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兰爱心书屋  
 
小德兰爱心书屋
 
圣女大德兰建院纪列表
·序言
·第一章 谈开始建立这座及其他隐院
·第二章 我们的总会长神父如何来到
·第三章 述说经由什么方式,开始交
·第四章 本章谈及上主赐给这些隐院
·第五章 述说祈祷和启示方面的劝告
·第六章 警告神修人,不了解何时必
·第七章 谈论必须如何对待患有忧郁
·第八章 谈论对启示和神见的一些劝
·第九章 叙述如何离开梅地纳,前
·第十章 述说创立瓦亚多利会院,取名
·第十一章 读谈已经开始的主题,嘉
·第十二章 叙述一位会士的生平与逝
·第十三章 叙述遵守原初会规赤足加
·第十四章 续谈赤足男会士的首座会
·第十五章 谈论在托利多城创立荣福
·第十六章 为天主的荣耀和光荣,本
·第十七章 谈论在巴斯特日纳建立的
·第十八章 谈论一五七0年,在撒拉曼
·第十九章 续谈撒拉曼加城圣若瑟隐
·第二十章 本章述说创立圣母领报隐
·第二十一章 本章谈论在塞谷维亚建
·第二十二章 本章述说建立救主的荣
·第二十三章 本章谈论于塞维亚建立
·第二十四章 续谈在塞维亚城创立加
·第二十五章 续谈塞维亚荣福圣若瑟
·第二十六章 续谈塞维亚圣若瑟隐修
·第二十七章 本章叙述在卡拉瓦卡城
·第二十八章 在哈拉新镇建院
·第二十九章 述说在帕伦西亚建立街
·第三十章 开始述说在索里亚城创建
·第三十一章 本章开始叙述在布格斯
·
·译者的分享
·《建院记》英译本导论
·大德兰生平纪要
「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
第十七章 谈论在巴斯特日纳建立的新院,就是男会院和女隐修院。于同一年一五七〇年,我是说一五六九年。
第十七章 谈论在巴斯特日纳建立的新院,就是男会院和女隐修院。于同一年一五七〇年,我是说一五六九年。
浏览次数:107 更新时间:2019-6-11
 
 

第十七章 谈论在巴斯特日纳建立的新院,就是男会院和女隐修院。于同一年一五七〇年,我是说一五六九年。

托利多会院建立后,在圣神降临节之前十五天的期间,我必须整修圣堂,布置铁格窗和其他的事物,还有好多事要做(因为,如我说的,将近一年,我们住那个房子),那些日子,我疲于和工人们交涉,到了圣神降临节前夕,所有的工作都结束。那天早上,我们坐在餐厅吃饭,我感到这么大的欣慰,看到我已没有什么要做的事,我能和我们的上主稍稍享受那个庆节,我的灵魂喜乐到几乎吃不下。

我不堪多享这个安慰,还在当下,有人来告诉我,路易孔梅斯席尔巴的妻子,爱伯琳公主派了一名仆人,已经来到。我去会见他,获悉是派来找我的,因为已有一段时间,我和公主商谈在巴斯特日纳建立新院。没有想到会这么快。我觉得很苦恼,因为才刚刚建立的修院,又处在受反对之中,离开修院是非常危险的,所以,我立刻决定不去,也这么说。这仆人对我说,这不行,因为公主已经在巴斯特日纳,她去那里不为别的事,拒绝就等于是羞辱她。虽然如此,我一点也不想去,于是,我说,请他先去吃饭,我去写封信给公主,他才离去。他是非常正直的人,虽然开始时,他认为我的拒绝很不好,听了我向他说明的理由后,他也认同我的理由。

要加入这隐院的修女才来到,我一点看不出来,怎能这么快离开。我来到至圣圣体前,祈求上主帮助我写信,不致激怒公主,因为我们的处境非常恶劣,由于那时才刚刚开始建立男会院,无论如何,有路易孔梅斯的支持是很好的,他对国王和众人都有很大的影响力,然而,我已不记得那时有否想到这事,但我很清楚,我不愿使公主不悦。在那当下,我们的上主告诉我,不可不去,去那里,有比创立新院还多的事,也要随身带着《会规》和《会宪》。

当我明白这事,虽然在我看来,仍有不去的严重理由,我不敢自主,而是按照在类似事情上的惯例,顺从告解神师的劝告。所以,我找人请他来,我没有告诉他祈祷时所听到的话。这样常会使我觉得更满意,因为我恳求上主给神师们光明,合乎他们的本性所能获知的。当至尊陛下愿意成就某事时,会将之放在他们的心中。我有许多次这样的经验。这一次亦然,细察一切之后,他认为我应该去,因此我决定离去。

圣神降临节次日,我离开托利多,路经马德里,我和同伴们到方济会隐修院投宿,偕同一位夫人,她是创院者,也住在隐修院中,她名叫莱奥纳玛斯嘉蕾娜思女士,她曾经是国王的家庭教师,是我们上主的大忠仆,曾有几次我住在那里,每次遇有机会路过那里时,她总是非常恩待我。

这位夫人对我说,她很高兴我这样的时候来到,因为那里有位隐修士,他非常渴望认识我,她认为,他和他的同伴所度的生活,和我们的《会规》非常一致。由于我只有两位男会士,我立刻想到,如果能这样,会是很棒的事;所以,我请求她安排让我们谈话。

他就是玛利安诺阿撒罗,就是后来的安布罗西欧.玛利安诺.圣贝尼多。意大利人,他研读神学和法律,甚至参加特利腾大公会议。他也精于数学和工程,是国王斐理伯二世的工程师,他蒙召成为隐修士,后来加入大德兰的加尔默罗修会,是革新修会初期的重要人物之一。他是个性急、冲动的人,从他和大德兰的通信中,可以看出来他遇有不少困难。

他住在这位夫人给他的一个房间,同在一起的是另一位年轻修士,他名叫若望.慈悲会士,是天主的大忠仆,对于世物非常单纯。当我们一起谈话时,他告诉我,他要去罗马。

继续记述之前,我想先交代一下我所认识的这位神父,他名叫玛利安诺.圣贝尼多。他是意大利人,是位博士,非常聪明,极具才能。他曾服事波兰的皇后,总管她的家务,从未想要结婚,他是耶路撒冷圣若望修会的一名骑士,我们的上主召叫他舍弃一切,为能得到救恩。他曾遭遇一些磨难,被人诬告涉及一个人的死亡,两年之久被关进牢房,在监狱里,他不愿请律师或任何人为他翻案,只信靠天主和祂的断案。有证人说,是他命令他们杀掉那个人然而,所发生的事,几乎就像圣苏撒纳故事中的那两个老人,每个人被询问,事发时被告在哪里,一个人说坐在床上,另一个说在窗边;最后,他们承认是在毁谤他。他确实地告诉我,他花了好多钱来解救他们,以免他们受惩罚,而引起争端的这个人,某个敌对这人的报告落人他的手中,他同样尽所能地,不使这人受害。

这些和其他的德行(他是个纯洁又贞洁的人,不喜欢和妇女交往),必定使他获得我们上主的恩宠,看清世俗的真相,尽力远避世俗。因此,他开始想要加入哪一个修会;而探查一个又一个的修会后,按照他对我说的,他发现,所有的修会对他的性情都不合适。后来获悉,在塞维亚附近,有一些隐修士聚集在一个沙漠,称之为达东,有位非常圣善的人做长上,他名叫玛德欧神父。每个人有他的斗室,分开居住,不诵念日课,但有一间大家共聚望弥撒的祈祷室。他们没有固定收入,不希望接受施舍,也得不到施舍;而是靠双手的劳力维生,每个人自食其力,极其贫穷。当我听到这事时,我觉得,彷佛是我们圣会父们的画像。玛利安诺神父这样度过了八年。由于神圣的特利腾大公会议要来临,将取消独居隐修士的授权许可,他想前往罗马请求许可,让他们继续度同样的生活,当我和他谈话时,这是他的意向。

那么,当他对我说他的生活方式时,我给他看我们的《原初会规》,告诉他,不必这么辛苦也能遵守这一切,因为和我们的《会规》是一样的,尤其是靠双手的劳力维生。他非常偏爱劳力维生这一点,对我说,世界因贪婪而丧亡,为此之故,使得修道生活失去价值。由于我的看法也相同,在这事上我们很快达到共识,甚至在所有的事上亦然;于是,我提出种种理由,说明穿上我们的会衣,他更能服事天主,他对我说,那一夜,他会深思这件事。我已看出来,他几乎做好决定了,我也明白了在祈祷时获悉的:「去那里,有比创立新院还多的事」,指的就是这件事。这令我欣喜无比,因为我认为,如果他进入修会,上主会得到许多的服事。那一夜至尊陛下这么地感动他,是祂愿意的,以致次日他来找我,说已经非常确定,甚至很惊奇看到自己这么快改变,尤其是借着一位女子,甚至到现在,有时还会对我说起这事,好像我是起因,而不是能改变人心的上主。

天主的智能是伟大的,玛利安诺经过这么多年,不知如何决定他的身分(因为那时他所度不是修会生活,他们没有誓发圣愿,没有应尽的义务,只有在那里隐居),天主这么快感动他,让他明白,在这个修会,他会献给天主很多的服事,至尊陛下需要他来推展那已经开始的。他已经帮忙很多,直到现在,付出很多的辛劳,在一切都建立好之前,他还要付出更多的辛劳(按照能看得出来的,现在对《原初会规》的反对);因为他的才能和聪明及良好的生活,对许多恩待和保护我们的人很有影响力。

那么,他告诉我,在巴斯特日纳,就是我要去的地方,路易孔梅斯怎样给了他一间很好的独居室,及一个好地方,可用来安置独居的隐修士,他愿将之转给我们的修会,且领受会衣。我感谢他,并极力赞美我们的上主因为,我们至可敬的总会长神父,寄给我许可创立两座男会院,我只创立了一个。从那里,我传信息给所说的那两位神父,就是当任和前任的省会长,恳请他们给予许可,因为没有他们的许可,不能建立男会院。我也写信给亚味拉的主教,他就是阿尔巴洛曼多撒,向来非常恩待我们,请他帮忙得到他们的许可。

天主保佑,他们认为这是好事。他们以为在这么遍远的地方建院,对他们的损害很小。玛利安诺向我许诺,恩准证书一到,他就会去那里。这话使我极为欣喜。到那里,我会见公主和亲王路易孔梅斯,他们非常亲切地接待我,给我们一个退隐的房间,我们在那里停留的时间,比我预想的还要久。因为我们要去住的会院这么小,公主必须命令拆除许多地方,重做新的,虽然围墙没有拆建,还是有好多的事。

我在那里三个月,其间遭受相当多的磨难,因为公主要求我一些事,对我们的修会生活不合适,所以我决定离开那里,宁可不要建院。亲王路易.孔梅斯是非常明理的人,他看出其中的理由,使他的妻子顺服;我忍受一些事,因为我更渴望建立男会士的修院,胜于女隐修院,因为我知道这有多么重要,如后来清楚看到的。

这时,玛利安诺和他的同伴(就是所提及的那两位独居隐修士)来到,带着恩准证书,亲王和公主都乐于同意,把给他为独修隐士用的独修室,给予赤足男会士。我派人去请安道耶稣神父,他是第一位男会士,正在曼色纳,要他来开始建立这个男会院。我为他们准备会衣和斗篷,及所有我能做的,使他们能很快领会衣。

这时候,我派人去梅地纳隐修院,要求更多的修女,因为同我来的只有两位修女。有一位神父在梅地纳,已有一些日子,虽然不老,但也不年轻,很会讲道,这位会士名叫巴达沙耶稣。由于他知道要建立这座男会院,他和修女们一起来,打算转入赤足修会;他一来到就这么做了,当他告诉我时,我赞美天主。他授予会衣给玛利安诺神父和他的同伴,两位都做辅理修士,因为玛利安诺神父不愿当神父,宁愿入会做众人当中最微小的,连我也不能打消他的意愿。后来,因为我们至可敬总会长神父的命令,他被祝圣为神父。那么,两座男修院已建立,安道耶稣神父也来了,初学生开始入会,关于这些入会者,后来我会谈及。他们这么真诚地服事我们的上主,如果祂乐意,会有比我更善于讲述的人来写,对于这事,我确实不足。

至于修女们,在那隐修院里,她们备受亲王和公主的宠爱。公主极细心地照顾她们,善待她们,直到亲王路易孔梅斯逝世。由于魔鬼,或者,也可能因为上主允许,至尊陛下知道为什么,公主伤痛亲王的过世,要进入那隐修院当修女。由于她的伤痛,她不习惯遵守的隐院纪律,无法博得她的欢心,也因为神圣大公会议,院长不能准许公主随心所欲。结果,公主对院长和全院修女大感不悦,甚至脱下会衣返家居住之后,还是很气她们,可怜的修女们饱受干扰,我尽力寻找可行的对策,恳求长上们,让她们离开那座隐修院,到塞谷维亚去建院。如我后来会说的,她们投靠到那里(塞谷维亚),留下公主曾给她们的一切,同时带走几位修女,那是公主曾下令无需入会金而收纳的修女。一些床和小东西,是修女们带到巴斯特日纳的,也随身带走。她们的离去,使当地的人深感遗憾。看到修女们处于平安中,使我怀有世上最大的欣喜,因为我得到很好的报告,获悉对于公主的不悦,她们毫无过失;相反的,她穿上会衣时,她们之对待她一如从前。她不悦的唯一理由我已说过,再加上公主自己的伤痛;而与她同来的一个女仆,按所获知的,她有全部的过失。总之,上主允许这事。祂必定看那个隐修院不宜在那里,祂的决断是伟大的,相反我们所有的领悟。至于我,单靠我自己,我不敢做什么,除非得到博学者和圣善之人的意见。


上一篇:第十六章 为天主的荣耀和光荣,本章叙述在此托利多圣若瑟隐修院发生的一些事。
下一篇:第十八章 谈论一五七0年,在撒拉曼加创立圣若瑟隐修院。论及给院长的一些劝告,很重要。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本站简介 | 站长申明 | 投稿信箱 | 德兰圣乐 | 有声书馆 | 每日祈祷
愿天主祝福你,保护你;愿天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愿天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小德兰
版权所无 2006 - 2019 xiaodelan 我们的域名: Www.xiaodelan.Love
您永远是第(1)位蒙受祝福者
粤ICP备07010021号 站长:小德兰 Email:dadelanxiaodelan@163.com