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圣心玛丽亚修女传列表
·序文
·原 序
·第一章 杜劳斯德费希林伯爵小姐
·第二章 圣心的订婚人
·第三章 见习——试炼与慰藉——告
·第四章 儿童导师——黑暗与凄凉—
·第五章 从门斯脱到至斯本
·第六章 奥波多的院长——贫苦与劳
·第七章 精神上兴世俗上的幸福
·第八章 基督之配
·第九章 宗徒
·第十章 人类奉献给圣心
·第十一章 尘世之终了
·第十二章 死后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一章 杜劳斯德费希林伯爵小姐
第一章 杜劳斯德费希林伯爵小姐
浏览次数:22 更新时间:2018-1-7
 
 

第一章  杜劳斯德费希林伯爵小姐

(一八六三年至一八八三年)

圣心玛利亚修女于一八六三年圣母圣诞瞻礼日诞生于德国西部,所谓威斯脱法利亚的首邑门斯托地方, 杜劳斯德费希林伯爵的家里。按照日耳曼的习惯,修女一出世就是伯爵小姐,在整个日耳曼为宗教改革的狂潮所激荡了以后,德国西部的威斯脱法利亚却是天主教的坚强堡垒。

在那里不仅这历代所信奉的宗教,不曾稍衰,且由于法兰西革命的恶果,还担负了保卫法国天主教的责任。当时曾有许多法国天主教信众,逃亡到德国西部去,在德国西部威斯脱法利亚的贵族中。杜劳斯脱费西林这一望族,不仅源远流长,而且对于天主教的信仰特别热诚。族人之奉圣召而为修女修士身登司铎司牧者,代有其人。到了十九世纪初叶,科隆总主教奥吉斯多斯,为了确保天主教的信仰,而与普鲁士政府展开了斗争,致身陷囹圄,被幽禁了十八月之久,而终于获得了胜利。这位总主教就是杜劳斯脱费西林伯爵家里的一位裔孙。

圣心玛利亚修女因之诞生在一个宗教信仰极热诚的家庭里。她的母亲也系出名门,是威斯脱法利亚的另一望族,特加伦伯爵的女儿。族人之应召为修士修女者也很多。法王路易斯、十四世为反对荷兰人而结为一个盟友的特加伦主教公,就是修女母舅家里的一个杰出人物。那在社会行动方面,极着声誉的特克德勒主教也就是修女母亲的舅舅。修女因为生在圣母圣诞,所以就给她取名叫玛利亚;和她同时产生的,还有她的一个兄弟麦克斯,因为她同她的兄弟是一对双胞胎,修女一生出来之后就领了洗,做她主保的还有圣女德肋撒,圣安多尼。她的父母将修女付给圣安多尼为主保,当然决不会想到他们的女儿将会去到圣安多尼的故国(圣安多尼生于葡萄牙),为了那里的人民而热诚工作以牺牲;更想不到天主会有一天,会使他们的女儿能够 和阿维拉的这位神修者有这样的接近。

从小,圣心玛利亚修女,就浸沈在这样一个宗教氛围极浓的家庭里。在修女自传里写到这些早年日子的时候,她说:「我不记得准确地在什么时候,开始晓得爱耶稣圣心;我所能想起最初接触到的圣像,就是在我的父母兄弟姊妹房中的耶稣圣心像及圣母像。我又想起当我年幼的时候,我的家里又怎样热烈地度过圣心之月,祭坛上满陈了鲜花腊烛,在上面又供了一座全身的圣心像。每当 这圣心像从盒子里拿出来的时候,我就高兴得不得了。那时我大约七八岁,或许还要小两岁,亦未可知。这一个圣心像,和在其附近的圣体,在我的心里,印象很深,逐渐逐渐地吾主就将我拉到他身边……我从来不能将敬奉耶稣圣心和敬奉圣体分开。我也不能解释圣体里的耶稣圣心,给了我多少宠爱。圣体永远对我是天上福地,我永远以那一塑像里的神态想象吾主。圣体里的耶稣圣心,彷佛日光四射,使我被吸引到耶稣那里,照明了并且燃起了我的爱。我所接受到的诸圣宠,是常由虔领圣体而来的,或是当虔供圣体的时候。但也有许多时候是在别个与耶稣圣心像有关的场合……

虽然圣心玛利亚修女在幼小的时候,对于宗教就很热诚;但并不足据而论断她在将来会过着修 女的生活。她是一个很高兴的孩童,喜欢玩,也相当顽皮。因为如此,她常被罚坐一小时。然而就是一小时,她也不能安坐。可见修女在幼小时是一个相当灵活的孩童;但年岁尽管小,玛利亚却有深思的秉赋。【天主为了使我在日后能具有为罪人的奉教,及圣教会的需要而受种种苦难的意愿, 从我幼小的时候,就宠赐给我感到为圣教会婴儿的快乐。我第一次有机会能感到这种快乐,大约是在一八六七年,当我的父母到罗马去的时候。我能回想到他们写给我们的信,他们带回来的圣父像,及当他们回来的时候,整个堡垒悬旗结彩的庆祝。……天主日后拣选我作他圣心的净配,一向对我表示很慈爱和仁祥。】

当修女幼小的时候,整个日耳曼,特别是普鲁士,兴起了强烈的仇教及排教运动;可是天主教的信众,不但不因此而软弱,反而更加强了他们的信德,及对于他们神长的爱慕。这就是在七九世纪初叶,出现于日耳曼的「文化斗争」。由于此一运动,耶稣会及其他修会都不准在日耳曼活动,主教及司铎辄遭拘禁,往往有许多本堂区没有司铎。就是玛利亚本邑的门斯脱主教, 也被逐出亡。这位主教是非常敬奉耶稣圣心的,他吩咐信众,为了耶稣圣心而祈祷。在临去之际, 且在门斯脱的主教座堂,将整个教区奉献给耶稣圣心。

俾斯麦克所创导的仇教运动,虽然用了政治的高压力,却未能使威斯脱法利亚人民,离去他们传统的信仰;相反地,更使他们增 加了宗教的热心,和对于罗马的忠诚。

玛利亚的童年,就在这「文化斗争」猖狂时代。我们不难想到当玛利亚初领圣体的时候,后来为教廷枢机兼传信部长,当时是麦燕斯总主教的李庆蔡雅斯基,从狱中送给她的一个小十字架及圣母像,会对她引起什么感想。关于玛利亚的初领圣体,她自己曾有这样一段记述:「我于一八七五年四月廿五日,在达菲尔的本堂,和我的兄弟麦克斯初领圣体,因为我俩是分不开的。在当时我已经开始想到,为了使我的全部能够属于吾主,极愿能过宗教生活。我又听见说,有若干圣人得到圣召的圣宠,便在初领圣体之日,所以我也盼望着同样的快乐。但是天主当时却并没有给我所想要的恩典。因此,我等待 到领受坚振的日子,在同年七月八日,当我领受了这一圣事之后,我立刻感觉到蒙受圣召的圣宠。 这一感觉随着我年齢的增长而发育。」

可是在当时,谁也想不到玛利亚已经有了蒙受圣召的感觉。她依旧喜欢玩球,喜欢唱歌。她依旧跟了她的父亲和兄弟们出外骑马,骑驴。因为当时在德国有排教运动,所以玛利亚不得不去奥国 。在奥领铁罗尔的雷登堡地方附近的一座修院里,结朿她的学业。在阿尔卑斯永久积雪的山峰下,在葱郁密茂的黑林中,在湍急的莱茵河上流,在明洁的康斯坦司湖畔,玛利亚在那里整整地度了两年恬静生活。在这以前,玛利亚曾于一八七六年的复活假日,和她的父母、兄弟、姊妹去游过巴黎。在他们到巴黎的三个月以前,在三月三日,巴黎的蒙马特却以祝圣一座临时小堂,而开始有耶稣圣心的礼奉。从那时起,大群的人从巴黎各处都来到这里。玛利亚及其家人也从威斯脱法利亚前来朝圣。

除了帕雷勒蒙尼以外,要算一个最初的圣心堂里跪下来祈祷。在雷登堡那面也正在虔诚敬奉圣心;可敬的白勒姆姆,正在那里推进敬奉圣心这一运动。

当她在奥国读书的时候,玛利亚最初向一位耶稣会的会士霍锡尔神父,诉说了她有了圣召的感觉。到了第三年,这位神父再来的时候,他发现玛利亚的决心仍坚。可是不久,她就离开了雷登堡,回到她的老家去,不再重来,在家里的生活,也是很严肃 而有规则的。玛利亚为教仪所吸引,开始习拉丁文,因为她认为如果要完全了解教仪的美丽,必须从拉丁文中求之。在家庭司铎的协助下 ,她从拉丁文翻译了全部新约(启示录除外〕。她又勤习家事,凡有操作,事必躬临。

在一八七九年的时候,她的父亲,杜劳斯德费希林伯爵,已被选为中央党的德帝国议会议员。这中央党,在各国的宪政史上可以说是无前例的,然而当时他们就感到必会成功。这个中央党是以保卫圣教会的自由而组织的,同时对于劳工阶级生活的改善,又特别努力。 因为自信的坚强,又加上行动的联合一致,它从一个力量薄弱的少数政党,演变到了一个足以左右德国的政治的地位。在一八八二年一月,由该党党魁的提议,卒获得了三分之二多数的可决,在德帝国议会里通过了一种法律,准许司铎们回返他们的任所。在这一个历史的场合,玛利亚也列席旁听,感叹的说:「【文化斗争】是死了,余下的只有埋葬它这一桩事丨」她自己这样写着:【我们去到柏林,我得到了一个机会能够认识中央党的国会讲员:他们都是竭力维护圣教会权益的人。我去看了放逐在荷兰的门斯脱主教,且从他的手里领了圣体。……我一切的快乐,祇在能作吾主的净配 及圣教会的一个孩儿。

在一八八二年五月,我在门斯脱有过一次避静。在入静之前,我写信给那位前已提及的耶稣会神父,请求他对于我的圣召,能有所指示。他说:【天主叫我过宗教生活,但不一定要接受这要求,才能使我的灵魂得救。』这就够了,我但愿知道我所经验到的来自天主,这是愈来愈淸楚了。我自己并不在乎是否进入了修会,而能在天上得到更大的光荣;我但愿属于吾主, 爱主、荣主。从爱的动机为了耶稣而消灭了自己。」

但在玛利亚的精神生活中,却不仅含有热诚的愿望;且有一种内在的斗争,使她对于她所愿望的崇高生活,由激荡而怀疑。幸运的是那位耶稣会神父,总在近旁能来鼓励她,指示给她什么阻碍 ,都是圣配所拣定,使她能够达到一个更崇高的境界。在她的生命上是这样一个重要转折点的时候 ,而上主却给她这样一位神师,不能不说是维护备至。她在这位神师发见足以防护她的怀疑,和给她种种警吿,使她能不为幻觉所惑。终玛利亚的一生,她所认为惟一缺憾的,是自视太高,这就不免流于骄散。但是她的自视甚高;却并不在尘世的虚荣,实在于爱主心切,事事愿率先创导。她的一个特性是简单,这也许是日耳曼人共有的一种特征;然而在玛利亚,这又是她所达到的崇高境界之另一表现。她是一个典型的日耳曼贵族妇人,具有高高的身材和显著的特征。她的修长的眉棱 ,覆荫着一对明活的双眸。玛利亚绰约风姿和端庄的仪态,为每一个人所羡慕。自贵族以至贫苦无吿的儿女,名门巨室的公子小姐,得到她,是一个平等的对手。贫苦无吿的人之爱慕她,因为她对于他们实在非常关心。

一八八二年八月五日,白雪圣母瞻礼之日,玛利亚吿诉了她的父母,准备作一修女的最后决定。他们非常高兴,能够看见他们的一个女儿奉献给天主。她自己这样写着。可是我的健康并不顶好,我的父亲决定等我到二十一岁生日时再说。」她最初想进圣心会但不久因为她想避免与世界及家庭之接触,使她能够全部牺牲,她就抛弃了这主张。她又想到国外传教去,在那个时候,德国北部的天主教信众,将丹麦视作他们的外国传教区。在丹麦,自一八四九年行宪以来,因为宪法规定的开明,曾有许多人改奉圣教。在丹麦传教的许多修会中,有一个叫圣若瑟会 (注),拥有修女逾二百人,专门照顾贫病及儿童,尤著成绩,玛利亚得到了神师的许可,她决定加入这个修会。所以在一八八三年夏,她便跟了她的父母 去到丹麦京城哥本哈根和那一修会的当局接洽,准备送她进学习院学习。

从她的自传里,我们晓得他们于九月间自丹麦回到达菲尔之后,她参加了一个极足以感动的盛 典,就是她父亲很虔诚地,将他家整个奉献给耶稣圣心。此后的数年间,玛利亚经常与丹麦京城的 会长姆姆保持通信。以简洁的语调,将她内心的情形吿诉她,求她指示。玛利亚在那时,彷佛已 经自认为圣若瑟会的修女,一个丹麦的宗徒了。所以就是天主的意思,要叫她加入别一修会-她也将丹麦及圣若瑟会时时铭刻在心。

(注)这个圣若瑟修女会,圣味增爵的一个门徒,毛泊司主教于一六六〇年创立于德恩维莱。其目的在复兴圣方济各撒肋爵所创立的第一修会,圣玛利亚修会的精神。法兰西革命之后,该会复振,在法国革命中,该会的一个修女被判上断头 台处死。当刽子手正预备拉她去行刑的时候,路人争喊叫:「停止!路比斯披亚已经死了。」修女得以免死,因此该会会务乃益趋扩展。

 



上一篇:原 序
下一篇:第二章 圣心的订婚人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Copyright(C)2006 - 2018 xiaodel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delan.org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