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圣心玛丽亚修女传列表
·序文
·原 序
·第一章 杜劳斯德费希林伯爵小姐
·第二章 圣心的订婚人
·第三章 见习——试炼与慰藉——告
·第四章 儿童导师——黑暗与凄凉—
·第五章 从门斯脱到至斯本
·第六章 奥波多的院长——贫苦与劳
·第七章 精神上兴世俗上的幸福
·第八章 基督之配
·第九章 宗徒
·第十章 人类奉献给圣心
·第十一章 尘世之终了
·第十二章 死后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十章 人类奉献给圣心
第十章 人类奉献给圣心
浏览次数:106 更新时间:2018-1-7
 
 

第十章 人类奉献给圣心

(一八九八年—一八九九年)

圣心玛利亚修女既以痛苦,日领圣体、祈祷、及服从将她的灵魂净化,使不属于天主的一切得以消灭,使天主得以完全统治它。这样和她圣配结合了之后,她才能作为他的一种工具,将他的爱及其无穷的仁慈表示出来。作为十九世纪的一个光耀的结朿

修女在过去虽已对圣心的敬奉传扬颇广,但其所接触到的阶层,究属有限,现在她却要将它延展到世界全部,以吾主的名义,并奉了他的圣命,她却做了他与他的教会首长间的中间人,而请求将整个人类奉献给耶稣圣心。在一八九七年六月初,修女就感觉到她应致力于这一艰巨的工作。

在六月四日那一天,就是在善牧院里创行每月首瞻礼六敬奉的那一天,她就和她的吿解神师说起;第二天又寄给他一封相常有含蓄的信:「我很平静,完全抛弃我自己而交付给你。只要你给我晓得你的决定,我是毫不犹豫地服从的。因此对于这一件事需要你的决定。吾主叫我吿诉你,这些事,它们之能否实行,我漠不关心。……

今天我感觉到昨天吿诉你的种种,将我自己和圣教会搅在一起,似乎是出于我的夸耀;但当我在吾主面前省察自己时,我只能说那是仅为了我的良心得到平安,使我免于一切责任,我才吿诉你我所不愿说的一切。有多少次我请求吾主能够免了我!使别人晓得我的秘密是使我很痛苦的,但我却准备以任何代价来执行你神父的指示。……神父对于这件事当然可以有自己的决定,我也不预备再想起它;我既吿诉了你之后,我就不再闹心了。我将遵从你的指示,那是天主给我的回音,所以我也就很平静。」无疑地,她的吿解神师对此不加注意,但在修女却已尽了她的责任了。

次年四月,吾主又第二次要求她。第一次是在四月七日的建立圣体瞻礼,还有两次都在此日后的几天内。对于这次的请求,修女曾有记录,从她的手稿内可以见到吾主的指示包括明显的三点: (一)「他重申了去年对我说的话,将决定权交给我的吿解神师。此一真理将以非常的苦痛使他明了,将全世界奉献给耶稣圣心。主教和神父们将更具热忱,正度的人更完全,罪人得以奉教,异端及裂教徒能够重返教会。那些还没有产生,而已注定为教会之一部者,就是不奉教的人,也迅将接受此一恩宠。」(二)「他的圣心饥渴异常,亟欲使全世界沈浸在他的神爱里。得到了我神师的帮助,我将使他的饥渴得到满足,尽速写信给罗马。(三) 「他以我作他圣心之配,现在他以我的夫君叫我替他做这事,我能拒绝他吗?我然后请吾主撤消那一天同我说的另一事,而这一事我似乎无须在此提出,因为我觉得有些胆怯,但他却并不。他坚持着问我,是否怕受侮辱,要拒绝他的圣配,所已经指示给她的一切,而且这是需要极大的侮辱及痛苦的。」

可是修女却未能即刻得到允许;写信给罗马。晓得了吾主圣心的愿望,却未能达成此一愿望,这对于修女的内心上,自然是相当痛苦的。虽然她也明知对于这一事是不能由她决定的,她对于她的吿解神师除了服从之外,不能有二话。因之,她也就能完全自得,但在她的眼眶内,总禁不住盈眶的热泪。她在身体上所遭受的痛苦之外,如今又有这种精神上的考验。

在四月廿五日的早晨,这位可怜的修女发见她自己已经到坟墓的边缘。在过去数星期间,她辗转于生死之间,大约就在这些时候,当她的吿解神师吁请吾主减轻她的痛苦时,她就吿诉这位副院长说,这是吾主所表示出来的征象,来证实他所要求于她,而经她一再拒绝的那件事的真实性。在这一阵剧痛之后,吿解神师不再坚持了;因为她仍旧很弱,他就做了她的秘书。在这封信里,修女请教宗宽恕她的僭越,并且因为她的病痛,不能书写,不得不有代笔,表示敬意。然后,她说,吾主吩咐她叫她写信吿诉教宗,他愿见他的牧者,将全世界奉献给他的圣心。

最后她说:「因此奉献之结果,吾主愿特给恩宠,如他所愿意达成的那样。此信最初起稿于五月中,经修女以震颤的手用铅笔改正签署后,大约于六月十日自奥波多寄出。当这一封信交给一个修女封缄加盖善牧院的院印时,她发觉这是给教宗的信 ,初料不到信里的内容如此崇高。

在这以前,院长曾对这位修女说:「我一定要写一封信。「怎么!在你这样的病状下,还要写信?」这一位修女答道:「是,我必须写信给教宗。」「怎么!写给教宗?你多自大啊!我想你要将你所见到的吿诉他吧丨」这位修女不曾想到她所说的,果真是真的。院长也没有否认,对这位修女所说的毫不介意,却不禁大笑了起来,使一切怀疑就此消灭了。

教宗良十三对此的印象很深,但因为种种原因,在一年内却没有什么回音。从本笃会总会长韩当神父那里,她晓得这封信已经到了梵带冈,这位神父就是经手人。除此以外,就没有什么下文。在以后冗长的数月内,她当想起这件事,有时向她的助手说:「我还没有接到罗马的回信!」可是为了他的原故而使她挂虑的他却鼓励她,给她联串的恩宠,因了这些圣宠,于是使她采取第二步骤。

在诸圣瞻礼那一天,圣心玛利亚修女向她的吿解神师发了服从的愿。在圣母献堂瞻礼,她又第二次发了愿。此一瞻礼是修女所最爱的一个,在她的修会里,崇奉甚虔;不特为了敬事圣母,并且在是日还要举行当众的再发愿,她想到她开始度修会生活的最初几天,和在这以前的十年,她所听到而使她非常感动,关于天主之爱的讲道,那是使她决定圣召的光明。在一八九八年,为了过此瞻礼,她的身体还够健康能使她和修女们一同避静,参加了部分的默想,那使她非常高兴。她请求吾主将他自己供给别人,她的祈祷是应允了。

她写着:「每天我参加了一次或两次集会,和吾主或圣日多达单独默想。他比任何人都指示得好,因为他不仅利用我们的苦痛和过失,同时还给我们圣宠,增加我们的力量来做他所需要我们做的。」这一次避静的结果,所记下来的札记,非常値得我们重视,不仅因为这是天主感召的直接结果,更可使我们看见一个心灵因圣宠而进入愈高的境界,不时致力于更高德行的获致;而同时却不断与她本性内所存在的过失作斗之一个极美丽的榜样。

「由于吾主的仁慈,他自己来充任讲道师的职务对我讲道。他使我晓得我自己的虚无和过失,但同时又使我对他更觉信任,及不惜以任何代价来自我改正的坚决决定。我又同时感到一种殷切的愿望欲在耶稣基督里度着一种隐逸生活,来使我更谦卑,对于我自己更觉死去。为了此一目的,我愿意牺牲一切,并使用我吿解神师所指点给我而经他核准的一切手段,共中最有效的似乎是,一、刻意当心自己,防止傲慢及自爱的行径。二、以静默及忍耐,使我的本性死去。三、以热诚坚毅,致力祈祷……

自从我进了修院之后,我渴望着苦痛及和我圣配亲密的结合。只有他晓得我以怎样的代价,未能得偿我对于隐修生活的夙愿。他现在已经回答我内心的愿望了。自从我得病身受痛苦以来,他将他自己更紧密地和我结合,而且跟着我疾病的拖延,这一对于痛苦的愿望也增加了。

我显已觉得他的意思是我应该将自己完全致力于省察及祈祷。我知道这对于我的本性颇有损失,但因为这是他在唤召我,万不能加以拒绝。如果拒绝的话,我将有失在他已给我,并将继续给我的许多恩宠的危险。因此除了使自己死去及长祷以外,别无它法。他是我一总的帮助,所以他决不会背弃我的工作。

可是为了要确知天主的精神在指示着我,我将一切交付给我吿解神师的决定。我已将一切吿诉他,在此后及将来,也决不对他有所隐瞒。……我有一个剧烈的斗争,吾主叫我选择一个容易的生活,因而必须放弃有更多圣宠的增加,还是一个忍辱受苦及致力于祈祷刻苦的生活,因而能够与我的圣配,能有完全的结合,而能得到他所选择的更多的圣宠。我应该选择那一种?这将使我的本性损失极大,但依靠了他的圣宠,假如我的吿解神师许可的话,我将慷慨勇敢地踏上那一条天主以无穷的仁慈在召唤我的道路。」

在这一次重要的避静,它的最后一天,十一月二十日,尤为重要。圣心玛利亚修女毫不稽延地将那一天早晨从她圣配那里所听到的吿诉给她的神师。「吾主今天告诉我说,这是他的意思叫我像这几天来一样,继续我的默想。叫我以此讲给你晓得,请你应允我这样做,一直到十二月八日。他将用增强我的体力,使我不致脱落一天这一种长祷的工夫,来表示这是他的意思。到了八日以后,我是否再须继续,则请你决定;我怕是不能继续了。此后吾主向我说:『是否我的力量不能克服一切弱点吗?』准此,我想他是会支持我的,使我能够履行那些,否则我的身心所不能履行的。……

他又吿诉我(关于圣心的崇奉),他准备愈益叫我作为他手里的一个工具,这需要不断地祈祷。他又说,他要加紧对于我的结合。……最后他吿诉我,今天必须将我奉献给他的圣心,将我完全交给他,使我能完全依他的高兴而处理我自己。

依此要求,当晚在圣堂里靠近祭坛的面前,圣心玛利亚修女恭读了他在当天所手拟的奉献给圣心的祷文。她的神师在听了她的吿解以后,手持燃着的蜡烛,跪在地上,一句一句地恭读了由修女所草拟而经他所认可的祷文,修女随着循声朗诵。这好像是将全人类奉献给圣心的前奏。这一祷文,简洁而美丽,为耶稣圣心的一个大恋人的精神之所寄,情文并茂,内蕴着「姊姊」圣日多达的情操,经教宗良十三世特准恩报三百日,介绍给虔诚的信众。其文曰:

「我最亲爱的耶稣,我今天重新将我无所保留地奉献给你的圣心。我将我的身体及其一切官能,我的灵心及其一切能力,及我的全部奉献给你。我将我的一切言行思想,我的一切痛苦劳作、我的一切希望,安慰及欢悦,奉献给你;特别是我将我可怜的心奉献给你,使我只能爱你,作为一个牺牲者消耗在你的爱之烈焰里。……啊!耶稣呀!我的最亲爱之配,请你接受我愿意安慰你圣心及永远属于你的愿望。请你把我占有起来,使我此后除了爱你之外,不再有别的自由;除了为了你而死难以外,不再有别的生命。……我将无限的信任交付给你,希望由于你无穷的仁慈,宽免了我的一切罪过。我将一切顾虑,特别是我永恒的得救,交给你的手里。我应允敬爱你一直到我生命的最终时分,并以你的圣宠之助,尽我的可能传扬对于你圣心的敬奉。……啊!耶稣圣心呀!请照你的高兴来对待我。除了你的圣爱及你的真光以外,我没有其他的酬答愿望。……请你给我圣宠,使我得在你最圣的心里找到居所。在那里,我愿意消磨昼夜,在那里我愿意呼出我最后的叹息。请你也将我的心作为你的居所,你的安顿之所,使得我们能亲密结合如旧,直到有一天,我能在天上的一切永恒中颂赞你,爱恋你,占有你,为了你最圣之心的无穷仁慈而歌唱。亚孟。」

在十二月二日,是月的首瞻礼六,吾主又第三次提到关于将全人类奉献给他的圣心这一桩事。虽然院长姆姆似乎已经好转了一点,从她那一天的札记里,也可以看见她的苦痛并没有减轻。「 一向我曾希望至少能够坐起来,特别是因为曾听说有一个在床上动也不能动的人,因了某种治疗而竞能行走。我同吾主讲起了这一件事。他说我将永不会坐起来,如果院长有吩咐,我可以试一试这种治疗,但似乎这仅能证明这是他的意旨,使我不能再行起坐,使我依旧在我的十字架上,逐渐逐渐地病势将更恶转。……

几天来的剧烈头痛,使我恐惧理智会将失去,我准备接受天主的意旨,但我却哀求吾主使我得免于此厄,不许我到一种使我不复再能爱他及和他交谈的境地。他准许了我的吁请 ,并且吿诉我直到我最后的一息,我还会和他交谈。他说:『我的配,你将永远爱我,因为我已将你铭写在我的心上。』

他应允我永不会失去理智;可是我自己却害怕起来,怕经不起痛苦而自己情愿失去知觉。这是一种诱惑,但吾主却安慰我道:『我将和你极大的痛苦在一起。』……在十二月七日,吾主又提到奉献这桩事,且对此颇为注意。……他于是告诉我,他愿意我再写信到罗马去。我提请吾主注意到上一次当我和神师提起此事,请他予以赞同时,所受到的苦痛。问他这一次是否也要叫我痛苦到坟墓的边缘,才能使他信任,吾主说,这一次的得到同意是不会有困难的,他会在里面起着作用。」

当修女向她的神师提起此事后,他立即予她许可。第二天是圣母无原罪始胎瞻礼,吾主给她最后的指示:「在恭领了圣体之后,吾生叫我今天开始写信给罗马,随即交予神师先定。我讲给吾主听,说我难于握笔作书,并解释了一切。他告诉我不要怕,说这封信是他将感召我而我将感觉他的帮助。事实就是这样。我写的时候,并没有思索,一切都感到极为容易。」神师对于这封信的寄到罗马,也予以认可;只不过他以为不如等到三王来朝瞻礼时寄发,似觉更妙。他以为在这一 瞻礼日寄发将人类奉献给耶稣圣心的请求,似乎更觉合适。

 

「至圣圣父:

我以繁复的心情来到圣父的跟前,哀求你准我重提那一件我于去年六月禀吿圣父的事。当时我刚从一种极危险的病症恢复过来;我的体力只能允准我口述一封信。如今我却可以用铅笔写了,虽然我的病依旧还很重,卧病在床。在我上二次的信里,我吿诉了圣父若干吾主不以我的卑微,由于他无穷的仁慈而颁赐给我的殊宠。使我不解的,就是我要吿诉圣父的,他继续以此项仁慈待我。奉了吾主的明令,并得到了吾吿解神师的同意,我以深挚的敬意及完全服从的情绪来到圣父之前,禀吿若干吾主颁赐给我,在我第一封信已提到的那一件事的新祈求。……去夏当圣父感觉不舒时,你的神子们都因为你的高龄而感到忧虑:吾主却使我晓得他将延展圣父的生命,使将全世界奉献给他的圣心这一桩事能够实现,这对我是一种极大的安慰。

其后;在十一月的首瞻礼六,他又吿诉我:「为了给你这一殊宠(就是将人类奉献给圣心),他将延长圣父的生命,在达成了他圣心的愿望以后,圣父就得准备自己。」……他继着:「在我的心里……安慰……在死亡及裁判时的一个最稳当的避难处所。」他给我的印象是将人类奉献了以后,圣父在尘世上的行脚就将终止。在圣母无原罪始胎的前夕,吾主使我了解,借此敬奉圣心的新发展,他将以新光照明全世界,圣诞瞻礼弥撒经文里的词句深入我的心头: (因为这一天一道极大的光下降及世。)我似乎已看到(从内心里)从耶稣圣心那个可爱的太阳所降下来的光芒,降及普世,光是稀微的,然后逐渐地光亮起来,一直到照明整个世界为止。

他说:『一切民族的人民,将以此光照耀而得到明亮,以它的光热而得到温暖。』我晓得他的热望是将他可爱的圣心愈益显荣,愈为人知,将他的降福及馈赠传布及于全球。他已经选择了圣父,延长了你的时日,使你能给他这一荣典,安慰他受了创伤的心,而从这圣心使你的灵魂得到最选择的恩宠。

这圣心是一切圣宠的源泉,快乐与乎安的家乡。我觉得不配将此吿知圣父,但吾主在给我这许多苦恼,使我重新为他圣心之配及牺牲者,乐意接受一切痛苦,侮辱诬蔑以后,给我一个严令,叫我再禀吿圣父,重提此事。……

这也许似乎觉得奇怪,吾主要全世界奉献,不以圣教会奉献为满足。但是他对于统治,被人爱,及被增光荣和以他的仁爱来点燃一切人心的愿望,是非常强烈,所以他叫圣父将一切人的心奉献给他,包括那些微了使他们能够回到真教会来得经领洗圣事而属于他的人,及为了促成那些尚来领洗者时精神诞生,因为他们还不能共享这一种精神生活。

而为了他们他却牺牲了他的生命及宝血,因此也同样在召唤他们,使他们有一日,能为圣教会的儿女。——在我于六月里写给你的信内,我讲到吾主因此奉献的结果,所愿颁赐的恩宠,及如何实现这一事的他的愿望;想到吾主晚近的恳切要求,我以至孝的顺从,请圣父给吾主所要求的安慰,使他圣心的敬奉 愈益隆重而光荣,能照他将感召你的那样。

吾主仅直接同我讲到奉献,但在不同的场合,他又使我晓得他的热望要愈显他圣心的光荣,使他为各民族的人所敬爱。我似乎觉得他会非常高兴,假如圣父能鼓励司铎信众及特颁新赦,使对于每月首瞻礼六的敬奉能够日益增加。当吾主讲到奉献时,他没有说明这一点,虽未能积极证实,但我想我是深知他圣心的愿望的。……在以至诚向圣父简述了这一切以后,没有别的什么可以说了,除了向圣父恳求宽恕我的唐突,及俯赐接受我对于圣教会的至孝事奉及完全的服从。

伏求圣父不仅对我们的修女及儿童们降福,并且还有那在敬谨向圣父吻脚而自称为圣父的卑微不足道的女儿。

圣心玛利亚修女

杜劳斯德费希林

奥波多善牧院院长

   葡萄牙奥波多

一八九九年一月六日。

这样一封简单明了而行文秀丽的书简,谁能想到是出于一个沉疴在身,卧病不起的修女之手?这封信的书写不是得助于天主之助的明证?是的,写这一封信的不是修女而是天主。这是天主在吿诉教宗,说他延长了教宗良十三世的生命,不仅是因为可以有全人类向他圣心的奉献,并且还在颁赐特权使教宗良十三世能够有将全人类奉献给圣心的殊荣。

当教宗良十三世于一月十五日接读了这一封信后,他极为感动,并派前驻葡萄牙教廷大使骓谷伯枢机向奥波多主教及教务当局方面有所查询。这位枢机在一八九五年圣心玛利亚修女还不曾来的时候曾到过奥波多的善牧院,对于院内的工作极感兴趣。修女们见到教宗的代表对她们的工作表示嘉许,也非常高兴 。可是在一八九九年一月廿六日,他写给奥波多修道院副院长的信里,却将善牧会修院和圣衣会修院弄错了。他写给这位副院长的信里,这样说:「请你原谅我来写信问你一件颇为慎重棘手的事:那就是关于奥波多圣衣会修院院长姆姆费希林修女的事。人家都说她是圣人,享有能和天主交谈的殊宠。此项情报是为了一个享有高位的人,他叫我写信到主教府里去问副主教;但自这位具有圣行的亲爱的枢机过后,我想他一定很忙,所以还是写信来问你,请你即刻给我一个答复,以便转吿那一位受到我最崇敬的人物。如果你赞同的话,并请向主教府方面索取情报。」可是这位副院长却并不曾即刻回答,于是枢机又于二月十二日再写了一封信给他,请他从速调查答复。

接到这两封信的人当然很淸楚,亦不需搜集数据的时间。在整个奥波多,只有他一个人晓得这位院长姆姆和天主的交谈,除了梵蒂冈以外,也只有他一个人晓得这位修女,为了将人类奉献给耶稣圣心的事,曾有信札禀吿教宗。

因此他自然是一个最适当的人来给回答。因为责任的繁重,他搁了半个月才给他答复,说这位善收会修院院长是一个德行高超,安于痛苦,而为众人所敬爱的人物,就是故枢机也说:「她是一个圣人。」他是修女的吿解神师,所以也可以证明修女是一个志行纯洁的人,具有服从牺牲的美德,对于教廷及教会当局尤表崇敬。

关于和天主的交谈,他说对于这样一个需要才智而决定的问题,不是他的能力所能解决的;而且这也不是他分内事,但由于下列的种种原因,他认为这些也许是超自然的,即超性的:「她的生活,一个长而且痛苦的病症十字架,她所得到的许多精神上的殊恩,她不愿将一切吿知她的吿解神师,而又因服从即刻将一切吿诉他。」

在来曾接到此一覆信之前,教宗良十三世就准备应允修女所提出的请求。这位在尘世的基督代表,对于此一请求是极感兴趣的;在他的任内,他已尽其可能来鼓励并推广对于耶稣圣心的敬奉,将人类奉献给圣心,实为敬奉耶稣圣心的顶点。如果这能得到他主人的高兴,他是极愿遵行的。

因此当雅各伯枢机于二月十二日发出他第二封信的时候,就在那一天,教宗向安西主教以沉重的语气提起:「他预备在明年将每一教区,整个教会,整个人类奉献给圣心。」因此教宗良十三世最初的意思,似乎预备将此一奉献延展到一九〇〇年,这一延展可能给教宗以充分时间来准备它。

从二月二日到六月九日的圣心瞻礼只有四个月,在时间上不够有充分的准备,来不及和礼部方面商量关于此一教宗敕令的颁布,及将此决定传布到世界辽远的各处。但教宗良十三世却变更了他的初衷,将此一奉献的日期提前了一年。

教宗良第十三经历了一次很大的危险。他九十岁生日的前夕,急需施行手术,将橘子大的一个肿瘤割掉。这一次手术,因不能用麻醉剂,非常疼痛,加以圣父年高体弱,危险更大,但蒙天主保护,及圣父对上主之信懒,手术行得很顺利。二天后,医生认为危险已过,全球各地教友皆表示 腾,好似预庆着耶稣圣心的荣胜。在「圣年通论中,我们可以看出教宗在脱险后所有的感觉。尤其是当他回忆起过去有人吿诉他说,耶稣圣心要保全他的生命,以增加圣心的 光荣。「最后我们不要忽略了另外与我们本身有关的理由,这严肃而合法的理由,亦要求我们采取现在的行动。不久以前,万善之源的天主,使我们脱离了重病的危险。现在为增加圣心光荣,我们愿公然纪念此事,而感谢这伟大的恩典。」

三月二十五曰,圣枝主日的前夕,有了一个决定,礼部部长马吉纳枢机主教已洞悉此事。他说道:「这是一封很动人的信,显然是受了天主的指示。」良十三说:「敬爱的枢机主教,请把这一封信放在一边,目前不必提此问题。」将人类奉献于耶稣圣心的事,应基于神学原理及公教传统,绝不能以个人私下所得的默示为理由。马吉纳枢机被认为仅以传统的观点来考査此问题,把有超性启示的人对良十三所作的请求,作为罢论。

圣心玛利亚修女,预先就看到了一种异议:「天主要整个的世界都奉献给他,而不仅以圣教会的奉献为满足,似乎有些怪异。她以天主仁慈的意愿,来回答这种异议;而马吉纳枢机这位神学家,需要别种的答复。他从圣经及多玛斯的圣学集成中,找到充分的理由。在这里面,天使博士讲到天主的王国,把那些敬奉天主,恪遵诫命的人,与不认识天主,留在耶稣羊栈以外的人,加以分析。后者虽尚未入耶稣的羊栈,而却属于耶稣权下,有归向天主的义务这段理论,在发表人类奉献于圣心的通谕中也提到。虽然一切教宗都是不能错的,但他们不以个人私自的信念为真理,而要就教会传统去找寻理由。

四月二日,复活节,圣座出了一道敕令,批准公共朗诵圣心联祷文,发表要将人类奉献于耶稣圣心。奉献前,举行三日敬礼。教宗将此文吿送于善收院院长,并与以宗座遐福。圣心玛利亚修女,连她的副院长也没有让她知道文件的内容,只简单的说,教宗已经答复她了。下面是她经神师检阅后,送至罗马的一封信:

「至圣圣父:

蒙你特别恩爱,昨由玛诺危神父转来礼部敕令两份,批准公共朗诵圣心联祷文,并宣吿不久即将全世界庄严的奉献于耶稣圣心。圣父对这件事如此关心,令我非常敬佩。我跪俯在圣父脚前,哀心感激。我无法将我错杂的情绪及满怀的感恩之意,表达出来。在我这一面,是卑微贫乏,而在另一面,是滔滔不绝的圣宠,与圣父对我这可怜女儿的垂慰,构成我生命中珍贵的纪念。

圣父所遣之文吿内容为我是多么宝贵。耶稣基督的代表,垂顾一个可怜的修女,给予降福,彷佛加证我天上净配无穷仁慈所给予我的宠爱。确实我不堪接受这样伟大的圣宠,我要永远赞美天主的仁慈。此文吿的内容,为我有多么大的慰藉——耶稣圣心,以神圣伟大的决心,启示圣父将全世界奉献给他,以满足他热切的愿望。愿他永受赞美,耶稣将以他心内藏着的喜悦,充满圣父的灵魂。他一定会完成所允许的事情。

最近,当圣父患着险症时,我贫乏的信德使我战抖,惟恐这一次的奉献不能成功,我向我的净配申述我的苦衷,他俯允了我的祈求,保存圣父的生命,以满全他的心愿。他吿诉我说,奉献的实现,已上了正确的道路,然后他还进一步说:「信赖我,我的心要支配一切,要获得荣胜。」那末我不应满心喜悦愉快么?

我求圣父俯听我的感激,垂纳我绝对服从的意愿,降福谨向圣父吻足,而自称为圣父卑微听命的女儿。

圣心玛利蓝修女

杜劳斯德费希林

奥波多善牧院院长

 奥波多

一八九九年四月二十七日

同日,圣心玛利亚修女听到人述说利吉的主教杜特路觐见教宗后所描述的一件事。「这时,良十三似乎静思了一会,振起精神,坐在靠椅内,以严肃的语调通知我一条谕旨,将整个人类奉献于耶稣圣心;即令是非公教的国家,或未曾受到基督信仰开导的人也包括在内。六月九、十、十一号,举行三日敬礼及讲道,准备信友们好好作此奉献。圣父命我在利吉主教座堂,以庄严的仪式,来办理这件伟大的事情。圣父又对此事热烈的讲了一些话,他说这是他在教宗任内最重要的一件事。



上一篇:第九章 宗徒
下一篇:第十一章 尘世之终了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Copyright(C)2006 - 2018 xiaodel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