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圣女大德兰建院纪列表
·序言
·第一章 谈开始建立这座及其他隐院
·第二章 我们的总会长神父如何来到
·第三章 述说经由什么方式,开始交
·第四章 本章谈及上主赐给这些隐院
·第五章 述说祈祷和启示方面的劝告
·第六章 警告神修人,不了解何时必
·第七章 谈论必须如何对待患有忧郁
·第八章 谈论对启示和神见的一些劝
·第九章 叙述如何离开梅地纳,前
·第十章 述说创立瓦亚多利会院,取名
·第十一章 读谈已经开始的主题,嘉
·第十二章 叙述一位会士的生平与逝
·第十三章 叙述遵守原初会规赤足加
·第十四章 续谈赤足男会士的首座会
·第十五章 谈论在托利多城创立荣福
·第十六章 为天主的荣耀和光荣,本
·第十七章 谈论在巴斯特日纳建立的
·第十八章 谈论一五七0年,在撒拉曼
·第十九章 续谈撒拉曼加城圣若瑟隐
·第二十章 本章述说创立圣母领报隐
·第二十一章 本章谈论在塞谷维亚建
·第二十二章 本章述说建立救主的荣
·第二十三章 本章谈论于塞维亚建立
·第二十四章 续谈在塞维亚城创立加
·第二十五章 续谈塞维亚荣福圣若瑟
·第二十六章 续谈塞维亚圣若瑟隐修
·第二十七章 本章叙述在卡拉瓦卡城
·第二十八章 在哈拉新镇建院
·第二十九章 述说在帕伦西亚建立街
·第三十章 开始述说在索里亚城创建
·第三十一章 本章开始叙述在布格斯
·
·译者的分享
·《建院记》英译本导论
·大德兰生平纪要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六章 警告神修人,不了解何时必须抗拒神灵,能造成的损害。谈论灵魂对领圣体的渴望,在其中能有的骗局。对管理这些会院者,包含重要的道理
第六章 警告神修人,不了解何时必须抗拒神灵,能造成的损害。谈论灵魂对领圣体的渴望,在其中能有的骗局。对管理这些会院者,包含重要的道理
浏览次数:136 更新时间:2019-6-6
 
 

第六章 警告神修人,不了解何时必须抗拒神灵,能造成的损害。谈论灵魂对领圣体的渴望,在其中能有的骗局。对管理这些会院者,包含重要的道理。

我一直勤奋地力求了解,一个很大神迷的起因,我曾见过一些人,在祈祷中,是上主所恩待的,为了领受这些恩惠,她们做尽准备。现在我谈论的,不是至尊陛下赐予的休止和出神,我已在别处写了许多,关于类似的事,无须述说,因为,如果是真的神魂超拔,我们什么都不能做,即使我们尽力抗拒。必须注意的是,在出神时,使我们的能力无法自主的强力,为时很短。不过,在开始一种宁静的祈祷时,往往会发生某种心灵的睡眠,使灵魂这么陶醉,如果在此我们不了解必须如何妥善处理,由于我们的过失,能够浪费许多时间,耗尽力气,而且少有功劳。

但愿我知道,如何在此说明我自己,是这么的困难,我不知道是否做得到;不过,我清楚明白,如果他们相信我,从这事上受骗的灵魂会了解的。我认识有些人,他们七、八个小时处在那种情况中且是很有德行的灵魂,全都认为是神魂超拔;任何德行上的修练,都会使她们这样专注,立刻陷入舍弃自我,认为抗拒上主是不好的;像这样,渐渐地,如果没有获得救助,她们有可能不是死掉,就是傻掉。

在这事上,我懂得的是,当上主开始愉悦灵魂时,我们的本性这么喜爱欢愉,这么投入那个喜爱,动也不想动,一点都不要失去。因为,事实上,这是更欢愉的,超过世上的快乐,一旦事情发生于脆弱的本性,或来自软弱本性的聪明(或更好说,想象),不容改变地,在领悟一件事时,会专注于其上,毫不分心,就像许多人,开始想一件事时,即使不是关于天主,也会入迷或凝视一个对象,没有留意他们所看见的:就像一个缓慢的人,看起来漫不经心,忘了他要说的话;这里发生的就是这样,根据这人的本性、体质或虚弱,或者如果患有忧郁症,会使她们认定一千个快乐的谎言。

关于这个体质,不久后我将会述说,不过,虽然没有这体质,还是会发生我所说的事,以及在官能磨损之人的身上——如我说过的,当爱开始给予感官享受时,她们深深着迷于其中,如我所说的。按我的见解,不要使自己沉浸在陶醉中,她会爱得更好,因为在此祈祷的临界点,她们能非常轻易地抗拒。因为,正如当人虚弱时,会感到一种昏迷,既不能说,也不能动,如果不抗拒,就是像这样.,如果是本性的虚弱,心灵的力量会被掌控和征服。

你们会说,这和神魂超拔有什么不同?就外表而言,是相同的。妳们不无道理,表面看似一样,但本质却不同。因为神魂超拔,或所有官能的结合——如我说的——延续的时间很短,在灵魂内留下很大的效果,及内在的光明,连同其他许多的益处,理智什么都没有做,在意志内工作的,是上主。在这里,就大不相同了,因为,虽然肉身被囚禁,意志却没有,记忆和理智都没有,而是其官能的作用在发狂,如果它们专注在某一事上,也就是说,当意志在出神时,理智和意志或许会以其胡作非为引发战争。

在此身体的虚弱中,我找不到什么益处——这虚弱什么都不是——除非有好的开始;不过,善用这个时间,胜于用许多时间留在神迷中,做出一个爱的动作,及时常唤醒意志更爱天主,而不要留在休止中,能有更大的功劳。所以,我劝告院长们,要尽所有可能的勤快,消除这些费时长久的茫然惊愕;按我的看法,这无非就是,促使官能和感官瘫痪,不能做灵魂命令它们的事;这样,它们夺去灵魂的收获,就是,如果灵魂小心行事,常会得到的收获。如果了解这是虚弱之故,要取消守斋和打苦鞭(我说的不是那些必须的,及有时能以好的良知完全宽免的),要给她职务,为使她分散注意力。

虽然没有这些失神,如果导致想象非常专注,即使处于非常崇高的祈祷,也必须这样处理,因为有时候,她们无法自主。尤其是,如果她们从上主得到一些奇特的恩惠,或看到某个神见,使得灵魂这么认为,她一直在看着神见,但并不是这样,看神见是不会超过一次的。谁若看见自己许多天处在此神迷中,必须努力改变默想的主题;因为,如果她默想关于天主的事,变换不同的主题,没有什么不妥,因为都是专注于祂的事,而且,有时细思祂的受造物,及创造万物时的大能,就如同默想造物主本身一般,感受到这么多的愉悦。

啊!不幸的可怜人类哪!由于罪而处在如此的境况,甚至连好事,我们都需要节制和有分寸,才不致毁损我们的健康,竟至无法享受它们!的确,所说的,对许多人是适宜的,尤其是对头脑或想象虚弱的人们,这是更加事奉我们的上主,非常需要加以理解。

如果一个人看见,在想象内呈现一个苦难的奥迹,或天主的荣福,或任何类似的事物,而且是许多天,即使她愿意,却无法想其他的事物,也摆脱不了沉醉于其中,要知道,她最好要尽力使自己分散注意力;如果不这么做,到时候就会明白这个损害,这是来自我所说的:或是身体的极度虚弱,或来自想象,是非常糟糕的。因为这就好像是一个疯子,不能自主,既不能转移注意力,也不能想别的事,也没有理由能劝服她这么做,因为她不是理智的主人,像这样,是此处会发生的,虽然是令人愉快的疯狂,或者,如果是忧郁症的体质,能使他遭受很大的伤害。我看不出有什么好处,因为灵魂有能力,能够欢享天主本身。那么,如果这不是我说过的事,由于天主是无限的,为什么灵魂只被祂的崇伟或奥迹中的一个迷住呢?因为有这么多我们能专注的。而且,我们渴望深思祂的事愈多,也愈会揭示祂的崇伟。

我不是说,在一个小时,甚或在一天中,她们不要想许多事,这或许会什么都没有好好享受,由于这些事是如此微妙,我不愿别人以为我未经深思而说,或误解此事为他事。确实地,好好了解本章是这么重要,虽然书写这事可能感到吃力,我却不觉厌烦,希望第 1次读不懂的人,也不要嫌麻烦,再读许多遍,尤其是院长和初学导师,她们必须在祈祷方面指导修女。因为,如果在开始时,她们不留意,后来会发现,必须用许多时间来补救这类的虚弱。

如果我写下来,所有我知道的许多这类的伤害,妳们会看出来,我这么强调这事是有道理的。我想说的只有一件,其余的以此类推,在这些隐修院中,有一座修院,其中有一位修女和一位辅理修女,这两位都是极优的祈祷者,再加上克苦、谦虚和德行非常蒙受上主的宠惠,上主通传给她们祂的崇伟:尤其是这么的超脱,且专注于祂的爱,无论我们多么就近观察,看得出来,对于上主俯就人的卑微,所赐给她们的恩惠,她们无不予以回应。我已经细察她们的德行,为使那没有德行的人,会感到更害怕。当她们开始有一些渴望上主的很大冲劲时,她们无法自持。她们认为,在领圣体时会得到缓解,所以,她们从告解神师得到许可,能常常领圣体,致使她们的渴望增加到,如果不天天领圣体,她们觉得彷佛快要死掉。告解神师看见这样的灵魂,怀有这么大的渴望,虽然这一位是很有灵修的人,也认为这个方法是合宜的,为解决她们的困苦。

事情还不止于此,其中的一位,她这么的渴望,必须一大清早就领圣体,为能活下去,这是按照她的看法。她们都不是会捏造事情的灵魂,也不会为任何的世物说谎。我不在那里,院长写给我所发生的事,又说对她们毫无办法,那些人(译按,指两位告解神师)决定,由于一筹莫展,于是给予这样的补救。上主恩佑,我马上明白这事虽然如此,我保持静默,直到我出现在那里,因为我怕自己会搞错,还有对那批准这事的人,可能是有理由的,还没有告诉他我的理由之前,我不能纠正他。

他这么的谦虚,我一到那里,和他说话,他就信任我了。另一位不是这么有灵修,比较起来,可说几乎没有灵修什么办法都说服不了他。不过,我并不怎么重视这位,因为他并不是这么的不可或缺。我开始和这两位修女说话,也说明许多理由,我认为这些理由足以让她们了解,以为没有这个补救(译按,指领圣体),她们就会死去,那是她们的想象。她们对于这事这么把持不舍,说什么理由都不行,不足以使她们认为合理。我已看出来,多说是没有用的,所以我对她们说,我也有那些渴望,我不领圣体——为使她们相信,她们可以不必领圣体——除非大家都领又说,让我们三个人都一起死,我认为这样是更好的,不致于在我们的隐修院内,树立类似的习俗,这些隐院中也有像她们那样爱天主的人,也渴望这么做。

这个伤害是这么的至极,因为已经形成习惯,还有应该是魔鬼的插手干预,真的,由于没有领圣体,她们以为自己要死了。我表现得极其严格,因为愈看到她们不顺服(因为,按她们的想法,不能再多做什么),我愈清楚地看见,这是诱惑。那天,她们过得艰苦极了;再来的一天,比较没那么辛苦,就这样,逐渐地减轻,竟至虽然我领圣体,因为是神师命令我的(他看她们这么软弱,所以没有要她们领圣体),她们对此接受得很好。

短短的时间内,她们和所有人都了解,那是诱惑,也明白,及时改善这事的益处;因为不久后,在那会院里发生了一些事,引起和长上们的纷扰(不是她们两位的过失,后来我可能会谈及),那些长上无法认同像那样的习俗,也不能忍受。

啊!这类的事,有多少能说的啊!我只要说另外一件。不是发生在我们修会的隐修院,而是在伯尔纳会的修院中。那里有位隐修女,德行不亚于前述的两位;许多的苦鞭和守斋,致使她虚弱不堪,每次领圣体,或遇有在崇敬时爱火中烧,立刻就倒地不起,像这样倒地八、九个小时,她和所有的人都认为是神魂超拔。这事发生得这么频繁,如果不加以补救,我相信会遭受许多的伤害。神魂超拔的名声已传遍整个地区;听到这事,我感到难过。由于上主保佑,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也担心事情会如何收场。她的告解神师是我非常熟识的神父,他来告诉我这件事。我告诉他我所了解的,及为什么这是在浪费时间,也不可能是神魂超拔,反而是虚弱;又说,要取消她的守斋和打苦鞭,让她的注意力分散。她是顺服的,照着这么做。短短的时间内,体力逐渐恢复,不再记得神魂超拔然而,如果是真的神魂超拔,没有办法足以阻挡天主的旨意;因为属灵的能力是这么大,我们的力量不足以抗拒,而且——如我说过的——在灵魂内留下很大的效果另一个(译按,即神迷),一点效果也没有又使身体疲劳。

那么,从中要了解,所有我们顺服的事,如果我们知道,理智不得自由,我们都要视之为可疑,也绝对无法因此获得心灵的自由,理智的一个特点是,能在万有中找到天主,也能在其中深思。其余的是理智的束缚,并且使身体受到伤害,捆绑灵魂,以致无法成长;反而像行走在路上,掉进一个陷阱或泥沼中,因而不能继续前行,灵魂多少就像是这样,如果她想要前进,不只必须行走,还要飞翔;或者当人们说,自以为沉醉于神,又不能自持时,由于处于超拔中,无法分散注意力,这事经常发生。

请他们留意,我要再次提醒,像这样的情况,一天、四天或八天,都不必害怕,对一个本性软弱的人,吃惊发愣这一些日子,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意指,偶而这样子)。如果超过这情况,则必须改正。这一切的好处是,其中不含有罪恶的过错,但也没有功劳却有我所说的多数弊端,而且多得很。在涉及领圣体的事上,可能会非常严重,系由于灵魂所怀有的爱,没有同时顺服告解神师和院长虽然她觉得孤单,也不该走极端。为了不陷于弊端,在这事上,也必须像在其他的事上一样,她们要修行克苦,也要明白,不行私意比不求安慰更妥当。

我们的自爱也能干预这事。因为我会这样,有时发生于我,当我一领完圣体(几乎连圣体的饼形还是完整的),如果看见别人领圣体,我会希望不曾领过,为了再回来重领。由于这么多次发生于我,后来我才注意到(因为当时我似乎没有发觉什么),为什么这是为了我的愉悦,甚于为天主的爱;正如,在我们领圣体时,通常会觉得甜蜜和愉悦,那些感受很令我着迷。然而,如果我想要在灵魂内拥有天主,我已经有了;如果为了满全领圣体的义务,我已经做到如果为了领受至圣圣体赐予的恩惠,我已经得到。总之,我清楚了悟,其中的理由,无非是想重新拥有那有感觉的愉悦。

我记得,在一个地方,有座我们的隐修院,我认识一位妇女,她是天主的大忠仆,所有居民都这么说,必是这样的。她每天领圣体,有私人的告解神师,有时去某圣堂,有时去另一圣堂领圣体。我注意到这事,更盼望看见她服从某一个人,而不要这么常领圣体。她单独住在家中,我认为她是做事随心所欲;只不过,由于她很好,所以一切都好。我几次告诉她这事,可是她没有理会我,也是对的,因为她比我更好;然而,在这事上,我不认为自己错误。圣会士伯铎亚尔刚大拉来到那里,我设法安排他和这妇女谈话,而我并不满意他给她的叙述也许在这事上,她没有更多要说的,然而,我们是这么可怜,总不会非常满足,除非那些人行走我们的道路;因为我相信,她事奉上主比我多,她在一年内所做的补赎之多,远远超过我。

最后这位妇女得到重病,这是我接下来要说的她努力设法安排,天天在她的家里望弥撒,并且领至圣圣体。由于持续生病,有位神父是天主的好仆人,时常来为她主持弥撒,神父不认为她天天在家领圣体是妥当的。应该是魔鬼的诱惑,因为发生事情的那天是她的末日,她死了。她,看到弥撒结束,却没有领主圣体,使得她这么忿怒,对神父大发雷霆,神父震惊极了,来向我讲述这事。我觉得好难过,因为我仍然不知道她有否办告解,因为我发觉她随即就过世了。

因此,使我了悟,无论在什么事上,逞一己私意的损害;尤其是在这么重要的事上;凡时常亲近上主的人,理当深切明白她的不配,而不信任自己的看法,然而,为了亲近这么伟大的上主,我们的欠缺恐怕很多,不得不以服从所给的命令来补充。这位有福的妇女有许多谦卑的机会,也许会比领圣体更有功劳,要知道,这位神父并没有过错,而是因为,上主看到她的可怜及多么的不配,才会这样安排,为进入这么卑劣的住处;就像祂对某人所做的,谨慎的告解神师时常不许她领圣体,因为她常常去领圣体;她,虽然觉得领圣体充满温心柔情,另一方面,她渴望天主的光荣,超过她自己的,除了赞美祂,什么都不做,因为是祂唤醒告解神师来看顾她,不使至尊陛下进入这么卑劣的住处。带着这些思虑而服从,她的灵魂怀有很深的宁静,虽然也有温柔和深情的痛苦;然而,即使全世界联合一起,也不会使她违背命令她的事。

请相信我,天主的爱(我说的是真爱,而不是我们以为的爱),若是翻搅情欲,竟致冒犯上主,或使深情的灵魂扰乱不安,导致理智不能理解,这是很明显的,我们寻找的是自己,而且,魔鬼是不睡觉的,为了折磨我们,当牠以为会更加伤害我们时,就像牠对这位妇女所做的,的确,令我震惊极了,虽然我不认为这会危及她的得救,因为天主的仁慈宽宏大量;令我震惊的是,诱惑出现在最关键的时刻。

我在此述说这事,为了劝告院长及修女,要害怕,且要深思细想,她们要审查自己领受这么大恩惠的态度。如果为了取悦天主,要知道,服从比祭献更悦乐祂。那么,如果是这样,则功劳更大,我为什么扰乱呢?我不说她们会没有谦卑的痛苦,因为,不是人人都达到不觉痛苦的成全,只承行所知道更悦乐天主的事;如果意志非常超脱,完全没有私爱,显然地,她不会感受到什么事更好说,她欢跃于这么高价的事物,若有机会悦乐上主,她会谦卑自下,这么满足于神领圣体。

不过,在起初,上主赐予的恩惠,是这些亲近祂的大渴望(甚至在最后亦然,但是我说在起初,因为会更看重这些),至于我说的成全的其余部分,初学者尚未完善到在不许领圣体时,她们会感到甜蜜又痛苦灵魂怀有宁静,并在其中做出谦虚的动作,这是很好的。但若有什么扰乱或激情,及设法怂恿院长或告解神师,她们要相信,这是明显的诱惑。或者,如果有人,虽然告解神师说不许领圣体,仍然执意去领。我不希望有这么做所取得的功劳,因为在这类的事上,我们不是自己的审判者。那拥有钥匙,能捆绑和释放的人,才是审判者。上主保佑,使我们了解这么重要的事,赐给我们光明,不使我们辜负祂的恩典,为的是,祂所赐给我们的恩惠,我们不会因之使祂不悦。


上一篇:第五章 述说祈祷和启示方面的劝告。本章对于从事活动工作者非常有益。
下一篇:第七章 谈论必须如何对待患有忧郁症的修女。院长必读的一章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19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