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最新公告
小德兰爱心书屋最新公告 有一天,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至今让我难忘。梦中,我看到一本打开的用石头做的书,我用舌头去舔它,觉得有一种甜味,我就更用力去舔,最后从这本书里流出活水来了。从那以后,一种想要了解、学习的迫切渴求在我心里扩展开来,我燃起的强烈的愿望要在真道上长进。   我爱上了灵修书籍,我感觉好像是主亲自为我挑选那些有益精神修养的读物,主不喜悦我看那些世面流行的书籍,因为只要我一看到那些他不喜欢我看的书,我就有一种厌恶的感觉。主保守我,那样细心地防护着我,从那以后我从未读过一本不良的书籍。   善良的书使人向善,这些圣人的作品,渐渐地印在了我的脑子里。读这些圣书时,我思潮汹涌起伏,欣喜不能自已。书中谈到这些圣人们如何在与主的交往中得到灵命的更新,德行的馨香如何上达天庭。啊,在这世上曾住过那么多热心的圣人,为了传播福音,他们告别亲人,舍下了他们手中的一切,轻快地踏上了异国他乡,到没有人知道真神的世界里去。啊,若不是主的引领,我可能到死还不认识他们呢!   我的心灵从主给我的这些圣人的言行中选取了最美的色彩;当他们的一生在我面前展开时,我是多么的惊奇、兴奋啊!当我读到他们为主而受人逼迫、凌辱,为将福音广传而被人追杀时,我为他们的在天之灵祈祷,我哭着,为自已的同胞带给他们的苦难而哀号。我一遍遍地重读那一行行被我的斑斑泪痕弄得模糊不清的字句,那些被主的爱火所燃烧而离开家乡来到中国的传教士,我多么爱你们啊!我心中流淌着多少感激的泪水。   他们受苦却觉得喜乐,因为他们爱主,他们感到能为主受一点苦是多么喜乐的事。他们受苦时仍在唱着感谢的歌,因他们无法不称颂主,因主使他们的心灵洋溢了快乐;他们激发了我内心神圣的热情,在我的心灵深处燃烧起一股无法扑灭的火焰,他们那强有力的言行激励我向前。   我一面读,一面想过着他们这样圣善的生活,也立志不在这虚幻的尘世中寻求安慰。我一读就是几个钟头,累了就望着书上的圣像沉思默想。啊,当我想到我有一天还要见到他们,亲耳聆听他们的教诲,伴随在他们的身边,和他们一起赞颂吾主,想到那使我欣喜欢乐的甜蜜的相会,这世界对于我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了。   从这些书籍里,我认识了许多爱主的人,他们使我更亲近主,帮助我更深的认识主,爱主。这些曾经生活在人间的圣人圣女,内心隐藏着来自天上光照的各种宝藏,听他们对悦主的甜蜜喁语,我也陶醉了。主藉着这些书籍慢慢地培养我的心灵,当我看到这些圣德芬芳的圣人再看看满身污秽的我,我失望过,沮丧过,哭泣过,和主呕气过,甚至埋怨天主不用祂的全能让我立刻成圣。但是主让我明白,灵命的成长需要时间,成长是渐进的,农民等待稻谷的长成需要整个季节,才能品尝丰收的喜悦,我也要有谦卑受教的态度才能接受主的话语,要让这些圣言成为血肉(果实),是需要时间的。   从网上我读到许多有益心灵的书。当我首次读到盖恩夫人的传记时,清泪沾腮,她的经历强烈地震撼着我的心,我接受到了一个很大的恩宠,使我认识了十字架是生命的真正之路。读圣女小德兰的传记时,我又有别一种感受,我看到了一个与我眼所见的完全不同的世界,那里没有争吵,没有仇恨,没有岐视,那是主自己在人的心里建造的爱的天堂。还有圣女大德兰的自传,在这位圣女的感召下,我初领了圣体,从圣体中获得无量恩宠。这些书引我向往那超性的境界,向往那浑然忘我的境界,从此无益的书一概不看了。我一遍遍地重温这些我喜欢的书籍,一遍又一遍地回味书中那些难忘的情景,我和他们谈心,告诉他们我愿意效法他们,心里多么渴望能像他们那样爱主。   我因此而认识了许许多多圣人,这些圣人中有许多也曾是罪人,使我也能向他们敞开心门。我一会儿求这个圣人为我转祷,一会儿求那个圣人为我祈求圣宠,这些圣人使我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我想,既然他们真心爱天主,那么他们也会真心爱我。现在他们和天主如此接近,当世人向他们祈求时,他们也会想方设法将我的祈祷告诉天主的。就这样,他们和我共享生活的体验,不断地把上天仁爱的芬芳散播给我,他们的友谊使我的欢乐加倍,痛苦减半;他们已走过死阴的幽谷,从他们身上我学习到了明辨、通达、智慧、勇敢、诚实、快乐、圣洁等等美德。他们的言行是滋润我心田的美酒。   这些书使我专注于天上的事理,我的很多不良嗜好因此不知不觉地放弃了。我的信德一天一天长大,我知道我的一言一行都有天使记录;我也深信人有灵魂,信主的人有一个美好的家;也相信圣人们都在天上为我祈祷,我并不是孤军奋战;我是生活在一个由天上地下千千万万奉耶稣的名而组成的家庭里,我庆幸自己因了主的恩宠能生活在这个大家庭慈爱的怀抱里;我也渴望所有的人都能进入光明天家,和圣人们一起赞美天主于无穷世!   小德兰爱心书屋启源于一个美好的梦。小德兰希望所有圣书的作者和译者都能向主敞开心门,为圣书广传而不记个人的私利;愿天主赐福小德兰;赐福所有传扬主名的网站;赐福所有来看圣书的人;也求主扩张人的心界,使小德兰能将更多更好的书藉,献给喜欢读圣书的人!从2014年12月18日开始我们使用新域名(xiaodelan.love),原域名被他人办理开通,请您更改您网站或博客上的链接,谢谢。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德兰书屋】   
天路灵粮Top 10
·圣经中的格言及教训(选录)
·特蕾莎修女爱的箴言
·一位韩国女画家被耶稣提去地狱,画
·圣经中关于人与人交往的警句
·鲍思高神父的灵修语录
·圣徒金言
·有关良心的箴言
·雪中的对话
·在闹市中度退修生活
·圣徒--特司谛更:人被造的目的
天路灵粮最新更新
·教友们在伯多禄广场,请求方济各澄
·他一定要"蠢蚕到死秀方尽"!
·在圣母的生日这一天——忠贞教会诞
·要么相信“天主是守信的,方济各是
·他呼吁同性【民事结合】是亡天下之
·警惕共济会:他们所宣导的是无需皈
·圣贺德佳:心硬 vs 慈悲(不改变心硬
·耶稣亲自向玛利亚.华多达解释天主
·圣贺德佳(希尔德加德):美德与恶习
·圣贺德佳(希尔德加德):灵魂进入肉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时事评论】此族独居,异乎万民
【时事评论】此族独居,异乎万民
来源: James 雅格 厄里亚之声 浏览次数:85 更新时间:2020-10-11 21:30:17
 
 


对于协议,教廷向来持看好之乐观态度,面对教内外各方人士之质疑,皆以沉默待之。


本月6日,教廷外长加拉格尔(Paul Richard Gallagher)接受了天主教媒体「十字架报」(Crux)的专访。这是教廷罕见打破沉默,向外界阐述教廷的两难。


要点摘要如下:


  • 目前,圣座不仅认可协议,更是对续签持积极态度。梵京已经提议将协约延长两年,如果中国没有在10月22日以前同意延长,协约失效。

  • 如果没有协议,十年内,主教面临濒危。「虽然不是马上,我们会在未来十年内渐渐发现,罗马天主教就算在中国还有主教,也没有几位。」

  • 接受批评是值得的。「我们自1950年来第一次让所有中国主教归属于圣父。凯撒原本只让教宗在任命主教上保有基本的决定权,后来教宗却有最终决定权,这非常重要。」

  • 弱国无外交,教廷没有牌可以打。「大国或是有影响力的国家有很多外交工具可以使用,例如商业或金融工具,以及一些

    軍事

    策略等,向中国表达他们的想法或是提出诉求。但是教廷什么都没有,我们只有对话。」


  • 多得不如现得,有总比没有强。「这也代表我们现在有机会向我们的中国伙伴讨论其他议题。但如果我们完全关闭对话,我们将完全没有这种机会。」「我不是想说我们现在拥有很多...但拥有一些什么和完全没有的差别还是很大的。」


此外


教廷国务卿帕洛林本月3日再为协约护航,指协约“有助中国教徒获得正常信仰生活”,协议草案,早在本笃十六世任內已经批准,只是在2018年才正式签署。


对此。


陈枢机本月9日发文,称帕洛林的讲话“令人恶心”(sickening),并指帕格林绝不是愚蠢或无知,而是睁着眼睛撒谎,直斥他是“无耻大胆”的骗子。(a liar, not just shameless but also daring)。

如下事实:


  • 无神者没有信用。

  • 信仰环境急剧恶化。

  • 协约使教会分裂。

  • 渔村主教,何必蔡氏。

  • ······



愚妄的十字架


我们是为了信仰,而真正纯粹的信仰,或多或少是对现实的否定、叛逆、憧憬。


教廷外交方略的确将权力博弈的与对话的精明展现的淋漓尽致,在弱国与大国之间本来就不存在甚么“平等”,既没有相互依存的贸易往来、又没有卡脖子的尖端技术,除了凭借“天主教首府”的精神影响力,向各国发表一些不痛不痒,没有实际威慑力的和平言论之外,她全无地位可言。


从政治视角来看:梵京作为弹丸小国,在外交,特别是在我天朝上国的外交关系上说真的谈不上分量,甚至显得尴尬而自卑。


弹丸之地,是教会的卑微,是基督的谦卑。


所以,加拉格尔作为教廷外交部部长来说,他披露的博弈策略的确可圈可点。本来就不具备国力优势,天朝铁门好不容易撕开一道缝隙,当然要乘胜追击,毕竟敌方若不主动开门,我人的实力是不足以撬开丝毫。所以他说协约“就像是打开窗子透进来的一线光芒。”我们哪怕把脚趾头先塞进去也不错,看似全无尊严,实则知己知彼。



此外,凯撒的手段他不是不知道,若无协约,照其劣性,历史恐怕会再度重演。谁也不敢说那时还会出现几个范牧、曾牧、师牧,极有可能在凯撒天罗地网之下,中华无牧。


接受批评是值得的,至少比起历代教宗,本届领导班子实现了跨越式发展,起码在牌面上,与圣座共融已经实现,这对于好大喜功之辈,在教史上,未必不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话说回来,实力在此,教廷确实没有牌可以打。近年来梵方的财色丑闻闹得沸沸扬扬,内部矛盾可见一斑。自身孱弱,就怪不得对方强硬,与其对峙到底,不如海阔天空。


所以,教廷不愧是千年不倒翁,懂得取舍进退,多得不如现得,有总比没有强,活狗胜于死狮。(训9:4)


因此,加拉格尔作为教廷外长,以他为代表的绥靖政策的确是基于现实的不二之选。



但是,教会毕竟是教会,不是一家跨国贸易公司。


我们的本质是信仰,我很奇怪,为什么教廷发言人在历次媒体面前阐述决策思想时,怎么没有提到圣经的看法、没有提到圣神的引导、更没有提到天主是否喜悦?当一个人以主教的身份和服装出现在公众面前,口中所谈的皆是世界的谋略,而不涉及超性的宣告,这本身不就是一种失败吗?教会是天主所选、基督所赎、圣神所生的基督徒团体,不是某组织的精神武器,更不是谈判筹码。如果我们的决策不是以此为出发点,那么再大的成功,在天主面前也毫无意义。


是的,加拉格尔是一位优秀的外交官,但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牧人;出于人性,协议可以说是一份伟大的胜利;出于信仰,协议更可以说是一种彻底的失败。


当然,当基督徒以信仰的眼光看协议是对真理的背叛时,评论家也会以现实的眼光看基督徒是天真的蠢萌。十字架自古以来就是愚昧的记号,他不懂逃避、不知妥协、不曾屈膝、不被折断。希腊哲学曾经想淘汰她,结果希腊被她淘汰;罗马法律曾经想征服她,结果罗马被他征服;每一个时代都以她为笑料,结果凡嘲笑她的都被人笑尿。


保禄说:

原来十字架的道理,为丧亡的人是愚妄,为我们得救的人,却是天主的德能。

(格林多前书 1:18)



战胜世界的信德


01

如果说打开一道门缝就要钻得头破血流,不分前面是世外桃源还是万丈深渊,那么教会的安全还重要吗?有了临时就想到长远,不正视连姻是否幸福,果实是否甘美,甚至对副作用避而不谈,采取精神胜利法说自我感觉良好,这样的妥协有意义吗?两年实验对双方都是反省、检视、然后决策的冷静期,如果事实是苦涩的,教会是应该对话到底还是及时止损?


打开一道门,射进来的未必是光明,更可能是雾霾。


02


如果说没有协约,教会就没有主教,言下之意教会是靠协约而存在的吗?这是令人唏噓的表白, 上主天主也需受制于人间事务吗?


初代基督徒没有协约、甚至没想过协约,教会因此消失了吗?日本禁教三百年、化文大命革连圣事都没有,教会倒闭了吗?教会是建立在一纸空文上,还是建立在基督盘石上?假如教会的生存是取决于人的保护,那么就让她灭绝吧,一个自身安危都系于人手的组织没有资格宣称自己是苦海方舟。


当你回答了这些问题,你就不用担心压迫的问题。


基督福音的大能是不受束缚的,“没有协约=十年内没有主教”,似乎是对信德的否定。这种判断排除了天主的临在,单单以社会学规律预测教会发展,犯了仇教者一样的毛病,从埃及法郎到罗马凯撒,所有人都认为迫害可以使教会消失所以,从超性的角度看,至少加拉格尔主教并不是真正的知己知彼,他没有真正相信殉道者的血是新教友的种子。


孩子们,你们出于天主,且已得胜了他们,因为那在你们内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

(若望一书 4:4)

03


如果说只要掌握最后决定权,教内外的批评也是值得的,那么程序正义在那里?只要结果不问过程,只达目的不择手段,只要掌握最后决定权,不管选出来的人是什么颜色。这种思路是否违背了教理1753、1759、1887、1921的道德规范?


“怎么做”比“做什么”更重要,目的并不能使手段合法化。(圣托马斯)


为了达到合一的目的,让正权向非法让位、强行宽恕一批从未悔改的浪子、对正式而非正规团体,预设欣赏的立场;反而对正规而非正式团体,沾满泪水的伤口视而不见。这符合程序正义吗?就是到今天,与我们呼吸相关的协约依然神秘,关于在华全体天主子民的文书,签而续签,当事人却没有知情权,难道不是显得很荒唐吗?


程序正义,是以圣经为源头的西方文明的精髓之一,中国人通常没有规则意识,他们更善于道德绑架和道德审判,为达目标不择手段,只要目的是好的你就要接纳,这是道德绑架;假如质疑的对象是梵京,那就是骄傲、属血气、当堕地狱,这就是道德审判。


这些都僭越了天主。


迟来的正义不是正义,救国的曲线还是曲线,中国制造的主教盖上教宗出厂许可的印章,他还是中国制造。


04

如果说教廷没有牌可以打,请问主教大人把教会看成了什么?一个赌场?一桌赌徒?福传与牧灵等于王炸和同花顺的牌技博弈?传福音不是斗地主,我们不需要抓好牌、不需要摇色子。与国之交,成则皆大欢喜,拒则艰苦奋斗,中国从来不缺殉道者。


务要宣讲真道,不论顺境逆境,总要坚持不变。

(弟茂德后书 4:2)


相反,教会真正的“好牌”,就是她清晰的立场、道德的权威、圣徒的拥护,尤其是基督的临在。



但似乎这股清流越来越浑浊,“人类公敌”的警告似乎正在加速兑现,在国际的谩骂声中,梵京的形象正在逐渐暗淡。就教内圣俗来说,除了既得利益者,那个不是摇头苦笑?为什么一向以拥护圣座著称的中华教友,现在对之嗤之以鼻?平心而论,难得不值得人深思吗?


当人选择一个立场的时候,必然意味着放弃对立的立场,当公义的天平倾向绥靖时,无意或有意之间就否定了满是伤痕的“另一个”基督身体。大概他们忘记了,中华教友是不怕牺牲的,否则他们就不会拥护庇护十二,不会拥护那一份鼓励他们受苦的《宗徒之长》通谕。


05


中国有句成语,叫做“宁缺勿滥”,羊倌都是大灰狼,羊有正常的生活吗?有一份坏协约和没有协约哪个更好?我想,这是一个三岁小孩都能正确回答的问题。现实是这份协约并没有改变我们的信仰生态,相反给我们的牧者更大的良心压力,甚至成为凯撒将军的一枚棋子,不从?不从就涉嫌双非法。


至少我了解的情况是,招安接受与否都令人作难。拒绝招安者,被穷追猛打。因压力和《牧灵指导》接受招安者,身心俱疲,不仅身受限制,更是心受责备。


也许,协议的真正拥护者,还是曾经那批自选自圣的坚定落实者,他们爱教宗,一时爱得面目狰狞,一时爱得咬牙切齿,不忘初心没有立场,审时度势精致利己,借东方政策而成为东方不败。



陈牧以88高龄,顶着疫险,飞越大半个地球,只身到罗马面圣却得不到圣座的接见,臣子见不到他的牧人,这是何等匪夷所思!不论政见,陈牧孤零零地站在他圣父的门前,单就出于对一位老者的怜悯也不至于让他徒然而返···本月4日,福建那位可爱且可敬的放牛仔宣布离任,这无声的抗议无疑是辛辣的嘲讽。


“你们信的是天主的教,不是人的教;人会变,天主不会变。”这放牛仔清晰的信仰宣言饱含了多少无奈。


我何等希望拥抱艾兹哈尔大伊玛目的教宗可以同样拥抱他的神子,安慰移民的教宗可以安慰这位孤单的放牛仔,跪吻苏丹元首的教宗可以俯听陈牧的哀求,恩泽全世界的教宗之爱,也可以施舍给他的近人。



结语


罪人歪打,天主正着;先知虽假,预言仍真。


巴郎论及以色列说:我由岩峰向他们观看,我由高丘向他们眺望:这是一独居,而不应与众民同列的民族。(户藉纪 23:9)


【灵修散文】法郎、巴郎、亚郎,三郎演义。


这就是教会论最朴素的神学表白吧:

教会在社会中生存,却不与社会融合;

教会在列国建立。却不属于其中之一;

教会与国会斗智斗勇,却不使用世俗的谋略。


如同方舟飘在水上,亲密无间又界限分明。她是一个生命体,不是一个冰冷的机构,因为基督在她内生活,所以注定她不可能、也不应该按人性的规律运作。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


愿我们真正相信十字架的大能,持定朴素的信德,依靠天主那被人看为愚昧的智慧,在我们身上见证基督那充满德能的软弱!

   



END


--雅格--

常年期第二十八主日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0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