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与主接触(戴迈乐著)列表
·目录
·译者的话
·
·1 领受圣神
·2 使徒之避静
·3 举办避静之意向
·4祈祷的方法
·5祈祷之律
·6求恩祈祷及其定律
·7祈祷的其它定律
·8耶稣祷文
·9分享祈祷式
·10悔改
·11悔改之险
·12罪的社会面
·13圣本笃祈祷式
·14基督的国度
·15认识、热爱、跟随
·16基督生命之默想
·尾声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8耶稣祷文
8耶稣祷文
浏览次数:17 更新时间:2018-1-8
 
 

8耶稣祷文

我今天想跟各位谈一种祈祷的方式,你们当中也许有些人会认为这种祈祷挺怪异的。 我承认当我第一次知道有这样的祈祷时,我自己也觉得它怪异。但从那时起,我多次发现那种祈祷在我的生命里,也在许多我指导过的人生命里,涵蕴了无比的价值。一次又一次,我遇见以前参加过我主领的避静的弟兄姊妹,他们对我说:「避静之后有两件事常留我心中,即〈求恩祈祷〉及〈耶稣祷文>。」我知道他们持续借这种祈祷体认主的临在。有两位信友请我担任神师,他们就是利用这种祈祷的力量而经历了生命的巨大变化。为这缘故,我愿意与各位分享这种祈祷,我深信在座各位中,一定有一部份,甚或全部,会自其中获益良多。

让我先告诉各位我是如何与这种祈祷结缘的。有天傍晚,我正向一些修女讲道,告诉她们教导祈祷的书实在太少。我们教会里有关祈祷的传统教导,多在谈论祈祷的神圣性、必要性及相关神学理论等(恐怕现代的教导亦复如是,我发现其他基督宗教在这方面比较务实些),少有述及如何祈祷才能掌握祈祷艺术中之实际价值。那天傍晚,一位修女对我说:「我知道有一本书,内容正与你今天早晨提到的问题有关,那本书以非常实际的方式教你如何祈祷,你想不想看?」晚餐后我开始看那本书,结果发现那本书太令我着迷了,致我一直展读至深夜,想一口气读完它。那本书书名是《东正信徒朝圣记》(The Way of A Pilgrim ),作者是一位匿名的俄国朝圣者。该书之手稿在阿宙斯山(Mount Athos )上一位老修道者的住处,在修道者死后为人所发现,时间约在本世纪初:那修道者或许就是作者。这本书很快就成为灵修经典,并被译成多种文字,在印度就有四种版本。

书中描述的朝圣者的故事很单纯。他遭遇了各种的灾难,他的妻子及独子都死了,他的家被火烧了。于是,他决定放弃世上的一切,以到各地朝圣度此残生。背起了粮袋,他踏上了漫漫旅程,粮袋里放了一些面包和一本圣经。他常在读经时发现经上的劝勉——要常祈祷、不停地祈祷、日以继夜地祈祷。这使他获得提醒,他开始寻找可以教他祈祷不歇的人。

他求助于各式各样的人,尤其是神父,问他们同样的问题:「我如何才能不受干扰地 持续祈祷?」所有的答案都不能令他满意。有人说:「弟兄,只有天主能教你。」有人 说:「永远遵行天主的旨意就是祈祷。」没有答案能满足这位朝圣者,他也照本宣科地开始祈祷。不知怎么地,他突然想到,如果我内心为许多事所盘据,我又如何能时时祈祷呢?这就是他的问题——他以为祈祷的关键是心灵;他依然以为祈祷由心发动完成。

一天,他遇到一位修士,修士问他何处去,寻找什么?他说:「我要一直朝圣,寻找可以教我祈祷不歇的人。」修士很有把握可以找一个他认识的人教他,于是对他说:「弟兄,感谢主,至少差遣了一个可以教你的人,跟我回修院吧!」

进了修院之后,修士引他走入一间小房间,要他坐下,把一串念珠放在他手上,对他说:「照着我教你的祈祷五百次——主耶稣基督,天主之子,垂怜我重罪人。」我记不得是五百次或一千次,我看那本书已是几年前的事了,细节已记不得了。这位朝圣者很快就念完了,虽然时间还多,但他也不敢违背神师的指示继续再念。第二天,神师将次数提高至一千,然后逐日增加;二千、三千、四千。我记得在避静中,我找了几位修女利用用餐的时间在餐厅一起读那本书,几天后,有些修女感觉有压力而且受到干扰。「什么原因使们感觉受压力?」我利用私下面谈的机会问她们;「就是那本书。」她们回答说:「他数他的祈祷次数,而且数到四千,这令我不能忍受!」这让我觉得很有意思。「如果四千让们感受到压力,等他念到二万次时,们岂不急得要跳墙了!」实则不然!避静结束之后,那些可爱的修女把英文版全买光了!她们都爱上了那本书,而且愿意与朋友们分享。结果是我反而要等好几个月,直到新版问世时,才能再为自己买一本!

再回到故事里去。当神师去世之后,朝圣者也难再保持一天祈祷几千次的习惯了。可怜他埋葬了他的神师,为自己的不幸恸哭——好不容易找到一位主差遣来教他持续祈祷的神师,如今却死了。没有必要再留在修院里了,于是他背起了粮袋再次踏上旅途。这次与他同行的,除了圣经之外,还有另外一本书《教父选集》,书中选录希腊贤哲祈祷之语录,故希腊人称其为〈耶稣祷文〉。

他每天都读取书中的信息,并遵行其中的灵修指导。他从书中学会了利用呼吸与祈祷配合,每当吸气时就祈祷说:「主耶稣基督,天主之子。」每当吐气时就说:「垂怜我重罪人。」于是,渐渐地,他把祈祷「深深印在心里」,其历程是奇妙的,书中并未述及,亦非外人所能理解运用。有一天,他的心开始祈祷了;不论是吃东西、走路或说话时,他的心就是一遍又一遍地祈祷,正如心跳一般,日以继夜,独立为之,不受头脑的管制。终于,我们这位朝圣者学会了持续祈祷。此外,书中还述及他在旅途中的奇遇及很多很好的教诲,不但有益于我们的祈祷,也有助于我们的灵修。

我必须承认我第一次展读此书时非常入迷,且当其为一文学作品,它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简单,但对其有关祈祷的教导我仍存疑。我觉得书中的描述过于机械化,太自我暗示。刚开始时我对书里所说的也没太在意,不过,我还是想试试,于是我选择了一种稍不同于书中的方式——我没有使用与朝圣者一样的祈祷句:「主耶稣基督,天主子,垂怜我重罪人。」(只要你认为合适的句子都成)。不到一个月,我就查觉到我的祈祷有了显著的变化。我所做的只是在一天之中不断重复我的祷词;不仅是祈祷时如此,没事的时候也是如此,走路、等车都一样。我的变化很难描述,具体而微,我开始感觉更平安,更镇定,整个人更为统合(这样描述应差可比拟);也感觉到更划向心灵深处。我也注意到只要我心头得空,祷词就会自动从口中涌出,此时我就会开始有意识地诵念,有时也会机械式地念,有时则心口如一地念。

我向一位熟识的修女提及此事,她灵程很深,在祈祷方面也很有经验。她并没有读过该书,但她与我分享了一个亲身经历的经验。在她初学时,她的初学导师告诉她们选择一句能配合走路节奏的祷词。作为一位单纯的初学生,她自然就开始照着做了,在走路时配合步伐的节奏在心里覆诵自己的祷词。不过不久之后就停顿了,然而,其效应却终生随之。她告诉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只要我一走路,我就感觉到祷声又在我心里回荡。 有一次我正在书桌旁工作,有人通知我去会客室,就在我起立瞬间,我心里开始祈祷了!」她将此归功于初学时所做的〈耶稣祷文〉。她还告诉我,有一位避静大师对一群工人说:「配合你工厂里机器的声音祈祷,任何祈祷都行,例如:耶稣圣心,我信靠称;然后整天都随着机器的声音覆诵。很快你就会注意到其带来的灵修效益。」那位避静大师说的没错,这种祈祷乍看非常机械化,但却有效。于是我开始研究这种祈祷,我越是研究,发现也越多。我当然不会在此和盘托出,只是将对各位或有帮助的部份与大家分享。

刚开始的时候,我比较倾向以自我暗示的方式操练这种祈祷,但此并非意味我现在的祈祷中就没有自我暗示的成份,或许仍有。但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以往有这么多神学家及圣人曾操持并推荐这种祈祷,彼等或未必尽都熟悉今日之心理学知识,然其必不致天真至连纯心理及属灵现象都无法分辨。他们也常有类此疑问,但我以为,必是有问有答。我发现这种祈祷方式不只限于东方教会,许多西方教会的神秘论者也好此道。在西方较常用的祈祷词是:「求主垂怜。」其实,祈祷词的种类非常多。我们在书中读到圣方济整晚诵念:「我主,我的万有!」加都先(Carthusians)隐修会的会祖,圣博诺(St.Bruno)则常颂念:「全善天主!」当圣沙勿略(St. Francis Xavier)在中国海岸边临死时,仍不停颂念:「主耶稣基督,达味之子,垂怜我。」在圣依纳爵的神操中,有一神秘的祈祷形 式,他常在避静中推介,即配合人呼吸的节奏祈祷;我常好奇他自何处发现类此〈耶稣祷文〉。

可以相当肯定的是这种方式的祈祷起源于印度。印度人使用这种祈祷已有六千年的历史了,所谓〈耶稣祷文>,也是定名于印度。许多神父们也都操持这种方式的祈祷,他们最常用的祈祷词是:「因主喜乐。」他们不论在白天工作时或在晚上守夜时都反复诵念,他们的术语称此为「工作」;世人之所以对这方面所知不多,乃是因为他们严格奉行一些印度大师的指示:「向你的神师或导师请示祈祷词,且终生遵行诵念,绝不让神师以外的人知道你的祈祷词,否则其将丧失功效!」为这缘故,他们对此三缄其口。

如何操练

如你对这种先圣倡行的祈祷方式有兴趣,希望自其中获益,奉劝你将你的渴望融为祷词,整天诵念,而最佳的操练时机就是避静,因避静时人比较不会为杂务操心,正适于将祈祷〈注入心灵〉(可以如是说),而成为一种心灵的习惯。我之所以在避静伊始就以此为讲题,原因在此。盼望各位致力整日在内心诵念自己的祷词——用餐时、走路时、沐浴时、甚至在听我讲道的当下、或在默想时;直到其深烙你心为止。让你的心灵在你听道或默想时,不停的吟咏你的祷词(主耶稣基督,垂怜我;或任何其他祷词)。不要担心这种祈祷太机械化,我将向各位解释这种看似机械式且无味的祈祷之价值!

就传统而言,你应请你的神师为你选定祈祷词,而你的神师最好也有操持这种祈祷的经验。很遗憾,我对此并不专精,实不足以进一步指引各位,我建议大家求主亲自为你选定祈祷词。不论你的祈祷词是什么,几乎所有基督徒或非基督徒的大师都坚持在其中必须含有主之圣名,主的圣名会带给祈祷特别的威能。东方的基督徒大师们为了增加不同祈祷之价值,喜欢在祈祷词中加上〈主耶稣〉及〈垂怜〉等字眼。〈垂怜〉不只是意味罪的赦免,其主要在突显天主的慈爱。然而,如前述,你可以任意选择祈祷词。「耶稣圣心,我信靠你。」是一般较常用者,余如「主耶稣基督,尔国临格。」、「我的主,我的神。」、「我的天主,我的万有。」你也可以仅呼主耶稣的圣名,也可以反复以不同的感情说一个词,如爱、敬拜、赞美、悔改等;在《不知之云》(The Cloud of Unknowing) 那本书中,作者推荐以天主的象征字作祈祷词,如心、火等;被圣神充满时的痛哭也可以。对基督徒而言有一个祈祷词是最适合的,即「阿爸」,这是阿拉美语(Aramaic Language)「Abba」的音译,据说发音时,应将重音放在第二音节,我想那样念起来会更好听。

不论你的祈祷词是什么,如为效果考虑,必须:

(一)    有节奏感。我不知道此说何来,但节奏性的祈祷可以帮助祈祷者进入心灵深处。慢慢地、有节奏地覆诵你的祈祷词,此将使你的祈祷更有效能。

(二)    具共鸣性。很遗憾,若祈祷时使用英语则不常能达此境界。有些语言,如西班牙 语、意大利语,在这方面效果较好,拉丁语则更好。据我了解梵语的效果最好,因其用于此道已逾数百年;例如「奥姆」(0M)的发音,不论其共鸣性及庄严性均属极致。在梵语中,对神的称谓有十几种,借其吟咏颂祷,会使人很快进入心灵及神之深处,例如「哈瑞奥姆」(Harom)或「哈瑞兰姆,兰姆哈瑞哈瑞」(Hare ram, rom Hare Hare)。如你觉得这些祈祷词有用,我乐于推介各位使用,并用以颂扬主耶稣基督,凡此对神的尊称均可适用于主耶稣;是真魁仕纳神(Krishna),即是真卫仕路神(Vishnu)即是真拉玛神(rama)。

(三)    一致性。一旦你选定祈祷之后,不要轻易更改。如果你的祈祷词更动频繁,便无法深入你心,也无法成为你意识中的一部份,对此,我会另作说明。如果在使用一种祈祷词一段时间之后,你发现另有更适合你的祈祷词,我也不反对你更换。只要你有信心,再经过一段时间的试读,圣神迟早会带给你最适用的祈祷词。重点是不要因为正历经灵程干涸期就轻易更换祈祷词,因为灵程总有崎岖难行之时,其与你使用什么祈祷词无关。若灵程稍遇困难就换祈祷词,正突显灵程的肤浅。反言之,有时灵程之干涸就是祈祷深入心灵的症兆;对我们使用的祈祷词而言,尤其如此,如感恩祈祷(The Eucharistic prayers)及日课(The Breviary)中的祈祷。有时候语言对我们灵性的感觉会变得无味、没有意义、枯燥,卒致渐渐衰微且了无生机,于是我们考虑将其抛弃。然而,如果我们忍耐坚持,继续不断吟诵我们的祈祷词以维初衷,则〈耶稣祷文〉将渐再使我们的生命跃然、丰富、有深度,且带给我们愉悦的属灵滋润。

 

使用同一个字在相同的祈祷词内,若赋与其不同的涵义,则祈祷的感受也随之改变 (对初学者而言,此或必需)。例如〈垂怜〉这个字里就含有爱、慈悲、宽恕、和好、喜乐、慰藉、力量……及所有我们有求于主者。你也可以怀着不同的意向反复呼求主耶稣的圣名,使其成为一个爱的祈祷,或借以敬拜、或借以感谢及其他功能。你也可以在同一祈祷词中添加一些新字,如:「主耶稣,我爱祢。主耶稣,求称垂怜。主耶稣,怜悯我。主耶稣,纪念我。」或:「主耶稣,怜悯;主耶稣,怜悯……主耶稣,爱;主耶稣,爱……主耶稣,来;主耶稣,来;主耶稣,我的神;主耶稣,我的神……」

你自己的创意自会助你在同一祈祷中作相当幅度的变化。然而,我必须提醒你,不论你的祈祷词变化如何,你都必须要有熬得过感觉枯燥乏味的能耐,持之以恒,直到祈祷最后的胜利及全人的参与。

有些大师建议,在操练初期最好大声祈祷。我认识一位印度大师,他整个心都被天主圣名充满了;据他宣称,他每天都到河边大声呼求天主圣名五小时,他在青年时就养成了这样的习惯:每天下了班先到河边做五小时的「灵工」。其实没有必要大声诵念祷词,在心里默念也一样有效。不过,独处时开声诵念,无论大声小声会有些帮助,因其可使口、心、灵及全人均获操练致皆融入祈祷中,而祷词亦将难以磨灭地铸入全人之中。

容我再作提醒,如你曾阅读与此相关之文献,也许其中会教导你一些「内心祈祷」(Putting the Prayer into the Heart )的「心 生理技巧」(Psycho-physiologicalTechniques)。我奉劝你最好先对这些技巧作清楚的了解,这些技巧可能会产生你控制不了之后遗症,除非有专精此道及可资信赖的大师或专家之指引及辅导;任何有关强制专注 (Forced Concentration)及呼吸控制(Breath Control)之灵修技巧均应慎如上述。

呼求圣名祈祷之能力

在印度,有关呼求圣名祈祷的文献非常多,且均十分属灵,因其源自熟谙此道且在生命中历经此种祈祷神效之先人。谨录印度大师所著片断与大家分享:

我对圣雄甘地的话印象特别深刻,这位属灵的巨人终其一生都是在政治、改革、及革命的世界中祈祷。他有宣诵「拉玛」的习惯,这是印语的「神」,他说拉玛是他的「拉玛纳玛」(Ramanama),即神的名字。

「小时候,我很怕鬼。我的保姆,兰荷,建议我宣诵拉玛纳玛以克服内心的恐惧;因此我从儿时起就开始借宣诵拉玛纳玛以克服对鬼魂的恐惧。其时,与其说我相信兰荷的建议,不如说我相信兰荷。直到今日,拉玛纳玛已成为我保证有效的万灵丹了,我想这都要归功于兰荷这位好保姆之播种。与情欲争战时最有能力的「盟军」就是宣诵拉玛纳玛或类似之神的名号……唯人完全专注于其所选择之宣诵词……其将成为人一生的伴侣,并将护佑人安渡每一考验……拉玛纳玛会赐人帮助及后援,且绝不在关键时刻离弃人。……在第二次绝食的后期,日子越来越难过了。其时,我尚未完全了解拉玛纳玛的奇效,故我受苦的能力也不能提升……拉玛纳玛是我人生最黑暗期的太阳。基督徒宣诵主耶稣圣名及回教徒宣诵阿拉,其效果都是一样的。无论人罹患的是什么慢性病,自内心宣诵拉玛纳玛必能治愈。神有许多名字,每个都可挑选对其所启最多者……拉玛纳玛或无法显跋子能行的奇迹,但其可以显更大之奇迹——于你生而有憾时助你享有无法言喻之平安;而当你抵达人生终点时,助你战胜死亡与墓穴的威胁……毫无疑问地,拉玛纳玛是实时雨,人如自内心呼求,必能扫除一切邪念,而当邪念消失,恶行也随之而去了。……我可无所畏惧地宣称拉玛纳玛与我的思想无涉,其也不是迷信者追求之奇咒。我上述所谓自内心呼求拉玛纳玛,意指向一无可较量之能力求 援,即使原子弹也在其面前不算什么,那能力可以祛除所有痛苦。」

甘地信神之圣名具有能力,并且相信仅靠神的圣名即可治愈身体的病痛,此即其所谓的「穷人之药」;他甚至宣称自己不会病死。如果他真病死,后人可以伪善相赠。在他逝世于七十八岁高龄的前几个月,他正活力充沛地赤脚在骚乱的孟加拉国朝圣,并偶遭痢疾侵袭,但他总拒绝服药,并宣称呼求主名效胜医药,实际情况也的确如此,直到他遇刺身亡,他的身体均甚健康。

一位活跃的政治家,如甘地,能使用〈圣名祈祷〉,尤能鼓舞他想尝试却又恐怕此种祈祷更适于神职人员者。我认识很多很多活跃的人,有男有女,他们咸认这种祈祷乃一与

主常保接触之奇妙工具。这使我特别想起一位修女,她是医生,曾有一段时间难与主联 合。她向我描述问题时说得好:「我的脑子全被病人占满了。我常在巡视病房的时候,会自然想到如何医治某位病患的病。如我常以主为念,就不能想到病人了。我也希望整天都以主为念,但我的工作却不允许。」她把祈祷与思考弄混了,很多人都这样。你并不总是需要以理性祈祷,事实上,理性常是祈祷的障碍,我将在这次避静中稍后说明。你须用「心」祈祷,而非用「脑」,正如你以耳朵倾听音乐,以鼻子闻玫瑰。这位修女以病人为念当然是对的,此乃天主所乐见。我建议她试试〈耶稣祷文〉,她起初半信半疑。半年后我们偶然相遇,她告诉我她的问题少多了 (通常没有问题),当她想到病人的同时,可以感知主的临在及与主的联合。我能想到最好的写照就是听背景音乐,当我们专心看报及与朋友交谈时,仍然可以愉悦地欣赏那若有似无的背景音乐。

主耶稣圣名的大能

新约圣经对主耶稣圣名的价值及大能有很清楚的描述,在天主向人启示的所有名字 中,无一能及其项背。「为此,天主极其举扬,赐给了一个名字,超越其他所有的名

字,致使上天、地上和地下的一切,一听到耶稣的名字,无不屈膝叩拜;一切唇舌无不明认耶稣基督是主,以光荣天主圣父。」(斐二9-11)「除以外,无论凭谁,决无救援,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字,使我们赖以得救的。」(宗四12)「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你们因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必赐给你们。直到现在,你们没有因我的名字求什么;求罢!必会得到,好使你们的喜乐得以圆满。」(若十六23-24)

我们从出廿7读到:「不可妄呼上主你天主的名;因为凡妄呼名的人,上主决不让他们免受惩罚。」天主保护自己的圣名免受妄用,正如保护生命、荣耀及财产。古时候几乎所有的宗教都相信,任何人只要拥有圣名即拥有其圣名中隐含的大能。因为圣名不仅是一个名字,也不仅是主的代表;其常带着大能、恩典及主的临在。为这缘故,很多天主教的默想者都能直觉地感受到耶稣基督,此一至高无上名字的能力。让我们常常呼求主名,呼求以爱及献身,以信心及温柔,以崇拜及敬畏;如此,我们很快就会亲身经验那些伟大默想者的智慧了。

祈祷隐含的〈心理〉因素

对这种圣名祈祷,我想从心理学的角度稍作补充。我这么做是因为常有一些参加避静的信友使用这种方式的祈祷,但不久就作罢了,因其认为这种祈祷太机械化,太像鹦鹉,不是自己在说,而是神父找一些我们所熟悉的神学词汇灌输于我们,而后训练我们说。如果我以下所说反使你困惑,请别放在心上,并请秉持单纯的信心持续操练这种祈祷。

几年前,我渐熟悉寇义满(Emile Coue)的理论方式,寇君为法国人,据称他能借其所谓「自我暗示」的技巧治病。我会向各位解释自我暗示的效果,也会谈谈潜意识的力量。请大家忍耐,因为我将会把心理学的理论导入耶稣的祈祷;我深信各位的忍耐是值得的。

让我们从潜意识谈起。这个名词源起于佛洛伊德,他认为潜意识是人格的主要成份, 正如海面下的冰山。冰山之一角正如我们的意识,其对我们人格的影响远不及潜意识;潜意识才是我们起心动念、欲念直觉的大本营。

为了证明潜意识的存在,佛氏非常重视梦境及催眠。让我们谈谈催眠,假设我把你催眠了,然后对你说:「明天上午十点钟,你会去图书馆拿这本书并交给大明。」然后我让你醒转过来。当你被催眠时,你丧失了记忆,因此,你记不得我在你被催眠时对你说了什么。翌日十时许,我发现你离开图书馆,走向大明住处。我叫住你问你去那儿。「找大明。」你会说:「把这本书给他。」「为什么呢?」我问。「因为,」你会说:「这本书里有一章谈祈祷,大明会很感兴趣的。」「你确定这是你送大明书的原因吗?」我故作怀疑。「当然,」你会说:「还会有其他原因吗?」这时换你开始怀疑了!我们当然知道你送书给大明的意识是因为书中谈祈祷的那一章,这也是你所感知的;但是,我们知道驱使你抱这本书找大明的是另有更深层的动机——你所无法感知之「潜意识动机」;的确,这正是令我们害怕的地方。如你清楚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出于自由,实际上你却非如自己所想像的那么自由;那么,你又如何肯定你的其他举止真出于自由?你有多少行为正是由于自己不知不觉之意念驱使?这是神学家及心理学家最感兴趣的问题。当我们发现了潜意识产 生的问题时,我们也同时发掘到贮蓄潜能的宝库了。

几年前,我读到发生在美国的一件事情。一辆大货车压到了一位老妇人,要是不把货车移开,根本不可能把老妇人救出来。货车太重了,人抬不动,于是大家都在等起重机来,这时有个瘦瘦干干的黑人经过,看见老妇人躺在车下,毫不考虑地走到货车旁,二话不说地抓住挡泥皮,毫不费力地就抬起货车,同时旁观者也救出了那位妇人!当报纸记者闻风而至时,记者要那位黑人重复刚才的动作,以补拍一张照片。但他不论怎么试,就是再也抬不起货车了。怎会如此呢?因为刚才十万火急,他时掌握到内在那股巨大无比的力量,他相信他可以移开货车——于是他做到了。我也得知印度圣贤也有类似能力,他们可以绝食好几天,最后还可以作高难度的体能活动,例如爬山或长距离的步行。我越来越相信在我们的内在有一巨大的潜能宝库,我们对其却一无所知;在我们里面有一个宇宙正等着我们去发现,即内太空。很遗憾,我们对此很少注意,我们的注意力全放在外在的世界及外层空间。

再回到催眠学。似乎你必须先要确定潜意识里某种东西的存在,那东西才有可能在你内真实存在。当人在被催眠状态时,潜意识也跃然欲动。举例而言,催眠大师对他的催眠对象说:「你要一支香烟吗?」然后给他一支粉笔,对方会把笔当作香烟,且立刻「吞云吐雾」地享受起来!催眠大师又说:「看,烟烧到手指了!」对方又立刻丢掉「香烟」  可不是嘛,手指上真的出现一个灼痕,历历在目!由此可知,我们内在的暗示能力是何等强大?我们的灵性大部份配合意识运作——然而,海面下的冰山有何功能呢? 人的圣化之道即在圣化起心动念及行为,亦即圣化人之大部份能力所蕴所藏之潜意识。人可有方法接触潜意识,进而影响它并对其善加运用以使人获益?

寇义满宣称方法是有,即其所谓之自我暗示。简言之,他的理论是——借由自我暗示——人的任何疾病几乎都可治愈并重新充满活力,你唯一要做的只是说服潜意识相信自己是健康的。怎么做?假设你患有胃溃疡,于是你可以在每天晚上就寝前放松自己,躺在床上(这似乎是让潜意识作暗示的好时机),然后慢慢覆诵:「我的胃一天比一天健康。」 约二十次。寇君认为就在你的潜意识还没接收到上述讯息之前,你的胃溃疡已经消失了! 如果你想左右潜意识,有两件事必须禁止;其一,覆诵时不要想胃溃疡,否则你的潜意识会抗扼你的企图心及你对潜意识的影响力,千万别想胃溃疡,不妨想自己的健康,溃疡终将消失。再者,不要将注意力集中于自己正在覆诵的词句,因此亦将影响潜意识的运作。潜意识「知道」你所覆诵词句的意思,你毋须再假手意识对此另作强调;当你在覆诵时,只要想健康一般的概念即可。

上述不正是〈耶稣祷文〉的效应所在吗?我们在平日覆诵祈祷词句,但并未刻意深思其涵义,这非但非弊,反而有利,因为我们的潜意识知道那是祈祷。渐渐地,潜意识的功能开始运作,最后是潜意识在祈祷;其时,你会感知你整个人生及一切举止都为这种祈祷所充满。因此,即使在开始时,这种祈祷看来像有些人称的〈人为的祈祷〉,而非〈人性的祈祷〉,但因潜意识及意志并未直接介入,故借由自我暗示对潜意识的影响,〈人为的祈祷〉终将化为〈人性的祈祷〉。

玫瑰经

在座各位或许有人已注意到念玫瑰经的效果与上述有不谋而合之处。念玫瑰经于近代蔚成风尚,但从〈理性〉角度而言,玫瑰经其实不是祈祷,只是仿效祈祷。念玫瑰经时,人只反复诵念「万福玛利亚……」,单调而机械地,不太留意经文的涵义,其实,此不啻正为我们所强调者。当我们口念「万福玛利亚,满被圣宠者……」时,同时也思想起基督的一生,这可说是一种〈虔敬的分心〉。有些人念玫瑰经像是一部〈祈祷机〉,如果我们以念玫瑰经的方式对主祈祷岂不更好?我认识一位神父,他想了一个法子让一些姊妹看到玫瑰经的不合理。他在讲道前先向姊妹们说:「各位姊妹早!」她们回答说: 「神父早!」「各位姊妹早!」神父重复问安……一次又一次。然后他停下来说:「们一定以为我发神经了!当我们一遍又一遍念万福玛利亚时,圣母或许也会很烦吧。」这推理挺不错的,然而,人灵深处的状况不是人的逻辑推理可以弄得清楚的,生命中有比理性更深层的东西,人的理性可以给我们聪明,但非智慧。为这缘故,人需要理性之上的感觉、直觉。当先圣操练并鼓励使用这种祈祷方式时,他们所凭借的就是直觉。很多大默想家,例如圣罗雅风(St. Alphonsus Rodrigues),他是耶稣会的一位在俗弟兄,他每天都要念十几端玫瑰经。有人会在我们印度的部份村子里遇见一些年老的圣妇,她们的脸满是受苦及爱的痕迹,并且散发出圣神的光辉;她们唯一的祈祷就是念玫瑰经。耶稣祷文的效能也就此突显了,这再次让我们看见,借着看似机械式的覆诵祈祷,可使我们的潜意识得到圣化。

如果念玫瑰经在过去使你获益,就当其为你的耶稣祷文吧;你也可以利用念珠覆诵自己的祷词。祈祷时用手指拨弄念珠的珠子,常带给人们平安及祈祷的心,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或许是其赋与祈祷节奏感。有时候,我就这么拨弄着念珠的珠子,不作任何祈祷,仅此动作就足引我进入祈祷了。今天,当你祈祷时,不妨也按此要领,拨弄念珠的珠子,有节奏地覆诵自己的祈祷,盼望借着圣母玛利亚的祝福,你会发现如古圣先贤的祈祷中的智慧。




上一篇:7祈祷的其它定律
下一篇:9分享祈祷式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Copyright(C)2006 - 2018 xiaodel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delan.org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