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耶稣真教(江玛利亚录入 王若瑟校)列表
·出版许可
·
·目录
·耶稣真教第一章 论圣经
·第二章 论圣教表记
·第三章 论圣教会首
·第四章 论传道之权
·第五章 论教会治法
·第六章 论遗传
·第七章 论敬祈圣母天神圣人
·第八章 论敬拜圣像十字架圣物
·第九章 论补赎及戒荤
·第十章 论炼狱及大赦
·第十一章 论圣事洗礼坚振
·第十二章 论圣体
·第十三章 论弥撒
·第十四章 论告解
·第十五章 论终傅神品及教士不娶
·第十六章 论真教外不能救灵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八章 论敬拜圣像十字架圣物
第八章 论敬拜圣像十字架圣物
浏览次数:622 更新时间:2022-12-3
 
 

第八章 论敬拜圣像十字架圣物

张更曰。汝教谓偶像可拜。盖亦自知违犯上帝命。故删除第二诫。后将第十诫分为二诫。以足其数。辨正二张

卫真曰。汝为路得之徒。亦知路得将主之诫命。俱行删除否。彼谓主之诫命。耶稣之门徒。俱不必守。且未能守。独信救主。赖其功绩。虽日犯主诫。无妨升天。今汝反谓我教。删除主诫。实属妄证。察圣经原文。十诫条目。虽俱系天主亲谕。但纷然杂陈。未尝分析明白。古之圣人。因其事而分析之。凡事同类者。则合而一之。其不同类。则析而二之。如第一诫曰。予外不可别有天主。勿雕偶像。天上水中百物。毋作像象之。毋拜跪。毋崇奉。以我耶和华即尔之天主。断不容以他神匹我。凡此皆一类事也。总命人不拜伪神。并不拜其偶像。惟钦崇一天主万有之上耳。尔教乃加意分为二诫。后将九十两诫。自古业已分者。合为一诫。藉以攻我。居心不可问矣。夫九戒毋愿他人妻。十诫毋贪他人财物。系禁人起六七诫之念。事原两岐。讵可合而为一。如曰可合。则六七诫毋邪淫。毋偷盗。二者。亦可合矣。夫六七诫禁人之外行者。不可合。而九诫十诫禁人之内念者。独可合乎。试为平心体察。孰是孰非。何难立判。

张更曰。天主禁人制造偶像。而敬拜之。主戒最详且明。今汝天主堂中。设有耶稣像。玛利亚像。使徒像。岂不违主之命乎。辩正三张。卫真曰。信如所云。则汝耶稣教。无论何国何地。有许多照像画像。琢像铸像。各式不一。不亦大背天主之命乎。张更曰。圣书不禁人造像。乃禁人拜其所造之像也。辨正四张卫曰。然则无论何像。皆可造乎。如中华画佛像塑邪态等事。教民亦可为乎。汝必曰。不可也。是故读书。不可拘泥词句。若拘泥词句。一切偶像。非惟不可礼拜。且亦不可制造。惟不拘泥词句。而思天主用意之所在。则知像有可造者。亦有可拜者。其不可造。不可拜者。乃邪神之像耳。盖天主虑犹太人染埃及国。及加昂地方之恶俗。造禽兽邪魔之像。敬奉如神。故垂第一诫。以防闲之。细玩圣经原文曰。毋雕偶像。毋崇拜之。应我耶和华为尔之天主。断不容以他神匹我。是明明指邪神之偶像而言也。若不拜假神之像。而拜神圣人之像。必非所禁。今将吾教敬像之礼详论于左。古时救主尚未隆生。古圣未升天。故未造像象之。敬礼之仪。不一而足。有以敬有灵者。有以敬无灵者。有灵者。以其具有美善而敬之。如奉神与敬人是。无灵者。原无尊美。可令人敬礼。惟以其物。或肖似乎当敬之人。而郑重及之。如今之敬像是。或以其物。属于当敬之人。而敬礼随之。如敬圣人之遗骸是。按此意以敬圣像。大非释道二氏之敬像可比。何则。则盖二氏以像为神灵所附。一若听之不闻。求之则应。而洋洋如在。顶礼焚香。则其立意已歧矣。况二氏所敬之神。皆非世人当敬之。则其崇奉又非矣。若我教敬像。明知神不附像。惟因像以敬其所象之人。非敬其像之形质也。虽为敬像。而原其心。实为敬天主。或敬先圣耳。故虽于像前跪拜。未曾望其求恩。乃望主求恩耳。依理而论。其人可敬。其像亦必可敬。耶稣玛利亚宗徒等本属当敬。则因其像以致敬。不亦宜乎。

且吾教敬圣像。圣书亦有可凭。昔天主谕梅瑟铸铜蛇之像。使人之被蛇啮者。遥望之而遽痊。户口册二十一章八节此铜蛇乃表耶稣十字架之像。则天主不惟不禁。且令人铸像以愈疾。古教时结约柜。乃天主临格之像。一日约书亚拜伏柜前。至日暮始兴。则古教时。亦敬圣像。为何新教敬像。便乖主旨。昔主亦尝借形显现于人。经云。我见诸座已备。亘古不易之主独座。衣缟如雪。发白如丝。但以利七章九节。耶稣受洗之后。主之圣灵。借鸽之形。降于首上。主若不欲人借像拜之。为何借像显现于人哉。彼曰。当时被蛇啮者。惟仰望铜蛇而已。并非敬拜。厥后有人焚香敬拜。圣王希西家将此蛇碎之。非明证其不可拜矣。答曰。古人仰望铜蛇。心中未尝无敬重之意。况此铜蛇。特比喻耳。并非圣像。圣王碎蛇像之举。因当时愚民。焚香敬拜之如神。今吾教敬像。岂存此意耶。张更曰。神惟两次借形显现。且无准拜其像之说。岂足证人必须以像拜神乎。辨正四

张卫真曰。上主若常以形显现。恐人误认为主之本像。此显现不贵次数之多也。即如圣经所载之言。虽云一次。亦当深信不疑。形既系主亲现。则吾人即不妨。因形画像以敬之。盖人情爱其人。必爱其像。见其像。如见其人。故兰刻木。李贺绣丝以肖其亲之像。虽其事不尽可风。亦足以见睹物思人之意。天下有同情也。形触于目。则易动于心。凡目所不睹者。则易忘焉。兹以目睹之像。助我忆主爱主。岂非甚善乎。奈何以为罪也。汝教之书有云。天下贤孝子孙。虑及父母年高。恐殁后失其模范。则或照其像于纸。或画其像于槟。藏诸净室。使其子孙。见而忆之。此永世不忘之意也。又如有功盖一世。名高列国。万民蒙其护佑。千载获其利益。则或琢其像于石。或铸其像以金铁。立于闲之地。使众人往来属目。欲其流芳百世。此永垂不朽之意也。此民德归厚之实效。辨正四张。惜也。父母及豪杰之像。汝知供之礼之。西俗每过其像。脱冠点头为礼。而耶稣玛利亚使徒等像。则以为不可敬礼。奚其可哉。夫堂中圣像。原为使众信友。触目警心而设。不更为民德归厚之实效乎。况尔教首路得。曾向罗马城下跪曰。至洁之罗马。我请你平安。圣会史记二卷四十三章。又况但以利一日三次。向耶路撤冷城跪拜。六章十节达味王亦向主之圣殿下拜。诗篇五章七节。是皆与拜像等也。尔反言天主教。敬圣像之非。不惟不效圣贤之芳型。且不遵尔教首之遗表。殊令人不解。

张更曰。罗马教中。圣徒之像前。有祭坛香烛拜圣徒如拜救主。此乃大谬。大纲二十二条。

卫真曰。圣徒像前。或设有祭坛。而祭礼则非献于圣徒。乃独献于天主。若香烛跪拜等礼。观其外。虽与敬主之礼相似。察其心则迥然不同。为子者跪拜其亲。为臣者。跪拜其君。为友者。跪拜天主。其跪拜一也。而其意。则大相悬殊矣。

张更曰。主后三百年。教中尚无拜像之规。四百年后。此规渐入教会。因此大相纷争。至七百五十四年。孔士旦城聚公议会。同心合意定拜偶像之非。通知教友。俱遵无违。至七百八十七年。尼西城之议事会允准教友。随意敬拜偶像。此天主教始定拜偶像之规也。以行至今。辨正五张。

卫真曰。数十年前。中国圣教艰难。教友不得建堂设像。迥异今日。岂得谓建堂设像之规。彼时未有。而始于今日乎。主后三百年间。亦犹是也。彼时泰西各处。屠杀教友。教友避难不暇。岂能随意供设圣像乎。彼时罗马教友公行祈祷。隐居地穴内。亦有所供各种圣像。至今犹存。游人至此。无不属目焉。迨降生三百年后。孔士旦皇帝弃邪归正。圣教大兴。教友始得自便。于是不论圣殿皇宫。官署民宅。俱供设圣像。见圣书史记卷一八十三张。藉以申昭事之诚。此非教规有异。时势不同也。汝谓先无拜像之规。厥后此规渐入教会。殊非正论。又谓主后七百余年。公会定拜偶像之非。殊不知。此非真正公会所定。乃昏君之虐令也。譬之中华秦始皇焚书坑儒。岂书与儒。果皆不善。当绝灭乎。至于圣象亦然。彼时虐王逼众教主。禁拜圣象。伊等懦弱。畏王之怒。不敢抗违。然虽聚公会。而无总主教监临。并无教皇允准。且教皇闻知此会。立即申斥之。该王恶名。遗臭万年。厥后圣教另聚公会。多位主教前来。忏悔自讼。仍定圣象依旧可敬。不意八百年后。路得背弃故教。将教会灭之谬说。又复燃起。其徒闯入圣堂。拆毁圣像。复蹈恶主故辙。良可慨已。

张更曰。汝教劝人拜十字架。真是令人践踏上帝独生圣子的血。且与圣经相敌。三教略论六节。

卫真曰。吾教敬十字架。因其为耶稣受难之具。藉以纪念其苦。并知其常显圣迹也。昔孔士旦见空中有十字架形式。架上写着。靠此得胜仗。他就照此而行。果然胜矣。同朝官员。因建一牌坊。表明得胜之由。牌坊上立一十字架。至今还有此牌坊。史记卷一七十五张。尔教亦云。主十字架。世人厌弃。我却一心恭敬。议圣神诗七十七首。又曰。孔士旦总王的母亲希莉娜。于主后三百二十六年。寻着钉耶稣的十字架。放在死人身上。立刻复活。后各处多人。往耶路撒冷去。恭敬耶稣钉十字架地方。又将十字架。分给人带去。各处有许多人敬拜。史记同上八十四张。圣人西利路亚利山府主教。亦曾言。十字圣架。当时教友。普天率土。莫不敬拜之。且自古及今。信救主之诸国君王。其冠上皆有十字宝号。据是同是一十字架。为何古时敬之则可。今时敬之则不可。尔教敬之则可。我教敬之则不可。况一部史记之中。不顾前后。既责天王教拜十字架之非。忽又表明十字架之灵迹。实为可敬可拜之圣物。巅倒错乱。不知何以自解。

张更曰。设为亲者。被凶人杀害。为子者。见杀亲之刀。惨伤至极。断无敬之之理。今恶党钉耶稣于十字架。汝教不但不惨伤。反悦之敬之。有是理乎。

卫真曰。主之十字架。与杀亲之刀。迥不相同。盖为亲者。被杀非出于甘心。并于子毫无益也。若吾主耶苏稣。则甘愿被钉。以补赎我罪。使我得为天主义子。吾念及其苦。不胜惨伤。而思及救赎大恩。不能不感激图报。此所以必敬十字架也。十字架实我主之宝座。拯世之实筏。胜邪魔之利兵。安可不敬重乎。且自古圣教有十字经。而教友常

手画十字圣号。以表信赖救主之意。吾敬十字架。亦即所以感念救主之恩也。奈何反谓践踏救主之血乎。张更曰。将前代诸圣之遗物。存之以为记念则可。若敬之则不可。其故有三。一凡此等物。属人而不属神。二如此之物。更不可敬拜。赖之以行奇事。盖如是行。乃明犯拜偶像之诫。三亦多有非属圣人之物。而强以为属圣人者。辨正三十四张

卫真曰。尔不信圣物。故出此言耳。夫物虽非神。却有属于神者。皇帝之物。皆以御号尊之。如御座御驾等。臣民莫不郑重。御赐之礼。皆以为宝贵。今属于主之物。称之为圣物。故有圣经。圣礼。圣堂。圣日等称。教友皆重之。而不敢亵。若属于人之物。其人为圣人。其物亦可称为圣物。然必有天主之证据。方可以验圣人。圣迹者。即天主之证据也。如天主允教友之求。因某人之名。赐病者立痊。盲者复明。死者复活。有众目共睹之奇迹。然后圣教访查明确。毫无可疑。方准定为可敬之圣人。人可敬。则属于斯人之物。亦自可敬。但非敬斯物之形质。惟敬斯物所属之先圣耳。若此尊重圣物有何不可。

试观圣经所载。依利亚之衣。能分河水。列壬诏下卷二章十四节。以利杀之骨。能活死人。列王记略下卷十三章二十一节。保禄之巾。能医病驱魔。使徒行传十九章十二节。以色列人。抬结约之柜。河水断流。民得过焉。约书亚三章十五六节。非力士人。将结约柜置于大公之侧。大公陨于地数次。撤母耳前章三四节。且乌撒偕扶结约柜。遂陨殁焉。种种圣迹。昭然可考。岂非天主圣意。欲以斯物。令人沾恩乎不然。何灵异至此乎。所谓有非属圣人之物。而强以为属圣人者。若论在私室暗地。一二人所敬之物。容或有之。原未可定。若在圣堂公所。大众所敬之物。则断然无之。因此圣物必先经主教考核确实。方可供于堂中敬礼。即或教友千万中偶有一二。课认圣物。亦不为获罪。盖其外礼虽差。而其心不差也。

彼又曰。按天主教之书云。巴多罗买之全尸。永存罗玛天主堂内。然据彼尼法都教会云。圣人之全尸。仍在彼处。并未经迁移。是圣人言两全尸矣。此外有二城言各得其全尸之大半。

答曰。按圣教日课。巴多罗买全尸。昔自彼尼法都迁移谢罗马堂中。至今仍存该城。若谓二城皆有斯徒之全尸。好事者为之也。

张更曰。汝所言诸物。如此灵验。皆为当时之事。并未复显灵异于后日也。辨正三十四张。

曰。后日灵异不显。即不足尊重乎。主受洗时。会显灵迹。尔教每行洗礼。亦显灵迹乎。昔宗徒按手于顶。使人领圣神。亦有奇迹可验。尔今行坚信礼。亦有奇迹否。显灵之际。汝敬之。不显灵之时。汝即不敬之乎。查古教帐幕内。有四面包金之约柜。里有盛玛纳之金罐。亚伦萌过芽之杖。两块刻约之石板。希白来九章四节。凡此圣物。当时亦无灵迹可观。而永存于圣所。以为敬重。更可奇者。圣母所居之室。原在纳匝肋地。主后一千二佰九十四年。乃自腾空移于玛济亚省。居数年。又自移于意国罗肋城。去罗马府不远。数百年来。四方诸国。往拜圣室者。络绎不。所显圣迹。不胜枚举。何其奇也。而谓不足尊重乎。

张更曰。汝教敬圣物圣骨。安置堂中。谓能治人百病。又截木为段。谓是十字架原木。卖于教友。随身佩带。能得保护。不知此木当已朽腐。即使不朽。又何以取用不尽乎。如此谬妄。欺人实甚。虽然犹有信之者。魔鬼之能耳。辨正三十四张

卫真曰。汝出此言。是无所珍重之物也。主之十字架。实属可敬。前已辨明。昔孔士旦皇帝之母。寻得十字架三座。何以分别是主被钉者。就是放在死人身上。即刻复活者也。史记一卷八十三张。主特显灵迹。使人认明主之十字架。则贵之敬之。不亦宜乎。若彼所云。吾截木为段。卖于教友。以为十字架原木。此系毁谤之言也。卖伪为真。君子不为。以此诬人。尤非君子所为也。且圣教严命。凡诸圣体。不可买卖。谓原木已朽。此言亦非。盖主后三百余年。赫肋纳皇后。自土中寻得。仍未朽腐赫拉可皇帝。主后六百年。自波斯国夺回。犹未朽腐。嗣后即以金银镶之。更安得朽腐哉。汝谓何以取用不尽。试观西国博学士著书。细天主教会堂中。或教友手中。所存圣架原木。其总数终不足与主被钉时原木相比。汝怪吾佩圣触。及十字架原木。不信此等圣物。能保护愈疾。夫保护愈疾。非此木此触之能也。因吾信主祈主。赖救主受难之功。或因圣人之转达。而得保护。愈我疾耳。此亦情理中所必有。自古通行。尔教亦曾言之。觅圣会记卷一八十三张。且圣人之阀。曾在世立功。为事主之器。今为在天享主者之遗骸。日后复活升天。永与灵魂相结。其人可敬。其遗骸亦自可重。则安置堂中。有何不可。如此敬重。自古已然。非创自今日也。

圣会史记载。主后三百余年。教友多赴彼得保罗等使徒。及致命圣人坟墓敬拜。况主之全能。以此圣髑屡显奇迹,历来圣贤所记。史书所载。录不胜录也。乃汝犹执迷不信。是真魔鬼之能耳。


上一篇:第七章 论敬祈圣母天神圣人
下一篇:第九章 论补赎及戒荤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