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玛德罗宾生活》列表
·引言
·第一章 法国的一座小农村 1、嘎
·第一章 法国的一座小农村 2、孩
·第一章 法国的一座小农村 3、与
·第二章 病魔缠身以及天主的准备
·第二章 病魔缠身以及天主的准备
·第二章 病魔缠身以及天主的准备
·第三章 伟大的抉择 1、1928年
·第三章 2、 灵修生活基本要素的就
·第三章 2、 灵修生活基本要素的就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一章 法国的一座小农村 1、嘎崂河的沙都暖夫
第一章 法国的一座小农村 1、嘎崂河的沙都暖夫
浏览次数:159 更新时间:2018-7-15
 
 

第一章  法国的一座小农村

(1902-1907)

         一个人的历史是与他所处的背景密切相关的,玛德罗宾也不超出这一自然规律。她来自法国的一座小农村:嘎崂河的沙都暖夫(Chateauneuf de Galaure)。

一、嘎崂河的沙都暖夫

    玛德罗宾于1902年生于法国中东部嘎崂河的沙都暖夫,原属多菲内省( Dauphine)(今改为德龙省)的瓦郎斯教区。它距北部大城市里昂70公里,南邻46公里即瓦郎斯市,那便是省会与主教所在地。

    沙都暖夫处于嘎崂河流域,而嘎崂河则是罗讷河(Rhone)的一个分支,在西部约二十公里处与罗讷河汇合一起。这个乡镇的地势分两种:平坦而肥沃的山谷和倾斜的山坡。至于沙都暖夫村,它旧有的一部分是在山坡上,而新建的另一部分则是靠着随山谷而盘旋的省道。村名来自从前村中央的城堡(沙都暖夫即新城堡之意);这座城堡在历史上曾先后属于马兰( Moirans)和孟舍驽(Montchenu)两个家庭。这座城堡早已破旧不堪了,只剩下部分卧室和牲畜棚。当时,除了主要的居民区所住的676人外,沙都暖夫还包括另外的两个小村,即圣保奈( Saint-Bonnet deGalaure)和泰沣(Treigneux),人口分别为539137。后来,圣保奈变成了一座独立的村庄;于二十世纪初,它们也分别形成了三个不同的堂区。那时的沙都暖夫是乡下,除了个别的艺术家外,大部分的居民以种地维持生活。第一次世界大战,即1914年前的法国,生活节奏还很缓慢,靠双手努力工作才能谋生,即使需要也无法依赖政府的补助。当时的社会仍然很传统,每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也知道应该做什么;对伦理、勤劳和爱国不存在任何质疑;大多数的居民都希望在本地结婚以继承家产和田地,然而,我们将看到世界已经开始变化了。

    在山坡上,有一些家庭组成的小村庄,其中有一个叫莫义乐(Moilles)(位于最高处的一块平地,故称平原)。它包括三个农场:一个是阿莎家(Achard);另外两个离得很近,属于堂兄弟俩的即罗宾家的(Robin),他们两家共用一座粮仓和一口水井。莫义乐距山坡下村庄有两公里,风景也大不相同。当天气晴朗时,站在山坡上能望得很远:向东可以遥望侏罗省( Jura)的群山、阿尔卑斯山脉及其在欧洲最高的布朗峰(海拔4807米)、查尔特勒山丛,还有格勒诺布尔省后面的鲁瓦扬和韦科尔山,西部可以看到罗讷河后面的维瓦赖山及比拉峰,向南直到洛泽尔山。东方能眺望到二百公里以外的山脉,而西部稍微近些。以后,玛德罗宾说从杨树林(离她家三百米远)可以看到法国的四分之一。这样说虽然有点夸张,但对本地的居民却有其意义。在山上有时风景如画,空气流畅,从远处吹来的山风畅通无阻。

    若瑟罗宾即玛德的父亲,是其农场的主人,共有土地十三亩;面积不算太大,而山坡上面也不比下面肥沃。他们家不算富裕,甚至可以说出产也不丰富,但毕竟过日子什么也不缺少。用从前的说法,既不属于富农,也数不上贫困户,他们有着生活所需要的一切,虽然必须付出很多的辛苦和汗水。当时尽管很多成年人未能受到应有的教育,但孩子们却开始读书,准备为将来打下美好的基础。

    我们说过世界正在转变。事实上,嘎崂山谷开始了反教会的斗争,它大多是第三届共和国政府的产物。十九世纪,由于政府不负责或不重视教育,农村的人们便转向教会学校。那里由会士或修女任教,花费低廉、管理认真并且可以传授孩子们信仰。第三届共和国驱逐了教会人士,取而代之的是正式的教师,他们受的是普通学校的教育,用马塞巴沣( Marcel Pagnol)的话形容这些学校是反宗教的摇篮。在沙都暖夫,会士与修女们离去后,学校对孩子们而言变成了一座反宗教宣传中心。一个反基督徒小组在村中成立并向教友们施加压力,甚至在村内还建了一座马松堂的岗亭为监督选举。玛德罗宾有一天会看到自己的要理书在大街上被人撕毁。 1961年她回忆道:一天,我去上教理课,手里拿着一本棕褐色封面的要理书。沙都暖夫的一位男士问我你去哪里?我很自豪地回答:去学习要理是吗?他指着我的书说:让我看看!我把书递给他,他接过去便撕成了两半……然而,我非常喜欢这本书。从那时起,我就这样保存着它,就像对待圣体那样……那时,我只有七、八岁。对教会的信任在降低,进教堂的人也在减少。很少人去参与弥撒一家一家地都不再去了。在沙都暖夫,复活节领圣体的人自1897年的男人105位、女人200位下降到1926年的男人37位、女人92位、孩子47位。面对非基督徒化的倾向,司铎们的见证十分感人。当然宗教性生活仍在继续:所有的孩子会接受洗礼,结婚仍去教堂,有很少的人不在教堂中举行殡葬礼。然而,的确发生了一种真正的危机,即使在农村和乡下。

 

 



上一篇:引言
下一篇:第一章 法国的一座小农村 2、孩子的诞生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Copyright(C)2006 - 2018 xiaodel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