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圣女大德兰建院纪列表
·序言
·第一章 谈开始建立这座及其他隐院
·第二章 我们的总会长神父如何来到
·第三章 述说经由什么方式,开始交
·第四章 本章谈及上主赐给这些隐院
·第五章 述说祈祷和启示方面的劝告
·第六章 警告神修人,不了解何时必
·第七章 谈论必须如何对待患有忧郁
·第八章 谈论对启示和神见的一些劝
·第九章 叙述如何离开梅地纳,前
·第十章 述说创立瓦亚多利会院,取名
·第十一章 读谈已经开始的主题,嘉
·第十二章 叙述一位会士的生平与逝
·第十三章 叙述遵守原初会规赤足加
·第十四章 续谈赤足男会士的首座会
·第十五章 谈论在托利多城创立荣福
·第十六章 为天主的荣耀和光荣,本
·第十七章 谈论在巴斯特日纳建立的
·第十八章 谈论一五七0年,在撒拉曼
·第十九章 续谈撒拉曼加城圣若瑟隐
·第二十章 本章述说创立圣母领报隐
·第二十一章 本章谈论在塞谷维亚建
·第二十二章 本章述说建立救主的荣
·第二十三章 本章谈论于塞维亚建立
·第二十四章 续谈在塞维亚城创立加
·第二十五章 续谈塞维亚荣福圣若瑟
·第二十六章 续谈塞维亚圣若瑟隐修
·第二十七章 本章叙述在卡拉瓦卡城
·第二十八章 在哈拉新镇建院
·第二十九章 述说在帕伦西亚建立街
·第三十章 开始述说在索里亚城创建
·第三十一章 本章开始叙述在布格斯
·
·译者的分享
·《建院记》英译本导论
·大德兰生平纪要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七章 谈论必须如何对待患有忧郁症的修女。院长必读的一章
第七章 谈论必须如何对待患有忧郁症的修女。院长必读的一章
浏览次数:139 更新时间:2019-6-11
 
 

第七章 谈论必须如何对待患有忧郁症的修女。院长必读的一章

在撒拉曼加的圣若瑟隐院(当我写这事时所在之地),我的这些修女们,一直极力请求我,说些如何对待有忧郁体液的修女。因为,无论我们如何尽力,不收录有此病症的人,这是如此地难以捉摸,在必要时,呈现的情况很不明显,所以我们认不出来,除非到了无法补救的地步我好像在一本小书中说过这事,我记不得了;这里,再说一些是无伤大雅的,如果上主乐意使这事顺利完成。可能我已在别的时候说过要是我觉得自己能说点什么有用的话,我愿说它上百次。这种体液的人,为了一逞私意,有这么多的花样,必须加以细察,谋求如何容忍和管理她们,不致于伤害其他的人。

必须提醒的是,不是凡有这种体液的人,都是这么累人的,当患者是个谦虚的人,又性情温和,虽然也同样会有麻烦,却不会伤及别人,尤其是,如果她们有良好的理解力。关于这个体液,也有程度轻重的差异。的确,我相信,魔鬼对付某些人,就是以此(译按,体液)做为手段,为了看看是否能夺取她们;如果没有极力警觉,魔鬼就会得逞。因为,这个体液能做的,最主要是掌控理智,理智一旦昏暗不明,我们的激情又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事呢?似乎是这样,如果没有理智,就是个疯子,正是如此;不过,我们现在说的这些人,还没有这么严重,而如果她们是疯子,情况会好得多。

再者,对一位没有理性的人,必须当她是个有理性的人,且以理性待之,这是个难以忍受的煎熬那些严重罹患此病的人,要怜悯他们,但是他们不会导致损害,而且,如果有什么办法管得住他们,就是使他们害怕。

对于这个如此伤人的病症,才开始罹患的人,虽然还不是那么严重,毕竟是从那体液和根源来的,是从那个主干衍生出来的;因此,当其他的措施不足以奏效时,就必须采取这样的方法,院长们要处以修会的补赎,使之顺服,使她们明白,她们不会获准任何想要的事物。一旦她们获知,有时用她们的吵闹,及魔鬼在她们内发出的绝望呼喊(为的是,如果牠能使她们丧亡),就足以得偿心愿,她们真的会丧亡的,只要有一位这样的修女,就足够扰乱全修院;因为,由于这个小可怜,没有人帮助她防御魔鬼施加于她的事,院长必须极其灵敏地管理她,不只外表,也要兼顾内在;由于患者的理智是黑暗的,院长必须更加清晰,为的是,不使魔鬼开始操控那个灵魂,以这个病做为媒介。因为这是危险的事,有时候,这个体液这么折磨人,使得理智被掌控(那时,患者是没有过错的,就像疯子所做的蠢事一样,不过,不是疯子的人,只不过理智生病,还是有些理性,其他的时候则是好好的),在发病期,必须不让她们有自由,为的是,当她们不发病时,也不会做自己的主人,此乃魔鬼的可怕计谋。所以,如果加以细察,会看得出来,她们最爱的是为所欲为,随口发言,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查看别人的过失,掩饰己过,喜欢令她们愉快的事物.,总之,她们就像那谁也不能加以反对的人。那么,激情不予以克制,每个激情都为所欲为,如果没有人抗拒它们,将会怎样呢?

我重新说,有如一个曾经见过,也曾处理许多这类患者的人,对于这事,除了采用所有可能的手段和方法,使这些人顺服,没有其他的良方。如果言语不奏效,就要科以处罚如果轻微的处罚行不通,就要严加处罚如果关她们一个月不够,就要四个月:这对她们的灵魂,不能有再好的事。因为,如我已说过,如今再说(因为,重要的是患者自己要了解这事,即使有时,或常常,她们无法自持),由于她不是发疯的疯子——真正的疯子是没有过错的——虽然有时发疯,但不总是如此,使得灵魂处于更多的危险中,不过,如我说的,理智这么的失效,迫使患者去说和做,即在理智失控时才会说和做的事。

患有此病的人,顺服于他们的管理者,越过我所说的这个危险,乃是天主的大慈悲,因为其中含有他们的全部好处,而且,为了天主的爱,如果有人读到这里时,请留意,或许对他的得救有重大的影响。

我认识某些人,她们几乎完全失去理智;然而,她们是谦虚的灵魂,这么怕冒犯天主,虽然私底下,她们泪水泉涌,痛苦不堪,除了被命令的事之外,不多做什么,她们忍受病苦,一如其他人忍受自己的病苦。虽然如此,此乃更大的殉道,因此也获得更大的光荣,这是在今世,而不必在来世经过炼狱。不过,我还要再说,对于不愿意这么做的修女,院长要加以督促;不要因不谨慎的怜悯而受骗,因她们的失调而扰乱全体修女。

因为,除了所说的危险之外,还有另一个极大的损害:由于患者外表看来好好的,却不知病势在其内酝酿恶化,我们的本性是这么可怜,每个人都会自认为是忧郁症,为使别人都容忍她;甚至,真实地,魔鬼使人这样理解,且下手造成一个灾难,等到觉察出来,已经难以挽救。还有,这事是这么重要,绝不许有任何的疏忽,如果忧郁病者抗拒长上,她应受处罚,一如健康的修女,什么都不宽免。如果她对自己的修女口吐恶言,要同样处置。这样,所有的事情以此类推。

看来好似不公平,如果患者无能为力,却如健康者一样的受罚。那么,把疯子绑起来,鞭打他们,以免他们杀死所有的人,也是不公平吗?请相信我,我已经证实这事,按我的见解,我刻意试过相当多的解决办法,找不到别的。院长出于同情,容许像这样的修女开始有自由,这是绝对、绝对不能忍受的事,因为,当院长要加以补救时,已经对其他修女造成许多的伤害。如果,因为不要疯子杀人,把他们绑起来,处罚他们,也是好事,甚至看来似乎是极大的怜悯,因为他们无能为力,那么,更要多么的留意,不要让她们以自由来伤害其他的灵魂呢!还有,我真的相信,如我说的,这往往是为所欲为、缺乏谦虚又很不听话,体液的影响不会像这样,有这么大的力量。我说「对于有些人」,因为我曾见过,谁若有害怕时,她们可以自理,也能顺服;那么,她们为什么不能为天主做呢?我怕的是魔鬼,在这个体液的掩饰下,如我说过的,企图赢取许多的灵魂。

因为,现今比以往更常用这名称,所有的自爱和自由,都已冠上了忧郁症。所以,我曾经想过,在我们的隐修院及所有的修道院,不要从口中说出这个名称,因为好像是和自由连在一起,而是要称之为「重病」,这是多么的真实啊!也要像这样来医治。有的时候,非常需要用某些药物来减轻体液,使之能忍受;这位修女也必须留在病房,要知道,当她离开病房,参加团体时,必须谦虚一如众人,也要服从如同每位修女;设若不这么做时,她不可以利用体液做为借口因为,如我说过的诸多理由,还有更多能说的,这是适宜的。院长必须,在不让这些修女知道的情况下,非常仁慈地对待她们,就像真实的母亲,寻找能治好她们的种种方法。

我好像是自相矛盾,因为到目前为止,我所说的,是要严格对待她们。因此,我再说这事:她们不要认为,必须让她们随心所欲,也不许她们得逞私意,预设的条件是,她们必须服从;因为,损害在于她们觉得拥有这个自由。再者,如有看得出来必会抗拒的事,院长可以不命令她们做,因为她们自身无能为力:反而要以需有的灵巧和完全的爱对待她们,为的是,如果可能的话,使她们因爱而顺服,这是非常好的,也常会发生,要显露出非常爱她们,且以行动和话语来表明。也必须提醒,最好的良方是,让她们多多专注于职务,使她们没有机会胡思乱想,她们的病全都出在这里;虽然她们没有善尽职务,也得忍受她们的一些缺失,以免忍受发病时其他更大的损失,因为我知道,这是能给她们的最有疗效的办法,尽力不使她们常有祈祷时间,甚至是日常的定时祈祷;因为,大多半,她们的想象是虚弱的,长时间的祈祷,导致她们受到许多的损害,不这么做的话,她们会任意幻想事情,那些事,是她们或任何人听了,都无法理解的事。要记得,不要给她们吃鱼,除了偶而几次;在守斋时,也不必这么持续,如同其余的修女。

看来好似过分,为这个病而不为别的,说了这么多的劝告,在我们可怜的生命中,是有这么严重的病,尤其是在妇女的虚弱方面。这是因为两件事:其一,看起来她们好好的,因为她们不愿认清自己有这个病,由于不能强迫她们躺在床上,因为没有发烧,也不用请医生,院长必须是医生;然而,对所有完好的人,这是最有害的,远超过卧床濒死的人。其二是,因为其他的病,不是痊愈,就是死去;至于这个病,痊愈是个奇事,她们也不会因这病而死,而是会失去全部的理智,此乃杀死所有人的死亡。由于自己内的折磨、幻想和内疚,她们遭受更多的死亡,因此也获得超多的大功劳,虽然她们往往称之为诱惑;

一旦她们明白是出于这个病,如果她们不去注意它,病情会大为减轻。确实地,我极同情她们,因此,所有与她们同住的修女,理当同情她们,请看,上主能赐予同情,要忍受她们,而不让她们知道,如我已说过的。上主保佑,对于如何妥善处理这么严重的病,我说的是正确的。

 


上一篇:第六章 警告神修人,不了解何时必须抗拒神灵,能造成的损害。谈论灵魂对领圣体的渴望,在其中能有的骗局。对管理这些会院者,包含重要的道理
下一篇:第八章 谈论对启示和神见的一些劝告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19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