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耶稣真教(江玛利亚录入 王若瑟校)列表
·出版许可
·
·目录
·耶稣真教第一章 论圣经
·第二章 论圣教表记
·第三章 论圣教会首
·第四章 论传道之权
·第五章 论教会治法
·第六章 论遗传
·第七章 论敬祈圣母天神圣人
·第八章 论敬拜圣像十字架圣物
·第九章 论补赎及戒荤
·第十章 论炼狱及大赦
·第十一章 论圣事洗礼坚振
·第十二章 论圣体
·第十三章 论弥撒
·第十四章 论告解
·第十五章 论终傅神品及教士不娶
·第十六章 论真教外不能救灵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十三章 论弥撒
第十三章 论弥撒
浏览次数:66 更新时间:2022-12-3
 
 

第十三章 论弥撒

张更曰。汝教举行弥撤。请问其来历若何。

卫真曰。弥撒仪文。系圣教所定。若弥撤正祭。将饼酒变为主之体血。以献天主圣父。此则耶稣所亲遗者。非圣教所定。教宗所立也。夫弥撒祭礼。自古至今。圣教无世不行。无处不献。详察各方教会。自古所诵晚餐祝文。其词虽异。亦莫不详载祭献之意。圣奥斯定云。主立此祭。以代古教诸祭。圣依赖内曰。此祭乃宗徒受之于主。教会受之于宗徒者也。今普天率土献之。以验马拉基之预言法。汝教有博学士名加表者。注圣人之言曰。定知与宗徒同时。及近宗徒之诸圣贤。以晚餐为新教之祭。此非一方教会。一位教师之意。乃系圣而公会。公信之道。公行之礼。教会受之于宗徒。而宗徒受之于耶稣者。故吾人皆当坚守。严绝路得等之谬论。而仍献祭于主焉。且非惟圣教献祭。即拆教亦献祭。主后数百年。叛离圣教之异门。尚皆献之。独汝耶稣教。废而不行。谓其无非食饼酒。此意盖出自邪魔也。路得自述。一夜忽有魔来。与之辨理。谓弥撒不可举行。辨驳久之。路得词穷。即从此废弃弥撒祭礼。惜。甘从魔诱。岂非自于救主乎。

张更曰。耶稣一次献身。即完千百代罪祭之礼。后世之人。无须再献罪祭矣。希白来书。况其饼。仍为饼。酒仍为酒。并非真变为主之体血也。何祭之有。经云。我祭司长乃献身赎众。一而已足。又曰。基督既一献祭。以赎人罪。则恒坐上帝右。辨正二十四张

卫真曰。所谓饼酒。仍为饼酒。非变为主之体血。前已辨明其非。不必再赘。汝又引希白来书为证。不知路得不以此书为圣经乎。如欲背路得而从吾教。以此书为圣经。固甚善也。然此书既为圣经。万不能自相矛盾。今观此书。保禄引达味圣王之言。谓耶稣照着的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司祭长。希伯来六章二十节如主不以晚餐之饼酒。发己体血祭献圣父。此言作何着落。盖襄时麦基洗德为至尊天主之祭司。饼酒祝献。创世记十四章十八节。主立圣体时。手持饼酒曰。此即吾体。为尔所舍。此吾血。新约之血。为赦尔等及众人罪。所倾流者。尔等宜如此行。以记念我。马太二十六章二十六节故保禄云。此圣礼恒行。以表主死。直到主降临之日。哥林多前书十一章二十六节。观是。则知主之晚餐。实为祭献。而此祭献。至世之末。永存不替。不然。不得谓主照梦基洗的等次。永远为司祭长。

汝所引圣经。耶稣献身赎众。一而已足等语。当别有真解。并非言后日。无庸再行献祭。请勿以辞害志焉。保禄之志。惟欲明耶稣之祭。贵于古教之祭耳。何也。古祭只杀牛羊。而牛羊之血。不足以涤我灵魂罪污。是以常献不断。迨救主之祭一至。古祭遂废。盖主受苦一次。救赎之功已完。以己之圣体实血。献赎罪之祭。则永坐圣父右。永不受苦矣今吾献祭。惟记忆耶稣受难受死之祭。并非使主再受苦也。即如主降生前。古教献祭。乃预表耶稣将来以身献祭。亦未曾使主受苦。古教之祭。系主所定。以启发人心。仰赖耶稣将来献身之功。蒙其赎罪之恩。今吾献祭。乃遵主命。效其原祭。记念其苦。望得罪赦。主虽不复赎罪。然永座父右。依然恒为吾人祈祷。希伯来七章二十五节。即隐于饼酒形内。亦恒祈祷。复将昔日功劳。献于圣父。祈求圣父念其苦功。以赦我罪。

如曰。主既献祭。后世不必再祭。若再祭。是藐视主之祭也。然则主赎我罪。我即不必信主。祈祷。受洗等。以蒙罪赦乎。抑祈祷。受洗等。即是藐视耶稣赎罪之祭乎。如曰。不然。缘信主。祈祷受洗。行圣餐等。正所以相通于主。而获其救赎之恩。今我天主教举行弥撤。亦犹是也。何不以此列彼耶。

张更曰。据保禄云。以利未人按旧约之规。自民间被选为司祭。今耶稣后。新约书中并无一字言及会督为司祭。若有斯言。何不引之为据乎。辨正二十四张

卫真曰。以利未人为古教司祭。乃援古证今之词。故保禄又曰。古教祭司。职分已更变。律法自然亦当更变。希伯来七章十二节。是祭司之职。只有更变。补续。永无断也。今吾新约。永远为司祭长者。吾主耶稣。除十字架上倾血之祭外。又照着麦基洗德等次。以饼酒变为自己体血。祭献圣父。命将此祭。永存于世。而托宗徒等行之。直至主降临之日。盖曰。尔等行此。以记念我。路加二十二章十九节主之宗徒。及接位之主教神父。即奉主命。以代主位。即永以主之圣体宝血。祭献天主。非司祭而何。且约翰亦云。救主使我等为祭司。默示录一章六节。约翰既为祭司。岂接续使徒之主教神父。独非祭司。故保禄曰。我有祭坛。坛上之祭物。在帐幕事奉之人。不得食之。希伯来十三章十节有祭坛。则必有祭献。必有祭司无疑矣。不然蔡坛为何而设哉。

彼又曰。所谓祭坛者。乃指十字架。祭物乃指吾主耶稣。献身为我灵食物。即圣经云。凡食我肉。饮我血之人。必得永生。辨正二十六张

答曰。如言祭坛。或亦指十字架则可。因主被钉。与行晚餐。同为一祭。如言专指十字架。则不可。其证有二。一。因古教献祭。必用牛羊。后遂分与人食。今主教神父献祭。是用耶稣圣体宝血。赐与教友领受。而事奉帐幕者。不克食之。若言祭坛表十字架。请问十字架前。有何食物。主所谓食我肉我血之言。乃指晚餐。非指十字架也。二。因以色列曰。到那时在埃及地。必有祭坛。为主而设。十九章十九节。自古至今。在埃及国举行弥撒之祭坛。不可胜数。而钉耶稣之十字架。并未立于埃及国也。

且主降生前。五百余年。天主借先知马拉基之口预言曰。我不悦尔。指当时司祭。亦不纳礼物于尔手也。盖自日出处至日入处。列邦之人。将尊我名。随在焚香。奉献祭品。惟洁是务。盖我名必为大于列国中。万军之耶和华言之矣。一章十一节。古经之言。即新教之。所言惟魂之祭品。处献于天主者。明明指新教之祭而言。是旧新两约。永行献祭之据。历历可考。焉得谓无一字。言及会督为祭司乎。彼又曰。马拉基之意。惟言普天之下。皆将归主。尊主为大。故必以祷为馨香。并以颂赞与善行。以及洁之心为祭物。并未有献饼酒为祭之意也。辨正二十七张

答曰。经中虽有祈祷。及他善工。称为祭献之处。而马拉基之意。则非指祈祷善工。实专指将来弥撒之祭。盖非对众人而言。乃特评论当时司祭之非也。言古祭将废。新祭将兴。曰。我不以尔为悦。不纳尔礼物。可见所将废者。必为古教祭司所行之祭。既欲革故更新。则所言将行于万国之祭。亦必属祭司所行之祭也。若夫祷告。及他善工。前古后今。时时皆有。并无革故鼎新之理。何用先知预言哉。请汝细心参悟。彼不信救主之旁门异道。如回教及敬邪神诸门。其或献祭。主必不享。汝耶稣教。又不献祭。然则先知所预言。惟洁之祭品。列邦之人。将献于天主圣名者。所指非他。即吾教弥撤之祭也。盖此祭系天主无玷羔羊。随在献于普天下者也。除此祭外。更有何祭。可验先知之言乎。

张更曰。汝教为死人献弥撒。以赎其罪。言明受银若干。许行弥撤

若干。此何异于利徒西门。以为神之恩赐。可用银买者耶。辨正二十四张。

卫真曰。为亡者献祭。与献银求祭。有古教时玛加伯之懿型为据。玛加伯下卷十二章四十三节圣教自古通行。古来圣贤载之甚明。见炼狱论。须知古教祭有四类。即燔祭。以钦崇天主无对之尊。让其掌握万物之权。谢祭。祈祭。赎祭。是也。今弥撤大祭。总括古祭四类之意。夫有赎罪之祭。圣教献之于主。以赎生者亡者之罪恶罪罚。使其得蒙耶稣舍身赎罪之功。有何不可。天上。炼狱。世间。诸圣本有相通之义。犹如人之一身。四体百肢。血脉贯通。则为亡者献祭。岂非合情合理之义举乎。

至于献银求祭。亦理所当然也。盍观保禄所云乎。尔辈岂不晓得办理圣事者。是靠着圣事得食。伺候祭坛者。是在祭坛有分乎。亦如此吩咐。传福音的要靠着福音养身。哥林多前九章十三节古教铎德代民献祭。蔗民之粮。十分取一。人欲献祭。必携牺牲。请司铎代献于主。祭后将胙肉奉于司铎。且堂中所用祭衣祭器祭台等。必须教众捐赀制造。是犹君为庶民劳心。则庶民代君劳力。贡献银粮。此当然之理也。故保禄云。我传于尔等救灵之道。如同撤种。就从尔等得养身之物。如同收成。此岂算得大事乎哥林多前九章十一节。祭司既将神恩通于教众。教众亦宜将世物通于祭司。正所谓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天下之通义也。自汝视之。古教司铎所行。保禄宗徒所论。不亦无异于利徒。西门以为神之恩赐。可以银买者耶。

张更曰。汝教举行弥撒。皆拉丁文字。此事明背圣书。究其所以定此规者。欲益神父之权耳。大纲二十四条

卫真曰。圣教所以定此规者。其故有三。一为不忘本之意。拉丁文字。即古罗马文字。罗马昔为各国之京都。亦永为圣而公会之京都。圣教会首。自彼得至今。恒住罗马。以为圣教基址。二为永不改变之意。拉丁文文字。永无更改。非似乡语方言。随时随地。改变无定。故正宜藉之。以存天主永无改变之正道。如用方言。则经文之辞。亦必随时随地改变。终无定规。且神父献祭。所诵祈祷之圣言。甚为奥妙。不便以诸国方言译之。使诸经文翻成华语。如用土音。则各省不同。且甚俗浅。如用文词。则蔗民难明。仿须教士详解。三为相通之意。圣教既为至一。诸国须有相通之语。以便传授主道。立定规条。议论公事。拉丁文即相通之语也。诸国主教神父凡有教务相商或亲赴罗马。或用书信。俱能以拉丁文达于教宗。天下万方。亦能彼此相通。明此三者。则知吾教所以必用拉丁文字之故矣。而谓欲以是益神父之权。是真望风捕影之谈。适足为识者笑耳。

张更曰。经云舌音不明。焉知所言乎。吾耶稣教。承遵圣经。不论传至何地。皆用该地方言。汝教恒用罗马古音。人皆难明。辨正八十

卫真曰。吾教传道署书。在何国则用何国方言。惟献祭行诸圣事。则恒用拉丁文古语。凡以非对众人言。乃对天主言也。万国方言。主皆通达。庶民或有不明。圣教经文。久已翻成方言。以便教友诵习。教士亦屡解之。是以人皆易明耳。古西方教。到处通用之经。俱是拉丁文。日后诸国所用之方言。皆由拉丁字出。至今西国大家子弟。莫不自幼学习。欲明弥撤典。易如反手。况圣教未曾概禁用方言。如东教会俄国等。自古皆用方言。圣教不为禁止。昔我教士。将弥撒经翻成汉文。教宗已允中华教士。俱可暂此事虽经中缀然亦可见圣教之意如何。


上一篇:第十二章 论圣体
下一篇:第十四章 论告解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3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