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圣心玛丽亚修女传列表
·序文
·原 序
·第一章 杜劳斯德费希林伯爵小姐
·第二章 圣心的订婚人
·第三章 见习——试炼与慰藉——告
·第四章 儿童导师——黑暗与凄凉—
·第五章 从门斯脱到至斯本
·第六章 奥波多的院长——贫苦与劳
·第七章 精神上兴世俗上的幸福
·第八章 基督之配
·第九章 宗徒
·第十章 人类奉献给圣心
·第十一章 尘世之终了
·第十二章 死后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二章 圣心的订婚人
第二章 圣心的订婚人
浏览次数:98 更新时间:2018-1-7
 
 

第二章 圣心的订婚人

(一八八三年——八八八年)

当玛利亚于一八八三年到丹麦去的时候,曾决定到下一年她去进学习院;可是疾病阻碍了此一计划的实行。在当年冬天,她的健康已经不很好,所以到了一八八四年这计划便不得不无期延展。在此后的五年中,这是对于玛利亚精神上及身体上,颇为痛苦的一个时期;但也正因为如此,使她在精神生活上有着显著的进展。在一八八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玛利亚许了终身守贞的愿。这实现了她经年在思念着的为吾主耶稣净配的意愿。她的那一位耶稣会神师,对此又给她许多鼓励。

那使玛利亚延期进入修会的健康状况,却并不是一种严重的疾病,能使她的生命有什么危险; 而是一种一般的衰弱,常常有强烈的头痛、发烧、咳嗽、胃口不开,特别是时感疲劳和乏力。她也经常参加家庭生活。在一八八四年二月,她自己这样写着:「我去参加了两次跳舞会,虽然我的父 母并不一定要我去,可是我们因为不愿意使人家注意,得到了神师许可之后,我便去参加了。就是在那埸合,我还和我的圣配在一起。在跳舞正浓的时候,我想到吾主和感到他的存在。我觉得当时在场的许多少女中,我似乎最高兴 ,因为她们中没有一个能像我一样有个圣配。可是我不想去参加另一舞会,因为在达菲尔的本堂里,即将过一个大瞻礼。我不想抛弃装饰祭台的快乐,我请吾主给 我受一点凉。他果然使我着了凉,所以我的姊姊,就独自到跳舞会去了。当她和我的父母回来的时 候,我已经将祭台装饰好了。」

玛利亚和她所谓的「我的圣配」的关系,虽然已很密切;但这关系还有进一步的发展。这个使她成为圣心净配的奥秘,发生在同年六月二十日。她自己这么记着:耶稣圣心瞻礼的淸晨,我在小堂里祈祷,跪在我从小就爱的那一座圣像前,同时这座堂也在庆祝它的主保圣安东瞻礼,所以供了圣体,为鲜花及蜡烛所环绕的。圣心圣像是在祭坛的左边,就是读圣经的一边。因此,当我们祈祷的时候,我可以一眼看见它和供着的圣体。我之所以这样说,因为我在前面已经说过,永不能将耶稣圣心和圣体分开。圣心是真是地在吾主宝体里的一部。这一圣像所带给肉眼的,就是信德,带给灵眼的一样。而我的心正燃着神爱之火。……我刚领过圣体,这样同吾主紧紧地联合在一起,我为圣心的爱而陶醉。就在那个时候,吾生向我说,不是用一种肉体的耳朵所能听见的声音,却是一种在当时我所不知而以后我却习知的内在音调:『你将是我心之配』。

我不能形容当时的经验;我只觉得奇怪,我自己完全消灭了,投降了,而为吾主的爱潮所激荡。那时多么快乐呀!吾主圣心之配!但是如何?在什么时候?而我又这样贫困和苦恼!啊!我的耶稣啊!只有你晓得我们之间所经过的是什么,此外没有一个人能想象得到……这些话卷起了那遮掩我将来的帘幕,虽然当时我还不能完全了解。可是我却很害怕,我写信去吿诉我的神师,问他这是否为一种 幻觉,或由于我急切的心情。他的回信说,我还记得他的字句:『你说你将是圣心之配,问我这是 否为一种幻觉或武断?如果吾主自己拣定你,又怎么说法?』神父,你能够想象这些话对我有怎样的印像。我充满了各种情绪,感谢、和爱,对于我和主的结合,存有一种不可状述的信任……

从那时起,我只想到耶稣圣心是我之配。在我的桌案前和跪台前,我挂上了他的像片。当我每次看 到吾主的时候,感觉到最大的安慰。我同他一同起居,什么都吿诉他,他对我总是那么好,那么 仁慈。玛利亚的吿解神师,是达菲尔的本堂司铎,鲍爱德司铎。这是由于这位神师的 指示,才使玛利亚决定加入善牧会;但同时她却依旧和霍锡尔神父保持通讯,又和当时德国耶稣会最负盛名的一位罗甫勒神父有交往,当罗甫勒神父 于一八八五年与玛利亚相识的时候,他发见她身体已经不支。她兄弟麦克斯的病耗,益使玛利亚显 得过分的憔悴,那时她的父亲也回来到达菲尔,亦以为她没有多久可活,叫她为了她的生命准备接受圣事,这当然使她感到相当痛苦。同时,也由痛苦而感到愉快。她自己这么记着:「我不想没有做成修女,就死去,但得了天主圣宠的帮助,我谨敬领受了圣事。啊!那时,我感到多快乐啊!吾 主使我更觉得他的存在,而且当我想起也许不久我能和主在天上结合时,使我高兴得不得了。我 听到啼鸟的歌声快活极了;因为牠们,似乎在对我的圣配唱着颂赞,邀请我和牠们同飞向天上。」

因此,玛利亚的身体却渐渐好转起来,使她能够同她的父母在当年的夏天,到北海的一个岛上去旅 行。她的父母后来为了她兄弟麦克斯的病,又去到罗马;他们请教宗特别给玛利亚降福。又吿诉教宗,说她预备进一修会而身体不佳。当时教宗就这样吿诉她的父母:「她如果健康状况不佳,是不必进修会的。这对于修会和她自己,都会感到不便。但你必须给她完全自由,使她能够行善。」玛利亚自己在自传里这样记着。

因为玛利亚的身体不好,所以她自己在家里度了两年学习院的生活。到了一八八八年的夏天, 她的健康有了显著的进步。天主究竟要叫她加入哪一个修会这一问题,又开始受到她的注意。因为健康不好,她不能再想到丹麦去。她的吿解神师也替她作了这样的决定,她便将这主张完全抛弃了。她也曾想加入本笃会,但是她的健康似乎不适宜使她过那种苦修生活。她的吿解神师知道她内心的苦闷,向她说:「不用急,只要你的体力能够使你做一修女的时候,天主就会将他的意志表示给你的。」这正是以后所发生的事实。我想到若干修会,但似乎没有一个适合我的。」

她写着,又说:「只有善牧会却是我从来所不曾想到的;因为我觉得加入该会,需要一种特别的圣召。我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就是这一修会是为了救助那些不幸者而存在的。而我对于那些悲苦,却特别感到畏惧……我从那时起,开始习为一个善牧会修女的工作。在我母亲的陪同下,我到医院里去探视那些病人,其中有一个年靑的少女,却是声名狼藉的人。我发见我的母亲有点感到不耐,她总使我们和她隔着一个相当的距离。我就开始想到:假使吾主在此,他将对于哪个病人最感关切?」无疑地,必将是这个可怜的罪人。抛弃我自己的偏恶和母亲的恐惧,我向这个苦恼的少女伸出了我的手。在此后的一个短时间内,我就发见我应该为了这些人的归疋而度我的一生。……在圣母往见占礼的前夕,我在达菲尔的本堂里等着办神工,突然在我的心头起着这样一个念头:「你必须进善收会。」这是非常淸楚的,我就不再怀疑。我在吿解架前跪下,向我的吿解神师说:「我现在晓得了应该到哪里去。我应该去加入善牧会。」我怕他会问我存了这念头有多久,当我吿诉他现在刚有,他会给我一顿好好的教训,因为他是非常认真的。但他却并没有问,只说他要去査一査。但在未査之先,他就同我说,这修会怕与我不相宜。……三个月以后,他吿诉我说,已去査过,认为我可以进善收会。

在这年的夏天,天主允许我们到门斯脱附近我父亲的一个别墅里去住了三个月。我就吿诉当时我的吿解神师,门斯脱的副主教,说预备加入善收会。这位副主教曾奉主教之命,前往该会代表视察。他鼓励我加入,因为他在那里见到一切精神都很好,也并没有听到说接受健康差一点的人有什么困难。

善牧会的修院和我们的别墅很近,我们可以听到从修院里发出来的钟声。当我每次听到钟声的时候,我似乎感觉到我的圣配在呼唤我,向我致其和蔼亲爱的邀请。我想修道的热望天天在增加着,我决定将这事向母亲说;虽然我怕她还以为我健康不佳,她和我的父亲都不会应允我加入这一个修会。但是我净配的圣心却在照顾着我,使一切困难都能消灭……在没有吿诉她什么以前,我要求母亲找一个医生来看一看我的健康是否可以加入修院。医生来看过了之后,仍旧觉得很弱,不能够操劳;但一切都要看所选择的修会才能决定。假如我要做一个仁爱会的修女,他会反对;但假如我想加入「白衣修女」,他不会提出什么困难。

我的母亲什么也不晓得,便来问我决定加入那一个修会。我吿诉她要加入「白衣修女」:她觉得惊奇而为之感动;她和我的父亲也似乎因此而感到满足。我于是申请入会,到了圣母玫瑰月,一切都解决了。

 



上一篇:第一章 杜劳斯德费希林伯爵小姐
下一篇:第三章 见习——试炼与慰藉——告解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Copyright(C)2006 - 2018 xiaodel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