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隐修士的24小时列表
·前言
·第一章 接 待
·第二章 过了晚上,过了早晨
·第三章 唱圣咏
·第四章 诵读圣言
·第五章 时辰短祷与感恩祭
·第六章 祈祷与工作
·第七章 正午的魔鬼
·第八章 膳食
·第九章 聆听
·第十章 达成理想之路
·第十一章 静默与慎言
·第十二章 献身
·第十三章 灵修指导
·第十四章 晚祷
·结语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七章 正午的魔鬼
第七章 正午的魔鬼
浏览次数:1069 更新时间:2017-11-2
 
 

第七章  正午的魔鬼

    隐修院传统把一天的正午看作是一个特殊的时刻。人在这时会感到沮丧,心烦气躁,那就是人到中年也会体验到的心烦、郁闷、深感一事无成。这种心境我们习惯称之为正午的魔鬼所造成的可怕诱惑。

隐修士们把自己关在修院里,长时间独自在静默中生活,对于这种诱惑感觉尤为深刻。本章除了心烦气躁以外,也谈论其他与人性有关的私欲偏情。

第四世纪的隐修士彭迪克笔下有一篇著名的作品--把心烦气躁的心境描述得甚为详尽:

「使人心烦气躁的魔鬼,也称『正午的魔鬼』,能给人最沉重的打击。牠约在第四时辰攻击隐修士,占有他的灵魂,直到第八时辰。牠首先让他感到太阳运转得特别慢,几乎停滞不动,感到一天像有五十个小时,然后牠强迫他双眼不断盯着窗户,想跳出他的小室,想观察太阳是否离第九时辰还很遥远,想东看西看,是否修士中也有一个……

牠还让他憎恶自己的居处,自己的处境,自己的劳力工作。这正午的魔鬼更会暗示他去想修士们的爱德完全不见了,没有人会来安慰他。如果那几天正好有人伤了他的心,魔鬼就会加以利用,增加他的反感。牠就会让他想离开修院,奔向他方,那里他可以轻易满足自己的需要,找一份劳力少挣钱多的工作;牠再让他想,爱主在什么地方都一样,无论在哪里都可以朝拜天主。

牠由此又让他联想到自己的亲人,他以前的生活,要 他想这一辈子长得很呢,要他看到苦修有多么辛苦。总之,牠用尽各种方法,就是要隐修士放弃他的小室,逃往别处。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他奋力抗拒,魔鬼绝对后继无力,其结果是他获得无以言喻的喜乐和内心的一片宁静平安」。

要完美实践爱的诫命,必须努力平息内心的情欲。其实,自由之人心怀热忱,真诚地爱人;而作自己奴隶之人,则如同囚禁在自我之内,走不出去。大家都知道各种情欲的清单:贪恋美食、性欲、金钱,以及有关悲伤、侵略、精神沮丧、虚荣和骄傲的偏情。这个从希腊智能借来的清单,被基督信徒沿用,加上基督教义的色彩,经过几世纪的演变,而成为今日的七罪宗!然而我们现在所说的还称不上是罪,只是要提醒人注意自己意念的走向,并非已达到该定罪的过失行为。尤其因为情欲的动力是来自内心深处 的欲望,就是心理分析学所谓的「性爱原型」,它根据自己给它的方向,可以使 自己更自由,也可以相反地使自己囚困于其内在的需求或外在的目标之内。

正午魔鬼的诱惑确实是隐修生活所难免的。因为修院里谈不上有什么娱乐,很容易令人陷入不健康的心灵低潮,而无法面对一切人与事。传统上隐修院有几种方法用来克服这种心境,其中的第一种就是让眼泪流出来:「如果遭遇到了使人心烦气躁的魔鬼,那么就可以用眼泪使我们内心一分为二:一边安慰,另一边受安慰,同时在内心撒下希望的种子,和达味王一同念这个咒语:『我的灵魂,你为何忧伤?为何悲苦?期望天主!因为我还要向祂颂祝,因为祂是我的救援,我的天主』(咏四十一 6 )」。

第二种方法就是稳坐小室不动,小室本是隐修生活的场所:

「在受诱惑时,不论给自己编造了多么冠冕堂皇的借口,切勿离弃小室;而要稳坐小室之内,坚忍不拔,勇敢地迎战攻击者,一切攻击者,尤其是使人心烦气躁的魔鬼,因为牠最厉害,给人最难耐的考验;躲避这种挑战,要从战场逃脱,绝非上策,只会使自己流于笨拙、懦弱,沦为逃夫」。

最后还有一剂特别有益的方子:

「隐修士应该随时准备妥当,好像自己第二天就要离世去见天主一样;或反过来想,就是应善用自己的身体,因为还要与它共存许多年」.

 

七情六欲

人类最特殊又最神秘的经验之一,就是圣保禄宗徒在《罗马书》里所描述的:「我不明白我作的是什么:我所愿意的,我偏不作;我所憎恨的,我反而去作……因为我有心行善,但实际上却不能行善。因此,我所愿意的善,我不去行;而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却去作」。

人希望开发他所有的潜能,以达到全面充分发展的完人,然而他经常要受阻于相反的动力,而这些动力的来龙去脉,却不是自己所能掌握的。

在圣雅各伯的书信里也提出了同样的问题--只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你们中间的战争是从哪里来的?争端是从哪里来的?岂不是从你们肢体中战斗的私欲来的吗?你们贪恋,若得不到,于是便有凶杀;你们嫉妒,若不能获得,于是就要争斗,起来交战。你们得不到,是因为你们不求;你们求而不得,是因为你们求的不当,想要浪费在你们的淫乐中」。

在今日的社会风气里,的确弥漫着只顾眼前的享乐主义。在福音中,耶稣要祂的门徒们弃绝自己来跟随祂。祂要他们慎思明辨,审查自己的反应、思想和即刻的情感,以能舍弃原来心目中的自我,而成为真正的自己。那些深藏在自己身、心、灵里的私欲偏情,正是要舍弃的对象。私欲偏情(passion)来自希腊文pathem,意即受苦。我们可以说情欲是人类动能的表现,不论是正面的或是负面的,都能导致其对象及周围的人受苦。

因此,仔细认清内心情欲的动向,才能消除内心的障碍,而得到自由。所有的情欲都来 自对自己的爱,根据个案,这种自爱的效应可以是正面或负面的。各种情欲之间有其相互依赖的关系,孰主孰辅的次序,则按每人的经验而有所不同。驾御情欲是隐修士努力修身的重要课题,因为他要全力修成一颗纯洁无瑕的心,以能以纯爱与天主及近人结合,这本是人生在世的最高目标。

 

食欲

最正统的灵修教导也注意饮食方面的问题,这不免让人感到吃惊。因为今日谈到贪嘴,常常只为博人一笑,大家都认为那不过是个有趣的小毛病而已,殊不知贪吃远远超出小毛病或一时口腹之乐的范围,而根植于人格的深层地带,足以左右个人的为人处世,在灵修生活上的作用也不容小觑。

在人格的发展过程中,口腔阶段有其重要性。婴儿所用的第一种补偿他失乐园(母胎)的方法,就与口腔之快有关。婴儿吸食母奶能给他无限快感,然而不可能一直吸奶,于是就用手指或姆指加以取代,最后是把能拿到的东西都往嘴里放。

婴儿时期的这种寻求满足与认识的最初经验,在他一生中都不会消灭,因而许多怪癖或习惯都与其有关。到了生命的另一个极端,就是在他去世的前几天里,他会突然食欲大发,虽然亲人在死别前夕,会觉得有点好笑,仍然会急忙满足他的欲望。其实人一辈子都在适当满足欲望——内心以需求来表明欲望的动能——和不可控制的冲动之间取得平衡,否则不是拒绝美食,就是过分享用。

这种情况的背后究竟暗藏着什么玄机?食物本身难道只是单纯的物质而已吗?进食 其实有其深层意义,与物质本身同等重要:因为进食表示与自身以外的东西建立关系。把自身以外的食物吃喝进去,就是与身外的另一种不同个体建立关系,也就形成与其他 人建立关系的可能性,同时也可藉此表示与天主建立并体验相互的关系,就如藉吃饭共融一样。这种关系的建立大致是易行的,与食物的关系则多半带给人快感,也有时会有困难:如果功能失调,则可能导致厌食症,或相反的食欲过强。

《圣经》赋予进食一个重要的角色,从《创世纪》里禁食乐园的禁果8,直到羔羊的婚宴!其间还有旧约中的各种共融祭献,基督与人共同进食,祂为群众增饼,最后是祂要我们以圣体圣餐来纪念祂的圣死与复活。这表示在人的生命中,吃的欲望时时存在,应受到高度重视。

在基督文化中的灵修传统里,对于饮食也有许多节制性的建议。例如注重苦修者就特别注重禁食,不是完全不吃,而是吃得有节制,尤其强调进食的意向---不是为了自己,而是转向天主(饮食有度)与他人(与人分享):「节制有度的大原则就是饮食做到足以维持体力,却不足以满足口腹之欲」。

所谓禁食,就是延后吃饭的时间,先坚定自己食欲的正确意向,这样在进食时就能受制于前置的意向。所谓贪食,就是吃得过多; 或菜肴准备得过于精致,都不符合食物本身的要求:「吃饭时本能地有快感,这并非过失……如果同时没有纵欲或其他缺失,吃饭本身并非坏事」。在这种意义下,贪食就是在清楚的认知下,吃饭只是为了自己,尤其是为了过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如果得不到满足,就要不断增加食物。人愈是以食量或精致程度才能心满意足,就愈不容易净化自己的欲望,将注意力转向他人。

需要和欲望一样,都经由身体得到满足。既然口腔是食物的必经管道,同时也是呼吸及语言的传播管道,因此才会把圣言视为食粮,在与人分享时,精神会得到饱足。从 这层意义来看,我们应鼓励从食欲的节制-使人在精神上得以成长,以能全心期望在永 生享用丰美的默西亚盛宴。

 

性欲

灵修生活与人的成长如此之密不可分,因而人的各个方面与灵修都关系深远。性欲 当然是其中的一环-因为那是人的基本需求-况且在一切生命现象中都显而易见。

婴儿认识外界---在第一阶段是经由口腔,主要是亲近母亲,而第二阶段则是在他逐渐有自我意识以后,客观地与他人建立关系,就是从与人相合的经验,转变到与人互分的经验,以能活出在自身以外与社会接轨的关系。这种转变需要有第三者的介入,使婴儿对他与母亲相合的世界起疑,把目光转向有别于母亲的其他人身上。这正是婴儿发现了相异性而开始成长的契机,这就是父亲的角色,同时也出现了性别的问题。人在开始认识了自己的身体以后,就展开脱离与母亲相合的初期「幸福时光」,打破自己与母亲的小圈子,从中走出来---在与人相异的认知下,独自与他人建立关系。这时他人与自己 是互补的关系,而非对立的。孩子在体验自己的独立自主时,也学到了事事不是都能如愿,与别人的关系也不总是立刻就能得到满足。因此,古人所称的淫荡(luxure)就关系到性欲的三个层面:相合、镜子(或以自我为焦点)、以及对禁令与相异性的抗拒。

性别的问题在《圣经》的启示中占了极为可观的地位。从《创世纪》之初的亚当与厄娃,到最终天上的耶路撒冷如新娘一般从天降下,为自己的新郎已装扮妥当,在在都 与性别有关。此外,以色列的全部历史也不断提到天主与祂子民立有盟约的婚姻关系。先知们对此也特别加以发挥,更别提《雅歌》中的爱情描述了。

至于新约,也不乏此类论述:圣保禄提醒格林多的教友,务必小心提防两种不当的极端:一是伤风败俗,一是过度禁欲。要找到中庸之道,保禄宗徒强调主耶稣的召叫才是重点,劝导他们以末日观点为念,务必遵守正确的务实精神。在《致厄弗所人书》的第五章里,他解说了婚姻神学,男女之间的婚约如同基督和教会的关系一样。他说:你们应彼此相爱,如同基督爱教会一样。

他又说:(基督)「以水洗,藉言语,来洁净她,圣化她,好使她在自己面前呈现为一个光耀的教会,没有瑕疵,没有皱纹,或其他类似的缺陷,而使她成为圣洁和没有污点的」。

因此,基督徒的生活永远是在极深的友爱关系里,向建设基督奥体的目标挺进。

从耶稣和祂母亲及为小团体服务的妇女们的关系,直到祂复活清晨显现给玛利德莲,在这之前还有加纳婚宴,多次治愈妇人或对在痛苦中的妇人伸出爱的援手,以及数次讲述末日婚宴的比喻,在在都显示出祂奉献一生、在独身生活中,给予两性相互依存关系既深刻又宽宏的含义。在祂之后,不少门徒也被召度这种心无挂碍的独身生活。

尽管有的时代有时会对献身生活提出反对的见解,我们仍然应强调被召度贞洁生活 有几点重要意义。贞洁首先是一种心态,旨在加强实践爱的诫命,并非只针对发了贞洁愿的人而言。一切与性欲有关的冲动,可以说都是渴望之动能的初步表现。

当然「贪婪」与爱有根本上的差异,加西安乌斯认为:「人面对眼前的诱惑---很难压抑或排除渴望,如果想要断除恶念最好是继之以善念来取代」。他还说:「要维护贞洁,并非靠保持刻苦的生活,而是靠爱及沉浸在纯洁中的喜悦」。

因此,要在爱的道路上,活出与他人的良好关系,贞洁是必要的条件,与单纯的不婚不育差得太远了。爱是自我开放与自我奉献,而淫荡则正好相反,是自我封闭在只为自己的心态下,对方已被物化。

 

善用金钱

金钱是交易的有效工具,让人可以在与人分享的心态下从事各种必要的活动;然而也可以成为有破坏性的工具,牺牲别人,利益独占。这是第三种情欲:贪婪,与觊觎系 出同门。以损害别人来为自己累积过多的财富,其结果是封闭自己,无法再走出自我,无法与别人真诚相处,无法与别人共同建设对众人有利的新天地。

反之,若取后者而舍 前者,虽然乍看是失去了致富的机会,然而内心所得到的幸福快乐却远远胜过拥有财富。

在《圣经》的教导里,财富也是一个重要课题。旧约告诉我们财富是好的——《创 世纪》说:「亚巴郎有许多牲畜和金银」——因为财富是在天主的规画以内的。然而 财富也试探你有无判断力,考验你是否有智慧,正如《智慧篇》和《圣咏》所说:「人在富足中却不明究理,将与牲畜无异!」最后,财富可以使人堕落,这是多位先知以各种方式所作出的警告。「祸哉,你们这些使房屋毗连房屋、田地连接田地,而只让你 们自己单独住在那地域的人!」教导中强调天主特别眷顾穷人,因为穷人没有财富可 以夸耀,只全心求助于自己天上的父亲。而正是这些「天主的穷人」组构成为祂的子民。

耶稣在祂的讲道中,财富也是一个重点,从祂最初的原则性宣示:「你们贫穷的是有福的,因为天国是你们的」,直到默西亚的宴席的比喻,请来的都是穷人,富人都借故未到。还有穷寡妇投了两文钱献仪的事 ,管家的比喻,以及米纳的比喻。

基督认为只有自认为贫穷的人,就是寄望于天主的赏赐并与别人分享的人,才能抗拒独占金钱的诱惑,因为独占就表示没有舍弃自我。耶稣对这一点说得特别清楚:「没有人能事奉两个主人:他或是要恨这一个而爱那一个,或是依附这一个而轻忽那一个。你们不能事奉天主而又事奉钱财」。

而基督自己在世尤其是穷人,祂「本是富有的,为了你们却成了贫困的好使你们因着祂的贫困而成为富有的」,「祂虽具有天主的形体,并没有以自己与天主同等,为应当把持不舍的,却使自己空虚,取了奴仆的形体,与人相似,形状也一见如人」。

初期教友强调要落实财物分享,革除独占。教会里为公益捐献的古老作法也清楚说明了对钱财问题的重视。

自宗徒时代开始,苦修教友们即以度分享与贫穷的生活来跟随基督,走在复活奥迹的道路上。

之后又有教父们指控人爱财的贪欲。他们认为贪财使人失去判断力,使人看 不见自己的内心:「贪财之人生活在黑暗中,他看到的世界也是漆黑一片」。「心灵 的眼目已不再发光」。「贪财是可怕的灾祸,财迷心窍的人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贪财是一种黑夜,把一切都笼罩在黑暗之中,使一切都昏暗失色;也可以说在贪财者眼中的一切,都与其本身完全不符」。

一般人有这种想法并不奇怪,因为 他们认为舍弃钱财和舍弃自我一样,都是一种死亡,一种丧失自我——或他们自认为的自我。他们只要拥有,不断拥有得更多,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给他们安全感:因为他们自觉在短暂的生命中,身处各种危险,尤其还需要照顾家人,与他人分享。然而教父们强力谴责这种对钱财的错觉:「纵然钱财是如此的不可靠,我们在世还是疯狂地牢牢抱住, 情愿被它欺人的欢乐所骗,以至于无法想象有比现世钱财更高贵壮观的事实」。

这种欲望之强可以成为一种顽固的定见,把自己困在其中而造成痛苦:「你看到的一切都是你的金子,你到处只想到它。金子纠缠着你的梦境,你的夜晚,烦扰着你的白天,使你日夜不得安宁。这些傻瓜看不见真实的世界,只见到自己混乱头脑的幻影,连你的灵魂也被你顽固的定见所吞噬,而把一切都看作是金银」。最后,这种欲望彻底摧毁了爱德:金口若望说:「在贪财者的眼里,人已经不是人。」

要抗拒自己贪欲的恶劣倾向,就如其他欲望一样,必须将其从根部铲除。要做到这 一点,首先要「明白诸事皆空,知道财富不过是短暂又负心的仆人」。因此,要彻底 根除自己的占有欲,「不仅要避免占有或累积财物,而且要把这种意愿从心底完全拔除。

因为不仅要避免贪婪的后果,更要从根本消除对钱财的爱好……因为即使身无分文之人, 仍可能贪婪,虽已舍弃了一切,仍做不到清心寡欲,正因为尚未把贪婪从心底根除」。因此教会在历代曾唤起各种活动,鼓吹彻底的贫穷,其中最著名的当属亚西西的圣方济 所发起的运动。

要抵制贪婪的劣行,尚有另一种方法,就是鼓励分享与施舍。拥有财富当然首先要满足自己合理的需要,然而天主赐你财富也是要你与比较不幸者共同分享,共同成长。 施舍对施者与受者都有益,因为这样与人分享,必能获得大量的无价珍宝——那绝不是 世间财富所能相比的。贪婪与觊觎能造成多少悲哀与自闭,舍弃财物与人分享就能获得 多少快乐与友情,因为人这样做就是在爱中相似天主。

经济实力一直左右着世界局势---从中衍生出多少问题啊!

 

悲伤的正负两面

基督在《玛窦福音》里所提出的第三端真福:「哀恸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受安慰」 ,足以让人感到意外,因为大家通常认为悲伤是负面的,是喜欢的反面,是在无忧无虑中寻求幸福的反面。其实在灵修传统里,可以说有两种悲伤,一种是意识到自己离圣德太过遥远,可激励自己更加努力;另一种则属于气馁,能削弱斗志。

悲伤常与愿望无法达成或快乐被人剥夺有关。如前所述,这种情绪是随着人格的发展而产生的。最初的悲伤是来自必须离开与母亲相合的乐园,然后是自己的意愿被大人 制止,最后是无法占有自认应该属于自己的财物,而须仰人鼻息。悲伤经常在人的生活里出现,更不用说由许多外在原因所引起令人难以忍受的悲愤。所有这些内心的动向多半都出于主观的感受。有的人个性比较敏感,就比别人更容易陷入悲伤。我们应该仔细认清,悲伤如何在心底生根,而成为难以控制的自动反应:那正是病态心灵的特征。

《圣经》当然也谈到有关悲伤的问题,《智慧篇》尤其强调要从心底驱除气馁的侵袭。众先知们也不例外,他们所说的主要是有关充军巴比伦的悲惨历史。在新约里,耶 稣在受难前也心感悲戚:「遂带了伯多禄和载伯德的两个儿子同去,开始忧闷恐惧起来---对他们说:『我的心灵忧闷得要死,你们留在这里同我一起醒寤吧!』门徒们也感染到了这种心情:「祂从祈祷中起来,到门徒那里,看见他们都因忧闷睡着了」。

在见人遭受苦难时,耶稣也会感到心神忧伤,然而在各种情况下,耶稣只有一种叮咛: 「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你们要痛哭、哀号,世界却要欢乐;你们将要忧愁,但你们的忧愁却要变为喜乐。妇女生产的时候,感到忧苦,因为她的时辰来到了;既生了孩子,因了喜乐不再记忆那苦楚了,因为一个人已生在世上了。

如今你们固然感到忧愁,但我要再见到你们,那时,你们心里要喜乐并且你们的喜乐谁也不能从你们心中夺去」。 以上所说的悲伤是由耶稣的受难圣死所引起的,不会持续很久,在耶稣复活后即转悲为乐了,因为祂的复活使人能在与天主及众人的共融中找到幸福。

传统的灵修思想对悲伤有什么看法呢?首先,我们必须认清悲伤的起因不在别人,而在自己。因此,逃避与同修为伍并不能重拾欢乐,只有以坚忍之德才能抵制悲观所带 来的恶果:「只要在内心加强坚忍不拔的精神,即使身处众敌之中,也必能保持宁静平安」,否则的话,这种无益的情绪就可能增强,直到成为绝望。

教父们也告诉我们如何辨别这两种悲愁。一种是来自察觉自己与天主交融相距太过遥远,这种悲愁总是在圣神的行动下益形强烈。另一种则以沮丧难忍见称,是「尖酸、 急躁、无情的,充满积恨与无益的悲伤」。负面的悲伤使人进入心灵无比的黑暗之中,理智昏昏,难辨真相。要终结这些恶果,教父们劝导我们要先把人世间的身外利益放下,才不致感受到求而不得的挫折,同时也切勿借口独处以消愁而远离同修。要解除悲伤之毒,有三种主要的解毒剂:向神师诉心,多读圣经及潜心祈祷。

眼前事若令人悲伤,必须自伤感中走出来,才能在天人总相隔的认知下前进,这才是走向与复活基督相会的道路。基督的逾越正是从黑夜到天明,从悲伤到圣神的喜乐, 从舍弃到一无所有、逾越到拥有至丰满过剩。

现今社会上有多少人经常感到自己已陷入了绝望的边缘。隐修士如其他教友一样,可以作有力的见证:在基督内,人人都被召进入没有眼泪、没有哀伤的天国之内,受邀共聚在厄玛努尔——天主与我们同在——的欢乐之中。

 

愤怒

愤怒在今日不大可能被认为是弱者的表现,一般人反而会想那是强者的表现,表示 要树立权威,要肯定自我。对于这种人人都时常会有的情绪,我们应该谈论一下,尤其因为它对实践爱的诫命有意想不到的重大影响。

在人格的成长中,愤怒是在人受挫折时所表现出来的情绪。当人无法永久保有自己 想要的东西或自己的东西被人强取豪夺时,就会激发怒火,与对方对立,甚至视对方为对手,为竞争者,为敌人。世人保卫领土,抢夺权力,双方各不相让,常会引起明争暗斗,到那时愤怒却也可以成为必要的制胜动力。我们知道脾气大的人通常会被人认为他脾气坏,其实也不尽然。

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遭遇挫折是难免的。这时愤怒不只限于表达反抗或对立,也包含有冲出自我的动力,一种使自己更加稳重坚定的力量,而非失控地诉诸无益的暴力。

圣经是谴责愤怒的,因为发怒成就不了什么好事。旧约从《创世纪》(加音)到《智慧篇》,新约从头到尾,都认为愤怒会导致杀人:「你们一向听过给古人说:『不可杀人!』谁若杀了人,应受裁判。我却对你们说:凡向自己弟兄发怒的,就要受裁判」。

常有人以耶稣的义怒来给自己的激动发怒作辩解,殊不知这种义怒与生气失态完全是两回事;而是怀着满腔热忱,为伸张正义所展开明确又审慎的行动---旨在彻底改变对 方偏离正道的心态,在这种意义下,才可说是天主的义怒。

人的确会把许多自己有的情绪加诸在天主身上,尤其是嫉妒,更把人的生理反应也归给祂:例如说祂鼻孔颤动,祂 的气息如溃堤的激流,直冲颈项。《圣咏》以强有力的语气呼求天主的义怒,其结果是全遭歼灭。旧约里的这种把天主模拟成人的想法,就如其他说法一样,都表现出一个事实:就是人对天主奥秘的了解是逐步渐进的。

从加音和埃布尔尔的传说到主仆依撒意亚的态度,这中间的演变显而易见:「请看我扶持的仆人,我心灵喜爱的所选者!我在身上倾注了我的神,叫他给万民传布真道。他不呼喊,不喧嚷,在街市上也听不到他声音。破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熄的灯心他不吹灭;他将忠实地传布真道。他不沮丧,也不失望,直到他在世上奠定了真道,因为海岛都期待着他的教诲」。

现在我们就接近新约了。在新约福音中,耶稣对恶势力展开了激烈的斗争,祂以坚定的语气,斥责有些犹太宗教领袖,因为他们过于强调法律枝节,而把信友封闭在埋头实践法律之中---而忽略了天主的旨意;祂强力把商人逐出圣殿,并宣告天国是以猛力夺取的,只有用猛力的人才能拥有天国。

然而,祂也说:「我是良善心谦的」,祂宣告「温良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承受土地」;虽然祂说过在最后审判日必有哀号和切齿,祂也说:「我喜欢仁爱胜过祭献;我不是来召义人,而是来召罪人」。

在教会修德养心的传统思想里,愤怒是需要戒除的情绪,因为愤怒是由不满足而造成的,而不论是由食物、性欲或钱财所引发的不满,都与肉欲和私利有关。愤怒也会与 悲伤有关,因为悲伤会引起气馁、反抗,而造成内心的极度愤怒或表现在暴躁斗恨上。

因此,教父们劝导教友们切勿被私欲和私利所左右,要制约这种神经系统的激动,最好的办法之一就是用圣咏来祈祷,以能获得内心的镇定与安宁。长时间以默想的声调唱圣咏,能使心灵得到平静, ,并将其引导向善,因为这些诗歌展现人的各种困境与他发自肺腑的响应,把一切困难置于天主面前,求祂化解。施舍也是避免发怒的另一种方法,因为关爱他人能使自己走出自我,避免作自恋情结的奴隶,因为被自恋所封闭正是怒火的根源:「真爱近人者把心中的怒气早已消除」。

其实,愤怒表示你对自己和对方都认识不清。仔细看来,每个人都可能伤害别人,对别人不利,不去满足别人,然而只要自己能谦逊地替别人设身处地着想,怒气自然不 会生成。最有用的万灵丹就是对自己和别人都心存耐心:「坚忍之士胜过英勇战士;能控制怒气之人胜过能攻占城池之人」。因此,我们应聪明地忍受逆境以及与人不和的错觉,绝对不要怒气冲冲地去反驳他们,而要以爱德相待。与人针锋相对或以牙还牙,绝不会有什么好处。当然,也不能处处退让,及时讲句公道话或在逆境与敌对势力前采 取适当的态度也是需要的。在必要时应表现出坚定不移的态度,而非心生厌烦而放弃不管。爱德的热忱能滋养坚定不移的心态:每次有争执时,只要有坚定不移的心态,就能坚守本位,回归友爱的平静心情。

「你们当爱你们的仇人,当为迫害你们的人祈祷」。只要你真爱人,愤怒绝不会在你心底生根。

 

虚荣

在希伯来语里,光荣(kabod) 一词意思是极有分量,其反义字就是虚空(havel), 意即水气,即刻蒸发无踪。天主对人许下的光荣无疑是我们生活中的重大动力之一。人拥有其他任何受造物所没有的东西,就是可以期望在不太远的一天,能分享伟人的最大光荣,甚至是天主的光荣。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有人不惜付出最大的努力,执意要在今生就跻身于伟人之列。如果他们有几次真正尝到了美果,也会有更多次会尝到苦果--因为爬得愈高,摔得也愈重。

人世间的光荣来自财富和权力,然而这种光荣极为脆弱,有《圣咏》可作明证:「不要嫉妒他人变成富翁,不要忌恨他人家产倍增;因为他死时什么也不能带走,他的财产也不能随他同去」。

因此我们要寻求的光荣是在天主之内,就是基督以无限威能所显 示的光荣。天主的光荣展现在祂创造万物的卓越工程上,在祂的救世伟业上,在祂所赐 下于圣神内完美实现的爱的诫命上。

这才是人类真正的光荣财富,是人可以拥有直到永 生的财富。在基督内,光荣与十字架的关系所显示出来的道路,的确可以带领人达到天主的光 荣:那是舍弃与谦逊的道路,是完全自由、绝不自夸的道路,是誓愿追随那战胜一切困难之「大爱」的道路,是那在末日会再来、先显现在复活中的道路。

在福音中我们不难见到门徒们对光荣的真谛不明不解:「老师!我们曾看见一个人, 因祢的名字驱魔,就禁止了他-因为他不与我们同伙。」耶稣却回答说:「不要禁止!

因为谁不反对你们,就是倾向你们」。雅各伯和若望因为撒玛黎雅人不收留他们住宿,就对主说:「主!你愿意我们叫火自天降下焚毁他们吗?」耶稣转身斥责了他们。门徒们归来复命,对耶稣说:「主!因着祢的名号,连恶魔都屈服于我们。」

耶稣向他们说:「你们不要因为魔鬼屈服于你们的这件事而欢喜,你们应当欢喜的,乃是你们的名字已经登记在天上了」。我们可以举出无数这类例子-直到在十字架上的二盗---他们都和耶稣一同受刑,其中一人对耶稣说:「祢不是默西亚吗?救救祢自己和我们吧!」

他讥讽的口气引起另一人的抗议---耶稣对这第二人说:「我实在告诉你,今天你就要与我一起在乐园里」。圣保禄同样也谴责虚荣,而提出另一种与世俗完全不同的光荣之路,那就是经由耶稣的十字架的道路。

教父们告诉我们有两种虚荣。有的人以他所拥有的为荣——不论是物质钱财或容貌才干,总想引起别人投以羡慕的眼光。另外一种虚荣更加微妙,所把持的是心灵的财富,并在内心滋生一种隐密的虚荣,自觉修德有成,想吸引别人的赞美。通常愈有圣德的人 对此愈感受用,因为他们表面的善举确实得到了夸奖,就如福音比喻中的法利塞人一样。

虚荣与毒液一样,很难加以根除。加西安乌斯将其比做洋葱---因为「剥去一层皮,还有一层,去掉多少,所剩还有多少」。虚荣可以是促使人英勇修德的动力,然而这样修成之德也是枉然。

除了白费功夫以外,在虚荣无法施展其作用而感到的挫折,又增添另一层痛苦。虚荣使人目盲,使人近似妄想。叙利亚人依撒格认为虚荣滋养持续性的内心混乱与思想的混淆。

最后一点要强调的就是:人愈能战胜其他偏情,因而所滋生的虚荣心也愈强。虚荣心会在暗中摧毁一切它引以为傲的东西,尤其是所修到的德行。虚荣心有如骄傲的大门,是接近天主的最大障碍。

教父们开出了一个从虚荣心所衍生出来的弊病清单:有亵渎、判断别人、轻视别人、支配欲强、热爱权力、 心硬、不服从、愤怒、谎言、伪善、假话、胆怯、淫荡、以及其他一切的心灵疾病。如何才能抵制这种光荣的错觉?隐修院的师父们再教导我们:其他毛病被德行打倒后,即隐而退之,然而,「虚荣心一旦被推倒,却会立刻站起来展开更顽强的战斗。要克服虚荣心的唯一利器就是谦逊。只要心存谦逊之德,我们就会厌恶人世间的一切光荣和赞美」。

 

骄傲

在人的虚荣心里,已经隐约看到了骄傲。其实人的最大愿望就是要成为天主,换句话说,就是时时处处要被人置于中心地位,置于万有的顶端,成为一切的创造者与主宰 者。《创世纪》从最初几章开始,骄傲的诱惑即以人类头号问题的姿态出现,从骄傲衍生出无数其他的诱惑,都是以各种方式表现出来的私欲偏情。

女人面对不许吃「知善恶树」果子的禁令立刻就有反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天主知道,哪天你们吃了这果子, 你们的眼就开了,将如同天主一样知道善恶」。女人于是偷了果子吃了,又给她男人一个,这是第一种偏情。

他们的眼睛开了,发觉自己赤身露体,这是第二种偏情。最后出现各种形态的仇恨,利益的引诱,悲伤、心烦气躁及虚荣心。加音与埃布尔尔,诺厄与他的儿子们以及巴贝耳塔,都是实例。在《创世纪》里---尤其是前十一章,和整本圣经,都在描述从罪所衍生出来的恶果,这些私欲偏情在善恶互斗的人心中不断展开行动。

灵修的传统思想认为要对抗这种困境,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谦逊。基督文化中的谦 逊之德是什么意思?从实际情况来看,什么看似圣德,什么又是真正的圣德,什么是以虚伪手法表现出来的表面圣德-的确不易分辨。

基督文化传统强调有一种世俗的骄傲, 要在各方面都占首位;也有灵修上的骄傲,这种诱惑其实屡见不鲜,有些人在多方面做 到了改过自新,就以为自己已达到了圣德的高峰,岂不知他们只是起步而已。

谦逊首先是耶稣基督最根本的心态,祂身为天主的圣言,自知从父而来,时时感恩。 祂完全奉献自己。圣保禄致斐理伯人的书信里甚至说祂使自己空虚:「祂虽具有天主的形体,却没有把持不舍自己与天主同等的地位」。在祂人生经验的最低潮,在祂面对死亡之时,就如祂一生的每一刻一样,就以最完美的服从心-对圣父表明全心配合,回归圣父,显示祂时时聆听并献身实践天主爱的旨意-其理由正因为一切存在的意义均来自祂。

因此死亡对耶稣基督不可能有任何控制力,因为祂为自己毫无保留,全部都交给了那真正的生命,神圣的人子因而才永远活着。耶稣基督自祂诞生直到复活,由于祂谦逊的无限活力,而把丰沛的生命不断传给人,谦逊非但不能眨抑祂,反而显示出祂是古今第一完人。

由于基督的这种风范,任何人若想拥有祂的生命,就必须舍弃自己,远离自以为是的作风,以能成为真正的天主子女,分享祂至高无上的神性。那就是天主对祂子民所许 下的光荣---使人在世就能在与天主及众人完美的共融下,渴望心灵洁净的福报:「心里洁净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看见天主。

人的欲望有好有坏,然而宗教界因鼓励人修德,往往强调其负面的欲望。在西方天主教会就衍生出七罪宗的论说,这种演变没有使人充分注意到欲望的正面力量,在教会 思想和教友生活里对此也缺乏比较恰当的论述。然而世上男女都希望自己进步-人类进步,因此,我们急需把欲望的正面动力重新置于他们生活的中心点。

隐修士们以其生活中的祈祷与爱心来修身养性,在内心接受力量和权威,使他在接受重重考验之后,人格 逐渐成熟,充分认清自己身为天主的子女,正希望对此提升人类素质的大业贡献心力。

 

上一篇:第六章 祈祷与工作
下一篇:第八章 膳食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Copyright(C)2006 - 2017 xiaodel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delan.org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