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耶稣真教(江玛利亚录入 王若瑟校)列表
·出版许可
·
·目录
·耶稣真教第一章 论圣经
·第二章 论圣教表记
·第三章 论圣教会首
·第四章 论传道之权
·第五章 论教会治法
·第六章 论遗传
·第七章 论敬祈圣母天神圣人
·第八章 论敬拜圣像十字架圣物
·第九章 论补赎及戒荤
·第十章 论炼狱及大赦
·第十一章 论圣事洗礼坚振
·第十二章 论圣体
·第十三章 论弥撒
·第十四章 论告解
·第十五章 论终傅神品及教士不娶
·第十六章 论真教外不能救灵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二章 论圣教表记
第二章 论圣教表记
浏览次数:580 更新时间:2022-12-3
 
 

第二章 论圣教表记

张更曰。贵教自称为独之真教。而言他教与耶稣无与焉。殊不知。普天下凡真心信救主虔诚之门徒。无论在何教会。均系耶稣之圣而公教会。皆可救灵也。此即可谓正教会。蕴于众教会之中而不见。大纲十九条辨证四十一张。

卫真日。汝谓凡诚心信救主之人。均系耶稣之真教会。殊属不合。盖谁诚心。谁虚意。原不易知。则异端与真教亦不易辨矣。即知其诚心矣。焉知其未尝误会。认假为真。况虔诚之徒各会有之。岂各会皆为真教乎。要知耶稣所立之真教。必有显然易见之表记。昔耶稣谓宗徒曰。汝如照世之光台上之烛。山岭之城。如谓蕴于诸教中而不何见。岂不与主言大相背驰。而世之欲寻真教者。将何所适从哉。真教之表记无他。即要理问答所谓。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凡此四者。本于圣经。亦呢西城公议会所定。而明载于信经者也。如尔大纲所谓。此信经皆当笃信。因有圣经确实凭据可证。不信者即非真教友。见大纲八条及十九条。

今吾天主教于四者俱备。尔耶稣教皆无之。则教之真伪。不难明辨矣。试详论之。

真教当是至一。盖耶稣在世。惟立一教。未尝兼立二教故两教相反者。必不能皆为耶稣所立。正如熏犹不同根。泾渭不同源也。教之所以为至一者。又必须道无二致权属一人。

何言乎道无二致教之所以为教者道也。道如分歧教即不一。且耶稣之道真实无妄者也。若一人曰如此。一人又曰如彼。二者相矛盾。必有一是一非。自不得同为耶稣之真道。经云。以和平相维系。务守圣神所赋之一心。共为一体共属一神。正如尔等蒙召。同有一指望。一救主。一信德一洗礼。一天主。言蒙主召之人俱敬一造物主。依救主。领一圣神。受一洗礼。望一真福。故须共连为一身。共信一道。操守圣神所赋合一之心。以弗所四章三节。

天主教遵救主之命。普天下教友所信之道。所守之规。所领之七迹。毫无二致也。若耶稣教则不然。路德所言。贾文非之。恩利格所存正教之规。依撒伯改之。后之人遂悉徇私见。创立新说分门别户。所信之道。所守之规。所行之圣事。皆迥然不同。既不得为一教。既不得为耶稣之真教也明矣。

何言乎权属一人。教会之于耶稣犹身之于首。家之于主。国之于君。牢之一牧。此耶稣亲设之喻也。夫一身只有一首。一国只有一君。一家只有一主。一牢只有一牧。身无首何以统之。国无君何以治之。家无主何以齐之。牢无牧何以护之。故耶稣升天前将总理教会之权。托于彼得宗徒。以彼得为建立教会之盘石根基。牧其大小诸羊之牧童。惟在彼得上所建之教会。方为耶稣之真教会。彼得所牧之羊芳为耶稣之真羊。嗣后接彼得之位者。乃罗马主教。相传至今。为耶稣真教之首。普天率土之教友。俱服其权。俱遵其命。彼此相通。如一身之四体百骸。互相连络。教友属于本铎。本铎属于本牧。本牧属于教宗。凡违教规者。即责斥之。责斥之不听。然后之。若汝耶稣教。则又不然。其权非属一人。散漫无纪。始立教时。即背弃圣教会首。今汝教之首。纷纷不一。皆非耶稣所定。究有何权。而足令人尊奉耶。既离盘石。不服总牧。虽来华夏自称为耶稣教。究非耶稣之真教也。

张更曰。耶稣教亦以合一为要。然所以合为一者。与尔教不同也。我教以圣经为合一之纲。经之所载者皆不敢违。经之所无者。亦不敢从。圣经即天父旨意。吾人遵之必蒙悦纳。违之自见弃。故劝人各求圣灵。感动指示。而常读圣经。以知主旨乃自然合而为一。辨正三十九张。

卫真曰。吾天主教。亦视圣经为合一之本。丝毫不敢违背。但吾教解圣经。乃往古来今。普世教会。同遵一旨也。今尔教会。愚夫愚妇。。不识文字。未能披阅圣经。而读书之士。又任意妄解。逞其臆说。一人先是后非。众人互相牙盾。安能合而为一哉。如有傲之人。以妄思妄言。笔之于书。谬传于世。欺己欺人。尔教中孰能御之。彼既不服教会神权约束。若拘以圣经真解。彼必不听。因圣经寂然字迹。默然不语正解者。经未尝喜。谬解者经未尝怒。是知种种异说。难凭圣经使归一辙。反因私解日分歧途。其弊有不可胜道者。

张更曰汝教之合一。大抵外合而内分吾教之合一。乃外分而内合。所谓外分者。不过教中无关紧要之端。可随各人之便。不必全合者也。内合者乃真道之大纲。所不能却者也。辨正三十九张

卫真曰。有诸内必形诸外。尔教果能内合。断不至于外分。外分者内必不合。岂有口出恶言。而心犹存善念者乎。吾常见尔教外分。究未见其内合也。尔见吾教外合。又何所据言其内分哉。外合者内必不分。尔言吾教内分。尔教内合。乃佞口耳。亦遁词耳。何能取信于人。且耶稣至真无伪。不能虚言。所遗各端道理。吾众必须坚心全信。岂有无关紧要。令人任意自却者。且何端系大钢。何端无关紧要。汝教谁能定之。令诸色人心悦诚服乎。尝闻汝教牧师。有不信耶稣为真天主者矣。此端亦无关紧要乎。倘谓不系大纲。不必全合。却之无妨。是无异断人手足。以为无关心腹也。岂人无手足必非全人。况古人云。不矜细行。终累大。请勿以此言。为尔教外分饰说也。尔若信此外分而内合。恐尔终与耶稣不合矣。耶稣之真教必为至圣。盖耶稣立教之旨。特以洗净人罪。使在生为圣洁子民。死后永享天福。今天主教之首。救主耶稣。至圣无玷。教中道理规诫以及圣事七迹。逐一细察无不圣善。亦无不助人成圣。教中之人或有不善者。因其违背教规故也。笃信守规之教友。则无不圣善。至论我教士。自幼修道。不婚不宦。品行端方。皆足为人矜式。而世世所出之圣人。又皆圣德超凡足为万世瞻仰。主亦屡显奇迹彰其圣德。既如方济各德肋撤味噌爵等。代有其人。而主之永偕圣教。须臾不离。已可于此概见矣。耶稣云。善树结善果。是树之善恶。皆于所结之果见之。天主教中。众圣人之懿德芳表。以及所显之奇迹。正善树结善果之征也。今察尔之教会。如立教之路德贾文恩利格。汝虽推重之。究不足以为圣。请观其背教前。与背教后。果先恶而后善耶。抑先善而后恶耶。彼三人之事迹西史载之甚详。无容掩也。况尔教所信之道。亦非尽善。如言人行善作恶。权不自操。人之堕落地狱。主已预定。乃逼人犯罪。以便降罚。又谓人不必苦身克欲。只坚信救主。赖其功绩。则罪过自赦天福可保等说。缘是斋素之期。解之律。皆自宽免。不敬圣母圣人。不举行祭礼。教士随意婚娶。虽间有善信之人。从未见有出类拔萃之圣人。并无奇迹可指。天主眷爱之据何在。而称圣之据又何在。何怪汝教之聪明好善者。多归我教。我教间有放恣败行者。或投汝教。此无他。各随其心之所向耳。然则汝教之圣与不圣。如指掌矣。

张更曰。吾先祖离弃故教。乃因教民。多有不善。教长骄奢淫逸。教王傲不可亲视此有所不忍。故别立一教。名曰重整教。

卫真曰。此文过之言也。尔先祖离弃故教。实系骄奢淫逸。有史册可考。难为尔讳。若谓吾教民。间有不遵教规者。以致玷辱教名。是犹国有莠民。家有败子。谷之有蜱。固势所不免者。但此无妨教之称圣也。夫教长中不端不义者。予虽不敢谓其必无也不过千万人中一二人耳。我人也。教长亦人也。我有过。教长亦能有过,何可以一二人之不善。而竟背叛正教耶。倘汝生宗徒之世。见其中有茹达斯。即可离宗徒。自为一教乎。若云教王傲不可亲。则诬教王也实甚。教王代耶稣摄教。其位非他人可比。然无论工商士庶。俱可参谒殿廷。面聆圣训。惟教宗以传道人为职。以统摄为务。人之信邪不得不劝。人之从恶不得不惩。劝之不听惩之不改。不得不绝之教外。以此为傲。奚其可哉。如果教宗教长有不义之行而先祖此不忍。则当以大德救。方有功于名教。乃不出此。悻悻然与故教裂。是犹人子父母有。视之不忍。即与之分居。且改名易姓也。不适蹈不孝之愆乎。更曰。奉天主教之国渐衰。奉耶稣教之国渐盛。其人之多。贸易之兴。物之富。以及教化。俗人情。皆非他可及。此非善树结善乎。辨正四十张

卫真曰。汝以此为善。是教人为贸易。贪货财。尚浮文也。可见奉耶稣教之国。教化风俗人情。总不外荣华富贵。岂不闻富贵人之升天。犹难于骆驼之入针孔乎。奈何以此为善果乎。若以此为善果。则贫者皆恶树。富者皆为善树矣。古昔但以利先知所言之四国。其财力之盛。于英美等国。应不多让。汝亦谓是善树结善之验乎。总之教之真与圣。无关国之盛衰。盖国之盛衰无常。而圣教之真与圣。则永无更改。圣教者天国也。非世国也。万国之民。皆宜归从赖主亲许之恩。永存永盛。但以利三章。且自来善人在世。多遭困厄。而恶人多处顺境。此非出于偶然。盖有天主深意。欲以世苦炼善人之小过。以世福报恶人之小善。安知尔国富强郎吉祥之兆也。因近百年。尔教之一二国渐盛。吾教之一二国渐衰。汝即以此自翊。然在百余年前。吾教之国犹然强盛。是当时我教为真尔教为伪。嗣后乃真者渐变为伪。而伪者渐变为真。有是理乎。

耶稣之真教又为至公。至公者。乃公之于时。而又公之于地也。所谓公之于时者。自应耶稣创立以来。至于世之末日。不能间断。公之于地者。自宗徒以来。传于普世万国。在世共成一会。犹如耶稣之一身。互相连络。彼此作为肢体。今查吾天主教。自耶稣至今。无时不有靡有间断。此即于时为公也。且又传于普世。人不论文蛮。地不论遐迩。天下五大洲。无非传教之区。即奉耶稣教之地。而入我天主教者。亦实繁有徒。则又于地为公也。昔奥斯丁会记种种异教。未敢以公会自称。恒以公会之名。称我天主教。至今依然如昔。泰西诸国。惟天主教称佳多里。解说至公。他教无敢假冒者。亦自知名实不符。不敢假冒耳。若耶稣教则近起矣。何公于时。私举矣。何公于地。此时之教与彼。时不同。此国之教。与彼国互异。分门别户。层出不穷。立异标新。各随其便。既不相连络。直多相背驰。虽皆为辨驳教。而各教仍各有名称。大抵皆以原创之首为名。如路德之徒称为路德连。贾文之徒称为贾文尼等名。自名其教者。即非耶稣之真教。乃假基利斯督之左道。可不敷。

张更曰。按我教所论。各人各信救主。各与救主联合成为一体。彼此互相为肢体。耶稣为葡萄树。吾众乃葡萄枝。枝与体相连。共为一树。则耶稣教何妨为至一。辨正四十一章

卫真曰。耶稣之与教会。犹所之与身。根之与木。属于身者。方属于首。属于木者。方属于根。尔先祖既已离教。是不属身之肢也。安能与首。联合为一体。是摧断之枝也。安能与根相联为一树。不闻耶稣之言乎。不听教会者。即视之如异教人。如税吏一般。虽欲结合耶解岂可得乎。

耶稣之真教自宗徒而传。何则。因耶稣将己道己权托于宗徒。曾曰。吾父如何差予。予亦如何差尔等。上天下地诸权悉付我矣。故尔往招万民为徒。因父与子与圣神之名而洗之。教之守我凡所命尔者。我日偕尔等。至世之末焉。又曰。听尔者即听我也。轻尔者即轻我也。是救主之道与权。当必自宗徒传于后世教会。以至世之末日。主教道。与权确系自宗徒传来。因所信之道世世相合。赖圣神常在。训诲启迪。永不能错。所行之神权。教皇主教。自宗徒递相授受。由来无间。有史册圣谱。可凭。若汝耶稣教。各分门户。前数百年方起。乃传自路得贾文等人。其道世世更改。各处不同。其神权自何得之。又属无稽。盖自于继续宗徒之教皇主教。所以必非自宗徒传下也。

张更曰。路得等。未曾有意创立新教。惟因天主教。失其真传。多改宗徒之道。远离圣经。杂以人之私意。故惧获罪于主。遂判为两教。欲归宗徒之道耳。见合辨序。

卫真曰。路得准人娶妾。诱修女出院。娶之为妻。是欲归宗徒之真道乎。贾文自幼丑行。令人佯死。为其妻怨言。欲归宗徒之真道乎。恩利格废后立爱。色衰则杀。杀而又娶。是欲归宗徒之真道乎。若谓是即归宗徒之真道。则汝之诬宗徒也实甚。今汝故作违心之论。为路得等弥缝。谓彼之创立新教。因天主教失其传。远离圣经何不思。主与圣神永偕教会。训以诸理之实。安有离经畔道以致失传之虑。谓路得等。惧获罪于主。遂判为两教。是又不然。彼既有如此秽行。何独不惧获罪于主。况路得叛离正教。即自己亦觉心甚不安。难当主之审判。见路得传。汝乃为彼巧言掩饰。变乱是非。故违道。何独不惧获罪于圣神。今世来世永不得赦耶。况依理而论。路得等既有革故之志。当必有兴废之权。此权非耶稣不能与。因耶稣之教。惟耶稣能主之。他人不得与也。然是权也。耶稣默与之乎。抑面与之乎。予谓无论默与面与。当必有与权之证。方可取信于人。乃此数人。既无灵迹行于世。又无大德示于人。徒托空言。强人必信。此岂耶稣与权之据哉。昔路得问某门之牧师曰。子如系圣教所派。则请看尔执照。何在。如系天主所遗。则请看尔灵迹何有。若以此言。还问路得。及路得之众牧师。当必哑然无词矣。

张更曰。教会先热而后冷者有之。不冷不热。被主吐出者有之。或因更变善行。以致神将灯台自原处。移去者又有之。甚至变为娑殚之会者亦有之。默示录二章三章观是。汝教岂可自大而以自古相传。即敢自保永为耶稣之真教乎。辨正四张

卫真曰。汝所引之圣经。以一方教会言之则可。以普世教会言之。则不可。盖主与圣神永偕教会。至于世之末日。此救主亲口所许。焉能有如此之事。若以罗马教会言之。亦不可。因罗马教会。即圣而公会之首也。若其首。其身尚能独立哉。况罗马教会果被主吐出而为娑殚之教会。则主指彼得所谓。吾将建吾教会于此磐石。地狱之能不能胜之。此言亦属空谈矣。惟由前所引热罗尼莫之言。可知凡以人之私名。自名其教会者。即娑殚之教会也。张更曰。凡信从救主。遵奉救主之命。多结善。即可蒙主悦纳。辨正四十一张。

卫真曰。此言诚是。但须认明。何为信从救主。遵奉其命。方可分明何为善。何为恶。救主为羊之善牧。与盗贼之类。相为仇敌。必听救主之声音。听从救主所托之牧。方是救主之羊。方为信主遵主。今路得等。入主羊栈。垣而过。乃主所谓盗贼之类。尔妄信从之。可以蒙路得等之悦纳。不可以蒙救主之悦纳也。夫盗贼投主之牢。非为牧羊。实以夺羊杀羊为心。约输十章十节汝乃委心相从。执迷不悟可慨也夫。


上一篇:耶稣真教第一章 论圣经
下一篇:第三章 论圣教会首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开站时间:2006-12-24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