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圣女小德兰的祈祷(传统弟兄录入)列表
·出版许可
·译者的话
·小引
·一、祈祷的重要
·二、圣女小德兰祈祷的泉源
·三、圣女小德兰的祈祷的特征
·四、圣体圣事与圣女小德兰的祈祷
·五、圣女小德兰的祈祷生活
·六 圣母与圣女小德兰的祈祷
·七 圣女小德兰的祈祷使命
·八 圣女小德兰自献于天主圣慈圣爱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五、圣女小德兰的祈祷生活
五、圣女小德兰的祈祷生活
浏览次数:140 更新时间:2023-12-1
 
 

神慰

上面我们深深认识了圣女小德兰的祈的特征是:情爱、谦逊、信赖、委顺和诚实。我们也看过了弥撒圣祭在圣女的祈祷中所占有的地位。后面我们将要探视圣女如何实践她的祈祷。

在圣女的自传里,她很清晰地把她所受到的神慰告诉过我们;但是,她所提及蒙受神慰的机会确实不多,而所谓特殊的神慰更是稀少。因为她的大部分的神慰都是平凡的,而对于那些神慰,她也不大重视。

在圣女自传里,她曾提及未进修圣衣会前,所遭遇二宗最显着的事件:一是圣母以灵迹治愈了她的疾病,一是她的初领圣体。

关于前者,圣女于自传里说:“忽见所供图像,如活的一般,童贞玛利亚之美丽,只应天上有,非世上言语所可形容。容颜之温和良善,莫可名状,而其最足以沁入心脾者,莫如蔼然微笑。一切病苦,因以消亡,双泪无声,夺眶而出者久。”(灵心小史五七页)

她描写初领圣体时的心情说:“其时之乐,浩然而大,幽然而深,禁当不住,而喜泪澘澘矣……大都天上喜乐,浸灌人心,心尚是窜流所的血肉之心,脆薄之心。方寸之地无多,如何盛得住。不能不借满眶热泪,宣泄些许。”(灵心小史七〇页)

在她十一芳龄的时候,我们便发现圣女辗转于苦与乐之间了。她说她的心尚是“窜流所的血肉之心,脆弱之心”;这,我们还可在她第二次领主的报告中,重新读到:“这第二次是升天瞻礼日,我得于爸爸和大姐之中,一同恭领。眼中之泪,又因快乐莫名,大流而特流……我心甚热,甚愿吃苦。并确知有许多十字架,等在日后。其时安慰之多,充满我心,为我一生所没有过。由此有艰苦,反教我喜欢,教我贪爱。”(灵小史七二页)这样,就在她执笔描述这些最大神慰的时候,其心头痛苦也还缠绵不断呢?

可是,就大概而论,圣女的早年生活,总可算是享受神慰,与实地体地体味天主的情爱的时候多。“然则耶稣多施恩惠于所种的小花儿,也是这样,无非要在我身上,大显其仁慈……吾主是因我又小又软弱,不怕亲自降尊,渐渐教给我,爱情的神妙。”(灵心小史九九页)

在进会以后,圣女仅提及两次特殊的神慰,和祈祷中的宠乐。

第一次是于一八八九年七月,圣女在修院花园中尝到的;当她将去世的时候,才写信告诉其姊说:“我与世物之间,好似隔了重重帐幔。我管理膳厅,但我虽做工作,却似没有做一般。一切行动,就像我身体是借来的一样。我在这种情景中,有一个主日那么久。这是超性奇境,很难解释。惟有天主能赐人以此殊恩;有时甚至分开人灵,求离世间。”(参阅灵心小史三〇七页)

第二次是记述在圣女自传里,然亦不过是顺笔一提罢了。她说这次是她举行奉献于天主的结果:“我的好姆姆,承妳允准,就照此意,奉献于天主,这是一八九五年六月九日的事。你知道,奉献之后,爱火炎炎,海洋似的圣宠,奔腾充溢我灵魂。从那日起,这情爱,内而烧透我,外而包围我。主之仁慈,又令我时刻自新,把我炼得干干净净,不让一些罪过痕迹存在我心。”(灵心小史一九三页)圣女所描写的这种情形,后来在她最后一次卧病中又写信给其姊说:“我奉献圣爱之后,没几天,正起首拜苦路时,顿觉有火箭射伤我,热的想要死去。𨚫说不上这般光景来。并无比拟之词,可形容这烈火炎炎,是何等样。似乎有一无形的力量,没头没脑,纳我在火焰之中。噫嘻,这是何等神火,何等神乐!我被情爱所燃烧了,我想,再等一分,不,再等一秒都不可,灵魂立刻要离肉身了。我因而了解圣人们所常身受的境界了。为我只这一回,为时也不过瞬息,后来我心依旧是干枯的。”(参阅灵心小史三〇六一一三〇七页)圣女描述这次的特宠,还特加说明她不同其他圣人:她只享受片时神乐,立刻又陷于心灵的枯干了。这可是她生平的常态。

当然,无容疑惑地,圣女在其他时候,亦曾享受神慰,如前所述,她默想天主经时,心灵喜乐以致热泪澘澘即是一例。另一次,她也发了类似的超性情意,那时,她说:“亏得好天主,隐藏时多,发现时少。给我窥见她的仁慈,也往往“隔着几重栅栏”;不然,我当不了如此甜情蜜意。”(灵心小史三二五页)一一不然的话,便会太不近情理,亦违反天主圣父引导其儿女们的常法了。

至于圣女为何罕于提及其所身受的神慰,这是因她深知,圣德与在天圣父相密契并不奠基于此类神慰上。这也不是她的“神婴小道”。圣女与天主默契,纯然由于其圣宠生命的启发。天主圣三的生命,早在她受洗的时候,已经播种在她的心田里了;后来,藉她对于圣体圣事的深情蜜爱,而得以发荣滋长。但是,这绝非是靠感觉,而是赖乎信德的。圣女于其致赛里纳姊姊信中说:“有时,(耶稣)虽领我们到大博尔山,但为时总不久。”(灵心小史四五九页)于其致依搦斯姆姆信中亦谓,“窃谓祭献(按即受苦)远超于神行观止,诸默想之上。我之万福在此,全福在此。”(遗柬二之三,灵心小史四七三页)

其中理由,我们不难找见。因为圣女祈祷的唯一对象,是为了天主而爱天主,而且,为了安慰在天圣父的圣心,她消除了一切只求自慰的自私欲念,而过着纯信德的一一为主一而爱主的生活。

我们也有同样的成圣之道,因为我们同有天主圣三居于我们的心灵中,慈母圣教会藉圣体圣事培育这特恩,使我们的生命,变成圣爱的,完美的,不求感觉的幸福,唯赖信仰基督的预许,及圣教会的圣事而发荣滋长的生命。

这是一个简易的方法,由此我们每人都能日益增进爱主之情,并能消除我们只求自慰的自私欲念,养成祈祷的信德生活,只为了主而爱主,以安慰在天圣父的圣心。

这种基于信德而非感觉的,诚朴而热情的祈祷生活,便是给予今日主观的、不宁静的、不满足的世界一剂圣药。因此,我们可知,圣女小德兰,实为天主恩赐给人类的一位导师!

干枯

从圣女进会伊始,天主为她所拣选的道路,远非安慰神乐的路,而是永恒黑暗和孤寂干枯的苦路。“我进会头几年,”圣女告诉我们说:“先就养命之粮说,我天天祈祷,总是干枯。”(灵心小史一四六页)她遗留下来的关于神枯的的记述,实是圣女生命史中最美丽的一页,同时也蕴蓄着许多珍贵的教训,给那些有意步武神婴小道的灵魂。圣女给我们指出心灵干枯的理由,和迎受这些神枯的精神,以及遭遇此种苦境时,我们应如何应付的方法。

圣女于领受会衣前,曾照例举行避静神工。照我们推测,她在这次避静中必能蒙受特殊安慰;然而,她的记述却适得其反:“精神枯窘,好打瞌睡……自在极了……我将献身于主,主亦不令下界诸物,有一丝牵我心。衪待我,优容之极。因主知我,倘给我一些幸福影踪,必殚精竭虑,尽其心力去求取。故连此影踪,亦不与我……主乃真光,非主真身,皆是为物。与其给我伪的,不如置我于黑暗之中……为此一切诸有,要全为祂,都为祂。就命我一无可献,有如今晚情形,我即对此一无可献的,献给祂。“(遗柬二之二,灵心小史四七二页)

于此,我们还需要什么解释?从上引圣女的话里,我们窥见了枯干的真谛,和圣女那易于被虚伪的安慰所引诱,而远离心爱之耶稣的心灵的感觉。她深自体念到,圣父所以让她身受干枯的原因;因此,对于干枯,圣女认为是爱情之王,用以引导她全心爱主的方法,而她也便感到莫名的感激;于是,从她火热的心灵里,发出一个纯爱的回音:“一切诸有,要全为祂,都为衪!”因此,当他人认为是烦恼不宁的时候,圣女却能以小孩子天真的信赖和委顺,安然酣睡于主怀了。

对于这点,“神婴小道”的追随者,实有了解而认识的必要。我们看,圣女的心灵,根本无力专务神业,且对之竟无兴趣;他的心全然是干枯无味,她觉不到什么引向天主的甜美和愉快,相反地,满盈盈地全是烦恼厌恶。可是,在另一方面,她的意志却非常坚强,箭直地归向天主;她觉得需要祂,除了归向祂,便永无宁息的一日。因此,“一切诸有,要全为祂!都为祂!”

但是,还要知道,投奔基督,不仅在徘徊于黑暗中的消极的祈祷。圣女亲自告诉过我们,信德的祈祷,使她认识了天主——认识了超乎其所能了解及感觉的一切事物之上的,无限的天主。为能更深切地认识天主,她便在相反信德的诱惑中,全心委顺了祂。

在天圣父如何教导圣女认识祂呢?祂的教诲是无声无嗅的;也无需身灵的感觉作媒介,而只在静谧中,感觉与本性的黑暗里,以最神秘和隐晦的方法教诲了她;连圣女自己不知道呢?

“耶稣教诲人灵,不需书本,不需师父,祂便是教师的教师,祂教诲,无声无嗅。从没有听见祂说过一句,但我深知,祂在我身边,时时刻刻,引导我,启牖,我启牖我的光明,需要时,便觉尤其新异,却为从来所未有。其炫耀于我,不呆定念经时,日常做活时,倒也不少。”灵心小史一九〇页)

现在我们可以看见圣女,如何完美地将其祈祷工作,表现于日常生活中。在这种祈祷方式中,圣女并没有定出什么特别的意愿;事实上,我们知道圣女还极力躲避这点。她的灵魂,只满足于一个概括的意愿,这便是与在天圣父密契。她只以诚实而委顺的情怀高诵:“在天我等父者。”她深愿凡事顺听主命,以证明其忠诚爱天主。事实无论怎样琐碎。她都依然忠于听命,绝不感到烦厌,她晓得在天圣父自会安排这一切;她也知道,天主的圣意是间接来自长上的命令,日常生活的本分,及与同院的人的日常接触上。这样,她的祈祷是交织于日常生活的各种节目上。自动与委顺形成了一种完美的调协,浮泛在的祈祷中。“我的好姊姊……我如今并不在高天之上。你不见小德肋撒干枯得很么?不能祈祷,不能修德。她却常找寻小机会,小到有若无,亦不妨用来讨耶稣好,为讨耶稣欢喜。譬如我正烦厌,口不愿动,眼不愿开,偏为耶稣说句好话,使个笑眼。倘无机会可寻,则又何妨倒来复去,向耶稣说:我爱你,我爱你呢。这事并不难,却可保存心头爱火。那怕似乎要灭了,我总撒些灰屑,草星在上面。包管你死灰复燃,重新烧着。我虽如此说,不常如此做,但我总不灰心,将我全托付耶稣之手。”(遗柬一之十六,灵心小史四五七页)

这里珍藏着多少宝贵的教训呵!一个不能祈祷,不能修德的圣人!这对于我们该是多大的慰籍与鼓励呀!让我们注意圣女的简易解决方法:只是一些爱情的小行为,日常琐事,一句好话或一个笑眼,都可以为她成圣的手段。圣女的生命,便是全由祈祷和活动织就的。如果连这些小行为小机会都不现成的话,那末她便不厌烦地向吾主说:她爱祂。她时而觉得困难,时而感到爱情已死,时而觉的失败;但是圣女怀着小孩子的一片信赖,依然前进,将自己委身于主的圣爱,即可在世预尝天堂的滋味。

一八九零年九月,圣女恭行发愿前的避静神工,那时,她又尝到了同样的干枯:“好姆姆,谈到发愿有期,期前的避静,可说给妳听听么?岂知神味全无,十分枯淡,就像天主不买我账……问我可烦恼?我还得意了不得。”(灵心小史一六七页)正当我们以为他要满享神慰的时候,她尝到的偏是苦汁,神味全无,这才是她灵魂的常态。上面我们己看过圣女处置干枯的方法。圣女并不忧游好逸,她的委顺也不在消极顺受主旨。“有时我心神干枯至极,一个好意思想不出来,只从从容容,念遍天主经,念遍圣母经。惟有这种经文,便足以发生神乐,滋养我灵魂,畅乎其有余了。”(灵心小史二五一页)像这么简易的补救方法:怕我们从未想到过!心神干枯的危险,便是会使我们溺于自怜。而圣女却适得其反,她“从从容容,念遍天主经,念遍圣母经”,这么一来,她的在天圣父的整个家庭人事——圣母,领报,罪人,死候——都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因而忘却了心头的干枯。我们不也该如此吗?可是,我们该变成一个在天圣父的小孩子,有如圣女般,坦坦白白,诚诚实实地祈祷。

在天圣父是这样以干枯和黑暗的,煅炼了圣女小孩子似的灵魂,使她献上一个毫无自私成份的,整全的爱。主这样教了圣女为他人祈祷,使之亦能爱主。所以,在家念“在天我等父者”的时候,她能了解其中的奥义,能满足其所渴愿的祈祷意向,即是将尽善尽美的爱情,献给天主,并以爱情作抢救人灵的工具,使人人都爱主。“在世上,只有一事该做,就是爱耶稣,爱多求灵魂,使人人爱他;多多爱他。”(灵心小史四四一页)

痛苦

我们已见吾耶稣,怎样从起初的时候,便在圣女的祈祷中,领导她走一条无感觉的,只靠信德的小径。正如圣女自己说的,吾主赐她干枯与黑暗,正为使她给天主献上整个的,无自私的,无自爱的,纯为主而爱主的爱情。

现在,让我们看看吾主最终如何玉成了圣女的祈祷,使它变成纯美之爱,反映其真诚的谦逊,绝对的信赖,与柔美的委顺和诚实。从这种作为中,我们可以看到,吾主在圣女的心灵上收到了仁爱工程的硕果,即圣女的完全屈服,尽弃一己,而得以其情爱,安慰吾主圣心,藉其牺牲与受苦,得以献身作为基督挣取人灵的工具,以满足在天圣父之渴愿。

吾主在世时,十字架曾是祂爱圣父和圣父爱祂的完美表示:“为此我父爱我,因为我舍我的性命。”(若10:17)“但为叫世人知道我爱父,父怎样命了我,我就怎样行。”(若14:31)而吾主便勇往直前,抱住了十字架;而且,藉此十字架,吾主为圣父挣回了那些曾一度唾弃他的孩子们的爱。换句话说,吾主所选择的道路,便是一生至死受尽肉体和精神的痛苦。仰赖吾主的圣死,人类才能获得永生。

“没有胜过师傅的徒弟。凡能如同他师傅一样的,就算学成了。”(路6:40)由此可见,吾主给予圣人们的,亦同样是十字架。所以圣女小德兰也没有例外。主所赐与她的,正是身灵的痛苦,和神魂的孤寂,而这亦正是圣女热切渴望的,圣女不是曾亲口说过下面的话吗?——“死于爱,是我所愿,此即耶稣所以死于十字架上。”(灵心小史三四八页)

疾病

圣女小德兰在逝世前二年染上了肺病;以后,这病便将她的健康和体力日益消毁着。但圣女却处之泰然。灵心小史末章有一节记述道:“医生每次来诊,必惊叹而语吾侪曰:‘妳们想不到病人何等痛苦。我平生从未见过苦到这般,而神色还这般超然自乐,这真是一位天神’。”(见三三七页)她的病苦确是非常剧烈的。“姆姆啊!为什么要滔滔讲苦事呢?不,不,每个人都要身历才可。”

在这种情况中是什么支持了圣女,忍受如此剧苦呢?是她对在天圣父的完全依赖。她向吾主伸出了一双软弱无能的手哀求道:“我的姆姆啊!如果天主不赏赐力量给我,我早不知变成什么了?我双手都空无所有。确实,没有人能相信一个人能受得这般若;不!只有身历其境的才能了解其中的滋味。”她只两手空空,无人援助;但是,正因为无人援助,她才自投于天主圣父的慈怀里:“好天主一向保佑我……我惟有仰仗祂。苦能苦到无以复加,我深信天主,祂始终不遗弃我,不离开我。”(灵心小史三二二页)

在这剧烈的痛苦磨难中,圣女怎样祈祷呢?那时,她的祈祷是最简单不过的。因为病苦使他动弹不得。“就是划十字圣号,也须鼓起非常的勇气才行,”她说:“‘吾天主,吾天主,矜怜我!’这便是我所能说的了。”

由于这次病苦过剧,致使圣女于领临终圣体时几乎昏倒过去。圣女说:“噫,我之痛苦,人所难知……昨夜实在支持不住了,我求圣母,手捧我头,俾我有力承当。”她对于圣母的热情,于受苦的最末几日,更表现得尽善尽美。有一次,她向一位修女说:“请多多为我代求圣母。他日妳有病,我自当多多为妳祈祷。”当他苦到再也不能祈祷,她仍不失其孩子的天真:“我己不能祈祷,只能看着圣母像,说:‘耶稣呀’!”(灵心小史三二三页)有什么祈祷,比看看圣母像,只念其爱子之名更有效力的呢?有什么祈祷,能比这更完美地表现出“神婴小道”的真精神呢?那绝对的诚实,毫无疑惑的信赖,完全的自动,都由此而发挥无遗。圣女的性情和依赖,亦由此发扬光大。有人问她:“受这么多苦,不会太困难吗?”一一圣女答道:“不,我还能向天主说我爱祂,便满足了。”后来,她连这轻而易举的祈祷都不能行了。又有一次,一位修女见她合掌向天,便问她道:“妳为什么这样,该想法安睡才好。”一一圣女答道:“痛的太历害,不能睡,因此只好祈祷。”一一问:“妳给耶稣说什么?”一一答:“不说什么,我只爱他。”(灵心小史三四三页)

圣女在痛苦中爱天主,亦藉这一切痛苦而爱天主。因为圣女深知,自己的痛苦,是天主引她与祂结合的仁爱工作。她从未求主免其苦难;反之,她以完全的委顺,求主勿使任何事物阻挠这仁爱工作。某位修女对她说:“我祈求天主轻减妳的苦,而妳受的苦反更多。”圣女答道:“因为我已求过天主,勿垂允那阻其成全其圣意的祈祷。”

最后,圣女终于不能念圣母小日课,做默想,念玫瑰,甚至不能起天主或祈祷,因此圣女便可爱地说:“妳问我‘什么是我病中的神修生活’?我的答话就是受苦而己。”

圣女在痛苦摧残下,连祈祷神业都无所能为时,便以纯朴的爱和信赖,专注于其仅能为的工作,而使之成为己有。她欣然忍受身临的苦境:肺痨;而肺痨便成了她的神修生活,成了她的祈祷,成了她爱的发扬,成了她达到在天圣父慈怀里去的“神婴小道”,也成了她达到全人类中心去的小道,因为,为了人类,她在无言的愉快中献上了自己一切的痛苦。

孤寂

上面我们看过了,受尽病苦摧残的圣女小德兰,有时连默想祈祷都不能,而受苦便成了唯一的祈祷。除了上述肉体的痛苦以外,她还受过精神上犀利的痛苦:在天圣父允许祂的幼女遭受连续不辍的,可怕的反信德的诱惑。这是圣女去世前十八个月的事。在自传里,她描写魔鬼的诱惑说:“有时想休息我心,既为四周暗冥所困,便用死后复生之意,振振精神。那知我的痛苦反更历害。只听这暗无天日之中,(魔鬼)借了恶人的口勿,调笑我说道:‘妳梦想有光明,有香花园绕的家乡。妳梦想永远保有万美万善全能造物之主。妳信将有一日,离此瘴烟迷雾,不至困顿终身,然则请妳走…请快走……走出这迷雾圈儿外吧。……妳欢迎快死,死后所得,是妳所希望的么?怕依旧是黑夜沉沉,黑上加黑。’”(灵心小史二〇八页)对于这种诱惑,圣女怎样迎受呢?还是以祈祷。她以最简易的祈祷方式,激发信德的行为,抵御这可怕的诱惑:“吁,天主,请宽宥我,我虽无信德光明的乐境,但主知我,我仍必尽心竭力,做信德的工夫。这一年所发信心,比我一生所发的更多了。”(灵心小史二〇八页)圣女在黑暗中,依然前近。她更以小孩子求爱的天才,利用这诱惑,乘机培育其对在天圣父的爱情:“急忙奔走吾主台前,向耶稣说:‘我甘心倾流我血,作证有一天堂!’”(灵心小史二〇九页)不但如此,圣女还利用这诱惑,作为救人灵魂的工具;她给天主献上她周遭的黑暗,祈使冥顽的不信者回头归正:“我每向祂(耶稣)说:‘我却欢喜,欢喜的今虽在世,神目亦不能想见,有一美好的天外之天,等候我去。但求主肯开天门,接引无信之人,同享永福,我愿己足而又足’。所以,虽被魔鬼诱惑,将我神慰神乐全数扣留,但仍能向主号求说:‘凡主所为,无不教我满心欢喜。盖人生真快乐,莫大于爱尔之故而受痛苦’。”(灵心小史二〇九页)

在圣女最后的痛苦中,这诱惑更是来得严重紧张。尤其在她祈祷的时候,魔鬼得了天主的允许,变本加历,从中诱惑。于是圣女向来看她的人说:“然而,仍请妳等代求;往往我求天主扶佑,有时竟被弃置如遗。”(灵心小史三二〇页)

前此不久,圣女曾写过这么几句:“耶稣惠示我以神爱火窑,唯一必由之路。这条路即是小儿信赖之心,安卧于乃父怀中,泰然无惧。”(灵心小史二八〇页)这便是她投入圣父怀中,绝对完全的委顺,这也便是使她登上圣德高峰的法宝。在她生命的早年,她早已想像着受苦与死亡。如今,一切都如愿以尝了。处此境地,她只有等待天主圣意的完成。“原来只有爱情,一块吸铁石,吸动得我。而今而后,我亦不专心痛苦,亦不注意求死亡。虽则皆吾所爱,死亡我呼之为报喜之人,来报喜讯于我的……而今而后,我一心委听主命,听主安排。这委听二字,便是我的领港人,便是我的罗盘针。世上无一可热切恳求的事件,只有恳求天主圣旨,一一承行于我身,于我灵而已。”(灵心小史一八八页)

圣女绝不仗恃自己,她只仰赖其心内的天主圣三的生命和爱情,以及天主圣宠的力量,而迈进“神婴小道”,奔向圣德完美之境,而且化苦为乐,而为纯爱之牺牲,献于在天圣父,以慰其圣心,以挣取人灵,使皆爱主。

八月六日晚上,圣女病势沉重,势难苟存。然而翌晨醒来,她对人说:“昨晚我整夜等待耶稣。我抵抗了不少诱惑。啊,我发了多少次信德的行为呀!”她那孩儿天真的精神,时时处处都流露出来,她常会变苦为爱。

一位修女问她说:“既被弃置如遣,如何能弗坍与?”圣女答道:“我仍心向好天主,心向诸圣人,一心感谢他们。我想天主和圣人们,莫非要看我望德,操练到何等地步。”(灵心小史三二〇页)正为了这,圣女才心向天上诸神。因她知道,在天圣父,及诸天朝兄弟姊姊必会引导这尚在人间的小孩子,善渡其信德的生活。“我常求助于圣人们,却不蒙垂听;而他们越是装无聋作哑,我越发敬爱他们。我不愿此世享见天主或圣人们;这些,让他人去享受吧,我唯愿安息在信德的黑夜里。”

圣女祈祷的所有特征,特别在其弥留人世那天,辉煌表现出来。弧寂、爱情、顺服、信赖,一切都集中于死前的寥寥数语中。灵心小史末章记云:“时九月三十,瞻礼五,清晨,圣女谈起她昨夜,充流期将满,眼望着圣母图像说:‘噫,我曾热热心心 ,恳求圣母……但只有临终苦况,並没有一些可安慰’。”(灵心小史三四五页)她的信赖和委顺,完全屹然不动:“天主决不会遗弃我,祂亦从未遗弃我。吾天主,全随尔圣意措置,但愿矜怜我。”

那时,童贞圣母亦与圣女须臾不离。临死前,圣女封院长说:“姆姆啊,请将我奉献于圣母,并请预备我善终。”院长劝慰她,说她已经预备妥善了,因为她一生那么谦逊。圣女便自承自认道:“是的,姆姆,我回想平生,只求真实……我固懂透什么叫心谦。”(灵心小史三四六页)圣女从未稍微踌躇于对在天圣父的信赖。她总是以纯全的信赖,藉受苦,将自己献身于承行在天圣父的仁爱工作。“前所写甘心吃苦,此心可表,确而且切。我献身委命于圣爱之情,永无后悔。”(灵心小史三四六页)这话,圣女一连说了多次。她既献身委命于圣爱之情,便慨然献上了她的痛苦,为爱天主及挣取人灵。“圣母啊,”圣女高声说道:“苦杯满到杯口了,想不到能有如此多苦吃的……这个我解说不来,除非是我极愿意救人灵魂罢……”(灵心小史三四六页)她这样献身于圣爱之情,复委命于人灵之救赎,这双重爱的行为,是不能彼此或离的。她的痛苦已经伸展至圣教会最高的使命了。片刻后,她于极度痛中说:“我不能呼吸,又不能死,但我深愿再受苦。”死于爱,是圣女心灵中永恒响往的鹄的,现在这鹄的愿已经很接近了。“我所有的一切微少的愿望,远蒙主允,一一实现;如今,这最大的愿望一一死于圣爱一一也应该实现了。”

晚上七时,圣女转身向院长说:“姆姆啊,这不是临终苦况么?……我将要死去么?”及院长姆姆对她说,也许她的终期还要延长几点钟,圣女便柔声答道:“也好……也好……就照这样行……该受的苦不愿减去分毫。”旋即以满怀委顺之情,转视所捧苦像,慢声慢气地说:“吁……我爱尔……吾主天主……我固……唯尔……是爱。”(灵心小史三四七页)

语毕,便倒身倚枕,气息奄奄,一切似已完毕;然而她忽又起身危坐,睁开双眼,射出快乐和希望之光,凝神注视圣母像。约有诵念一遍信经那么久,圣女便将她圣洁的灵魂,交于在天圣父,安然长逝,时为一八九七年九月三十日。

圣女死了,而其终前数语,即成为其发自身灵诸苦的黑暗中的,爱情的结晶。这样,她满足了死的愿望:“死于爱,固我所愿,此即耶稣所以死于十字架上。”

在天圣父,在其圣爱的洪炉中,炼净了祂的幼女的灵魂。

吾主首先踏上了加尔瓦略山的狭径,如今,祂再以身灵的种种苦难,加于圣女,领她步上自己的后尘,走此狭径,以达到她所追求的,与主契合完美之境。

圣女生平虽在黑暗之中,却能藉着信德的光明,勇往直前,而且献身为纯爱之发扬,以慰在天圣父的圣心,以救他人灵魂。现在,这工作己算完成了。生前,圣女曾将整个的自我奉行于天主的仁爱;如今,天主的仁爱,便把她整个的融化了,将她从一切的自我中净化过来,使之成为纯爱。她的灵魂粉碎了肉身的锁枷,飞升到在天圣父的慈怀中。

天主宠爱的工作已经完成。圣女深蒙居于心灵中的天主圣三的助佑,得以成为超性圣爱的发扬。如今,圣女在天乡高妙的地界里,得参与享受天主的圣性,变成天主圣父特宠的小孩子。她的整部生命史,可以总括于这么一句:“在天我等父者。”现在,圣女既死于人世,便永生于“在天我等父者”了。

 

 

上一篇:四、圣体圣事与圣女小德兰的祈祷
下一篇:六 圣母与圣女小德兰的祈祷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