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圣女大德兰建院纪列表
·序言
·第一章 谈开始建立这座及其他隐院
·第二章 我们的总会长神父如何来到
·第三章 述说经由什么方式,开始交
·第四章 本章谈及上主赐给这些隐院
·第五章 述说祈祷和启示方面的劝告
·第六章 警告神修人,不了解何时必
·第七章 谈论必须如何对待患有忧郁
·第八章 谈论对启示和神见的一些劝
·第九章 叙述如何离开梅地纳,前
·第十章 述说创立瓦亚多利会院,取名
·第十一章 读谈已经开始的主题,嘉
·第十二章 叙述一位会士的生平与逝
·第十三章 叙述遵守原初会规赤足加
·第十四章 续谈赤足男会士的首座会
·第十五章 谈论在托利多城创立荣福
·第十六章 为天主的荣耀和光荣,本
·第十七章 谈论在巴斯特日纳建立的
·第十八章 谈论一五七0年,在撒拉曼
·第十九章 续谈撒拉曼加城圣若瑟隐
·第二十章 本章述说创立圣母领报隐
·第二十一章 本章谈论在塞谷维亚建
·第二十二章 本章述说建立救主的荣
·第二十三章 本章谈论于塞维亚建立
·第二十四章 续谈在塞维亚城创立加
·第二十五章 续谈塞维亚荣福圣若瑟
·第二十六章 续谈塞维亚圣若瑟隐修
·第二十七章 本章叙述在卡拉瓦卡城
·第二十八章 在哈拉新镇建院
·第二十九章 述说在帕伦西亚建立街
·第三十章 开始述说在索里亚城创建
·第三十一章 本章开始叙述在布格斯
·
·译者的分享
·《建院记》英译本导论
·大德兰生平纪要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二十二章 本章述说建立救主的荣福大圣若瑟隐修院,地点在贝雅斯,时为一五七五年,圣玛弟亚日。
第二十二章 本章述说建立救主的荣福大圣若瑟隐修院,地点在贝雅斯,时为一五七五年,圣玛弟亚日。
浏览次数:100 更新时间:2019-6-11
 
 

第二十二章 本章述说建立救主的荣福大圣若瑟隐修院,地点在贝雅斯,时为一五七五年,圣玛弟亚日。

如我说过的,当我从降生隐修院被派回撒拉曼加,在那里时,来了一位贝雅斯城镇的使者,带一些信来给我,那是当地的一位女士、教区神父和一些人写来的,他们请求我去建立一座隐修院,因为房子已经有了,所缺少的只是前来建立隐修院。

我询问这个人,他告诉我那地方的许多好事,他说得对,那里非常怡人,气候又好。不过,看到相距这里许多里格的路程,我觉得是蠢事;尤其,我必须有宗座代表的命令,我已说过,他是反对的,或至少,并不支持建院。所以,我想回答说我不能,就不必向宗座代表说什么。后来我想,这时他在撒拉曼加,没有请求他的意见就拒绝是不好的,因为我有来自我们至可敬总会长神父的命令,不要放弃建院。

由于看见那些信,他传话来说,他不认为使他们失望是好的,他们的热心是他的好表样;所以,要我写信给他们,若他们有当地骑士修会的许可,就可以准备建院。他确知他们不会给许可,因为他从别处获知,许多年来,没有人能得到他们的许可;而且,他也不愿我做拒绝的答复。有时我深思这事,想我们的上主是怎样愿意成就的,虽然我们不愿意,结果,不知不觉,我们是工具,像在这里,会士伯铎.斐南德斯大师神父是工具,他是宗座代表;所以,当他们得到了许可,他不能加以拒绝,这修院就这样建立起来。

一五七五年,圣玛弟亚日,在贝雅斯城镇,建立了荣福大圣若瑟隐修院。为了光荣和荣耀天主,修院的起始是这样的:

在这个城镇,有位绅士名叫山卓罗瑞格.桑托巴,出自贵族世家,极为富有。与一位女士名加大利纳.柯蒂内斯结婚。我们的上主给他们的孩子当中,有两个女儿,是她们创立这座修院,大女儿名叫加大利纳-桑托巴柯蒂内斯,小女儿名叫玛利亚桑托巴。大女儿十四岁时,我们的上主召叫她属于主。直到这个年

龄,她完全没有要离弃世俗;相反的,她自视颇高,父亲为她找的适婚对象,她全都看不上。

有一天,她在房间里,就在父亲房间的隔壁,她的父亲还没有起身,她偶然读到耶稣苦像上的题辞,那些字放置在十字架上面,突然间,读它时,上主完全改变了她因为她一直在想,人家要为她安排的一门婚事,那是超好的对象,但她对自己说:「我父亲的愉悦会多么少啊!如果我嫁给一位有继承权的人,我想的是,必须是从我开始的家系!」她不倾向结婚,因为她觉得,顺服无名小卒是卑贱的事,她也不知道,这个高傲从何而来。上主知道如何下手挽救。愿祂的仁慈受赞美。

这样,当她读这题辞时,她觉得一道光进入她的灵魂,使她了悟真理,彷佛阳光进入一个黑暗的房间连同这道光,她的双眼注视着上主,祂在十字架上,满身流血,她想祂是多么地被恶待,还有祂的极度谦虚,及多么不同于自己所走的骄傲之路。上主使她处在这个休止中,应该是有些时间。在其中,至尊陛下赐给她深深认识自我的可怜,她渴望众人都知道她的可怜。并赐给她渴望为天主受苦,热切无比,竟至渴望受尽一切殉道者之苦。并怀有一种自我眨抑,非常深奥的谦虚和憎恶自我,而且,如果不冒犯天主,她希望是个非常堕落的女人,使人人都憎恶她。这样,她开始憎恶自己,极切望行补赎,后来她付诸实行。当下,她立刻誓许贞洁和贫穷,并且希望看见自己是这么顺服,那时,要是被带到摩尔人的地方住,她会很高兴。这一切德行在她内一直持续,可以清楚看出,这些是我们上主的超性恩惠,如后来要说的,为使众人赞美祂。

愿祢永远、永远受赞美!我的天主,在片刻间,祢毁灭一个灵魂,重新再造她。上主啊!这是什么!在这里,我想要问祢,当祢治好瞎子时,宗徒所问祢的,是否他的父母犯了罪。我是说,谁堪当蒙受这么崇高的恩惠呢?她确实不堪当,因为我已说过,当祢赐她恩惠时,祢从她除去的是什么思想。啊!祢的智慧是多么伟大!祢知道祢在做什么,我却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因为祢的工作和智慧是不可理解的。愿祢永远受光荣,祢深具威能,能行更多的事。如果事情不是如此,我的情况又会怎样呢?然而……是否有些来自她母亲的功劳呢?她是这么好的基督徒,这是有可能的,由于祢的良善及仁慈,祢愿意她在世时看见女儿们的大德行。有时我想,祢赐予相似的恩惠给爱祢的人,祢赐给他们这么多的福分,祢之赐给他们,使他们能以之来服事祢。

此情此景,从屋顶传来一个极大的喧闹声,好像整个都要塌

的角落,降下来那些喧闹声,她还听到一些吼叫声,持续好一会儿。结果,她的父亲,如我已说过,还没有起身,惊吓万分,开始浑身颤抖,慌乱地穿上衣服,拿起他的剑,冲进女儿的房间,脸色大变,问那声音是什么。女儿对他说,什么都没看见。父亲去察看更里面的其他房间,也看不到什么,于是对女儿说,去和母亲在一起;又对她的母亲说,不要留女儿单独一人,并且告诉她所听到的声音。

这里清楚说明了,当魔鬼看见志在必得的一个灵魂,失去掌控时,牠必会有的感受。牠这么敌视我们得到的福分,我不惊奇,当牠看见仁慈的上主,一下子赐予这么多恩惠,使牠惊慌失措,并大大地展示牠的感受尤其是,魔鬼明白,留给那灵魂的富裕,会使其他可能属于牠的灵魂丧失殆尽。因为我认为,我们的上主从未赐予这么大的恩惠,而不惠益其他人的。加大利纳对这事绝口不提;但却怀有强烈的愿望,要入会修道,并多次向父母请求。他们总是不答应。

经过三年多次请求之后,她看出来,父母不会允准,于是在圣若瑟节日,她穿上简朴的衣服。她只告诉母亲这事,母亲会容易同意她当修女。至于她的父亲,她不敢说。她就这样去了圣堂,因为一旦镇民看见她穿上那衣服,她的父母就不会把它拿掉。事情就这样顺其自然地发生了。

接下来的三年,按上主教导她的,她遵守祈祷的时间,尽所能地处处克苦自己。她经常进入庭院,弄湿她的脸,晒太阳,为使自己变得难看,让他们放弃为她安排婚事,因为他们仍勉强她结婚。

她不愿命令任何人,可是必须她管理父亲的家,不得不命令那些妇女:她会等到她们睡着了,去亲她们的脚,她自觉难过,因为她们都比她好,却要服事她。由于白天和父母一起忙碌,到了该睡觉时,她彻夜祈祷。她常常这样,睡得这么少,如果不是超性,是不可能的。她的补赎和打苦鞭非常多,因为没有人指导她,也没有人可以商谈。其他的补赎中,有一次,整个四旬期,她贴身穿上父亲的锁子铠甲。她会去一个偏僻的地方祈祷,在那里,魔鬼大大地嘲弄她。她往往在晚上十点开始祈祷,不自觉地祈祷到天亮。

她如此修行,度过了将近四年,上主愿意她以其他更大的方式事奉祂,开始赐给她最严重的病,而且非常痛苦,于是,她持续发烧、水肿,又有心脏病;还有乳癌,已被切除。总之,这些病症延续几近七年,没有几个日子是好过的。天主赐她这个恩惠之后五年,她的父亲过世。她的妹妹十四岁时(亦即,她的姊姊做此转变后一年),她原是非常喜爱华丽衣服的人,也穿上简朴的衣服,开始修行祈祷。她们的美好修行和善愿,她的母亲全面予以帮助,她认为是很好的,她们能从事一个富有德行的工作,虽然很不相称她们的身分:就是教导小女孩做女红和读书,完全免费,只是为了有机会教给她们祈祷和教理。她们做得非常有收获,因为许多女孩子得到帮助,直到现在,还可以看见她们的那些好习惯,是在她们小时候学来的。但是没有持续太久,因为魔鬼受不了那美好的工作,唆使她们的父母,以为让女儿接受免费教学,是很没有骨气的事。除此之外,再加上开始折磨她的病,于是就此停止。

这两位女士的父亲逝世后五年,母亲也走了,加大利纳女士的召唤,一直都是要去做隐修女,但是总得不到父母的应允,现在,她希望立刻就去当修女,然而,在贝雅斯那里没有隐修院。她们的亲戚劝说,既然她们做得到,要努力在本城镇建立一座隐修院,会是对我们上主的更大事奉。由于那个地方是圣狄耶各修会的管辖区,必须得到该修会参议会许可,所以,她开始勤快地请求许可。

许可很难得到,过了四年,她们遭受了许多困难,付出很多费用;直到向国王呈递请求,做什么都徒劳。事情就这样发生,由于困难很多,她们的亲戚说,这是蠢事,她们要放弃。还有,她几乎是一直卧床,身患这么严重的病,如所说的,他们说,不会有隐修院接纳她当修女。她回答说,如果在一个月之内,我们的上主给她健康,他们会知道,这是祂的助佑,她也会亲自到宫廷去求得许可。当她说这话时,已有半年多卧床不起,几近八年,她几乎都不能离开床。这八年期间,她持续地发烧,患有肺结核、水肿和肝炎, 发炎得非常炽热,甚至连衣服上都热到可以觉察,衬衣也烤焦了,彷佛是不可置信的事,我亲自向她患这些病时的医生打听,我真是惊奇无比。她还患有痛风和坐骨神经痛。

有个圣思天庆日前夕,那天是星期六,我们的上主赐给她这么完全的健康,连她都不知道要如何隐瞒,以免这个奇迹揭晓。她说,当我们的上主要治好她时,给她一个内在的颤动,她的妹妹以为她快要死了。她看见自己内有极大的改变,至于灵魂,她说,感受到另一种变化,同时得到改善。她更高兴的是,由于得到健康,她能谋求处理建院的事,而非不再承受病苦。从天主一开始召叫她,就赐给她憎恶自我,轻看一切。她说,她怀有的受苦渴望,强烈至极,她热切恳求天主,以所有的方式让她受苦。

至尊陛下没有疏于使她得偿所愿,在这八年中,他们为她放血,超过五百次,还不算有多少的拔火罐,从她的身体就可看得清楚。有时候,他们在她的伤口上撒盐,因为有位医生说,这有助于抽出侧边疼痛的毒,他们这么做,超过二十次。还有更令人惊奇的,当她听说,医生开这些处方中的一种时,她极其渴望治她的时候来到,毫不害怕,她也鼓励医生们施行烧灼疗法,许多次用来医治乳癌,及其他有需要的情况。她说,她之渴望这些,是为了证明她的殉道渴望是确实的。

当她看见自己突然痊愈,就和她的告解神师与医师商量,带她去别的城镇,为使人家能说,是环境的改变让她痊愈。他们都不愿意相反的,医生们公布这事,因为他们已经认定她没有救,理由是,她口中吐出的血,这么的腐烂,他们说那已经是肺块了。她三天躺在床上,不敢起来,不要让人知道她的康复;然而,就像生病隐藏不了,痊愈亦然,这么做没有什么用。

她对我说,在以前的八月中,有一天,她恳求我们的主,拿掉那个极强烈的渴望——想当隐修女及建立隐修院,要不然,就赐给她完成的办法,她非常确信,肯定她必会及时痊愈,能在四旬期时,前去获得许可。这样,她说在那期间,虽然病势更加严重,她从未失去希望,确信上主必会赐给她这个恩惠。虽然接受了两次临终傅油,其中的一次,她好像快要死了,医生说,不必去请人来傅油,因为在人来到之前,她已死了。她从未失去对上主的信靠,确信她死时必是一位隐修女。我不是说,为她傅油两次的这期间,在八月至圣思天庆日,而是以前。

她的兄弟姊妹和亲戚们,看见上主赐下的恩惠和奇迹,使她这么突然康复,都不敢阻止她的计划,虽然他们认为那是蠢事。她到宫廷三个月,最后还是得不到许可。于是,她向国王呈上这个请求,国王获悉那是赤足加尔默罗修会,立刻下令批准。

建立隐修院的时候到了,清楚可见,是她和天主商议得到的,使长上们乐于允准,即使是那么远,年金又非常少。至尊陛下愿意的事,是不能弃置的。于是,在一五七五年四旬期开始时,修女们来了。镇上的居民隆重地欢迎她们,兴高釆烈,列队游行。欢欣鼓舞之情,遍及全镇;孩童们欢乐显露出,这是上主受服事的工作。新院建立了,名为「救主的圣若瑟」,在同一个四旬期内,圣玛弟亚的日子。

同一天,这两位姊妹穿上修会的会衣,欣喜至极。加大利纳女士的健康持续地改善。她的谦虚、服从和渴望受轻视,清楚表明她的渴望真是为服事我们的上主。愿祂永远、永远受光荣!阿们!

这位修女告诉我,其他的事情当中有一件是,将近二十年前,有一个晚上,在躺下来时,她渴望找到一个世上最成全的修会,为进入其中当修女。她开始做梦,按她的看法,她走在一条非常直又狭窄的路上,非常危险,会掉进一些看来很大的深坑,她看见一位赤足会士,在见到若望.慈悲会士时(他是本会的一位小辅理修士,当我在那里时,他也在贝雅斯),她说,梦中看见的人,和他一模一样;梦中的会士对她说:「跟我一起来,姊妹!」他带她到一个有很多隐修女的房子,屋子里没有别的光,只有她们拿在手上燃烧的烛光。她问,这是什么修会?大家静默无声,修女们拉开面纱,露出喜乐的面容,个个笑容满面。她证实说,她那时看见的修女们的面孔,和现在看见的完全一样,而且,那位院

长亲手带着她,对她说:「女儿,我愿意妳在这里」,并给她看《会宪》和《会规》。当她从这个梦中醒来时,感到有种幸福,彷佛已置身天堂,而且她还把所记得的《会规》写下来,许多时间过去了,她没有对告解神师或任何人说这事,也没有人知道有关这修会的事。

有位耶稣会的神父来到那里,神父知道她的渴望,而她给神父看她所写的纸,对神父说,如果她找得到那修会,她会很高兴,因为她要马上入会。神父知道我们的隐修院,对她说,那纸上写的是我们加尔默罗圣母修会的《会规》;为了向她说明,虽然神父没有清楚解释这事,只说我创立的那些隐修院;于是她就派使者来找我,如前所述。

回信带去给她时,她的病势这么沉重,她的告解神师对她说,要保持平静,因为像她这样,即使在修院内也会被开除,更何况现在,更不会接纳她。她沮丧万分,转向我们的上主,怀着强烈的切望对祂说:「我的上主,我的天主,我知道因着信德,祢是那能行万事者那么,我灵魂的生命,请从我拿走这些渴望,不然,请赐我实现渴望的办法。」

她怀着非常大的信赖说这些话,向我们的圣母恳求,借着眼见圣子死在她双臂所受的痛苦,为她转求。她听见内里有个声音,对她说:「相信和希望,我就是那位全能者;妳会康复;因为祂有能力制止这么多致死的重病,使之不留其后果,比除掉这些病,为祂更容易。」

她说,这些话伴随着好大的力量和确信,她确信不疑,她的渴望必会实现,虽然她的病每况愈下,直到我们所说的,上主赐给她健康。的确,她的经历似乎不可置信。如果不是医生、住在她家里的人及其他的人告诉我,按照我的卑劣,八九不离十,我会想这事有些夸大其辞。

虽然身虚体弱,她已健康得足以遵守《会规》,也是好属下,是一位欣喜至极的修女,诸事中,如我所说,她怀有一种谦虚,使大家都赞美我们的上主。她们两人将所得的财产,无条件地给予修会;如果没有被收录为修女,她们也不索回。她们对自己的亲戚和土地,怀有极大的超脱之情。她常常极渴望到远方去,向长上们一再热烈地请求,虽然如此,她极其服从,仍是欢喜地留在那里。怀着同样的精神,她披上了白纱,想要她当唱经修女,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反而使她很难受。直到我写信给她,告诉她许多事情,并且责斥她,因为她想要的事,与省会长的意愿相违,又说,这么做并非更有功劳,及其他一些事情,很严厉地对待她。被人这么严厉地对待,却是她的大欢喜。这么一来,她完全顺服,彻底地相反她的意愿。我不知道,这个灵魂为了取悦天主,还有什么没有做的事,所有的修女也都有同感。愿至尊陛下保佑,以祂的手守护她,使赐给她的德行与恩宠日增,为能更服事祂,光荣祂,阿们。


上一篇:第二十一章 本章谈论在塞谷维亚建立加尔默罗荣福圣若瑟隐修院。建院于一五七四年圣若瑟节日当天。
下一篇:第二十三章 本章谈论于塞维亚建立加尔默罗的荣福大圣若瑟隐修院。首台弥撒举行于一五七五年,至圣圣三节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19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