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圣女大德兰建院纪列表
·序言
·第一章 谈开始建立这座及其他隐院
·第二章 我们的总会长神父如何来到
·第三章 述说经由什么方式,开始交
·第四章 本章谈及上主赐给这些隐院
·第五章 述说祈祷和启示方面的劝告
·第六章 警告神修人,不了解何时必
·第七章 谈论必须如何对待患有忧郁
·第八章 谈论对启示和神见的一些劝
·第九章 叙述如何离开梅地纳,前
·第十章 述说创立瓦亚多利会院,取名
·第十一章 读谈已经开始的主题,嘉
·第十二章 叙述一位会士的生平与逝
·第十三章 叙述遵守原初会规赤足加
·第十四章 续谈赤足男会士的首座会
·第十五章 谈论在托利多城创立荣福
·第十六章 为天主的荣耀和光荣,本
·第十七章 谈论在巴斯特日纳建立的
·第十八章 谈论一五七0年,在撒拉曼
·第十九章 续谈撒拉曼加城圣若瑟隐
·第二十章 本章述说创立圣母领报隐
·第二十一章 本章谈论在塞谷维亚建
·第二十二章 本章述说建立救主的荣
·第二十三章 本章谈论于塞维亚建立
·第二十四章 续谈在塞维亚城创立加
·第二十五章 续谈塞维亚荣福圣若瑟
·第二十六章 续谈塞维亚圣若瑟隐修
·第二十七章 本章叙述在卡拉瓦卡城
·第二十八章 在哈拉新镇建院
·第二十九章 述说在帕伦西亚建立街
·第三十章 开始述说在索里亚城创建
·第三十一章 本章开始叙述在布格斯
·
·译者的分享
·《建院记》英译本导论
·大德兰生平纪要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二十七章 本章叙述在卡拉瓦卡城镇的建院。于一五七六年,新年那天供奉荣福圣体。奉荣福大圣若瑟为修院主保。
第二十七章 本章叙述在卡拉瓦卡城镇的建院。于一五七六年,新年那天供奉荣福圣体。奉荣福大圣若瑟为修院主保。
浏览次数:134 更新时间:2019-6-11
 
 

第二十七章 本章叙述在卡拉瓦卡城镇的建院。于一五七六年,新年那天供奉荣福圣体。奉荣福大圣若瑟为修院主保。

当我在亚味拉,正要离开去建院,就是建立我所说的贝雅斯隐修院,唯一有待准备的是上路的交通工具,那时,来了一位私人的特使,是卡拉瓦卡的一位夫人派遗来的,夫人名加大利纳。因为有三位小姐,自从听了某耶稣会神父的一篇讲道后,来到她家,决定绝不离开,除非在该城内建立一座隐修院。事情是这样的,她们已和这位夫人讨论过,她是能帮助她们建立隐修院的人。她们是该城最重要绅士家族的成员。其中一位的父亲,名罗瑞格玛雅,是天主的大忠仆,并富于明智审慎。她们全都热切追求完成相同的计划。她们获知这事,即我们的上主建立这些隐修院,是从耶稣会神父那里听来的,他们总是恩待和帮助建院。

由于看见那些灵魂的渴望和热情,为了寻找我们圣母的修会,走了这么远的路,使得我虔敬满怀,并渴望帮助达成她们的好意向。获知卡拉瓦卡就在贝雅斯附近,我带了多位修女与我同行,如我向来所做的——因为,根据夫人的来信,我认为很快会达成协议——我的用意是,贝雅斯的建院完成后,就去卡拉瓦卡。然而,上主另有安排,我的计划用处不大,如塞维亚的建院所说的。又因为她们从骑士修会所得的许可,即使我已决定要上路,仍然必须放弃。

事情的真相是,当我在贝雅斯时,获知卡拉瓦卡所在的地点,看到地处相当偏远,到那里的路很难走,要去探望修女们很是艰难,长上们会很不高兴,这些理由使我建院的热愿大减。然而,因为我给了她们很好的希望,我请求胡利安.亚味拉神父和安东尼奥. 凯堂,到那里去看个究竟,如果认为妥当,他们可将之取消。他们对于这件事很不看好,不是因为想当隐修女的三位小姐,而是因为加大利纳夫人,她是整个事情的主要负责人,她安排她们各自住在单独的房间,彷佛已经在度退隐的生活。

这些隐修女坚决无比,我说的是想做隐修女的那些小姐,尤其是当中的两位,她们非常懂得博取胡利安.亚味拉神父和安东尼奥凯堂的欢心,促使他们返回之前签下了合同,让那些女孩子开心得很。他们回来了,很欣赏她们和那个地方,说个不停,对难行的道路也同样抱怨连连。由于看到已签下协议,许可证又迟迟未发下,我就派好安东尼奥凯堂再到那里,他出于对我的爱,甘心乐意承受所有的艰辛。他们都热爱建立那座隐修院。因为,说真的,建立这座隐修院,应该要感谢他们,如果他们不到那里签下合约,我可能不会进行这事。

我请安东尼奥.凯堂前去,为这些隐修女尚未找到合适住处前,将要居住的房子,装上转箱和铁格窗。这是罗瑞格.玛雅的房子,如我说的,是其中一位小姐的父亲,他常乐意把房子给她们。为完成这事,安东尼奥.凯堂留在那里许多天。

当他们带来许可证书时,我正准备好出发要去卡拉瓦卡,从许可证上获知,这房子必须隶属骑士修会的参议会,隐修女要服从他们,这是我不能接受的,因为我们属于加尔默罗圣母的修会。于是,她们要再重新请求许可,这情况和贝雅斯一样,她们一筹莫展。不过,国王相当恩待我,当我写信给他,他就下令给予许可,他即是现在的国王,斐理伯先生,对于知道忠于修会圣愿的会士,他这么喜爱恩待他们,就是说,一旦他获知这些修道院的生活方式,是遵守《原初会规》,他会事事加以恩待。因此,女儿们,我热切地恳求妳们,要经常向至尊陛下献上特别的祈祷,如同现在我们所做的。

由于必须再求得许可,我们离开贝雅斯前去塞维亚,系奉省会长神父的命令,他是当时也是现任的省会长,如我说的,是热罗尼莫古岚清.天主之母神父。这些可怜的轻女士留守在那里,直到再来的新年那天。当她们派使者来亚味拉时,是二月的时候。许可证在短期间内立即获得。然而,我在这么远的地方,又有这么多的困难,无法帮助她们,我十分同情她们,因为她们常常写信给我,非常难过,所以不忍心让她们一再拖延。

由于我去是不可能的,因为离得那么远,而且在塞维亚的建院尚未完成,大师会士热罗尼莫古岚清神父——如所说的,是宗座视察员——同意预备去建院,而还在马拉圣若瑟隐院等候的修女,前去卡拉瓦卡,虽然我不能同去。我安排担任院长的修女,我相信她是非常好的人选,因为她比我好得多。带着所有必须的装备,和两位我们赤足会的神父一起上路。胡利安.亚味拉神父和安东尼奥.凯堂,不久前已从那地方返回,我不愿他们同行,因为路途远,而且天气又这么不好,那时已是十二月末。

抵达那里时,她们受到居民欣喜的欢迎,尤其是已度着退隐生活的那些隐修女。她们建立了修道院,一五七六年,耶稣圣名日,供奉至圣圣体。其中的两位女士立即领受会衣。另外那位深受忧郁病之苦,度隐居的生活为她不好,更何况这么严格和行补赎。她同意回家和自己的一位姊妹同住。

我的女儿们,请细想,天主的决断,及我们必须服事祂的义务,祂使我们坚忍不拔,直到誓发圣愿,常常住在天主的家里,成为圣童贞的女儿。至尊陛下善用这位女士的意愿及她的资产,建造了这座隐修院,时候到了,是欢享她这么渴盼的隐修生活时,却因缺乏刚毅又受缚于忧郁症的体质,女儿们,对于这人,往往我们会怪罪于我们的不成全和善变。

但愿至尊陛下乐于赐给我们丰富的恩宠,有了祂的恩宠,什么也不能阻挡我们的脚步,经常前进于对祂的服事。愿祂保护和恩待我们,使这么卓越的起始,不会因我们的软弱而丧失,这是祂乐于从几位如我们一样可怜的女士开始的。以祂的圣名,我恳求妳们,我的姊妹和女儿们,要经常向我们的上主祈求这事,每一位将来入会者要牢记,她要一再重新开始,遵守我们童贞圣母修会的原初会规,绝不许在任何事上稍有松懈。想想看,为了非常小的事,却开门迎进来很大的事,在妳们不知不觉中,世俗也进来了。要记得,妳们安心所享有的,系来自所经历的贫穷和辛劳。如果用心细察,妳们会看出来,这些修院,绝大多数,不是人所创建,而是天主强有力的手,至尊陛下非常喜爱促进祂所做的这些工作,如果我们不加以阻碍。一个像我这样无用的小女子,为完成这么伟大的工作,唯命是从,连一个马拉维迪也没有,也没有人施惠帮助,妳们要怎么想呢?我的这个弟弟,帮助我建立塞维亚隐修院,他有些财富,又有勇气和善良的灵魂,供给一些帮助,而他是住在西印度地区的。

请看,我的女儿们,请细看天主的手。然而,这并非因为拥有尊贵的血统而赐给我荣耀。无论妳们愿意怎样观看这事,妳们会看出这是天主的工作。我们不该加以丝毫的毁损,即使我们要牺牲性命、荣誉和休息;何况,在这里,这些我们都有。因为如此生活的生命,既不怕死亡,也不怕生活中的任何变故,且常有不变的喜乐,如同妳们现在所拥有的,当人不怕贫穷,反而渴望贫穷时,修会的兴盛是无与伦比的。那么,有什么能与妳们常享有的内、外平安相比呢?怀有如此平安的生活和死亡,完全在妳们的掌握中,正如妳们所看见的,在这些修院中过世的修女。因为,如果妳们常祈求天主拓展祂的事业,又完全不信靠自己,祂会赐予祂的仁慈,不拒绝妳们。如果妳们信赖祂,且又勇气十足——至尊陛下是非常喜欢这样的——那么,不要怕祂会辜负妳们什么。不要因为没有资产,而拒绝接受渴望来当修女的人,如果她们是有德之人,而妳们满意她们的渴望和才能,她们不是只为寻求救助,而是要更成全地事奉天主;若妳们这么做而有所缺乏,天主会以其他的方式,给予双倍的补足。

我对此有极好的经验。至尊陛下清楚知道,就我记忆所及,我从未因缺少钱财而拒收任何人,如果其余的一切都令我满意。这事的见证人有许多,她们之被收纳,只是为了天主,如妳们知道的。我能向妳们确定,当我接受带来丰富资产的人时,并不会给我这么大的喜乐,如同接收只为天主而来的人相反的,我很害怕那些富有的人,而那些能舒展我心灵的穷人,给予一种好大的愉悦,会使我流下喜乐的眼泪。这是真的。

那么,如果买和盖房子时,因祂的助佑,我们进行得这么好,有了居住的地方之后,为什么祂不继续呢?女儿们,请相信我,妳们认为增多的,却是使妳们损失的。当入会者是富有的人,没有其他的义务时,她把财产给妳们做为施舍,而没有给或许没有需要的其他人,这是很好的我承认,如果她没有这么做,我会认为她有失爱德。不过,要常记得,入会者处理她的财产时,要顺服博学者给她的劝告,就是做更能服事天主的处理。因为,除了服事天主的这个目的外,我们若想望从入会者得到任何的利益,这是极坏的事。当她善尽天主要她做的,我是说,完美地善尽,我们的获得更是多得多,远超过她所能带来的,因为我们完全没有别的企求,愿天主不要让这事发生,惟愿至尊陛下在诸事中,透过万事万物受服事。

虽然我可怜又卑劣,我说这话是为了祂的荣耀和光荣,为使妳们欢欣于祂的这些会院是如何建立的。对于这些会院的任何事务,或我所碰到任何与之相关的事,我不做,也不曾做,我明知稍有违反天主旨意的事——我是说,在这些建院的事上——遵照我的神师给我的劝告,(自从建立这些隐修院,我常是这么做,如妳们知道的,我的神师都是非常博学的人,也是天主的忠仆),就我所能记得的,我的思想也不想别的事。

也许我错了,因无知做了许多错事,也有无以数计的不成全。我们的上主知道这事,祂是真正的法官——我是说,凡我能自我辨识的事——我也看得很清楚,这不是从我而来,而是天主愿意完成这工作,因为是祂的工程,祂恩待我,并赐予这个恩惠。女儿们,我说这话的用意,是要妳们知道,妳们负有更大的义务,并知道,直到现在,所有的建院没有做冒犯任何人的事。愿祂受赞美,因为是祂完成一切的事,并在曾经帮助我们的人心中,唤醒爱德。愿至尊陛下乐于常常保护我们,赐给我们恩宠,使我们对这么多的恩惠,不致忘恩负义。阿们。

女儿们,妳们已看出来,我们已经历一些磨难,虽然如此,我相信,我已写下其中最少的部分;因为如果要详细述说,是极累人的,如建院的旅途上,下雨、下雪、迷路,最主要的,我的健康往往很不好,有一次,我不知道曾否说过,就是在我们首次离开马拉冈到贝雅斯,我正发烧,加上这么多的病,想到还有很远的路要走,眼看着自己这模样,我记起了我们的会父厄里亚,当他逃避依则贝耳时,说:「上主啊,我怎么忍受得了这事?请祢看顾这事吧!」事实是,当至尊陛下看我这么虚弱,立刻治好我的发烧和疾病;事情就这样发生,后来当我想起时,我认为,这是因为有位神职人员,他是天主的忠仆,要在那里入会;至少是,内在和外在的病突然间都痊愈。当我健康时,我喜乐地接受身体的辛劳。

那么,关于处理许多人事的情况,这是每个村镇都需要的,是不小的劳累。当我从一处到另一处,留下我的女儿和姊妹们,我告诉妳们,由于我极爱她们,这对我不是个最小的十字架,尤其当我想到,我再不会看到她们,又看见她们强烈的感伤和眼泪。虽然她们超脱其他的事物,天主却没有赐她们恩惠,不留恋我,或许为此之故,我倍感折磨,也同样舍不下她们,虽然我使尽全力,勉强自己不要流露出来,也责备她们;然而,对我却没什么用,因为她们极其爱我,在许多事上,可以清楚看出来,这爱是真的。

妳们已经听说过,事实是,建立这些隐修院,不只有我们至可敬总会长神父的许可,后来也是在他的命令之下建院的不只这样,建立了每一座会院,他都会来信表示极欣喜于那些隐修院已经建立;的确,建院的辛劳磨难中,最宽慰我的,是看见这个工作给他的欣喜,这使我认为,带给他的喜乐就是服事我们的上主,因为他是我的长上,除此之外,我也非常爱他。

或许是至尊陛下乐于给我一些休息,不然就是,魔鬼很难受,因为建立了这么多隐修院,我们的上主在其中受事奉。(显然可知,这不是我们总会长神父的意愿,因为我曾写信请求他,不要命令我建立更多的隐修院,他却不允,因为他希望我的建院之多,如同我头上的头发,而这是不多几年前的事。)然而,当我从塞维亚回来,那时举行了一个总会会议,人们以为,召开总会会议必是关心修会的扩展,但并非如此,总参议会给我一道命令,不只再不得建立更多的隐修院,而且要我选择一座隐修院,居住在那里,不许离开该院,这就像是某种的拘禁;因为没有修女,为了修会必要的益处,省会长不能命令她从一处到另一处,就是说,从一修院到另一修院。更糟的是,我们总会长神父对我的恼怒,这使我很难过,根本没有理由,只因为得到一些有偏见者的传闻。此外,我同时也被告知,两件告发我的严重毁谤。

修女们,我对妳们说,为使妳们看见我们上主的仁慈,及至尊陛下如何不舍弃渴望服事祂的人,这些事不只没有带给我愁苦,反而赋予我欢享一种附带的喜乐,使得我无法自抑,因此,我一点也不惊奇,达味王在上主的结约柜前所做的,因为那时我不想做别的什么,这么喜乐的我,不知如何加以掩饰。我不知理由何在,因为遭逢其他很大的诋毁和反对时,从未有过像这样的喜乐。   再者,他们对我说的这些事中,至少有一件是极严重的。就是不许再建院——除了至可敬总会长的恼怒外——这对我是个很大的休息,也是我时常渴望的•,在静息中结束我的生命虽然做出这些事的人,想不到会这样,而是以为他们加给我世上最大的痛苦,也可能,他们有其他的好意向。

还有,有时候,在建立这些隐修院时,那些强烈的反对和批评,也会给我很大的喜乐,有时是出于善意,有时却是别有用意。不过,无论我曾遭遇过多么大的艰苦,所感受的喜乐,我所记得的,都比不上像这次的喜乐那么大。我承认,在其他任何时候,这三件事一起临于我,对我而言,会是煎熬备至。我相信,我的喜乐主要来自,我认为,既然受造物这样回报我,我则欣喜于造物主。因为我确信,凡在世物和人的称赞中寻乐的人,是非常错误的;更不用说其中所得的益处之少,今天他们认为是这事,明天则是另一事;有时他们说某个事物好,很快又说不好。我的上主天主,愿祢受赞美,因为祢永恒不变,阿们。凡服事祢忠心到底的人,会生活在祢的永恒中,永无终穷。

我开始写这些建院记,系因耶稣会李帕达大师神父的命令,如我在刚开始时说的, 他那时是撒拉曼加耶稣会学院的院长,也是我的告解神师。一五七三年,当我在该诚的圣若瑟隐修院时,我写了些有关建院的事,由于身负许多的职务而搁置,我也不想再继续写,因为李帕达神父不再是我的告解神师,我们住在不同的地方,而写这书使我备尝艰辛和劳累,虽然由于服从,我总是听命而写,认为这是美好的付出。我坚决不要再写,但宗座视察员(现在是天主之母热罗尼莫古岚清大师会士)命令我写完所有的建院记。我告诉他,我的时间很少,又其他的事缠身——由于我的卑劣服从,我对他说,因为这使我疲累不堪,远超过其他的事——总之,他命令我,慢慢写,尽所能地完成这书。

我就这样做了,对删除写得不好之处的人,我完全顺服:所删除的,也许我自觉很好,但他们认为并不好。

今天我完成此书,时为圣尤震前夕,一五七六年十一月十四日,于托利多圣若瑟隐修院。现在我居住的地方,是宗座视察神父,天主之母热罗尼莫古岚清大师会士的命令,他现在是我们《原初会规》赤足男会士和隐修女的长上,也是安大路西亚缓规会士们的视察员。愿光荣与荣耀归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祂现在和将来永远为王,啊们!

为了我们上主的爱,我请求阅读此书的兄弟姊妹们,把我交托给我们的上主,为使祂怜悯我,摆脱炼狱的痛苦,如果我堪当在那里,使我能享见祂。既然当我还活着时,你们不会见到这书,而写此书的劳累,及怀着热切的渴望所写下的,恰巧说了些安慰你们的事,如果合宜,但愿在我死后,你们读到这书时,能对我稍有裨益。


上一篇:第二十六章 续谈塞维亚圣若瑟隐修院的建院。叙述进入该隐院的第一位修女,一些很值得注意的事。
下一篇:第二十八章 在哈拉新镇建院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19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