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与主接触(戴迈乐著)列表
·目录
·译者的话
·
·1 领受圣神
·2 使徒之避静
·3 举办避静之意向
·4祈祷的方法
·5祈祷之律
·6求恩祈祷及其定律
·7祈祷的其它定律
·8耶稣祷文
·9分享祈祷式
·10悔改
·11悔改之险
·12罪的社会面
·13圣本笃祈祷式
·14基督的国度
·15认识、热爱、跟随
·16基督生命之默想
·尾声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11悔改之险
11悔改之险
浏览次数:174 更新时间:2018-1-8
 
 

11悔改之险

如对悔改理解偏差,将导致罪恶感、恐惧遭罚及仇己之后遗,至此,悔改带来的危险就极严重了。一总美好的事物皆有危险伴随,悔改的恩典亦不例外。我想利用这次讲道跟各位谈谈悔改之险。

拒绝原谅自己

天主极愿意宽恕我们,我们几乎连抱歉都无须说,我们只要愿意重归主怀抱即可,甚至连浪子所说的忏悔的话都不想听完。世上再没有事情比获主宽恕更容易了,我们对宽恕的期盼还比不上赐予之意愿。

问题不是出于天主,而是出于我们。举例来说,很多人就是不肯相信人得宽恕乃轻而易举之事;再者,人们不肯原谅自己。很多人整天悔恨前愆,臆想自己以前若未犯罪多好,臆想自己永如白纸。

他们于是持续活在虚构的情境中:这些人不配得天主的恩典。他们必须做补赎,他们必须净化自己;他们在得到天助之前,必须先与自己的前尘往事和好。灵程上的障碍属此为最,即使罪本身也不会造成更大的拦阻。罪,不但不是拦阻,反而是正面之帮助,因其使人悔改而经历主。但是,上述那种自觉不值的错觉(自己不愿忘掉过去,重新开始),使我们的灵程停滞难行。我认识一位神父,他在晋铎之后犯了严重的错,在祈祷中,我确信天主已经赐给他丰厚的恩典,并且天主也引领他做深度默想。然而,此仍不足以改变他对自己的看法:我是个可鄙的罪人,我是不值得宽免的;至此,天主的任何恩典对他来说只是不可靠的幻影及难以捉摸的高傲了。天主的恩典可轻易战胜罪恶,但对上述状况就难以应付了!

再举一例。有一位神学院的学生有男女情事方面的问题,虽然他尽全力克制自己,但没有效果。有一天,我找他谈话,突然发现他对神的概念完全与异教徒无异。一位接受相当神学教育的神学院学生,居然表现如此。他相信的神是一位理性的神,与其他宗教所信的神一样,但不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迷思至深,致其在接近全然圣洁之主及重建与主亲密关系前,须先净化自己。在我们谈话时,我与他分享我所〈看见〉的,我对他说,我看你像一个对丈夫不忠卒成妓女的妇人,她现在悔罪了,也回家了,但她不敢走进家门。她站在家门口,伫立街头,身穿粗麻衣服,头顶洒灰以示悔过。她决心忏悔,她就这么站在那儿,日复一日,周复一周,月复一月……她以这种方式向丈夫忏悔有什么用?

他要她再爱他,他要感觉到她玉体的温暖,他要享有她的爱抚。然而,这位妇女竟如此顽固于原先自己的纯净——或许,她过于害怕致其不敢跨进家门,拥抱丈夫,告诉他依然深爱着他。神学生入神地听我说完,慢慢回答说:「我正是如此,我不敢回家,我不敢冒险,我唯恐吃闭门羹。」我对他说:「你愿意现在进堂吗?把所有的罪暂抛脑后,也不要想男女情事,只仰望主,对主说:主啊,我全心爱你。」「不,我不敢。」「那么,我们可以试着就在这儿做。我们先默祷一会儿,让我们忘掉自己的罪,全心仰望主并告诉我们爱。」我们就这么做了,约五分钟。那次经验对他而言非常甜美,于我亦然。

悔改并非只是对主说:「主啊,我很抱歉。」然很多人至今仍不明白。畅销小说〈爱 的故事〉中的名言:「爱就是永不必说抱歉」;令我印象深刻。悔改是向主说:「主啊,我全心爱你。」新约中可曾有记载主耶稣要我们求宽恕须先说抱歉?显然没有,不要为自己的罪向主道歉,不要求我们道歉。我们把悔改小题大作了,多少信友在悔罪时将重点放在痛悔是否足够,痛悔是否完全,或其他一些问题,然而这些均与宽恕无关。如果我们总在主耶稣并未要求的事上打转,我们很可能将本末倒置了。主耶稣的教导是:「如果你想天父宽恕你的罪,则你须先宽恕别人的罪。」在我们的〈要理问答〉里,似乎并未将主耶稣的教导列为妥当领和好圣事之要件。我们在和好圣事中,通常小心谨慎地检视良知,然后向神父和盘托出自己的罪,然后发痛悔,下定决心定改,我们就这么完成了和好圣事。我们显然遗忘了重点:宽恕得罪我们的人;的确,如果这一点忽略了,我们的罪自不得宽恕,痛悔再周详,告明再详细都没用。主耶稣对我们罪蒙宽恕另有要求,即到主跟前,告诉我们多么爱,这样,我们的罪就会被赦免,就这么简单。我们惯于将圣经里那位罪妇的眼泪视为悔罪的眼泪,此一概念,实不知从何而来;主耶稣明显地表示,她流的泪及她所作的一切只为表达她对主的爱。爱多得宽恕也多。伯铎三次不认主之后,主耶稣要他做的,是将爱主亲口说出来。「若望的儿子西满,你比他们更爱我吗?」悔改之真义即此一问。我们对此若真有体认,我们自不会沮丧与悲伤;也不会像别人一样,在向主求悔改恩典时,又陷于罪恶感之泥沼,甚或非常害怕到主台前。我奉劝大家在避静结束之后,花些时间亲近主及悔改,其时,你只需要效法伯铎一遍又一遍地说:「主啊,一切你都知道,你晓得我爱祢。」

这使我想到基督宗教的神还有另一特质,我前也略有述及,此一特质使我们的神与理性之神及其他所有的神完全不同——即主耶稣是宣讲福音的神,这是其他宗教所没有的;其中隐含的特质是:主耶稣恨罪,却怜惜罪人。因此,我们要全心痛恨罪并向罪说不。如你犯了罪,请悔改(此为重要)并喜悦,因为在天上为一个罪人的悔改,其喜悦要远大于另外九十九个没有必要悔改的人。谁能理解如此不合理的事?在复活节的前夕,我们称亚当的罪为「必要之罪」,为「快乐之过」,因其带给我们救主耶稣基督。在罗马书中,保禄宗徒对此也有共鸣;「罪恶在那里越多,恩宠在那里也格外丰富。」(罗五20)于是,保禄宗徒的结论是:我们要常留在罪恶中,好叫恩宠洋溢吗?他随后语带战栗地说,天主不许可。我们现在所谈的问题,不是我们有限的智慧可以理解的。保有上述真理非常重要。恨罪,而当你犯罪时,悔改,把自己视为幸运,因你的救恩之杯即将满溢。悔改的罪人(重回主爱的怀抱)吸引主的力量比磁铁还强,主对罪人的悔改非但不会觉得矫情,反而觉得不可抗拒。这就是福音的真谛,除此之外,任何有关悔罪、悔改的理论皆非福音,充其量只是炒冷饭。这福音是主耶稣亲自宣布的。

天主恐惧症

对罪的默想若不得当,会带来另一后遗症:害怕天主及其惩罚。我很惊讶地发现,很多基督徒,甚至包括神父,充满了对天主的恐惧,他们仍陷在律法的宗教里。两千年前主耶稣已经宣讲天主就是爱,天主将帮助我们解除律法的束缚,而时至今日,仍有很多人活在律法底下。这些人不必然小心谨慎,故常不能察觉类此恐惧正统制着他们的灵命;他们事奉主像在尽责任,每遇生命碰到威胁时,他们所做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冲去办告解。和好圣事的目的,就他们来说,完全只是一种逃避处罚之心灵寄托:为得到保证,致其可无愧地站在主之台前,以〈保护〉他们不会受主审判。对他们而言,基督徒,无论犯多大的罪,皆应避免受天父惩罚,此一概念不啻天经地义。最好的例子即从前许多神父因受潜在恐惧驱使,每天不离日课。(许多教友主日进堂可能也是基于同一心理;但另一方面,我们又极力否认天主教是律法的宗教,更非主耶稣在其教导中大加挞伐的法利塞人的宗教) 从前,大家都相信念日课迟到是大罪,(大罪意指将被天父丢往地狱的罪——请别在讲道结束后与我争论,我自然了解吃禁果本身不是重点,重点是始祖抗命,这才是罪魁祸首……我完全理解,我们增加大罪,骨子里是渴望控制人们,至于各种荒谬至极的决定逻辑,我们交给理性去自圆其说)有一位神父就是上述老旧思想的受害者,在其神父生涯里,他满怀信心地祈祷了二十年,日课、默想及省察从不间断;然而,他的祈祷与对主的服事却是如此了无喜悦。他有一次难过地对我说:「有时候我会有一种不合理的感觉,如果没有十诫,我早就成圣了,我将非常自由无缚;而我知道在此同时我又要让每个人牢记十诫。」我想起一位耶稣会的朋友曾告诉我,直到他开始信仰生活,他才发觉读书的乐趣。以前在家里,他母亲每天逼他读书,那时的读书是被强迫的,因此对读书非常厌恶;如此自由自在地读书,才品尝出读书的趣味。我又想起另一位耶稣会士——一位神学生,他非常热心,堪称模范,尽管他外表看来很快乐,但对我来说,在他强颜欢笑的背后,总有压抑的悲伤。有一天,就在他深思的当下,他把深藏的悲伤全宣泄出来了,他发现他对全心全灵事奉的主说:「主啊,我真的恨你,你是虐待狂,有你在身边,我简直无法享受生命,你也不许我享受生命,你不给我自由。」这是(至少曾是)我们对主耶稣及其信息非常、非常、非常大的误解。

为了消除对天主的恐惧,我们需要对律法及其在我们生命中的地位做一番参悟。我不是主张废除律法,而是认为有必要对律法另做一些理解,律法对我们的要求不是重点。(人们希望从律法的要求中挣脱出来,且在盼望中活于圣神,如此就可以活得更自由自 在;然而,大家似乎忽略了追求自由的代价及天主圣神对我们要求的可贵,后者予我们之帮助远非前者所能望其项背!)因此,律法的约束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律法孕育恐惧。律法束缚我们,侵蚀我们自由事奉天主的能力。所以,重新理解律法乃为必要,如此才能使我们如主耶稣之教导,回应天主以自由及挚爱。

除此之外,我们尚需对天主予我们的爱有更好的参悟。天主对我们的爱是没有条件 的,你体会过母亲对孩子的那种爱吗?母亲爱孩子并不是因为孩子乖,母亲爱孩子只是因为那是她的孩子。她当然希望孩子好,希望孩子长进,犯人的母亲也希望孩子改过迁善。但是,在此同时,身为母亲,她不会停止对孩子的爱。她不会说:「等你痛改前非了我再爱你。」她会说:「我恨你犯罪,但我依然深爱你,因你是我的孩子。」如果孩子有希望改头换面,那是因为其母之无条件的爱。你愿相信天主对我们的爱亦复如是吗?

圣经学家告诉了我们新旧约的不同。直言之,在旧约时代,天主给人的感觉是:乖乖听话,我才会对你好;否则我就迁怒于你,并且摧毁你。到了新约,主耶稣突显了主的另一面,即对好人、恶人都一样好,的雨降在义人的田里,也降在恶人的田里。上主的爱并不专属于那些满足某些条件的人,正如母亲的爱并不只属于听母亲话的孩子。向世人传讲这样一位神,如主耶稣所为,是相当危险的一件事。然而,爱就是这样,要冒几分 险,要准备受伤,要让别人占便宜,否则怎么称为爱呢?又怎能唤起别人的爱呢?这就是主耶稣要冒的险,而也的确冒了,当将天父的属性向人展示时,就冒了几分险。

当我初学时,我们的初学导师对我们说:「你们灵命初长成之时不是在你相信自己爱主之日,而是当你明白天主爱你之时!」多年来的经验告诉我,上述至为正确(自己的经验及别人的经验)。当我们明了主是多么无条件地爱我们时,我们的生命开始转化,我们的变化也必与日进!我读过一位基督教牧师写的书,他似乎在借别人经验主无条件之爱,而与主相遇的方面很有恩赐。当有人问他:「我想见主耶稣,何处及如何我可以与相遇?」这位牧师会带其到一安静且不会被干扰的地方,然后他会说:「我会尽我所知地告诉你如何与主相遇,因为我要你照着我的话做。」他会说:「请你闭上眼睛,仔细听我说:耶稣基督,复活之主,正与我们同在,你相信吗?」静默一会儿之后,对方会答说:「是的,我确信。」牧师会接着说:「现在听我说一些稍难相信的话。」牧师会这么说:「仔细听好:耶稣基督,复活之主,接纳你并爱你,如你当下所是。你毋须改变,更毋须变得更好,你甚至毋须立刻脱免罪恶;你不必为了得到的爱而做什么,因为你就活在的爱中,此时此刻,如你当下所是。其实,我们都非常清楚是多么地爱我们,因为在我们还是罪人的时候,就爱了我们,甚至愿意为我们死。你相信吗?」此时,对方通常需要静思稍长一段时间,然后说:「是的,我相信主耶稣就在这里,爱我如我所是。」「那么,」牧师顺水推舟:「向主耶稣说几句话,大声说。」不需多久,对方就会拉住牧师的手说:「你说的对,就在这儿,我感觉到了!」

我无意建议上述对每个人都行的通,其或是那位牧师特有的恩赐。不过,我想强调上述操练极具成效。我记得曾主领过一次二百多人的避静,参加者全是神父及神学生,在那次避静中,我在圣心瞻礼的傍晚守圣时的时候,带着大家做上述操练。我告诉他们利用一点时间提醒自己,复活的主就在堂里与他们同在,然后再花一段时间带他们确信:主耶稣爱我,接纳我,如我当下所是;其次利用祈祷让大家打开心门,使主的爱充满。很多人向我反应,这是他们在旧式避静中所做的最有效的一次祈祷。另有一个修女团体在做过这样的操练后告诉我,这带给她们超凡的灵命恩典。

除了玛格瑞特玛丽(Margaret Mary)因启示而皈依耶稣圣心的事迹之外,我打骨子 里不太愿意讲异象及启示。尽管如此,我对类此皈依的功效仍极肯定,也愿意认同类此启示为说预言之恩典的例证,主耶稣近几世纪以来即借此与其教会沟通。曾教导我们,任何人只要有此操练,其灵命将经历无数恩宠——罪人蒙受悔改之恩典,圣徒成圣之道猛进。神父及神学生若在此方面持续长进,则将在其使徒事工上之效果远超过其所能想象。对我来说,这一切都极为合理。请不要将皈依耶稣圣心与其他皈依混淆,其他的皈依多属情感用事且多使我们感到厌倦,更不要误以为耶稣苦难之心的图像就是耶稣圣心,那对某些人可能具启示之效,但对另一些人可能就适得其反了。依我之见,所谓皈依耶稣圣心,就是接受天父借由主耶稣赐给我们的爱,相信主耶稣对我们的爱是无条件的,就是爱。任何人接受上述真理,并帮助别人相信,则其灵命及服务均将经历超凡的效果。

我们常扪心自问:「我为基督做了什么?我能为基督做什么?」但我们很少明白,我 们能为基督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相信爱我们。可曾有被你所爱的人时时地对你说:「我不太相信你真的爱我?」如有,则你应该明白,我们想要的,是他们相信被我所爱,而非他们能为我做什么;我认为皈依耶稣圣心的精义就在这儿。这世代多么需要明白这个真理呀!

受命经验基督

默想悔改及自己所犯诸罪的最后一个危险,就是把经验基督视为受命,而非恩典,这即我们常处之光景;而当我们受感动悔改时,又常突显了主耶稣要求我们悔改的感觉。于是,我们会误以为挑剔的天主,对我们的要求越来越多,永不满足,不论我们给了多少,做了多少,就是不满意。

我想上述情形从一个人的祈祷中就可清楚彰显,例如:「主啊,我想接受你的圣神。 不过我不敢开口,因为我怕你会对我要求很多。帮助我,克服我的恐惧。」我对这种祈祷不太以为然,可是很多人的情况正是如此:害怕与主接近,害怕要求太多。圣神是天父赐给我们的恩典,而我们却对这恩典感到害怕!我们害怕这恩典背后附带着许多要求!

想想,一位充满爱心的父亲买了一些玩具回家给自己的孩子,他迫不及待地回到家 里,打开包装,拿出玩具来给孩子,而孩子们却畏缩害怕,不敢接受玩具。他们以为自己的父亲是在贿赂他们,玩具之后必有要求伴随;收了玩具,必要付出代价。因此,他们宁可不要玩具。我们难道对待天父亦复如是?我们几不相信天父的所赐没有附带任何要求,也不相信天父就是要我们喜乐及平安。

或许,责任不完全在我们,我们所获得的印象就是这样,天父就是喜欢挑剔要求;而不相信天父无条件爱我们。导正之道在于不要再去想天主的要求,不论真假实幻,别在这方面花任何脑筋。在我们心里须鉴别清楚,我们只有被要求〈去爱〉,而没有被要求〈被爱〉,如果你对内心的爱视而不见,并拼命出超似地付出,其结果不是罪恶感,就是心里不平衡。这不但不能增加你的爱,反而折损你爱的能力。

我以一例说明,会使各位更明白。设想有一男孩,阿强,他与女友茉莉陷于热恋,他有时不吃午餐,将买便当的钱用来买花,傍晚送给茉莉。爱就是会使人做疯狂的事情,爱其至会改变人的肢体语言。假如志明弟兄求助于我,因为他很难感觉到爱他太太春娇;如果我说:「志明,你怎么不学学阿强,省下便当钱,买花送春娇呢?」志明如果真的照办,其效果可能适得其反。徒然摹仿情人的作为,而不具情人的内涵,是不会使人变成情人的。如果我们只教导初学生摹仿古圣的外表,而忽视了铸成古圣作为之缘由——天主爱的充满;其危险是可以预见的。我们有时会鼓励他们,使他们盼望行为会自动产生爱,但事实却不然,或恰相反,其结果不是令人沮丧,就是功亏一篑。

在爱主的要求上,主对我们的要求决不会比我们对自己的要求来得更多,如你要仿效古圣,则须先求赐你一如古圣对主般的爱。当你爱主之心成长时,你欢喜事奉主的能力也会增长。主喜欢喜舍的人,受缚而做、勉强而为都不能持久。有位神父对我说:「有天早晨,我正默想,我生平首次明白主无条件地爱我,我想我那一天的灵命长进要比以往二十年还多,因为以前我老是活在天主要求的阴影之下。」的确如此,求主耶稣赐你经历主爱的恩典,则你慨然为主作工之忱必自动随之而来。



上一篇:10悔改
下一篇:12罪的社会面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Copyright(C)2006 - 2018 xiaodel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