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耶稣真教(江玛利亚录入 王若瑟校)列表
·出版许可
·
·目录
·耶稣真教第一章 论圣经
·第二章 论圣教表记
·第三章 论圣教会首
·第四章 论传道之权
·第五章 论教会治法
·第六章 论遗传
·第七章 论敬祈圣母天神圣人
·第八章 论敬拜圣像十字架圣物
·第九章 论补赎及戒荤
·第十章 论炼狱及大赦
·第十一章 论圣事洗礼坚振
·第十二章 论圣体
·第十三章 论弥撒
·第十四章 论告解
·第十五章 论终傅神品及教士不娶
·第十六章 论真教外不能救灵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四章 论传道之权
第四章 论传道之权
浏览次数:66 更新时间:2022-12-3
 
 

第四章 论传道之权。

张更曰。汝重教会之权。言天下人民。无事不当听教王之命。吾重人之自主。惟凭一己之天良。惟耶稣之命是听。此自主之心。非教会所能夺也。汝谓吾无教王即无荣。而吾正以此为荣也。辨正十七张

卫真曰。汝教无王。故一人之言。前后不符。众人之论。互相矛盾。吾不知其光荣何在。汝重人之自主。若无父无君。岂不更得自主乎。如曰无父举则家不齐。无君。则国不治。吾亦曰。无首则教不联。知君父之权。本于造物主。不可违也。即知教首之权。本于救世主。不可抗也。国有国法。家有家法。使为子为民者。循规蹈矩。不得任意自专。而教亦必有教法。使教民信所当信。行所当行。不得谬作妄为。耶稣云。不听教会者。即视之如异教人。一般。则吾教以服教首之权为荣。宜也使有人曰。吾惟皇帝之命是听。若官长之命。吾决不听。此人讵得为良民乎。今汝听耶稣之命。为何不听代耶稣之权者之命。听之者。即听耶稣也。轻之者。亦即轻耶稣也。张更曰。听尔者即听我。此耶稣谓使徒之言也。但使徒遗世。固未尝有人接其位。代其权者。贵教谓教王接彼得之位与权。今之神父。即昔之门徒。意谓昔之门徒。由救主所得之权。即传于后世为会督者之权也。此言甚谬。盖使徒之职。及所行之事。所受之权。乃为使徒所独有者。无论其前其后。未有与之同等者也。辨正二十九张

卫真曰。汝谓使徒之职与权。乃其所独有。斯言实属不经。耶稣谓宗徒曰。上天下地诸权。悉付于我。故汝往训万民。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洗之。凡我所命于尔者。使之俱遵。我日偕尔。至世之末焉。据是以观。宗徒之职。与权包含有三。一传道。一施行圣洗等礼。一使万民俱遵主命。察此三者之职与权。无时不当行也。因耶稣所言往训万民等语。非独指一代之万民。乃指代代之万民。至世之终。何代不必训人以主之道。使其领受圣洗等礼。悉遵主命乎。是以宗徒之后。必须世世有任其职。行其权者。而耶鲸所云。我日皆尔至世之末日。是明明指后世。接职受权之人而言也。不然宗徒等岂活至盘石以弗所二章二十节观是。若无接续使徒之人。将我教众建立宗徒之上。灵宫何以成乎。又云。耶稣所设立者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者。有为牧者。有为教师者。以成就圣徒。司理教事。培养基督之身体。身体者即圣教会也。直至我等归于一信。共认上主之真子。皆成为完人。无似孩提。中人诡计。顺从异端。如被风波摇荡。以弗所四章十一节。由此可知。耶稣所立使徒教师等。其职其权。必须世世相接无间。

察宗徒之所行。明见此理真实。即如茹达斯亡。复选玛弟亚为使徒。保禄亦选立提多与提摩太为主教。命之在各城立司铎。将所关于保禄之言。转托于忠信。而能教人者。凡人抗违主道。以权严责之。陷于异端者。严斥之。如仍不服。则必绝之。可知保禄所瞩之二位主教。职与权。虽次于宗徒。实与宗徒同义也。况宗徒又选立七位会吏。即六品也。其中有斯德望。首先致命者。

张更曰。使徒广蒙圣神多恩。能显奇迹。能通万国方言。彰显人心隐密之罪。后人果能敬承使徒。当必同受是恩。既未受是恩。是明明未受是职也,辨正三十张

卫真曰。汝何以受恩与受职。并论哉。夫传道行圣礼。治理教务。无时可以不行。然非人所得自擅。必任其职。操其权方可妥行。此职与权。如非自宗徒而传。敢问自何而来。若恩之或有或无。或多或寡。皆由圣神随意分赐。况宗徒受恩之多。后人受恩之寡。理亦各当。譬如方栽之树。宜培之灌之。迨至根深叶茂。即不必培养。惟以日暄雨润而已。教会当方立之时。必须多蒙特恩灌泷。广传之后。日新月盛。虽未能离主之恩。正不必如初之多也。

若果宗徒之职与权。未传于后世。为何尔教合辨云。赦罪之权。实非独予彼得一人。至后世门徒。皆有是权合。合辨八张岂非一书之中。先后自相矛盾乎。再观尔教大纲。此理亦载甚明。或曰。昔固有使徒长老执事之权。但此暂用。非欲后世公会。恒守不替。此乃缪甚。世世代代。必有会长会吏等。彼所行之事。虽下于使徒。而意与礼则相同。盖使徒自立会长会吏亦如主立使徒焉。见大纲三十六条张更曰。蓝督会长会史。三等品级。永存无更。固也。然吾耶稣教。自不敢谓毫无错谬。盖世人辨理教会之事。欲求其一无错误。实属难能者也。今天主教。竟曰能之。吾不知其为何许人矣。辨正十三张卫真曰。汝不知天主教仓何一许人。吾知其为救主许为无。错之人也。此即宗徒之职与权。所含之三者。可以明见。三者以传道为先。宗徒既有传道之职。众人必有听信之分。故主曾言。不信者。罪已定矣。直此传道之职。与信道之分。非独指当时之人。乃世世必有以传道为职。以信道为分之人。至世之终。永无更改。所以主差宗徒曰。吾日偕尔至世之末焉。又曰。吾赐尔一位保惠师。即真理之圣神。必永远与尔同在。训尔以众理之实。由是观之。宗徒传主之道。万无差谬。即接其传者。世世代代。亦永无差谬。否则。主岂永偕伊等哉。圣神亦岂永与伊等同在哉。如谓后世圣教相传。已改宗徒之道。是谓耶稣许而不践。徒然出此虚言也。侮辱耶稣。奠甚于此。昔主曾向彼得云西门。娑殚要簸尔等。像簸梦子一般。但我为尔祈祷。使尔信心不变。尔归正后。即背主后悔改之意。要坚固尔之弟。兄路加二十二章三十一节。主之言。非独为。宗徒设也。乃兼指后世接其权职之人。言其所传之地。日后。娑殚必要设法摇动门徒之信心。主特为之祈祷。使其信心永不失丧。故知彼得与罗马接彼得位之主教。信心永存。以主之圣道。永坚弟兄之心。此即吾主所选建立教会之盘石。而地狱之能力。永不能胜者。如谓罗马教会信心失丧。传道有错。则是主之祈祷。徒然无益。而地狱永不能胜之许。亦豪无所践矣。谁敢出此言乎。

耶稣所立真教。至一。至圣。至公。并自宗徒传下。尼西信经载之。汝亦信之。不但初时教会如是。乃永远无不如是。吾世人亦无时不当如是笃信。盖主之圣道。永无更改。倘使教会谬传主道,则教会即非至圣。并非传自宗徒。前时后时不同。则又非至一盖真道惟一。而谬道则多纷岐。难一更难公。宜乎以无错为难能也。夫证明。谨守。讲解。翻译圣经。定论道理。此职亦含在传道之内。即尔教著书。亦有此论。据大纲云。遇纷争论道之际。教会可释其纷。以定当信之要道。若昔之犹太保卫旧约。于今亦然旧新二约。授诸教会掌管。因公会有关邪救正之权。蒙圣神之恩。感化引导。自能分晰何者为诚。何者为假。二十条又救主云。不肯听教会者。即视之犹异教人。亦如税吏一般。是以教友或不服从教会所定当信之要道。其非匪浅。即非真教友矣。如谓教友。皆可任意讥评圣教所当信之道。以为不符圣经。自作聪明创立新论。岂非自居于教会之上。而废弃教会之职与权哉。主以圣神。赐于教会。未曾许于张李某人。使之以下犯上。任意妄作。大纲一书。业已明载此意。尔何不三复思之耶。今将此理。推至极处。勿似大纲半途而废。昔主赐职与权。非均购于教会众民。也非赐于国王。更非指名赐于英国教会。乃专赐于彼得及诸宗徒。历代传于教宗主教。行于圣而公会者。今英国教会。为国王所立。又为国王所摄。虽自名圣而公会。既不服教宗管辖。久离圣而公会。究属以下犯上之私会耳。故是职与权。以及圣神之恩。久巳断焉。张更曰。汝教缚信友之心。使其当入教时。皆先誓愿。必信教会所定者。嗣后或偶明理。而晓教会之谬。无奈已为教会所束不敢违逆。恐以妄信异端。论罪出教也。合辨四张卫真曰。人之自主。为父母者。束之以家法。为师者束之以学规。为君者束之以国律。汝不以为非。今圣教会束之真道。即以为非乎。况教会之束缚。本系救主所定。非教会自定之也。欲使吾人。无似孩提中人诡计。顺从异端。如被风波摇荡耳。以弗所三章十五节设吾有错。无圣教之束缚。孰范围我以正耶。今谓教友或晓教会之谬。殊不知。教友难免无错。而圣教会中。耶稣与偕。圣神常在。恒以真理引导之则。必永无错也。察大纲序。知英国教会。与圣而公会分离之后。先定教理四十一条。后复刚创修改。谨存三十九条。嗣后三百年间职任监督等。必先应许。信从各大纲。而后可任厥转。是彼教所定之理。赤曾使人誓愿必信矣。彼如是行。不为柬缚人之自主。乃谓吾教束缚之。是岂平心之论哉。耶稣真教。四章六十五六十六彼教诸理。任职之教师。未必皆必悦诚服。且未必无心中怀疑不安之人也。夫吾教自知无错。如此行之。亦不为越分。彼教未敢自保无谬。先立后改。又强人必信。有是理乎。张更曰。试即汝教所议定者言之。则知其实有错误也。西历七百年。始改旧规。定准以圣人为中保。西历七百八十七年。始定设立圣人像于堂中。西历一千七百六十年。始定教会不能差谬诸如此类。不可胜数。余遍查圣经。概无此理。合辨六张卫真曰。汝言是。耶稣之言必非。耶稣之言是。尔之言必非。救主与圣神。永与教会同在。此救主亲许之言也。安能有错误乎。汝虽遍查圣经。若独凭一己之私见。亦难免错误。圣教会数百主教。公议会。遍查圣经。赖圣神光照。较汝一人。岂不愈明。吾与其信汝一人之私言。何如信救主。及教会之公论。即所定准者。经中或未详明。或未记录。圣教以口传。解之补之。使我明达奥义。有何不可。至所谓天主教。某年始改旧规。殊属诬枉。按圣教通。当云某年某异端方与。不符圣经恒传之理。而圣教聚公会。定是理实系自宗徒所传。教友必当依旧遵信。不信者,绝之为异端。历来异端始起。圣教必如是揭明正理以遏之。而汝遂谓圣教始改旧规也。凭空诬断。变乱是非。难逃主鉴矣。且汝何不云宗徒聚耶路撒冷公会。始改旧规。定准教友。不必戒荤。余遍查旧约。并无此理。又何不云。数百主教聚呢西城公会。始改旧规。定准圣子与圣父同为一体。为何主后七百年间。汝未言圣教公会。更改旧规。待至七百年后。方为变更。得毋先有圣神。而后即无圣神乎。如其果然。则自主后七百年。直至那路得之时。期间八百余年。耶稣之真教何在。未闻别有所谓耶稣之教也。天主教非耶稣之教。而又别无真教可从。则八百余年间。耶稣之教。不已湮没无闻乎。耶稣之教既没。则耶稣之言虚妄救世之恩涸竭。天堂之门壅塞。圣道之传中。而吾后世之人。焉得救灵哉。张更曰。汝教所定之理。多与圣书相背。必无圣神感动明矣。辨正十二张卫真曰。主昔谓宗徒曰。尔往招万民为徒。是知教中有为师者。亦有为徒者。名分各殊。不可相混。为师者。惟宗徒及接宗徒位之教宗。并结合教宗之诸位主教。圣书悉托其手。衍递授受。为人讲解」主许以永远同在。又赐圣神训诲无谬。主教以下。皆为徒者。汝自分当居何等。汝非接宗徒位之主教。又与教宗断。非师也明矣。如自认为徒。则徒不能胜师。若背师而自居于师之上。殊出情理之外。是主所言之伪师也。外披羊皮。内藏狼心。其何由蒙主同在。圣神训诲乎。且主曾亦训人。谨防伪师。汝谓圣教所定。多与圣书相背。吾不信你伪师之言也。且我教如果所变更。与圣书相背。恐当时之分途叛教者。不可胜数。何传至千五百年。只有济你教叛离根本。此何谓也。张更曰。汝教渐渐改易。令人不觉。后虽觉之。而犹望其醒悟复原。故不遽离弃。后因寡不敌众。才勇不足。故不能离弃。或因故交难绝。不忍离弃。迨路得时。更易者多而且要。时又有才德兼优。勇敢过人诸公。故离弃故教。而重整耶稣之教。辨正三张。卫真曰。此文过之巧言也。且不必再论。主以圣神赐于教会。永远同在。训诲启迪。使凡诸端道理。永不能改。即使教会渐渐改易。则此方与彼方不同。何至今普世圣。同信一道。共循一途。毫无异致耶。试观汝教。屡更主道。各方自趋一辙。汝能令人不觉乎。我教何独令人不觉。若一人不觉容或有之。众人不觉。实属难信。即便愚人不觉。圣贤亦不莺乎。若谓当时圣贤不觉。迨千百年后。汝方觉焉。其谁信之。如既觉而莫敢直言正。反顺之媚之。坐视教会误入岐途。断非圣贤之所为也。安有望其醒悟复原。而可不尽力救正者乎。然观古来圣贤。所遗之书。屡责人过。不稍容恕。而于圣教道理。则皆心悦诚服。从无一语言其更改者。汝又谓才勇不足。寡不敌众。然则大众皆远离真道乎。此言有何凭据。况教会圣贤。树继无间。德才兼优。其数或寡。亦可敌众。又谓因故交难。不忍离弃。是圣贤亦曲从私情。枉道徇人若此乎。独不惧如此行事。必致丧灵离主乎。我知圣贤断断不出此也。汝又谓其勇敢过众。始毅然离弃。故教。自成一教。是无异路济弗尔叛逆天主。率群魔同堕地狱也。汝亦谓之勇敢过众乎。张更曰。查圣经屡言。使徒各有错误。雅各亦自认曰。吾众数蹈于愆。耶稣之使徒如是。后世门徒。更无论矣。岂得谓全智。毫无差谬乎。辨正十六张。

卫真曰雅各所言蹈于愆者。非谓谬传主道。乃谓思言行为中。未能无过耳。今吾-教宗主教。依然如是承认。一如雅各所言。认己数蹈于愆。虽不至谬传主道。固未敢自称为全智也。

彼又曰。昔立比留教王。将尼西会所定之信经。全行废弃。尼西会所定者既是。则教王立比留所行者非错谬乎。辨正十三张。答曰。谓教宗立比留废呢西信经。我未之闻也。惟闻当时有数位主教。惑于异端。欲废呢西信经。但不敢显行。因邀同多位主教。另定一信经。字面与呢西信经相同。惟有含糊不明处。立比留未加深察。率而淮之。而彼数位主教。即藉此信经含糊一之词。以攻呢西信经。此事则有之。若谓废弃呢西信经。固子虚乌有趣也。又曰。昔在以弗所城聚公议会。以定人之原罪等理。事后千余年。得伦公议会将是理废弃。辨正同上。

答曰。吾闻以弗所公会。聚于圣母堂。定玛利亚为天主之母。为当信之道。未闻其定人之原罪。如何不知何所据而云然。又曰。昔孔士城聚公议会。将已故教王何若利士定为异端。故诅咒之。将其除诸教会。辨正同上。答曰教宗何诺利士。是时已故。所谓除诸教会非他。即不敬重追念其名而已也。其故亦非谓教宗传道有谬。只因其于异端人之谬道。未肯毅然严绝。有似手祖庇异端者。此其故也。自彼得迄今。一千九百余年。其间教宗二百六七十位。能举此一二人所行似谬非谬之事一二端。则天主之保护教会。使之永不能错者。已昭然若揭矣。尽人力哉。又曰。昔汝教有二教宗争职。彼此诅咒。约有四十年之久。此事于教王无错之理。不知何以解之。辨正同上。答曰。此事于教首无错之理。丝毫无干。二教宗争职。专必有一一伪。先选者为真。后选者为伪。使真绝伪不为越分。使伪绝真乃伪之尤也。虽或此国以此为真。而遂碲此。彼国以彼为真。而遂碲彼。然二教宗传道各方。均无差谬。但人共晓会首必须惟一。故后聚公会。同心请二位争职之教宗辞任。另选一教首。张更曰。若东教会。即耶路撒冷。立山大安提尔等处。诸裂教之会也。其离正道。原难实说。至于罗马教会。过难弹述。附会过多。攻至正道氓灭。见大纲十九张。卫真曰。殊不知东诸教会。与罗马教。共循一途。七件圣事。弥撤祭典。代亡人祈祷。主教神父代主之权。跪拜圣母天神圣人。而敬其像。种种礼仪。皆与吾教相同。路得未生数十年前。东诸教会。与罗马教。共聚拂冷迹城。同心合意。归服罗马主教。遵之为教会之首。与吾教共成一会。犹如一身。其人后行。虽不符前言。终以路得之门为异端。而未肯与之相通。今尔乃谓东教会。错实难指。而罗马教会、则过难阐述。一理一礼。东教会信之行之。则曰未离正道。我教会信之行之。则谓正道泯灭。毁誉由己。褒贬从心。岂是公平之论。此无他。即谚所云。有恩不报反来为仇。尔等学主之道千年之久。谁为尔师乎。尔教与罗马教。犹如徒之于师。子之于母。枝之于树者然。首传圣教于英国者。乃圣奥斯定主教等。而此主教系罗马教宗额我略所派。若德国教民。今从路得者。其先祖七百年间信造物之主。蒙救赎之恩。亦皆系勃尼发主教等所化之人。而勃尼发主教。亦奉罗马教宗所遣。可知数百年间。与罗马教原属一体一旦分拆。已属忘本源。乃又倒戟反戈。毁谤罗马教会。扪心自问。安能无槐哉。


上一篇:第三章 论圣教会首
下一篇:第五章 论教会治法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3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