:希伯来文的二十二个字母)……但神仍旧是这些数字之上的“一”。 Sepher Yetzirah  i, 10; trsl. W. Wynn Westcott, London, 1893, p.16

 

换言之,“二”就是神的气息和其反映作用,也是《启示录》的由来,宇宙和《圣经》的起源。因此,“二”这个数字象征着对圣灵的气息和“衍生”出来的状态的觉知。它象征着重新整合的意识,或是耶稣所说的“由水和圣灵重生”。

事实上,数字“二”不一定代表圣马丁所谓的“违反宇宙法则的双重性”,它更是“爱”的代号或必要条件……若是没有爱人与被爱的人、你和我、此和彼,爱是无法被理解的。

上主若是仅存的“一”,如果祂没有创造宇宙,就不会是主耶稣彰显的那位神,或是圣约翰所说的:

上帝是爱;那有了爱在他的生命里的人就是有上帝的生命,而上帝也在他的生命里。(《约翰一书》第4章,第16节)

 

上主若是唯一的存在,就不可能去爱自己以外的生命,然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世人早已意识到祂是永恒的三位一体——慈爱的圣父、被爱与爱人的圣子,以及爱祂们的圣灵。

亲爱的朋友,我相信你一定也听过把三位一体的抽象特质——如“权能、智慧、爱”或“存在、意识、至福”——当成一种教诲的说法。我个人听到这样的话总是不太自在,多年之后我才明白原因是什么。由于上主就是爱本身,所以不能拿来和其他事物对比;祂是超越一切的,包括权能、智慧甚至存在本身。如果愿意的话,你可以透过“爱的权能”、“爱的智慧”和“爱的存在”去分辨三位一体的不同,但是不能将爱摆在与权能、智慧、存在等高的秤盘上,因为只有爱可以为权能、智慧、存在带来价值。缺少爱的存在等于被剥夺了一切价值,因此可以说是最痛苦的折磨——形同地狱一般!

但爱真的超越存在吗?你能怀疑“各各他山的神迹”( Mystery of Calvary)经过十九个世纪一再揭示的真理“上界如是,下界亦然”吗?——难道耶稣的死而复生还不足以说明上主的爱或超越存在的爱?耶稣的复活难道不能证实爱既超越生命,又能滋养和修复生命?

以爱或存在为主的探讨可以回溯至古代,柏拉图就曾经说过:

你可说太阳本身不是一种繁衍力,却能让一切有形事物变得可见,而且提供了繁衍和生长所需的养分。你也可以说被认知的事物不仅从宇宙善性( goodness )中获得可知性,甚至连它们的存在和本体也都源自于善。善并不是本体,但是它崇高卓然的大能超越了本体。 Plato, The Republic, 509B; trsl. P. Shorey, 2 vols., London, 1930,1935, vol. ii, p.107

 

七个世纪之后,与朱立安大帝( Emperor Julian )为友的古罗马著名史学家萨卢斯特( Sallustius )则如此说道:

如果心灵是万物的源头,那么一切都是从心演变出来的;如果智慧是源头,那么一切都会是有智慧的;但如果存在才是源头,那么一切万有的共性就是存在本身。事实上,有些人会因为万物皆有生命而断定存在才是本源。这份认知也许是正确的,不过前提是所有生命的共性乃存在而非善。但万能若是源自于善,而其共性也是善,那么善就应该被视为首要或属于更高层次。在这一点上有个清楚的指标,那就是为善而善的心灵并不看重生命,当它们为了国家、朋友或道义而遭遇危险时,往往甘愿牺牲性命。 Sallustius, Concerning the Gods and the Universe, v; rtsl. A. D. Nock, Cambridge, 1926, p.11

 

善比存在更崇高这个观点,其他哲学家也曾深究过,例如希腊哲人普罗提诺( Plotinus )的《九章集》( Enneads),新柏拉图派哲人普罗克洛斯( Proclus )的《柏拉图神学》( On the Theology of Plato),以及托名亚略马古的丢尼修( Dionysius the  Areopagite )(译注:此为公元五至六世纪的基督教密契主义作者之托名,并非公元一世纪的圣保罗门徒丢尼修本人。这些托名作品颇具影响力,直至十九世纪才被发现并不是丢尼修本人所作。)的《关于神之名称》( On the Divine Names)。圣文德则试图整合以善为首的柏拉图式论点和以存在为要的摩西律:“我是创始成终的主宰”(“I am that I am”,《 出埃及记》第3章,第14节)——此主张先是由大马士革的圣约翰( John of Damascus)确立,接着由圣多玛斯·阿奎纳维护。后者曾经言明:“祂即存在”(“ He who is ”)才是对上主最佳、最合宜的称谓,因为祂代表的就是生命本身。埃基安·吉尔森( Etienne Gilson)的观点也符合圣多玛斯、大马士革的圣约翰及摩西的想法,以下是他针对存在的相关论述:

在此种法则里埋藏着无尽的形上繁衍力……世上只有一位天主,这位天主就是存在本身,所有的基督信仰哲学皆以此为基石,但这份认知并非柏拉图或亚里斯多德而是摩西建立的。Etienne GilsonThe Spirit of Mediaeval Philosophy; trsl. A. H. C. Downes, London,1950, p. 51

 

那么不以善或是圣约翰所谓的爱为首,反而强调存在,这种概念究竟在说什么?

从道德生活的角度来看,存在这个概念是中性的,无需透过善或美的经验去理解,只要观察一下矿物界,你就会判定“存在”是一种道德上的中性概念,因为矿物永远是“如实”存在着;它由此而假设万物或万象的背后必定有一个永恒的本体。






上一篇:第二封信a
下一篇:第二封信c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Copyright(C)2006 - 2018 xiaodel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