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圣女大德兰建院纪列表
·序言
·第一章 谈开始建立这座及其他隐院
·第二章 我们的总会长神父如何来到
·第三章 述说经由什么方式,开始交
·第四章 本章谈及上主赐给这些隐院
·第五章 述说祈祷和启示方面的劝告
·第六章 警告神修人,不了解何时必
·第七章 谈论必须如何对待患有忧郁
·第八章 谈论对启示和神见的一些劝
·第九章 叙述如何离开梅地纳,前
·第十章 述说创立瓦亚多利会院,取名
·第十一章 读谈已经开始的主题,嘉
·第十二章 叙述一位会士的生平与逝
·第十三章 叙述遵守原初会规赤足加
·第十四章 续谈赤足男会士的首座会
·第十五章 谈论在托利多城创立荣福
·第十六章 为天主的荣耀和光荣,本
·第十七章 谈论在巴斯特日纳建立的
·第十八章 谈论一五七0年,在撒拉曼
·第十九章 续谈撒拉曼加城圣若瑟隐
·第二十章 本章述说创立圣母领报隐
·第二十一章 本章谈论在塞谷维亚建
·第二十二章 本章述说建立救主的荣
·第二十三章 本章谈论于塞维亚建立
·第二十四章 续谈在塞维亚城创立加
·第二十五章 续谈塞维亚荣福圣若瑟
·第二十六章 续谈塞维亚圣若瑟隐修
·第二十七章 本章叙述在卡拉瓦卡城
·第二十八章 在哈拉新镇建院
·第二十九章 述说在帕伦西亚建立街
·第三十章 开始述说在索里亚城创建
·第三十一章 本章开始叙述在布格斯
·
·译者的分享
·《建院记》英译本导论
·大德兰生平纪要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十五章 谈论在托利多城创立荣福圣若瑟隐修院,时为一五六九年。
第十五章 谈论在托利多城创立荣福圣若瑟隐修院,时为一五六九年。
浏览次数:92 更新时间:2019-6-11
 
 

第十五章 谈论在托利多城创立荣福圣若瑟隐修院,时为一五六九年

在托利多城,有位显贵的人士,是天主的忠仆,他是个商人,从未想要结婚,反而度着非常天主教徒的生活,是极真诚又正直的人。他以正当的贸易积财,他的意向是,要把财富用在非常悦乐天主的事工上。他病重垂危。他名叫玛定.拉密雷斯。

一位耶稣会的神父,名叫保禄.艾南德斯,获悉此事。当我在托利多安排马拉岗的建院时,曾向神父办告解,神父非常渴望在这里(托利多)建立一座我们的修院,于是去向玛定.拉密雷斯说,告诉他这会献给我们的上主很大的服事,及他多么希望在这隐修院能设有驻院神父,及隐院圣堂,他们能在那里庆祝某些庆节,及他所决定的,留给该城某堂区照顾的其他一切,由隐修院的驻院神父看顾。

这位商人病势沉重,眼看自己为时不多,无法安排此事,于是全权交托给他的一位兄弟,名为亚龙索阿尔巴雷斯.拉密雷斯,交代好这事,天主就带他走了。这是个很好的决定;因为这位亚龙索.阿尔巴雷斯,为人相当谨慎,又敬畏天主,非常真诚,慷慨施舍,明理而开放,关于他,我多次和他交往过,我有如目击证人,能万分真实地说这话。

当玛定拉密雷斯死时,我还在瓦亚多利建院,耶稣会的保禄艾南德斯神父,及亚龙索阿尔巴雷斯写信给我,告诉我事情的经过,如果我愿意接受这个建院基金,他们说要我快快来;为此,安置好瓦亚多利会院后,不久我就离开那里。到达托利多,时为降生圣母节,我去露薏莎夫人的家,那是我曾多次住过的地方,她是马拉岗隐修院的建院恩人。我受到非常喜乐的接待,因为她非常爱我。我带来两位亚味拉圣若瑟隐院的同伴,她们是天主的大好忠仆。夫人立刻给我们一个房间,如往常一般,在那里,我们度收心的生活,如同在一座隐修院中一样。

我立刻开始和亚龙索阿尔巴雷斯及他的女婿商谈这事。他的女婿,名叫狄耶各.欧地思,虽然人很好,是个神学家,他对自己的看法比亚龙索阿尔巴雷斯更坚持;他不是这么的通情达理。他们开始向我提出许多条件,我却不以为理当同意。进行协调的同时,我也在寻找一间租屋,为能取得房屋,虽然多处寻找,总找不到合适的租屋,我也无法得到教会主管当局颁赐许可证;虽然我居住之处的这位夫人极力争取,还有一位绅士,是主教座堂的参议,名叫伯铎曼利克先生,是卡斯提行政长官的儿子;他是天主的好忠仆,是这样的,虽然健康很差,他还是相当活跃,这个修院创立之后几年,他进人耶稣会,到现在仍在那里;他是地方上的重要人物,因为他非常聪明又勇敢尽管如此,还是不能使他们发给我建院许可证,因为当权者稍微和缓时,咨议会的人则不然。另一方面,亚龙索阿尔巴雷斯和我无法达成协议,系因他授予女婿许多权力。结果,我们什么事都谈不好。

我不知道要怎么办,因为我来的目的不为别的,如果没有建立修院而离去,必会招惹更多的议论。诸事中,最让我难过的,是不发给我许可证;因为我知道,一旦取得房子,我们的上主会供给所需,如祂在别处所做的。因此,我决定去找当权者谈谈,我去他家隔壁的一座圣堂,请人去问他是否可以接见我。已两个多月之久,尽力获取许可证,情况却一天不如一天。当我见到他时,我对他说,这是很过分的事,有一些女子,想要度非常严格、成全和退隐的禁地生活,而那些从不做这样的事,并且生活舒适的人,竟然要阻挡这么服事我们上主的事工。我对他说了这些,还有其他许多的事,怀着上主赐给我的很大决心。他的心深受感动,在我离开他之前,他给了我许可证书。

我满心喜乐地离去,虽然仍是一无所有,却觉得无所不有。不过,我应该还有三或四个达喀尔,我用这几个钱买了两幅油画(因为没有什么可以摆在祭台后的圣像),及两床草垫和一个毯子。关于房子,因为和亚龙索阿尔巴雷斯谈不好,就不用提了。这地方有一位商人,是我的朋友,他从来都不想结婚,只想要为监狱的囚犯行善事,也做了其他许多好事,他对我说,不要担忧,他会帮我找到房子。他名叫亚龙索.亚味拉,可是他生病了。之前几天,一位很圣善的方济会会士,名叫玛定十字会士,来到那个地方。他停留了几天,离开之前,他派来一位年轻人,名叫安德拉达,一点也不富有,而是相当贫穷。玛定会士吩咐他,做我对他说的一切事。有一天,安德拉达在圣堂里望弥撒,他来和我谈话,对我说这位圣会士告诉他的话,及他确实要尽所能为我做一切事,虽然他只能以个人的服务来帮助我们。我向他道谢,感到很好笑,我的同伴们更是觉得有趣,看这位圣会士送来给我们的协助,因他的衣着,不是和赤足会修女谈话时会穿着的。

然而,眼看着有了许可证,却又无人能帮我,我不知要怎么办,也不知要委托谁帮我找个租屋。我想起了玛定十字会士派来帮我的这位年轻人,也告诉我的同伴们。她们对我哈哈大笑,并且说不要这么做,因为其结果无非是暴露建院的隐秘计划。我不想听她们。因他是天主的仆人派来的,我相信他必会做些什么,而其中是个奥秘。所以,我派人请他过来,要他严守秘密,告诉他所发生的事,请他为此目的帮忙找个房子,我有租金的担保人。这位担保人就是良善的亚龙索.亚味拉,我已说过,他生了重病。安德拉达认为这事容易得很,对我说他会去找。随即,次日早晨,当我在耶稣会的会院望弥撒,他来告诉我,说房子已经找到,同时带来钥匙,房子在这附近,我们可以去看看,我们就去看了;真是个好房子,我们在那里住了将近一年。

许多次,当我细想这座修院的创立,我惊叹天主的安排。将近三个月,或至少两个多月,我记得不是很清楚,非常富有的人,走遍托利多全城各地,好像城内没有房子似的,总是找不到一栋房子。然后,这个年轻人来了,既不富有,又相当贫穷,上主愿意他立刻就找到房子。再者,如果和亚龙索阿尔巴雷斯达成协议,或许我们能没有磨难地建院,但事非如此,且是大不一样,因为天主愿意我们以贫穷和劳苦来建立新院。

由于我们满意这房子,我立刻付定金,因为先要有房子,然后才能在那里办事,方不致遭到任何阻碍。真的好快,那位安德拉达来告诉我,当天房子会清空,要我们把家当带过去。我对他说,没有什么要带去的,我们所有的只不过是两个草垫和一床毯子。他必定感到惊讶。为了我对他说的话,我的同伴深觉懊恼,对我说怎能做这样的事,让他知道我们这么穷,他就不会愿意帮助我们了。我没有留意这事,他也没什么在意;因为赐给他善意的那位,必会持续,直到完成祂的工作。

于是,他进行改建房子和召来工人,我不认为,我们会做得比他好。我们借来做弥撒必备的用品,趁着黄昏,我们和一位工人去取得这房子;我们也带着一个小钟,这是弥撒中举扬圣体时要用的,因为我们没有别的。我觉得非常担心,我们彻夜安置屋舍,那里只有一个房间可以做圣堂,但却必须从隔壁的小房子进入,那小房子仍是几位妇女所拥有,而那屋主也要租给我们。

天快亮时,我们已全部安置妥当,我们不敢对那些妇女说什么,以免她们泄露秘密,我们打开一扇门,那是在隔间的薄墙上,从那里进人一个很小的庭院。当这些妇女听到碰撞声,她们还在床上,惊恐万分地起来。我们极力安抚她们,然而,时间已到,弥撒立刻就要开始,虽然她们强烈反对,却没有伤害我们;当她们看到事情的原委,上主平息了她们。

后来,我才晓得,我们所做的是多么糟糕;在那时,由于专注于天主的安排,没有发现会有的障碍。所以,当屋主知道是要做为圣堂时,麻烦来了,她是继承长子家产者的太太,非常反对这事。不过,当她知道,如果我们满意这房子,会以好价钱买下,好似上主保佑,她就平息下来了。然而,当咨议会的人获悉,他们绝不予以准许的修道院已建立,他们好生气,就去找那位主教座堂的参议®(我曾私下知会过他),向他扬言,他们会极力予以摧毁。由于当权者给我许可之后已出门在外,不在该城。于是他们去向我说的这位参议报告,一位小女子,竟然胆大包天,违背他们的意愿,建立了一座隐修院,他们感到震惊。他的反应是对此一无所知,尽力安抚,说在别处也有建院,这么做,不会没有充分的授权。

几天后,他们送来一道禁令,不许在此举行弥撒,除非出示得以这么做的授权证明。我很温顺地回答他们,我会顺服他们的命令,虽然在这事上,我并没有服从的义务。我请求伯铎曼利克先生,就是我说的那位绅士,去和他们谈话,并出示授权证书。他摆平了他们,因为木已成舟,修院已建立了;要不是如此,我们会有很多麻烦。

有几天,我们只有草垫和毯子,没有多的衣物,甚至在那一天,连烤一条沙丁鱼的柴火都没有。我也不知道,天主感动了谁,有人在圣堂前放了一捆木柴,帮助我们。夜间颇为寒冷,也觉得冷;虽然,有毯子和穿在会衣上的毛斗篷,我们得以保暖;这些毛斗篷对我们常常很有用。好像是不可能的事,住在那位夫人的家里时,她这么爱我,现又进入这么贫穷的新院。我不知理由何在,只知天主愿意我们经验这个德行(译按,神贫之德) 的美好。我没有向她求助,因为我不喜欢给人麻烦.,或许,她也未加留意;再者,对于她所给我们的一切,我是个负债者。

这个经验对我们非常好,因为带给我们极大的内在安慰和喜乐,而我常会想起,在这些德行中,上主所蕴含的美善。我认为,我们的这个缺乏所需,造成一种温柔的默观。不过,这个贫乏持续没多久,亚龙索阿尔巴雷斯和其他的人,很快就供应我们,且超过所需求的。的确,我是这么难受,彷佛我拥有的许多金银宝物,被拿走了,因而留在贫穷中;由于结束我们的贫穷,我觉得难过,我的同伴亦然;当我看见她们消沉的模样,问她们怎么了,她们对我说:「姆姆,事情会变成怎样呢?看来我们已不再是穷人了。」

从那时起,我愈发渴望更贫穷,也使我持有自主权,去轻视那些暂时的世物;因为缺乏世物,导致内在的美善,的确,其他的满足和宁静也随之而来。

在这些日子里,我和亚龙索.阿尔巴雷斯商谈建院的事,有许多人以为我不对,也对我这么说,由于他们认为他并非出自名门望族,虽然他的生活状况非常富足,如我所说的。而在像托利多这么重要的地方,他们认为,我不该失去利益。我不太在意这事,愿天主受光荣,我常看重的是德行,而非名门声望。他们去向许可我像在别处那样建立新院的当权者说了好多话。

我不知道要怎么办,因为隐修院建立后,他们又再谈论这事。不过,由于修院已经建立,我藉此时机把大圣堂给他们,但不许他们干涉隐修院,如同现在这样。已经有人想要这大圣堂,是个重要人物;众人议论纷纷,我不知要如何做决定。我们的上主愿意在这事上启迪我,有一次,祂这么对我说,在天主的审判前,这些名门望族和社会地位,是多么不重要;祂严厉责备我,因为我聆听那些人对我这么说,这些不是已经轻视世俗者挂念的事。

由于这些和其他的事,我深感羞愧,我决定签妥已开始的事,把圣堂给他们,我从未感到后悔,因为我们清楚明白,为了买房子,我们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由于他(译按,亚龙索阿尔巴雷斯)的帮助,我们买了现在住的房子,这是托利多最好的房子,价值一万二千达喀尔,举行这么多的弥撒和节庆,修女们和当地的居民都深感安慰。如果我看重世俗的虚荣意见,不可能会有这么好的适宜住处,我也可能会开罪深怀善意对我们行爱德的人。

 


上一篇:第十四章 续谈赤足男会士的首座会院。说些在那里奉行的生活,及我们的上主开始善用那些地方,为荣耀和光荣天主。
下一篇:第十六章 为天主的荣耀和光荣,本章叙述在此托利多圣若瑟隐修院发生的一些事。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19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