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圣女大德兰建院纪列表
·序言
·第一章 谈开始建立这座及其他隐院
·第二章 我们的总会长神父如何来到
·第三章 述说经由什么方式,开始交
·第四章 本章谈及上主赐给这些隐院
·第五章 述说祈祷和启示方面的劝告
·第六章 警告神修人,不了解何时必
·第七章 谈论必须如何对待患有忧郁
·第八章 谈论对启示和神见的一些劝
·第九章 叙述如何离开梅地纳,前
·第十章 述说创立瓦亚多利会院,取名
·第十一章 读谈已经开始的主题,嘉
·第十二章 叙述一位会士的生平与逝
·第十三章 叙述遵守原初会规赤足加
·第十四章 续谈赤足男会士的首座会
·第十五章 谈论在托利多城创立荣福
·第十六章 为天主的荣耀和光荣,本
·第十七章 谈论在巴斯特日纳建立的
·第十八章 谈论一五七0年,在撒拉曼
·第十九章 续谈撒拉曼加城圣若瑟隐
·第二十章 本章述说创立圣母领报隐
·第二十一章 本章谈论在塞谷维亚建
·第二十二章 本章述说建立救主的荣
·第二十三章 本章谈论于塞维亚建立
·第二十四章 续谈在塞维亚城创立加
·第二十五章 续谈塞维亚荣福圣若瑟
·第二十六章 续谈塞维亚圣若瑟隐修
·第二十七章 本章叙述在卡拉瓦卡城
·第二十八章 在哈拉新镇建院
·第二十九章 述说在帕伦西亚建立街
·第三十章 开始述说在索里亚城创建
·第三十一章 本章开始叙述在布格斯
·
·译者的分享
·《建院记》英译本导论
·大德兰生平纪要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三章 述说经由什么方式,开始交涉创立梅地纳圣若瑟隐修院
第三章 述说经由什么方式,开始交涉创立梅地纳圣若瑟隐修院
浏览次数:97 更新时间:2019-6-6
 
 

第三章 述说经由什么方式,开始交涉创立梅地纳圣若瑟隐修院

当我怀着这一切挂虑时,想起了帮助过我的耶稣会神父,他们在梅地纳很受欢迎。正如我在创立首座隐修院中所写的,他们指导我的灵魂许多年,由于他们给我的大益处,我总是特别挚爱他们。关于我们的总会长命令我做的事,我写信给那里的院长,他正巧是我多年的告解神师,如我所说的,虽然我没提他的名字。他名叫巴达沙奥瓦雷思,现在是省会长。他和其他的人都说,要尽所能的帮助这事,于是,他们做了好多事,获取居民和主教的准许,由于是守贫的隐修院,在所有的地方都很难得到准许;因此在交涉上拖延了几天。

有位神职人员来到这里,他是天主的大忠仆,非常超脱世上的万物,也是常修行祈祷的人。他是我所在之地的驻院司铎,上主赐给他和我一样的渴望,所以他帮助我很多,如后来会看见的。他名叫胡利安.亚味拉。

那么,我已有了许可,却没有房子,也没有半毛钱来买房屋。我什么贷款的信用也没有,如果上主不给,像我这样的朝圣者,怎么会有呢?天主送来一位很有德行的少女,她是因为圣若瑟隐院缺少房间,而不能入会,获知要建立另一会院,前来恳求我收她进入新隐院。她有一点钱,但非常少,不够买房子,只能租房子,也能帮助去梅地纳的旅费,所以,我们租了一间房子。除此之外,没有再多的资助,我们动身离开亚味拉,两位来自圣若瑟隐修院的修女和我,及四位降生隐修院(就是尚未创立圣若瑟隐院之前,我所在的缓规隐修院)的修女,还有我们的随行神父,胡利安亚味拉。

当这个城市获知此事,惹来纷纷的议论:有的说我是疯子;有的则希望这个事结束。至于主教,根据他后来对我说的,他认为是愚蠢极了,虽然那时他不让我知道,也没有阻碍我,因为他非常爱我,不要使我难过。我的朋友们对我说了好多话,不过,我都不太理会;因为,对我来说,是这么容易的事,他们却犹豫不决,我也不能说服自己,认为这事不会真的成功。

离开亚味拉之前,我写信给一位我们修会的神父,他名叫安道.艾瑞狄亚会士,请他帮我买个房子,因为他是我们男修会梅地纳会院的院长,那修院名为圣安纳,为此,请他帮我买一座房子。他和一位敬爱他的女士商谈这事,她有栋房子,全都破破烂烂,但其中有个房间还可用,且是在非常好的地点。她这么好,答应要卖掉房子,于是,他们达成协议,不要求保证金,也不要更多的权益,只信靠神父的话;因为,如果她要求,我们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一切都是上主的安排。这栋房子破烂不堪,连墙壁都没有,为此之故,我们必须另外租房子,同时整修那房子,要做好多的事。

第一天的行程,到达时已是晚上,由于行路的装备很差,使我们疲劳不堪,进到阿雷巴洛,有位神职人员,他是我们的朋友,为我们安排住在热心妇女的家中,他出来会见我们,私下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会没有房子,因为是在奥斯定会修院的附近,他们抗拒,不要我们进到那里,否则必会引起控诉。

天主啊!帮助我吧!当祢,上主,愿意赐予勇气时,所有的反对都不算什么,反而使我因之勇气倍增!既然魔鬼开始扰乱,必定是上主会在这修院受事奉。总之,我告诉他不要说什么,以免扰乱我的同伴们,尤其是来自降生隐院的那两位,因为其余的修女会为我忍受任何的磨难。那两位修女中的一位,是当时那里的副院长,她们会极力阻止出发,两人都有很好的亲友,反对她们的意愿,因为大家都认为我们在做傻事,而后来,我看他们是超有理的,因为,当上主乐意我创立一座这样的修院时,我认为,除非完成建院,不会有任何的想法,足以让我放弃不做。那时,所有的困难全都呈现出来,如后来会看见的。

抵达我们的住处时,我获知在这地方有位道明会士,是天主的一位非凡的大忠仆,当我在圣若瑟隐修院时,我向他办告解。因为在写那个建院记时,我已叙述他的许多德行,在此就不赘述了,而只提他的名字,大师道明巴臬斯会士。他既博学又审慎明智,我接受他的指导,他的看法是,并非这么困难,如大家所想;因为,愈认识天主的人,做起事来也愈容易,由于他知道至尊陛下赐给我的一些恩惠,及在创立圣若瑟隐院时,他所看见的,他认为一切都是非常可能。会见他时,给了我很大的安慰;因为有了他的见解,我认为一切都会妥当。所以,他来我这里时,我很隐秘地告诉他我所想的。根据他的看法,我们能快速地结束和奥斯定会士的谈判;然而,对我来说,任何的拖延都是很糟糕的事,因为不知道要如何安顿这么多的修女;因此,那一夜我们全都在挂虑中度过,因为在那住处,修女们随即获知这事。

后来,到了早上,我们修会的院长神父,安道会士来到这里,他说,已经签订买下的房子是够好的,又有一个门厅,装上一些挂帘,就能成为小圣堂。我们就这么决定;至少我认为非常好,因为能愈快完成,对我们就是最适宜的。因为我们在自己的修院外,也因为我怕会有人反对,如我从第一座修院得到的教训。所以,我想要在被人觉察之前,先持有那房子,为此,我们决定马上付诸行动。大师道明会士神父也同意此事。

我们抵达梅地纳,是八月圣母节日的前夕,半夜十二点。为了避免喧闹,我们在圣安纳修院落脚,步行到那房子。真是天主的大仁慈,为了明天的斗牛,那时正要把牛关进畜栏,而我们都没有被牛撞到。我们完全专注于要进行的事,什么事都不加理会:然而,上主总是关照那些渴望服事祂的人,使我们免受伤害,我们确实别的什么事都不寻求。

走到那房子,我们进入内院。在我看来,四壁严重倾倒,白天看起来情况更惨。好似上主故意使那有福气的神父盲目看不出这地方不合适安置至圣圣体。看看那厅堂,得要好好清理地面,屋顶上空无片瓦,墙壁没有抹泥,夜晚的时间很短,我们什么都没有,除了几条毯子,我想是三条:这为厅堂的整个长度,是算不了什么的。我不知道要怎么办,因为我看这里不适于做祭台。上主保佑,祂乐意立刻做好一切,那位夫人的管家,在他的家里有许多夫人的挂毯,还有一条装饰床的蓝色锦锻,而夫人对他说过,我们想要什么,都要提供给我们,因为夫人非常好。

看到这么好的挂毯,我赞美上主,其余的人亦然;虽然我们不知道怎么钉钉子,又不是买钉子的时候。我们开始在墙壁上寻找;终于,辛苦地找到够用的钉子。有的人钉钉子,我们清扫地面,动作非常迅速,天一亮,已经安置好祭台,走廊挂上一个小钟,立刻举行弥撒。这样就足以持有这个房产。

由于不懂,我们供奉了至圣圣体(注:圣女那时以为,建立修院不能没有供奉至圣圣体,后来她发现了自己的错误),因为没有地方,我们透过对面一扇门的一些隙缝望弥撒。到此为止,我感到非常高兴,因为,看到多一个供奉圣体的圣堂,对我来说是至极的安慰。不过,我的高兴只是一下子。因为,弥撒结束后,我稍微看看窗外,望见院子所有的墙,有些部分已经倾倒在地上,需要好多天来修补。天主啊,帮助我吧!当我看见至尊陛下被供奉在街上,就像由于这些路德教徒,现在我们也处在这么危险的时刻(注:由于房子破烂不堪,大德兰非常难过,也想起当时教会分裂的痛苦,她将之全归罪于路德教派。因为那个时代的通讯不发达,大德兰得到的传闻不是全面的。参阅《全德之路》导论,26—27页。),我的心是多么痛苦啊!

除此之外,再加上所有的困难,就是那些背后议论纷纷的人能造成的障碍,而我则清楚明白,他们是有理的。我觉得,要推展已经开始的事,似乎不可能,因为,就像先前我认为一切都容易,是为天主做的,同样,现在的诱惑如此地缩小天主的能力,我不觉得曾经接受过祂的什么恩惠;只呈现出我的卑劣和无能。那么,所依靠的是这么可怜的东西,还能希望什么美好的成功呢?如果只我单独一人,我会觉得好受些;可是,想到同伴们得回家去,而她们是遭受反对而离家的,这令我感到煎熬。还有,我也认为,这个起点就错了,所有我了解的,后来要为上主做的一切,也都不会成就。接着,又加上害怕,担心在祈祷时所懂得的是错觉,这个痛苦不小,其实是最大的痛苦;因为我极其害怕,自己是不是上了魔鬼的当。

啊!我的天主啊!这是怎样的事啊!看见一个灵魂,祢愿意让她受苦!的确,当我回想起这个折磨,及创立这些隐院其他的一些苦难,若以身体的磨难,即使是剧烈的,和这个比起来,我都视之为不算什么。

怀着这一切忧苦,我真的难过极了,我什么也没有让同伴们知道,因为我不愿她们愁上加愁。我忍受这个忧苦,直到晚上,耶稣会的院长派一位神父来看我,他给我很大的鼓励和安慰。我没有告诉他我的所有痛苦,只说我们敞露在街头的感受。我开始和他讨论,请他为我们寻找出租的房子,无论价钱如何;为让我们搬去暂住,度过修补这房子的期间。我开始感到安慰,因为看到许多人来访,没有人认为我们做的是蠢事;这是天主的仁慈,因为,如果我们的至圣圣体被偷走,说我们做蠢事,是非常正确的。现在我回想自己的愚蠢,及大家都不太注意要把圣体领完;我反而认为,如果这么做,所有的一切也完了。

无论我们多么尽力寻找,在整个地方都找不到租屋,这使我日日夜夜痛苦不堪。因为,虽说一直都有人看着至圣圣体,我还是挂心万一他们睡着了;所以,我夜晚起身,从一个窗口观望,那时的月光非常明亮,我能看得很清楚。在那些日子里,有许多人来,他们不但没有认为不好,还使他们虔敬有加,看见我们的主再次住在马槽中。而至尊陛下,祂从不疲于为我们眨抑自己,好像也不想离开这里。

过了八天后,有一位商人看到我们的急难(他住在一栋非常好的房子),对我们说,我们可以住在他家的楼上,就像是在自己的家。他有个非常宽敞的金色大厅,给我们做圣堂。有位女士,住在我们买的那房子隔壁,名叫爱莲娜.基洛嘉夫人,是天主的大忠仆,她说要帮助我,立刻开始建造一间圣堂,用来供奉至圣圣体,还有设备我们的住处,为能遵守隐院禁地。其他的人施舍给我们许多吃的食物,然而,这位夫人是援助我最多的。

这么一来,我开始有了宁静,因为在那里我们能过完整的禁院生活,我们开始诵念日课,那位好院长赶忙地修理房子,也遭受相当多的磨难。整整躭搁了两个月.,不过却整修得那么好,我们能在那里完善地度过好几年。后来,上主继续地予以改善。

我在这里,仍然挂念着男会士的修院,由于我连一个会士也没有,如我已说过的,我不知道要怎么办;于是我决定,非常隐秘地和这里的院长,安道神父,商谈这事,看他会建议我什么,所以我就这么做了。当他获知此事时,非常欣喜,并向我许诺,他会是第一位。我以为他是在开玩笑,也这么对他说.,因为,虽然他一直都是个好会士,收心敛神,非常好学又喜爱他的斗室,他是个博学者,我却不认为他是开始这事的人选,需有的精神和更精修的严格,他都没有,因为他的身体虚弱,看不出来能承担这事。他极力向我保证,他说,已有好长的一段日子,上主召唤他度更严厉的生活;所以,他已决定要去加杜仙会,他们也已经说要接受他。面对这一切,我并非十分满意,虽然我高兴听到他所说的,所以我请求他暂缓一些时候,他也可以修练他已答应的事。他就这么做了,一年过去,在这一年内,这么多假见证的磨难和迫害接踵而至,好似上主有意考验他;他这么完善地忍受一切,进步这么多,我赞美我们的上主,我觉得至尊陛下为此事而准备他。

译者按:安道耶稣神父

安道耶稣神父,原名安道.艾瑞狄亚,生于一五一0年,卒于一六〇一年,享年九十一高寿。圣女大德兰和圣十字若望逝世时,他都随侍在旁,目睹两位圣人的临终。

他是大德兰革新男会院最早入会的两位之一。出生于瓦伦西亚的雷克纳,十岁时,在该地入会穿上会衣,然后在撒拉曼加大学研读艺术和神学,二十二岁时祝圣为神父。一五三六年起,历任加尔默罗男会院的院长。

一五六七年八月,圣女大德兰在梅地纳创立第二座革新隐修院时,安道神父是该地加尔默罗缓规男修院的院长,他事先帮助大德兰租到一间房子,也帮助她建院。不久,大德兰为了请教他,给他看总会长的信,授权给她建立两座守原初会规的男会院,大德兰的困难是有许可,却没有会士。神父闻言,立即表态,他是第一位入会者。大德兰看着五十七岁的院长神父,身材魁梧,面貌英俊,仪态优雅,出身名门,早年也是撒拉曼加的优良学生。大德兰心想,这位耀眼的神父是在开玩笑,心中暗笑:「他是否认真地考虑过?这样的生活转变为他是很艰辛的,尤其是已经度过了五十七年舒适的生活。」

然而,神父却一再坚持。德兰姆姆明言相劝:「每个人各有其道路,神父,您已走在合适您的道路上。不怀疑您渴望严格的生活......可是......」院长神父声称,他有意转入严格的加杜仙修会,而且也得到省会长的批准。大德兰于是要求他用一年的时间来准备,要他修行最严厉的补赎。此后三十余年,他投入大德兰的革新修会,也历任长上的职务,虽然不曾担任过最高长上,但他忠心于修会,持续遵守严格的原初会规,至死不渝!

大德兰的信中有许多关于他性格的描述,尤其是他的温和却不稳定的性情,易于一下子松弛,又突然严格,还有对古岚清和大德兰之间亲密友谊的嫉妒,终其一生,他都未能享有大德兰如对圣十字若望和古岚清的完全信赖,不过,他一直都享有赤足修会对他的敬重。

不久之后,来了一位年轻的神父,他在撒拉曼加大学读书,他和另一位同伴一起来,那位同伴对我说些了不起的事,即关于这位神父所度的生活,他名叫十字若望会士。赞美我们的上主,和他谈话,令我非常满意,我从他获知,他也想去加杜仙会。我告诉他我所追求的,也恳切请求他等候,直到上主赐给我们修院,又说这会是极好的,如果他想要改善,应该是在他的修会内,而且会献给上主更多的服事。他答应我做这事,附带说不要让他等太久。当我看到已有两位会士来开始,我觉得事情有了眉目,虽然我还不是那么满意这位院长,于是,我等候一些时日,也是为了寻找要在什么地方开始。

修女们在城镇里博得好名声,也获得很多的敬爱,我则认为,这是有道理的因为,她们别的什么都不理会,每一位都只专注于如何能更事奉我们的上主。在诸事中,都按照亚味拉圣若瑟隐修院的作息方式,因为是遵守相同的《会规》和《会宪》。上主开始召唤一些人来领会衣;又赐给她们这么多的恩惠,令我感到惊奇。愿祂永远受赞美,阿们。为了去爱,祂等待的只是被爱。

 


上一篇:第二章 我们的总会长神父如何来到亚味拉,及来访之后所发生的事
下一篇:第四章 本章谈及上主赐给这些隐院修女的一些恩惠,劝告院长要如何对待她们。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19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