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雷鸣远神父书信集(卷一)列表
·第一辑 修士期(一至六)
·第二辑 中国之旅(七至十三)
·第二辑 中国之旅(十四至二十一)
·第二辑 中国之旅(二十二至二十八
·第三辑 天津传教(二十九至三十四
·第三辑 天津传教(三十五至四十一
·第三辑 天津传教(四十二至四十七
·第四辑 充军,上诉罗马(四十八至
·第四辑 充军,上诉罗马(五十七至
·第四辑 充军,上诉罗马(六十三至
·第四辑 充军,上诉罗马(六十九)
·第四辑 充军,上诉罗马(七十至七
·第四辑 充军,上诉罗马(七十八至
·第五辑 在欧洲。中国留学生。园满
·第五辑 在欧洲。中国留学生。园满
·第五辑 在欧洲。中国留学生。园满
·第五辑 在欧洲。中国留学生。园满
·第五辑 在欧洲。中国留学生。园满
·第五辑 在欧洲。中国留学生。园满
·第六辑 返回中国。苦修会(一三二
·第六辑 返回中国。苦修会(一四0
·第七辑 抗战。完成(一四八——一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一辑 修士期(一至六)
第一辑 修士期(一至六)
浏览次数:5900 更新时间:2009-3-17
 
 
 

  致胞妹丽西

    此信是弗雷迪(雷神父)写于进巴黎遣使会修院做修生时期。那时他十九岁,充满初学生的热忱,当他知道妹妹丽西即将初领圣体,正在留校住宿做准备功夫,遂写这封信鼓励地,此信写于一八九六年五月十八日巴黎。

可爱的妹妹:

    给你写信,不仅高兴,几乎近于自豪了,因为我身为修士,给要初领圣体的你写信,实在光荣极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高兴.我的好妹妹小丽西,我有好多事向你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你现在一定喜欢,我也回忆起我在初领时的幸福,哦,这几周确实令人怀念。

今天早晨想起你。我想向你提一个小小的建议,你会让我提的,不是吗?因为我穿了修士袍呀,这是可爱的母亲使我想起来的一句话。她向我说你不愿意谈你如何打扮,这一层使我充满了喜悦,我从此看到,我可爱的小妹妹这样早就对衣服不太关心了,这种心胸真是太伟大了。要继续努力,你一定知道,圣童贞和圣人们决不为衣饰操心。这以后,好妈妈又说:「丽西只希望回家后再试衣服,她不久就返到我们身边了。」这好吗?就这样罢,我非常懂得这意思,因为你愿意在外住宿,好多受苦。我在你的情形上,远不及你热心。你在初烦的前夕,要勉力只想天主,在这八天内也要如此。现在你要收敛心神,燃起领受你的救主的热火,你越想念祂,你越能感受祂接近你的甜蜜。我向你提出一个准备得更妥善的方法,就是你有幸在圣母月初领圣体,你可祈求圣母赏赐你像她烦圣体时所做的准备和所发的热爱。这样一来,我可爱的妹妹,你可看到,你是多么幸福,获得所爱的,是多么甘甜,可是,你不要只顾自己,在求祂,从祂头上,更好说,从心胸内赐给你一切之后,要为你所爱的人祈求,最后,也为我祈求一点点哪.是的,我不堪当承受主的恩惠,我只觉我是最贫穷的,越是贫穷,越需要施舍呀,我请你为我祈求吾主,使我完善的仿效祂。你不会忘记罢?

    我还有一件事要说:真福(指董文学神父)论圣体说:「仆人应为养育他的人工作」,你懂得这是什么意思吗?吾主以祂的身体养育你,赐你丰富的恩宠和幸福,你应该还报。你并未为祂受过苦,你现在要坚决的应许,且决心实行。哦,你若是这样做,你就有福了,且为好天主所喜爱,因为爱天主,为天主做一切事,天国就开始来到世界上。你的生活就和天使圣人一样了,你愿意成为一位圣女,不是吗?

    我该停止说话,因为我发觉我在做演讲。请你原谅我被情感支配。你知道,我是多么爱你。我多么愿意你成一位圣女,而初领圣体正是开始成圣人的好日子。这天,天主愿意把祂完全交给你,你也要完全奉献给祂,以全心、全力、去爱祂。你将发现,你是多么幸福,

    我希望你领圣体的当天,你若有时间,或拖到次日,你单独给我一封信,不必修词。不必客套,告诉我,在这美好的日子,你有什么感受,你如何爱耶稣。切望你不要拒绝与我分享你的幸辐。不要用「您」,不要修词,简单的写给我就够了,你知道,我们都是乡下平民哪!

我可爱的妹妹,这次我不敢拥抱你,我的祝福没有什么价值,愿好天主降福你,愿圣童贞,你的圣母保护你,愿爱你的护守天使陪你到耶稣跟前;可爱的妹妹,愿你以纯洁的心,享受那爱的幸福——请为你可怜的哥哥做一点祈祷,求好天主宽赦我。

       万桑雷(雷公进遣使会时,取的名字——译者注)

 

  致胞弟伯达

    此信写给大弟雅德逢(伯达),他们二兄弟自幼年期就非常要好,互相信任。雅德速才进玛来速的本笃会几个月,父母首次到隐修院看望他.万桑也于这时期写这封信安慰弟弟。此信写于一八九七年二月七日巴黎。

可爱的弟弟:

    我急忙写这信,我是有理由的。

    我由经验知道你星期一晚(指父母看望他辞别时)所受的考验,我来安慰你,鼓励你,你不但要以顺命的态度,而且要欢欣喜悦的背十字架:这十字架是基督动人的邀请,你甘心情愿接过来的.我们都在度修士生活,我想在一切事上,尤其在困难的过程中,要和在俗世中一样彼此协助,不是吗?我愿意知道你的一切叹息,好给你平复,你的一切眼泪,好为你拭去,你的一切软弱,好在你身边分担,在天主拣选你走的路上支持你。

    当你和父母做最后拥抱,我们的好父母泪睛满眶,在昨天晚上或是今天早晨离去时,大门在他们背后关上了,你自言自语说:唉,这对我不算什么,我知道如何受苦,虽苦亦甘。然而,父母非常爱我,现在绕着那坎坷的山路巡回,再看不到我随他们返同家中去了……这时你感到心痛欲裂。头重如焚,心胸塞满了泪。隐修院好像更为黯淡了。你的小房间完全空虚了。因为人们称这时刻好天主隐退了。诱惑就从这方面袭击你:1忧愁;2对圣召乏味。这第二种魔鬼作祟虽然凶猛,但不久即可克服,第l种却要停留一个长时期才能消除;这是最大的障碍,尤其你的心神飞驰,随可爱的父母乘火车去伊普尔(万桑与其弟少年时曾居住在比国伊普尔,其父费尔命先生在那里做律师,他在描写弟弟可能陷入对童年时家乡和父母的依恋。——译者)……直到宁静忽然建立起来,你不再想念父母了,只是为他们祈祷,这时,不必停止对父母的怀念,为督促自己为他们祈祷。……

    请为你可怜的哥哥祈祷,我因对吾主和对祂无玷的母亲的爱继续愈来愈爱你。

                                       遣使会士雷万桑于巴黎

  致好友汤作霖

    万桑结识同会的一位弟兄埃及籍的安东、高达(朱华后取名汤作霖).为了标明他们共同的理想,万桑亲撰了一篇拉丁祷词,交给朋友,相约日日诵念,此后二人日日必诵不辍,直至死期。译文如下:

    主、耶稣基督,你曾说:我的轭是柔和的……然而你又邀请追随你的人背负十字架;求你使我们同心协力,共同在爱德之中,双双背负你的十字架……因为我们是众人的负债人,使我们在你的仁慈内,为众人作你的芳香气息,放射爱,温和及圣善的喜乐;并愿以每天的甘苦接受你的良好而祝福的十字架,使我们以最圣善的死亡获得拥抱你的幸福。

圣玛利亚,极甘饴的母亲,求以你的胸怀温暖我们,以你的大衣保护我们,以你的垂顾指导我们,跟随你的道路,抵达天主那里,愿祂受赞美,在万物之上,直到永远,河门。

 

  致胞弟伯达

    万桑读书,成绩优异.为此长上决定派他至罗马。照往例,被派去那里的人是准备在欧洲任教授的职位。万桑在永城正巧要和大弟伯达(雅德速进入本焉后取的圣名)会面。

    然而,到速方传教的事如何呢?

    「处处都有十字架」……悲剧发生了,他的「健康」 。而和他可爱的弟弟长期分手不过是一个小的情节而已。

    一八九九年十二月什五日于达克斯(法国)

一个婴孩为我们诞生了:阿肋路亚!

可爱的弟弟:

    「……」首先向你贺节,温柔的弟弟,祝你过一个甜蜜的美好的圣诞节,也祝一九00这圣善的年,可是我能向你贺什么呢?因为主基督接受的是痛苦、泣涕、随处的十字架。是的,我说话的对象是你,能了解我,不是吗?最美丽的路是充满荆棘的,唯有愈来愈接近基督,仿效祂,我们才会进步。

    关于这一点,你的第二函使我非常高兴,你所写的,正是我感受的回响。虽然我不太热诚,但不禁为圣诞节所感动。我不想做比较,在我看来,圣诞节确像传教士的庆节,传教士是救主的直接合作人,由祂派遣去宣讲,授洗:「我们是天主的合作人」。我们被召做司铎,亲尝救赎的效果,更为接近,这是多么幸福啊,……我应该说,我想你也一样,在我心灵中的感受,不能叙述,我觉得这是无法形容的……我们一起祈祷,成为真正的圣人,向我们贫穷的弟兄们行善。

    千谢你与我本会弟兄来往,你认识的黎可为和包端两位遣使会神父都与我很熟,很恩待我,请代我感谢他们,向他们致意,不过由他们为我谋求接近你的位置,我不大感兴趣(其弟伯达至罗马读哲学和神学,写信邀他去,得悉他已将被会方派往读书。因之,他说明遣使会派会士去罗马的用意——译者)。

    为什么我不想有这个位置呢?

    我可爱的弟弟,我对应做的牺牲,心痛欲裂;我们修会的情形,直至今天你尚有所不知;去罗马,实际上,几乎是铁定不能至传教区。我能做吗?我的长上们对我的圣召,这视为与身体相等的圣召,意见一致,这你是知道的。我心灵的状况,照我们会规,我应该直陈高级长上……我做了(其意是向遣使会长陈明,他去远方异国传教的志愿,等候裁决。——译者)。我希望在世间至少再见你一次……在两年半之后,我要永久离开法国。至少我相信,一个传教士的生活是要建在最大的牺牲上,以更悦乐天主。我们所应做的一切,不都是真的吗?为能成圣,在世上就应该行善,为挣得天国,流泪流血在所不惜。你肯与我联合向吾主献上这些祭品吗?求赐我们抱着双重意向,即我们的圣化(为我还有殉教),和后来托付我们的人能得救。

    再见,勉力吧,请尽可能多多来信,你若不嫌烦,愿你如八日信上写的,告诉我你读书的情形……你还未学习语言?你的希伯来文如何?在学习语言方面,天主帮助我很多,我读圣经,特别注重默感的语言,这为我是极大的安慰。

    你喜爱圣保禄吗?研究他惊人的书信是我一种极甜蜜的喜乐,然而其中百分之九十应以希腊文来研读。我藉圣十字若望注释(希腊文)获益顿多。哦,我们的教父是汲之不尽的矿藏,你有否一读再读,默想圣依纳爵宗徒时代的各位教父?在十二宗徒教理书内的圣体祷词多美丽啊,等等;哦,如果我们能有八天的聚首……

    我在天主内拥抱你,请为我祈祷。

                                             雷万桑遣使会士

  致胞弟伯达

写于一九00年二月七日达克斯

可爱的弟弟:

    你的信为我是天主照顾下的安慰.你知道,我们入修会的人也该经历艰难的时刻。我跪在我发愿时的十字架前读了你的信,当我不在圣体前读你的信时,就常这样做……

    身为传教士,我日夜的梦想是这样的:我要到异国去,在好天主赐给的园地内工作,而你则留这里,保护教会不受敌人损害。我以言语,以宣讲,你则用学术,我们两人又皆用祈祷,在祈祷内我们联结在一起,有一天,你要帮助我,我把一切都说出来,你为我做的事不难,这是反「批判」的出发点。做为一个本笃会士,你不是一位新学术运动的一员吗?你的玛来速隐院有一位墨林神父,我在读物中,到处有人引证他,连杜珊、巴底佛等人……「本笃杂志」列出巴里耳乌尔班的作品……使得这种趋势更为明显,请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对此有何意见。关于「研究」Etcdes  杂志,我完全同意你的思想,对于那些「精密的空谈」,以及士林哲学的课题(我想墨林也是如此)不表赞成,而站在追求更为积极更为维新的人一边,我也认为圣经的注释较过去更为精进。我不知道你是否正从事圣经的维新工作。哦,可爱的弟弟,祈求好天主,让我们有一天会面,因为我盼望能在罗马看到你。

    你读的各门课程,你参考什么书籍?你们有好的图书馆可资应用吗?请把这些事都告诉我,让我知道有关你的一切事才好。你不感觉我们分离,使我难受吗?你设法和我接近一些(你赠我希伯来文明片正有此意,多谢)。

    现在是星期四下午六时半,我向你叙述我的梦想,以后把你的想法告知我;天主赐你读书的才能,这点你胜过我,愿你善用,且做得两善兼备,你要尽心尽力为圣教会工作,从现在就要磨光你的武器,以备后来应用,同时也要注意于健康(你的健康,我相信很好,是吗?),以利工作,要以圣热罗尼莫或圣多玛斯为理想,这些天主的天才革新其所生活的世纪,且使之前进,如果学术不像已往掌握在天主教人手中,则异端蓬起,使学术泉源染上毒素了……我不能常久和你谈这些,常久谈的,我想是下面的事,我所愿意谈的是:好天主才是我们二人最感兴趣的事。关于你内修生活的情趣,希望你写给我,不止四页。你相信吗?我愿对一切人行善,我不再想我自己。我们的第一目的,是我们本人的成全;然而,我坚信,成全需要各种德行,其中第一德行为爱德,圣万桑说:无行动的爱是骗术,是美丽思想和感情的幌子。不实践的事是值得怀疑的。你了解,我喜爱圣万桑,我有他这位会祖,感觉幸福。你瞧,我把一切意思说的乱七八糟,我在信口雌黄,让你受损比受益多。那么,你可写信来,愈快愈好,对我所说的,提出你的意见。这样,我就可以给你解释的更清楚一些,总之,从我内心我赞美我们极可爱的救主;以我全力为你祈祷,我的兄弟,我爱你胜于你爱我。我相信由于你的这小小的改革,将产生大益处,为使你多祈祷,多思考。我和你相仿,孤独也如你一样,我最近换了神师,路维克他前在罗马;我的新神师是一位非常冷漠而收敛的人,常概括的答复我的问题。我热心祈祷,愿灵感因需要而来,我默想我长久以来证验的一切。我好像从可怖的危机中出来,成为另一个人。我应该把一切都向你叙述,可是写出太长,而且不可能交代清楚。要抓住全部生活的方向。阅读能力有很惊奇的用处。不过,你在这方面要尽可能保持你的独立人格,辨别一切。研究有趣而富有圣经和历史批判,引起辩论的材料,你要努力培养你的见解,要靠理论的证据,而不以课本作者的权威为依据。要时常加深你的课目,使之更为美丽,适用于你个人,并勉力发现一些东西。天主赐我们生命,是要我们侍奉祂,爱祂,也使人爱祂,为此,要为此一生工作,而不浪费任何时间。吾主为众人死了,我们不该勉力为我们的弟兄舍生吗?你知道,在知识阶段,学问(当然不指十三世纪的不确定的含混之词,也非圣大额我略所注释那种)能造成无限的善。还有最后的一个建议:你告知我,你喜爱圣保禄,你知道,我在圣童贞以下,最敬圣保禄,我为争取到他,研究他的传记(傅雅尔神父的圣保禄传堪称辉煌作品)和他高贵的书信。我们应从他的书信内汲取传教精神和热心的圣火,如果伟大的圣保禄现在出现在地球上,他不但杰出,有个性,时常行善,而且惊人地善良、谦逊、服从,试想,他有何事做不到呢,还有圣热罗尼莫……为了避免枝节,不谈了。我建议你,在阅读功课之余,就研究圣保禄罢,研究他的生平和业绩,我想这对你实在太好了。对我,这些使我读书的生涯中,常洒甜蜜的泪。

    我许给我爱的圣人,我要让人爱他,注解他,尤其为神父们。可爱的弟弟。你不是正开始这样做吗?此外,我无须向你说为我祈求这一切,当你有幸(你是何等福气呀)跪在这位圣人,我的圣人的坟墓前,要特别为我祈祷。……

    为阅读希腊文,在「研究」杂志上很少遇到机会。不过在严肃而现代的书籍内,我常读到希腊文教父和新约的引证,我认为这有真正的需要。我一再努力,重读希腊文法,每天读一章希腊文新约。我阅读使徒时代的教父:罗马的克来孟。依纳爵,波里加坡海尔玛斯等……尤其若望基所更使人景仰。现在我读教会内的希腊文著作较为容易,这些是在中学时未曾读过拉丁语的著作。我也读希伯来文圣经,这是圣神默感所用的文字,不像古译本(七十贤士通行本)那样多少总有些缺陷。我衣袋内常带着希伯来文圣咏集和希腊文新约。没有一秒钟放松过。生命不隶属我们.做为一位会士,浪费时间,简直是罪恶。我喜欢你研究圣经,这是美好的,有益的,嘉惠多多。然而,你读的认真吗?少做批判,牢记圣热罗尼莫的规则:解释圣经的任务是寻找圣经作者说什么,不是人们愿意祂说甚么。……

    最后,你间我如何利用我的时间。……我所有自由时间内,来来去去,手边常带着一本书,借这方法我读了许多著作,否则我是无法读的。在我的读物中,我看的出版物是伟大作家所讨论的素材。我这样做,觉得我和历代天才交往。特别和我们现代高贵心灵和美的智慧沟通,一般性的有:奥来·拉布诺、葛拉炊、冯塞利佛;注释圣经方面的有:卢阿西(其时卢阿西的错误尚未显着,他的维新主义尚未被罚禁。雷神父在一九0八年五月二十五日的信上要提起此事。)、拉冈热;在历史方面有:巴底佛、杜珊、克劳斯、谷尔滋……我可爱的弟弟,你喜乐吗?这次的信够长吗?我们二人都要成圣人,成大圣人,真的圣人。我们要特别致力消灭这可咒的自私,自私是一切罪恶的总原因,是圣德最根本的阻力。

    上课铃响了。我紧紧的拥抱你,把你托给我们的好母亲(玛利亚)并托于大圣保禄,愿他照顾你,并照顾我们二人。

                                                   你的哥哥

  致胞弟伯达

    前一封信和这一封信是主要的两封信。这些信显示出雷万桑一的智力与道德风貌,刻划出其恒定的特征。   

    他的料断常寻找事实的依据,不惜与因循苟且决裂。他精神的自由是:内心的服从,深湛而不附带条件的真理,此真理即天主。    

    他的乐观使他有心理的准备,去发现一切人事的价值,无论在哪里找到了这价值,他都加以尊敬。

    他伟大的爱使他常偕同教会亲临于各处,为把自己交付给亲人,而把众人交付给天主。他是他时代的人物,他会适应。圣保禄是他伟大的模范。

    此信写于一九00年五月一日达克斯。

我最爱的弟弟:

    我已患病一个月了,我同洛伯弟弟同住了八天多。所以迟迟未写信给你,这便是解释和托词。这病加给我的痛苦是你不能想象的……眼病使我头痛,完全不能阅读……

    我谈你来信的大主题。我对这一层,愿表明严肃的态度,我和你谈时。免不了冲动。现实的世界分为两个阵营:老人们和青年人们,这看来好似是嘲笑的话,其实是真的,且看我的想法。

    所谓世界,我指的是天主教人士。除了一些贵族和若干老基督教派外,其它所有人皆是「青年」。我立刻告诉你,我不加审查地,决断的说,我属于青年一边的。我思想的整体.总原则业已定型,我不会反悔。要讨论的是,我想知道,你是否和你哥哥站在同一旗帜下作战?我们的努力是结合为一,或互相抵消,在教会思想和社会的广泛论战上,天主教分为两派,你是我的敌手,或是如圣保禄说的我的战友。当我阅读你的信之后,一种忧伤侵袭我的灵魂,我痛苦的要心碎了。我爱你之情是你不能知道的,而且比我所了解的还要多。这正是我需要你支持我的时刻,在我战斗的日子里你来鼓励我的时刻,在十字架的足下我感觉战斗无力,我想于此时,我们应会面交谈,但是各人的职务使得我们相距甚远。我想你的解释会比你的信给我留下的印象更好一些。我可爱的弟弟,我为你展开我宽大的心怀,把一切都告诉你。

    我想什么,你清楚的知道,在我路途上,我的旁边,我的上面,将遭遇到阻碍和反对,这你是知道的,不会吃惊,追究无益。这可怖的艰困最后时刻,在那一天,我的眼泪正流个不停,我原是从来不落泪的……

    我的神师喜爱我,我得他的安慰,他几乎是我长上中惟一同情我思想的人,还有在想法和我相同的几位同会弟兄前,并在圣体前……我稍觉安慰。然后,我向我说:「他,我的伯达。他如果能知道,要同我一起受苦,我们的心为了同一事例而联合跳动,我们把我们的泪和祈祷合在一起,以争取真理和教会的胜利,我们长时间谈我们弟兄的惊异奋发,奔向那美而圣的一切……这事过了不久,全身发烧开始不时袭击我。以后食欲消失,终于患起病来,不错,天主赐我热诚弟兄们,圣善的朋友们方面的感人的安慰,然而,你会意识到,这是不够的……

    我要简略地告知你,我如何了解问题,为什么我是「青年」一边的,不过,因为时间短促,说的必然空泛。我自重整工作,六个星期以来,我没有时间,关于我讲给你的事,你有甚么疑难,你可写信来,让我们看清楚,什么方法能使我们思想一致。

    我器重一项总括的态度,为了行善,人应该属于他的时代,当然不能同意它的罪恶,可是也不能只要求它有积极的善,无时间性的善:要生存在时代的风尚,思想,以及思想和言语的方式;即使时代的判断本身是中立性的,也不妨持有它的观点。因此,倘若在历史上这样做,这样想,这样说的(不是恶的)范例罕见,也不宜被认为是劣于过去。几时文明世界全体的表现都明明返回过去,时代性不能或很难付出精力去实现。我认为仍要参加运动,不加以攻击,反倒高兴地去领导时代接近信德的光明和健全理性的光明。这种论点,一般的说,为任何时代都是真的,尤其对我们的时代更具真实性。我爱我的世纪,为了天主使我生在这个世纪,我赞美祂。   

    我们的世纪有两项倾向,真理与正义,为达此目标,有它的方法,这方法具备鲜明的特质:由批判的科学导向真理,由民主导向正义。这等于说,我和你的方向相反,我维护批判和民主。

    我们为什么不站在同一边呢?试想还有比这更基督化,更适合天主公教的理想吗?不会有的。对此。我请求你,勿把学理与实践混为一谈,不要把批判与批判的人搅在一起,勿把民主与谭思(一位比国神父,以过激的方式进行政治社会运动,反对主教的权力——译者)并论。没有任何高贵的理想不能被驳而遭受轻蔑的弱点。教宗体制是极其伟大的,然有某些教宗却极不称职……这是一项普通的真理,不必多讲。然而你有意说:这是规则中的例外,但原则的美善毕竟不该遮掩许多骄傲……的脸谱,这是真的,为许多誓反教徒,尤其在德国,为法国的社会主义者便是如此,还有疑惑吗?然而,如若把这一层适用于大多数的,或相当多的天主教徒,我不相信,也总不会赞成。我所怕的,就是在这一层上和你分离。我多次读圣经杂志,我得的印象和你不同。我手边有这杂志,我可以为你引证页数,连基督教讥讽式的检讨都可检查出来;如果连天主教人士对于这些尚且述之于口,不惜把他们善良的信仰科学化,而竟然敢教友的服从和虔诚于怀疑之地:这足以证明他们仅是人,而非圣人,是在对刻薄的攻击,实行反击,连那些开玩笑,毫无价值可言的作品也不肯放过,我读起来会发笑(我从这些拘谨的文字屡次受益,虽不常是如此,请原谅,我把心为你完全开放)无论如何,不要认为他们是庸人自扰(有时你也该说他们有理),猜疑他们为异端。或坏得无可救药,因为以这种态度对待一位会士或一位神父,是最大的羞辱.请再读圣热罗尼莫。他跳起来反击侮辱,他为此所用的语句,就我所知,圣经杂志从来未曾使用过。最近我读了拉冈热写的一篇动人的文章(刊于土鲁杂志),我既有同感,也颇为重视,这是非常温和的怨声,是基督化的,近于惊人的:「我们做甚么呢?」把生命献于教会的人,当被那些德行浅、学问高的愚人批判侮辱时,竟坐视不理,多么可怜啊,我再一次请你原谅,你晓得我说的不是你,可爱的弟弟,也不是指定的某个人。但是,我可以指出许多事实,哦,祈求好天主赐我们恩惠,使我们能一起交谈。为了同样理由,应该大力克服对天主教过甚其词的批判:拉莫奈的历史是如此。开始的未来演变也将如此。你如果知道某些法国报纸编排杜碉和巴匠佛等人的作品,你就不会惊奇,他们不是在轻视神圣事务,并非仅仅在脱去旧夹,而是在舍弃镀金制品。而采取纯金。你不领悟这一层吗?你不曾验证过吗?我们在中学时反弗拉芒族(这是略述中学时代的一幕)虽属善意是否非常不公平?而对我们可爱的法国则怀好感。这其中可能有无可推诿的过失,和坏的批判,对此,我以前不认识,要有一天能发现我的错,我感觉我的信心不会动摇。关于批判的精神印判断的精神,我的意见己表达无余,但愿对你无害。若可能,请你读德斯麦神父着「历史批判原理」,这是我对批判的意见;奥代的书「向往未来」,这是我对现代精神的思想。如果你想知道我对圣德的观点,要读布丁翁的著作:「圣万桑,行动人的模范」,不过,你可能没有这本书,你来我这里。我们一同谈论这一切。

    我感觉我说的不圆满,可是时间不全由我支配。可爱的弟弟,我不愿影响你,无论有什么事故发生,我常常爱你,胜过任何哥哥爱弟弟。我们二人绝对要成为圣人,我们要对此努力,紧紧相连,不可分散.然而,假如我写给你的这一切不只是一个梦,那该多么幸福啊,我坚信。我们纵然形体分离,我们仍能以同一的理想,同一方向,惟一有效的方向努力作战,以傅扬天主的神国。

    亲爱的弟弟:我们向天主投诉罢,我焦虑地等待你的反驳和裁夺,因为写的不完整,好多事情仍模糊不清,显得不准确,你对我的思想,有什么不同意的地方,你可坦诚相告,不是吗?无论如何,我们是兄弟,我们要成圣人,我们要以全力工作。使我们完满地成全,以讨我们天父真理本身的喜欢;谈到天父,我不相信能以平庸介绍方式光荣祂……那些「老的」僵化的落后作品不能胜任(对照米奇纳在「修会研究」列出的文章,这也是名人的主张,例如拉冈热、普路格、德斯麦,克利沙,引证以上几位足够了。(文中许多人名都是当时天主教会内革新的前锋人物。为明白此信友所涉及的种种革新问题——译者)

    我爱你也拥抱你。请为我的灵魂祈祷,也请祈祷:为我的身体,我可怜的眼睛,可怜的头。(此时他尚患严重的眼疾和头痛)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第二辑 中国之旅(七至十三)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23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