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圣女大德兰建院纪列表
·序言
·第一章 谈开始建立这座及其他隐院
·第二章 我们的总会长神父如何来到
·第三章 述说经由什么方式,开始交
·第四章 本章谈及上主赐给这些隐院
·第五章 述说祈祷和启示方面的劝告
·第六章 警告神修人,不了解何时必
·第七章 谈论必须如何对待患有忧郁
·第八章 谈论对启示和神见的一些劝
·第九章 叙述如何离开梅地纳,前
·第十章 述说创立瓦亚多利会院,取名
·第十一章 读谈已经开始的主题,嘉
·第十二章 叙述一位会士的生平与逝
·第十三章 叙述遵守原初会规赤足加
·第十四章 续谈赤足男会士的首座会
·第十五章 谈论在托利多城创立荣福
·第十六章 为天主的荣耀和光荣,本
·第十七章 谈论在巴斯特日纳建立的
·第十八章 谈论一五七0年,在撒拉曼
·第十九章 续谈撒拉曼加城圣若瑟隐
·第二十章 本章述说创立圣母领报隐
·第二十一章 本章谈论在塞谷维亚建
·第二十二章 本章述说建立救主的荣
·第二十三章 本章谈论于塞维亚建立
·第二十四章 续谈在塞维亚城创立加
·第二十五章 续谈塞维亚荣福圣若瑟
·第二十六章 续谈塞维亚圣若瑟隐修
·第二十七章 本章叙述在卡拉瓦卡城
·第二十八章 在哈拉新镇建院
·第二十九章 述说在帕伦西亚建立街
·第三十章 开始述说在索里亚城创建
·第三十一章 本章开始叙述在布格斯
·
·译者的分享
·《建院记》英译本导论
·大德兰生平纪要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十八章 谈论一五七0年,在撒拉曼加创立圣若瑟隐修院。论及给院长的一些劝告,很重要。
第十八章 谈论一五七0年,在撒拉曼加创立圣若瑟隐修院。论及给院长的一些劝告,很重要。
浏览次数:78 更新时间:2019-6-11
 
 

第十八章 谈论一五七0年,在撒拉曼加创立圣若瑟隐修院。论及给院长的一些劝告,很重要。

这两座新院建立后,我回到托利多城,我在那里住了几个月,直到买好我说的房子,并使一切就绪。当我正在处理这些事时,撒拉曼加耶稣会的院长写信给我,告诉我,若在那里有座我们的隐修院,是非常好的,向我提出这样做的理由;虽然那是很穷的地方,但去那里建立守贫的修院,我感到犹豫不决。然而,念及亚味拉也是这样,而且从未有所缺乏,我不相信天主会辜负事奉祂的人,如果事情安排合宜恰当,修女这么少,又能以双手的劳力维生,我决定去建院。我从托利多到亚味拉,想要从那里的主教得到许可,那时的主教是伯铎孔撒雷斯梅多撒,他已经熟知此事,因为院长神父已告知他这个修会,将效忠于服事天主,他立刻给予许可。

我认为,一旦得到主教的恩准,就等于建了修院,我觉得接下来就容易了。于是我马上着手租个房子,透过我认识的一位女士,我租到了。这是一件难事,因为不是租房子的季节,又有一些学生占用房子,他们要等新租户来到,才要交屋。他们不晓得新来的人是要做什么的,因为我对这事极其小心,直到取得房屋,什么都不给人知道;因为我已有经验,什么是魔鬼所施展的伎俩,阻碍我们中的一座隐修院。虽然这座隐院在开始时,天主不许魔鬼阻碍,因为天主愿意建立这隐院,可是,后来的磨难和反对极其严重,甚至在我写这事时,建院已有数年,一直都没有完全克服。因此,我相信天主在其中得到很大的事奉,致使魔鬼忍无可忍。

那么,有了许可证书,也确实租到房子,因为在那里没有人能帮我的忙,我信赖天主的仁慈,会完成必须安顿房子的许多事。我就出发了,带着唯一的同伴,为了更隐密地去到那里,我觉得这是较好的,除非得到房子,不要多带修女。过去在梅地纳发生的事,使我有所警觉,我看到自己在那里陷人许多的麻烦;因为,如果有阻碍,我可以独自解决困难,只需要那真正的同伴。我们在诸圣节前夕到达,前一夜,我们走了很多路,又非常寒冷,然后在一个地方睡觉,而我极不舒服。

在叙述这些建院时,我没有提路途上极大的艰辛寒冷、酷热和下雪,有一次,我们遇到整天不停地下雪有时迷路、有时生重病又发烧,总之,光荣归于天主,一般说来,我的健康很差,而我清楚看见,上主赐给我力量。因为有几次发生这样的事,当我要计划建院时,就会生重病,又有许多疼痛,使我很痛苦,因为我觉得,甚至连留在斗室内,不躺下来是不行的。于是我转向我们的上主,向至尊陛下抱怨,对祂说,为何要我做那办不到的事,随后,虽然艰辛依旧,至尊陛下赐给我力量,靠着祂给我的热心和关心,好似我忘掉了自己。

直到现在我所记得的,我从未由于害怕辛劳,而不去建院。虽然我对旅行感到极大的抗拒,尤其是长途跋涉的旅途;不过,一旦开始上路,我就觉得不算什么了,看到所要服事的是谁,及深思在那会院中,上主会受到赞美,而且供奉至圣圣体。

当我想起许多的圣堂被路德教派的人除去,看见又多了一座圣堂,这对我是特别的安慰。我不知道有什么磨难,无论是多么大,是应该害怕的,如果能为所有的基督徒换来这么大的美善;虽然我们往往未加留意,是耶稣基督,真天主又是真人,真的在许多地方的至圣圣体内,这对我们应该是很大的安慰。确实是令我深感安慰,许多次在经堂中,当我看见这些这么纯洁的灵魂在赞美天主,不能不在许多事上认出她们的圣德,如她们的服从看到在这么隐退和独居中,她们的满足;及遇有一些克苦的事时,她们的喜乐。在有些地方,上主给院长较多的恩宠,为在克苦方面训练她们,我看到的是更大的愉悦;结果,院长训练修女们,比她们的服从更疲累,因为在这事上,她们的渴望是没有休止的。

虽然这个话题,不在已开始叙述的建院记之内,在此时,我想起一些有关克苦的事,女儿们,或许,这对院长们是重要的;为了不要忘记,我现在要来谈谈。由于院长们具有不同的才能与德行,她们会以自己的方式来带领修女们:对于非常克苦的院长,她会以为,为了屈服修女们的意志,所命令的任何事都是容易的,就像对她自己那样,然而,可能对于受命的修女非常不好。对这事,我们要非常留意,对我们是严厉的事,我们不可命令人做这事。在管理上,审慎明辨极为重要,而在这些事上非常必要;我甚至会说,「比其他的事重要得多」,因为院长对其属下负有较大的责任,无论是内在或外在的事。

其他的院长,她们非常有灵修,喜欢把一切化为念经祈祷。总之,上主带领人走不同的道路。然而,院长必须注意,她们不可因此而选择自己喜欢的道路,却要以《会规》和《会宪》来带领属下,虽然她们得要勉力为之,也喜欢别的做法。

我曾经在我们的一座会院,那里有位热爱补赎的院长,也这样带领众修女。有一次,她让全院修女打苦鞭时,念七遍悔罪圣咏,连同附加的经文,还有其他像这类的事。事情就这样发生,如果院长专注于祈祷,虽然不是祈祷的时间,而是念完诵读日课之后,她让全院修女留在经堂;那时候,更好是让修女们去睡觉。如我说的,如果是喜爱克苦,所有的人都跟着沸腾起来,而这些圣童页的小羊群静默不语,如同小羔羊;对我来说,的确,这会使我虔诚有加,也让我羞愧,有时候,也有相当多的诱惑。修女们不明白这事,因为她们全神专注于天主;然而,我担心的是她们的健康,也希望她们奉行《会规》,其中已有许多要做的,其余的要以温和行之。尤其在克苦这方面,非常非常的重要,而且,为了我们上主的爱,院长们要留意这事,在这些事上,明智是非常重要的,识别修女们的才能亦然。如果院长们对此没非常留意,不但对修女们没有帮助,反而造成很大的损害,使她们陷于不安。

她们必须深思,这一类的克苦不是义务;这是她们必须注意的第一件事。虽然,为使灵魂得到自由和卓越的全德,非常需要克苦,但是,却不能在短时间内修成,而要逐步渐进地,按照天主所赐的理智才能,及其心灵,帮助每一位修女。院长们以为修行克苦不需要聪明,她们错了有些修女,先得经过相当长的时间,才会明白全德,甚至懂得我们会规的精神,后来,她们可能成为最圣善的修女因为她们不知道宽免自己,什么时候好或不好,对于其他的小事亦然,如果她们明白,也许会容易实行,她们也不完全了解,甚至连她们看似成全的,却是更糟的事。

在这些会院中有位修女,她是当中最好的天主之仆,就我所能获知的,极有灵修,至尊陛下赐给她许多恩惠,热爱补赎又谦虚,但却不完全了解《会宪》中的一些事。她认为,会议中的规过是缺乏爱德的,她说,怎么应该说修女们的不是,及像这一类的事,怎么能对一些修女,她们是天主的极好忠仆,说什么规过的话而在其他的事上,我看见,她却优于其他懂得这些事的修女。院长不该自认为马上就认识这些灵魂。把这事交托给天主,唯有祂能了解;院长要努力指导每位修女,走上至尊陛下带领她的道路,设若在服从,及《会规》和《会宪》较本质性的事项上没有过失。一万一千名殉道贞女中,那位躲起来的贞女,还是成为殉道圣女;因为,她后来单独出现,接受殉道,很可能,反而比其余的贞女受苦更多。

那么,现在重返克苦的话题,院长为克苦某修女,向她要求某事,虽然是很小的事,对她却是很沉重的;即使她做了,却这么的不安和受诱惑,所以,不要命令她做这事会比较好。院长一旦了解这个劝告,她不可用猛力使修女达到成全,而要宽容、逐步地带领,直到上主在她内工作;因为那为了有益于她而做的(即使没有那个成全,她还是一个很好的修女),不要使得她扰乱不安,心灵忧苦,这是很可怕的事。看着其他的修女,她会慢慢效法她们,如我所看见的如果不是这样,没有这个德行,她也会得救。我认识她们中的一位修女,她毕生修持大德行,已有好多年,且以许多方式事奉我们的上主,她有一些不成全和感情,往往使她不能自持;她向我诉苦,也清楚明白。我想天主允许她陷于这些无罪的过失中,这些过失并没有罪,而是为使她自我谦卑,由此看出,自己未臻完美的成全。

因此,有的修女会忍受极大的克苦,命令她们做的克苦愈大,愈在其中自得其乐,因为上主已经赐给灵魂力量,交出她们的意志。然而,有的修女连最小的克苦也受不了,就像一个小孩子背着两袋麦子,不只带不动,反而会压垮她,使她跌倒在地。因此,我的女儿们(我是对院长们说话),请宽恕我,由于我在某些修女身上看见这些事,使我在这方面谈得这么多。

我要劝告妳们另一件事,且是非常的重要,即使是为了考验服从,不可命令能使人犯罪的事,连小罪也不可我获知有些被命令的事,如果她们做了,会犯大罪。至少,她们或许会因纯真而无过,院长却不可这样,因为凡对她们说的话,她们无不立刻实行;因为她们听过也读过旷野圣人们的行实,凡命令去做的事,她们认为全都是好事,至少她们会这么做。我也要劝告做属下的修女,对于没有长上的命令,去做是犯大罪的事,如果长上出了命令,她们还是不可以去做除非是宽免参加弥撒和守教会的斋戒,或像这类的事,院长有理由能给予宽免。然而,像跳入井里,或这一类的事,是很错误的行为因为不该有人想天主必会行奇迹,如同祂之对待圣人们在修行完善的服从上,还有相当多的事可以做

上述的一切事没有这些危险,才是我所赞美的。在马拉岗,曾经有位修女请求许可打一次苦鞭,院长(她必是被多人求许可)说:「不要烦我!」由于她求个不停,院长说:「妳去走走吧;别烦我了!」这位修女极其单纯,走了好几个小时,有位修女问她,为什么走这么多路,或像这样的一句话;她回答是院长的命令。当诵读日课的钟声敲响时,院长问她在哪里,那位修女告诉她所发生的事。

因此,这是必须的,如我曾在其他的时候说过,对于已看出来非常服从的修女,院长们要警觉,注意她们所做的事。有另一位修女给某修女看一只非常大的毛毛虫,对她说,看多么漂亮。院长开玩笑地说,那就让她吃掉。她遂离去,要好好地煎炸这条毛毛虫。厨房修女问她,为什么要煎炸毛毛虫。她回答说,为了要吃掉牠,所以她想要这么做。由于院长非常粗心,能够对修女造成许多伤害。

虽然她们在服从上做得过分,倒使我更加欣喜,因为我特别热爱这个德行,所以,我尽所能地安置一切,使修女能拥有此美德然而,我这么做是不会有什么成效的,如果不是因着上主的至极仁慈赐予恩惠,使修女们大致上乐于修行这个美德。愿至尊陛下保佑,使之更加精进。阿们。


上一篇:第十七章 谈论在巴斯特日纳建立的新院,就是男会院和女隐修院。于同一年一五七〇年,我是说一五六九年。
下一篇:第十九章 续谈撒拉曼加城圣若瑟隐修院的创立。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19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