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圣女大德兰建院纪列表
·序言
·第一章 谈开始建立这座及其他隐院
·第二章 我们的总会长神父如何来到
·第三章 述说经由什么方式,开始交
·第四章 本章谈及上主赐给这些隐院
·第五章 述说祈祷和启示方面的劝告
·第六章 警告神修人,不了解何时必
·第七章 谈论必须如何对待患有忧郁
·第八章 谈论对启示和神见的一些劝
·第九章 叙述如何离开梅地纳,前
·第十章 述说创立瓦亚多利会院,取名
·第十一章 读谈已经开始的主题,嘉
·第十二章 叙述一位会士的生平与逝
·第十三章 叙述遵守原初会规赤足加
·第十四章 续谈赤足男会士的首座会
·第十五章 谈论在托利多城创立荣福
·第十六章 为天主的荣耀和光荣,本
·第十七章 谈论在巴斯特日纳建立的
·第十八章 谈论一五七0年,在撒拉曼
·第十九章 续谈撒拉曼加城圣若瑟隐
·第二十章 本章述说创立圣母领报隐
·第二十一章 本章谈论在塞谷维亚建
·第二十二章 本章述说建立救主的荣
·第二十三章 本章谈论于塞维亚建立
·第二十四章 续谈在塞维亚城创立加
·第二十五章 续谈塞维亚荣福圣若瑟
·第二十六章 续谈塞维亚圣若瑟隐修
·第二十七章 本章叙述在卡拉瓦卡城
·第二十八章 在哈拉新镇建院
·第二十九章 述说在帕伦西亚建立街
·第三十章 开始述说在索里亚城创建
·第三十一章 本章开始叙述在布格斯
·
·译者的分享
·《建院记》英译本导论
·大德兰生平纪要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译者的分享
译者的分享
浏览次数:109 更新时间:2019-6-11
 
 

译者的分享

如果说,导读是引发读者的兴趣,乐于深人阅读,那么本文勉强可以算是。不过,我还是觉得名之为「译者的分享」比较贴切。因为,译完全书,再译英译本的长篇导论之后,满脑子想的是,如何补充这篇导论,帮助华文读者更快进人《建院记》,掌握全书的脉络,品尝其精华,我写下了 「译者笔记」。接着,写了一点翻译此书的花絮,一些心得、感想和感谢,名之为「译者心语」。最后,由于长上表示,中文的相关资料太少,希望我整理一些历史典故,我奉命而写,所以有了最后两篇分享的史事。

所以,本文成分三个部分:「译后笔记」、(译者心语」和「历史典故」。

 

一、译后笔记

圣女大德兰的主要著作中,《建院记》是最少被引用的,虽然如此,其重要性却丝毫不亚于《自传》、《全德之路》、《灵心城堡》;基本上,它不是解说灵修,而是见证灵修。我们从建院的记述中,可以一览无遗地看见大德兰的使徒热诚,她对耶稣的爱和顺服。眼看着病重垂危的她,依然风尘仆仆,奔波在建院的路途上,甚至死在归途中。英译本前面,柯文诺神父写了长达八十二页的导论,最后,神父说:「没有天主,没有来自耶稣基督的恩宠,她的生命是不可解释的。」

 

A、基本韵律

圣女大德兰服从神师李帕达神父的指示,要如同《自传》中记载亚味拉的建院经历,记述后来的七座新院(1 -19章),写完七座新院后,古岚清神父要她继续,再写出接续建立的新院,不只记事,还要写得趣味盎然。基本上,每座新隐修院的建立,都是独立的单元,首先是天主的推动,借着人与事的发生,耶稣如何以神谕指示她,有时鼓励,有时责备,有时安慰,大德兰总是把耶稣摆在第一位,不断地强调,是主耶稣建立了这些隐修院,是祂大能的手完成一切。

再来是建院恩人,或帮助建院的朋友,大德兰详述恩人们的功德,提醒修女们,无论他们或生或死,都要记得在主前为他们祈祷,为了表达感恩之情,这是必须的。读者最好准备笔记本,记录一下人名和地名,抱着和大德兰一起结交好朋友的心情,让她笔下的每一位都成为自己的好友,如此一来,会读得津津有味。否则的话,恐怕不断出现的人名和地名,会令读者招架不住,难免觉得眼花撩乱。

接着,买地购屋的经过,常是困难丛生,若是遇见当地主教的刁难,事情会陷入更糟糕的窘境,然而,一次又一次,天主总是胜利者,祂粉碎魔鬼的恶势力,彰显祂的光荣。

以上是《建院记》的基本韵律,此外,会母大德兰也插人特写人物的见证故事,有自己的会士、建院的恩人,特殊的圣召故事等等。

《建院记》中有一个很长的中断,就是从第四章至第八章,是大德兰畅谈灵修的小论文。大德兰累积了许多的经验,写下非常重要的教导。在这五章中,大德兰提出辨识神秘经验的具体原则,包括如何处理忧郁症的病患,她透视事情的真相,彻底的务实令人叹为观止。柯文诺神父甚至这么说:「大德兰的忧郁症小论文,是西班牙后来相关主题的先驱。」

 

B、结构

本书可以清楚地划分为三本小书,或说分为三卷,第一卷是第一章至第十九章,中文字数大约六万七千;第二卷是第二十章至第二十七章,字数约三万四千;第三卷是第二十八章至第三十一章,字数约三万七千。要了解本书的结构必须分成这三个部分来探讨。

圣女大德兰一生建立十七座女隐修院,以下页的表格标示本书的基本架构。

1562年,亚味拉,首座革新隐修院,写于圣女大德兰的《自传》

《建院记》第一卷1一19章(约67000字)

1567年,梅地纳 

1568年,马拉岗

1568年,瓦亚多利 1568年,杜鲁耶洛(男)

1569年,托利多

1569年,巴斯特日纳

1569年,巴斯特日纳(男)

1570,撒拉曼加

著书时间:1573年8月开始写。

《建院记》第二卷20—27章(约34000字)

1571年,奥尔巴

1574年,塞谷维亚 1575年,贝雅斯

1575年,塞维亚

1576年,卡拉瓦卡大约写于1576年7月至11月间。

1574年,修女们逃离巴斯特日纳,废弃这座隐修院。

《建院记》第三卷28—31章(约37000字)

1580年,哈拉的新镇

1580年,帕伦西亚 1581年,索里亚 1582年,革拉纳达

1582年,布格斯

无法确定开始写的时间,完成于1582年6月底。

革拉纳达的建院没有叙述,因为是圣女安排人去建立的。

 

C、历史背景

既然《建院记》是分成三个时段完成的,我们也要分成三个部分来探讨其著书的历史背景。

第1时段:1 -19章

一五六二年八月二十四日,亚味拉圣若瑟隐修院建立后,大德兰度过了约五年非常宁静的隐院生活。期间,一位从墨西哥返国的方济会传教士,亚龙索曼多纳多来访,告知许多灵魂丧亡了,因为没有机会接受福音。大德兰为此深感痛心,流泪哀求上主,希望能做点什么来拯救灵魂。上主应允她的恳祷,对她说:「女儿,再等一等,妳会看见大事。」上主说的大事果然应验,半年后,远在意大利的总会长来西班牙视察,甚至出现在亚味拉,圣女得以会晤总会长。不但获得总会长的赏识,也得到大力的支持,主动颁给她所有的许可,要她建立如头发一样多的革新隐修院;但只限于在北部卡斯提,不许在南部安大路西亚建院。总会长也答应她,可以在北部建立两座革新的男会院。

一五六七年四月二十七日,总会长鲁柏授权大德兰建立其他的隐修院。同年八月十五日,在梅地纳建立第一座新院,也是《建院记》记载的首座修院。从一五六七至一五七一年,短短的四年,大德兰一共建立了七座隐修院,两座男会院,这样的速度是够惊人的,充满活力的大德兰,完全卷入革新的建院浪潮。

这时,一股逆流出现,教廷的视察员斐南德斯,他负责监管加尔默罗修会在卡斯提的革新,由于降生隐修院问题丛生,眼看着大德兰的革新修会如此成功,于是想出一个妙招,任命大德兰返回降生隐修院担任院长。大德兰万分无奈,俯首听命,暂停建院的工作。面对新的处境,她迫切需要一位得力助手相帮,她想到的不二人选是圣十字若望,于是向斐南德斯请求,派圣十字若望来担任修院的听告解司铎。降生隐修院在两位圣人的指导下,彷沸立竿见影,获得相当成功的改善。当然,也博得斐南德斯的欢心,致使大德兰很容易得到他的支持。

在她担任降生隐修院院长期间,由于先前建立的撒拉曼加隐修院没有妥当的住屋,斐南德斯命令她回去撒拉曼加,帮助修女安顿住处,时为一五七三年。这时,李帕达神父命令圣女写《建院记》。

李帕达神父比大德兰小二十岁,之前,一五七0年,建立撒拉曼加隐修院时,大德兰曾把她的《自传》给神父看过。他是圣女的告解神师与挚友,获悉上主曾在一五七〇年二月九日显现给她,要她建立更多的隐修院,并且写下建院的经过。为此,他坚持命令大德兰写《建院记》,记载这些新修院的故事。

大德兰深感为难的理由很多,的确如此,她正在撒拉曼加为修女们购屋。另外,塞谷维亚的建院也在酝酿中,这个建院牵涉到预备放弃巴斯特日纳隐修院,把修女们接到塞谷维亚。多么艰难的策划,她必须写信得到斐南德斯的许可,才能继续建院。总之,在如此的情况下,健康不佳,职务缠身,极想推辞时,上主对她说:「女儿,服从给予力量。」这样,她动笔写出《建院记》的前十九章。

一五七三年八月二十五日开始写,我们无法确定她写完的日期。这十九章中,第四章到第八章是个中断,可以视之为独立的单元,专论隐修院中一些困难的灵修问题。正如《自传》有四十章,圣女把全书分成四部分,每个部分约十章,在第二部分插入「四种水」的灵修专论,讲解祈祷上的修持。《建院记》前十九章,大德兰也用四分之一的篇幅,讲解隐院生活中很难处理的课题:活动与默观、假的神秘经验、如何处理忧郁症及各种精神官能症、神见与启示。这五章是很有价值的灵修教导,尤其写给院长们,帮助她们管理修院时,如何对待和指导属下。


第二时段:20-27章

二十章至二十七章,叙述一五七一年建立的奥尔巴隐修院,及一五七四年至一五七六年间建立的四座隐修院:塞谷维亚、贝雅斯、塞维亚和卡拉瓦卡。大约写于一五七六年七月至十一月间,确定完成于十一月十四日。

一五七一年大德兰返回降生隐修院担任院长,她的建院暂时中断,这个期间,她写了《建院记》的前十九章,认为李帕达神父给她的命令已完成。一五七四年,降生隐修院院长职结束之前,她得到长上的许可,建立了塞谷维亚隐修院。十月初,她返回亚味拉圣若瑟隐修院,重新担任革新隐修院的院长,接下来的两年,又建立了三座革新隐修院。

革新修会的快速发展,累积了新、旧修会之间的冲突与误解,终于一发不可收拾。一五七五年五月,总会在意大利碧山城召开大会,决定镇压革新修会的发展,同时命令大德兰选择卡斯提的一座隐修院,留守院中,不许再建立新院。大德兰十二月得到传达的命令,次年六月底返回托利多。正是在此时期,因古岚清神父的命令,她以短短的时间写下二十一至二十七章。

二十七章的末了,圣女大德兰好像写跋一般,做了结束的交代,她真的以为,建院的工作至此已完全结束,她说:「愿光荣与荣耀归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祂现在和将来永远为王,阿们。为了我们上主的爱,我请求阅读此书的兄弟姊妹们,把我交托给我们的上主,为使祂怜悯我,摆脱炼狱的痛苦,如果我堪当在那里,使我能享见祂。既然当我还活着时,你们不会见到这书,而写此书的劳累,及怀着热切的渴望所写下的,恰巧说了些安慰你们的事,如果合宜,但愿在我死后,你们读到这书时,能对我稍有裨益。」

从一五七六年起到一五七九年,革新修会处于暴风雨中,大德兰被禁足。一五七七年底,圣十字若望被绑架,关进托利多的监牢。此时,圣女大德兰在亚味拉摔断左手臂。一五七八年,情况更形恶劣,古岚清、玛利安诺、安道三位神父也遭监禁和处罚。一五七九年,得到国王斐理伯二世的大力帮助,终于得以脱免一切灾难,一五八0年,教宗国瑞十三世颁布诏书,批准赤足加尔默罗为一独立会省。这时,大德兰再度奔波于建院的旅途中。

 

第三时段:28-31章

这个部分,大德兰写下的建院有四:哈拉的新镇和帕伦西亚(一五八〇);索里亚(一五八一);布格斯(一五八二)。也许是建立每座隐修院之后立刻就写,总之,一定是在建立布格斯隐修院之后写完的,那是一五八二年六月底,圣女大德兰逝世之前四个月。

当然这是古岚清神父的命令,要她写下每个建院的故事,圣女以完全服从的精神,完成这个她所说「使我备尝艰辛和劳累」的工作。

第二十八章开始,为接续已写下结语的二十七章,圣女写道:「塞维亚建院完成后,四年多停止建院的工作。理由是,极大的迫害开始强烈地打击赤足男会士和隐修女,虽然之前已有好多的迫害,但都没有这么极端,几乎完全将之毁灭。」

大德兰的健康日渐衰微,最后的这四章都没有写上章数,只写出小标题,尤其到了最后一章,「出现许多的错误拼字、重复和语意不清,显示出她的虚弱和耗损,但记述的内容依然活泼生动。」

此时的大德兰,已达到灵修的高境,经过许许多多的磨难后,天主总是胜利者。风烛残年的大德兰,仍奔波于建院的旅途中,她的内心如此平安,我们可以想象,她那高贵的神情,所流露的是何等的光彩。是的,这是大德兰写这一部分时的心境,遵照古岚清神父的指示,写下建院过程所发生的事,写得趣味盎然。她的《建院记》完成了,实际上才是开始,五个世纪过去,她的女儿们继续不断地建院,至今遍布全球各地。

 

四、年金VS守贫——巧妙的平衡

「圣德兰以令人敬佩的巧妙平衡和超性的谨慎,使隐修生活适应女隐院的环境。除了祈祷和默观外,圣德兰也保存了隐修精神、独居和静默、赤贫、克修和补赎。」( 1990会宪:绪论一)

在圣女大德兰建院的过程中,建立祈祷默观的隐修院,维持隐修的精神,这些听起来都容易了解,然而,打从一开始建立亚味拉圣若瑟隐修院,有一个问题让大德兰举棋不定,考虑再考虑,后来的建院亦然,这个问题一再出现,很可能一般的读者会看得满头雾水,这个问题就是守贫与年金(定期收入)。我们不妨在此稍微解释一下,欣赏会母大德兰的巧妙平衡。

定期收入建立修院时,大德兰一定先要得到主教的同意,申请建院时,主教必会询问,修院是否有定期收入。意思是,修院有否固定的基金,每个月的生活费用有一定的供应。在当时,由于社会阶层严明,贫富悬殊,所谓有定期收人的修院,并非意指修女们不守贫,而是指建院的恩主承诺定期供应所需,恩主多半是王家贵族或富豪。如果所承诺的定期费用,足以维持修女们的生活,通常会毫无困难地得到主教的建院许可,否则会很难获准,大德兰在谈及梅地纳的建院时说:「由于是守贫的隐修院,在所有的地方都很难得到准许;因此在交涉上拖延了几天。」(3.1)

守贫在《自传》第三十五章中,圣女大德兰诉说建立守贫修院的初衷。「上主告诉我,我绝不可不建立守贫穷的修院,因为这是祂的父和祂的意愿,而祂会帮助我的。这事发生在很深的出神中,且有这么许多的明显效果,这个渴望是从天主来的,不容我丝毫的怀疑。另一次,祂告诉我,定期收入会造成心思混乱,及其他夸赞贫穷的事。祂向我保证,凡守贫穷者,不会缺乏生活的所需。」

为此,大德兰努力排除众议,深得圣伯铎亚尔刚大拉的鼓励和支持,圣人甚至前往罗马,为大德兰申请到教宗的建院许可。亚味拉圣若瑟隐修院因此而诞生。这是一座守贫的隐修院,没有定期收入,修女们以手工操作,及教友的捐献维生。

大德兰非常满意地在圣若瑟隐修院度过五年,之后,因圣神的引导,总会长的命令,她开始创建其他更多的隐修院。第二座是梅地纳圣若瑟隐修院,这地方是当时的贸易中心,教友们的捐献足以维持修女们的生活所需。

然而,当露薏莎.瑟达夫人请求在马拉岗建立第三座隐修院时,大德兰拒绝了,因为那是一个很小的地方,修女们绝对无法靠捐献生活。瑟达夫人却执意坚持,请求大德兰的神师,道明巴臬斯神父的帮助。巴臬斯神父一面倒地帮助瑟达夫人,甚至责备大德兰,圣女自己这么说:「(巴臬斯神父)说我的做法不对,因为神圣大公会议准许有年金,我不该因自己的意见,而不在那能这么事奉天主的地方建院。有此反对,再加上这位夫人许多坚决的请求,因此,除了接受,我别无选择。她提供足够的年金;因为我总是喜欢我的修院,或是完全贫穷,或是这样(译按,有充足的年金),修女们不必向任何人,一再强求生活所需。」(9.3)

巧妙的平衡圣女大德兰建立的十七座隐修院中,守贫的有十座,有定期收入的七座:马拉岗、巴斯特日纳、奥尔巴、贝雅斯、卡拉瓦卡、哈拉新镇和索里亚。我们看得出来,大德兰多么顺服神师,即使在如此坚持的事上,她仍能按实际的情况接受天主的安排。

当她记述建立奥尔巴隐修院时,她写下自己对此事的反省:「在建立有定期收入的隐修院时,我总是希望能有相当充足的年金,务必使修女不依靠亲威,或任何人,修院要能供应吃和穿的,及所有的必需用品,而且病人能得到很好的照顾;因为,当必需用品缺乏时,会导致许多的弊端。至于建立许多没有年金的守贫修院,我从不缺少勇气和信心,我确信,天主必不会辜负她们。至于建立有年金的修院,年金却很少,一切都使我受挫。我认为,最好还是不要建立这样的修院。」

大德兰是一位脚踏实地的母亲,她确实以「巧妙的平衡和超性的谨慎」,奠定了革新加尔默罗隐修会的重要基石。

 

二、译后心语

《建院记》什么时候会翻译出版?每当这个询问传来,我会这么说:「快了!快了!」然而,真的着手工作,立即发现一点也快不了,好一本不容易翻译的大书,全书出现的人名大约两百多,必须制作长串的人名清单,再加上出现的地名约一百多个,真是够瞧的了。

这本书开始写的时间是一五七三年八月二十五日,结束此书的时间是一五八二年,前后长达九年,也就是说,圣女大德兰用九年的时间,记述十五年的建院历程。不同的时候,不同的心境,使用的语词也不尽相同,译者必须随著作者转换,有翻译经验的人会明白,这也是困难之一。再加上作者因繁务缠身,常是振笔疾书,难免用些当时的通俗用语,有时很难确定其明确的意思,导致译者经常发现,对照两本最好的英译本时,两者的翻译并不完全一致。这可真的令人头痛。

写《建院记》和灵修教导大不相同,对大德兰而言,她从不认为写灵修道理让她感到厌倦,因为谈论灵修之事,彷佛再次沉入与主的亲密,甚至有修女见证,当她写《灵心城堡》时,常是在领完圣体后,而且圣女的面容发光,似乎沉浸在神魂超拔中。然而,写《建院记》则是另一回事,大德兰清楚表示,绝不说谎,所记述的是真实的事件。像这样的一本书,必须清楚列出正确的人名、地名和日期,在记载事件时,要明智下笔,兼顾当时可能的读者,及还活着的人,诸如此类的基本要求,的确相当烦琐。  大德兰是很认真的人,做事绝不马虎,就是这样,如她说的,尽力写出每个建院的故事。时至今日,我们甚至惊讶于她写作时选择的文具,纸张和笔墨都是当时最优质的成品,我们真的感谢大德兰的彻底认真,致使她的原稿能无损地保存至今。

话说回来,一旦深入大德兰的写作状况,当我从翻译「灵修书」的小格局跳出时,顿时开始和大德兰携手共游,那是另一番翻译的心境。感觉上,彷佛在听慈爱的母亲说故事,分享大德兰经历的事件,陪伴她经历伟大的冒险之旅。

我也从「两本英译说得不同」的陷阱中得到释放,翻译本来就没有绝对答案,甚至可以多选,尤其像这样游记似的文体。A.P.译本倾向译得多彩多姿,带给读者传神的感觉, K.K.译本倒是非常忠实地逐句翻译,两者我都欣赏。整个翻译过程,不断阅读原文,对照两种译本,设法以最忠实的方式,用华文表达会母的初衷。虽已尽力为之,但自觉才能有限,难免挂一漏万,尚请读者不吝赐教与指正。

《建院记》终于译完,也翻译好柯文诺神父的英译导论。在这篇导论中,神父对《建院记》的当代环境、文化,甚至修会历史做了彻底的交代,是深入了解《建院记》必读的上选资料。此时,正好读到一篇文章,是一本圣女大德兰传记的附录,记载大德兰逝世后,她的遗体没有腐烂,其被发现的经过。大德兰的《自传》述说她的童年、圣召、人会修道和创立第一座革新加尔默罗隐修院,《建院记》叙述的是从第二座隐修院,直到她逝世前三个月,其所创立的十六座隐修院的生命故事。大德兰死而不已,她不朽的遗体继续光荣天主(详见本文历史典故段落)。大德兰革新修会的建院故事依然进行在历史的洪流中,仍有太多可以分享的故事,长上说,中文的相关资料太少,要我尽力整理一些历史典故,和读者们分享,最后,我写了「痛心的史实」。

 

感谢美国华盛顿特区加尔默罗灵修出版中心的慷慨授权。

 

译者的分享 许多的感谢

首先,我要感谢修院的长上和姊妹们,她们的宽容与支持,给了我足够充裕的时间,才能完成这个艰辛费时的工作,姊妹们无私的爱是我最大的帮助和鼓励。还有许多的亲友给我的默默鼓励,天主知道一切,愿祂给予最美好的回报。

二十多年来,房志荣神父给我的协助,是无可言喻的,一本又一本,会父圣十字若望、会母圣女大德兰的著作,全都经过他的审定,根据原文修正我错误的地方,回想起来,自己是多么幸运又幸福,拥有这么一位博学有德的神长呵护,无疑地,这是天主的特别祝福。

去年年底,译完此书时,立刻打电话邀请房神父,他一如往常,满口应允。多年前,神父会来隐修院小住几天,特别拨出时间,专心校阅。渐渐地,神父年事已高,不能独自前来。只好把书送到神学院,请他批审。这一次,我耍了一个赖,请房神父亲自来隐修院取书,他先是一愣,我紧接着说:「神父,如果您不来隐修院,我根本没有机会见您的面。」神父立刻会意地笑了,满口答应。真好!

就这样,-位热心的教友把神父带来,我和神父在会客室叙旧。九十高龄的房神父,身着旧得不能再旧的夹克,早已褪色的蓝色夹克,上面还留有「辅大神学院」的标志。我不禁对神父说,这件衣服好老旧,神父开心地笑着,疼惜的表情让我知道,他对神学院的爱有多深。对他而言,这是宝贝。

聊起一些认识的神长时,我发现,神父非常正向与积极,在他的口中,我听到的是对自己修会弟兄的欣赏与爱,他总能列举他们的优长。比如说,一谈起谷寒松神父,他马上赞不绝□,对他照顾痲疯病人的慈善工作、各种爱德和神学工作,表示钦佩,甚至还说一句非常夸张的话:「如果我是教宗,我会立刻给他列圣品。」天哪!这是何等的兄弟之爱。也印证了从前一位老姆姆告诉我的话:「耶稣会的兄弟们非常相爱,他们从不说自己弟兄的不是!」

神父临走时,我再耍一次赖,请神父审阅完后,亲自移驾送还。慈祥的房神父好似找不到拒绝的理由,面不改色地应允。回想起这些事,内心回旋的是感恩与爱,天主啊!愿祢亲自酬报祢的忠仆。感谢关永中教授、曾庆导神父、陈新伟神父、孔令信教授和张达人医师为此书写推荐序。我知道,他们之乐意为之作序,是出于对圣女大德兰的仰慕和深爱。感谢旅美艺术家范毅舜先生,再次热情洋溢地为本书提供图档,他是一位非常直爽的人,获知所需,立即行动,为我们挑选可能采用的照片,不只一幅,他的慷慨支持使本书增色不少。

最令人欣喜的是,得到亚味拉圣若瑟隐修院院长姆姆的序言,真是太棒了,直觉上,彷佛是和会母大德兰直接联机,得到她亲自的祝福一般。诚如姆姆说的,「在大德兰的《建院记》中,你们会找到基督徒智慧的宝藏,能够回答过去和现在的许多问题。」这确实是一本值得深人阅读的好书。

最后,深深感谢星火文化,这些年来出版了一系列的加尔默罗灵修书,使基督徒的灵修经典呈现在各书局,几乎是史无前例之举。每念及此,内心的赞赏与感激,诚非笔墨所。

自从受命翻译会母与会父的全集,至今《建院记》已完成,自觉松了一个气,好像已经告了一个大段落。会母圣女大德兰和会父圣十字若望的大著作:《自传》、《全德之路》、《灵心城堡》、《攀登加尔默罗山》、《黑夜》、《灵歌》和《爱的活焰》都已完成,再来就只剩下小品著作待译。然而,译者也日渐年老体衰,能否译出小品,全交在天主的手里。圣会母在本书的序言中说:「为了祂的爱,我请求凡读本书的人,念一遍圣母经,为能帮助我离开炼狱,得以面见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祂和圣父及圣神,永生永王,阿们。」我则请求读者,为我念三遍,向荣福圣母祈求,盼能与诸圣相聚天堂。

 

三、历史典故

A、圣女大德兰的不朽圣身

一五八二年七月二十六日,大德兰离开布格斯,这是她的最后建院,踏上返回亚味拉的归途,途中于十月十五日逝世于奥尔巴。但是她的故事还没有结束,一般而言,世人「盖棺事始定」(杜甫诗),但是对天主教的圣人却不然,往往「重新开棺」又是一件大事。圣女大德兰埋葬后,第二年再度开棺,她的不朽圣身经历一番波折,彰显了天主的奇工妙

 

第I次开棺

根据真福安纳.圣禄茂的记述,大德兰逝世的次日,隆重地举行葬礼。遗体入殓,接着埋葬,堆满了许多石头、砖块和石灰,所有这些碎石全倒进去,把灵柩掩埋起来。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因为奥尔巴修院的建院恩人,德兰雷氏夫人下达这个命令,要把这些碎石塞满坟墓。谁也阻止不了她,她以为只要多放些石头,大德兰的遗体绝不会被人移走。

毕竟人算不如天算,大德兰的坟墓不断散发出愉悦的芳香,奥尔巴的修女渴望再看一次会母的遗体。趁着省会长古岚清来视察修院,她们抓住机会,向他表明这个愿望。神父批准了,于是他们着手进行,偷偷地移开石头。石头多得不得了,古岚清和他的同伴花了四天的时间予以清除。

一五八三年七月四日,就是在大德兰逝世后九个月,重新开棺,他们发现棺材盖已被乱石砸碎,棺木腐烂了一半,满是霉菌,潮湿的气味扑鼻而来。圣身满是渗入棺材的尘土,也全是潮湿的,不过却新鲜而完整,彷佛昨天才下葬一般。

古岚清是现场目击者,他的见证是,圣女的圣身保持得如此完整,当修女们清理圣身上的尘土和腐烂的衣服时,他和他的同伴暂时避开。叫他返回时,圣身上盖着一条床单,但胸部没有盖住,他很惊讶地看见圣女的胸部这么丰满与结实。

整个房间满是美妙的芳香,修女们重新为遗体穿上新会衣,再把她用床单包裹起来,放回原来的棺木。入棺前,古岚清神父取下圣女的左手掌,装在一个布帽里,再用纸包起来;油从中流出。他把圣女的左手留在亚味拉,装进一个密封的小箱子。当古岚清切断她的左手时,也切下她的小指,做为私藏的随身宝物。后来,当古岚清神父遭遇海难,被土耳其人俘虏时,他们夺走圣女大德兰的小指,古岚清神父说,他花了约二十雷阿尔和几个金戒指,把它买回来。

 

第2次开棺

话又说回来,亚味拉是圣女大德兰的故乡,那里的人坚持圣女大德兰是属于他们的,必须返回本乡。因此,赤足男会士召开会议,出了一道命令,德兰姆姆的遗体理当带回她的家乡。为了避免奥尔巴公爵从中作梗,要秘密进行这事。

亚味拉主教座堂的总管若望.卡利友,及大德兰生前创会的跟班胡利安.亚味拉神父,两人在一五八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星期五一大早就出发,次日,星期六,他们很早就抵达奥尔巴,一如国瑞纳祥神父给他们的指示。进城之前,若望总管通知国瑞神父,他们已经来到,国瑞神父传话过来,要他们偷偷进城,谨慎小心,也要若望总管在晚间七点时,到他所住的旅店会合。总管准时到场,不久古岚清神父也从撒拉曼加到来。他们一起商讨进行的对策,最后决定第二天,也是主日那天,在同一时间和地点会合,在那之前,谁都不许露面。

次日,国瑞神父急于完成此举,他也比古岚清神父大胆多了,他们就来到奥尔巴隐修院,修女们请求容许再看会母的圣身。晚间,这两位会士取出棺木,他们发现,圣身上的会衣和覆盖的布已经很糟糕。他们把圣身请出来,放在修女们可以看见的地方,大家欣喜无比。当修女们念夜祷的时间到了,必须离去时,古岚清神父出命令,要修女在楼上的经堂念诵读日课,他有意拖长时间,不让修女们太快回来。那时,只留下这两位神父、院长姆姆、副院长和华纳.圣神修女,神父认为时机已到,拿出会议决定的法令,命令将圣身送返亚味拉圣若瑟隐修院。三位修女当场闻言,悲伤难过万分。所以,神父们决定留下会母的手臂,以宽慰修女们的心。

国瑞神父负责执行截肢,虽然深觉不愿,也感到这是他一生中献给上主最大的犠牲,但为了服从,他从腰间取出刀子,切下大德兰的左手臂,就是之前已被古岚清拿走手掌的那只手臂,也是在一五七七圣诞夜,圣女大德兰在亚味拉从楼梯摔下来,跌断了的左手臂。令人惊奇的是,神父不费吹灰之力,好似切开一个香瓜,或切下一片新鲜乳酪,他轻而易举地取下左手臂。之后,他们再次为遗体穿好衣服,用一条起绒粗呢包裹起来,国瑞神父将她抱起,放在他的双臂中,预备安置在修院对面的一个房间。古岚清神父跟着走在后面,胡利安神父已在等待他们。

当他们把圣身放在床上,古岚清神父揭露遗体,他们都见证圣身从头到脚,完整无缺,甚至连一根头发也没有失落。彷佛是刚刚逝世的人,用手去碰触时,是柔软的,不过体重轻盈多了。面部有些变平,显然是埋葬时放进太多石头所致,但没有被打破。圣身散发出极甜美的芳香,靠近时香气更加浓郁。这香味相似什么呢?谁也说不上来,勉强形容的话,有点像车轴草的芳香,但要轻淡得多。他们检视圣身之后,重新穿上为她准备的会衣,包

裹起来,一切都处理好之后,他们再回到旅店。

国瑞和胡利安彻夜守着大德兰不朽的圣身。准备踏上归途时,他们把圣身放在骡子上,两旁各放一大把稻草,圣身散发出来芳香,弥漫在她所停留过的任何地方。

 

返回亚味拉

大德兰逝世后三年,一五八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星期一清早,天还未亮,他们带着圣身离开奥尔巴,再次翻山越岭,返回亚味拉。一路上,气候温和,宛如六月天,傍晚约六点钟时,抵达大德兰的故乡亚味拉。当这珍贵的圣髑交还给圣若瑟隐修院时,修女们欢天喜地,与奥尔巴修女的悲伤难过,恰好形成强烈的对比。

圣女大德兰的圣身被安置在修女们易于亲近之处。首先是放在会议室,以制作精美的布料包裹着;然后,制作一个灵柩形的长箱子,里面衬上黑色的塔夫绸,配上丝和银线的装饰,外面盖上黑色的天鹅绒,装饰着丝与金,安上镀金的环扣,及镀金的锁、闩和钥匙;又置入两个金和银的盾牌,一个是修会的盾形徽章,另一是耶稣的至圣圣名。在这个坟墓上的题字,是以金丝银线绣成的 (耶稣德兰姆姆)

亚味拉主教,伯铎斐南德斯德密诺,获悉此事,立刻宣布来院探视。九点钟时,主教与大约二十人一起前来,其中包括法官、两名医生、狄耶各. 叶培斯神父、胡利安亚味拉神父,他们来到修院的门廊处,通往外面街道的门关闭起来,圣女大德兰的遗体安放在长箱内,在火把的光中,圣身是敞开的,所有人都跪下,并且脱帽,注视着不朽的圣身,满怀敬畏,同时流了许多的眼泪。

医生检视圣身,宣布是真实的奇迹,无法给予自然界的解释,因为未曾涂香油防腐,经过了三年,全身完好如初,而且不断散发香气。

主教严禁所有在场者谈论这事,以绝罚加以威胁。可是,他们说:「啊!我们看见的是多么大的奇事!」这些人强烈地渴望描述所见证的事,使得主教必须撤销他的绝罚,这事就此传遍全城。

重返奥尔巴

大德兰的圣身被迁移的消息不胫而走,-传到奥尔巴公爵的耳朵,他勃然大怒。开始扬言恐吓奥尔巴隐修院的修女,如果那为安慰她们而留下的手臂,要是再被取走,他将要施以严厉的报复,此外,他开始直接和罗马交涉。这位在西班牙超级强势的公爵,顺利地获得教宗的批准,圣座下令,大德兰的不朽圣身该归还奥尔巴修院。于是德兰姆姆再次走上旅途。这一次从亚味拉迁回奥尔巴,同样极其隐秘地进行,深恐引发民众的暴动,偷偷地从圣若瑟隐修院搬回去。从此以后,德兰姆姆的圣身从未再返回自己的家乡。

耶稣会士方济各李贝纳,是写大德兰传记的早期作家之一。他曾在一五八八年见过大德兰的圣身,作证说,圣身是直的,虽然有些弯曲前倾,如老人家行走时,仍能看出她的身材很好。当有人把她的身体扶起,只需一只手撑在后背,就能保持直立;也能够为她穿衣和脱衣,如同活人一般。双眼是干的,但却完整。脸上的痣,毛毛仍在上面,她的脚很好看,比例很匀称。

李贝纳继续说,看见这个隐藏的宝贝,对他而言,是这么大的安慰,他不认为,在他的一生中,还会有比这更棒的一天。他觉得唯一的遗憾是,想到有一天,因重要人物,或大德兰其他隐修院的请求,圣女的圣身会被分割。

李贝纳的预料果然成真,圣女大德兰的圣身被肢解,分送到不同的地方。至今,她的右脚和一片上颚在罗马,左手在里斯本,右手、左眼、手指、身体的片断遍布西班牙全境,或说,全球世界各地。她的右臂和心脏装在圣髑匣,连同不朽圣身剩余的部分,全都留在奥尔巴。

 

结语

在大德兰的时代,人们对圣髑的敬礼和热爱,近乎疯狂。不朽的遗体,无疑地,彰显神性的大能,唤醒更多人热爱天主。天主行奇迹,随心所欲,祂知道祂所做的是什么,人无法质问理由,只能从内心深处赞叹祂的奇工妙化。

圣女小德兰逝世后二十三年,一九一〇年九月六日,在里修,约有一百个人围绕在埋葬圣女小德兰的墓地。到场的人包括教区主教、负责列品案件的神长、修会总会长的代表,许多神父及听取列品案件的法庭人员等等。重新开棺时,散发出紫萝兰的芳香,而小德兰的身体只剩下骨头,但令人惊奇的是,放进棺木同葬的棕榈枝却依然青翠,如同下葬的那一天,至今仍保持其不朽。真是令人赞叹的另类奇迹。当小德兰病重垂危期间,多次声明她所渴望的是,在她死后,只会剩下骨头。在她死前不久,有位初学生问她:「妳一直都深爱天主,祂会为妳行奇事,我们会发现妳的身体没有腐烂。」这个说法使她觉得难受,她略带感伤地说:「啊!---不是这种奇事!这会偏离我的谦虚小路;在我身上,小灵魂必找不到有什么可羡慕的,所以,妳可以期待,除了骨头,什么也没有。」天主俯听了她的渴求,但也行了另类的奇迹,彰显祂慈爱的大能,确认了小德兰的神婴小道。

圣女大德兰是革新修会的会母,她一生热爱天主,在《自传》中,当她描述灵魂达到结合的高境时,会渴望「全然化为唇舌,好能赞美上主。吐诉千言万语,神圣的痴话连篇,不断寻求取悦现已占有他的那位。」(自传16 4)这正是她自己灵魂的写照,她的热烈渴望死而不已,不朽的圣身散发出甜美香味,不只见证天主的大能,也邀请每一个人赞美颂扬天主。

 

B、痛心的史实

圣女大德兰写《建院记》时,多次提及古岚清神父,对他的重视和珍爱流露无遗,然而,为什么在提及革新加尔默罗会的会父时,我们说是圣十字若望呢?大德兰在世时,作梦也不会想到,她深爱的古岚清神父,这位极优秀的会士竟然会被逐出修会,提到这事,确实牵涉到一段令人痛心的史实。

此一事件的高潮是一五九一年,修会的最高领导多利亚神父,在那一年六月召开会议,无情地眨抑和放逐圣十字若望,因为他的意见与多利亚相左,直言反对他:对修女们的报复,及陷害古岚清神父,若望因而遭到如此的下场。同年十二月,十字若望会士如圣人般病逝,次年二月,古岚清神父被逐出修会。所有忠于大德兰的杰出修女,如安纳耶稣、玛利亚圣若瑟和真福安纳.禄茂,也都遭到多利亚的迫害。限于篇幅,本文无法深人详述细节,在此仅将主题聚焦于介绍尼古拉和古岚清,从中点出这个令人痛心的史实,让读者一窥此发人深省的典故,从中取得神益。

 

一、尼古拉.多利亚神父

出生与圣召一五三九年,尼古拉多利亚生于意大利的热那亚,属于望族门第。早年是个银行家,一五七〇年,三十一岁时,来到西班牙的塞维亚,谋求致富,在短短的时间内,极有成效。有一天,他遭逢船难,几乎丧生,此时,碰触到天主恩宠的他,决定舍弃以往的挥霍生活,追寻自己灵魂的得救。妥当安排财务之后,慷慨大量地布施给穷人,然后成为一名教区的司铎。一五七六年,三十七岁时被祝圣为神父。

一年后,由于好友玛利安诺圣贝尼多的榜样,他进一步决定加入赤足加尔默罗会。

一五七七年三月二十四日,在塞维亚的雷梅地欧斯赤足加尔默罗男修院,由古岚清神父手中领受修会的会衣。一五七八年三月二十五日誓发圣愿。他的初学陶成充满克苦的修行,这位热心的弃俗者完全投入,而且终身标榜严格的克苦和守规。

初学一结束,多利亚立刻被任命为初学院的代理院长,因为一五七八年正是赤足加尔默罗会最艰难的时期,修会的领导者,如古岚清、玛利安诺和安道神父,都被监禁或处罚。多利亚充分地显示出是个能干与果断的领导者。一五七九年,他以圣女大德兰的名义,前往马德里交涉事情,并在同年六月,在亚味拉和会母晤谈数天,也在这一个月,他被选为巴斯特日纳初学院的院长。

多利亚在修会内的晋升非常快速,发愿后一年,成为巴斯特日纳初学院的院长,这是男修会中最重要的会院,两年后,即一五八一年,他被选为第一参议,甚至超越圣十字若望和安道神父。

走极端的克苦根据方济圣玛利亚会士的报导(他是专门颂扬多利亚的人),我们会看到多利亚对古岚清的态度有多么过分。

一五八三年五月一日,省会长古岚清神父召集会议于奥默多瓦。多利亚离开巴斯特日纳修院,带着一匹驴子,载着他的大斗篷,有时也骑坐牠。驴子上毫无舒适的装备,只有一条普通的缰绳。到了托利多的旅店时,正巧省会长古岚清神父和随从的神父也到达。这两位神父骑的骡子,装备十足,样样俱全。多利亚神父一看,认为这样阔气的装备,哪会是真正贫穷和谦虚的人,而他们正是应该为人榜样者,按捺不住内心的不满,故意面带笑容,讥讽地说道:「昨天,我们的神父,您规定我们不该使用鞍座,您和您的同伴,竟然这么快就违犯规矩?」古岚清笑一笑,命令人取走装饰用的马具,可是多利亚还是不满意,执意地要他们除掉一切,只剩下一条缰绳,他才心满意足。

接下来,还有更糟糕的事。当他们停留在马拉岗隐修院时,修女们预备了一顿极丰盛的餐点,热情地招待神父们。神父们一来到,进入隐院外界的餐厅,看见满桌的佳肴,有鸡肉、山鹑肉,甚至还有I只火鸡。多利亚这下子可真火了,完全失控,抓住火鸡的腿,高高举起,咆哮说:「我的神父们,餐后,我们就要去开会革新修会。让要吃肉和蛋的人,给我吃下去……」

方济.圣玛利亚会士没有记载,后来享用这宴席的人有几位,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大家必是胃口全无,良心不安,即使是在省会长的面前。

然而,加尔默罗的《原初会规》上,关于戒食肉类有明文规定,「因为你们旅行时,常该沿路求乞,所以出门在外,可以吃与肉类同煮的菜肴,免得烦劳招待你们的恩主。」 (会规15)古岚清神父经过许多的辛劳,革新修会终于成为独立的会省,这是第二次召开大会,路过时,修女们当然会尽力招待,本是无可厚非。此外,古岚清神父不善骑骡,常会从骡子上掉下来。大德兰开他的玩笑说,神父骑骡时,最好用一条绳子绑起来。为此之故而装备马具,情有可原。《会规》上说:「必需之事,不受法律的约束。」(会规14)

多利亚当选为省会长一五八三年奥默多瓦会议中,多利亚针对古岚清神父大肆批评,尤其是他的不够克苦和守规。然而,古岚清为人天真正直,一点也觉察不出多利亚的排挤,甚至已经到了非常过分的地步。

一五八五年,修会在葡萄牙里斯本召开大会,选举省会长。多利亚远在意大利,并没有参加。然而,因古岚清的推荐,他获选为省会长,这是当时修会的最高领导。选举毕,古岚清神父还沾沾自喜于所推举的人获选,圣十字若望则直言相告,说出后来应验的预言:「神父您所推举的这位省会长,来日会剥下您的会衣。」

一五九一年事件一五九一年六月一一日,圣神降临节,于马德里召开总会会议,这是修会的高阶会议,会议中选举参议和修会中要职人选,同时讨论重要的议题。

圣十字若望参加这次的会议,他在修会内的重要职务完全被撤消,主要的理由是他反对多利亚的观点。这次会议的焦点问题有三:一是古岚清事件;二是男会士和隐修女的法规问题;三是隐修女从教宗得到诏书,不得更改会母为她们写的《会宪》,多利亚决定要放弃管理隐修女。在这三点上,圣十字若望完全不赞同多利亚的作法。在此我们只能论及古岚清的事件。

圣十字若望勇敢地表明,不该如此极端地布局,公开地反对古岚清,甚至让修会外的人知道这事。他甚至明言:「即使我们已经开始追查我们的执行不宜让外人参与。」他的意思是,对会士的规过要有爱德,而不是采取这么极端的公开羞辱。为了不让古岚清有任何逃脱的借口,多利亚透过国王的干预,把古岚清从葡萄牙的里斯本,送回西班牙马德里受审。的确,如果我们详读史实,会清楚看出,多利亚利用他的职权,布下天罗地网陷害古岚清。圣十字若望透视整个大局,即使明言相劝也无济于事。

古岚清一到达马德里,无疑地,等于是开始他的加耳瓦略,他受到最冷酷无情的监禁和审讯,我们可以说,不亚于圣十字若望在托利多的牢房所受的折磨。限于篇幅,无法在此细谈拖延数月的审讯与监禁。几近精神崩溃的古岚清,无论如何天真,他终于梦醒。审讯后的定罪是给他许多无理的补赎,冷酷至极的羞辱和眨抑。他明白了,就算他接受这些补赎,多利亚对他的追杀也会没完没了,直到把他驱逐出会。由于他拒绝接受处罚和补赎,多利亚立即把他赶出修会。

一五九二年一一月十七日,在马德里的男会院,多利亚、参议会、咨议会、会院院长、一名道明会士等人,公开宣读开除古岚清的判决。随即进来两名会院的会士,前来剥除他们前省会长的会衣,古岚清举手阻退,他带着尊严的神情,自己脱下会衣,掷在地上。大德兰最亲信的长上和神师,就此离开赤足加尔默罗会。令人痛心的是,十五年前,古岚清神父为多利亚穿上会衣,如今,他却无情地剥下古岚清的会衣!

天谴 外表看来,多利亚平步青云,以他的严格克苦,哗众取宠,深得国王与教廷的青睐,古岚清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又以出众的组织才干,排除异己,意图建立他理想中的革新修会。因为他的积极奔走,修会得到完全的独立,将于一五九四年五月底选举修会的总会长。当然,我们可以想象,多利亚志在必得,修会的第一任正式总会长,非他莫属。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临近凯旋之际,前往马德里的路途中,在亚尔加拉时,突然生病,十五天后病逝。

主持选举总会长的大使致书罗马的枢机主教,报告多利亚的病逝,及后来会议选举的结果。他说新选出来的总会长厄里亚圣玛定,是多利亚死前推荐的最合适人选。大使在信末说:「多利亚神父的逝世,并没有引起任何的慌乱。的确,事情倒是有个好结果,因为,虽然他是很有功劳的人,他的当选为总会长,却不是一件好事;他无休止地管理修会,已经令人憎恶,也开始造成修会的分裂。」实际上,当修会的会士获悉古岚清之被逐出,大家也开始看清多利亚是何许人也。甚至有人说,即使他没病逝,也不一定会当选为总会长。

最后,我们要说,回顾多利亚义正严词地追杀古岚清,加给他无数的罪状,指出他的自由和平易的作风,是一种品行不检。他自认为,这么处理古岚清,是为了团体的益处。也许,他从来没有面对的一项事实是,他对权力的热爱,使他满怀成见,也迫使他毫不手软地穷追古岚清,因为多利亚管理修会的唯一对手,且在声望名气上,唯一超越他的会士,正是古岚清。

 

二、古岚清神父

出生与圣召  一五四五年六月六日,生于西班牙的瓦亚多利城。他具有西班牙和波兰的血统,父亲狄耶各古岚清阿德雷特是国王斐理伯二世的「拉丁文秘书」,也是个十足的人文主义者。狄耶各是卓越的书法家,通晓多国语言,又是古典文化的行家。他担任主教们的秘书,翻译多部著作,尤其是希腊文和拉丁文的书籍。年轻时,有机会结识未来的岳父若望当提斯克,他是波兰驻西班牙和德国的宫廷大使。古岚清从父亲与外祖父继承了对文学与文化的热爱。

古岚清在家中排行老三。母亲华纳.当提斯克)是位极虔诚的教友,她的孩子中,其有七位进人修会,其中五位是加尔默罗会士。古岚清从小就有一位耶稣会士做他的神师。他就学于著名的亚尔加拉大学。十九岁获得文学硕士。接着研读神学,二十四岁被祝圣为司铎。当他被祝圣为神父,且得到博士学位之后,他开始考虑要加入耶稣会。正巧此时,他认识了巴斯特日纳加尔默罗隐修院的院长及修女,她们的生活和精神深深令他着迷。一五七二年,他进入巴斯特日纳加尔默罗男修会的初学院。

古岚清的家庭背景,与西班牙王室的密切关系,加上他个人的古典文学和耶稣会的陶成,加入革新修会后,很快脱颖而出。当他仍是初学生时,就被指定为初学生上课。一五七三年八月四日,即发愿后四个月,二十八岁的古岚清,被任命为宗座视察员,监督安大路西亚的加尔默罗会。

与大德兰会晤《建院记》的第二十三章,圣女大德兰详谈古岚清的圣召经过,从中可看出会母对他的寄望、期许和赞赏。接下来的第二十四章1至2节,大德兰描述,一五七五年四月,第一次在贝雅斯会晤古岚清时的心情,她甚至说了这么一句话:「当我开始与他交谈,我的喜乐非常非常的大,因为,按照他之令我满意,我觉得那些对我称赞他的人,其实是不认识他的。」

此后,大德兰开始和他密切通信,圣女对他完全信任,甚至向他许下服从愿,在一切事上服从他。我们也要感谢天主,因为有这个服从愿,大德兰写下了《灵心城堡》及完整的《建院记》。还有,一五七六年,当大德兰必须离开塞维亚隐修院时,古岚清命令一位辅理修士画了一张肖像,至今,这张画仍是最真实的大德兰画像。

彻底的净化前文已经概略述说了一五九一的事件,多利亚的病逝使革新修会的发展稳定,一切纳入正轨。至于古岚清呢?一五九二年脱下会衣的他,继续他传奇的朝圣之旅,也受到彻底的净化。

古岚清被逐出修会后,他在西班牙的东海岸停留一段时日,等候带他去意大利的船。不幸得很,多利亚派去罗马的特使也上了同一艘船。到了罗马城,古岚清真的是百口莫辩,无法得到信任,虽然教宗命令他加人修会,问题是,没有一个修会要接纳他,他已被贴上背叛者的标签。他申请加入「加布遣会、熙笃会、赤足方济会,及其他所有修会......没有一个修会愿意接纳我,我看见自己之被拒绝,好像是世上最卑劣的会士。」

古岚清离开罗马,路经那不勒斯,在西西里停留约八个月,在一座医院帮忙和听告解。一五九三年,一月二十七日,他接获教宗的诏书,确定自己被赤足加尔默罗会开除,并命令他加入奥斯定会或其他修会。古岚清随即离开嘉爱塔海港,返回罗马。

岂料竟在途中被巴巴利海盗袭击。开始时,海盗以为他是个重要人物,要去罗马受祝圣为枢机主教——真是太讽剌了!起初相当礼遇他,期盼从他获得可观的赎金。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渐渐发现,这个俘虏不如所想的那么重要。接着,想也知道,海盗会如何对待他。

古岚清当了三年的俘虏,受尽折磨,身带锁炼,脚底被剌青,满是十字架。虽然处在肮脏和杂乱的俘虏群中,他还是满怀传教救灵的心火。古岚清后来自己写道:「我听俘虏中基督徒的告解……当他们挨打后,安慰他们,和解他们之间的争吵,生病时去探望他们,若有人想要砍掉某人的鼻子或耳朵时,我设法用点小钱使之化解,这些钱是那些基督徒给我的。」

后来,有位好心的犹太人,名叫西默盎艾斯卡南西帮助他付赎金。一五九五年四月十一日,突尼西亚的海盗头目签署他的自由状。

重返罗马,多利亚已逝世,古岚清的案件重新再审,教宗下了一道诏书,允许他再返回赤足加尔默罗会。虽然修会的总会长是温良的厄里亚.圣玛定,他和参议们都认为,这么快让古岚清重返是不明智的。一五九六年三月,教宗送来诏书给总会长,正式批准收纳古岚清。结果,虽然多利亚死了,但国王斐理伯二世仍健在,他并不赞同此事,最后,教宗对国王让步。

教宗对古岚清深表同情,再次命令他加人意大利非赤足的加尔默罗会,这一次他得到慷慨的接纳,允许他在修会内遵守《原初会规》,给予他应有的修会地位(意即,就像他在一五七二已经进入他们的修会)。

美好的丰收 接下来的十八年,一五九六至一六一四年,经过彻底净化的古岚清,深受老加尔默罗会的恩待,得以展现他的才华,结出丰美的果实,在此不多赘述,只提及他的忠于圣女大德兰。修会赋予他很大的自由,致使古岚清仍能继续帮助大德兰的女儿们,他在意大利帮助创立首座革新女隐修院。甚至,也去西班牙拜会加尔默罗隐修院的修女,穿梭于西班牙和意大利之间,除了宣道与牧灵的工作,他不断写作,是个多产的作家。

一六0五年,总会长建议古岚清到法兰德斯,在那里出版他的著作。因为那地方的印刷,质量好又便宜。古岚清欣然前往,以西班牙文、拉丁文和法文出版他的书。一六〇九年,古岚清为大德兰的列品写了一篇报告。一六一年,古岚清出版了拉丁文的《大德兰自传》,此书一出版,立刻广为流传,不只法兰德斯,甚至达及德国、法国和英国。一六一四年四月一一十四日,古岚清得以参加大德兰的列真福品。同年九月一一十一日,古岚清逝世,享年六十九岁。

我们会以为,古岚清的故事应该就此结束,其实不然。时间流逝,到了二十一世纪,当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二千禧年,公开对历史的过错道歉,赤足加尔默罗修会的总会受到鼓舞,对古岚清的事件,也公开认错并道歉,并且予以平反,接纳古岚清重返赤足加尔默罗会。二〇一四年,古岚清逝世四百周年,非赤足和赤足加尔默罗会双方的总会长联合发表一份文件中,对古岚清有相当深入的肯定和赞扬,甚至也听说,要开始申请他的列品案。

 

结语

赤足加尔默罗男修会初创时的两位俊杰,一位是文化才子,另一位是金融高手。历史评论家认为,如果多利亚留在世俗中,无疑地,他会成为金融界的巨子。然而,他把商界的手段带入修道生活,这根本是行不通的,一时的丰功伟绩,瞬间化为泡影。事实上,类似的戏码层出不穷地出现在各种团体中,多利亚的事件足资鉴戒。

文化才子古岚清,是个地道的文人,大而化之的自由风格,辨识不出许多的危机状况,善良的他吃尽苦头,受到至极严酷的净化,但仍忠于他的初衷,即使身带锁链仍努力做个好神父。他留下的著作,述说亲身经历的一切,与大德兰的友谊,被修会开除,被海盗俘虏,重回修会。。。。。他那宽广的胸怀,流露出深堪的宽恕、爱和灵修。

开始时,我们问:为什么圣十字若望是我们的会父?现在答案应该是很清楚了,圣十字若望是个圣人,可惜的是古岚清和多利亚都没有获益于他的圣德。

最后我们以圣十字若望的教导总结这段史实:少许这样纯洁的爱,在天主和灵魂面前,都更为宝贵。也更有益于圣教会,远胜于其他所有工作的总和。(灵歌29.2)

 


上一篇:
下一篇:《建院记》英译本导论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19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