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圣女大德兰建院纪列表
·序言
·第一章 谈开始建立这座及其他隐院
·第二章 我们的总会长神父如何来到
·第三章 述说经由什么方式,开始交
·第四章 本章谈及上主赐给这些隐院
·第五章 述说祈祷和启示方面的劝告
·第六章 警告神修人,不了解何时必
·第七章 谈论必须如何对待患有忧郁
·第八章 谈论对启示和神见的一些劝
·第九章 叙述如何离开梅地纳,前
·第十章 述说创立瓦亚多利会院,取名
·第十一章 读谈已经开始的主题,嘉
·第十二章 叙述一位会士的生平与逝
·第十三章 叙述遵守原初会规赤足加
·第十四章 续谈赤足男会士的首座会
·第十五章 谈论在托利多城创立荣福
·第十六章 为天主的荣耀和光荣,本
·第十七章 谈论在巴斯特日纳建立的
·第十八章 谈论一五七0年,在撒拉曼
·第十九章 续谈撒拉曼加城圣若瑟隐
·第二十章 本章述说创立圣母领报隐
·第二十一章 本章谈论在塞谷维亚建
·第二十二章 本章述说建立救主的荣
·第二十三章 本章谈论于塞维亚建立
·第二十四章 续谈在塞维亚城创立加
·第二十五章 续谈塞维亚荣福圣若瑟
·第二十六章 续谈塞维亚圣若瑟隐修
·第二十七章 本章叙述在卡拉瓦卡城
·第二十八章 在哈拉新镇建院
·第二十九章 述说在帕伦西亚建立街
·第三十章 开始述说在索里亚城创建
·第三十一章 本章开始叙述在布格斯
·
·译者的分享
·《建院记》英译本导论
·大德兰生平纪要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二十九章 述说在帕伦西亚建立街道圣母的圣若瑟隐修院,时为一五八〇年,圣王达味的日子。
第二十九章 述说在帕伦西亚建立街道圣母的圣若瑟隐修院,时为一五八〇年,圣王达味的日子。
浏览次数:109 更新时间:2019-6-11
 
 

第二十九章 述说在帕伦西亚建立街道圣母的圣若瑟隐修院,时为一五八〇年,圣王达味的日子。

从哈拉的新镇建院回来,修会的长上命令我去瓦亚多利,这是因为帕伦西亚主教的请求,他就是阿尔巴洛曼多撒先生,他曾接纳并恩待首座隐修院,就是亚味拉的圣若瑟院,也经常帮助一切有关本修会的事。由于他从亚味拉教区转到帕伦西亚,我们的上主推动,他乐意在那里建立此圣修会的另一座隐修院。

抵达帕伦西亚时,我的病这么沉重,人家以为我快要死了。我无精打釆,深觉无能为力,虽然我们瓦亚多利隐修院的院长,非常渴望建院,坚决不休地请求我,我仍不能说服自己,也找不到开始建院的依据;因为这修院是守贫的,我听说,那地方非常贫穷,无法供养修院。

将近一年的时间,大家都在谈论这个建院,也论及在布格斯的建院,之前,我并没有这么反对这事。不过,现在我发现有许多的障碍,虽然我来瓦亚多利并非为别的事。我不知道,是否因为重病而使我虚弱,或者是魔鬼,有意阻碍后来要完成的好事。的确,我既感到惊奇,也觉得难过,我往往向我们的上主抱怨,可怜的灵魂要分担好多身体的疾病;彷佛灵魂必须受制于身体的定律,分受身体的需求和事物。

我认为,生命的大煎熬和可怜之一 ,就像这样,没有强壮的心灵来使身体顺服,因为生病和忍受剧苦,虽然艰辛,如果灵魂醒寤,我则毫不在意,因为是在赞美天主,也觉得是来自祂的手。然而,如果一方面忍受痛苦,另一方面又无所事事,这是可怕的事,尤其是,如果灵魂自知怀有很大的渴望,不要有内在和外在的休息,要完全致力于服事她的伟大天主。在此别无良方,除了忍耐,认清灵魂的可怜,将之舍弃于天主的旨意,按天主所愿意的,及怎样愿意来使用灵魂。这就是我当时的情况,虽然我已痊愈,不过,还是虚弱不堪,竟至连开创这些隐修院时,我对天主常常怀有的信赖也丧失了。我觉得事事都不可能,如果当时碰见某个人鼓励我,对我会很有帮助;然而,有些人助长我的害怕,另有一些人,虽然给我一点希望,却不足以克服我的怯懦。

正巧有个耶稣会的神父来到那里,他名叫李帕达大师,有段时间,我向他办告解,他是天主的大忠仆。我对他说我的处境,并愿视他为天主的代表,请他告诉我对这事的看法。他开始极力鼓励我,说我是年岁大了,所以会有这个胆怯。可是我清楚看出,并非如此,虽然现在的我更老,却不是这样。尽管他也了解这事,其实是为了责备我,不使我视之为从天主来的。那时同时进行的是帕伦西亚和布格斯的建院,无论为建立哪一座,我什么都没有;可是,这不是理由,因为往往我开始建院时,也是什么都没有。他对我说,不可放弃建院。不久前,在托利多时,有位耶稣会的省会长,名叫巴达沙奥瓦雷思,他也告诉我同样的话,不过那时我的健康良好。

那番话仍不足以使我下定决心,虽然对我相当有帮助;我还是举棋不定,下不了决心,因为,或是魔鬼,或是,如我说过的,仍受缚于疾病然而,我觉得好多了。瓦亚多利的院长尽所能地帮助我,因为她极渴望建立帕伦西亚隐修院;可是,由于看见我这么冷淡,她也害怕起来。现在真正的勇气来了,因为这不是人或天主的仆人足以办到的;由此往往可以看出来,在这些建院中,不是我做了什么,而是大能的祂做了一切。

有一天,刚领完圣体,我正处在这些疑惑中,下不了决心建立哪座修院时,我恳求上主赐给我光明,使我能在一切事上承行祂的旨意;我的冷淡并不会使我丝毫失去这个渴望。我们的上主以能理解的方式,对我说:「妳害怕什么?我什么时候辜负过妳?现在的我,一如过去;不要放弃建立这两座隐修院。」

啊!伟大的天主!祢的话多么不同于人说的话!就这样,我满是决心和勇气,全世界都不足以反对我,我立刻开始处理建院的事,我们的上主开始赐给我种种办法。

我带着两位修女去买房子。虽然我听说,在帕伦西亚靠施舍维生是不可能的,我则彷佛什么也没听说似的;因为修院若要靠定期收入,我已看出来,那时是不可能的不过,既然天主说了要建院,至尊陛下就会供应。所以,虽然我尚未全然康复,天气又恶劣,我还是决定前去在我所说那年的诸圣婴孩庆日,我离开瓦亚多利。帕伦西亚有位绅士,把他租来的房子给我们住,从新年开始,直到圣若翰庆日,他自己必须住在别处。

我写信给该城的一位座堂参议,虽然我并不认识他不过,他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他是天主的忠仆,我也确信,他对我们会有许多帮助,因为,正如在其他建院时所看见的,上主亲自在各处找人来帮助祂,至尊陛下已知道,我能做的是多么微小。我派一位使者去请求这位绅士,尽可能隐密地为我把房子清空,因为还有一人住在那里,但不可对他说谁要住进来;因为,即使有些贵人对我们表示善意,主教又十分切望建院,我看出来,不要让人知道才是最安全的。

座堂参议雷依诺索(就是我写信给他的人,这是他的名字)做得非常好,不仅清空房子,还提供床和相当充足的舒适用品;我们很需要,因为非常寒冷,前一天的气候很恶劣,大雾弥漫,我们几乎彼此看不见。事实上,直到备妥第二天望弥撒的地方,我们没有什么休息因为在没有人知道之前,我们住进那里:在建立我们的隐修院时,我发现这是最适宜的,因为,如果开始求问意见,魔鬼就扰乱一切,虽然无法得逞,却导致骚扰不安。我们就这么做了,早晨一到,几乎天才刚亮,和我们同来的一位神父主祭弥撒,神父名叫波纳斯,是天主的大忠仆。还有一位瓦亚多利修女们的朋友,名叫奥斯定.维克多利亚,他借钱给我们安置房子,一路上,对我们照顾备至。

我们一行,连我在内,有五位修女,还有一直与我同行的同伴,她是辅理修女,是天主的大忠仆,极其谨慎,她帮助我,远胜过其他经席的修女。那一夜,我们睡得很少,虽然如我说的,因为下雨,路途艰辛难行。

我非常高兴在那一天建院,因为是纪念达味王的日子,他是我偏爱的一位。那天早上我立即派人送话给主教阁下,他还不知道我们已经来到了。他马上很有爱德地过来,如他经常之对待我们。他告诉我们,他会给我们所有需要的食粮,命令管家供应我们许多的物品。本修会亏欠他这么多,凡阅读《建院记》中这件事的人,都有责任把他交托给我们的上主,无论或生或死,我请求这事是出于爱德。该地的居民人人兴高釆烈,是很特别的事,因为完全没有人表示不满。知道这是主教所喜爱的修院,非常有帮助,因为他在那里很受爱戴。所有这些人,是我所见过的人中,最好和最高贵的,所以,每天我都更加欣喜于到那里去建院。

由于房子不是我们的,我们立刻开始着手购置另一房子,虽然目前的房子在待购中,地点却相当不好,因我所带来的那些修女的帮助,我们好像可以买点什么,虽然不算多,但为那地方已是很多虽然如此,如果天主没有给我们那些好朋友,一切都算不了什么;座堂的好参议雷依诺索带来他的一个朋友,名叫沙里纳斯,他是座堂参议,极有爱德又明智,他们彼此间关心这事,彷佛是自己的事,甚至有点过分,他们常常关怀这购屋的事。

在镇上,有个非常敬礼圣母的小堂,如同隐所,名为「街道圣母堂」。整个地区和城市,对圣母的敬礼非常浓厚,人们都到那里去。主教阁下和所有的人都认为,若我们靠近那圣堂,为我们很好。圣堂没有附带房子,不过,在近旁倒有两栋,如果买下来,连圣堂一起,为我们是相当够用的。将圣堂给我们,必须有座堂会议和相关联会的一些人授权,于是我们开始设法获取。座堂会议立即授予我们,当作礼物,虽然和联会的交涉困难多了,他们也同意;如我说的,如果我一生中曾见过有德行的人,就是那地方的人了。

由于屋主看见我们有意购屋,理所当然地,开始提高屋价。我愿意去看看房子,我发觉那么不好,使得我一点也不想要,和我同去的人亦然。后来清楚地看出来,魔鬼在其中大做文章,因为我们来到那里,使牠非常难受。交涉购屋的两位座堂参议认为,虽然房子位于城中人多之处,但距离主教座堂很远。最后,我们一致决定,那些房子对我们不合适,应该再找其他的房子。

这两位座堂参议先生就开始着手进行这事,这么的认真和勤快,毫不忽略任何他们认为合适的房子,这使我赞美我们的上主。有栋他们中意的房子,屋主名叫达玛约。这房子的某些部分非常合适我们,又靠近一位显贵绅士的家,他名叫苏叶罗.贝卡,他非常恩待我们,也和那地区的人一样,切望我们在那里建院。

那房子不够大,不过,他们愿附加其他的房子,虽然不能加以改建,使我们可以合用两座房子。最后,按照他们给我的相关讯息,我渴望继续着手进行,可是那两位先生都不肯,除非我先去看过。我多么不愿到镇上去,又这么信赖他们,他们劝不动我。  但最后,我还是去看那房子,也看街道圣母的房子,虽然不是要去买,只是为了不让另一屋主想我们别无选择,如我说的,我和与我同去的人,都觉得他们这么不好,现在我们都感到惊奇,我们竟能认为他们这么不好。之后,我们去看另一栋房子,已决定不找他处,虽然我们碰到很多困难,仍然全盘接受,即使修改起来相当困难为了建造一间圣堂,也没有够大的房间,致使适于居住的房间都必须占用。

这样确定一件事是令人惊奇的:真的,生活给我的经验是少信靠自己,虽然那时犯错的不只我单独一人。总之,当我离开时,已经决定不要别的房子,也付了他们索取的款项,是相当多的索价,并且写信给屋主,当时他不在城内,不过住得很近。

我在买这房子上耽搁这么久,看来像是件不得要领的事,直到最后才看出来,魔鬼有意阻挠我们买下街道圣母的房子,每次想及这事,都会使我感到害怕。如我说过的,我们全都决定不买其他的房子。次日,在弥撒中,我开始深深忧虑,不知是否做对事情,觉得忐忑不安,整个弥撒中,我几乎都不得安宁。当我前去领至圣圣体,一领了圣体,我立刻听见这些话:「这房子合适妳。」就这样的,我完全决定不买所想的那房子,而要那街道圣母的房子。

我开始认为,经过这么多的接洽,他们又那么喜爱,那么认真照顾那房子,这会是很困难的事。上主回答我说:「他们不知道我在那里受到多少的冒犯,这会是很大的补救。」

有个想法浮现于我,这个神谕可能是个骗局,虽然我并不相信是这样,因为我清楚明白它们给我的影响,此乃出自天主之神。上主立刻对我说:「是我!」

这事使得我非常宁静,先前的扰乱一扫而空,虽然我不知道如何补救先前所做的,更糟的是,关于这房子所说过的坏话,还有对我的修女们说的,强调那地方多么不好,我绝不愿她们因不了解而去那里;虽然为我没有多大的关系,因为我知道,无论我做什么,她们都会认为好。我在乎的是其他的人,及他们的渴望他们会以为我轻率又善变,因为我改变得这么快,这是我很厌恶的事。然而,这一切的想法丝毫也动摇不了我,让我放弃街道圣母的房子,现在我已记不得那里的不好;因为,去那里,如果修女们能阻止人犯一个小罪,其余的事就没什么要紧了,而且我认为,任何一位修女,要是获悉我所知道的,她们也会和我一样。

我采取以下的求助方法去向座堂参议雷依诺索办告解,他是两位帮助我的人之一,虽然我从未对他说过这一类灵性的事,因为未曾遇有必须这么做的时机;在这些事上,我常习惯这么做,好能奉行告解神师给我的劝告,行走更安全的道路,我决定在严守秘密的保证下,告诉他这事,即使决定放弃,不做所听的话语,也不会使我感到痛苦。

然而,到最后,我告诉他,我信赖我们的上主,如我在别的时候看见的,至尊陛下会改变有不同想法的告解神师,好使神师承行祂的旨意。首先我告诉他,往往我们的上主习惯这样教导我,直到那时,已发生过好多的事,从中我明白是来自祂的神,然后我对他讲述事情的经过;不过,我会照他的意见行事,虽然我可能会感到痛苦。他非常谨慎、圣善,而且对任何事都有良好的劝告,即使是年轻人 虽然他看出来,这样的改变必会引起批评,他却决定对所听到的神谕不要弃之不顾。我对他说,我们要等候使者,他也是这么认为;我则信赖天主,祂会予以救助。事情就这么发生,即使我们已答应屋主所希望和要求的一切,他又索求再加上三百达喀尔,这看来是蠢事,因为我们已经付给他太多了。从中,我们看见天主的作为,因为这个出售对卖主非常有益,既然合约已签订,更多的要求则是不合情理。

这么一来,对事情的帮助相当大,我们说,和屋主的洽商会没完没了,但是并非一切都解决了;因为显然的是,如果房子适宜改建成修道院,三百达喀尔不是放弃那房子的充足理由。我告诉我的告解神师,完全不要顾念我的信誉,如果他认为要这么做;只要对他的同伴说,无论昂贵或便宜,破旧或美好,我已决定要买街道圣母的房子。他同伴的脑袋极其灵活,虽然什么也没有对他说,由于事情的改变这么快,我相信他已猜出来是怎么一回事,所以,他没有更进一步地催促我。

后来,我们都清楚地看到,如果买了另一个房子,我们会犯下多么大的错误,因为现在我们惊奇地看见,这房子拥有的大益处,超过另一个房子,更不用提那最主要的益处,也就是,非常明显地见到,我们的上主和祂的荣福母亲,在那里受到事奉,消除相当多的罪行。因为在那里举行很多的守夜礼,由于那里是个隐所,可以做许多的事,使得魔鬼因被驱逐而感到难过,我们则欣喜于能稍稍服事我们的母亲、夫人和主保。先前没有买这房子,是非常错误的,因为我们没有更深入地察看。显然可见的是,魔鬼在许多事上导致盲目,因为那里有许多别处找不到的便利条件,而且所有的镇民欣喜至极,这正是他们的切盼,甚至那些希望我们到另一处的人们,后来也都认为非常好。

愿在此事光照我的祂,永远永远受赞美;祂这样的启迪我,使我做好任何的事情,因为每一天我都愈发惊奇,觉察自己在一切事上的缺乏才能。我之明白这事,并非出于谦虚,而是每一天我愈发看得清楚:彷佛是,我们的上主愿意我和众人了解,惟独至尊陛下,是祂完成这些工作,就像祂用泥巴使瞎子看得见,祂也愿意像我这么瞎眼的人,做事不会盲目。的确,如我说的,其中我有非常盲目的事,每次我一想起,都为此重新赞美我们的上主;甚至连这事我做得也不好,我不知道祂怎么容忍得了我。愿祂的仁慈受赞美,阿们。

那么,这些圣童贞的圣善朋友们,立即去洽商房子的合同事宜,按我的看法,他们便宜地买下房子。他们努力奔走,因为在这些建院中,天主愿意那些帮助我们建院的人,堪当受赞扬,我则是什么都没做的人,如我在别处说的,我绝不愿不说这事,因为是事实。

于是他们奔波忙碌,安置房子,也为此支付金钱,因为我没有什么钱,非常珍贵的是,还做我们的担保人;在别的地方,尚未找到担保人之前,我都会觉得忧愁;这是理所当然的,除非信赖我们的上主,因为我身无分文。然而,至尊陛下总是赐给我这么多的恩惠,从未使信赖我的人有所损失,或没有全额付清,我认为这是赐给我的至极大恩。

屋主不满意这两位担保人,于是他们去找主教的管家,他名叫普鲁登西欧,我甚至不知道名字记得对不对;现在人家这么对我说,因为不知道他的名字,我们都叫他管家。他对待我们这么有爱德,我们亏欠他很多,至今犹然。他问他们要去哪里,他们答说,正要找他签保证书。他笑了,说:「所以,就这样,你们要我为这么多钱做担保吗?」骑在骤背上的他,立即签下保证书,这是现今值得令人深思的事。

在帕伦西亚,我所遇到的爱德,无论是个别或群体的,我都不愿略而不大加赞扬。真的,我觉得就像在初期教会一般,至少在今日世界不是常有的事,看到我们没有定期收入,又得供应我们食物,不仅未加阻碍建院,反而说是天主赐给他们的至大恩惠。如果以信德之光来看,他们所说倒是真的;因为,单就多了一座圣堂供奉至圣圣体而言,已是很大的恩惠。

愿祂永远受赞美,阿们!事情看来愈是清楚,祂乐于在此受服事,以往必是有些不当的行为,现已不再发生,因为,许多人来此参加守夜礼,这隐所又处在孤立的地点,所有来的人并非只为参加敬礼而来。情况因而得以改善。圣母的态像原来供奉在非常不适当的地方。阿尔巴洛曼多撒主教在隐所内建造一间祈祷室,渐渐地,所完成的事都是在荣耀和光荣这位荣福童贞和她的圣子。愿祂永远受赞美!阿们!阿们!

房子装潢好了,修女们住进的时候也到了,主教愿意极隆重地举行。事就这么照办,至圣圣体庆期的-天,主教从瓦亚多利来,还有座堂的议会和各修会,几乎该地的人都来了。音乐声四起。我们身穿白斗篷,脸上蒙着头纱,排成游行的队伍,从我们居住的处所,前往街道圣母我们会院近边的小圣堂,圣母的态像也为我们而迁来,我们在这里领受至圣圣体,并且供奉圣体于圣堂内,筹备得十分完善,极其隆重,唤起人们的热心虔诚。有较多的修女来此,是为了从这里到索里亚去建院,全都手持蜡烛。我相信,那一天,上主在该地备受赞扬。愿祂保佑,受造的万有永远赞美祂,阿们,阿们。

当我在帕伦西亚时,天主乐意使赤足和非赤足的加尔默罗会分开,各有自己的会省,为了我们的平安和宁静,这是我们的全部渴望。由于我们天主教国王斐理伯先生的请求,为此,从罗马送来一份很长的诏书,在此结束的时候,国王陛下非常恩待我们,一如修会开始时。在亚尔加拉召开会议,担任主席的是一位可敬的神父,名若望古耶巴斯,是当时塔拉韦拉的院长。他是圣道明会的会士,经国王提名,由罗马指定,他是非常圣善和明智的人,正是为担任类似的任务所必须具备的。国王支付会议的所有费用,因他的命令,亚尔加拉大学全校都帮助他们。会议举行于我们赤足男修会的圣西略学院,非常的平安与和睦。获选的省会长是热罗尼莫.古岚清天主之母大师会士神父。

这些神父会在别处记述事情的经过,我不必在此赘述。我已说过,当我在创建这隐修院时,我们的上主完成这么重要的事,以荣耀和光荣祂的荣福母亲,因为事关她的修会,她是我们的夫人和主保对我而言,是我毕生最大的喜乐与满意之一,过去二十五年多以来,历经辛劳、迫害、折磨,说来恐怕要花很长的时间,能了解的,惟有我们的上主。当我看见事情完结,只有晓得我们所受磨难的人,才能了解临于我心的喜乐,我也渴望全世界都赞美我们的上主,我们也要为我们这位圣善的国王,斐理伯先生祈祷,借着他,天主使事情有这么美好的结局。魔鬼使出无比奸诈的伎俩,要不是国王的介入,我们的工作全都会化为乌有。

现在我们都得到平安,无论是赤足或非赤足。不再有人阻碍我们服事我们的上主。为此,我的兄弟姊妹们,由于至尊陛下这么好,俯听你们的祈祷,让我们赶紧去服事祂。现在目睹的证人,请深思,祂赐给我们的恩惠,及祂如何从磨难和扰乱不安中解救了我们;那些后来的人,若觉察事事平顺,为了我们上主的爱,不要忽略任何有关全德之事。但愿对其他修会所说的,「除了称赞修会的开始,什么都不做」的这话,不会对他们说。现在我们开始,他们要努力继续开始,时常好上加好。要留意,魔鬼经由很小的事钻孔穿洞,藉此导入非常大的事。绝不要说:「这些事无所谓,我们不要走极端。」啊!我的女儿们!凡事都很要紧,如果是无助于我们的进步!

为了我们上主的爱,我请求妳们要记住,万般事物行将终穷,何其之快,我们的上主带领我们进入这个修会,施予的又是何等的恩惠,凡开始任何松懈的人,必会受到很大的惩罚。反之,妳们的双目要常常注视着,我们是圣先知的家族后裔。在天堂上,我们有身穿本会会衣的圣人!我们要怀有圣善的厚颜,赖天主的助佑,得以相似他们。我的修女们!战斗是短暂的,结局则是永远。我们要放开这些什么都不是的事物,除非是带领我们达到此永无终结的终结,为更爱祂和服事祂,因祂必会永世长存,阿们,阿们。感谢天主!


上一篇:第二十八章 在哈拉新镇建院
下一篇:第三十章 开始述说在索里亚城创建圣三隐修院。建立于一五八一年。举行首台弥撒于我们的会父圣厄里叟的日子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19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