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圣十字若望:心灵的黑夜列表
·导论一:圣十字若望的年谱
·导论二:对信德舆爱德关系之反省(
·第一部: 黑暗的夜
·第 一 章:首先谈论开始修道人的
·第二章:论开始修德者有关骄傲的一
·第三章:开始走神修道路人的神修的
·第四章:开始神修的人所陷入的几个
·第五章:有关念怒的罪宗
·第六章:论从精神的贪餐中,所生出
·第七章:来自妬忌与神惰的缺失
·第八章:开始讲解这个黑暗之夜
·第九章:在黑夜中走在正路上的标记
·第十章 论在黑暗之夜,灵魂自处的
·第十一章 啊,幸福的走出呀
·第十二章 论灵魂在这黑夜中所找到
·第十三章 论感觉黑暗之夜,在灵魂
·第十四章 解释第一首诗的最后一句
·第二部:精神黑暗之夜
·第 一 章 开始谈精神的黑夜,指
·第二章 在进步状态中的几个缺失
·第三章 对要追随神修者的观察
·第四章 我们重新提出第一首诗歌,
·第六章 灵魂在这黑夜中所遭受的其
·第七章 继续前题:意志的另一些痛
·第八章 灵魂在这种境界下的其它痛
·第九章 论精神的黑夜给予灵魂的光
·第十章 用1个比喻来完全解释灵魂的
·第十一章 剧烈的痛苦后灵魂获得的
·第十二章 天主以光照天使的方式来
·第十三章 黑暗默观之夜,在灵魂中
·第十四章 本章在追忆并解释第一首
·第十五章 化装后的灵魂
·第十六章 此章讲解灵魂如何在黑暗
·第十七章 此章解释如何这个黑暗的
·第十八章 此章指出这个秘密的上智
·第十九章 解释天主之爱的神秘楼梯
·第二十章 介绍爱的其它五个等级
·第廿一章 解释「化装」一字
·第廿二章 解释第二首诗的第三句
·第廿三章 说明灵魂在多么奇妙的隐
·第廿四章 完成了第二首的解释
·第廿五章 光明在我心中燃烧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导论二:对信德舆爱德关系之反省(代序)
导论二:对信德舆爱德关系之反省(代序)
浏览次数:6838 更新时间:2007-3-16
 
 

    唯有以爱德行动的信德,才是有效的(加.五.六),是作为净配的天主,给予了灵魂爱情的青丝。并由她的爱德形成信德的眼睛(灵乙。卅二.五)。你看看玛琳(黑暗之夜.二.十三.六)。

    圣保禄宗徒在讨论对于基督徒的自由时,他肯定的说:「唯有以爱德行动的信德,才是有效的」(加..六)。基督徒,我们知道,他是接受天主圣神行动的人,是因信德而将自己交付给圣神的工化;她是由爱情而与圣神共同融化于这种工作中,并因此而接受了生命。十字若望的信息,乃是基督徒存在解释的忠贞反映。在心灵之歌新编的开始,他就延伸了圣宗徒的这一思想,他满溢着爱情,给予了灵魂这个宝贵的建议。在十字若望的限中,玛琳乃是一个最美好而活生生的模范,在玛琳的生活中,爱德是先信德而行事,尤其是在耶稣复活的早上,她的表现更是这样:[可爱的灵魂,现在你知道你在你心灵的隐蔽处,为找到天主应该所应该作的事情,然而如果你愿意更多的一些事情,那就请你聆听一句实体的言语,一个不能为人的理智所了解的真理。你在信仰与爱情中,寻找你的净配吧,不要为取得一点点的快乐,也不要品尝什么,更不要瞭解比你应该知道的更多事件,信仰与爱情是瞎子的两个引导者,他们由你所不知道的路子上引导你,引导你到天主秘密的深渊里。信仰,我们所说的这个神秘,它具有引导我们灵魂向着天主行步的任务;爱情是指示给我们道路的向导,所以在她要默观的时候,她会深掘信仰的秘密与神秘,她能够挣得爱情使它显出所包藏于信仰内的东西。我这是要说,她会找到她甘心称之为净配的天主子,这个净配在这个世界上,由特别的圣宠与天主的结合而为她显示出来,在另个世界,则由本质的光荣,由面对面的快慰,并无遮掩的看到他」(心乙.一.十一)。

    为一位虔诚的基督徒,真的,信德不会退怯的,在其本身方面。也并不是精神分裂,更不是中立的,冷漠的。对于爱德来说,我们也可以如此肯定,它总不是一个冷酷的爱情,也永远是光明正大的,慷慨无私,对于任何人也不会轻视,两个直向天主的德行——我们使用了神学上的名辞——也不能彼此相离,她们是姊妹行,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在联合着信德与爱德,和谐的展开工作,一如若望所提示的。一个信徒在落实为信徒时,他的脚步乃是依照信德而行的。这种德行的教育,给有信仰的人,打开了一条康庄的大路,也展现了一块明亮坚实的土地。是的,一位信徒的生活行径,有爱德爱情在心。爱情凭他的本能的妥善性,指导信徒自己心的隐处,显示出某个存在者的亲在。若望也忘不了第三个德行,那就是望德;望德插足于这两个德行间,让它们合作,实现与天主的结合,我们不要忘掉德行的第一义,乃是天主在人身内的强力,是一种与天主的活生生的关系。若望又加上去说:[男方净配,在现世今生,以特殊的圣宠与圣神的结合,给予她启示,在来生呢,那乃是面对面的看见天主,享受天主本质的光荣和快乐]

    如果我们要以特殊的方式,执着于谈论这两个最先的德行,也就是谈论信德与爱德,一如这两个德行,它们自我介绍一样,也要如若望自己,来作解释自己的思想一样。那末,最重要的就是要把握住它们彼此的关系。这样好能避免在解释他的思想上,走入歧途,而为害生活。十字若望的思想,不愿接受过于哲学化的解释,因为那样很容易荒腔走板,我们应该摒除偏见,注意客观的来探讨十字若望的思想,这样才能由唯一正确的大门,进入若望思想本根。但是这样的内在

认知,不可避免的要将人曳出他的思想之外。由于这种注解,人们才能把握到个人生命的关键。若望的意愿就是这样的:教导人们一种上智,一种最后的综合,与生存的实践,若望在他的登上嘉默罗山书中,有着美丽的一页在陈述工这个观念。

「在人不再从暂时的事物中抽汲出自已的快乐时,他便获得了一种慷慨之德……,此外,与事物斩断关系的作法,也给人获得了精神的自由,休息的和平,安静以及对天主的幸福依恃,并且对天主也会发生了服从与爱教之心。

    此外,由于脱离了受造事物的羁绊,他会找到更多的快乐,这种快乐,绝不是人们以胶着与占有的精神,来审视事物的办法,所能寻获的。因为这种素养,乃是一个连结精神与土地,脱出人心之膨胀的修养。

    另外,还有更好的胜境,斩断世上的事物,曾给予人们对事物的一个更清楚的认知,并且使人们对于这些认知——无论是从超自然方面,也无论是从自然方面,都曾判断的更为正确,最后,人们还会获得一种快乐,这种快乐,乃是与那些胶着在事物享受上的快乐,完全不同的,人们暂断了世物,实实在在的,是可以获得极大利益的,他们乃是根据着真理,来享受世物,其他的人,则是在虚假与流言中,享受他们;前者,是根据他们最好的一面;后者,则是获得它们最恶劣的部分。前者是根据实体来判断,后者则是在以自己的感情,沾滞在它们身上,其判断乃是在附加体上。实在,感情与感觉,只能达到并深入附加体,反之,精神则超越了附加体的云雾,而进入事物的真实与价值中,它们是精神的本有对象」(登山.三.廿.二)

    信德

    信德,对十字若望来说,在其基础上,乃是天主的特恩。人是在理智中,接受这个圣宠。为此,信德乃是在理智的操作下表现出来,但是总不应该忘掉,在士林学的思想中,乃是整个的人,分受其活力的一份,并且一如十字若望所肯定,人的认知是由于感觉的供应材料,理智再予以抽象,而获得属于理性的知识,对于信德,理智只是肯定事实,无法由自然理由,予以证实,由圣宠的默化,因启示的光明,而获得理智的认可,认为是当然的事情,应该相信,无可怀疑,这是由天主的权威而认为,并非由理智的了解而相信。

信德是一种圣宠,如果它是圆满的,那它自然就拖出一个信赖的恣态。这已经就是望德了,望德是奠基在信德上,并在信德中展开它的行动。而这个信赖,应该是绝对而彻底的,如果人们要达到他存在的实在与终极的目的,这样的信赖,乃是必要的,这是说,人要达到自己本身的圆满.必须实现在绝对中,信赖就是这样在一个整个的另个存在中,达到对自己的认知。

    不错,这个信赖,在其开始时,就该在自己的整个周遭,剥削殆尽,并且也要剔除一切感觉方面的依靠(就是我们所看到、听到、尝到与接触到的),同时有关心理方面的支柱,也没有一个例外(那指的是我们所了解,偏爱而愿望东西的心情),这个信仰,黑暗之夜,刮去一切,纯净无疵,只剩下赤裸裸的向着本质:与天主结合为一。这个信仰,狭义的说,在感觉的领会中,是没有它一点点根子的,不但它一点也不来自感觉感情,并且我们还应该说正是反面与否决的,

信德也不是一种狭义的科学,即便是有人为了营养自己,而对这个启示的神秘,加以探讨,也无碍于它的超自然的性质,信仰是与耶稣结为一体,是光明,是生活的道,是道路,是一个确实无误的超自然的真理,对在神修的道路上,只有信德才是名符其实的光明,照耀神修进路与进步!它主要而在先的表示在一个内在与主观的态度中:「没有任何靠山的靠山。」(诗.十二)。与天主的结合,乃是神修者意愿的目标,也是神修历程的终结,要达到这种境界:要,必要的从事

于黑暗的默观;而这个默观,乃是天主的恩物,而人的被创造,就是要神奇的接受这个恩物。

    一个从事修行,也可以说从事内修的人,必须要是上与天主结合的道路,必须要转化成为天主,圣十字若望指示给我们的道路,并不是他个人的创造,而乃是来自古老教会的传统,是耶稣自己指示给我们的道路,他自己的人性,也经历了这个历程:「我灵忧闷至死」,山园的祈祷,不就是黑暗之夜吗?十字架上的呼求:「父啊,父啊,为什么拾弃我,」耶稣也要我们拾弃一切,活天主的生命,与天父和耶稣结为一体,舍弃一切,你不主动,也要被动的为你剥去。德尼.雅雷在神秘学上(一.一)内说:「要进入天主的黑暗中;一定要走入黑夜,它是神秘冒险的起点.等待光明,在走这条道路,一直期待,希望光明的出现,恐怕会经过很长很长的时期,也恐怕是一种没有光明的出现。走与天主结合的道路,其实并不是真正走在客观黑暗的道路上,从自

然方面,我们拾取一个比喻,太阳是一个巨大的光明,你越注视它,你便愈看不见什么,而成为黑暗,盲目,同样,在神秘与天主结合的道路上,你前进,你们信德,首先是耀眼目眩,再则是由于天主的光明与净化的烈火,成了盲目瞎眼。是的,天主对那呼吁而有绝对信赖他的人,最后使它完全的盲目。若望呼吁我们,我们要完全不看的信赖天主,绝对信赖无主,任由天主的手,提胁我们,信德不会使我们跌倒:天主就是完整的另一个我,这个就是登山二卷与黑暗之夜的论题。

  写到这里,我们必需肯定,虽然在神修的道路上,人们的经验。多有不同,但我们知道,这不同的经验,都会带领我们明显的,经验的到天主台前,也让我们追随耶稣。我们要知道,我们神修的唯一神师,就是基督,对于他的位格,以及他信息的默想,使他成为我们唯一的中介入(登山.二.廿二),基督的形像,和霭可亲,在我们的心内,可以建树为模范,他的圣像(心灵之歌.十一.十二),在我们进入神修的道路上,是很有用的,并且在我们朝向天主父的道路上,也很容易让我们前进。它使我们在十字架的空无与凌辱中,走向对无限神的光荣,并且从缺欠中,走向一个神明临在的完整。在追随以色列,在追随基督,而完成了我们非有不可的逾越!自由是要出钱买得的。

    对于那个盲目的,如此前进于内修的人,他勉励自己相信超越他所看见的——他看不见——他也更特别勉力安于这样的结果,信仰如同神学冢们所说,这时就变成了一个习惯,这是说信德这时变成一个简单而恒久的态度,变成了一个向天主的意旨开畅了自己的本能。这期间,灵魂逐渐变成了可以把握住天主的人。他在虚荣与空空中,直接找到天主的亲在(爱情之烈焰乙.三.四六)。信德使天主好像成了我们的俘虏;信德将天主含容在他的黑暗中(登山..九.二),在

心灵之歌的十二章中,我们看到对这个生命问题的了解的基本。若望用比喻来给我们讲说:「信德给我们交流并给我们天主本人,但是却被信德的白银帐幕所遮蔽::那个给某人一个被白银薄片遮盖着的黄金器皿的人,是不放弃给他一个黄金器皿的,那末,在雅歌中的女主角,要求要占有天主,而她得到的信息,乃是她会获得在这个世界中,她所能获得的,换句话说,人们要给予她用白银镶嵌的金饰(心灵之歌乙本.十二.四)。

    当代有的学人,曾试图在当代无信仰与夜间的净化中间,建立一个平行关系。这种比较,在部分中是合法的,然而需要一个非常巨大的努力,来将事情重新安置在他们历史与文化的脉络中,在由信徒所具有的看法与非信者在解释行为与必要解秘的看法中,是有一些类似的情形的,十字若望教授的是一个纯粹的信仰,他要人们磨洗,减轻,缩短一切实践并一切法术,这是骗人的靠山:登山的卷三的教训,在这种意义下,是非常重要的,宝贵的,然而有信仰的人,是要在精

神与真理中,恭敬天主(若望.四.廿八)。但是他也不会不常想起来,耶稣的另一句话说:当人人来的时候,能找到有信仰的人吗?」(路.十八.八),他也不会忘掉马窦福音,在结束的时候,所写出的耶稣另一个意愿,你们去到世界各国,使他们成为我的门徒:而我与你们同在到世界末日」(玛.廿八.二十)。

我们绝对不能说:十字若望著作中,有一些相关的句子,会引入到无神主义的,圣女小德来是大德来是十字若望的忠实弟子,她一直生活在信仰夜里,关于这个黑夜,她一直是心焦神悴,而称之黑暗。正可以说是十字若望的响应者:虚无之夜,她与罪人间宗,而共分他们受考验的痛,一直到最后。

    是的,一直到今天,人们还是与从前一样,凡是企图生活在纯信仰的人,他会认识黑夜的,、他的整个人的感性与智力,都将被剥去的一扫而光,他变成了一饥渴的人,他要转身倾向那个整个的另一位,天主自己也将自己交付给他。天主为他忍受苦痛,天主自己,藉着基督,要使他看到祂对他个人和世界的意志,那乃是一个爱的意志,是天主自己,将祂的实体,将祂整个的存在、交给人类.然而我们在对十字若望论信仰的另一个反省,作一个结论,我们说:这个信仰并不反对人事,更好说:它将人事曳拖超越自己的地位,使它超越时间的限制,这个信仰也不反对智力,而也使它更卓绝,更超越,它开启人智,走向全部性的;信德是天主的恩赐,是圣神,是在基督之下,这个教训。说真的,只是对我们信经的一个忠实讲解,也正是我们基督徒生活的目标,一个真内修人的写照。

    我们这个对信德的第一个反省,实在是很不完整的,它并不能完全的指出基督信徒存在的拱门之关键。是的,十字若望在谈信德时,他总不曾忘掉圣史若望的作法:信德要以爱德作动机,他摄取圣妇玛琳经常的行径,来作证据。是的,有关玛琳信而爱的模范,实在是构成了他福音的最好的篇章。玛琳不就是作了耶稣复活的另一个见证,并第一个传道消息的人吗?耶稣,被钉死,十字架的耶稣,问候她如同另一个玛利一样,他稳定她们,并派遗她们,报告喜讯(玛.廿八),「只有强烈的爱情,其本质是判定一切皆是可能的,她也认为一切人都该像她一样的行径」(黑..十三.七)。信德没有爱情是不能生活的,爱情如果要走到尽头,必需有信德,这就是我们现在要设法解释的事。

爱情

爱情由于灵魂还没有达到全德的境界,也就是说还没有达到结合的境界,为此,它还是不完美的,一方面,她还是在饥渴的状态下,她一直企图希望着她所缺少的东西,那便是结合,另方面爱情的力量,一直在焚烧着她的意志,让她的心神炎热,她的意识于是成了大胆的,冒失的,炎热的,而她的理智则沉浸在黑暗中,没有享有一点点的光明,在她的心智中,一直印刻着她的可怜与不堪的情怀。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说,人们对十字若望有关信德的思想,理解错误了,丑化了黑夜的说法,同样。对他的爱情的信讯,也一样有着误解,对于他神婚的主张,也有人加以轻视,抛弃它,在著作神秘神学时,弃置不顾它,这样有关教友生沽的终极目的与止境,也就长得更贫乏了,将神修学的最高部分,将它的芬芳之气,给躯散排除,而留下空洞枯燥的无味,并且形容他是教条主义,道德主义:唉,在我们这个时代,这种处境,我们的这个教会内部问题,以及外部问题,

人类的归化问题,皈依后的教友生活的问题,这一切,都在要求我们,重视神修,让我们强力的呼吁,强调神修生活的重要,以及迫不及待:大力提倡,让我的个人,豕庭以及团体生活,更具有鲜名的意义!

    有些神学家,将信仰分为神学的信仰,与属人的信仰,不,信德只有一个,超自然的信仰天主以及其启示的真理,我们也不该将人的信仰与神学的信仰,混而为一,在神修的道路上,只有一个信德,同样在爱情上,我们也不要作这样的分别,不错,人有自然的爱情,然而这个不能算是爱德,爱德也只有一个,在神修学上的爱情,也只是爱德,属于神学的,十字若望是圣思定的私淑弟子,他对于信仰的的讨论,是一个完整的学问,他告诉我们神修生活的真正体验。

    在十字若望所描写的神修历程中,常有爱情在隐约其中。它是神修生活的开始,也是终结,这正如同一个新生的婴儿,在他身上,带有生理成人生命的可能性,同样也有带有成年人的心理与精神生命的可能性,一个爱天主的人,特别是发现了被天主爱的人,他愿意也会发展自己的这个潜能,他一直沿着他生命的路线,发展这个外来并神秘的力量,一旦之间,她达到了全德的地步,她就成了真福人了。

我们马上就该注意的,是当代人对于爱情一字的乱用,他们将爱情一字,缩小它的范国,尤其是不大使用若望所使用的意义,若望的使用爱情一字,是根据古代教会的神圣传统,也使用了许多神秘神学的方法,另外,也引用神秘生活的西方妇女们的历程,并将它的根基,一直巩固在圣经的指意中,以及古代哲学中,而并不只如同现代人们,将爱情固定的限止在热情情欲以及性爱的意义中,不,十字若望的爱,是一种无尽爱德,也更指孝爱,但并不排斥倾心!

若望虽然谈到爱情很多,但是并没将它阉割,他指示得清清楚楚,爱情的主体,乃是灵魂,爱情的涌溢,是来自人的深深而隐藏的愿意,爱是来自具体的人,是具体人的爱,更好说是人学习爱, 而也让人家爱.然而爱情乃是一个存有的整个涌向极爱者的飞跃,这是基督传统的呼应,若望又将它从雅歌中特别的提出,特别是引用新约全书.

若望的生活,也是一个活的见证,虽然我们知道:他自律很严,生活克苦,可是,他对于自己的人,也极为忠实,忠于自己的家庭,忠于自己母亲:他离开自己的兄弟之家很近,我们知道,他对于他改革与重整的修会的兄弟姐妹们,不但关心,并且慈祥,对他的朋友,也是一样。他四岁丧父,这不是天主上智的安排,预为他入会的圣召,神秘生活的安排呢?对于大德来的早年丧母,小德来的早年丧母,是不是都有天主的特别圣意,或者正如孟子的所谈:天主将大任于斯

人也,一定要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苦其心志,行为上也要受很多的打击与挫折,然后使他成为坚忍不拔的人物,而能担当天主的大事业呢?从历史上的事实,从心理学的学理,我们很相信这一点,是的。若望的人格,人与信讯,也都在教训我们,生命形成一个整体,他的一切个要素,都是一种组织,也都是天主召叫我们走上更良好的途径。

若望并不是不知道我们今天所说的性的问题,在他的著作中,他更谨慎的谈论它,他将这个问题,映藏在他著作的不少的篇章内,比如在谈欲望、企向、净化感觉,心理状态,主动与被动问题时,但他不出之以儿戏。在他的著作中,有几节文字,在触及这个问题时,都具有一种最坚强的伦理健康与坚实的善意。

    爱情,我们上文已经说过:在他们生活中占了第一重要的位子,在他的思想中也没有例外,在生括中处处表现着这个美好的诗并歌咏着他的存在。在著作中,他使用了新旧约中的爱情的象征。在神秘学极大的传统中,他发展了这些题目,用诗,用抒情的美丽字句,描写着天主之爱,同时具有父母双方的情怀,也描写了订婚与结婚的喜悦之爱,母亲的爱情,子女的爱情,还有弟兄的爱情,这一切种类的爱情,无可怀疑,都是在反映,表现并且是天主之爱情的回光,是唯一

天主之爱的反射,天主,只有天主,祂是唯一的爱情之源,这些种种的爱情,也都在要求着心的相近,心的结合,而更象征着人与天主的神秘结合,结合的最后境界,是人转化为天主.

    爱情,对于若望来说,自然也就是爱德,它打上爱德的印号,爱情之与爱德,其分界在于爱德是直向天主的超自然之德,而爱情可以成为爱德,但也是自然的一种状态,自然的爱,爱德是超自然的,动机是爱天主,并为爱天主而爱人。在一个生活在超自然状态的人,他的爱情,如果是真正的爱情,那与爱德是不能分离的,爱德是天主的恩典,是天主白白赏赐我们的。它使有爱德的人,常常觉醒,转化他的人,更指导他向着天主,为天主而转向人类,若望又称之为活活的

信德(黑.二.十五.一),这乃是信德由爱德的交流而工作(加拉达书.五。六),若望不止二十次的引用了保禄格林多前书十三章的爱德之诗!

    是爱情的力量,使人由爱德加以指挥,而进入整个神修历程中,爱情将人们安放在基督的道路上,使人能畅然的行走在奔向天国的狭路,自在逍遥。

    也是爱情的力量,由爱德使它成为成熟的,它也就成了净化的原始。爱情一直向前看,它成就牺牲,总不自成目的,爱情成了自我目的之后,就成了残病与死亡的负担人,

    人心的爱,天主之爱,都是爱情的力量,让人爱天主,让天主爱人,也是爱情的力量,它是主动的,同时也是被动的,让人从默想走入默观的解放大路(登山.二.十二等与黑.一.九等),推理的思想,观念与善意的感情,对一切的一切,都抛到一边,弃置不管,而安然憩静的在爱情中休息憩静,完全将自己交付在天主的手中。

    也是爱情的力量,使相爱的人们彼此相似并相等(登山.一.四),它可以与火相比,若望在前人的许多大著之中,找出并重新使用了这个比喻,火净化并转化成为火自己,是的,爱情的火,给予一切超越的大胆,并预先安置爱情的结合,心灵之歌一书,就是一曲爱情的吟咏。

    爱情有七个等级(心歌乙.廿六.二—三),爱情的梯子有十路(黑.二.十九—二。)。十字若望是使用一个综合的方法,描写这个爱情的历程,然而同时也在鼓励他的徒弟们,是向这个境界。爱德,这件美丽的大红袍,是一种结合的完美的大衣,并配置信德光明耀目的雪白氅衣,和绿色的望德的上衣。

    十字若笔在心灵之歌的开始(乙.一。十一)说给我们:信德妥当和秘密的将我们企图走神修道路的人,走上非常良好的方向,爱德引导我们,望德使我们如圣妇与伯铎与若望二位使徒一样,在复活节的那一天,飞跑的前往。若望在神修的道路上,他指给我们,跟随耶稣,大踏步的迈向前进,他敦促我们,将信仰放在悟力中,将望德放在记忆中,将爱德放在意志中,他也告诉我们,在神修的道路上一,我们依靠天主,其历程彷佛是:先用铁匠,在我们这个生铁上,打粗笨的大工关,其次彷佛是在白银上,加杂工,最后是黄金上加精工(登山..六.一),而使我们成为无价之宝,而使我们能力与力量加强,加固,而完全为天主生活,而转化为天主,在这样的修行上,我们可以找到三个实例,一个是亚未拉的德来,一个是小德来,一个是圣三伊利莎,我们应该效法她们。

    现在。我们为了重新回到:我们的主题,也就是回到我们的信德与爱德的关系,我们再引用一下登山的原文,登山一书是一本对神修非常有用并富有教育性的书籍,在看起来,彷佛是相反的,实际上,乃是相关并相辅相成的,十字若望,在一开始就说出智力的黑夜,对信仰理智最恐怖的黑夜,他肯定的说:「灵魂被引进到第二个黑夜,在那里,她生活在信德中,信德并不排斥爱德。」(登山。一.二.三)在那里,他说出神修历程的最后目的,是与天主的结合,他也作了对智力之夜的分析,他肯定的说:「光耀的光明,其目的就是在信德的黑暗中,完成爱情的结合」(登二.九。四)我们前面已经说过,现在我们再强调一下心灵之歌的第十二章的重要,从这章内,我们可以把握到隐藏在「由爱情而感动信德的说法中的活力,爱情没有信德,找不到它真正的对象,信德没有爱情,便没有强有力的活力:二者相辅相成,互相增力活力,彼此工作更为有力。

    关于十字若望,这几部伟大的神修著作,实在可以说是一部旷古奇作,但是如果不会好好读它们,如果要断章取意,很可能陷入错误,特别是神婚一节,更容易使人想入非非,天主与人之爱,人与天主之爱,其亲蜜,其浓厚,其热烈,其情其景是无法描写,无法形容的!,无已,则只好用婚姻来形容,爱真正结合,乃是心的结合,化而为一,这个是无法让我们完全了解的。

    关于黑夜问题,虚无问题,也容易引起人的误会,黑夜不是目的,只是过程,其目的是为了白昼,要得到白昼的幸福快乐,黑夜是一种过程,也是一种准备,在黑夜中,才知道白昼的可贵,我们在现世就是黑夜,我们要期待我们的白昼、永生,为了白昼、黑夜的牺牲和痛苦,才有其真正的价值,如果黑夜而为黑夜,就没有价值了。此外,虚无,知道现世的虚无,不是使人进入悲观,而更是使人进入努力,进入积极,寻获真实,真实,绝对的真实,只有永恒,只有天主,祂是永在者,祂是永存的真实。

    有了真实,真正的真实,我们才知道,才领会,世界的一切,皆是虚无,现实是虚无,生命是虚无,时间是虚无,没有我们以前,我们是虚无,没有我们以后,又是虚无,时间,昨天是虚无了,明天未来,也是虚无,现在是虚无,因为马上就要过去,但这一切,是让我在寻找真实,寻找永恒,虚无引到实在!我们感谢十字若窒,教给了我们光明大道路,跟随耶稣,最后永久真实!

    结语

    十字若望,无侮于他们洗名,耀汉,也无悔于他们会名若望,他的黑夜,他的全书,消极的积极,在宣扬悔改,这是些满足耀汉的使命。积极的积极是倡导爱情,这是圣若望的继续,二者都是基督的写照,谁要追随我,应该否定自己,背十字架跟随我,走向光明,

玛琳是一个完美的实例,她悔改笃爱。

十字若望对玛琳倾羡至极;这位圣女,如众周知,她是犯了罪,并且是淫荡的罪,然后她的悔改,则中那么样的坚决,她不顾一切,不怕耻辱,不惧一切,这实在是一个最良好的教友榜样,在回头之后,她对耶稣,对天主所表现的爱,不但比火还热,并且还是日日加增,她的心目中,只有耶稣存在,她在十字架旁,在耶稣复活的早晨,地第一个先到了坟墓,不见了耶稣,天使她也没有看见,她一心只有悬挂着耶稣,她要找到他的尸体,她不见了耶稣,她立刻跑回去报告使徒,再跑回来,看到了天使,她打问他们,放耶稣在何处,她以耶稣为园丁。急迫的问他耶稣的下落,她看到了耶稣,她立刻俯身下去,亲吻耶稣的脚,她又急切的报告给宗徒,

    她的爱好似疯狂了,她心目中只有耶稣:[这妇人过去,十字若望写说,她是充满自尊心的,现在,她一点也不顾自己了,她再也不能等待一个更合宜的时候,来对耶稣表示出她的爱,耶稣的爱情,伤了她的灵魂,将她整个放在火焰中::玛琳在表现爱上真是大胆,而冒失啊……」(黑夜.二。十三.六;黑.三.十九。二)。

    是的,若望整个的人,在她存在的至深处,以及完全的活力中,他也整个的都联结在追寻他的师主基督上了,他沈醉在整个另一个他的吸引中,也陶醉在天父中,这是由圣神的清风所致,圣神就是爱情」(心灵之歌甲十二.十)。是的,若望他这个人,他也追随着玛琳的芳踪,奔跑到复活的坟墓那里,他的信德由爱德的感动.他的爱情也与天主成了活活绳索,与天主紧缚在一起」(心灵之歌乙.三十二.五),这乃是若望的活写照,我们呢,我们不也该如此吗?不也该努力师法玛琳,师法十字若望吗?

[在生命的夕阳,人询问你的爱情。(光明与爱情的言语)

「在没有爱情的地方,您放上爱情,您也收获爱情吧」(一五九一年七月六日致降孕玛利修女的信)。

我们一生一世应生活并传布圣神的爱情。

 

上一篇:导论一:圣十字若望的年谱
下一篇:第一部: 黑暗的夜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Copyright(C)2006 - 2017 xiaodel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delan.org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